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305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三百五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三百五卷目錄

 羹部紀事

 羹部雜錄

 羹部外編

 脯部彙考

  禮記曲禮 郊特牲 內則

  儀禮聘禮

  周禮天官

  史記貨殖傳

  釋名釋飲食

  說文釋脯

  風俗通

  廣雅釋器

  齊民要術脯腊

  遵生八牋千里脯 槌脯 算條巴子

 脯部藝文一

  謝東宮賚鹿脯等啟    梁劉孝威

  蠲鹿臡奏         宋林㟽

 脯部藝文二

  次聖與小兒啖虎脯篇    宋劉宰

 脯部選句

 脯部紀事

 脯部雜錄

 脯部外編

食貨典第三百五卷

羹部紀事编辑

《太公六韜》,「堯王天下。溫飯煖羹,不酸不棄。」

《韓子》:「堯之王天下也,糲粢之食,藜藿之羹。」

劉向《新序》:「紂王怒熊羹不熟,而殺庖人。」

《帝王世紀》:文王長子曰伯邑考,紂烹以為羹,以賜文 王,曰:「聖人不食其子羹。」文王得而食之,紂曰:「誰為西 伯聖者,與食其子羹而不知。」

《左傳》:隱公元年夏,鄭伯寘姜氏于城潁。穎考叔為潁 谷封人,聞之,有獻于公,公賜之食,食舍肉。公問之,對 曰:「小人有母,皆嘗小人之食矣。未嘗君之羹,請以遺 之。」

《韓子》:「孫叔敖相楚,糲餅菜羹,枯魚之膳。」

《淮南子人間訓》篇:太宰子朱侍食于令尹子國,子國 歠羹而熱,投卮漿而沃之。明日,子朱辭官而歸。其僕 曰:「楚太宰未易得也,辭官而去之,何也?」子朱曰:「令尹 輕行而簡禮,其辱人不難。」明日伏郎,尹怒而笞之三 百。

《修務訓》:「楚人有烹猴,而召其鄰人,以為狗羹也,而甘 之。後聞其猴也,㨿地而吐之,盡瀉其食。此未始知味 者也。」

《新序》:晉平公問于叔向曰:「昔者齊桓公九合諸侯,一 匡天下,不識其君之力乎?其臣之力乎?」師曠侍曰:「臣 請譬之以五味,管仲善斷割之,隰朋善煎熬之,賓胥 無善齊和之,羹以熟矣。」奉而進之。

《左傳昭公十三年》:「晉叔鮒求貨于衛,淫芻蕘者。衛人 使屠伯饋叔向羹,與一篋錦。叔向受羹,反錦。」

《莊子讓王》篇:「孔子厄于陳、蔡之間,七日不火食,藜羹 不糝。」

《新序》:魏文侯見箕季子,日晏,進糲餐瓜瓠之羹,曰:「豈 不能具五味,欲我無斂于百姓,以省飲食之養也。」 《韓子》:昭僖侯之時,宰人上食,而羹中有生肝焉。昭侯 召宰人而誚之曰:「汝何為置生肝羹中?」宰人曰:「竊以 為有欲去上食宰也。」

《戰國策》:樂羊為魏將而攻中山,其子在中山,中山君 烹其子而遺之羹,樂羊啜之,盡一杯。文侯謂堵師贊 曰:「樂羊以我之故,食其子之肉。」贊對曰:「其子之肉尚 食之,其誰不食?」樂羊既罷中山,文侯賞其功而疑其 心。

「中山君饗士大夫,司馬子期在焉,羊羹不遍。子期怒, 走楚,說王伐中山。中山君亡,有二人挈衣隨後,問之 曰:『臣父嘗餓且死,君下壺餐哺臣父,故來死君也』。中 山君歎曰:『吾以一碗羊羹亡國,以一壺餐得二死士』。」 《漢書楚元王傳》:高祖微時,常避事,時時與賓客過其 丘嫂食。嫂厭叔與客來,陽為羹,盡轑釜,客以故去。已 而視釜中有羹,繇是怨嫂。及立齊代王,而伯子獨不 得侯。太上皇以為言,高祖曰:「某非敢忘封之也,為其 母不長者。」七年十月,封其子信為羹頡侯。

《項羽傳》:羽為高俎,置太公其上,告漢王曰:「今不急下, 吾亨太公。」漢王曰:「吾與若俱北面受命懷王,約為兄 弟,吾翁即汝翁,必欲亨迺翁,幸分我一杯羹。」

《風俗通》:「昭帝時,大官上食,羹中有髮,切中有土,令史 坐不謹敬,皆論。」

《異苑》:漢武帝時,夜郎竹王神者名興,嘗從人止石上命作羹。從者曰:「無水。」王以劍擊石,泉便湧出。

《漢書郊祀志》:「古者,天子以春解祠,祠黃帝,用一梟破 鏡。」如淳曰:「漢五月五日,作梟羹,以賜百官。」

《酉陽雜俎》:「武溪夷田強遣長子魯居上城,次子玉居 中城,小子倉居下城,三壘相次,以拒王莽。光武二十 四年,遣武威將軍劉尚征之,尚未至倉,獲白鱉為臛, 舉烽請兩兄,兄至無事。及尚軍來,倉舉火,魯等以為 不實,倉遂戰而死。」

《後漢書獨行傳》:「陸續詣洛陽詔獄,就考,諸吏不堪痛 楚。續母遠至京師,覘候消息,獄事持急,無緣與續相 聞。母但作饋食,付門卒以進之,續唯對食悲泣,不能 自勝。使者怪而問其故,續曰:『母來不得相見,故泣耳』。 使者大怒,以為獄門吏卒通傳意氣,召將案之。續曰: 『因食餉羹,識母所自調和,故知來耳,非人告也』。使者」 問何以知母所作乎?續曰:「母常截肉,未嘗不方,斷蔥 以寸為度,是以知之。」使者問諸謁舍,續母果來。於是 陰嘉之,上書說續行狀。帝即赦還鄉里。

《東觀漢記》:王渙為洛陽令,馬市正數從賣羹飯家乞 貸不得,輒毆罵之,至忿。渙聞,知事實,便諷吏解遣。 《述異記》:漢元和元年,大雨,有一青龍墮於宮中,帝命 烹之,賜群臣龍羹各一杯。故李尢七命曰:「味兼龍羹。」 七命即文章名也。

謝承《後漢書》:「陶碩字公超,啖蕪菁羹,無鹽豉。」

《後漢書劉寬傳》:寬為太尉,夫人欲試寬,令恚。伺當朝 會,裝嚴已訖,使侍婢奉肉羹翻汙朝衣,婢遽收之,寬 神色不異,乃徐言曰:「羹爛汝手。」其性度如此。

《異物記》:陳思王製駝蹄羹一甌,值千金,號七寶羹。 《酉陽雜俎》:歷城北二里有蓮子湖,周環二十里,湖中 多蓮花。魏袁翻曾在湖醼集,參軍張伯瑜諮公,言向 為血羹,頻不能就。公曰:「取洛水必成也。」遂如公語,果 成。

《郭子》陸士衡詣王武子,武子有數斛羊酪,指以示陸 曰:「卿東吳何以敵此?」陸云:「千里蓴羹,末下鹽豉。」 劉欣期《交州記》:「九真太守陶璜築郡城,於土穴中得 一物,白色,形似蠶蛹,無頭,長數十丈,大十餘圍,蠕蠕 動,莫能名。剖腹有肉如豬肪,遂以為臛羹,甚香。璜啖 一杯,三軍盡食。」

《晉書王濬傳》:濬卒,有二孫,不見齒錄。桓溫表言之曰: 「濬今有二孫,年出六十,室如懸磬,餬口江濱,四節蒸 嘗,菜羹不給。」

《文苑傳》:張翰,吳郡吳人。齊王冏辟為大司馬東曹掾。 翰謂同郡顧榮語曰:「『吾本山林間人,無望於時』。榮執 其手曰:『吾亦與子採南山蕨,飲三江水耳』。」翰因見秋 風起,乃思吳中菰菜蓴羹、鱸魚鱠曰:「『人生貴適志,何 能羈宦數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駕而歸。」

《笑林》:人有所羹者,以杓嘗之,少鹽便益之。後復嘗向 杓中者,故云「鹽不足。」如此數益升許,鹽故鹹,因以為 怪。

《南史殷景仁傳》:景仁從祖弟淳,淳子孚有父風。嘗與 侍中何勗共食,孚羹盡,勗云:「益殷蓴羹。」勗,司空無忌 子也。孚徐輟著曰:「何無忌諱。」

《宋書朱脩之傳》:「脩之為荊州刺史,姊在鄉里,饑寒不 立。脩之貴為刺史,未嘗供贍,常往視姊。姊欲激之,為 設菜羹麤飯。脩之曰:『此乃貧家好食』。」致飽而去。 《毛脩之傳》:「脩之嘗為羊羹以薦虜尚書,尚書以為絕 味,獻之於索虜,托跋燾,燾大喜,以脩之為太官令,稍 被親寵,遂為尚書光祿大夫、南郡公,太官令如故。」 《南史崔祖思傳》:齊高帝在淮陰,祖思參豫謀議。高帝 既為齊王,置酒為樂,羹膾既至,祖思曰:「此味故為南 北所推。」侍中沈文季曰:「羹膾吳食,非祖思所解。」祖思 曰:「炰鱉膾鯉,似非勾吳之詩。」文季曰:「千里蓴羹,豈關 魯衛。」帝甚悅曰:「蓴羹故應還沈。」

《南齊書虞悰傳》:「悰為蜀郡太守,轉司徒。善為滋味,和 齊皆有方法。豫章王嶷盛饌享賓,謂悰曰:『今日肴羞, 寧有所遺不』?悰曰:『恨無黃頷臛何曾食』?」疏所載也。 《孝義傳》:「樂頤,南陽人,湘州刺史王僧虔引為主簿,以 同僚非人,棄官去。吏部郎庾杲之嘗往候頤,為設食, 枯魚菜葅而已。杲之曰:『我不能食此』。母聞之,自出常 膳」魚羹數種,杲之曰:「卿過於茅季偉,我非郭林宗。」 《南史蕭叡明傳》:朱緒無行,母病積年,忽思菰羹。緒妻 到市買菰為羹,欲奉母。緒曰:「病復安能食?」先嘗之,遂 併食盡。母怒曰:「我病欲此羹,汝何心併啖盡,天若有 知,當令汝哽死。」緒聞,心中介介然,即利血,明日死。 《齊諧記》:江北華本者,為人好鱉臛。

《南史梁宗室傳》:「吳平,侯景子勵為廣州刺史,徵為太 子左衛率。勵性嗇儉,而器度寬裕,左右嘗將羹至胸 前翻之,顏色不異,徐呼更衣。」

《魏書孝感傳》:「趙琰,字叔起,嘗送子冀州聘室過路旁, 主人設羊羹,琰訪知盜殺,卒辭不食。」

《北齊書彭城景思王浟傳》,浟為滄州刺史,有隰沃縣 主簿張達,嘗詣州,夜投人舍食雞羹。浟察知之,守令畢集,浟對眾曰:「食雞羹何不還價直也?」達即伏罪,合 境號為神明。

《中說》:越公以《食經》遺子,子不食,曰:「羹藜含糗,無所用 也。」

《唐書魏元忠傳》:元忠為中丞,歲餘,陷侯思止獄,放嶺 南酷吏誅人多訟元忠者,乃召復舊官,因侍宴。武后 曰:「『卿累負謗鑠,何耶』?對曰:『臣猶鹿也,羅織之吏如獵 者,苟須臣肉為之羹耳』。」

《明皇雜錄》:李林甫子婿鄭平為戶部員外,嘗與林甫 同處。一日林甫就院省其女,遇平方櫛髮,見林甫坐 處甘露羹,曰:「取而食之,縱當華皓,必轉鬒黑。」明日,果 有中使至,賜林甫食,中有甘露羹,遂以與平。平食訖, 一旦髮毛如黳。

《唐書文藝傳》:「李白至長安,賀知章言於元宗,召見金 鑾殿,帝賜食,親為調羹。」

《散錄》:「柳公權以隔風紗作《龍城記》及八朝名品號錦 樣,書以進。上方御剪刀麪、月兒羹,即命分賜公權。」 《獨異志》:「武宗朝,宰相李德裕奢侈極,每食一杯羹,費 錢約三萬,雜寶貝珠玉、雄黃、朱砂煎汁為之。至三煎 即棄其滓於溝中。」

《雲仙雜記》:有僦馬生甚貧,遇人與虎毛紅筦筆一枚 曰:「所須食,呵筆即得之。然夫妻之外,令一人知,則殆 矣。」一日晚思兔頭羹,連呵遽得數盤,夫妻不能盡,以 與鄰家。自是筆雖存,呵之無應。

《清異錄》:居士李巍求道雪竇山中,畦蔬自供。有問巍 曰:「日進何味?」答曰:「以鍊鶴一羹。」

余偶以農幹至莊墅,適秋社,莊丁皆戲社《零星》,蓋用 豬羊雞鴨粉麪蔬米為羹。 先公《談錄》:先公嘗言:座主王公,即翰林學士戶部侍 郎王仁裕也。每諸生至門,必延於中堂,備酒饌,命諸 生侍坐。至於餅餌羹臛之物,皆公與夫人親手調品 以授諸生,甚於慈母之視嬰兒也。

《東坡志林》:「予在東坡,嘗親執鎗匕,煮魚羹以設客,客 未嘗不稱善,意窮約中,易為口腹耳。今出守錢塘,厭 水陸之品,今日偶與仲夫貺、王元直、秦少章會食,復 作此味。客皆云此羹超然有高韻,非世俗庖人所能 彷彿。歲莫寡欲,聚散難常。當時作此,以發一笑也。」元 祐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竹坡詩話》:楊次翁守丹陽,米元章過郡,留數日而去。 元章好易他人書畫,次翁作羹以飯之曰:「今日為君 作河豚,其實他魚。」元章疑而不食,次翁笑曰:「公可無 疑,此贗本耳。」

《善誘文》:黃魯直謂子瞻曰:「鳥之將死,其鳴也哀。某適 到市橋,見生鵝繫足在地,鳴叫不已,得非哀祈於我 耶?」子瞻曰:「某昨日買十鳩,中有四活即放之,餘者幸 作一杯羹,雖腥羶之慾,未能盡斷,且一時從權爾。」魯 直曰:「吾兄從權之說,善哉!」

《庚溪詩話》:蔡元長京既貴,享用侈靡,喜食鶉,每預畜 養之,烹殺過當。一夕,夢鶉數千百訴於前,其一鶉居 前致辭曰:「食君廩中粟,作君羹中肉。一羹數百命,下 箸猶未足。羹肉何足論,生死猶轉轂。勸君宜勿食,禍 福相倚伏。」觀此,亦可為饕餮而暴天物者之戒。 《道山清話》:張佖在史館,家常多食客。一日上問:「卿何 賓客之多,每日聚說何事?」佖曰:「臣之親舊,多客都下, 貧乏絕糧,臣累輕而俸有餘,故常過臣,飯止菜羹而 已。臣愧菲薄,而彼更以為羹美,故其來也不得而拒 之。」七日,上遣快行家一人,伺其食時,直入其家,佖方 對客飯,於是即其座上取一客之食以進,果止糲飯 菜羹仍皆麤。陶器,上喜其不隱,時號菜羹張家。 《雞肋編》:北人南牧,上皇遽遜位。比將及都城,乃與蔡 攸一二近侍,微服乘花綱小舟東下,人皆莫知。至泗 上,徒步至市中買魚,價未諧,估人呼為保義。上皇顧 攸笑曰:「這漢毒也。」歸猶賦詩,就用紅魚羹故事,初不 為戚。

韋,居聽輿。溫州平陽有蕭寺丞震,少夢神人告以壽 止十八,至十七歲。父帥蜀,不欲從,詰之,以夢告父。父 以茫昧強之行,至郡,有盛集。蜀俗主帥涖任,大宴,酒 三行,例進玉著羹,每取乳牸烙鐵,鑽其乳而出之,乳 凝著上以為饌。蕭子偶至庖,見縶牛,知其故,亟以白 父,索食牌,判免此味。蕭又乞增「永」字於其上。已而復 夢神言有陰德,不獨免夭,可望期頤。果至九十餘。 《春渚紀聞》:吳興藺村沈氏子嘗具舟載往平江,中道 有僧,求附舟尾,生因容之。行十餘里,生晨炊,僧求飯, 遂分共之。且謂僧曰:「適與舟人羹魚為饌,無物為盤, 羞不罪也。」僧曰:「無問魚與菜,施當在子心耳。」生意僧 欲得羹,因分餉之。既行數里,登岸而去。明年正月,生 與社人祭神廟中,神降於稠人中謝生曰:「去歲深承 輟飯齋僧,而無心布施,得福最多。」生已忘前事,神人 謂生曰:「汝至某村,有僧附舟,汝以魚飯之,次有惡獸 欲截汝舟,我時已陰護之矣。」生始記憶,因語其詳於 社人云《山房隨筆》:辛稼軒帥浙東時,晦菴南軒任倉憲使,劉 改之欲見辛不納。二公為之地云:「某日公宴,至後筵 便坐,君可來,門者不納,但喧爭之,必可入。」既而改之 如所教,門下果諠譁。辛問故,門者以告,辛怒甚。二公 因言:改之豪傑也,善賦詩,可試納之。改之至,長揖。公 問:「能詩乎?」曰:「能。」時方進羊腰腎羹,辛命賦之,改之對: 「甚寒,願乞卮酒。」酒罷乞韻,時飲酒手顫,餘瀝流於懷, 《因以流字為韻,即吟》云:「拔毫已付管城子,爛胃曾封 關內侯。死後不知身外物,也隨樽俎伴風流。」辛大喜, 命共嘗此羹,終席而去,厚餽焉。

《雲蕉館紀談》:「陳友諒喜食黃葉羹,以西山羅漢菜及 曲江金花魚為之,味頗佳。」

《翦勝野》聞太祖御膳,必馬后親調以進,深以防閑隱 微。一日進羹微寒,帝怒,舉盃擲之,羹污狼籍,后耳畔 微有傷。后熱羹重進,顏色自若。

羹部雜錄编辑

《書經說命》:「若作和羹,爾惟鹽梅。」

《禮記·曲禮》:「毋嚃羹,毋絮羹。客絮羹,主人辭不能亨。」 羹之有菜,宜用梜,不以口嚃取食之也。絮,就器中調 和也。客或有絮羹者,則主人以不能烹飪為辭。 羹之有菜者用梜,其無菜者不用梜。梜,箸也。無菜 者汁而已,直歠之可也。

《內則》:「芼羹菽麥惟所欲。」

《玉藻》「子卯稷食菜羹」,夫人與君同庖。

《樂記》:「大饗之禮,尚元酒而俎腥魚,大羹不和,有遺味 者矣。」

《喪大記》:「不能食粥,羹之以菜可也。」

《儀禮鄉飲酒禮》:「羹定,主人速賓。」定猶孰也。疏云:「孰 即定止,故以定言之。」言此以與速賓時節為限,不敢 煩勞賓,故限之也。

《左傳·桓公二年》,臧哀伯曰:「大羹不致。」

《昭公二十年》,晏子曰:「和如羹焉,水火、醯醢、鹽梅以烹 魚肉,燀之以薪,宰夫和之,齊之以味,濟其不及,以泄 其過,君子食之,以平其心。君臣亦然,若以水濟水,誰 能食之?」

《韓子》:庸客致力而疾耕,耕者盡巧而正畦陌。畦畤者 非愛主人也。曰:「如是,羹且美,錢布且易云也。」

《淮南子泰族訓》:「大羹之和,可食而不可嗜也。」

「家老異飯而食,殊器而享,子婦跣而上堂,跪而斟羹」, 非不費也。然而不可省者,為其害義也。

《傅毅七激》:「鳧鶬之羹,粉粱之飯。」

崔駰《博徒論》,「鶩臛羊殘。」

桓鱗《七說》:「河黿之羹,齊以蘭梅。芬芬甘旨,未咽先滋。」 衛洪《七開》:「馨羹芬臛,凝色生華。」

王粲《七釋》:「黿羹蠙臛。」

《秦子》:五味者,各稱一族之名,合和一鼎名曰「羹。」猶威 重廉平,恩合而為信也。

劉禎《毛詩義問》:鉶羹有菜、鹽、豉,其中菜為其形象可 食,因以鉶為名。

陸機《毛詩草木疏》:「梅,杏類也。其子赤而酢,不可生噉。 煮而曬乾為蘇,可作羹臛。」

《廣志》:「大渡蜂取其子,得數升為羹,亦可蒸食。」

《臨海水物志》:「民皆好啖猴頭羹,雖五肉臛不能及之。 其俗言寧負千石之粟,不願負猴頭羹臛。」

《嶺表錄異》:「交趾之人重不錄羹。羹以羊鹿雞豬肉和 骨同一釜煮之,令極肥濃,漉去肉,進之蔥薑,調以五 味,貯以盆器,置之盤中。羹中有觜銀杓,可受一升,即 揖讓,多自主人先舉,即滿斟一杓,內觜入鼻,仰首徐 傾之。飲盡,傳杓如酒巡行之。喫羹了,然後續以諸饌, 謂之『不錄會』。」亦呼為先腦也《交趾》人或經營事務,彌縫權要, 但備此會,無不諧者。

《酉陽雜俎》:「蓴根,羹之絕美,江東謂之蓴龜。」

《兩同書》:魯仲尼渴而遇盜泉之水,義而不飲,鄭子公 則染指以求羹。

《雲仙雜記》:「洛陽人家端午朮羹。」

《夢溪筆談》:「鬼神之情,當以類求之。朱絃越席,太羹明 酒,所以交於冥冥,著異乎養道,此所以變其律也。」 《雞肋編》:浙人以鴨為名,大諱。北人但知鴨作羹,雖甚 熱,亦無氣。後至南方,乃知鴨若只一雄,則雖合而無 卵,須則二三始有子。其以為諱者,蓋為是耳,不在於 無氣也。

可談「廣南人食蛇,市中鬻蛇羹。」

《嘉蓮燕語》:「江南婚娶新婦,初至合巹後,即用牛蹄筋 作羹,以豕肉切作骰子,大和作飯,送新婦食,謂之『金 羹玉食』。」

《真臘風土記》:作羹用一瓦銚,盛羹則用樹葉造一小 碗,雖盛汁亦不漏。又以茭葉製一小杓,用兜汁入口,

用畢則棄之,雖祭祀神佛亦然
考證.svg
《群碎錄》:百勞名梟,以其食母不孝,故古人賜梟羹,

讀書鏡,醉醴飽鮮,昏人神志。若疏食菜羹則腸胃清 虛,無滓無穢,是可以養神也。

《玉笑零音》。「鳳凰為羹。」難化忌士之口。

《松江詩話》:「魚雖不香,作羹芼以薑橙,而往往馨香遠 聞。」

《霏雪錄》:「骨董」乃方言,初無定字。東坡嘗作骨董羹,用 此二字。晦菴先生《語類》只作「汨董。」

羹部外編编辑

《聞見近錄》:「張大夫士澄幼子嗜鮮鰿。張運判湖南,其 子買魚刳腸芼羹。羹沸,刳魚遊泳鼎中。羹成,鮮活若 不刳者,視之則刳矣,遂絕烹鮮。」

《虛谷閒抄》:蜀中有一道人,賣自然羹,試買之,盌中二 魚,鱗鬣腸胃皆具,鱗間有黑紋,如一圓月,味如澹水。 食者旋剔去鱗腸,其味香美。有問魚上何故有月,道 人從盌中傾出,皆是荔枝仁,初未嘗有魚并月,則笑 而急走,回顧云:「蓬萊月也。」不識明年時疫,食羹人皆 免,道人不復見。

脯部彙考编辑

《禮記》:

《曲禮》
编辑

凡進食之禮,以脯脩置者,左胊,右末。

脯訓始,始作即成也。脩亦脯也。脩訓治,治之乃成。鄭註《腊人》云:「薄析曰脯,捶而施薑桂曰腵脩。」今明置設脯脩與客之法,故云「以脯脩置」者,胊謂中屈也。屈脯胊胊然也。左胊,胊置左也。右末,末邊際。置右,右手取祭,擘之便也。脯脩則處酒左,以燥為陽也。脯脩皆左邊也。

凡祭宗廟之禮,《脯》曰「尹祭。」

尹,正也。脯欲旉割方正。

《郊特牲》
编辑

大饗尚腵,脩而已矣。

脯加薑桂曰《腵脩》。

《內則》
编辑

《麥食》脯羹。腵脩,蚳醢,脯羹,兔醢。

《脯羹》,析脯為羹也。食《腵脩》者,以蚳醢配之。食《脯羹》者,以兔醢配之。

《儀禮》
编辑

《聘禮》
编辑

薦脯五膱,祭半膱,橫之。

膱脯如版然者,或謂之「脡」,皆取直貌焉。此脯,禮賓時所用薦脯是也。案《鄉飲酒禮》云「薦脯五脡」,故云「或謂之脡」,皆取直貌。

《周禮》
编辑

《天官》
编辑

《內饔》:「掌共羞、脩、刑、膴、胖、骨、鱐,以待共膳。」

掌共,共當為具。羞,庶羞也。脩,鍛脯也。胖如脯而腥者。鄭司農云:「刑膴謂夾脊肉,或曰膺肉也。《骨鱐》謂骨有肉者。」膴,䐑肉大臠所以祭者。骨,牲體也。鱐,乾魚。釋曰:「脩鍛脯也」者,謂加薑桂鍛治之。若不加薑桂,不鍛治者,直謂之脯。云「胖如脯而腥」者,乾則為脯,不乾而腥則謂之胖。鄭司農云:「刑膴謂夾脊肉」者,刑膴謂二物有明文,先鄭以為刑膴夾脊肉,故後鄭不從。云「或曰膺肉也」者,無所出,後鄭亦不從。云「骨鱐,謂骨有肉」者,鱐,乾魚也。

《腊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徒二十人。」

「腊」之言夕也。釋曰:腊之言夕也。《乾》曰腊。朝暴夕乃乾,故云「腊之言夕。」

「掌乾肉」,凡田獸之脯、腊、膴、胖之事。

《大物解》肆乾之,謂之「乾肉」,若今涼州烏翅矣。薄析曰脯,捶之而施薑桂曰鍛脩。腊。小物全乾。

凡祭祀,共豆脯,薦脯膴胖。凡腊物。

脯非豆實,當為「羞」 ,聲之誤也。

賓客、喪紀,共其脯腊,凡乾肉之事。

《史記》
编辑

《貨殖傳》
编辑

《胃脯簡微》耳濁氏連騎。

《索隱》曰:《晉灼》云:「太官常以十月作沸湯,燖羊胃,以末椒薑,坋之訖,暴使燥,則謂之脯。」

《釋名》
编辑

《釋飲食》
编辑

腊,乾昔也脯,搏也,乾燥相搏著也。又曰脩脩,縮也,乾燥而縮也。 膊,迫也。薄肉迫著物使燥也。 《柰脯切》奈暴乾之如脯也。

《說文》
编辑

《釋脯》
编辑

脯,乾肉也。脩脯也。《膊薄》脯搏之屋上也。腕,骨脯也。胊, 脯脡也。

《風俗通》
编辑

《脯》
编辑

俗說:「膊,大脯也。」按泰山博縣,每歲十月祀泰山,脯闊 一尺,長五寸。

《廣雅》
编辑

《釋器》
编辑

繡留《脘》。丸管二音膊。普各腊。《膴》。呼又亡字《胏》。壯里脩腒。巨於腩。南感脯 也。

《齊民要術》
编辑

《脯腊》
编辑

作《五味脯法》:正月、二月、九月、十月為佳。用牛羊、麞、鹿、 野豕、豬肉,或作條,或作片,罷。

凡欲肉,皆須順理不用斜。

各自別槌牛羊骨令碎熟者取汁掠去浮沫。停之使 清。取香美豉

別以冷水淘去塵穢

用骨汁煮豉。色足味調。漉去滓。待下鹽。

適口而已勿使過鹹

細切蔥白擣令熟,椒薑橘皮皆末之。

量多少

以浸脯,手揉令片,脯三宿則出。條脯,須嘗看,味徹乃 出,皆細繩穿於屋北簷下,陰乾。條脯。浥浥時,數以手 搦令堅實。脯成,置虛靜庫中。

著煙氣味苦

紙袋籠而懸之。

置於甕則鬱浥,若不籠《則青蠅塵汙》。

臘月中作條者,名曰「瘃脯」,堪度夏。每取時先取其肥 者。

肥者膩不耐久

作《度夏白脯法》:

臘月作最佳,正月、二月、三月亦得作之。

用牛羊麞鹿肉之精者。

肥不耐久

破作片罷。冷水浸搦去血。水清乃止。以冷水淘白鹽。 停取清水。下椒末浸再宿出陰乾。浥浥時以木棒輕 打令堅實。

僅使堅實而已。慎勿令碎肉出。

「瘦死牛羊及羔犢」,彌精小羔子全浸之。

先用煖湯淨洗,無復腥氣,乃浸之。

作《甜肥脯》法:

臘月取麞鹿肉片,厚薄如手掌,直陰乾,下著鹽,脆如凌雪也。

作鯉魚脯法。

一名鮦魚也

十一月初至十二月末,作鹹湯,令極鹹,多下薑椒,末 灌魚口,以滿為度。竹杖穿眼十個,一貫口向上,於屋 北簷下懸之,經冬令瘃。至二月、三月,魚成生刳,取五 臟,酸醋浸食之,雋美乃勝。《逐夷》其魚,草裹泥,封煻灰 中熝之,去泥草,以皮布裹之而槌之,白如珂雪,味又 絕倫。過飯下酒,極是珍美也。

《五味脯法》:

臘月初作

用鵝鴈雞鴨鶬鳵鳧鴙兔鴒鶉生魚皆得作。乃淨治 去腥竅。及翠上脂瓶。

留脂瓶則臊也

全浸勿四破。別煮牛羊骨肉取汁。

牛羊料得不須並用

浸豉和調。一同五味脯法浸四五日,嘗味徹便出,置 箔上陰乾,火炙熟。槌亦名「瘃腊」,亦名瘃魚腊。

《雞、鴙鶉》三物,去腥,藏物,開臆。

作。脯法:

臘月初作,任為五味。脯者皆中作,唯魚不中耳。

白湯熟煮。掠去浮沫。欲去釜時。尤須急火。急則易燥。 置箔上陰乾之。甜脆殊常。

作浥魚法。

四時皆得作之

凡生魚悉中用,唯除鯰鱯耳,去直腮、破腹作。淨疏 洗不須鱗。夏月時須多著鹽,春秋及冬,調適而已。亦 須倚鹹兩兩相合。冬直積置,以席覆之。夏須甕盛泥 封,勿令蠅蛆。

甕須鑽底數孔板,引去腥汁,汁盡還塞。

肉紅赤色便熟。食時洗卻。鹽煮蒸炮任意。美於常魚。

作鮓醬熝煎悉得

==
《遵生八牋》
==

《千里脯》
编辑

牛羊豬肉皆可。精者一斤,醲酒二盞,淡醋一琖,白鹽 四錢,麥冬三錢,茴香、花椒末一錢,拌一宿,文武火煮, 令汁乾,曬之妙絕,可安一月。

《搥脯》
编辑

新宰圈豬帶熱精肉一斤,切作四五塊。少鹽半兩。 入肉中。直待筋脈不收。日曬半乾。量用好酒和水。并 花椒、蒔蘿橘皮。慢火煮乾。碎搥

《算條巴子》
编辑

豬肉精肥,各另切作三寸長條,如筭子樣,以砂糖、花 椒末、宿砂末調和得所,拌勻,曬乾蒸熟。

脯部藝文一编辑

《謝東宮賚鹿脯等啟》
梁·劉孝威
编辑

上林絕邊人之搏,禁地無張京之犯,而猶有班超游 獵,李廣馳射,遠歸於廚吏,入貢於腊人。形圖三事之 車,影入九仙之鏡。

《蠲鹿臡奏》
宋·林㟽
编辑

嘉泰四年正月甲戌,武翼郎、權發遣滁州軍州事臣 林㟽言:「臣承乏邊壘,始拂左龜,延見士民,首詢利病, 耆老踵至,蹙額相告,皆以為民害之甚,無若臡脯。是 邦曩罹兵燼,草木薈蔚,麋鹿生息,碩大繁滋,故郊禮 宗祀需歲事經祠之用,臡脯攸供,厥有常數。比年民 居稠密,野無曠土,重以旱暵,流移輻輳,樵採薪槱,以 給朝夕。崇山峻嶺,今皆童土,麋鹿幾無噍類,而獵者 久已易業,督發倚辦,尚循舊典。州責之縣,縣責之鄉 保,文移旁午,下不寧居。臣領事之初,適際郊歲,務革 前弊,且慮乏供,亟遣吏市於旁郡,庶免違闕,大懼後 無以繼。」即欲具以實聞,而一介疏遠,未敢冒昧。近睹 臣寮奏請,以盱眙屬邑,歲有鹿臡之「擾,乞下有司,就 有鹿州縣計數給直,市於獵戶,不以費民。」果蒙聖慈, 即俞允。仰見陛下虔恭祀事,軫卹邊隅,黎元聞之,孰 不鼓舞。本州接畛盱眙,事體不異廷臣。比因御命,得 於所聞,一言上達,積害頓革。而臣濫參州麾,目擊宿 弊,儻或緘默,將負公朝委寄之意。且祀天地,饗祖宗, 豐潔嚴具,以為民至「治,馨香乃能昭格。今取於愁歎, 而欲感召和氣,其可得乎?儻蒙聖慈察臣愚,請與盱 眙一體施行。上以謹祀事,下以寬民力,實千里無窮 之幸。」奏上,報可。

脯部藝文二编辑

《次聖與小兒啖虎脯篇》
宋·劉宰
编辑

「折臂最小兒,骨聳顙微廣。弗說螺螄小,可以吞大象。 那敢謂其然,且幸日稍長。顧似陶家郎,智識殊不爽。 強令侍師席,跳踉繞函丈。胡能辨滋味,舍魚取熊掌。 但見蔬果列,攫取如技癢。嘉餽得虎臠,新獵出林莽。 對之懶下著,殺氣猶可想。呼兒食之既,睤睨尚來往。 饕餮我所羞,跌蕩或稱賞。服猛豈渠能,過獎謝吾黨」, 深慚如敝箒,有誤千金享。

脯部選句编辑

晉潘岳《西征賦》:「野蒲變而為脯。」

宋王安石詩:「山蔬野果雜飴蜜,貛脯豕腊如炰煎。」 蘇轍詩:「豈效相謾欺,衒牛沽馬脯。」

元許有壬詩:「玉食傳麟脯,冰壺出蔗漿。」

脯部紀事编辑

《帝王世記》:堯時,廚中自生肉脯,薄如翣,搖則風生,使 食物寒而不臭,名曰「翣脯。」

《尚書大傳》:「散宜生、閎夭、南宮适,三子者學乎太公,太 公見三子,知三子之為賢人,遂酌酒切脯,約為朋友。」 《穀梁傳》:隱公元年冬,祭伯來。來者,來朝也。其弗謂朝, 何也?束修之肉,不行境中,有至尊者,不二之也。 《國語》:「楚成王聞子文之朝不及夕也,於是每朝設脯 一束,糗一筐,以羞子文,至於今令尹秩之。」

《穀梁傳僖公十年》:晉驪姬曰:「吾夜者夢夫人趨而來 曰:『吾苦飢,世子之宮已成,則何為不使祠也』?」故獻公 謂世子曰:「其祠世子祠。已祠,致福于君,君田而不在。 驪姬以酖為酒,藥脯以毒。獻公田來,驪姬曰:『世子已 祠,故致福于君』。君將食,驪姬跪曰:『食自外來者,不可 不試也』。覆酒于地,而地賁以脯與犬。犬死,驪姬下堂 而啼呼曰:『天乎!天乎!國,子之國也,子何遲于為君』!」君 喟然歎曰:「吾與女未有過切,是何與我之深也?」 《左傳》僖公三十三年,秦師過周,及滑,鄭穆公使皇武子辭焉,曰:「吾子淹久于敝邑,唯是脯資,餼牽竭矣!」 《說苑》,趙宣孟將上之絳,見翳桑下有臥餓人,不能動。 宣孟止車,為之下餐,自含而餔之,餓人再咽而能視。 宣孟問:「爾何為飢若此?」對曰:「臣居于絳,歸而糧絕,羞 行乞而憎自致,以故至若此。」宣孟與之壺餐,脯二胊, 再拜頓首受之,不敢食。問其故,對曰:「向者食之而美, 臣有老母,將以貢之。」宣孟曰:「子斯食之,吾更與汝。」乃 復為之簞食,以脯二束,與錢百,去之絳。

《公羊傳》:魯昭公走之齊,高子執簞食與四脡脯,曰:「敢 致糗于從者獻。」公再拜稽首以衽受。

《左傳》:哀公十一年夏,陳轅頗出奔鄭。初,轅頗為司徒, 賦封田以嫁公女有餘,以為己大器。國人逐之,故出。 道渴,其族轅咺進稻醴、粱糗腵脯焉。喜曰:「何其給也?」 對曰:「器成而具。」

《孔叢子公儀篇》:子思居貧,其友有饋之粟者,受一車 焉。或獻樽酒,束修子思弗為當也。或曰:「子取人粟而 辭吾酒脯,是辭少而取多也。于義則無名,于分則不 全,而子行之,何也?」子思曰:「然伋!不幸而貧于財,至乃 困乏,將恐絕先人之祀。夫以受粟,為周之也,酒脯則 所以飲宴也。方乏於食而乃飲宴,非義也。吾豈以為 分哉?度義而行也。」或者擔其酒脯以歸,

《古今注》:秦二世時,趙高先獻蒲脯鹿馬,以驗群臣。 《西京雜記》:「曹元理嘗從友人陳廣漢,廣漢為之取酒, 鹿脯數臠。元理曰:『此資業之廣,何供具之褊』?廣漢慚 曰:『有倉卒客,無倉卒主人』。」

《述異記》:「漢成帝時,山中人得元鹿,烹而視之,骨皆黑 色。仙者說元鹿為脯食之,壽二千歲。」

《東觀漢記》:光武初起兵,叔公良搏手大呼曰:「吾欲詣 納言嚴將軍」叱上起去,出閣,令人視之,還曰:「方坐啗 脯。」

《後漢書趙壹傳》:「壹屢抵罪,幾至死,友人救得免,壹乃 貽書謝恩曰:糒脯出乎車軨,鍼石運乎手爪。今所賴 者,非直車軨之糒脯,手爪之鍼石也。」

《後漢書方術傳》:「徐登貴尚清儉,禮神唯以東流水為 酌,削桑皮為脯。但行禁架,所療皆除。」

《雲仙雜記》:「陳蕃待客,拌飯以鹿脯,芼羹以牛脯,未嘗 別為異饌。」

《貧士傳》:「寒貧者,姓石,字德林,安定人也。建安初,客三 輔,乃就學長安宿儒欒文博士通詩書,於眾輩中最 為元靜。關中洶亂,南入漢中,不治產業,不畜妻孥,晝 夜誦詠道書。後還長安,獨居窮巷,冬夏敝衣連結,里 人與之衣食不取,郡縣以其鰥寡給焉。時乞於市,亦 不多取,人問姓名,不答,故因號之曰『寒貧也。車騎將』」 軍郭淮以「意氣」呼之問所欲瞪而不言因與脯糒及 衣取其脯一胞糒一升而已。

《世說》:初,太祖乏食,程昱掠其本縣供三旬糧,頗雜以 人脯。由是失朝望,故位不至公也。

《英雄記》:「公孫瓚與諸屬郡縣,每至節會,屠牛作脯,每 酒一觴,致脯一豆。」

《晉書孝友傳》:桑虞嘗行,寄宿逆旅,同宿客失脯,疑虞 為盜。虞默然無言,便解衣償之。主人曰:「此舍數失魚 肉雞鴨,多是狐狸偷去,君何以疑人?」乃將脯主至山 冢間尋求,果得之。客求還衣,虞投之不顧。

《南史齊武帝紀》「永明十一年秋,詔祭,唯設餅、茶飲、干 飯、酒脯而已。天下貴賤,咸同此制。」

《梁魚弘傳》:「弘為湘東王鎮西司馬,述職西上,道中乏 食,於窮洲之上,捕得數百獮猴,膊以為脯,以供酒食。」 《北齊書彭城景思王浟傳》,「浟為滄州刺史,有一人從 幽州來,驢䭾鹿脯,至滄州界,腳痛行遲,偶會一人為 伴,遂盜驢及脯去。明旦告州,浟乃令左右及府僚吏 分市鹿脯,不限價。其主見脯識之,推獲盜者。」

《北史齊文宣帝紀》,天保八年,詔祭雩禖風雨、司人司 祿、靈星,雜祀果餅酒脯,惟當務盡誠敬,義同如在。 《北齊書盧叔武傳》,叔武既在朝通貴,自以年老,兒子 又多,遂營一大屋。魏收曾來詣之,不待食而起,云難 為子費。叔武留之良久,食至,但有粟飧葵菜,木碗盛 之,片脯而已。

辟寒李意期于城角中作一土窟,居其中,冬雖單衣, 但飲酒食脯及棗,或百日或二百日不出。

《隋唐嘉話》:十九年春,詔「州縣社及奠,並不得用牲牢, 薦脯鹽而已。」

《雲仙雜記》:賈島嘗以歲除,取一年所得詩,祭以酒脯, 曰:「勞吾精神,以是補之。」

方鎔隱天門山,以棕櫚葉拂書,號曰「無塵子。」月以酒 脯祭之。

《記事珠》盧記室多作脯腊。夏則委人於十步內,扇上 塗餳以撲蠅,脯以青紗幛隔塵土。時人呼為「獵蠅記 室。」

《同昌公主傳》:同昌公主下降,上每賜御饌,有紅虯脯。 紅虯非虯也,但貯於盤中,虯健如紅絲,高一丈,以著 抑之,無三數分撒即復其故《清異錄》:大雪乍晴,開明窗深爐之會,簷際串脯正乾 濕得宜,取以侑觴。眾賓用小刀削食,獨丘侑之,左右 咬嚼,捷如虎兕。一坐譁云:「丘主簿口中自有玉版刀 也。」

何敬洙帥武昌,時司倉彭湘傑習知膳味,就中脯腊 尢殊,敬洙檄掌公廚,郡中號為《脯掾》。

《春渚紀聞》:劉娘子乃上皇藩邸人,敏於給侍,每上食, 則就案析治脯脩多如上意,宮中呼為「尚食劉娘子。」 《老學庵筆記》:韓魏公家不食蔬,以脯醢當蔬盤,度亦 始於近時耳。

《桯史》:余為扈簿日,瑞慶節隨班上壽紫宸殿百官皆 賜廊食。余侍班南廊,日已升,見有老兵持二髹牌至 食,書其上曰:「輒入御廚,流三千里。」既而太官供具畢 集,無帟幕限隔,僅以鐐竈刀機自隨,綿蕞簷下侑食, 首以旋鮓,次暴脯,次羊肉。

脯部雜錄编辑

《易經噬嗑卦》:「噬乾胏得金矢。」王肅曰:四體純陰卦 骨之象。骨在乾肉,脯之象。所以獲野禽以食之,反得 金矢。君子于味必思其毒,于利必備其難。

《詩經大雅鳧鷖》篇:「爾殽伊脯。」

《禮記·曲禮》:「婦人之摯,椇、榛、脯脩,棗栗。」

《禮器》:「大夫聘,禮以脯醢。」

《儀禮·士冠禮》:冠者筵薦脯醢。冠者即筵坐,左執觶,右 祭脯醢。冠者奠觶于薦,北面坐取脯。始加醮,用脯醢; 再醮,攝酒,加爵弁;三醮,北面取脯,見于母。始醮如初; 再醮,兩籩栗脯;三醮,設酒如再醮;卒醮,取籩脯以降, 如初。若冠者母不在,則使人受脯于西階下。醮辭。再 醮曰:「旨酒既湑,嘉薦伊脯。」

《士昏禮》:贊者薦脯醢。賓即筵坐,左執觶,祭脯醢。賓降, 授人,脯出。贊醴婦。贊西階上北面拜送,婦又拜,薦脯 醢。婦升席,左執觶,右祭脯醢。

《鄉飲酒禮》:「主人立于西階東,薦脯;使行,出,袒,釋軷,祭 脯。士冠,賓東西薦脯。」

《聘禮》:「使者出,袒釋軷,祭脯。」

《燕禮》:「宰夫薦籩豆脯醢,賓祭脯醢。」

《周禮·天官·膳夫》:「凡王之稍事,設薦脯醢。」

《呂氏春秋誣徒篇》:「烹獸不足以盡獸,嗜其脯則幾矣。」 《漢書東方朔傳》:朔曰:「乾肉為脯。」

《淮南子齊俗訓》:「趙宣孟之束脯,賢于智伯之大鐘。」 東方朔《神異經》:「北方層冰萬里,厚百丈,有鼷鼠在冰 下土中,形如鼠,食草木,肉重千斤,可以作脯。」

西北荒有遺酒追復脯焉,其味如鹿麞,食一斤復一 斤。

崔寔《四民月令》:「十月作脯,以供臘祀。」

《博物志》:「閩越江北山間,蠻夷噉丘蝝脯。」

《抱朴子·嘉遁篇》:「咀漏脯以充飢。」

《洛陽記》:「乾脯山,在洛陽北去三十里,于上曝脯,因以 為名。」

盧諶《祭法》:「春祠用脯,夏用疈。」 《臨海異物志》:「晉安東南吳嶼山,蜈蚣千萬積成堆,或 云長丈餘,以作脯,味似大蝦。」

《唐書儒學傳》:「元澹嘗謂狄仁傑曰,下之事上,譬富家 儲積以自資也,脯腊膎胰以供滋膳。 韓文衡升階傴僂薦脯酒,欲以菲薄明其衷。」

《杜陽雜編》:「洛陽人家重陽則製迎涼脯。」

《清異錄》:「赤明香,世傳仇士良家脯名也。輕薄甘香,殷 紅浮脆,後世莫及。」

「雎陽多善棗」,《雞冠棗》,宜作脯。

《野客叢談》:《吳會漫錄》曰:《論語》:「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 無誨焉。」前輩多以束脩為束脯。余按,後漢馬援、杜詩、 《延篤傳注》,皆謂年十五束帶修飾之意,乃知以束脩 為束脯者非是。《後漢傳注》出於唐人之說,未可以為 據。觀《鹽鐵論》桑弘羊曰:「臣結髮束修得宿衛。」此正明 驗。漢人之語,以束脩為束帶修飾矣,且在馬援諸人 之先,可無疑者。然又觀《北史》,劉焯不行束脩,未嘗有 所教誨。此又可以驗程門諸先生之說。要之二說皆 通,不可謂束脩為「束脯」,非也。《唐六典》:國子生初入,置 束帛者,束脩之禮。《通典》州學生束脩之禮。注:「束帛一, 篚一匹,脯一。」案:五脡,學生皆服青衿。

《野客叢談》:《文選》潘安仁《西征賦》曰:「野蒲變而為脯,苑 鹿化而為馬銑。」趙高欲為亂,恐群臣不聽,乃先設 驗,以蒲為脯,以鹿為馬,獻于二世。群臣言蒲與鹿者 陰誅之。按今《史記》但聞指鹿為馬,不聞以蒲為脯之 說。此見漢人雜說,臧榮緒《晉書》常引以為言。

《辟寒》。北方層冰之下,有鼷鼠食冰草木,肉重萬斤,可 作脯食。

《珍珠船》:陶氏云:「麞鹿非辰屬,八卦無主,故道家聽許 為脯

脯部外編编辑

《神異經》:「西北荒中有玉饋之酒,酒泉注焉,廣一丈,長 深三丈,酒美如肉,澄清如鏡,上有玉尊玉籩,取一尊 一尊復生,與天同休,無乾時。石籩有脯焉,味如麞鹿 脯,飲此酒人不生死。一名遺酒,其脯名曰追復,食一 片,復一片。」

《後漢書方術傳》:「費長房者,汝南人也。曾為市掾,市中 有老翁賣藥,懸一壺於肆頭,及市罷,輒跳入壺中。市 人莫之見,唯長房於樓上睹之,異焉。因往再拜,奉酒 脯。」

《麻姑傳》:漢孝桓帝時,神仙王遠,字方平,降於蔡經家, 言曰:「王方平敬報姑,余久不在人間,今集在此,想姑 能暫來語乎。」麻姑至,蔡經亦舉家見之,是好女子,年 十八九許,入拜方平,方平為之起立,坐定,召進行廚, 擘脯行之,如柏靈,云是麟脯也。

《神仙傳》:「劉表以左慈為惑眾,擬收害之。表出耀兵,慈 意知欲見其術,乃徐徐去。因又詣表云:『有薄禮,願以 餉軍』。表曰:『道人單僑,吾軍人眾,安能為濟乎』?慈重道 之。表使視之,有酒一斗,器盛脯一束,而十人共舉不 勝,慈乃自出取之,以刀削脯投地,請百餘人奉酒及 脯以賜兵士。酒三盃,脯一片,食之如常,脯味凡萬餘」 人皆周足,而器中酒如故,脯亦不盡。坐上又有賓客 千人,皆得大醉。表乃大驚,無復害慈之意。

《葛元》每逢友,輒坐樹下,斫樹汁杯承而飲之,皆好酒。 取瓦石草木為脯以下酒。

《續齊諧記》:「劉晨、阮肇入天台山,有女仙人為設胡麻 飯、山羊脯,因留連之。」

《甲乙剩言》:「胡孟弢嘗言,於任城客邸遇一人,豐頤長 髯,頭著青幘,身被布衲,手捉一扇,來謁胡。胡與之言, 則道流也。須臾拉胡上太白樓,下瞰南池,遠眺洸水, 劃然長嘯,有如鳳音,因相與對坐。道人曰:『倉卒無以 為娛,聊與君飲』。遂袖出一盤,如赤玉,徑八寸許,光瑩 可愛。又出二杯,則琥珀也。胡意安所得酒饌乎,未幾」 以盤向空言曰:「取無魂饌來。」忽見鹿脯滿中杯,紅香 撲人矣,心益大駭,既飲而杯復滿,脯亦不見增減。 《香案牘》:趙丙舟行,遇人酌水為酒,削一楫為脯,並得 醉飽。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