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329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二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三百二十九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三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三百二十九卷目錄

 玉部藝文二

  白玉琯賦         唐王起

  被褐懷玉賦         前人

  石韞玉賦         白行簡

  沽美玉賦          前人

  澹臺滅明斬龍毀璧賦     前人

  紫玉見南山賦        李覲

  服蒼玉賦        獨孤申叔

  珮賦            胡運

  良玉出GJfont賦        嚴楚封

  良玉不琢賦         崔咸

  白環賦           杜顏

  鎮圭賦           蔣防

  玉賦           仲之元

  六瑞賦          李子卿

  良玉比君子賦        暢瓘

  青玉案賦         張餘慶

  攻玉賦           趙昂

  以玉抵鵲賦         張環

  庾氏子碎玉賦        韋充

  玉賦            闕名

  繅藉賦          宋陳襄

  圭笏不與執贄同辨     馬端臨

  代賀元圭表        周行己

  太公璜賦        元楊維楨

  荊山璞賦          范琮

  荊山璞賦         謝一魯

  荊山璞賦          孔澮

  荊山璞賦         文逢原

食貨典第三百二十九卷

玉部藝文二编辑

《白玉琯賦》
唐·王起
编辑

玉琯絕倫,受之於神。希夷感化,皎潔含真。既比德而 為美,亦諧音而可珍。肇自敻絕發,茲璘玢匪剖。石於 和氏乃成,器於羽人,伊昔帝鄉所傳,王室未獻。虹彩 潛射,蜺旌並建。鸞鶴映之以生光,煙霞奏之以適願。 同鈞天之樂靈境,獨聞在層城之宮。人寰共遠既而 舜德,有感王母來過。獻之皎皎,捧之峨峨。重華遂得 其符瑞,百靈永謝其琢磨。倘比以為笙,知鳳吹之不 遠。如秉之為笛,曷龍吟之足多。豈徒嘒嘒於茲竹,碌 碌於隨和。若乃觀其戾止,察其所以質。非干籟韻含 宮徵,圓其表而合規虛。其中而通理,光連素手,雖提 握之不忘色。映丹脣在吹噓,而成美其捨也。無聲之 樂其獲也。無疆之祉,虛而不屈。老氏之籥,乍同磨而 不磷。戎人之環,孰比況乎。知白自守無瑕,可猜色迷 瓊樹影。雜瑤臺懷清越之音,不求於扣感馨香之德。 不召而來,固仙侶之所執。非玉人之取材,則知素琯 之祥。元理可察,將使律合於六音,諧於八傳真人之 逸韻。資聖王之大GJfont,宜乎藏九重之深。為百代之欽。 騰輝爛爛,和俗愔愔。使伶倫之筩,自慚葉律俾女史 之管空。媿垂箴無以窺天之心,而忘至德之音。

《被褐懷玉賦》以君子藏器待時為韻
前人
编辑

玉者貴而絕倫,褐者賤而無文。何祕質之用晦,空寘 懷而不分。蓋以潛錯落,蓄氛氳,善價斯。待韞光莫聞, 詎見識於和氏而包羞乎。楚君當其組織初成,彌縫 以備馬。褐同色牛衣,齊類徒觀代藍縷。配GJfontGJfont為卒 歲之資,有禦寒之利。殊不知雪影,斯積冰,光所萃。溫 潤潛穎,特達藏器自同。韞GJfont之深,莫發連城之貴。青 蠅欲點,礙羽翼而卻。還白虹。始騰隔領袖,而猶祕是 知玉人,獲也。用之而彰褐父,得也,舍之則藏外,不婁 而不曳中如璧,而如璋隨於人。誰謂無脛映於體,乍 若凝肪自有同,夫蘊石亦何虞,於越鄉我亦思古人。 展矣君子既效此,而比德亦念茲。而行己固將匿,彩 於圭瓚合音於宮徵。懼秦趙之奪,我則掩荊山之輝。 恥虞虢之爭,我則藏垂棘之美。宜乎琢磨是賴清貞, 勿改映胸襟而發光。雜山水而騰彩,成器而服之無 斁。開衽而沽諸有待,信可以價奪眾珍。名高四海,然 後被其惡衣懷以待時。有老氏之誡,無司城之辭。苟 釋褐之茲,始當獻玉而無疑。

《石韞玉賦》以溫潤積中英華發外為韻
白行簡
编辑

高山穹崇山有石兮,玉在其中。物不能自珍,綿千載 而抵。飛雀寶所以為異,貫四時而見白虹。積苔文而 外翳,涵冰形而內融。煥乎有文既自抱。其堅白敦兮, 在璞將有俟於磨。礱嗟夫委質含章,藏暉晦跡,閟奇文於特達,韜善價於今昔。棄他山之下未得輝乎,滿 堂泛渭水之中。誰復知其盈尺,混清潤以潛穎,託層 崖,而委,積愛而不見。雖類懷寶迷邦,和而不同終辨。 我心匪石懿夫石,惟縝密玉乃堅貞。孕明含粹,養素 挺英。包其蒙詎,睹蕊兮之色,藏於密。誰識詘然之聲 徒觀。夫明其內晦其外,諒可久而可大見。其素隱其 華若去。泰而去奢,形委順而可轉,心抱忠而無瑕。闇 然而彰同夫珠,媚於水光而不耀異乎。金在於沙,爾 其玉方蘊藏石。未磨磷氣中,潛以育德色。旁達而示 信處於鑿,鑿則水折而方流。依彼巖巖,亦山輝而未 潤照,廡之光尚戢,截肪之色空存。昧識者但見其落 落,精鑒者方辨其溫。溫石不能言,莫遇琢磨之力,玉 未成器。難逢拂拭之恩,則知至寶在乎。藏真至德惡 夫自伐,刳其心而白不受采,實其腹而間不容髮。客 有愛此堅貞,想其清越。歎時俗之莫顧,惜輝華之潛 發。倘見采,於一拳,庶無虞於再刖。

《沽美玉賦》以懷寶迷時豈日君子為韻
前人
编辑

美矣哉,有玉於茲。不磷不緇。韜而藏則傷乎,祕寶懷 而匿。又慮乎失時,是以露瑤華之炯。爾就朝市而沽 之,且以辨玉璞之名,且以見至珍之道,耀盈尺之燦 燦,彰含拱之皓皓。使思之者睹,於貞清仰之者知乎。 堅好首六瑞以為瑞,排眾寶而稱寶。然後厥聲載路, 厥價載聞。蘊十德以光,代先駟馬以薦君。亦何必隱 映其華,韜藏其美。行於魯謂迷邦之士,入於宋比越 鄉之子。豈獨用為薦神,亦自以為厲己。且時見玉而 既重。玉待時而以諧,獻楚之忠誠必賞。求秦之價直 非乖,自可覆之於GJfont,鬻之於懷間。彼琅玕照追師之 笥,離於衣褐裨天子之階。寧令善價不再,良辰無幾。 且遠於簪裾,永疏於筐篚。夫然則玉工貽誚君子不 韙,韞藏之則爾能求沽之,則吾豈如垂棘之璧,不瑑 之珪。亦當出彼巖石,鬻此規攜。是以百爾之行,一與 之齊未有玉,逢價而更惜士。於時而自迷,然則事有 可而必行,辭有為而焉說。道既危而思隱,善求顧而 無伐。故沽玉者遵於賜,言待價者存乎。子曰:沽哉於 斯文,而蓋闕。

《澹臺滅明斬龍毀璧賦》以璧惡苟求人難力制為韻
编辑

前人

璧之為寶也,至珍龍之為物也。至神蘊彼,堅貞由是 見。希於代神,其變化胡可不畏。於人苟以力奪我寶, 則必害及爾身。原夫被褐而來,艤舟以濟。懷白璧為 利涉,佩青蛇而自衛。光連曉,日若明鏡之高懸,影落 深潭狀白虹之初霽。孤櫂纔移於渡口,二龍欻見於 波際。將至寶因此可求,謂匹夫於焉易制。徒觀其迅 雷鏗鍧,狂電翕赩。轉清輝而陽景,滅曜噴,風雨而晴 空。變色拖尾乃無所遁逃,矯首則方將薦食朱萍。焉 能施其術佽飛,莫得用其力滅明。乃挺利劍整扁舟, 驅天吳比陽侯。壯志奮而髮植冠聳,瞋目張而眥裂 血流。白刃下耀於淵,室紫氣上衝於斗牛。左絕其脰, 右舂其喉。擢錦繢之鱗,觸驚波而乍聚乍散。灑元黃 之血,隨奔流而或沈或浮。既風恬而雨絕,俄霧廓而 煙收。龍實最靈,孰可以威而讋。璧惟重寶,豈得不義 而求。既而弭波瀾濟江,干璧非人願,保全而莫可人。 非劍思耀武,而誠難然後韞神丘。即長路持拱璧而 歎息,盼中流而回顧。豈不以懷寶者為物所求,恃力 者為人所惡。且龍實恃力,人惟懷璧。爾實我欺,我非 爾惜。雖在時之攸重諒於人,而何益聞老氏之誡莫 守乎。滿堂考聖人之清不貴乎,盈尺遂投之河。而神 罔敢受毀於岸,而人莫敢有紛然電散。謂齊后之碎 連環,騞爾星分,同亞父之撞玉斗。則知動不可妄,求 不可苟。始則將害於人,終乃自貽伊。咎胡不伏水府, 而藏珠於頷。照崑山而銜耀於口,故貪而斃也。誠罹 有悔之凶毀以棄之,安能無脛而走。嗟乎。仁必有勇 信,千古而不朽。

《紫玉見南山賦》以由德通祥至如影響為韻
李覲
编辑

南山之陽,何珍不藏。昭皇家之至德,發紫玉之禎祥。 熒熒兮千喦動,色炯炯兮萬壑生。光映於林謂群鳳 之集,上據於石辨眾GJfont之居。旁固已聞於往牒,遂荐 臻於我皇。稽夫所自無脛而至,每隱曜而不欺。曷招 攜之可致,所以瑞於有道。將委質而式孚,出非其時 則韜光而自棄。南眺穹崇玉見於中。貞姿豈琢,勁質 非礱。遠而望焉,與彩雲而搖曳。即而察也,雜嘉氣之 蔥蘢。對白璧而即異,配元珪而悠。同故瑞無應而不 至,事有感而遂通。通人莫測孰知其色,由是王者憑 之而致理。君子觀之而比德,明琬琰之在茲。豈瑕瑜 之有匿,原乎玉之處幽。儉德是修,德表玉而應瑞玉 用德而降休。蓋真宰之潛運,知神功之所由。不然安 得揖至寶於潛谷,闡皇風於大猷。而已哉。若乃外徹 中朗泠然如響珮,服之處雖貴乎。山元抵鵲之時,罔 懷於土壤。大矣哉。瑞無常居,因化所如,惟德是依。彼 自彰於符契,不貪為寶,我何待而沽諸故客,有觀光 而歌曰:歸太素兮,遠蠻屏。有瑞玉兮,見霄嶺。浮紫氣於雲際,混清輝於水影。庶南山之不騫期,我皇之惟 永。

《服蒼玉賦》以天子之服從此方色為韻
獨孤申叔
编辑

天配五色,惟春也蒼然。地孕萬物,惟玉也堅焉。玉可 久持,故君子比德。於玉蒼實正色,蓋聖人形象。於天 歲既陽止,色其著矣,東方木德之令,蒼本靈威之紀, 順其色繄象服。是宜飭其容信,以蒼為美。晶熒兮其 瑩如碧,追琢兮其平如砥。實同法服不敢違,於先王 有異象環。獨見用於孔子,若乃太史告立春之期。天 子迎東郊於時映乎,元冕節以采茨瑟。若生芻之色 肅乎,出藍之姿縈垂組。而溫潤澤矣。繫衝牙而左右 流之,質且異,珪終乃磨之無玷色。雖匪白誰謂涅,而 不緇故能間。五玉先四服混元,冕曜黃屋微白虹之 皎潔。對蒼龍以照燭,豈非哲匠之所逢。他山之所攻 採,此溫如之質。擇其善者而從,得佩之服之於此。琢 之磨之,於彼齊蒼璧之獲薦異,白玉之見毀色膺時 用寧侔純漆之元彩,非染成詎比,奪朱之紫矧乎。四 氣莫先乎,春陽五位莫首乎,東方九有具瞻,其尊也。 帝皇萬物咸賴其大也,穹蒼我迺應春氣之德順。陽 和之則為帝者之行節,候穹蒼之正色,叢四美而具 宣。冠群玉之攸克,所以標嘉名於時令,宜乎哉。垂楷 模之無極。

《珮賦》
胡運
编辑

玉有環珮,所以節威儀,珪璋所以應朝覲。朝覲貴乎, 特達威儀在乎。淑慎則珮之,為用,以德聞珮之為服。 以禮進既取堅,以縝密亦體柔。以溫潤其彩炯明涵 黼黻之華。其聲清越諧金石之韻。豈止法先王之服。 戒乎,大夫抑以觀古人之象,原之帝舜繇。是表尊卑 之飾,彰朝覲之美。佩山元而抱水,蒼搖搖兮耿光。左 宮羽而右角徵。鏘鏘兮垂委,非徒抑其進退,亦以制 其容止。則裂石破玉,靡顏膩理。清清泠泠作羽儀於 君子思,我王度服之,衷已珩韍相煥,品命不渝。貫以 桃花之綬,錯以明月之珠,時也朝北極歷天衢明玉, 殿耀金鋪,徽音生於矩步,繁響起於風趨。濟翼為君 臣之榮觀,逶迤乃賢哲之令圖。亦何必搴修蘭於長 GJfont,折瓊枝於遠區。然後為美乎,別有楚臺神媛,越國 名姝。嬌羅艷縠,秀色鮮膚。振鳴玉以亮響,踐瑤階以 踟躕。聲珊珊兮若有無,睇綿綿兮意愉愉。翩躚躚兮 望坐隅。欲從君子禮之拘。乃歌曰:佩玉蕊兮,德音發。 中規矩兮聲不歇。馳畋獵兮思敬慎。壽考不忘兮長 歲月。端法服兮臨魏闕。群后覲兮萬方謁。

《良玉出GJfont賦》以藏輝久矣善價今來為韻
嚴楚封
编辑

美玉於斯兮,韞GJfont未揚閟。其質韞,其光寧。處幽而遂 久。將發蒙之可望,貞必俟時奚,甘其隱伏寶,實稀代 安得,而蓋藏。勿謂愛之而不見,願使闇然而後彰。比 事詎同乎剖蚌,契己可侔乎釣璜。其始也,不琢而成 效珍,可喜絢彩旁射,寒煙溢起。辭礦璞而山輝乍,無 受緘縢而虹氣未已。同被褐之內朗,類守墨之中美。 君方固扃鐍,彼孰得而沽諸。君儻力提GJfont,必同茲而 出矣。於是至寶將啟,良工肯來。目力深昧,心源獨裁。 念孤貞之特達,聊徙倚以徘徊。將發蒙之是思,玉不 得不發,苟開物以為務,GJfont不得不開。既而真質騰精, 孤光盈手,貞非受采明不容垢,希成器而入用。因比 德而見厚,荷拂拭於維新。忘沈淪之永久,溫其朗潤 動,有清輝知照廡。而識之者異將抵鵲。而用之者非 用如之何。規模之下。為環而循理不盡,製佩而流韻 相借。在昔退藏於密,何敢稱珍。幸今顧盼生光,終希 善價。乃知良玉之比也,重出GJfont之義也,深雖寓言於 彼。而察人在今。欲使出處有節貞,方其心無毀GJfont之 嗟。誠非肆志起生芻之詠,寧懼陸沈。則有報匪瓊玖 器,慚瑚璉儻雕琢之見,嘉庶英華之獨善。

《良玉不琢賦》以姿質溫潤無假雕刻為韻
崔咸
编辑

惟玉也,稟堅。白惟琢也,散貞姿璞且無瑕,可重其良 者,德斯有比。不在於文之故,以素為貴也。任其自然 之資,則追琢其章不得。以曲肆其巧,特達之節不得。 以無飾而疑懿,夫蓄溫潤以生輝。見精神於照室,發 虹氣彰皓質。欲磨不可每清貞,以自持其美孔嘉。在 切磋而何必體乎智,而其理以密合乎仁,而其色斯 溫既有求於剖,璞寧不憚於焚。崑諒成器之罔念,固 全真之可敦。嗤獻斗員來終見碎,於亞父鄙成環可 佩。俾獲罪於叔孫,含其章積其潤。恥從飾以變質,豈 匿瑕而為吝。將奪價於連城,笑如泥於利刃。所寶者 道不在其沽,幸可貴於君子。非賈害於匹夫,流水之 文記其方兮,斯有他山之錯施其用兮,則無美可同 於韞GJfont。嫌匪生於掩瑜,秉不磷不繅之道,陋為珪為 璧之徒。則知玉之美者,是吾寶也。異宋人越鄉之患, 司城安得而使攻類。晉侯外府之珍虞,道固知而可 假。雖天子賜珪於朝,亦琢亦雕。諸侯受瑞於國,亦磨 亦刻。所以尚其名尊其德,豈徒文被褐之懷,飾截肪 之色,又有一拳可尚,三獻未識。俟覽者而求旃,冀善 價而不忒。

《白環賦》
杜顏
编辑

群玉之山兮,居帝臺之列仙。采瓊華兮永久,事雕琢 兮窮年。青熒若水,白氣如天。剖以崑山之石,洗以瑤 池之泉。弄影長嘯,薰風飆然。知東夏有德,而虞舜之 賢。受穆清以出震服中,和以御乾。乃馳縞鹿與使者, 奉白環而獻焉。玉華溫潤,玉理精堅,英光千以旁達。 肉好一以虛圓。皛皛霜皎,田田月懸。分清輝於綺殿, 失皓質於瓊筵。賞三朝之盛禮,恆五玉而來覿。彼昭 華之珍兮焉往,延喜之珪兮誰錫。亦所謂歸有虞之 理,功告大禹之成。績美矣哉。撫運兮天寶,至大素皓 兮,聖人之瑞。非天則莫之與,非聖則莫之致。琬無芒 而未匹,璧有美而奚類。以和柔剛以配忠義。亂曰:白 羽之白輕,只白雪之白。消矣未若茲,環之有用縝如 栗,而未已。至德竭而閟質,帝道亨而薦祉,豈我隨時 斡運,與物終始,茲大政兮揚大德,使吾君佩兮千萬 祀。

《鎮圭賦》以王者端拱四維鎮寧為韻依次用
蔣防
编辑

天鎮四野,君尊萬方。取威重以馭物在秉持而有章 葉。和人神蓋先之於六瑞,表正旒扆誠用之乎百王。 斯為貴也,寶之大者。琢磨有耀,溫潤無瑕。天臨靜謐, 以我鎮壓乎。寰中帝德休,明以我熠耀乎。諸夏皓爾 凝潔,溫如可觀蘊五德之符,采寫四鎮之峰巒。其色 正,其容端。乃直乃方,象名山而守,固不瑕不劌。配王 室以常安。豈不真姿有奉嘉,名天寵遠以視其凝,命 近以彰其端,拱大而不瑑。禮經匪尚其文華,執之不 回,聖人無離其輕。重想夫始,自良工成茲國器端乎 掌握,撫寧天地邦有六瑞;而圭列其初國有三山。而 象包其四穆,穆之儀是佐溫,溫之德斯備。所謂天子 是毗,邦國是維,雲虹發色,冰雪成姿。玉几臨朝,承德 音而有裕,金門曉闢布,寬政而無私,是知岱華GJfont衡 之高。自此而增峻琳琅琬琰之美,自此而發奇形抱 素以呈妍。聲含清而取振,當照臨之際,曾不掩瑜。在 韜韞之時,寧忘作鎮。所以朝九有接萬靈。奇姿粲粲, 眾彩熒熒。大禹成功,垂芳於帝典。吾君致理,酌憲於 國經。故曰觀一圭之質,見四鎮之形。觀一夫之政,見 萬國之寧。儒臣賦鎮圭之事,敢大揚於王庭。

《玉賦》
仲之元
编辑

眇坤珍之潛思,察妙有之嘉。生伊靈丘之產玉,得天 地之純精。超眾寶而惟美,比君子而居貞。含溫潤之 麗色,抱清越之奇聲。神光照廡,高價連城。瑜滅有私 而不掩,珪美無心而自明。爾乃太元分儀,洪纖是質。 瓊瑤琬琰之殊號,結綠懸黎之眾述。五色相宣,千名 競出。振鶴羽以益鮮,聳雞冠而增煥。匪蒸栗之足侔, 何純漆之能亂。乃堅以守正妙,以通微洪鑪不能易 其色,厚地不能瘞其輝。乍騰虹於白氣,或見女以青 衣,山林孕之而含鬱,川瀆育之而漣漪。昭靈神之景 命啟,聖哲之昌期無終。設漿而獲偶,渭浦投釣而匡 時。復有逍遙人俗,髣GJfont仙府泛醴。流膏崇臺,結宇飛 華。崑閬之岫,結影蓬瀛之浦。使人主齋戒,班垂歎揚 磨,礱規矩華睆,文章。琢之為珪。下辨君臣之節,合之 為璧。上連日月之光,既展禮於天地,亦分榮於殿堂。 垂纓珮兮濟濟,登鑾輅兮鏘鏘。入管絃而流韻備,樽 俎而含芳然。而運有屈伸時,兼否泰當其潛,影幽阻 抱璞荒外,碔砆紛糅砂礫無汰。空泥涅而不緇,何風 雲之難會,嗟夫。雖天下至寶必俟鑒而後知,苟非人 而妄進,則按劍以興疑,故卞和為之瀝泣,鄒陽為之 銜悲,夫物不可以衒,賣將韞GJfont而藏之。

《六瑞賦》以儉故能廣被褐懷玉為韻
李子卿
编辑

昔先王之朝列位也,宴以示慈惠,享以訓恭儉,故六 瑞之等差,為百僚之形檢。將以守官有序,而亦在瑕 無掩,其質不昧特明乎,等威其義則深兼。管乎褒貶 然而珪璧列布,方圓為度,煥彼憲章請徵其故。且五 節之制,以瑞為恆美。王者有逮下之德,而鎮圭是增 庶存乎。可大可久,仍契乎不騫不崩。追琢斯成伊,桓 伊信會朝是執。惟股惟肱伯寘躬以式禮,子揖穀以 旌能。況不闕一於蒲璧,固知夫六瑞之道斯弘。若乃 伯禹塗山千載攸仰,率土肆覲普天歸往獻。替之道 若木從繩。朝宗之心,猶風召響。棣棣之威儀,是浹愔 愔之德。音克廣徵往會之,有倫信斯瑞之,所獎洎夫 道德浸微君臣,失義或求車,棄禮或舉烽。成偽出而 非正。為丘明所羞,召之河陽,則文宣興刺。九服自失 其序,四海莫由光。被徒以彼翟,為好仇豈用我珪。為 嘉瑞丕休哉,否不可終道窮斯。達我國家崇儀式禮, 敦本棄末三起衣荷,再徵被褐執玉,既翼其左右班 瑞,仍霑於造闕美。其四時展禮百神,允懷奉珪以拜。 亦授鎮之力,孰云祈年而諧,則知禮之所貴。莫先於 玉,發六瑞於周典。冠二生於舜錄,其難致也。恥應連 城之價,不易知焉。甘刖三獻之足,儻未逢,至鑒之所 珍誰辨,混沙以雌伏者哉。

《良玉比君子賦》以精光茲色矩絕寶圖為韻
暢瓘
编辑

白虹為氣,太陽為精,堅其質,孕其明。卞子識之而曰至寶。他山之石,攻而挺英。融雪華於潛潤,洞冰彩而 凝清。彼其良玉,焜焜煌煌。瑩若既兼縝密,燦乎其有 文章。積千金而比價,掩十城以騰光。將以配君子,比 皇王。豈徒潤林薄,蘊巒岡,而已哉。伊何配之溫潤,含 茲瑕穢,不匿貞心。固持性自然也。灼而不變,質有餘 也。涅而不緇,溫以作德,成我邦。式天子展四時之儀, 庶官修五等之職,珪以為瑞,佩以比德。上下有軌,尊 卑有翼。既山水節其文,元蒼差其色。四者爰備,勞逸 是主。民也,事也,右葉於角徵。君也,物也,左諧於宮羽, 反而規旋而矩。其志不散,其容斯取。況居則設,朝則 結進退,鏘鳴抑揚,罄折禮樂之儀。著非僻之心,絕是 則維身允固。惟玉不撤,且駭雞之珍驪,龍之寶,雖赩 其豔,煥其藻。但侈於庶心何補於王道,豈若玉之義 也,深乎。博乎。詩人以生芻取,喻賢則高矣。孔氏以佩 環讓德,謙莫比夫。故藏之瑞府,偶之河圖奉之者,生 敬執之者,不趨幸。無棄於照廡,得一獻而論都。

《青玉案賦》以報之貞亮因物瑩心為韻
張餘慶
编辑

當群物之具陳,唯玉案而是珍。青瑩自乎天產,追琢 資於匠人。呈形而色有溫潤成器,而道無緇磷。由是 功倍几杖,質殊琳GJfont。當施設之不倦,幸發揮而有因。 顧瞻之時,愛苔色之增。麗拂拭之後,覺花文之轉新。 振彼高價膺,玆美名潔其內而冰。徹虛其中而砥平。 嘉韞積之資,忽雕鑴。而有立以出藍之色,作治瑩而 斯成。美乎,充玩好守堅貞,小大合度,高卑有程。諒當 人而可託,信在物之惟精。廁彼華筵雲母之屏,邊色 麗置乎虛室,GJfont璃之窗下,寒生玉貌宜臨。丹心可瑩, 成其高而有足,歷其遠而有脛。將以表青骨,傳素心, 既捧執以來此,亦保持而在今。甘寢之時,虛色而空。 憐角枕閒居之處,凝光而但對瑤琴。是宜君子之好 用,資端操質美而微瑕莫容。色淨而纖埃不到,況能 坦蕩而為物以俟。依憑而寄傲,伊錦繡之段誠可見, 投此瓊玖之珍,是宜相報平居之時。中心甚夷當卓 爾而空,承簡牘忽藏諸,而遂映簾帷見賢之眼。惟永 日而觀矣,比德之心,可終朝而用之。則知瑰麗之狀, 物無以尚。欲隨時而共美,因體物而先唱。空附識真 之人,將一鑒其瀏亮。

《攻玉賦》以他山之石為韻
趙昂
编辑

有美玉於斯,有工人在茲。玉待人而成器,人舍玉而 何之。於是施其巧,審其思。事必堅決心無墜虧。再視 再度以蒙夫精鑒,匪瑕匪劌。寧有於吾欺,向無質直 之性,琬琰之姿特達,人許清貞自持。則大匠不顧,天 材或遺。亦何知入之於火也,不變其色。投之於泥也, 不染其緇。維彼良工,見此多惜直,以為珽圓而作璧, 無枉纖毫。皆知所適遇,今晨之發彩,冀入珪璋,察往 日之屈蒙,期分玉石。於是虹氣於白雞冠,與赤執之 以禮。故有藉而見文,受之必齊。非許城而不易,若然 者玉隱於石。玉無憚於可磨。元黃糅色山水。騰波但 因時而獲賞,敢輕議乎其他人未我知。甘無言於見 棄,賢能相達將不索。而謂何況乎玉之寡,GJfont之多夫 子有比德之歎,卞生為追怨之。歌曰:昔之玉在石,石 在山,山有玉兮隱其間。今則石為錯,玉為環,環亦獻 兮君解顏。遂與生芻為比,與GJfont桂同攀,豈辛勤於道 路,徒抱泣於荊蠻。

《以玉抵鵲賦》
張環
编辑

夫何荊山之崔嵬,而美玉之在哉。匿精輝於朗璞,浮 煙潤於崇隈。連壤石以熠熠。雜冰霰之皚皚。未登光 於瑞府,畏委質於瑤臺,嗟野人之屢獻。而楚王之猶 猜。此昭昭焉,曾不識。寶之為寶,彼默默者,焉知乎才 與不才。於戲亂玉者GJfont,奪朱者紫,以斯為賤,亦孔之 恥。含白虹而靡察,偶烏鵲而爰抵。徒嬉戲以起予,非 特達而知己。向使早遇鄭客,先逢罕氏,則必待價而 沽。命工而理,剖以為寶,有珪璋之秉焉。握而為珍,胡 瓦礫之投矣。然後式我王度,比於君子。其故何哉。用 之而已,類傅版築以滅跡,呂垂緡而退。趾忽殷帝以 賚予,復周王之至。爾由匹夫以登良弼,自孤叟而參 多士。豈非貴本于賤,泰更于否觀彼玉之屈伸,實伊 人之行止。則玉累形者璞,人厄才者命。投沙有去國 之賢,懷寶為問津之聖。苟或秉屯受蹇,雖異物而同 病。然而人韜素德,我獨文行用。晦可以為明,以蒙可 為養正。將有待於潛隱,夫何取於奔競。始用仰衣冠 之駿,德美銓藻之鴻,柄清鑒雲披,虛懷冰映,大拾遺 寶,高懸明鏡。典我權衡,於斯為盛。別有被褐,蘊真而 立。伊投人之或誤,乃按劍而遄及。昔同六鷁過宋都 而退飛,今隨乘鴈赴陸海而遙集。振羽翰而有待摶, 扶搖而高戢慚巧。媚以為容恥,空言而取級。是宜不 迨敢當,元圃之中玷則可磨。希復白圭之什,儻或傾 五都以置珍。獻萬乘而為執,則玉乎,玉乎無復向時 之泣。

《庾氏子碎玉賦》以聖人捐寶以息爭端為韻
韋充
编辑

人無善惡,利乃交爭。故懲忿者,無如於立義。感物者, 必在於推誠。所以庾氏子能捐片璧,遂息兩情。誠聖人之閫域見,智士之縱橫。當其愛惡所逼,長短相賊, 意各是非,事難姑息。乃曰:碎我此寶成君之德,苟可 易心固無難,色傍窺,利害遂生。一決之心,下視錐刀。 不顧千金之直,於是置諸厚地,投此攻堅,隨形騞若, 應手琤然。萬點星,分善價之心俱死,二疑冰釋。力爭 之意都捐。斯乃大讓所加,連城非寶棄此十德,欲求 諸道,不然安得勵不貪之志,在彼斯須堅,必斷之謀 於予懷抱。卓哉。奇士克己喻人,解紛以道出義,於身 故得割所愛。成乃仁不以利為用,而以德為鄰。況乎 雪彩飛揚,霜華奔迸。拆裂無幾,堅貞失性。如散天之 氣,忽若斷虹,碎含璧之圓,皆如破鏡。此既棄寶彼焉, 息競則當路者,誠可以稽。疑立教者,固宜於希。聖彼 機忘於絕絃,難解於弄丸。亞父碎斗而增恚,海客鍛 珠而成難。徒生一理未息,兩端曷若格物。於恥勸人 為美,究其道不徒然。想其心非率爾,誠哉。莊生之說。 吾固知其有以。

《玉賦》
闕名
编辑

古人有言曰:君子於玉比德。若夫周官六器,大秦五 色,趙之連城,晉之垂棘,或瓘斝以禳,或苕華是刻。愛 一環而韓子受賜,納十玨而衛侯見釋。爾乃觀瑟彼 翫溫其偉,祁子之不佩美,襄仲之見辭,虞卿受賜於 趙國,楚相加辱於張儀。贈之則報其繡段,沈之則係 以朱絲。寧有餘而抵鵲,不蒙汙以投泥。至於溫嶠鏡 臺胡綜如意。著茲五德,班斯六瑞。堅而不蹙,廉而不 劌。白圭以夜光,受賜林回。雖千金必棄罋不汲,而自 盈,管方吹而有異。斯皆攻以它山,而使之成器者也。 若乃山元表德,白虹象天,先於駟馬假夫許田,或食 之以禦水,或服之而成仙。賈害見虞叔之志,不貪知 子罕之賢。爾其石變山中瓜頹,冢裏火出。夜山膏流, 丹水燕人。瑤罋之遺子,玉瓊弁之美,劉聰汾水之祥。 呂光于闐之市,亦聞德推旁達質重。方流潤木逾茂 輝,山更幽,採於龍首出彼平丘。常山有命,靈昌載浮。 或登臺而不取,或破石而斯求。別有瀛洲酌酒扶桑 觀,日晉侯受之而容惰。邾子執之而禮失,張伯懷之 而見欺。亞父碎之而靡惜,或類彼碔GJfont,或疑於燕石。 得楚山而被刑,詣鄭人而求直。斯皆真偽混淆而不 精識也,亦有齊之甗磬,魯之璠璵,價踰十萬,名重五 都辨其GJfont理,見此瑕瑜。想老聃之被褐,思穆滿之披 圖。復聞執則不趨,受之以掬。釵留而閣號,招靈玦見 而山名。奚祿無故,而豈可去,身待價而常宜韞GJfont。觀 其黑如純漆,白若截肪,翫之碌碌,佩以將將。曾城是 植海島,斯藏駭流,虹之變化,訝積雪之消亡。毀櫝中 而咎罰焉,避獻闕下而詐諼。以彰思滈池之反璧,想 磻谿之釣璜。納懷曾聞於叔帶壓紐,更見於平王,當 入用之時,氣騰光祿,及焚如之際,火烈崑岡,別有漢 武樹之於前庭,周成陳之於東序,赤松服之而蹈火, 羊公種之而娶婦。虞舜之受昭華,齊侯之得龍輔,賜 虢公以五玨,錫子家之雙琥。王莽潛姦於椎,宋人 留情於刻楮。莒僕竊之而來奔,膠鬲索之而不與。取 其象德,非宜改步。既閱咸陽之宮,更睹元菟之庫。識 白首之老翁,見紫衣之神女。斯天地精粹,之徵不能 悉數。

《繅藉賦》以圭瑞之藉文藻為飾為韻
宋·陳襄
编辑

器由禮制,飾貴文為嘉,寶圭之致用,資繅藉以成儀。 絢組交陳妙極彰施之度,縷綦錯布光,含溫潤之姿。 聖典遐稽邦儀,順考謂玉器之攸,重欲朝家之永保。 必有藉以承其GJfont異,必有飾以加其文藻。英華挺制, 誠資飾色之工,廣袤中儀式蘊非常之寶,炳作良具 裁成,茂規詔玉人而慎守,飭典瑞以勤司。莫不昭其 文也。禮以行之備三采,五采之容中含瑞。信分一就, 再就之式內掩。瑰奇其或朝,有多儀國陳大事,君臣 分上下之等,珪璧顯尊卑之贄。非繅無以成其飾,非 藉不能承其瑞。木為內幹,蔽瑜瑾以光。昭韋作外衣, 煥朱蒼而色異。蓋夫國有至寶,時稱大圭。儻非加於 慎重,誠有患於顛隮。故我制藻,率以為用表,禮文而 可稽,有方有圓,式薦諸侯之瑞,授賓授介,終高十襲 之緹,若然則昭備禮,容欽承至德周,陳藻繢之制密 蔽,孚尹之色,炳然發彩,侔水草以成章。煥乎有文異 錦,琮而著飾,故得規模煥備。等數咸分,蘊六玉而中 度昭,大采以成文,彼武有鞬櫜,但取包戈之用,使持 英簜徒彰,輔節之勳曾未若,保茲希代之珍重。爾連 城之價,欲節度以無越,設繅文而是藉宜乎。自天子, 達於諸侯,致等威而相亞。

《圭笏不與執贄同辨》
馬端臨
编辑

按圭鎮寶也,笏服飾也,圭則執之以為信,笏則執之 以為飾。晦庵言:笏只是君前記事,指畫之具。不當執 之於手。然古者天子亦有笏,豈亦藉此以記事,指畫 乎。蓋朝章之服飾也,但天子之笏以玉為之。其制似 圭。而天子與公侯伯之圭,上銳下方,其形類笏,故後 人或誤以圭為笏。然笏者非執。則搢不可須臾去身 者也。若圭則天子以禮神,諸侯以朝見天子,不過於當是之時,暫捧之而即奠之,不常執也。嘗見繪禮圖 者,繪上公袞冕,執桓圭在手。如秉笏之狀是矣,至卿 大夫,無圭璧刻端冕盛服,而執所謂羔鴈者,在手殊 為可笑。蓋誤以圭為笏,誤以鎮信之具為服飾之具 故也。

所謂公執桓圭,至士執雉者,特言贄之等級耳,此執,予非必謂兩手捧之,當心如執笏之狀也。又如大司馬振旅之義王,執路鼓諸侯,執賁鼓。此二鼓乃鼓中之至大者,師之耳目繫焉,故王與諸侯自司其事而謂之執。豈以是二鼓者,執之以手而如執圭之狀乎。

《代賀元圭表》
周行己
编辑

帝德升聞天,心克享肆。申休命誕,錫元圭躬,受路朝 禮備。一人之慶恩覃,寰宇歡同。萬國之心矧,在承宣 尤深。忭蹈伏,以禹功不伐堯德,無名洪水既平。庶土 咸正歌及,九功之序弼。於五服之成,四海會同,萬世 永賴,嘉乃丕績,維汝之賢,告厥成功時,帝之克歸,美 報上代,天錫圭十有二,山為州之鎮尺,有二寸。法天 之時,上有雲雷,蓋示聖人之澤,下無琢飾。又知天子 之全色,應天元驗,為禹物。數非周制,益辨堯時,歷年 千百而無聞,遇君,三五而後出恭。惟皇帝陛下行,帝 之德則天之明,協和萬邦而人文化成,光被四表而 嘉休洊。至粵有瑞文之應,而昭鎮室之祥,景命自天 元功,惟帝群臣三請,彌彰克遜之誠,優詔屢頒俯聽, 僉俞之議乃協迎,長之日人申展,采之儀端冕。當陽 握符御極,膺乾萬祐煥八寶,以維新卜世,延洪符九 鼎而永固。臣幸逢聖旦,逖竦鴻猷匏繫,周南莫預軒 墀之拜,舞葵傾魏闕,但瞻雲日之高明。

《太公璜賦》
元·楊維楨
编辑

客有浮乎東海之疆,渭水之陽。考申呂之封,裔兮,見 大風之泱泱。夫惟老漁之人兮,蹇齒而番髮,逝辟 地于危邦兮,紛獨守此姱節。歲月不我與兮,哀朕時 之不當。彼神魚之出水兮,孰從孕夫瑞璜。自夏后氏 之名珍兮,實取形於半璧。曰大國之是錫兮,非夫人 之苟得。何直鉤之寓意兮,迺珍物之見貽。具神工之 成刻兮,知剞劂之莫施。曰姬受命兮,呂佐之功之成 兮,報在齊。惟良弼之間生兮,天固有所賚也。韜吾珍 而不耀兮,時固有所待也。五百祀之膺會兮,龍雲而 虎風。尚父之望兮,望吾先公。元龜示兆兮,非羆非熊 傾。一見於大騩兮,神合而道同。躋後載而西歸兮,登 師臣於三事。爾無靦色兮,我無貳志。人無間言兮,總 百寮於極位錫。公袞之被服兮,解朝歌之鼓。刀邁洗 耳之廢義兮,配審象之神交。貨通九府兮,兵衍六韜。 一戎定治兮,鷹揚牧郊。自師文而傅武兮,洎幼沖之 左翼。勒景襄之殊勳兮,銘昆吾之偉績。首營丘之報 功兮,兼五侯之封域。信神物之開先兮,協蓍蔡而罔 忒。嗟神魚之久化兮,吾固莫質其是非。吾獨悲夫符 命之興兮,襲劉秀之偽辭。讖梁而夢鄧兮,紛卜鬼而 稽疑。彼夢臧之曠議兮,又恍惘其奚知。雖其神道之 託兮,不既治道之賊也。吾固知評璜刻九字之書兮, 不若佩尚父丹書二十字之刻也。誶曰:蒼姬受命兮, 呂佐生。玉璜示兆兮,吾何憑。取人以身兮,聖有經。放 勳示法兮,揚仄陋而明明。

《荊山璞賦》
范琮
编辑

繄荊山之蜒蜿而特起兮,奠南服之名州。鬱至和之 輪囷兮,鍾美璞於巖幽。洞孚尹之旁射兮,光陸離之 。外雖質而中則富兮,豈碔砆之同類。發奇祥於 道側兮,何良玉之久湮。苟獲用於瑚璉兮,亦斯璞之 稱情。爰見遇於和氏兮,涕淋浪而悼茲。曰昔至寶之 不沒兮,今何困於塗泥。迺三沐而三薰兮,暨什襲以 珍藏。彼燕石而猶或偶兮,人何易此以為常。遂齋沐 以上獻兮,冀君王之見知。何玉人之匪識兮,咸或謂 此為瓦礫之資。紛招尤而獲罪兮,重茲玉之不幸。乃 捐淚而長撫兮,抱終古之深恨。豈爾質之匪良兮,嗟 予命之弗時。琨珸進而砆石用兮,反誚爾以為玭。差 吉日以再獻兮,庶或伸於一遇。苟愚心之信修兮,雖 三刖其亦何顧。懷茲玉以長邁兮,乃復叩乎君之門。 吾固知衒玉求售之匪正兮,將竭忠而欲言。儻茲玉 之足徵兮,庶臣心之為泰也。苟一獻而遽舍兮,予不 忍為此態也。竊獨感此厥故兮,豈會遇之有期。信昭 質之未虧兮,夫何懼而自悲。彼魚目之混真兮,嗟莫 察其非是。暨夜光之載照兮,人孰不以此為貴。嗟余 生之未晚兮,方佩玉以夷猶。儻獲知於夫子兮,亦斯 璞之是投少。歌曰:峨峨荊山奠南服兮,輝輝良璞。光 煜煜兮人不爾知,爾無自傷兮,吾將偕子朝明光兮。

《荊山璞賦》
謝一魯
编辑

吾嘗挾秋空之飛仙,夜躋太華之危巔,闖牛斗之消 息,睹神光之煜然。白氣殊虎丘之金精,紅光異古獄 之龍泉。溫其瑞靄之明潤,無乃荊山奇璞之寶煙乎。 是山也派分南北之條脈。界龍門之河似太行之演。 迤媲王屋之嵯峨,北揖翠於賀蘭。西鑒白於蓬婆,鍾元黃之磅礡,萃陰陽之至和。孕粹質於山骨,晦美材 於喦阿。狀假色於蠟丸,紋布爪於仙娥。斥扺鵲之輕 議,陋種石之傳訛也。方其深韜神彩匪衒精瑛,土不 泉而澤潤,木不春而敷榮。抱雕琢之全器,養天真之 混成。不求知於隋卞,價默重於連城。保厥美以待聘, 類有道之儀形。及至王命,徵材哲匠,搜奇罄崑岡之 異產,摭藍水而無遺。乃窮其幽,乃陟其危,忽至珍之 神遇,爛光華之陸離。威暴嬴其莫攘,資萬鎰其焉輸。 付良工而制器,甘磨礱之靡辭。湛秋水之無痕,瑩春 冰之不疵。十襲珍上方之璽,五瑞輯邦國之圭。亦比 德於君子,鏘環珮其相隨。按步趨之節奏,則肆夏而 中采。齊若乃瑚璉璋瓚之器,蒼璧黃琮之類,或飾朝 覲之盛儀,或潔郊社之明祀。華治世之文物,擅廟廊 之至貴。於是琅玕厚顏,玫瑰懷媿。夜光明月南金火 齊,皆立下風而不可與。並議也,嗚呼。物以質美,而見 珍士以材德而登崇,想荊衡之育秀,實楚玉之攸鍾。 咸韞GJfont而需時,豈抱泣于途窮。嗟碔砆之下材,費琢 磨之微功。忝藍田之雙璧,追玉樹之遺風。乘寶賢之 盛際,豈信美而不庸。儻玉人之一顧,庶觀光于群玉 之峰。

《荊山璞賦》
孔澮
编辑

繄荊山之精兮,鍾南紀之地靈。太和坱圠兮,至寶以 生偉茲。璞之孕瑞兮,后祗協而儲禎。嗟一卷之未剖 兮,妙腹蘊而天成。藏瑰奇於山骨兮,羌匪瓊而匪瑛。 若一規之渾淪兮,含太極於素形。春陽動地兮,若燠 而栗涼。飆掠木兮,若振而聲。火流石裂兮,崖屋借蔭。 林谷凝沍兮,託溫以榮雲。興而白虹,晝見日出,而晴 煙曉蒸,鏟彩薄崑岡之燄,含輝失夜光之明。山暉而 暖翠,欲滴木潤而寒梢。擁青璆琳琅玕,晦形而隱質, 瑤琨琬琰遁魄而韜英。苟是璞之不遇終茲山,而鎮 寧幸卞和之賞識。躋茲璞而上升,璞遇和而益重。和 遇璞而弗輕。肯韞GJfont而緹襲,願持獻於明廷。錯碔GJfont 而莫辨,奄擲地而鏗鍧。嗟再獻而再刖,仰泫泣而拊 膺。蹇至璞之我厄,羞持此而焉徵,矢予心而弗渝,益 抱璞而兢兢。感嗣主之見知,致良工而起驚。剖一殼 之鴻濛,判玉石於衡平。諧明識之一顧,實價重於連 城。嗚呼和不自寶,故獻厥君楚不此寶。惟寶善人謂 此寶,之遇邪故,楚得以歸乎,趙謂此寶之不遇邪,故 趙得以反乎秦嗟。秦城之不償賴相如之主人,復全 璧以我歸,寧久屈而終信。猗歟我元一視同仁,所寶 惟賢多士彬彬。明廷列圭璋之聞,望朝著鏘珂珮之。 縉紳玉堂之風月如畫,奎章之瑤閣飛雲昂昂。瑚璉 之器煌煌,席上之珍登賢能於天府,徵GJfont獻於海濱, 各懷材以自見,孰抱璞而隱淪,愚生斯世琢磨日新, 惟善賈以待沽,保厥美於忠貞。外璞質而弗章,內玉 德而存誠。際明良之嘉會,登風雲之要津,叫閶闔之 九重,披琅玕以自陳。

《荊山璞賦》
文逢原
编辑

客有仰觀乾象,俯辨坤方。睇翼軫之淪精,知至寶之 韜光。步熊繹之故墟,凜寶氣之龐涼。朝發軔於方城, 夕弭節乎荊之陽。摘鬼神之姦祕,啟山澤之妖藏。眩 神光之暉霍,得美璞於崇岡。觀其陽紋綜錯,陰縵縕 絪,瑤草藉其虹光,碧蘚暈其龍鱗。散餘彩之庚庚,凝 孚尹之繽繽。信太和之精粹,鍾元氣之真淳。毓自異 於璠璵,夫豈混於矼。GJfont超楚產而敻絕,匪砮丹之與 鄰。韜至美以內蘊,煥明德之外新。昭聞望之顒顒,儼 文質之彬彬。渾兮太樸,溫其陽春。闡珍燭乎岷嶓之 GJfont,流液濺乎江沱之濱。以之為圭璧,可以輯瑞於皇 家,以之為瑚璉,可以薦禧於明神。藍田之質,不足以 麗美,垂棘之璧未可以等倫。是宜曠千載而一遇,夫 豈輕售而自陳者哉。於是拭之以元纁之密,麗濯之 以滄浪之清漪。重之以什襲,藉之以重緹。聞楚王之 貴寶也,歷郢都而獻之。王方雜百寶以零亂,眩眾目 之盱眙。寸珠照乘兮錯落。尺璧連城兮陸離。競華藻 於錙銖,角纖巧於毫釐。勃然顧謂群臣曰,彼可謂懷 璞以自售。而獻芹之無知。吾觀其所獻者,特渾然而 圭,角不露樸然,而質實無奇,得非相與為欺乎。迺具 憲章爰敕有司錫之以踊,拒之以辭。客乃益允信以 自寶,終不忍於遐遺。望君門而再獻,責愈嚴而愈危。 於是喟然而歎,戚然而噫曰,吾寧混跡碔砆乎,抑將 自衒其瑾瑜乎,吾寧韞GJfont藏諸乎,抑將待價沽之乎。 物固各有所遇兮,遇固各有其時。鑒至寶於未遇兮, 匪知音其為誰。遂抱璞沉吟,矢之以詩曰:璞楚產兮, 岳祗炳靈。坤珍萃兮,紛此內美。渾然天成,德無媿兮, 玉以比德。蹇余好修不遐棄兮,抱彼璞兮,或三獻兮, 為國之瑞乎。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