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306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三百六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三百六卷目錄

 膾部彙考

  禮記曲禮 內則 少儀

  釋名釋飲食

  說文釋膾

  大業拾遺記乾膾

  謝諷食經

  清異錄縷子膾

  遵生八牋鱸魚膾

 膾部藝文

  閿鄉姜七少府設鱠戲贈長歌 唐杜甫

 膾部選句

 膾部紀事

 膾部雜錄

 膾部外編

 炙部彙考

  禮記曲禮

  釋名釋飲食

  譙周法訓燔炙

  齊民要術炙法 炙豬法 捧炙 脯炙 肝炙 牛胘炙 灌腸法 食經曰作

  豉丸炙法 炙豘法 擣炙法 銜炙法 作餅炙法 釀炙白魚法 腩炙法 豬肉酢

  法 食經曰啖炙 擣炙 餅炙 範炙 炙蚶 炙蠣 炙車螯 炙魚

  北戶錄桄榔炙

  杜陽雜編靈消炙

  遵生八牋糖炙肉并烘肉巴

 炙部藝文

  庖人進炙判

  對            唐闕名

 炙部選句

 炙部紀事

 炙部雜錄

食貨典第三百六卷

膾部彙考编辑

《禮記》
编辑

《曲禮》
编辑

凡進食之禮,膾炙處外。

殽胾之外也,膾炙皆在豆。

《內則》
编辑

凡膾,春用蔥,秋用芥。

芥芥醬也。

大夫燕食,有膾無脯,有脯無膾。

肉腥細者為「膾」,大者為「軒。」

《少儀》
编辑

牛與羊、魚之腥聶而切之為「膾。」

聶之言䐑也,先藿葉切之,復報切之,則成膾。「聶而切之」者,謂先䐑為大臠,而後細切之,為膾也。

《釋名》
编辑

《釋飲食》
编辑

膾,會也。細切肉令散,分其赤白異切之已,乃會合和 之也。

膾,細切豬、羊、馬肉,使如膾也。

生:以一分膾。二分細切。合和挻攪之也。

《說文》
编辑

《釋膾》
编辑

膾,細切肉也。

《大業拾遺記》
编辑

《乾膾》
编辑

作乾膾法。當五六月盛熱之日。於海取得。魚「其魚 大者長四、五尺,鱗細紫色,無細骨,不腥。捕得之,即去 其皮骨,取其精肉,縷切隨成。曬三四日,須極乾,以新 白瓷瓶未經水者盛之,密封泥,勿令風入,經五、六十 日不異新者,後時以新布裹於水中,清三刻久,取出, 灑卻水,則皦然矣。」

《謝諷食經》
编辑

《膾》
编辑

北齊武成王有「生羊膾,細供沒忽羊羹,急成飛鸞膾、 咄嗟膾、剔縷雞爽酒」;又有「專門膾、拖刀羊皮雅膾、天 孫膾、天真羊膾、魚膾。」

《清異錄》
编辑

《縷子膾》
编辑

廣陵法曹造《縷子膾》,其法用鯽魚肉、鯉魚子,以碧筒 或菊苗為胎骨。

《遵生八牋》
编辑

《鱸魚鱠》
编辑

吳郡鱸魚鱠八九月霜下時,收鱸三尺以下,劈作鱠, 浸洗,布包瀝水令盡,散置盤內。取香柔花葉相間,細切,和鱠拌令勻。霜鱸肉白如雪,且不作腥,謂之「金虀 玉鱠」,東南佳味。

膾部藝文编辑

《閿鄉姜七少府設鱠戲贈長歌》
唐·杜甫
编辑

姜侯設鱠當嚴冬,昨日今日皆天風。河凍未漁不易 得,鑿冰恐侵河伯宮。饔人受魚校人手,洗魚磨刀魚 眼紅。無聲細下飛碎雪,有骨已剁觜春蔥。偏勸腹腴 愧年少,軟炊香秔緣老翁。落碪何曾白紙濕,放著未 覺金盤空。新懽便飽姜侯德,清觴異味情屢極。東歸 貪路自覺難,欲別上馬身無力。可憐為人好心事,於 「我見子真顏色。不恨我衰子貴時,悵望且為今相憶。」

膾部選句编辑

《楚辭大招》,「膾苴蓴只。」

晉潘尼《釣賦》:「乃令宰夫,膾此潛鱗。名公習巧,飛刀逞 技。電剖星飛,芒散縷解。離鍔落俎,連翩雪累。」

唐王昌齡詩:「忽憶鱸魚膾,扁舟往江東。」

杜甫詩:「刀鳴膾縷飛。」鮮鯽銀絲膾,香芹碧澗羹。 《觀打魚歌》「《饔子》左右揮霜刀,鱠飛金盤白雪高。」 韓愈詩。「庖霜膾元鯽。」

白居易詩。「秋風一著鱸魚膾。」張翰「搖頭喚不迴。」 李德裕《夢》詩。「荷淨蓬池膾。」

皮日休詩:「惟有故人憐未替,欲封乾膾寄終南。」 宋司馬光詩:「洛社凍醪熟,伊魴絲膾肥。」鱸鱠雪花 肥。

黃庭堅詩。「虀臼方看金作屑。膾盤已見雪成堆。」 歐陽徹詩。「水晶細膾落金盤。」

元戴表元詩:「霜魚碧玉膾。」白鹽蓴菜膾,紅酒稻花 雞。

耶律楚材詩:「絲絲魚膾明如玉,屑屑雞生爛似泥。」 明高啟詩:「食膾知晨釣,聽歌識暮樵。」

膾部紀事编辑

《吳越春秋》:「吳入楚,鞭平王尸,子胥歸吳。吳王聞三師 將至,治魚為鱠。將到之日,過時不至,魚臭。須臾子胥 至,闔閭出鱠而食,不知其臭。王復重為之,其味如故。 吳人作鱠者,自闔閭之造也。」

《後漢書列女傳》:「姜詩事母至孝,妻奉順尤篤。姑嗜魚 膾,又不獨食。妻與詩常力作供膾,呼鄰母共之。其舍 側忽有湧泉,常出鯉魚一雙,以供二母之膳。」

《東觀漢記》,章帝與舅馬光詔曰:「朝廷鹿膾,寧用飯也?」 《博物志》:廣陵陳登食鱠作病,華佗下之,鱠頭皆成蟲, 尾猶是鱠。

《晉書·文苑傳》:「張翰,吳郡吳人。齊王冏辟為大司馬東 曹掾。翰謂同郡顧榮曰:『吾本山林間人,無望於時』。榮 執其手曰:『吾亦與子採南山蕨,飲三江水耳』。翰因見 秋風起,乃思吳中菰菜、蓴羹、鱸魚鱠曰:『人生貴適志, 何能羈宦數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駕而歸。」

《陶侃故事》:「蘇悛平後,侃上成帝䱹十斛。」 《世說》:桓車騎沖在荊州,張元為侍中。使至江陵,路經 陽岐,俄見一人持小籠生魚逕來造船,云:「有魚欲寄 作膾。」元乃維舟而納之,問其姓名,云是劉遺民。劉麟之字 遺民張素聞其名,大相款待。既坐,張甚欲語,言劉子無 意。既進膾,便去,云:「得此魚,觀君船上當有膾具,是故 來耳。」於是便去。

《十六國春秋·後燕錄》:「苻后嘗季夏思凍魚膾,下有司 切責,不得,加以大辟。」

《交州記》:「百薄瀨有斷溪,嘗有砍茨者,忽聞似茨,內有 動,然久視之,見魚眼徑尺,似魶魚,斫以為䱹,得百薄, 因名百薄瀨也。」

《宋書張暢傳》:暢弟牧為猘犬所傷,醫云「宜食蝦蟆膾。 牧難之,兄暢含笑先嘗,牧乃食即愈。」

《異苑》:永嘉郡有百薄瀨,郡人斷水捕魚,宰生禱祭以 祈多獲,逾時了無所得,眾侶忿怨,棄業將罷。其夕並 夢見一老公云:「語君且可小停,要思其宜。」夜忽聞有 跳躍聲,驚起共看,乃是大魚,剉以為膾,頓獲百薄,故 因以百薄名瀨。

《南史梁范雲傳》,「沈攸之舉兵圍郢城,雲為軍人所得明旦,攸之召雲,令送書入城,餉長史柳世隆鱠魚二 十頭。」

《齊諧記》:「江南有麻治者,為人好噉膾。江北華本得一 大蛇,喚麻為膾,得食甚美。治索魚名華本,因醉喚取 蛇及餘肉出。麻治見之,大吐嘔血死。」

《周子》有女噉膾不知足,家為之貧。後至長橋南,見罛 者挫魚作鮓,以錢一千求一飽食五斛便大吐,有蟾 蜍從吐中出,婢以魚置蟾蜍口中,即成水。女遂不復 噉膾。

《雲仙雜記》:吳都獻松江鱸魚,煬帝曰:「所謂金虀玉膾, 東南佳味也。」

杜寶《大業拾遺記》:「六年,吳郡獻海。」乾膾四瓶,瓶容 一斗,浸一斗可得徑尺面盤。并奏作乾膾法。帝以示 群臣云:「昔術人介象於殿庭釣得海魚,此幻化耳,亦 何足珍異。今日之膾,乃是真海魚所作,來自數千里, 亦是一時奇味。」即出數盤以賜近臣。

《唐書李綱傳》:「綱為太子詹事,在東宮,太子建成尤加 禮。嘗游溫湯,綱疾不從。有進魚者,太子使膾之,唐儉、 趙元楷自言其能,太子曰:『操刀鱠鯉和鼎味,公等善 之。若弼諧審諭,固屬綱矣』。」遣使賜絹二百匹。

《酉陽雜俎》:「安祿山恩寵莫比,其賜膳品,月有野豬鮓 鯽魚并鱠手刀子。」

越州有盧冉者,時舉秀才,家貧,未及入京,因之顧頭 堰,與表兄韓確同居。自幼嗜鱠。在堰嘗憑吏求魚,韓 方寢,夢身為魚在潭,有相忘之樂。見二漁人乘艇張 網,不覺入網中,被擲桶中,覆之以葦。復睹所憑吏就 潭商價,吏即擢鰓貫鯁,楚痛殆不可忍。及至舍,歷認 妻子婢僕。有頃,寘碪斮之,苦若脫膚,首落方覺神癡。 良久,盧驚問之,具述所夢。遽呼吏訪所市魚處,洎漁 子形狀與夢不差。

《明皇雜錄》:邢州人和璞嘗謂房琯曰:「君歿之時,必因 食魚鱠。既歿之後,當以梓木為棺。然不得歿於君之 私第,不處公館,不處元壇佛寺,不處親友之家。」其後 譴於閬州,寄居州之紫極宮。臥疾數日,刺史忽具鱠 邀房於郡齋,房亦欣然命駕。既歸,暴卒。州主命攢櫝 於宮中,棺得梓木為之。

《酉陽雜俎》:「進士段碩常識南孝廉者,善斫鱠,縠薄絲 縷,輕可吹起,操刀嚮捷,若合節奏。因會客衒技,先起 魚架之,忽暴風雨,雷震一聲,鱠悉化為蝴蝶飛去。南 驚懼,遂折刀,誓不復作。」

和州劉錄事者,大曆中罷官,居和州旁縣,食兼數人, 尤能食鱠,常言鱠味未嘗果腹。邑客乃網魚百餘斤, 會於野亭,觀其下著初食鱠數疊,忽似哽,咯出一骨 珠子,大如黑豆,乃置於茶甌中,以疊覆之。食未半,怪 覆甌傾側。劉舉視之,向者骨珠已長數寸,如人狀。座 客競觀之,隨視而長,頃刻長及人,遂捽劉,因毆流血, 良久各散走,一循廳之西,一轉廳之左,俱及後門,相 觸翕成一人,乃劉也,神已癡矣,半日方能言。訪其所 以,皆不省,自是惡鱠。

荊人道士王彥伯,天性善醫,尤別脈斷人生死壽夭, 百不差一。裴胄尚書子,忽暴中病,眾醫拱手。或說彥 伯,遽迎使視,脈之,良久曰:「都無疾。」乃煮散數味,入口 而愈。裴問其狀,彥伯曰:「中無腮鯉魚毒也。」其子因鱠 得病。裴初不信,乃鱠鯉魚無腮者,令左右食之,其候 悉同,始大驚異焉。

《珍珠船》:「荷靜蓬池鱠,冰寒郢水醪。」注學士初上賜食, 皆是蓬萊池中鱠。

《麗情傳》:「陸希聲妻余媚娘,能饌五色鱠,妙不可及。」 《江南野史》:「陳陶所居,不與俗接,惟酷嗜酢,一啗或至 十臠。」

《十國春秋?吳越孫承祐傳》:「承祐累官中吳軍節度使, 後歸宋,扈從太宗北征,以橐駝負大斛,貯水養魚自 隨。至幽州南村落間,日已旰,西京留守石守信與其 子駙馬都尉保吉諸人尚未朝食,適遇承祐,即延所 止幕舍中,膾魚具食,窮極水陸,人皆異之。」

《月令廣義》:羅孟郊,天聖中進士,官學士,乞歸養母。冬 月,母思鱠,孟郊解衣入池取魚作鱠供母,人目其池 為「曾子淵。」

《北夢瑣言》:「有年少眼中常見一小鏡子,醫工趙卿診 之,與少年期來,晨以魚膾奉候,少年及期赴之,延於 閣子內,且令從容,俟客退後,方得攀接。俄而設臺於 上,施一甌芥醋,更無他味,卿亦未出。迨日中久候不 至,少年飢甚,且聞醋香,不免輕啜之。逡巡又啜之,覺 胸中豁然,眼花不見,因竭甌啜之,趙卿探之方出,少」 年以啜醋慚謝。卿曰:「郎君喫鱠太多,又有魚鱗在胸 中,所以眼花。適來所備芥醋,只欲郎君因飢以啜之, 果愈此疾。」烹鮮之會,乃權誑也,請退謀餐,他妙多斯 類,非庸醫所及也。凡欲以倉扁之術求食者,得不勉 之哉!

《夢溪筆談》:李景使大將胡則守江州,江南國下,曹翰 以兵圍之三年,城堅不可破。一日,則怒一饔人鱠魚不精,欲殺之,其妻遽止之曰:「士卒守城累年矣,暴骨 滿地,奈何以一食殺士卒耶?」則乃捨之。

《避暑錄話》:往時南饌未通,京師無有能斫鱠者,以為 珍味。梅聖俞家有老婢,獨能為之。歐陽文忠、劉原甫 諸人每思食鱠,必提魚往過聖俞。聖俞得鱠材,必儲 以速諸人。故集中有買鯽魚八九尾,尚鮮活,永叔許 相過,留以給膳。又蔡仲謀遺鯽魚十六尾,余憶在襄 城時獲此魚,留以遲永叔等數篇。一日,蔡州會客食 雞頭,因論古今嗜好不同,及屈到嗜芰,曾晳嗜羊棗 等事。忽有言歐陽文忠嗜鯽魚者,問其故,舉前數題 曰:「見《梅聖俞集》。」坐客皆絕倒。

《南昌集》:山谷自號「水晶鱠」為「醒酒冰。」

《春渚紀聞》:吳興溪魚之美,冠於他郡,而郡人會集,必 以研鱠為勤,其操刀者名之「鱠匠。」沈忠老言「其外祖 丁學士君雖湖人,而生平不喜食鱠,一日忽夢登對, 已而少休。殿廡間傳言以鱠縷一盤為賜,食之美甚, 既覺,忽念其味,會鄉人有以鮮鯉餉其子者,即取具 鱠,舉著而盡,自後日進一器。歲餘復夢登對,賜鱠如」 初,食訖而寤,但聞腥氣逆鼻,遂不復食,至終身云。 《壟起雜事》:「林兒居汴,每事皆決於左右,日惟於福源 地捕魚以為樂,得魚則鱠之,與群小沈醉,自謂斫鮮 之會。」

膾部雜錄编辑

《詩經小雅六月》篇:「炰鱉膾鯉。」

《大雅·韓奕》篇:「炰鱉鮮魚。」「鮮魚,中膾者也。」《正義》新殺 謂之鮮魚,餒則不任為膾,故云。

《儀禮:公食大夫禮》:「以西魚膾。」

《春秋佐助期》:八月雨夜,菰菜生于洿下地中,作羹臛 甚美。吳中以鱠魚作膾,菰菜為羹,魚白如玉,菜黃若 金,稱為「金羹玉膾」,一時珍食。

《漢書·東方朔傳》:朔曰:「生肉為膾。」

《傅毅七激》「涔養之魚,鱠其鯉魴。分毫之割,纎如髮芒。 散如絕縠,積如委紅。殊方異味,厥和不同。」

桓驎《七說》:「三牲之切,鯉魮之膾。美如鱗脂,疊似蚋羽。」 曹植《七啟》:「膾西海之飛鱗,臛江南之潛鼉。」

徐幹《七喻》,「㪷膾美鮮。」 傅元《七謨》:「鱠錦膚臠斑胎。飛刀浮切,毫分縷解。動從 風散,聚似霰委。流采成文,燦若紅綺。」

孔煒《七引》:「焱足走切,龍刀電舒。隨浮膾鮮,附馳割腴」 《海物異名記》:「江南人喜作鱠,名郎官鱠」,因張翰思鱠 得名。

《異物記》:「鯔魚作膾,味略無輩。」

《隋唐嘉話》:南人魚膾,以細縷金橙拌之,號為「金虀玉 膾。」

《雲仙雜記》:「洛陽人家乞巧裝同心膾。」

《清異錄》:吳淑《冬日招客》詩:「寒鮓疊金綿。」綿謂黃雀脂 膏也。

《涪翁雜說》:燕人膾鯉方寸,切其腴以啗。所貴腴魚腹 下肥處也。故杜子美詩云:「偏勸腹腴貴年少。」

楊畢《膳夫錄》:「膾莫先於鯽魚,鯿、魴,鯛、鱸次之,鱭、魿、黃 竹五種為下,其他皆強為。」

《提要錄法》:「鯽魚膾須得鯽之大者,腹間微開小竅,以 椒同馬芹實其中,每一斤用鹽二兩,油半兩,擦窨三 日外,以法酒漬之,入瓶用石灰綿蓋封之。一月紅色 可膾。」

《海槎餘錄》:「江魚狀如松江之鱸,身赤色,亦間有白色 者,產於鹹淡水交會之中。士人家以其肉細膩,切為 膾,烹之,極有味,皮厚如錢。此品不但勝絕海鄉,雖江 左鰣魚鱸鱖之味,亦無以尚也。」

膾部外編编辑

《博物志》:吳王江行食膾有餘,棄於中流,化為魚。今魚 中有名「吳王鱠餘」者,長數寸,大者如著,猶有膾形。 《搜神記》:昔越王將食膾而未切,墮半於水,化為魚。 《後漢書。華佗傳》:太守陳登忽患胸中煩懣,佗脈之曰: 「府君胃中有蟲腥物所為也。」即作湯二升,須臾吐出 三升許蟲,頭赤而動半身,猶是生魚膾。

《左慈傳》:慈嘗在司空曹操坐,操從容顧眾賓曰:「今日 高會,珍羞略備,所少吳淞江鱸魚耳。」元放於下坐應曰:「此可得也。」因求銅盤貯水,以竹竿餌釣於盤中,須 臾引一鱸魚出,操大拊掌笑,會者皆驚。操曰:「一魚不 周坐席,可更得乎?」放乃更以餌釣沈之。須臾復引出, 皆長三尺餘,生鮮可愛。操使目前膾之,周浹會者。 葛洪《神仙傳》:「介象字元則,會稽人。善度世禁氣之術, 吳王徵至武昌,甚尊敬之,稱為介君。吳王共論鱠魚, 何者最美,象曰:『鯔魚膾為上』。吳王曰:『論近道魚耳,此 出海中,安可得耶』?象曰:『可得』。乃令人於庭殿中作方 埳,汲水滿之,并求釣。象起餌之,垂綸於埳。須臾果得 鯔魚。吳王驚喜,問象可食否,象曰:『故為陛下取作生 膾,安敢取不可食之物』?」乃使廚下切之。吳王曰:「聞蜀 使來,得蜀薑作齏,甚好,恨爾時無此。」象曰:「蜀薑豈不 易得?願差所使者,可付直。」吳王指左右一人,以錢五 十付之。象書一符,以著青竹杖中,使行人閉目騎杖, 杖止便買薑訖,復閉目。此人承言騎杖,須臾止,已至 成都,不知是何處。問人知是蜀市,乃買薑。於時吳使 張溫先在蜀,既於市中相識,甚驚,便作書寄其家。此 人買薑畢,捉書負薑,騎杖閉目,須臾已還。吳廚下切 鱠適了。

《搜神記》:「謝糾嘗食客,以朱書符投井中,有一雙鯉魚 跳出,即命作膾,一坐皆遍。」

會稽鄞縣有一女姓吳,字望子,為蘇侯神所愛。望子 嘗思噉膾雙鯉,應心而至。

《雲溪友議》:「寶誌大師嘗於臺城對梁武帝喫鱠,昭明 諸王子皆侍側。食訖,帝曰:『朕不味二十餘年矣,師何 為爾』?誌公乃吐出小魚,鱗尾皆具,帝深異之。如今秣 陵有鱠殘魚是也。」

《宋史方技傳》:「僧志言:壽春人有具齋薦鱠者,并食之, 臨流而吐,化為小鮮,群泳而去。」

《夢溪筆談》:「予在中書檢正時,閱雷州奏牘,有人為鄉 民詛死,問其狀,鄉民能以熟食咒之,俄頃膾炙之類 悉復為完肉。又咒之,則熟肉復為生肉;又咒之,則生 肉能動,復使之能活。牛者復為牛,羊者復為羊,但小 耳。更咒之,則漸大,既而復咒之,則還為熟食。有食其 肉,覺腹中淫淫而動,必以金帛求解,金帛不至,則腹」 裂而死。所食牛羊,自裂中出。獄具案上,則觀其咒語, 但曰「東方王母桃,西方王母桃」兩句而已。其他但道 其所欲,更無他術。

炙部彙考编辑

《禮記》:

《曲禮》
编辑

凡進食之禮,膾炙處外。

在《殽胾》之外也,膾炙皆在豆。

《釋名》
编辑

《釋飲食》
编辑

炙,炙也,炙於火上也。

脯炙,以餳蜜、豉汁淹之,脯脯然也。

釜:炙於釜汁中和熟之也。

御也。御炙細蜜肉,和以薑椒鹽豉已,乃以肉御裹 其表而炙之也。

貊炙全體,炙之各自以刀割,出於胡貊之為也。

《譙周法訓》
编辑

《燔炙》
编辑

古者「茹毛飲血」,燧人初作燧火,人始作燔炙。

《齊民要術》
编辑

《炙法》
编辑

《炙豬法》
编辑

用乳下豘極肥者,豶牸俱得,繫治一如煮法,揩洗割 削,令極淨。小開腹去五臟,又淨洗,以茅茹腹令滿,柞 木穿,緩火遙炙,急轉勿住,清酒數塗,以發色。取新豬 膏極白淨者,塗拭住著。無新豬膏淨,麻油亦得。色同 琥珀,又類真金,入口則消,狀若凌雪,含漿膏潤,特異 凡常也。

《捧炙》
编辑

大牛用膂,小犢用腳,肉亦得。逼火遍炙一面,色白便 割,割又炙一面,含漿滑美。若四面俱熟,然後割,則澀 惡不中食也。

《腩炙》
编辑

牛羊、麞、鹿肉,皆得方寸臠切,蔥白研令碎,和鹽豉汁, 僅令相淹,少時便炙。若汁多久漬,則肕撥火間,痛逼 火迴轉,急炙色白,熱食含漿滑美。若舉而復下,下而 復上,膏盡肉乾,不復中食。

《肝炙》
编辑

牛羊豬肝皆得臠,長寸半,廣五分,亦以蔥鹽豉汁、腩

以羊絡肚。脂裏橫穿炙之。

《牛胘炙》
编辑

老牛胘厚而肥,划穿痛蹙令聚,逼火急炙,令上劈裂, 然後割之,則脆而甚美。若挽令舒申,微火遙炙,則薄 而且朋。

《灌腸法》
编辑

取「羊盤腸淨洗治,細剉羊肉,令如籠肉,細切,蔥白、鹽 豉汁、薑椒末,調和令鹹淡適口,以灌腸兩條,夾而炙 之,割食甚香美。」

《作豉丸炙法》
编辑

羊肉十斤,豬肉十斤,縷切之,生薑三升,橘皮五葉,藏 瓜二升,蔥白五升,合擣令如彈丸,別以五斤羊肉作 臛,乃下丸,炙煮之作丸也。

炙豘法》
编辑

《小形豘》一頭。開去骨,去厚處,安就薄處,令調。取調 「肥豬肉三斤,肥鴨二斤,合細琢。魚漿汁三合,琢蔥白 三斤,薑一合,橘皮半合,和二種肉,著豬上,令調平。以 竹串串之,相去二寸,下串以竹箬著上,以板覆上,重 物迮之,得一宿。明旦,微火炙,以串一升合和,時時刷 之,黃赤色便熟。」先以雞子黃塗之,今世不復用也。

《擣炙法》
编辑

取肥子鵝「肉二斤,剉之,不須細剉,好醋三合,瓜葅一 合,蔥白一合,薑、橘皮各半,椒二十枚,作屑,合和之。更 剉令調聚,著充竹串上。破雞子十枚,別取白先摩之 令調,復以雞子黃塗之,唯急火急炙之,使焦汁出便 熟。」作一挺,用物如上。若多作倍之。若無鵝,用肥豘亦 得也。

《御炙法》
编辑

取極肥子鵝一隻,「淨治,煮令半熟,去骨剉之,和大豆 酢五合,瓜葅三合,薑、橘皮各半合切,小蒜一合,魚醬 汁二合,椒數十粒,作屑,合和,更剉令調,取好白魚肉, 細琢裏作串,炙之。」

《作餅炙法》
编辑

取好白魚,「淨治,除骨取肉,琢得三升。熟豬肉肥者一 升,細作酢五合,蔥、瓜、葅各二合,薑、橘皮各半合,魚醬 十三合,看鹹淡多少,鹽之適口。」取足作餅,如升盞大, 厚五分。熟油微火煎之,色赤便熟,可食。

《釀炙白魚法》
编辑

白魚「長二尺,淨治,勿破腹,洗之竟破背,以鹽之。取肥 子鴨一頭,先治去骨,細剉作酢一升,瓜葅五合,魚醬 汁三合,薑、橘各一合,蔥二合,豉汁一合,和炙之,令熟。 合取後背,入著腹中,弗之」,如常炙魚法,微火炙半熟, 復以少苦酒雜魚醬豉汁,更刷魚上,便成。

《腩炙法》
编辑

肥鴨:「淨治,洗去骨,作臠。酒五合,魚醬汁五合,薑蔥橘 皮半合,豉汁五合,合和漬一炊久,便中炙子。鵝作亦 然。」

《豬肉酢法》
编辑

好肥豬肉作臠鹽,令鹹淡適口。以飯作糝,如作酢法, 看有酸氣,便可食。

《啖炙》
编辑

「用鵝、鴨、羊、犢、麞、鹿、豬肉肥者赤白半,細研熬之。以酸 瓜、葅、筍、薑、椒、橘皮、蔥、胡芹細切,以鹽、豉汁合和肉丸 之,手搦為寸半」,方以羊、豬、胳肚。裹之,兩岐簇,兩條 簇,炙之,簇兩臠,令極熟,奠四臠。牛、雞肉不中用。

《擣炙》
编辑

「用鵝、鴨、麞、鹿、豬、羊肉,細研,熬和調如啗炙。若解離不 成,與少麪竹筒六寸圍,長三尺,削去青皮,節悉淨去, 以肉薄之,空下頭,令手捉炙之。」欲熟,小乾不著手,豎 塸中,以雞、鴨白手灌之。若不均,可再上白;猶不平者, 刀削之。更炙白燥,與鴨子黃。若無,用雞子黃,加少朱 助赤色。上黃用雞、鴨翅毛刷之,急手數轉,緩則壞。既 熟,渾脫去兩頭六寸斷之,促奠。奠若不即用,以蘆荻 包之,束兩頭,布蘆間,可五分,可經三五日。不爾則壞。 與麪則味少酸多,則難著矣。

《餅炙》
编辑

用生魚、白魚最好。鯰鯉不中用。下魚片離脊肋仰。 「凡上手按大頭,以鈍刀向尾割取肉,至皮即止。淨洗, 臼中熟舂之,勿令蒜氣,與薑、椒、橘皮、鹽、豉和,以竹木 作圓範,格四寸面,油塗絹籍之,絹從格上下以裝之, 按令均平,手捉絹倒餅膏油中煎之。出鐺及熱,置拌 上盌子底,按之令勿拗,將奠翻仰之。若盌子奠仰,與 盌子相應。」又云:「用白肉、生魚等分,細研熬和如上,手」 團作餅,膏油煎,如作雞子餅,十字解奠之,還令相就。 如全奠,小者二寸,半奠二蔥葫二斤。生物不得用,用 則班,可增眾物。若是先停此,若無,亦可用此物助諸 物。

《範炙》
编辑

用鵝鴨「臆肉如渾椎,令骨碎,與薑椒橘皮、蔥胡芹小 蒜、鹽豉切如塗肉,塗炙之。斫取臆肉,去骨奠如白煮 之者

《炙蚶》
编辑

鐵:上炙之,汁出,去半殼,以小銅拌奠之。「大奠六,小 奠之八,仰奠,別奠,酢隨之。」

《炙蠣》
编辑

「似炙」,蚶汁出,去半殼,三肉共奠,如蚶別奠,酢隨之。

《炙車螯》
编辑

炙如蠣汁出,去半殼,去屎三,肉一殼,與薑、橘屑重炙 令煖,仰奠四酢隨之,勿令熟,則肕。

《炙魚》
编辑

用《小》。白魚最勝。渾用鱗,治刀細謹無小用大為方 寸准不謹。薑、橘、椒、蔥、胡芹、小蒜、蘇欓細切,鍛盤、豉、酢 和以漬魚,可經宿。炙時以雜香菜汁灌之,燥不復與 之。熟而止,色赤則好。雙奠不惟用一。

《北戶錄》
编辑

《桄榔炙》
编辑

《洛陽伽藍記》云:「昭儀寺有酒樹麪木,得非桄榔乎?其 心為炙,滋腴極美。」

《杜陽雜編》
编辑

《靈消炙》
编辑

《靈消炙》一羊之肉。取之四兩。雖經暑毒,終不見敗。

《遵生八牋》
编辑

《糖炙肉并烘肉巴》
编辑

豬肉去皮骨,切作二寸大片。將沙糖少許去氣息,醬、 大小茴香、花椒拌肉,見日一晾即收。將香油熬熟,下 肉蓋定,勿燒火,以酥為度。《肉巴》用精嫩切條片,鹽 少醃之。後用椒料拌肉,見日一晾,炭火鐵床上炙之, 食。

炙部藝文编辑

《庖人進炙判》
编辑

乙為庖人,進炙,有髮繞之。將科罪。訴云:「當有讎事。」

 對             唐闕名编辑

相彼庖人,政司口實,式調玉饌,以薦金門。屠蒯之德 莫如,陳政之讎已作。執鸞刀而袒割,蟬翼必裁;揚獸 炭之赫曦,鴻毛罔燎。以此而科,情則可知。況乎鼠穢 蜜中,以申冤於吳日;髮生肉內,豈獲譴於唐年?請推 讎人,以雪庖者。

炙部選句编辑

《楚辭大招》:「炙鴰烝鳧。」

唐·杜甫詩:「殘杯與冷炙。」

《韓翃詩》:「下著已憐鵝炙美,開籠不奈鴨媒嬌。」

陸龜蒙詩。「何須乞鵝炙,豈在斟羊羹。」

宋孔平仲《詩》:「彎弓既有獲,豈不願鴞炙。」

元許有壬詩:「解絛文豹健,臠炙宰夫忙。」

炙部紀事编辑

《帝王世紀》:「紂宮九市,車行酒,馬行炙。」

《韓子》,晉平公時,進炙而髮繞之。平公使殺庖人,庖人 呼天曰:「嗟乎!臣有三罪,而死不自知乎?」平公曰:「何謂 也?」對曰:「臣刀之利,風靡骨斷而髮不截,是臣之一死 也;桑炭炙之,肉腐而髮不燒,是臣之二死也;炙熟又 重睫而視之,髮繞而目不見,是臣之三死也。意者,堂 下有譖臣乎,殺臣不亦枉乎?」

《吳越春秋》:公子光謀殺王僚,伍子胥求勇士薦之。公 子光欲以自媚,乃得勇士專諸。專諸曰:「凡欲殺人君, 必前求其所好,吳王何好?」光曰:「好味。」專諸曰:「何味所 甘?」光曰:「好嗜魚之炙也。」專諸乃去,從太湖學炙魚,三 月得其味,安坐待公子命之。公子光伏甲士于窋室 中,具酒而請王僚。僚白其母曰:「公子光為我具酒來 請,期無變患乎?」母曰:「光心氣怏怏,常有愧恨之色,不 可不懼。」王僚乃被棠銕之甲三重,使兵衛陳于道,自 宮門至于光家之門,階席左右,皆王僚之親戚,使坐 立侍,皆操長戟交軹。酒酣,公子光佯為足疾,入窋室 裹足,使專諸置魚腸劍炙魚中,進之。既至王僚前,專 諸乃擘炙魚,因推七首,立戟交軹,倚專諸胸,胸斷臆 開,七首如故,以刺王僚,貫甲達背。

《風土記》:「吳王闔閭女驕恣,嘗與王爭食魚炙,怨恚而 死。」

《左傳哀公十五年》:「衛欒寧將飲酒,炙未熟,聞亂,使告 季子召獲,駕乘車,行爵食炙,奉衛侯輒來奔。」

《西京雜記》:「高祖為泗水亭長,送徒驪山,將與故人訣 去。徒卒,贈高祖酒二壺,鹿肝、牛肝各一。高祖與樂從 者飲酒食肉而去。後即帝位,朝晡尚食,常具此二炙, 并酒二壺。」

《東觀漢記》:「上率鄧禹等擊王郎,上過禹營,進炙魚,上 大食噉之也。」

《獨異志》:陳正為太官,進炙,有髮貫炙,光武令斬正,正 曰:「臣有三罪,請言畢而後死。」曰:「山出炭,炎焰不能焦 髮,臣罪一也;匣出佩刀,日砥礪,不能斷髮,臣罪二也; 臣與庖人六目同視之,曾不如黃門兩目,臣罪三也。」 光武乃罪黃門而釋正。按韓子載晉平公事與此相同疑或有訛《陳留耆舊傳》:「李充在鄧將軍坐,鄧設炙肉,充挾箸以 噉,炙冷,復命溫之,及溫而後食。」

謝承《後漢書》:「徐穉諸公所辟,雖不就,有死喪,負笈赴 弔。常於家豫炙雞一隻,以一兩綿絮漬酒中,暴乾以 裹雞,徑到所赴冢,𡑞外以水漬綿,使有酒氣。斗米飯 白茅為藉,以雞置前釃,酒畢遂去,不見喪主。」

《華陽國志》:關羽臂嘗中流矢,每天陰疼痛。醫言「矢鋒 有毒,須破臂刮毒,患乃可除。羽即伸臂使治。時適會 客,臂血流離,盈於盤器,而羽引酒割炙,言笑自若。」 《晉書王祥傳》:「祥性至孝,早喪親,繼母朱氏不慈,數譖 之,由是失愛於父,祥愈恭謹。母思黃雀炙,有黃雀數 十,飛入其幕以供母,鄉里驚嘆,以為孝感所致焉。」 《世說新語》:王君夫有牛名八百里駮。王武子語君夫: 「今指賭卿牛,以千萬對之。」君夫便相然,可令武子先 射。武子一起便破的,卻據胡床叱左右速探牛心來。 須臾炙至,一臠便去。

《晉書顧榮傳》:趙王倫篡位,倫子虔為大將軍,以榮為 長史。初,榮與同寮宴飲,見執炙者貌狀不凡,有欲炙 之色,榮割炙啗之。坐者問其故,榮曰:「豈有終日執之 而不知其味?」及倫敗,榮被執將誅,而執炙者為督率, 遂救之得免。

《王羲之傳》:「羲之字逸少,司徒導之從子也。祖正,尚書 郎。父曠,淮南太守。元帝之過江也,曠首創其議。羲之 幼訥於言,人未之奇。年十三,嘗謁周顗,顗察而異之。 時重牛心炙,坐客未噉,顗先割啗羲之於是始知名。」 《三秦記》:「苻朗食鵝炙,知黑白處。」

《南史梁江淹傳》:「桂陽之役,朝廷周章詔檄,久之未就。 齊高帝引江淹入中書省,先賜酒食。淹素能飲啖,食 鵝炙垂盡,進酒數升訖,文誥亦辦。」

《南齊書張融傳》:「融為司徒從事中郎。豫章王大會賓 僚,融食炙始畢,行炙人便去。融欲求鹽蒜,口終不言, 方搖食指,半日乃息。」

《陳書阮卓傳》:陰鏗嘗與賓友宴飲,見行觴者,因回酒 炙以授之,眾坐皆笑,鏗曰:「吾儕終日酣飲,而執爵者 不知其味,非人情也。」及侯景之亂,鏗嘗為賊所擒,或 救之獲免。鏗問其故,乃前所行觴者。

《隋書魚俱羅傳》:「煬帝初在藩,俱羅弟贊以左右從,累 遷大都督。及帝嗣位,拜車騎將軍。贊性凶暴,虐其部 下,令左右炙肉,遇不中意,以籤刺瞎其眼。有溫酒不 適者,立斷其舌。」

《明皇雜錄》:「杜甫後漂寓湘潭間,羈旅憔悴於衡州耒 陽縣,頗為令長所厭。甫投詩於宰,宰遂致牛炙白酒 以遺甫。甫飲過多,一夕而卒。集中猶有贈聶耒陽詩 也。」

《傳芳略》:「吐突承璀嗜蛤蜊炙。」

《酉陽雜俎》:「將軍曲良翰作驢騣駝峰炙,甚美。」

博士丘濡說,汝州傍縣五十年前,村人失其女。數歲 忽自歸,言初被物寐中牽去,倏止一處。及明,乃在古 塔中見美丈夫,謂曰:「我天人分合,得汝為妻,自有年 限,勿生疑懼。」且戒其不窺外也。日兩返,下取食,有時 炙餌猶熱。經年,女伺其去,竊窺之,見其騰空如飛火 髮,藍膚磔磔耳如驢焉。至地乃復人矣。

《清異錄》:段成式馳獵飢甚,叩村家主人。老姥出彘臛, 五味不具。成式食之,有逾五鼎,曰:「老姥初不加意,而 味殊美如此。」常令庖人具此品,因呼「無心炙。」

睿宗聞金仙玉真公主飲素日,令以「九龍食轝裝逍 遙炙」賜之。

《雲溪友議》:李相公紳督大梁日,聞鎮海軍進健卒四 人:一曰富蒼龍,二曰沈萬石,三曰馮五千,四曰錢子 濤,悉能拔撅角觗之戲。既召至,果然趫徑。翌日於毬 場內犒勞,以駕車老牛筋皮為炙狀瘤魁之臠,坐四 輦於地茵大柈令食之。萬石等三人視炙堅麤,莫敢 就食。獨五千瞋目張口,兩手捧炙,如虎啖肉。丞相曰: 「真壯士也,可以撲殺西胡醜夷。」又令試觗戲,蒼龍等 亦不利,獨五千勝之,十萬之眾為之披靡。於是獨進 五千,蒼龍等退還。

《同昌公主傳》:同昌公主下嫁,上每賜御饌,有消靈炙, 一羊之肉,取之四兩,雖經暑毒,終不臭敗。

《雲仙雜記》:「鹿宜孫食蝤蛑,炙於壽陽,盌中頓進數器。」 《十國春秋南唐許堅傳》:「堅形怪而陋,嘗往來雲泉寺, 喜作詩,夢中多吟詠詩句。旦則負一布囊,遊廬阜白 鹿洞、茅山、九華間。性嗜魚,輒炙之火上,不去鱗而食。 堅有異術,太虛觀有池壑,放所炙魚於池中,頃之化 生魚逝去。」

《宋史田重進傳》:重進至道三年卒,贈侍中。重進不事 學。太宗居藩邸時,愛其忠勇,嘗遺以酒炙不受。使者 曰:「『此晉王賜也,何為不受』?重進曰:『為我謝晉王,我知 有天子爾』。」卒不受。上知其忠朴,故終始委遇焉。 《畫墁錄》:相國寺燒朱院,舊日有僧惠明,善庖炙,豬肉 尤佳,一頓五斤

炙部雜錄编辑

《詩經小雅楚茨》篇:「或燔或炙。」燔用肉,炙用肝。 《瓠葉》篇:「有兔斯首,炮之燔之。君子有酒,酌言獻之。」 《大雅鳧鷖》篇:「燔炙芬芬。」

《禮記·曲禮》:「毋嘬炙。」火灼曰「炙。」若食炙不一。舉而併 食之曰「嘬。」是貪食也。

《儀禮公食大夫禮》:「膷以東臐。膮,牛炙;鮨南羊炙,以東 豕炙。」

《呂氏春秋本味》篇:「肉之美者,貛貛之炙。」 枚乘《七發》:「薄耆之炙,鮮鯉之鱠。」

《三輔決錄》:䱥魚炙甚美,諺曰:「寧去累世炙,不去䱥魚 炙。」

《隋書王劭傳》:「劭上表曰:『今炙肉用石炭、柴火、竹火、草 火、麻荄火,氣味各不同。以此推之,新火、舊火,理應有 異』。」

謝諷《食經》「交阯有丸炙法:丸如彈丸,作臛乃下丸炙 煮之。」

《嶺表錄異》:「天臠炙瓦屋子,殼中有肉,紫色而滿腹。廣 人尤重之,多燒以薦酒,俗呼為天臠炙。」

《北戶錄》:「廣之屬城,循州、雷州皆產黑象牙,小而紅。土 人捕之,爭食其鼻,云肥脆偏堪為炙。」

《清異錄》:「謝諷《食經》中有龍鬚炙。」

《野客叢談》:《漢書》載揚雄《解嘲》曰:「司馬長卿竊訾於卓 氏,東方朔割名於細君。」師古注謂以肉歸遺細君,是 割損其名。而《文選》載此文,則曰:「東方朔割炙於細君。」 良注謂方朔拔劍割肉以歸,炙亦肉也。二說雖不同, 皆通於理。

《暖姝由筆》《松漠記聞》云:「殺雞炙股。」

「玉笑零音。倉庚為炙,可止妒婦之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