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333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三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三百三十三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三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三百三十三卷目錄

 琅玕部彙考

  書經禹貢

  爾雅釋地

  山海經海內西經 大荒西經

  說文釋琅玕

  本草綱目青琅玕

 琅玕部選句

 琅玕部紀事

 琅玕部雜錄

 珊瑚部彙考

  孝經援神契珊瑚

  說文釋珊瑚

  廣志珊瑚

  元中記珊瑚

  南州異物志珊瑚

  花木考珊瑚

  本草綱目珊瑚

 珊瑚部藝文一

  珊瑚樹賦        唐仲子陵

 珊瑚部藝文二

  詠珊瑚         唐韋應物

  詠珊瑚         元趙孟頫

 珊瑚部選句

 珊瑚部紀事

 珊瑚部雜錄

 瑪瑙部彙考

  廣雅釋器

  拾遺記瑪瑙

  廣志瑪瑙

  元中記瑪瑙

  曹昭格物論瑪瑙

  顧薦負暄錄瑪瑙

  本草綱目瑪瑙

  天工開物瑪瑙

 瑪瑙部藝文

  瑪瑙勒賦有序     魏文帝

  前題有序        陳琳

  前題            王粲

  瑪瑙盌賦         陳江總

 瑪瑙部選句

 瑪瑙部紀事

 瑪瑙部雜錄

 瑪瑙部外編

 玻璃部彙考

  廣韻玻璃

  本草綱目玻璃

 玻璃部選句

 玻璃部紀事

 玻璃部雜錄

食貨典第三百三十三卷

琅玕部彙考编辑

《書經》
编辑

《禹貢》
编辑

雍州,「厥貢惟球、琳、琅玕。」

琅玕,石而似珠。

《爾雅》
编辑

《釋地》
编辑

西北之美者,有「崑《崙虛》」之璆琳、琅玕焉。

《山海經》
编辑

《海內西經》
编辑

開明北有琅玕樹。

《琅玕》,赤玉也。

《大荒西經》
编辑

王母之山壑山海。山有白木琅玕。

樹色正白。

《說文》
编辑

《釋琅玕》
编辑

《琅玕》,石之似玉者。

《本草綱目》
编辑

青琅玕编辑

釋名

石闌干、 石珠、 青珠

李時珍曰。琅玕象其聲也。可碾為珠,故得珠名。

集解

《別錄》曰:「石闌干,生蜀郡平澤,采無時。」

陶弘景曰:「此《蜀都賦》所稱青珠黃環者也。」琅玕亦是崑崙山上樹名。又九真經中大丹名。

蘇恭曰:「琅玕有數種色,以青者入藥為勝,是琉璃之 類,火齊寶也。」今出雋州以西,烏、白蠻中,及于闐國。 陳藏器曰:石闌干生大海底,高尺餘,如樹,有根莖,莖 上有孔,如物點之。漁人以網罾得之,初從水出,微紅, 後漸青。

蘇頌曰:「今祕書中有《異魚圖》,載琅玕青色,生海中,云 海人以網於海底取之。初出水,紅色,久而青黑。枝柯 似珊瑚,而上有孔竅如蟲蛀,擊之有金石之聲,乃與 珊瑚相類。」其說與《別錄》生蜀郡平澤,及蘇恭所云不 同,人莫能的識。謹按《尚書》雍州:「厥貢球琳、琅玕。」《爾雅》 云:「西北之美者,有崑崙墟之璆琳、琅玕。」孔安國、郭璞 注皆以為石之似珠者,而《山海經》云:「崑崙山有琅玕」, 若然,是石之美者,明瑩若珠之色,而狀森植爾。大抵 古人謂石之美者,多謂之珠。《廣雅》謂「琉璃、珊瑚皆為 珠」是也。已上所說,皆出西北山中,而今圖乃云海底 得之,蓋珍貴之物,山海或俱產焉。今醫家亦以難得 而稀用也。

寇宗奭曰:《書》云:「雍州,厥貢球、琳、琅玕。」《西域記》云:「天竺 國正出此物。」蘇恭云:「是琉璃之類。」琉璃乃火成之物, 琅玕非火成者,安得同類?

李時珍曰:按:許慎《說文》云:「琅玕,石之似玉者。」孔安國 云:「石之似珠者。」《總龜》云:「生南海石崖間,狀如筍,質似 玉。」《玉冊》云:「生南海崖石內,自然感陰陽之氣而成,似 珠而赤。」《列子》云:「蓬萊之山,珠玕之樹叢生。」據諸說,則 琅玕生於西北山中及海山崖間。其云生於海底,網 取者是珊瑚,非琅玕也。在山為琅玕,在水為珊瑚,珊 瑚亦有碧色者。今回回地方出一種青珠,與碧靛相 似,恐是琅玕所作者也。《山海經》云:「開明山北有珠樹。」 《淮南子》云:「曾城九重,有珠樹在其西。」珠樹即琅玕也。

氣味

辛平無毒。

李之才曰:「殺錫毒,得水銀良。畏雞骨。」

主治

《本經》曰:「身癢,火瘡,癰瘍疥瘙死。」 《別錄》曰:「白禿浸淫在皮膚中,煮鍊服之,起陰氣,可化 為丹。」

陶弘景曰:「療手足逆臚。」

陳藏器曰:「石闌干,主石淋,破血,產後惡血。磨服或煮 服,亦火燒投酒中服。」

琅玕部選句编辑

漢張衡《南都賦》:「珍羞琅玕,充溢員方。」

王延壽《魯靈光殿賦》,「駢密石與琅玕,齊玉璫與璧瑛。」 《晉郭璞讚》,「服常琅玕,崑山奇樹,丹寶珠離,綠葉碧布。」 盧諶《朝霞賦》:「相神之于瀛洲,琅玕于層城。」

漢張衡詩,「美人贈我青琅玕,何以報之雙玉盤。」 魏曹植《美女篇》,「頭上金爵釵,腰佩翠琅玕。」

晉阮籍《詠懷詩》,「朝餐琅玕實,夕宿丹山際。」

梁江淹《神女賦》:「守明璣而為誓,解琅玕而相要。」

琅玕部紀事编辑

《管子輕重甲篇》:「桓公曰:『四夷不服,恐其逆政,游于天 下而傷寡人。寡人之行為此有道乎』?」「管子對曰:『崑崙 之虛不朝,請以璆琳琅玕為幣,簪珥而辟千金』」者,璆 琳、琅玕也。然後八千里之崑崙之虛,可得而朝也。 《唐書五行志》:「楚州獻寶玉曰琅玕珠二,形如玉環,四 分缺一。」

《癸辛雜識》:「劉漢卿嘗隨官軍至小回回國,去燕數萬 里,每雨過,山泥淨盡,數百里間皆玉山相照映,碧澱 子皆高數尺,豈所謂琅玕」者耶?

琅玕部雜錄编辑

《孝經援神契》:「神靈滋則琅玕景。」

《山海經。海內西經》:「服常樹,其上有三頭人伺琅玕樹。」 《淮南子》:「崑崙侵城九重,琅玕樹在其東。」

《魏略》:「大秦國出琅玕。」

《晉書食貨志》:「秦邠旄羽,迥帶琅玕。」

《拾遺記》:「崑崙山傍有瑤臺,上有琅玕,璆琳之玉,煎可 以為脂

珊瑚部彙考编辑

《孝經援神契》:

珊瑚编辑

《珊瑚鉤》,瑞寶也。神靈滋液,百珍寶用則見。

《說文》
编辑

珊瑚编辑

珊瑚:色赤,生于海中,或生于山。

《廣志》
编辑

珊瑚编辑

珊瑚珠也。

《元中記》
编辑

珊瑚编辑

珊瑚,出大秦西海中,生水底石上。初生白,二年黃,三 年赤,四年蟲食敗。

《南州異物志》
编辑

珊瑚编辑

珊瑚生大秦國,有洲在漲海中,名「珊瑚樹。」洲底有盤 石,珊瑚生于石上,初生白,軟弱似菌。國人乘大船載 鐵網,先沒在水下,一年便生網目中,其色尚黃,枝柯 交錯,高三四尺,大者圍尺餘。三年色赤,便以鐵鈔發 其根,繫鐵網于船,絞車舉網,恣意裁鑿,若過時便枯 索蟲蠱。

《花木考》
编辑

珊瑚编辑

珊瑚:生海中最深處。初生色白,長漸變黃,以絲繩繫 五爪鐵貓,用黑鉛為墜,擲海中取之。初得肌理軟膩, 見風則勁硬無孔。紅色者為貴。若失時不取,則蠹敗。

《本草綱目》
编辑

珊瑚编辑

釋名

缽擺娑福羅。

集解

蘇恭曰:「珊瑚生南海,又從波斯國及師子國來。」 蘇頌曰:「今廣州亦有,云生海底。作枝柯狀,明潤如紅 玉,中多有孔,亦有無孔者,枝柯多者更難得,采無時。」 謹按《海中經》云:「取珊瑚,先作鐵網,沈水底,珊瑚貫中 而生,歲高二、三尺,有枝無葉,因絞網出之,皆摧折在 網中,故難得完好者。」不知今之取者果爾否?漢積翠 池中有珊瑚,高一丈一二尺,本三柯,上有四百六十 條,云「是南越王趙佗所獻,夜有光景。」晉石崇家有珊 瑚,高六七尺,今並不聞有此高大者。

寇宗奭曰:「珊瑚有紅油色者,細縱文可愛。有如鈆丹 色者,無縱文,為下品,入藥用紅油色者。波斯國海中 有珊瑚洲,海人乘大舶墮鐵網水底取之。珊瑚所生 磐石上,白如菌,一歲而黃,二歲變赤。枝榦交錯,高三、 四尺。人沒水以鐵發其根,繫網舶上,絞而出之。失時 不取,則腐蠹。」

李時珍曰:珊瑚生海底,五、七株成林,謂之珊瑚林。居 水中,直而軟,見風日則曲而硬,變紅色者為上。漢趙 佗謂之火樹是也。亦有黑色者不佳,碧色者亦良。昔 人謂碧者為青琅玕,俱可作珠。許慎《說文》云:「珊瑚色 赤,亦生于海,或生于山。」據此說,則生于海者為珊瑚, 生于山者為琅玕,尤可徵矣。互見琅玕下。

氣味

甘平無毒。

主治

《唐本》曰:「去目中瞖,消宿血,為末吹鼻,止鼻衄。」 大明曰:「明目鎮心,止驚癇。」

李時珍曰:「點眼去飛絲。」

發明

《李珣》曰:「珊瑚主治與金相似。」

寇宗奭曰:「今人用為點眼筋,治目瞖。」 陳藏器曰:「珊瑚刺之,汁流如血,以金投之為丸,名金 漿;以玉投之為玉髓。久服長生。」

附方

小兒麩瞖未堅,不可亂藥,宜以珊瑚研如粉,日少少 點之,三日愈。錢相公篋中方

珊瑚部藝文一编辑

《珊瑚樹賦》
唐·仲子陵
编辑

珊瑚生矣,於彼滄溟。稟精於天地之氣,擢秀於魚龍 之庭。含九泉之滋液,冠百寶之神靈。在涅不緇,既同 象玉之潔;有枝無葉,亦如見樹之形。當其萌芽欲成, 根柢初結。同堅冰之有漸,類陰火之潛爇。瓊枝碩茂, 鐵網森列。貫纖目而玲瓏,映重泉而昭晰。海人於是 方舟以進,拭目而觀。牽夫密網,出彼清瀾。潤奪白虹

之氣,光連赤玉之盤。厥價伊何,有逾於琥珀;其色則
考證.svg
爾,取類於雞冠。及夫漢帝思仙,神君降質。堂惟大小,

帳有甲乙。植以珊瑚之樹,綴以明珠之實。何幽茂以 凌秋,獨青蔥而照日。亦有王家貴戚,石氏財雄。爭豪 世上,使氣胸中。視珊瑚之若芥,運如意以成風。彼植 之既為貴,此碎之又何謂。諒無補於經綸,徒見稱於 祥瑞。今也聖人御天,所寶惟賢。斂雲物之容,不書於 策;斮珠玉之脛,而沈於泉。車有龍首鸞衡,不以珊瑚 為柱;馬有乘黃茲白,不以珊瑚為鞭。故雖古人之所 貴,獨吾君能舍旃。

珊瑚部藝文二编辑

《詠珊瑚》
唐·韋應物
编辑

《絳樹》無花葉,非石亦非瓊。世人何處得,蓬萊頂上生。

《詠珊瑚》
元·趙孟頫
编辑

仙人海上來,遺我珊瑚鉤。晶光奪凡目,奇采耀九州。 自我得此寶,晝玩夜不休。

珊瑚部選句编辑

漢班固《兩都賦》:「珊瑚之樹,上栖碧雞。」

晉傅元《紫華賦》「炳參差以照耀兮,何光麗之難形,葩 豔挺於碧枝兮,煥若珊瑚之翠英。」

潘岳《石榴賦》:「似長離之栖鄧林,若珊瑚之映綠水。」 陳徐陵《玉臺新詠序》:「玉樹以珊瑚作枝。」

梁武帝詩:「珊瑚掛鏡爛生光,平頭奴子擎履箱。」 唐張謂《戲贈杜侍御送貢物》詩:「越人自貢珊瑚樹,漢 使何勞獬豸冠。」

杜甫詩:「豐屋珊瑚鉤,麒麟織成罽。」腰下寶玦青珊 瑚,釣竿欲拂珊瑚樹。

白居易《五弦彈》詩:「鐵擊珊瑚一兩曲。」澗底松行「君 不見,沈沈水底生珊瑚。」

李商隱詩:「鐵網珊瑚未有枝。」

羅隱詩:「徐陵筆硯珊瑚架,趙勝賓朋玳瑁簪。」

宋王禹偁詩:「海波乾處堆珊瑚。」

蘇軾詩:「鏗然敲折青珊瑚。」

《五燈會元》:鎮江金山了心禪師,上堂偈云:「倚遍闌干 春色晚,海風吹斷碧珊瑚。」

珊瑚部紀事编辑

《瑯嬛記》:「河伯宴伯禹於河上,獻亥既之珠,透山光、玳 瑁五灰,陳兆大龜延螭翥鳳鮫綃百兩,宜土四時寶 華,珊瑚五十株,人間所無,奇寶不可勝數。禹悉不受, 惟受《河圖》及大龜珊瑚樹兩株而行。」大龜者,以桃柳 松柏榆樹灰藏於竹櫝中。欲卜,先齋戒三日,加灰 於龜背,穆布於壇上。主人具圭璧史策,祝曰:「某祗告 於玉靈大君,厥有某事,未知吉凶,惟爾有靈,其實圖 之,昭格時命。」禮畢,視龜,吉凶之辭,已在灰上矣。《珊瑚 樹》,禹樹舜朝堂左右。及禹受禪,樹上五色氣,光明燭 天。禹崩,啟踐祚,四時花開如故。至大康荒逸,弗恤國 事,樹死。

《西京雜記》:「積翠池中有珊瑚樹,高一丈二尺,一本三 柯,上有四百六十二條,是南越王趙佗所獻,號為烽 火樹,夜有光影,常似欲燃。」

《述異記》:鬱林郡有珊瑚市,海客市珊瑚處也。樹生海 底,一株數十枝,枝間無葉。大者高五六尺,至小者尺 餘。蛟人云:「海上有珊瑚宮。」漢元封二年,鬱林郡獻瑞 珊瑚。

《漢武故事》:武帝起神堂,前庭植玉樹,葺珊瑚為枝。 《述異記》:光武時,南海獻珊瑚婦人,帝命植於殿前,謂 之「女珊瑚。」一旦柯葉甚茂,至靈帝時樹死,咸以為漢 室將亡之徵也。

《西京雜記》:「衍蒙嘗見珊瑚一本,高尺許,兩枝直上,分 十餘岐。將至其顛,則交合連理,仍紅潤有縱紋,亦一 奇物。」

《晉書石崇傳》:崇與貴戚王愷、羊琇之徒,以奢靡相尚。 武帝每助愷,嘗以珊瑚樹賜之,高二尺許,枝柯扶疏, 世所罕比。愷以示崇,崇便以鐵如意擊之,應手而碎。 愷既惋惜,又以為嫉己之寶,聲色方厲。崇曰:「不足多 恨,今還卿。」乃命左右悉取珊瑚樹,有高三四尺者六 七株,條幹絕俗,光彩耀日,如愷比者甚眾。愷恍然自 失矣。

《宋書符瑞志》:「大明七年正月己酉,珊瑚連理生鬱林。 始安太守劉勔以聞。」 《劉勔傳》:「勔除龍驤將軍、西江督護、鬱林太守。勔既至率軍進討,隨宜翦定,大致名馬,并獻珊瑚連理樹。上 甚悅。」

《南史蠻貊傳》:扶南國,「梁天監二年,跋摩遣使送珊瑚 佛像。」

《孫氏瑞應圖》。明暹羅、烏思藏、錫蘭山俱貢珊瑚,古里 貢珊瑚珠。

《唐書公主傳》:「安樂公主為寶鑪,鏤怪獸神禽,間以璖 貝珊瑚,不可涯計。」

《杜陽雜編》:開成初,宮中有黃色蛇,夜自寶庫中出,遊 於階庭間,光彩照灼,不可擒捕。宮人擲珊瑚玦擊之, 遂并玦而亡去。掌庫者具以事告,上令遍搜庫內,乃 得黃金蛇,而珊瑚著其首。上熟視之曰:「昔隋煬帝為 晉王時,以黃金蛇贈陳夫人,吾不知此蛇得自何處?」 左右因睹頷下有「𡡉」字,上蹶然曰:「果不失朕所疑耳。」 阿𡡉。煬帝小字也。上之博學敏悟。率多類此。遂命取 頗梨連環。繫於王彘之前足。其後更不復見焉。以彘 能啗蛇也。

《廣異記》:「裴僕射遵慶,少時常持經,經中有小珊瑚樹, 時人以為祥。後遵慶果居宰輔。」

《續文獻通考》:「遼太宗五年,吳越王錢鏐遣使貢犀角、 珊瑚。」

《宋史宗室傳》:仲湜襲封濮王,性酷嗜珊瑚,每把玩不 去手,大者一株,至以數百千售之。高宗嘗問:墜地則 何如?仲湜對曰:「碎矣。」帝曰:「以民膏血易無用之物,朕 所不忍。」仲湜慚不能對。

《歸田錄》:宋錢思公性儉約,子弟非時不能取一錢。公 有珊瑚筆格,平生珍惜,子弟有欲錢者即竊之。公乃 榜家庭,以十千購。子弟佯為求得以獻,公欣然以十 千與之。一歲中率五七如此。

《元史郭寶玉傳》:「寶玉子德海,德海子侃。侃西征至乞 石迷部忽里筭灘降。西戎大國也,地方八千里,父子 相傳四十二世,勝兵數千萬。侃兵至,破其兵七萬。屠 西城,又破其東城。東城殿宇皆搆以沈檀木,舉火焚 之,香聞百里,得七十二弦琵琶五尺珊瑚燈檠。」 《續文獻通考》:「明世宗嘉靖十九年,雜谷安撫司貢珊 瑚。」

《女紅餘志》:「宋褘侍女數百挂鏡,皆珊瑚枝。」

珊瑚部雜錄编辑

《晉書·四夷傳》:「大秦國一名犁鞬,在西海之西,其地東 西南北各數千里,有城邑,其城周迴百餘里,屋宇皆 以珊瑚為梲,而瑠璃為牆壁,水精為柱礎。」 《廣志》:「珊瑚有長者,為御車柱,出西海底。」

《南史蠻貊傳》:「波斯國有鹹池,生珊瑚樹,長一二尺。亦 有虎魄、馬腦、真珠、玫瑰等,國內不以為珍。」

《魏書》:「南天竺國去代三萬一千五百里,有伏醜城,周 帀十里。城中出麾尼珠、珊瑚。」 《唐書·西域傳》:「大秦國西南距海中八百里,到珊瑚洲, 水底有盤石,珊瑚生其上。海人乘大舶沈鐵網水底, 發其根取之,有高三四尺者。」

《宋史輿服志》:英宗治平二年,李育奏:「袞冕之飾,皆存 法象,非事繁侈。若魏明之用珊瑚,江右之用翡翠,豈 足為聖朝道哉!」

珍珠船《瑞應圖》:「王者恭信,則珊瑚鉤見。」

瑪瑙部彙考编辑

《廣雅》:

釋器编辑

瑪瑙石,次玉鬼血所化,南方者為勝。

《拾遺記》
编辑

瑪瑙编辑

高辛時,有丹丘之國,獻瑪瑙甕,以盛甘露。帝德所洽, 被於殊方,以露充於廚也。瑪瑙,石類也,南方者為勝。 今善別馬者,死則破其腦視之。其色如血者,則日行 萬里,能騰飛空虛;腦色黃,日行千里;腦色青者,嘶聞 數百里;腦色黑者,入水毛鬣不濡,日行五百里;腦色 白者,多力而駑。今為器多用赤色,若是人工所制者, 多不成器,成器亦朴拙。其國人聽馬鳴則別其腦色。 丹丘之地,有夜義駒跋之鬼,能以赤馬腦為瓶盂及 樂器,皆精妙輕麗。中國人有用者,則魑魅不能逢之。 一說云:「馬腦者,言是惡鬼之血凝成此物。」昔黃帝除 蚩尢及四方群凶,并諸妖魅,填川滿谷,積血成淵,聚 骨如岳,數年中血凝如石,骨白如灰,膏流成泉,故南方有肥泉之水。有白堊之山,望之峨峨如霜雪矣。又 有丹丘千年一燒,黃河千年一清,至聖之君以為大 瑞。丹丘之野多鬼血,化為丹石,則瑪瑙也。不可斫削 彫琢,乃可鑄以為器也。當黃帝時,瑪瑙甕至堯時猶 存,甘露在其中,盈而不竭,謂之「寶露」,以班賜群臣。至 舜時,露已漸減,隨帝世之污隆,時淳則露滿,時澆則 露竭。及乎三代,減於陶唐之庭。舜遷寶甕於衡山之 上,故衡山之岳有寶露壇。舜於壇下起月館,以望夕 月。舜南巡至衡山,百辟群后皆得露泉之賜,時有雲 氣生於露壇,又遷寶甕於零陵之上,舜崩,甕淪於地 下。至秦始皇通汨羅之流,為小溪逕,從長沙至零陵, 掘地得赤土甕,可容八斗,以應八方之數,在舜廟之 堂前。後人得之,不知年月。至後漢東方朔識之,朔乃 作《寶甕銘》曰:「寶雲生於露壇,祥風起於月館。望三壺 如盈尺,視八鴻如縈帶。」三壺則海中三山也。一曰方 壺,則方丈也;二曰蓬壺,則蓬萊也。三曰瀛壺,則瀛洲 也。形如壺器。此三山上廣中狹下方,皆如工制,猶華 山之似削成。《八鴻》者,八方之名。鴻,大也。登《月館》以望 四海三山,皆如聚米縈帶者矣。

《廣志》
编辑

瑪瑙编辑

瑪瑙,出西南諸國。

《元中記》
编辑

瑪瑙编辑

瑪瑙,出月氏國。

《曹昭格物論》
编辑

瑪瑙编辑

瑪瑙,出北地、南番、西番,非石非玉,堅而且脆,其中有 人物鳥獸形者貴。

《顧薦負暄錄》
编辑

瑪瑙编辑

瑪瑙品類甚多,有名「柏枝」者,花如柏枝。有名「夾胎」者, 正視則白,側視若凝血,一物二色。有名「截子」者,黑白 相間。有名「合子」者,漆黑中有一白線間之。有名「錦紅」 者,色如錦;有名「纏絲」者,紅白如絲,皆貴品。有名「漿水」 者,淡水花。有名「醬斑」者,紫紅皆價低。試瑪瑙法,以砑 木不熱者為真。梵言摩羅迦隸,此言瑪瑙。

《本草綱目》
编辑

馬腦编辑

釋名

瑪瑙 文石, 摩羅迦隸。

陳藏器曰:「赤爛紅色,似馬之腦,故名,亦云馬腦珠。」胡 人云是馬口吐出者,謬言也。

李時珍曰:按:《增韻》云:「玉屬也。文理交錯,有似馬腦,因 以名之。」《拾遺記》云:「是鬼血所化」,更謬。

集解

陳藏器曰:「瑪瑙生西國玉石間,亦美石之類,重寶也。 來中國者皆以為器。又入日本國,用砑木不熱者為 上,熱者非真也。」

寇宗奭曰:「馬腦非玉非石,自是一類。有紅、白、黑三種, 亦有文如纏絲者。西人以小者為玩好之物,大者碾 為器。」

李時珍曰:「馬腦出西南諸國,云得自然灰,即軟可刻 也。」曹昭格《古論》云:「多出北地、南番、西番。非石非玉,堅 而且脆,刀刮不動。其中有人物鳥獸形者最貴。」顧薦 《負暄錄》云:「馬腦品類甚多,出產有南北,大者如斗,其 質堅硬,碾造費工。南馬腦產大食等國,色正紅無瑕, 可作杯斝。西北者色青黑,寧夏、瓜、沙、羌地砂磧中得」 者尤奇。有柏枝馬腦,花如柏枝。有夾胎馬腦,正視瑩 白,側視則若凝血,一物二色也。截子馬腦,黑白相間; 合子馬腦,漆黑中有一白線間之;錦紅馬腦,其色如 錦;纏絲馬腦,紅白如絲。此皆貴品。漿水馬腦,有淡水 花;醬斑馬腦,有紫紅花;曲蟮馬腦,有粉紅花,皆價低。 又紫雲馬腦,出和州,玉馬腦,出山東沂州,亦有紅色 雲頭纏絲胡桃花者。又竹葉馬腦,出淮右。花如竹葉, 並可作卓面屏風。金陵雨花臺小馬腦,止可充玩耳。 試馬腦法,以砑木不熱者為真。

氣味

辛寒無毒。

主治

陳藏器曰:「辟惡,熨目赤爛。」

李時珍曰:「主目生障瞖,為末日點。」

《天工開物》
编辑

瑪瑙编辑

凡瑪瑙,非石非玉,中國產處頗多,種類以十餘計,得 者多為簪。「鉤結之類,或為碁子。最大者為屏風及 桌面。上品者產寧夏外徼羌地砂磧中。然中國即廣 有商販者,亦不遠涉也。今京師貨者,多是大同、蔚州 九空山、宣府四角山所產,有夾胎瑪瑙、截子瑪瑙、錦 紅瑪瑙,是不一類。」而神木府谷出漿水瑪瑙、錦纏瑪 瑙,隨方貨鬻,此其大端云。試法以砑木不熱者為真偽者雖易為,然真者值原不甚貴,故不樂售其技也。

瑪瑙部藝文编辑

《瑪瑙勒賦》
有序     魏文帝
编辑

瑪瑙,玉屬也,出自西域。文理交錯,有似馬腦,故其方人因以名之。或以繫頸,或以飾勒。余有《斯勒》,美而賦之,命陳琳、王粲並作。辭曰:

「有奇章之珍物,寄中山之崇岡。稟金德之靈施,含《白 虎》之華章。扇朔方之元氣,喜《南離》之焱陽。歙中區之 黃采,曜東夏之純蒼。苞五色之明麗,配皎日之流光。 命夫良工,是剖是鐫。追形逐好,從宜索便。乃加砥礪, 刻方為圓。沈光內灼,浮景外鮮。繁文縟藻,交采接連。 嘉鏤鍚之盛美,感戎馬之首飾。圖茲物之攸宜,信君」 子之所服。爾乃藉彼朱罽,華勒用成。駢居列跱,煥若 羅星。

《前題》有序
陳琳
编辑

五官將得瑪瑙,以為寶勒,美其英綵之光艷也,使琳賦之。

托瑤漢之寶岸,臨赤水之朱波。爾乃他山為錯,荊和 為理。制為寶勒,以御君子。

《前題》
王粲
编辑

遊大國以廣觀,覽希世之偉寶。總眾材而課美,信莫 臧於瑪瑙。被文采之華飾,雜朱綠與蒼阜。於是乃命 工人,裁以飾勒。因姿象形,匪雕匪刻。厥容應規,厥性 順德。御世嗣之駿服,表騄驥之儀則。

《瑪瑙盌賦》
陳江總
编辑

「翠羽流霞之杯。」諒無聞於瑋麗,豈匹此之奇瑰。爰睹 殊特,臻自西國。狀驚鶴之點漬,似游龍之割刻。士衡 譬之雲彩,中郎羞其馬勒。於時北園清夏,東閣浮涼, 山交枝而影雜,水沈葉而流香。蟬無風而引短,鷺出 迥而飛長。副君海渟岳峙,紙落金鏘。獲阿宗之美寶, 命河朔之名觴。寶出崑崙之仙阜,觴即元洲之玉酒。 酒既醉而還年,盌稍酌而延壽。仰天縱之體物,銘攲 器兮何有。

瑪瑙部選句编辑

晉陸機《靈龜賦》:「若車渠統理,瑪瑙縟文。」

北周庾信《楊柳歌》:「銜雲酒杯赤瑪瑙。」

唐孟浩然詩:「綺席卷龍鬚,香杯浮瑪瑙。」

杜甫詩:「冰漿碗碧瑪瑙寒。」

元稹《度門寺》詩:「缽傳烘瑪瑙,石長翠芙蓉。」

《柳貫詩》:「賦成特賜麒麟罽,宴出初盛瑪瑙盤。」

宋蘇軾詩:「瑪瑙盤承金縷杯。」碧玉盌盛紅瑪瑙。 元張憲《送鐵崖先生歸錢塘》詩:「金錯刀鐫紅瑪瑙。」

瑪瑙部紀事编辑

《寶櫝記》:「丹丘國有夜叉駒跋之鬼,以赤瑪瑙作瓶缶 及樂器,皆輕妙,魑魅不能逢。」

《古今注》:「魏武帝以瑪瑙石為瑪瑙勒。」

《涼州記》:「呂纂,咸和二年,盜發張駿陵,得馬腦鍾榼。」 《北齊書傅伏傳》:「伏除東雍州刺史,會周克并州,遣韋 孝寬來招,伏曰:『并州已平,故遣公兒來報便,宜急下。 授上大將軍武鄉郡開國公,即給告身,以金瑪碯二 酒鍾為信。伏不受』。」

《北史薛辯傳》:辯五世孫端,為尚書右丞。梁主蕭察曾 獻瑪瑙鍾,周文帝執之,顧丞郎曰:「能擲摴蒱頭得盧 者,便與鍾。」已經數人不得。頃至,端乃執摴蒱頭而言 曰:「非為此鍾可貴,但思露其誠耳。」便擲之,五子皆黑。 文帝大悅,即以賜之。

《唐書裴行儉傳》:「行儉初平都支遮匐,獲瑰寶不貲,蕃 酋將士願觀焉。行儉因宴遍出示坐者,有瑪碯盤,廣 一尺,文彩粲然,軍吏趨跌,盤碎惶怖,叩頭流血。行儉 笑曰:『爾非故也,何至是』?色不少吝。」

《記事珠》:李漢碎瑪瑙盤,盛送王莒,曰「安石榴。」莒見之 不疑,既食乃覺。

《唐書西域傳》:「康者,一曰薩末鞬,亦曰颯秣建。開元初, 貢碼碯、 《孔氏六帖》。會昌六年,渤海貢瑪瑙櫃,方三尺,深茜色, 工製精巧無比。」

《妮古錄》:唐太宗蘭亭,用玉石刻之。文宗朝,舒元輿作 《牡丹賦》,刻之碑陰。熙寧間,薛紹彭聞公廚有石,用以 鎮肉,取視之,乃刻「《牡丹賦》於碑陰者,遂易之以歸長安。大觀中,詔取置宣和殿,或云置睿思東閣之壁,或 云置艮嶽瑪瑙亭。」

《鐵圍山叢談》:「政和間,治極之際,地不愛寶,汝海諸郡 縣山石皆變瑪瑙,動千百塊而致諸輦下。」

《清波雜志》:「政和三四年間,府畿汝蔡之間所出瑪瑙 尚方,因多作寶帶器玩之屬。至宣和以後,御府所藏, 往往變而為石,成白骨色,悉為棄物。民間有得之者, 竟莫測所以,特記異爾。」

黃浦鎮饒磁名「耀器」,白者為上。河朔用以分茶,出窯 有破碎即棄於河,一夕化為泥。又汝窯宮中禁燒,內 有瑪瑙末為油,唯供御揀退方許出賣,近尤艱得。 《雲煙過眼錄》:越人董六千閤門所蓄紅瑪瑙一塊,徑 三寸許,搖撼之,其中有聲汨汨然,蓋中虛有水在內 故也。彼嘗欲易余崔白橫披鵝二幅,時不與相易,後 不「知歸何所。」

《續文獻通考》:「金制,庶人不得用瑪瑙之類為器皿及 裝飾刀、把鞘。」

《金史宣宗明惠皇后傳》:「后性端嚴,頗達古今。哀宗已 立為皇太子,有過尚切責之,及即位,始免榎楚。一日, 宮中就食,尚器有玉盌楪三,一奉太后,二奉帝及宮 中荊王母真妃龐氏以瑪瑙器進食。后見之,怒,召主 者責曰:『誰令汝妄生分別,荊王母豈卑我兒婦耶?非 飲食細故,已令有司杖殺汝矣』。」是後宮中奉真妃有 加。

《元史百官志》:「至元九年,置大都等處瑪瑙局,管領瑪 瑙匠戶五百有奇。」

《鐵哥傳》:成宗即位,以鐵哥先朝舊臣,賜銀一千兩,鈔 十萬貫。他日又賜以瑪瑙碗,謂鐵哥曰:「此器先皇所 用,朕今賜卿」,以卿久侍先皇故也。

瑪瑙部雜錄编辑

《魏略》:「大秦國多馬腦。」

《唐書西域傳》:「拂菻,古大秦也,土多碼碯。」 《宋史大食國傳》:「其國王以碼碯為柱, 珍珠船。琉璃馬腦,先以自然灰煮令軟,可以雕刻。自 然灰生南海,馬腦兒血所化也。」

瑪瑙部外編编辑

《瑯嬛記》:季女贈賢夫以瑪瑙宛轉環,丹山白水宛然 在焉。握之而寢,則夢入其中,始入甚小,漸進漸大,有 名山大川之勝,異木奇禽,宮室璀璨,心有所思,隨念 輒見,因名曰「華胥寶環。」

玻璃部彙考编辑

《廣韻》:

玻璃编辑

「玻璃玉」:《西國寶》。

《本草綱目》
编辑

玻璃编辑

釋名

頗黎, 《水玉》。

李時珍曰:本作《頗黎》。頗黎,國名也。其瑩如水,其堅如 玉,故名「水玉」,與水精同名。

集解

陳藏器曰:「玻璃,西國之寶也。玉石之類,生土中。」或云 千歲水所化,亦未必然。

李時珍曰:「出南番。有酒色、紫色、白色,瑩澈與水精相 似,碾開有雨點花者為真。列丹家亦用之。藥燒者有 氣眼而輕。」《元中記》云:「大秦國有五色頗黎,以紅色為 貴。」《梁四公子記》云:「扶南人來賣碧頗黎鏡,廣一尺半, 重四十斤,內外皎潔,向明視之,不見其質。」蔡絛云:「御 庫有玻璃母,乃大食所貢,狀如鐵滓,煆之但作珂子」 狀,青、紅、黃、白數色。

氣味

辛寒無毒。

主治

陳藏器曰:「驚悸心熱,能安心明目,去赤眼,熨熱腫, 大明曰摩翳障

玻璃部選句编辑

唐李賀詩:「羲和敲日聲玻璃。」

玻璃部紀事编辑

《梁四公記》:「扶南大舶從西天竺國來,賣碧玻璃鏡,內 外皎潔,置五色物於其前,向明視之,不見其質。」 《唐書·西域傳》:「吐大羅武德二年,遣使者獻玻璃桮。」 《太真外傳》:「李白進清平調,太真持玻璃七寶杯,酌西 涼州所獻葡萄酒。」

《太平清話》:「宋奉宸庫有玻璃母一篚,初不知其美,諸 璫分去,後爇之作花,香氣清郁可愛,詔收集之。」此大 食國所獻,即于闐古名也。今產不見志。

《清波雜志》:「顯仁上仙,遣使告哀北虜,并致遺留禮物, 金器二千兩,銀器二萬兩,銀絲合十面,各實以玻璃 玉器。」

《十國春秋·閩太祖世家》:太祖雖起盜賊,而為人儉約。 一日,有使南方回者,以玻璃瓶為獻。太祖視翫久之, 自擲於地,謂左右曰:「好奇尚異,迺奢侈之本。今沮之, 俾後代無為漸也。」

《續文獻通考》:「金制,庶人不得以玻璃之類為器皿。」

玻璃部雜錄编辑

《十洲記》:「崑崙上有紅碧玻璃宮。」

《酉陽雜俎》:「千歲積冰,結為玻璃。」一說獅子乳以金銀 寶器盛之皆漏,惟玻璃則否。

《鐵圍山叢談》:「奉宸庫中玻璃母二大篚。」玻璃母者,若 今之鐵滓然,塊大小猶兒拳,人莫知其用。又歲久無 籍,不知其所從來。或云「柴世宗顯德間大食所貢。」又 謂真廟朝物也。諸璫以意用火煆而模寫之,但能作 珂子狀,青、紅、黃、白,隨其色,而不克自必也。

《偃曝談餘》:「獅子乳以金銀寶器盛之,皆漏,惟玻璃則 否。庭州灞水在大荒之外,以金鐵承之,皆漏,惟角與 瓠葉則否。拘夷山中有流水亦如之。」

《天中記》:「大雪山中有寶山,諸七寶並生取可得,惟玻 璃寶生高峰,難得。」

《事詞類奇》,今朝鮮諸國皆出玻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