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336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三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三百三十六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三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三百三十六卷目錄

 金部彙考三

  韓非子金生麗水

  淮南子地形訓

  神異經西荒經

  釋名

  說文釋金

  酉陽雜俎辱金 螻頂 趾腹 紫膽 元金

  桂海金石志生金

  本草綱目金 金屑 金漿

  天工開物黃金

 金部藝文一

  金銀讚          晉郭璞

  披沙揀金賦        唐席夔

  披沙揀金賦        柳宗元

  披沙揀金賦         李程

  披沙揀金賦        張仲方

  金賦            韋岫

  昆田化為金賦        闕名

  金賦            闕名

 金部藝文二

  金            晉棗據

  金            唐李嶠

  路入金州江中作       方干

  雜詠           明張治

  南唐宮詞          范汭

 金部選句

 金部紀事一

食貨典第三百三十六卷

金部彙考三编辑

《韓非子》
编辑

《金生麗水》
编辑

荊南之地,麗水之中生金。

麗水在益州永昌郡中,有金如糠浮出於其中。金質堅重,遇水即沈,未有浮出者。金浮於水乃其品格之異,非他金之可並也。

《淮南子》
编辑

《地形訓》
编辑

正土之氣,御乎埃天,五百歲生玦,玦五百歲生黃埃, 黃埃五百歲生黃澒,黃澒五百歲生黃金,黃金千歲 生黃龍,黃龍入藏生黃泉。

《神異經》
编辑

《西荒經》
编辑

西方日宮之外有山焉,其長十餘里,廣二三里,高百 餘丈,皆大黃之金,其色殊美,不雜土石,不生草木,上 有金人,高五丈餘,皆純金,名曰金犀。入山下一丈有 銀,又入一丈有錫,又入一丈有鉛,又入一丈有丹陽。 銅似金可鍛,以作錯塗之器也。《淮南子》術曰:餌丹陽 之金是也。

《釋名》
编辑

《釋天》
编辑

金,禁也。其氣剛嚴,能禁制也。

《說文》
编辑

《釋金》
编辑

金,五色金也。黃金為之長久埋不生衣,百陶不輕,從 革不違,西方之行也。生於土。

《酉陽雜俎》
编辑

《辱金》
编辑

金曾經在丘塚及為釵、釧溲,器陶隱居謂之辱金,不 可合鍊。

《螻頂 趾腹 紫膽》
编辑

金中螻頂金最上,六兩為一垛,有臥螻蛄穴及水皋 形當中。陷處名曰趾腹,又鋌上凹處有紫色,名紫膽。 開元中有大唐金,一有印字即官金也。

《元金》
编辑

元金唐太宗時,汾州言青龍白虎吐物在空中,有光 如火,墮地陷入二尺,掘之得元金,廣尺餘,高七寸。

《桂海金石志》
编辑

《生金》
编辑

生金出西南州,峒生山谷田野沙土中,不由礦出也。 峒民以淘沙為生,坏土出之,自然融結成顆大者,麥 粒小者如麩片,便可鍛作服用,但色差淡耳。欲令精 好,則重鍊取足色,耗去什二三,既鍊則是熟金丹。GJfont所須生金,故錄其所出。

《本草綱目》
编辑

《金》
编辑

《釋名》
编辑

黃牙,太真。

李時珍曰:按許慎《說文》云:五金黃為之長久埋不生 衣,百鍊不輕,從革不違,生于土,故字。《左右注》象金在 土中之形。《爾雅》云:黃金謂之璗,美者謂之鏐。餅金謂 之鈑,絕澤謂之銑。獨孤滔云:天生牙謂之黃牙。梵書 謂之蘇伐羅。

陶弘景曰:仙方名金為太真。

《集解》
编辑

《別錄》曰:金屑生益州,采無時。

陶弘景曰:金之所生,處處皆有。梁、益、寧三州,多有出。 水沙中作屑,謂之生金。建平晉安亦有金沙,出石中 燒鎔豉鑄為碢,雖被火亦未熟,猶須更鍊。高麗、扶南 及西域外國成器,皆鍊熟可服。

陳藏器曰:生金生嶺南、夷獠、峒穴山中,如赤黑碎石 金鐵屎之類。南人云:毒蛇齒落在石中。又云:蛇屎著 石上,及鵷鳥屎著石上,皆碎取毒處為生金,有大毒, 殺人。《本草》言:黃金有毒,誤矣。生金與黃金全別也,常 見人取金,掘地深丈餘,至紛子石,石皆一頭黑焦,石 下有金,大者如指,小者猶麻豆,色如桑黃,咬時極軟, 即是真金。夫匠竊而吞者,不見有毒。其麩金出水沙 中,氈上淘取,或鵝鴨腹中得之,即便打成器物,亦不 重鍊,煎取金汁便堪鎮心。

馬志曰:今醫家所用,皆鍊熟金薄,及以水煮金器,取 汁用之則無毒矣。明朝收復嶺表,詢訪彼人,並無蛇 屎之說,藏器傳聞之言,非矣。

蘇頌曰:今饒信、南劍、澄州所出,采亦多端,或有若山 石狀者,若米豆粒者,此類皆未經火並,為生金。 李珣曰:《山海經》所說諸山出金極多,不能備錄《廣州 記》云:大食國出金最多,貨易並用金錢。《異物志》云:金 生麗水。又蔡州瓜子金,雲南出顆塊金,在山石間采 之。黔南遂府吉州水中並產麩金。《嶺表錄》云:五嶺內 富州、賓州、澄州、涪縣江溪河,皆產金,居人多養鵝鴨, 取屎以淘金片,日得一兩或半兩,有終日不獲一星 者,其金夜明。

寇宗奭曰:顆塊金即穴山至百十尺見伴金石,定見 金也。其石褐色,一頭如火燒黑之狀,其金色深赤黃。 麩金即在江沙水中淘汰而得,其色淺黃,皆是生金, 得之皆當鑄鍊,麩金耗多入藥,當用塊金,色既深則 金氣足。餘須防,藥制成及點化者,此等焉。得有造化 之氣,如紫雪之類,用金煮汁,蓋假其自然之氣。爾又 東南金,色深。西南金色淡,亦土地所宜也。

李時珍曰:金有山金、沙金二種,其色七青、八黃、九紫、 十赤。以赤為足色,和銀者性柔。試石則色青,和銅者 性硬,試石則有聲。《寶貨辨疑》云:馬蹄金象馬蹄,難得 橄欖金出荊湖嶺南。胯子金象帶胯,出湖南北。瓜子 金大如瓜子。麩金如麩片,出湖南及高麗。沙金細如 沙屑,出蜀中。葉子金出雲南。《地境圖》云:黃金之氣,赤 夜有火光及白鼠,或云山有薤,下有金。凡金曾在塚 墓間及為釵釧溲器者,陶隱居謂之辱金,不可合煉。 《寶藏論》云:金有二十種。又外國五種,還丹金出丹穴 中,體含丹砂,色尢赤,合丹服之,希世之寶也。麩金出 五溪漢江,大者如瓜子,小者如麥,性平無毒。山金出 交廣南韶諸山,銜石而生。馬蹄金乃最精者,二蹄一 斤。毒金即生金,出交廣山石內,赤而有大毒,殺人,鍊 十餘次毒乃已。此五種皆真金也。水銀、金丹、砂金、雄 黃金、雌黃金、硫黃金、曾青金、石綠金、石膽金、母砂金、 白錫金、黑鈆金,並藥制成者,銅金、生鐵金、熟鐵金、GJfont 石金、並藥點成者。已上十五種,皆假金也。性頑滯有 毒。外國五種乃波斯紫磨金、東夷青金、林邑赤金、西 戎金、占城金也。

《金屑》
编辑

氣味

辛平,有毒。

大明曰:無毒。

李珣曰:生者有毒,熟者無毒。

寇宗奭曰:不曰金而更加屑字者,是已經磨屑。可用 之義。必須烹鍊,鍛屑為薄方可入藥,金薄亦同。生金 有毒,能殺人,且難解。有中其毒者,惟鷓鴣肉可解之, 若不經鍛屑即不可用。金惟惡錫畏水銀,得餘甘子 則體柔,亦相感耳。

李時珍曰:洗金,以鹽、駱駝、驢馬脂皆能柔金,金遇鈆 則碎,翡翠石能屑金,亦物性相制也。金蛇能解生金 毒。晉賈后飲金屑酒而死,則生金有毒可知矣。凡用 金薄,須辨出銅薄。

主治

《別錄》曰:鎮精神,堅骨髓,通利五臟,邪氣,服之成仙。 甄權曰:療小兒驚,傷五臟風癇失志,鎮心安魂魄。李珣曰:癲癇風熱,上氣咳嗽,傷寒肺損,吐血。骨蒸,勞 極作渴,並以薄入丸散服。

青霞子曰:破冷氣,除風。

《金漿》
编辑

氣味

同金。

主治

陳藏器曰:長生神仙,久服腸中盡為金色。

發明

陶弘景曰:生金辟惡而有毒,不鍊服之殺人,《仙經》以 醯蜜及豬肪牡荊酒輩鍊至柔軟,服之成仙。亦以合 水銀作丹砂,醫方都無用者,當是慮其有毒爾。 楊損之曰:生者殺人,百鍊者乃堪服。水銀合膏飲即 不鍊。

蘇頌曰:金屑,古方不見用者,惟作金薄入藥甚便。又 古方,金石凌紅雪、紫雪輩,皆取金銀煮汁,此通用經 鍊者,假其氣爾。

李時珍曰:金乃西方之行,性能制木,故療驚癇風熱 肝膽之病。而古方罕用。惟服食家言之淮南三十六 水法,亦化為漿服餌。葛洪《抱朴子》言:餌黃金,不亞於 金液。其法用豕負革肪苦酒鍊之,百遍即柔,或以樗 皮治之,或以牡荊酒慈石消之,為水。或以雄黃雌黃 合餌,皆能成仙。又言丹砂化為聖金服之昇仙。《別錄》 陳藏器亦言:久服成仙。其說蓋自秦皇漢武時,方士 傳流而來,豈知血肉之軀,水穀為賴,可能堪此金石 重墜之物,久在腸胃乎。求生而喪生,可謂愚也矣。故 太清法云:金稟中宮,陰巳之氣,性本剛,服之傷損 肉。又《東觀祕記》云:亡人,以黃金塞九竅,則尸不朽。此 雖近於理,然亦誨盜矣。曷若速化歸虛之為愈也哉。

附方

風眼爛弦,金環燒紅,掠上下臉肉,日數次,甚妙。集簡方 牙齒風痛,火燒金釵,針之立止。集簡方

輕粉破口,凡水腫及瘡病,服輕粉後,口瘡齦爛,金器 煮汁,頻頻含漱,能殺粉毒,以愈為度。外臺祕要 水銀入耳,能蝕人腦,以金枕耳邊,自出也。張仲景方 水銀入肉,令人筋攣,惟以金物熨之,水銀當出蝕金, 候金白色是也,頻用取效,此北齊徐玉方也。本草拾遺

《天工開物》
编辑

《黃金》
编辑

凡黃金,為五金之長,鎔化成形之,後住世永無變更, 白銀入洪爐,雖無折耗,但火候足時,鼓GJfont而金花閃 爍,一現即沒。再鼓則沉而不現,惟黃金則竭力鼓GJfont, 一扇一花,愈烈愈現,其質所以貴也。凡中國產金之 區,大約百餘處,難以枚舉,山石中所出大者名馬蹄 金;中者名橄欖金,帶胯金。小者名瓜子金。水沙中所 出,大者名狗頭金;小者名麩麥金糠金。平地掘井得 者,名GJfont沙金,大者名豆粒金,皆待先淘洗後冶鍊而 成顆,塊金多出西南,取者穴山至十餘丈,見伴金石, 即可見金。其石褐色,一頭如火燒黑狀,水金多者出 雲南金沙江。古名麗水此水源出吐蕃,遶流麗江府,至於 北勝州,迴環五百餘里。出金者有數截,又川北、潼川 等州邑與湖廣、沅陵、漵浦等皆於江沙水中淘沃,取 金千百,中間有獲狗頭金一塊者,名曰金母。其餘皆 麩麥形,入冶煎鍊,初出色淺黃,再鍊而後轉赤也,儋 崖有金田,金雜沙土之中,必不深,求而得取,太頻則 不復產,經年淘煉,若有則限。然嶺南夷獠洞穴中,金 初出如黑鐵,落深穵數丈得之黑焦石下,初得時咬 之柔軟,夫匠有竊吞腹中者,亦不傷人。河南蔡鞏等 州邑、江西樂平新建等邑,皆平地掘深井,取細沙淘 煉成,但酬答人,功所獲亦無幾耳。大抵赤縣之內隔 千里而一生。《嶺表錄》云:居民有從鵝鴨屎中淘出片 屑者,或日得一兩,或空無所獲,此恐妄記也。凡金質 至重,每銅方寸重一兩者,銀照依其則寸增重三錢, 銀方寸重一兩者,金照依其則寸增重二錢,凡金性 又柔,可屈折如柳枝,其高下色分,七青、八黃、九紫、十 赤,登試金石上。

此石廣信郡河中甚多,大者如斗,小者如拳,入鵝湯中一煮,光黑如漆。

立見分明,凡足色金參和偽售者,唯銀可入,餘物無 望焉。欲去銀存金,則將其金打成薄片,剪碎,每塊以 土泥裹塗,入坩鍋中硼砂鎔化,其銀即吸入土內,讓 金流出以成足色,然後入鉛少許,另入坩鍋內勾出 土內銀,亦毫釐具在也。凡色至於金,為人間華美貴 重,故人工成箔而後施之。凡金箔,每金七釐,造方寸 金一千片,粘鋪物面,可蓋縱橫三尺,凡造金箔既成 薄片,後包入烏金紙內,竭力揮椎打成。

打金椎短柄約重八斤。

凡烏金紙,由蘇杭造成,其紙用東海巨竹膜為質,用 豆油點燈閉塞周圍,止留針孔通氣,薰染煙光而成。 此紙每紙一張,打金箔五十度,然後棄去,為藥鋪包 朱用。尚未破損,蓋人巧造成異物也。凡紙內打成箔後,先用硝熟貓皮GJfont急為小方板,又鋪線香灰撒墁 皮上,取出烏金紙內箔覆於其上,鈍刀界畫成方寸, 口中屏息,手執金杖,唾濕而挑起,夾於小紙之中,以 之華物,先以熟漆布地,然後粘貼。

貼字者多用楮樹漿。

秦中造皮金者,硝擴羊皮使最薄,貼金其上,以便剪 裁。服飾用皆煌煌至色存焉,凡金箔粘物。他日敝棄 之時,刮削火化其金,仍藏灰內,滴清油數點拌落,聚 底淘洗入爐,毫釐無恙。凡假借金色者,杭扇以銀箔 為質,紅花子油刷,蓋向火薰成。廣南貨物以蟬蛻殼 調水描畫,向火一微炙而就,非真金色也,其金成器 物呈分。淺淡者以黃礬塗染,炭火炸炙即成赤寶色。 然風塵逐漸淡去,見火又即還原耳。

金部藝文一编辑

《金銀讚》
晉·郭璞
编辑

惟金三品,揚越作貢。五材之珍,是謂國用。務經軍農, 爰及雕弄。

《披沙揀金賦》以求寶之道同乎選才為韻
唐·席夔
编辑

寶之至者,金實難儔。何混質於微細,每隨沙以沈浮。 不耀其光,誠觀而莫辨。退藏於密,故披而可求。元鑒 在人至誠,斯保察晶熒。於磧礫視隱映,於潭島澹以 冥搜。靜而窮討,翻混濁酌。澄浩得之為利,雖云貨以 藩身。揀必於精,終是不貪。為寶道以之至行。無越思 研精,既辨取舍奚疑。浩浩同流詎謂眾難分矣,專專 匪惑盡可汰而出之。信多雜而不混,何在小而見遺。 故得方以選才,比諸振藻符至人和。光之德明君子 知微之道。豈止匪固於窮思。濫於中懷至寶,竊元功 披隤GJfont而不厭,積貨產以未豐,則情惟盜比而業與。 商同也徒觀夫敷彩,汙塗涅而不渝。外濁如汨,中明 自殊。養正以蒙潛雖伏矣,從人之欲道豈遠乎。彼荊 山採玉,河上求珠。刖雙足而未偶,冒萬死而爭趨。匪 曰能智,是為至愚。曷若隱而自彰,微而可辨。常保質 於堅重,匪淪精而展轉。以是為德則和而不同,以是 求賢則舉不失選。況今至珍必見,朗鑒GJfont開。細無不 察,大無不該。在沈潛而未耀,求揀鍊而斯來。亦何必 披鄱陽之沙,方見為寶,覽士衡之賦然後稱才。

《披沙揀金賦》以求寶之道同乎選才為韻
柳宗元
编辑

沙之為物兮,視污若浮。金之為物兮,恥居下流,沈其 質兮,五材或闕。耀其德兮,六府孔修。然則抱成器之 珍,必將有待當慎擇之日,則又何求配珪璋而取貴。 豈泥滓而有儔,披而擇之斯焉見寶,盪浸淫而顧盼, 指炫炅而探討。動而愈出,將去幽以即明。涅而不緇, 寶既堅而且好潛。雖伏矣,獲則取之。翻渾渾之濁質, 見熠熠之殊姿。久暗未彰亦冀將君是望。先迷後得 孰謂棄余。如遺其隱也。則雜昏昏,淪浩浩。晦英精兮, 自寶,和光同塵兮,合於至道。其遇也,則散奕奕,動融 融。煥美質乎其中,明道若昧兮,契彼元同,儻或俯而 不棄,諒致美於無窮。欲蓋而彰,故炯爾而見素,不索 何獲,遂昭然而發蒙,觀其振彼汙塗,積以錙銖,研清 暉而競出,燿真質而將殊。錐處囊而纖光乍,比劍拭 土而異彩相符。用之則行斯為美矣,求而必得不亦 悅乎。豈徒媚旭日以晶熒,帶長川之清淺皎如珠,吐 類。剖蚌而乍分粲兮,星繁似流雲之初卷。是以周詩 作比而祈招。即詠陸文可侔,而昭明是選。若然者可 以議披沙之所託,明揀金之所裁。良工何遠善價,員 來拂以增光。寧謝滿GJfont之學,汰之逾朗,詎慚擲地之 才客,有希採掇於求寶之際,庶斯文之在哉。

《披沙揀金賦》以求寶之道同乎選才為韻
李程
编辑

物有感者,其沙之同流,韜至精之未吐俟,明鑒以來 求。披隤GJfont歷汀洲,期往而有覿必專而是謀。若不克 見何遠不討。大無間於洪流,細寧忽於潢潦。必因目 擊信夫川,則效珍不假鏡臨,所謂地不藏寶於戲,未 分美惡必在妍媸。當有期於慎簡,幸無見於忽遺,經 營乎永昌之日,徘徊乎麗水之湄。初若決浮雲搖星 光之的的,又似剖群蚌貫珠彩之纍纍。充一鎰而有 待,貫三品而方期,出輕漣而沈潛,自照別麗景而光 炅生姿。洎乎沙之汰之,既堅既好。斷之則同心斯得, 用之則從革是寶。必資作礪,自同選眾以求仁。曾是 滿GJfont,未若觀學而知道。伊昔識真者,寡罕遇良工。遺 我於一撮之內,混我於眾流之中。純固空知夫自守, 精英不得而外融。與砂、磧而雜居,則如雲積處。礦璞 而自異,詎可雷同。寶既有矣,況於人乎。夫辨之掌握, 尚辱在泥塗,則將排碧沙,涉清淺,雖有懷於揀金。庶 不遺於片善。今則藻鑒既朗,庸將自媒,興公雅符於 通論,士衡猶患於多才。不然者則懷寶而退矣。曷為 體物而來哉。

《披沙揀金賦》以求寶之道同乎選才為韻
張仲方
编辑

披流沙之至寶,惟良金而可求。諒稟質以相混,信韜 光而莫儔。處其汙而含潔,潛其剛以產柔。將陶甄以 入用,在晶熒而必收。爾乃發彼眾彩瑩然,祕寶砂礫 之下自守其堅剛,茫昧之中我得其精,好遠邇必取 纖微。罔遺泛隤GJfont以吐色,洗蒙垢以成姿。匪塵泥之 足亂,豈玉石以生疑。既乍明而乍滅,在沙之而汰之。 同至人受污以不吝等,君子藏光以俟時。且流形厚, 地晦質。元造厥貢取戒於不貪,旁求必歸於有道。然 後百寶惟斥三品,惟崇美價。初炫微明,內融晦沈潛 而不雜,秉熠爚以潛通。將耀質而有異,豈藏山之與 同,鑒裁無疲期,必分於醜好。拂拭相借,固不假於磨 礱。俾精鍊以作範,庶從革以成功。亦何異夫才為物, 表道出常途。標百行以卓爾,摛繁文而煥乎。每和光 而不昧,居眾流而有殊,善惡由茲必分,真偽于焉可 辨。雖知己而見錄,本良工而妙選。將永隔于下流,且 不遺于片善。故明因特達道,靡邅迴乍披之而可玩。 亦求之而乃來,同無脛而斯感。豈眾口以為猜,今振 藻以作賦,而愧乎擲地之無才。

《金賦》以至寶堅剛無所爭也為韻
韋岫
编辑

山有良金,世名重寶。當用事於素節,實稟靈於元造。 由是司歲之士,敘秋之道。其神曰蓐收,其帝曰少昊。 相與搜瑰異,發鏗鏘。取我于麗水,淬我以輕霜。用爾 之寒可以革溽暑之候,用爾之勁可以摧烈火之剛。 遂重其珍,遂宣其利。披沙之狀,咸出從革之形。悉至 含宇宙則範之以景名,壓寰區則鑄之以神器。其難 得也。黍累不棄,分銖是爭。約人以懸市,遺子以滿GJfont。 國用築臺之禮,賦揚擲地之聲,或三緘而永保,或一 諾而必行。斷以同心斯為盡,善鑠於眾口,喻彼相傾。 是以王者之時,令修彝倫序。泥封是用,職貢有所垂 衣。守滿堂之誡命,相興作礪之語。則金為世出,雨示 天與。乃懷貪以恣攫,重諾而不捐,鑽出GJfont石。斷樸攻 堅。大有鎔範,小有雕鐫。玩物既奢,其器用窮。兵又縱 於戈鋋,則地將愛矣。君胡得焉又剋木之意,深蹈火 之功寡。傷水之閱世,疾土之處下。以勁挺司一方,以 滅裂視四者。曰吾常卓爾,子不知也,況有百鍊之秀, 三品之殊。藏之則潤屋可恃,鍛之則切玉如無。子豈 能馳善價入巨,冶隨我躍於洪鑪。

《昆田化為金賦》以祭祀明潔神化之金為韻
闕名
编辑

地有百瑞,美者惟金。其見寡,其應深。故因神而呈足, 表至誠之道,從物以化。更彰,肅祭之心,其祭惟何首 山之事。其祭則那我皇所致。始馨香以享德,終潔敬 而展意。向清漢以式瞻,庶嘉祥於一至。于是乎神報 以福,帝受以釐。昆田之上,金化于茲。考出地之形,時 則亡也。觀從革之狀,維其有之。原其始也,未辨厥名。 莫知其價,紛雜乎珍異,昭彰乎晝夜。呈祥於氏,雖得 神而生入息於時,亦待神而化。及其變也,倏忽而成, 爛然而明,初比粟而散點,竟如螢以亂呈。昔混丹沙, 南面之虔誠始答。今輝瑤草,四方之正色遂生。山下 熒煌,田間昭晰。向曙而野花齊媚,入暝而天星共列。 祥風拂而愈麗,瑞露濡而更潔。至若隨車,表舜還雨。 來秦或因初以出,或從本而陳。未有遷移以禮變,化 從神以彼瑞,為茲瑞易前珍。為後珍則知寶非神,而 不見其祥,神非寶而莫臨。其祭訪古而昆田宛在,閱 史而清風不替。別有泥沙久沉,光影常翳。顧茲神之 所開,亦化形而表帝。

《金賦》
闕名
编辑

夫西南之美者,有華山之金,石焉斯蓋,西方之行。百 陶不輕性惟從,革才堪贖刑責冶。築鳧桃之業,問銑 盪鏐鈑之精。王陽則或聞能作欒,大則妄言可成鄱。 陽投沙而乍得,清河隱粟以方驚。若夫陽邁奇光,狼 夜市。噬之得乾肉之象,斷之有同心之利。躍大冶 者,知其不祥,雨櫟陽者,稱其為瑞。至於巴丘,牛躍林 邑熒飛。美陳翼之無取,重王忳之不欺。既稱汝敦之 婦復,歎樂羊之妻不疑。豈盜於同舍,楊震自明。於四 知或以寵,疏廣之告老或以獎。孫叔之制儀,爾其登 郭隗之臺,散竇嬰之廡,書著三品,詩稱大賂。韋賢匪 重於滿GJfont,陳平每聞于間楚。利稱鼎耳,巧聞瓦注。或 服之而成仙,或遺之而得土。獲蘇秦之舊宅,得董卓 之遺塢。陳爵則波底求樽,郭巨則地中得釜。嘉邴原 之見還,慕管寧之靡顧。則有應嫗探社,張氏得鉤。齊 王之遺孟子,楚襄之聘莊周。及夫葬驪山而雁成,懸 咸陽而書就。遺雷義以知廉,贈袁叔而為壽。或舉袖 而不逆,或投園而靡受。攫之豈憚於市人,鑠之每聞 於眾口。亦聞埋於幕下,生自碑中。入夜方驚於白鼠, 積年或化於黃龍。當暑有衣裘之節,下聊見高士之 風。別有積之巨萬,賜之千鎰數,王莽之既敗,料梁王 之已卒。井邊之黃鳥初飛,壁下之高冠乍出。亦云逐 韓嫣之彈,獻梁冀之蛇,投烈女之瀨雨。仲孺之家,季 布之諾。誠重郭況之穴,難加復聞。置在GJfont中,唾之盤 裡。或戒貪而藏山,或施仁而贖子。或睹于北荒高闕,或取於荊南,麗水入懷,詎見於張奐,投海但聞於甘 始漢皇之重阿嬌,勾踐之思范蠡。斯生土之精剛,誠 汝漢之至美。

金部藝文二编辑

《金》
晉·棗據
编辑

金玉有本質,焉能不堅剛,惟在遠爐炭,幽居永潛藏。

《金》
唐·李嶠
编辑

南楚標前貢,西秦識舊城。祭天封漢嶺,擲地警孫聲。 向日披沙淨,含風振鐸鳴。方同楊伯起,獨有四知名。

《路入金州江中作》
方干
编辑

棹尋椒岸縈迴去,數里時逢一兩家。知是從來貢金 處,江邊牧豎亦披沙。

《雜詠》
明·張治
编辑

紫宸宮闕九天開,中使傳宣殿裡來。紅玉雕盤宮錦 覆,上公含笑賜金回。

《南唐宮詞》
范汭
编辑

女冠鳥爪解方音,識得蓬瀛路淺深。戲搦雪花鎔紫 磨,漢宮誰數辟寒金。

金部選句编辑

漢班固《西都賦》金缸銜璧,是為列錢。

孔融表,金枝中樹,廣樂肆陳。金枝燈也以金飾之 晉傅咸《燈賦》金枝密焰已流芳。

魏曹植《美女》篇,頭戴金雀釵,腰佩翠琅玕。攘袖見 素手,皓腕約金鐶。

宋謝靈運詩:金樽盈清醑。

唐李白詩: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盤珍羞直萬錢。 李賀詩:金鵝屏風蜀山夢,鸞裙鳳帶雲煙重。

白居易詩:玉液黃金GJfont。 宋歐陽修詩:可笑人生不飲酒,惟知白首戀黃金。 張載詩:佳人遺我綠綺琴,何以贈之雙南金。

蘇軾詩:歸來笛聲滿山谷,明月正照金叵羅。

黃庭堅詩:煩公揮橐金。

元元好問詩:北去穹廬千萬里,畫羅休鏤麝香金。

金部紀事一编辑

《竹書紀年》:夏禹八年夏六月,雨金于夏邑。

《述異記》:先儒說夏禹時,天雨金三日。古詩云:安得天 雨金,使金賤如土是也。

《吳越春秋》:禹登委宛山,得金簡,青玉為字,編以白銀。 《詩經·大雅棫樸篇》:追琢其章,金玉其相。此詠歌文 王之德,追雕也。金曰雕,玉曰GJfont,追之琢之,則所以美 其文者,至矣。金之玉之,則所以美其質者,至矣。 《周禮》:春官,巾車掌公車之政令,王之五路,金路,鉤,樊 纓九就,建大旗以賓,同姓以封。訂義項氏曰:金路以金 為飾,蓋其形堅剛義也。其性從革和也。方之為方,圓 之為圓,惟冶之所鑄,大之則大,小之則小,惟物之所 感,皆主于和也。

《述異記》:周成王時,咸陽雨金,今咸陽有雨金原。 《穆天子傳》:天子大朝于黃之山,乃披圖視典,用觀天 子之GJfont器,曰天子之GJfont玉,果璿珠、燭銀、黃金、之膏。 金膏亦猶玉膏,皆其精汋也。

天子乃賜赤烏之人,囗其墨乘四,黃金四十鎰,貝帶 五十,朱三百裹,丌乃膜拜而受。《周禮》:大夫乘墨車, 二十兩為鎰,丌名赤烏,人名也。

天子乃賜曹奴之人戲;囗黃金之鹿,銀囗貝帶四十, 朱四百裹,戲乃膜拜而受。今所在地中,得玉肫、金 狗之類。

孟秋丁酉,天子北征囗之人,潛時觴天子於羽陵之 上。乃獻良馬、牛羊、伯夭,曰:囗氏檻囗之後也。天子乃 賜之黃金之罌三六,朱三百裹,潛時乃膜拜而受。 潛時名也,罌即盂也,徐州謂之罌。

《詩經·衛風淇澳篇》:有匪君子,如金如錫。衛人美武 公之德,金錫言其煆煉之精純。

《韓詩外傳》:吳延陵季子遊於齊,見遺金,呼牧者取之。 牧者曰:子居之高,視之下;貌之君子,而言之野也。吾 有君不君,有友不友,當暑衣裘,君疑取金者乎。延陵 子知其為賢者,請問姓字。牧者曰:子乃皮相之士也; 何足語姓字哉。遂去。延陵季子立而望之,不見乃止。 孔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

《韓詩外傳》:楚狂接輿躬耕以食。其妻之市,未返,楚王使使者齎金百鎰,造門曰:大王使臣奉金百鎰,願請 先生治河南。接輿笑而不應,使者遂不得辭而去。妻 從市而來曰:先生少而為義,豈將老而遺之哉。門外 車軼,何其深也。接輿曰:今者、王使使者齎金百鎰,欲 使我治河南。其妻曰:豈許之乎。曰:未也。妻曰:君使不 從,非忠也;從之,是遺義也。不如去之。乃夫負釜甑,妻 戴織器,變易姓字,莫知其所之。

《晏子》:景公,為履黃金之綦。

《吳越春秋》:伍子胥伐楚還溧陽瀨水上,欲報自殺婦 人,百金不知其家,投金激水中而去。須臾,有一姥哭 而來,自言是女母,取金而去。

范蠡乘扁舟,出三江,入五湖,人莫知其所適。范蠡既 去,越王愀然變色,召大夫種曰:蠡可追乎。種曰:不及 也。王曰:奈何。種曰:蠡去時,陰畫六,陽畫三,日前之神, 莫能制者。元武天空威行,孰敢止者。度天關,涉天梁, 後入天一。前翳神光,言之者死,視之者狂。臣願大王 勿復追也。蠡終不還矣。越王乃收其妻子,封百里之 地,有敢侵之者,上天所殃。于是越王乃使良工鑄金 象范蠡之形,置之坐側,朝夕論政。

《史記·封禪書》:櫟陽雨金,秦獻公自以為得金瑞,故作 畦畤櫟陽而祀白帝。

《十三州記》:昔蜀王從卒數千餘,出獵于褒谷。秦惠王 亦畋于山中,以金一筐遺蜀王,及報,欺之以土。秦王 大怒,其臣曰:此秦得之瑞。秦王未知蜀道,乃刻石牛 五頭,置金于尾下,偽如養之者,言此天牛能屎金,蜀 人見而信之,乃令五丁共引牛。成道致之成都,秦始 知蜀道,使張儀伐之。蜀王開戰,不勝而亡。

《列子·說符篇》:昔齊人有欲金者,清旦衣冠而之市。適 鬻金者之所,因攫其金而去。吏捕得之,問曰:人皆在 焉,子攫人之金何。對曰:取金之時,不見人,徒見金。 《魯連子》:秦師圍趙而退,平原君以千金欲為魯連先 生壽,連笑曰:所貴天下士者,為人釋難,解人締結,若 即有取,商賈之事,連不忍為也。

《新序》:燕昭王置千金于臺上,以延天下之士,謂之黃 金臺。先禮郭隗:於是樂毅自魏往,鄒衍自齊往,劇辛 自趙往。

《戰國策》:天下之士,合從相聚於趙,而欲攻秦。秦相應 侯曰:王勿憂也,請令廢之。秦於天下之士非有怨也, 相聚而攻秦者,以己有富貴耳。王見大王之狗,臥者 臥,起者起,行者行,止者止,毋相與鬥者;投之一骨,輕 起相牙者,何則。有爭意也。於是使唐睢載音樂,予之 五千金,居武安,高會相與飲,謂邯鄲人;誰來取者。於 是其謀者固未可得予也,其可得予者,與之昆弟矣。 公與秦計功者,不問金之所之,金盡者功多矣。今令 人復載五千金隨公。唐雎行,至武安,散不能三千金, 天下之士,大相與鬥矣。

《韓詩外傳》:田子為相,三年歸休,得金百鎰,奉其母。母 曰:子安得此金。對曰:所受俸祿也。母曰:為相三年,不 食乎。治官如此,非吾所欲也。孝子之事親也,盡力致 誠,不義之物,不入於館,為人子不可不孝也。子其去 之。田子愧慚,走出,造朝還金,退請就獄。王賢其母,說 其義,即舍田子罪,令復為相,以金賜其母。

《誠齋雜記》:荊軻之燕,太子東宮臨池而觀。軻拾瓦投 GJfont,太子令人奉盤金,軻用抵盡,復進。軻曰:非為太子 愛金,但臂痛耳。

《列仙傳》:安期先生,始皇請見之,賜金璧數千萬。 《獨異志》:秦敗,豪傑之士爭取金玉,唯任氏子獨為倉 窖貯粟。後穀食萬錢,於是金玉寶貨盡歸任氏。 《述異記》:秦二世元年,宮中雨金,既而頃刻皆化為石。 《獨異志》:項籍開始皇墓,探取珠寶,其餘不盡取者,有 金鴈飛出墓外,為羅者所獲。

《漢書·陳平傳》:漢王拜平為都尉,謂平曰:天下紛紛,何 時定乎。陳平曰:項王為人,恭敬愛人,士之廉節好禮 者多歸之。至於行功賞爵邑,重之,士亦以此不附。今 大王嫚而少禮,士之廉節者不來;然大王能饒人以 爵邑,士之頑鈍嗜利無恥者亦多歸漢。誠各去兩短, 集兩長,天下指麾即定矣。然大王恣侮人,不能得廉 節之士。顧楚有可亂者,彼項王骨骾之臣亞父、鍾離 昧、龍且、周殷之屬,不過數人耳。大王能出捐數萬斤 金,行反間,間其君臣,以疑其心,項王為人意忌信讒, 必內相誅。漢因舉兵而攻之,破楚必矣。漢王以為然, 乃出黃金四萬斤予平,恣所為,不問出入。平既多以 金縱反間於楚軍,宣言諸將鍾離昧等為項王將,功 多矣,然終不得列地而王,欲與漢為一,以滅項氏,分 王其地。項王果疑之,使使至漢。

《史記·平準書》:漢興,接秦之弊,丈夫從軍旅,老弱轉糧 饟,作業劇而財匱,自天子不能具鈞駟,而將相或乘 牛車,齊民無藏蓋。於是為秦錢重難用,更令民鑄錢, 一黃金一斤。索隱曰:如淳云時以錢為貨,黃金一 斤直萬錢,非也。又臣瓚下注云秦以一鎰為一金,漢 以一斤為一金,是其義也。《西京雜記》:戚姬以百鍊金為彄環,照見指骨,上惡之, 以賜侍兒鳴玉,耀光等各四枚。

韓嫣好彈,常以金為丸。一日所失者十餘。長安為之 語曰:若饑寒逐金丸。京師兒童每聞嫣出,輒隨之。 《魯國先賢志》:叔孫通草創朝儀,高帝拜通為奉常,賜 金五百斤,通悉以金賜諸生,諸生乃喜曰:叔孫生聖 人也,知當世務。

《誠齋雜記》:漢建信侯婁敬晚得道,居好畤。明月山北 能種金,其地曰種金平。今人往往得金云。

《漢書·孝惠帝紀》:帝即位,賜視作斥上者,將軍四十金。 四十金,四十斤金也。不言黃,謂錢也。諸賜言黃金 者,皆與之金。不言黃者,一金與萬錢也。

《述異記》:漢惠帝二年,宮中雨黃金黑錫。

《漢書·直不疑傳》:不疑。為郎,事文帝。其同舍有告歸,誤 將持其同舍郎金去。已而同舍郎覺,亡意不疑,不疑 謝有之,買金償。後告歸者至而歸金,亡金郎大慚,以 此稱為長者。

《季布傳》:布,為任俠有名。楚人諺曰得黃金百,不如得 季布諾。

《竇嬰傳》:孝景三年,吳楚反,拜嬰為大將軍,賜金千斤。 嬰以所賜金,陳廊廡下,軍吏過,輒令財取為用,金無 入家者。

《文三王傳》:梁孝武王未死時,財以鉅萬計,不可勝數。 及死,藏府餘黃金尚四十餘萬斤,他財物稱是。 《漢武故事》:帝年數歲,長公主遍指侍者曰:與子作婦, 好否。皆不用,後指陳后帝曰:若得阿嬌,當作金屋貯 之。

《拾遺記》:元封元年,浮忻國貢蘭金之泥,此金出湯泉。 盛夏之時,水常沸湧,有若湯火。飛鳥不能過,國人常 見水邊有人冶此金,為器金狀,混混若泥,如紫磨之 色,百鑄其色變,白有光如銀,名曰銀燭,常以此泥封 諸函匣及諸宮門,鬼魅不敢干。當漢世,上將出征及 使絕國,多以此泥為璽,封衛青、張騫、蘇武、傅介子之 使,皆受金泥之璽封也。武帝崩後,此泥乃絕焉。 《漢書·武帝紀》:元封六年三月,行幸河東,祠后土。詔曰: 朕禮首山,昆田出珍物,或化為黃金。祭后土,神光三 燭。其赦汾陰殊死GJfont下,賜天下貧民布帛,人一匹。 應劭曰:昆田,首山之下田也。武帝祠首山,故神為出 珍物,化為黃金。

《史記·平準書》:齊相卜式上書曰:臣聞主憂臣辱。南越 反,臣願父子與齊習船者往死之。天子下詔曰:卜式 雖躬耕牧,不以為利,有餘輒助縣官之用。今天下不 幸有急,而式奮願父子死之,雖未戰,可謂義形於內。 賜爵關內侯,金六十斤,田十頃。布告天下,天下莫應。 列侯以百數,皆莫求從軍擊羌、越。至酎,少府省金,而 列侯坐酎金失侯者百餘人。如淳曰:漢儀注王子 為侯,侯歲以戶口酎黃金於漢廟,皇帝臨受獻金以 助祭。大祀曰飲酎,飲酎受金。金少不如斤兩,色惡,王 削縣,侯免國。索隱曰:列侯多以百數,故坐酎金失侯 者一百六人也。

《漢書·劉向傳》:向,本名更生,以行修飭擢為諫大夫。宣 帝循武帝故事,招選名儒俊材置左右。更生以能通 達文辭,與王褒、張子僑等並進對。上復興神仙方術 之事,而淮南有枕中鴻寶苑祕書。書言神仙使鬼物 為黃金之術,及鄒衍重道延命方,世人莫見,而更生 父德武帝時治淮南獄得其書。更生幼而讀誦,以為 奇,獻之,言黃金可成。上令典尚方鑄作事,費甚多,方 不驗。上乃下更生吏,吏劾更生鑄偽黃金,繫當死。更 生兄陽城侯安民上書,入國戶半,贖更生罪。上亦奇 其才,得踰冬減死論。

《疏廣傳》:廣,東海蘭陵人。地節三年,立皇太子,廣為太 傅,兄子受為少傅。在位五歲,父子俱移病,上疏乞骸 骨。上以其年篤老,皆許之,加賜黃金二十斤,皇太子 贈以五十斤。廣既歸鄉里,日令家共具設酒食,請族 人故舊賓客,與相娛樂。數問其家金餘尚有幾,趣賣 以供具。居歲餘,廣子孫竊謂其昆弟老人為廣言曰: 飲食費且盡,子孫幾及君時頗立產業基址。廣曰:吾 豈老誖不念子孫哉。顧自有舊田廬,令子孫勤力其 中,足以共衣食。今復增益之以為贏餘,但教子孫怠 惰耳。賢而多財,則損其志;愚而多財,則益其過。且夫 富者,眾之怨也;吾既亡以教化子孫,不欲益其過而 生怨。又此金者,聖主所以惠養老臣也,故樂與鄉黨 宗族共饗其賜,以盡吾餘日,不亦可乎。於是族人說 服。

《西京雜記》:孝成趙皇后弟為昭儀,居昭陽殿,其壁帶 往往為黃金,缸函藍田玉。

《揚雄集》:單于上書願朝哀帝,以問公卿,公卿以虛費 府帑可,且勿許單于。使辭去,未發雄上書,諫天子召 還匈奴使者,更報單于書,而許之賜雄黃金十斤。 《漢書·王吉傳》:吉字子陽,為諫大夫,謝病歸。子駿為御 史大夫,駿子崇為大司空,封扶平侯。自吉至崇,世名清廉,然材器名稱稍不能及父,而祿位彌隆。皆好車 馬衣服,其自奉養極為鮮明,而亡金銀錦繡之物。及 遷徙去處,所載不過囊衣,不畜積餘財。去位家居,亦 布衣蔬食。天下服其廉而怪其奢,故俗傳王陽能作 黃金。

《述異記》:漢世翁仲儒家人貧,力作居渭川,一旦,天雨 金十斛於其家。

漢世潁川民家,雨金銖錢。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