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四千九百二十九 永樂大典
卷之四千九百三十
卷之四千九百三十一 

永樂大典卷之四千九百三十  十二先

太玄經八

人玄守首第五十七三方一州一部三家陳仁子輯注愚曰守者隂

與陽不交而峙立也亦否也夫陽薄隂則繞而為風隂囚陽則奮而為雷

陽和隂則為雨為露隂和陽則為霜為雪皆非角立而互守者也玄象否

有二曰唫者逢二火之陽形客二氣不交之用曰守者以隂迎三木之

陽形容二氣之體言迷自守言羣陽不守言其守貧是不交而固守

者然也守陳仁子輯注范云人玄陽家三木下上亦象否卦胡次和集注


司馬云陽家木亦凖否隂守户陽守門物莫相干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

於木謂之守二氣相對上下否隔各守其位故謂之守守之初一日

入宿六度一閉朋牖守元有陳仁子輯注范云閉塞也朋黨類也牖

户牖也元者善之長也有其身而閉黨牖守其身之善者則守家之道也

測曰閉朋牖善持有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守一不移持有善道也 胡次

和集注司馬云王小宋作閉明牖守元有今從宋陸范云范云朋黨類也光

謂易曰憧憧徃來朋從爾思言心有所戍之牖者所以窺

外也元始也樂記曰人生而静天之性也感物而動性之欲也一為

而當晝能閉外類之誘守其始有之性者也次二迷自守不如一之有陳

仁子輯注范云二隂位也亦有目目在中也自守本行不正

故不如一守身修善能持正業也測曰迷自守中無所以也陳仁子輯注

范云以用也不先自守故無所用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曰以用也

無所用自守也王曰一守其迷二守其道故不如一之所有也光謂二為思

中而當夜誘於外物迷而失其所守者也書曰惟民生厚因物有遷次三

無喪無得徃來默默陳仁子輯注范云三為進人當進德修業以及於時

家性為守故能檢身不求於人無喪無得無咎無譽常自循守故默默也


測曰無喪無得守厥故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默而自守故守其故也 胡

次和集注司馬云三為進人為自如為成意當曰之晝德成於内能守而

勿失者也外物之徃於我何喪外物之來於我何得默而成之不言而信

也易曰無喪無得徃來井井次四象有守陳仁子輯注范云四為戍為狗

象似也艮难也似能難人者若芻狗也有狗之名而不能御故言似也測

曰象艮之守廉無𢛅也陳仁子輯注廉察而已不𢛅有之胡次和集注

司馬云象陸本象艮有守作象貌自守小木本守今從王本𢛅

與怙切宋曰貌音狗陸曰𢛅禁禦也言象狗不能有所廉察禁禦也池云

象似也若芻狗也光謂貌音狗當云艮為狗字之誤也象狗猶言象龍也

鄭云守艮難奴旦切艮為山為狗夫狗之能山之能難也也易坎

水為難則艮山亦為難故曰艮难也次五守中以和要侯貞陳仁子輯註

范云五為天子守中和之道以有其國諸侯之正主也故貞以道正國国

人所歸雖處要荒莫不畢至故曰要侯測曰守中以和侯之素也陳仁子

輯注范云侯君也居中以正君之素所修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二宋

陸本守中以和作守中以一和王本要侯貞作要侯之貞今皆從范本范

曰五為天子守中和之道也侯之正主也光謂素向也中和莫盛乎五守


中和之道以要約諸侯諸之所取正而歸向也次六車案軔圭璧塵陳

仁子輯注范云六為上祿下之所奉車而案軔不通神明不來不徃告祭

不時故璧圭塵也測曰車案軔不接鄰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澤不逺彼無

所樓及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接作交今從諸家軔而振切小宋曰

軔礙車輪之木也禮諸侯不用諸侯自為正之具也執守失貞不接鄰國

車輪案軔以靡行圭璧生塵而不用光謂家性有守六過中而當夜自守

大過者也 林希逸鬳斋集軔礙車輪之木也上也車為軔所止圭與

璧皆積於塵埃之中此閉吝而不與人交際者之喻次七羣陽不守男子

之貞陳仁子輯注范云七為陽世皆陽故稱羣也為六所剋故不守守身

求三三是其世因三問二所介者逺在守之世白修而已故男子之正也

測曰群陽之守守貞信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守正無欲故貞信也 胡次和

集注司馬云王本群陽不守作羣陽不字今從諸家章云七畫為少陽而

處陽家得其類故稱羣也在守之世執操不偶以全陽德故不孚育乃得

男子正能守其正人所信服故測曰守正信也次八臼無杵其碓舉天隂

不雨白日毁暑陳仁子輯注范云八木也故有舊杵之事亦隂陽之道也

天不雨草木枯槁故毁暑也測曰臼無杵其守貧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碓


杵不用故貧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碓丁潰切機舂也蓋以機舂與掘地

斷木者異故曰臼無杵其碓舉舊音外者乃是磑字磑磨也不可舉司馬

云王曰臼而無杵守之而終無所用舉而不下守之而終無所成光謂其

碓斋無米可舂也天隂無雨無澤可冀也八為禍中為耗故有此象 林希

逸鬳斋集有臼而無杵不舂米也其碓舉而不下無所碓也天隂不雨澤

不下流也白日宜熱而隂晦之故曰毁暑此貧不得時者之喻上九與荼

有守辭于盧首不殆陳仁子輯注范云荼白也虜黑也九西方故白以類

相求故辭黑首也守道之家四方無虞安民得人不用旅力故白首之人

並列位也測曰與荼有守故愈新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老見任曰以親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荼同都切茅香也人頭百則似之司馬云宋陸本作有

荼有守測作其荼其守今從范王小宋本荼音徒宋曰愈猶勝也范曰荼

白也盧黑也九西方故白光謂荼茅秀也其色白九為禍終而當晝能悔

其禍者也故思老成白首之人與守其故道而辭去黑首諞言之士則国

家不至於危殆也秦誓曰番番良士旅力既愆我尚有之仡仡勇夫射御

不違我尚不欲

人玄翕首第五十八 三方一州二部一家陳仁子輯注愚曰翕者隂


盛而物以合也陽為吐氣隂為含氣吐氣主舒而生物含氣主聚而成物

故大簇之氣應而草木萌動夷則之氣應而禾乃登生於春成於秋一嘘

一吸孰從而詰其故易以一隂而㐲二陽之下將卑巽而入故曰巽玄以

三隂居四金之會將翕合而入故曰翕若翕冥若翕其羽若翕其腹若翕

激翕云乎哉翕云乎哉翕陳仁子輯注范云人玄隂家四金中下象巽卦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隂家金凖巽入翕次五一十八分三十四秒白露

氣應曰次壽星斗建酉位律中南吕陸曰巽者入也翕亦人也王曰翕合

也光謂巽為鷄故翕多飛鳥之象邵云隂家凖巽隂來逆變陽徃順

化物退降集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金謂之翕者處暑氣終於此首

之次二白露節起於此首之次三隂上為逆陽下為順萬物曰衰故曰退

也降集自斂也故謂之翕翕之初一日入軫宿十一度 胡次和集注司

馬云二宋陸王本陽往順化作陽往以順今從范本宋曰隂來從下故以

逆言之陽往從上故以順言之光謂隂升而害物故曰逆陽降而育物故

曰順章云隂乘其王逆以從變陽既乘衰去以順化物咸退集將就其成

衝曰翕也入錯曰翕也内悉其義也初一狂衝于冥翕其志陳仁子輯

注范云翕順也水性流行無内不入故稱狂衝初發自源蒙蒙然故謂之


冥波蕩順志不拘於法水之性故言順其志也雖欲逍遥天不之兹陳仁

子輯注范云水之流行是天之性雖欲逍遥天之不順故曰天不之兹兹

此也言不令如此也測曰狂衝于冥天未與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水宜流

行天未與之逍遥者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陸本翕其志作以翕其

志不作下今從范本范本消揺作逍遥今從二宋陸王本逍摇與逍遥同

王曰兹古滋字光謂一為思始而當夜小人有不善之心狂蕩衝激於冥

昧之中翕斂其志未形于外逍遥自縱適之貌言雖欲縱適其志天未之

與不得滋長也次二翕冥中射貞陳仁子輯注范云二為平人不隱不仕

故曰翕翕順也中中心也順其中心自近念逺不違正道故貞家翕順每

自順從冥也測曰翕冥中正予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予我也我謂二也言

二正處中正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正予作正弓今從諸家予與與

同二為思中而當晝君子有善心亦翕斂於冥昧之中如射之有志正已

而發發無不中故曰射貞正予猶言惟正是與也次三翕食嘬嘬陳仁子

輯注范云三為進人順意欲上祿食於四嘬嘬食疾之貌也疾於仕進違

於雅讓故嘬嘬也測曰翕食嘬嘬利如舞也舞章作無 陳仁子輯注范

云所利不方故如舞也胡次和集注鄭氏云嘬舊楚快切礼記注云一舉


盡臠也故為食疾之貌司馬云嘬楚快切范曰嘬嘬食疾貌王曰嘬嘬盡

臠貪之甚也欲利之速如舞之赴節光謂三為成意而當夜上近於祿小

人見祿貪而務入無所不至 林希逸鬳斋集嘬楚快切翕食貪良也嘬

嘬貪食之貌也小人多貪見利如舞無所不至矣次四翕其羽利用舉陳

仁子輯注范云羽朋友之用稱善相翼之謂也五為土土生金親近於五

常見舉用故利也朋友相翼進在祿位有似叔牙之相管仲也測曰翕其

羽朋友助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朋友者朋助之謂也朋友相衛是其力助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四為下祿又為外它當日之畫如鳥翕其羽利用舉

士得朋友之助利於進也次五翕其腹辟金榖陳仁子輯注范云五為天

位而在翕家翕斂順志故其口腹無施祿之意金榖辟藏專足於已故翕

其腹也測曰翕其腹非所以譽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自翕以欲故作貞舉之

君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范注云金榖辟藏專之於已讀為襞積之襞也

必益切一說讀為癖積之癖是腹病故曰翕其志辟金榖匹亦切司馬云

范王小宋本辟榖皆作辟金榖今從宋陸本范小宋本譽作舉㪯從陸王

本五為中祿又為腹而當日之但能翕其福祿以自與者也故曰翕其

腹夫自與者人必奪之此乃辟福祿之道也况令名何從而得之次六黄


心鴻翼翕于天陳仁子輯注范云六為五心五處中色黄故黄心也位尊

心正所任必賢故翼鴻也臣賢君明下順於上故翕天心測曰黄心鴻翼

利得輔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鴻翼之正臣相輔助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

云宋六王本利作和今從范本六為中正故稱黄鴻鳥之飛高者也六又

為盛多居福之隆當日之晝君子以中庸為心輔之者衆如傳鴻翼其高

飛無不至矣 林希逸鬳斋集黄心得中也鴻翼大翼也翕于天者合于天

也得大中之道而合于天賢者之喻也次七翕繳惻惻陳仁子輯注范云七為

繩為射射用繩者繳之謂也七為失志文為飛鳥鳥而失志故高飛飛而

遇繳欲去不得故惻惻也惻痛心也測曰翕繳惻惻被離害也陳仁子

輯注范云飛而遇繳故離害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繳舊音灼按矰繳者

矢有絲也以矰矢射之而繳絲嬰之則飛鳥墜矣詩云弋鳬與雁是也翕

繳惻惻謂順繳而下其必如此也被離被蒙也離遭也司馬云繳音灼范

曰七為繩為射射用繩者繳之謂也光謂七為禍階而當夜故被離害也

林希逸鬳斋集繳音灼以繳取為為人見之惻惻然而見利者不顧他日

必自離害也次八揮其罦絶其殆陳仁子輯注范云七為罔罟而在八

前故有罦羂之難八為青龍龍遇罔罟必免其害故絶羂也羂絶罦敗所


絓不禁故有殆也揮而去之何縘之有也測曰揮罦絶羂危得遂也陳

仁子輯注范云離罔而去得遂龍之志矣胡次和集注司馬云揮㩣與揮同

羂古縣切王曰晝可以自危雖不至於終凶亦殆之其小宋曰罦覆車也

羂罔也光謂八為禍中而當畫故得免也 林希逸鬳斋集㩣輿揮同羂

古縣反罦覆車也羂網也小人以罦羂害物一旦揮絶而去之則雖危而

可以自免矣此為惡而知悔者之喻遂安也上九㩣其角雖用抵族陳

仁子輯注范云九為兵為極禍抵撃也金稱角喻刺害致禍㩣而去之故

撃其族類也測曰㩣其角殄厥類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殄絶其族類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抵舊音𥿄按訓繫之抵從氏訓距之抵從氏俗書訛宜

别之司馬云王本族作撲今從諸家抵音紙范曰抵繫也王曰揮其角以

拒物物所同惡光謂九為殄絶為猛為角而當夜翕禍不已至於窮極猶

欲用猛取勝故至於絶族也

人玄聚首第五十九  三方一州二部二家 陳仁子輯注范曰聚者

隂盛而物自斂也天地間氣有發舒必有收斂故雷之鳴也而收水之生

也而涸蟲之蜎飛也而坯户果蓏之華秀也而成實此歸根復命之時昔

也動而舒今也靜而聚易以坤順兊說隂據於上而為萃玄以陽微隂盛


隂升於上而為聚月令曰多積聚玄經曰萬物崇聚時為之也聚陳仁子

輯注范云人玄陽家五土中中象萃卦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陽家土凖

萃入聚次七日舍角易曰萃王假有廟故聚多鬼神之象隂氣收聚陽

不禁禦物相崇聚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土謂之聚者言隂盛陽裏

萬物衰落隂氣收取而崇聚之故謂之聚聚之初一日入軫宿十五度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崇亦聚也章云陽能生育而不能畜聚隂能畜聚而

不能生育今陰氣已盛故萬物崇聚衝曰聚集錯曰聚事虛也悉家性之

義初一鬼神以無靈陳仁子輯注范云一冣在下故称鬼神神視之無形

故言無如無所見故靈也謂無形而言者也測曰鬼神無靈形不見也

陳仁子輯注范云形之不見故鬼神也 胡次和集司馬云見賢遍切王

曰鬼神以無形為靈陳曰聚者隂氣收聚萬物衰落有形復於無形故鬼

神以無形為靈也光謂一為下下又為水幽深之象也林希逸鬳斋集

鬼神之靈以不可見也次二燕聚嘻嘻陳仁子輯注范云二為平人不隱

不仕居於世間家性為聚故相收會燕飲嘻嘻取樂而已也測曰燕聚嘻

嘻樂淫衍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樂而無節故淫衍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

范本愆作衍小宋本作衎今從宋陸王本二為思中為平人當夜相聚宜


樂過則成愆次三宗其高年群鬼之門陳仁子輯注范云三為門宗尊也

高年可高而宗也鬼㷌也進德之人修業及時當為王臣故群㷌其門也

測曰宗其高年鬼待敬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賢者所歸故待之以敬也 胡

次和集注司馬云二宋陸王本皆作宗其高年今從范本苑曰三為門 林

希逸鬳斋集宗尊也高年之人能尊敬之則其心可以事鬼神矣次四牽

羊示叢社執圭信辟其左股野陳仁子輯注范云家性為聚三木也木聚

故稱叢五土而封聚故謂之社三亦為震震為股四為羊五為天位四為

公侯公侯執羔故牽羊也社稷之臣故言叢社也圭以為信亦股肱之臣

也股肱左辟故野也測曰牽羊于叢不足勞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奉羔進

君非勞苦之事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本信其左股作信辟其左股

測曰不足勞也今從二宋陸王本信與伸同羊中牲也依叢林而為社鬼之

微者也執圭重禮也拜當伸右股四當日之夜雖有福祿不能用之如牽

羊但示于叢社而已不足榮也執圭而拜乃伸其左股不免於鄙野也次

五鼎血之蕕九宗之好乃後有孚陳仁子輯注范云孚信也蕕臭草也五

為天子故有鼎爼血食之祭九宗群會燕好肅敬不違於道然後相誓以

忠信也測曰鼎血之蕕信王命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天王之命以信為本


也胡次和集注鄭云蕕音由左傳二薰一蕕十年尚猶有臭好呼報切九

宗之好謂群會燕好也司馬云王曰蕕與槱同謂薪燎也 林希逸鬳斋

集蕕與槱同欲薦血而薪槱之熟之也既祀而享其九宗以誠意相好乃

有後也以王命而從事者其心亦如此誠信可也次六畏其鬼尊其禮狂

作昧淫亡陳仁子輯注范云亡無也昧迷也淫為淫祀也不正稱狂六為

宗廟郊社天地告事於廟敬鬼神而逺之故迷淫亡也測曰畏鬼之狂過

其正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畏敬鬼神大道正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

本眯作昧今從二宋陸王本王曰眯者目無所見也狂瞽而求淫祀亡則

冥焉章云六夜小人之道也在聚之時淫祀鬼神妄有所禱不從其法故

曰暗昧過禮所以淫亡測曰礼過其正也次七竦萃于丘冢陳仁子輯注

范云七謂下山山而下者丘冢象也火在水上故竦火性炎上故萃丘冢

也測曰竦萃丘冢礼不廢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恒自竦懼不廢礼也胡

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曰竦敬也光謂七為高為礼又為禍始而當晝以敬

而聚於丘冢葬以禮之象也次八鴟鳩在林㕹被衆禽陳仁子輯注范云

八為林七為鳥言㕹怒故鴟鳩也鴟鳩賊鳥所在衆禽所避賊人所在衆

賢亦所𢙣故㕹也測曰鴟鳩在林衆所㕹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善惡相害


衆衆怒也 胡次集集注鄭云㕹舊於交切一作唳一作笑按注云怒也

作唳者是也鳥怒噪曰唳故字從狠戾之戾而音如之㕹咋犬声多以言

衆禽則不類矣笑古作咲唳轉為㕹㕹轉為咲皆字誤也咲轉為笑失真

益逺司馬云宋陸本㕹作呱王本作吠今從范小宋本㕹於交切多声也

王曰䲭鳩惡鳥聚中林必為衆禽所噪也光謂八為禍中而當夜小人𢙣

声已著如鴟所在之林衆禽必聚而噪之上九垂涕纍鼻聚家之彙陳

仁子輯注范云金生水也九最處高故稱鼻鼻中之水而從高落故涕垂

也家性為聚彙者類也朋黨相追纍然相連也測曰垂涕纍鼻時命絶

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位終涕垂絶命之象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小宋

曰彙類也光謂九為禍極為殄絶如君子生有令德其死也哀趙文子成

室曰歌於斯哭於斯聚國族於斯此之謂也

人玄積首第六十 三方一州二部一家陳仁子輯注愚曰積者隂盛

而物自富也夫氣一翕則聚物一聚則積此自然而然也凡動植之物本

乎天而生者著乎地而成出乎震而館者說乎兌而聚萬寳之成萬物之

盈生生職職盖不知其所為使月令之趣民收斂多積聚積之者雖天也

亦人也易之大畜自大牡而变者也二隂居上而畜陽玄之積自否而致


也三隂居上而侵陽一之冥積四之積善九之積非其積不同而其所以

積一也積陳仁子輯注范云人玄隂家六水中上象大畜卦胡次和集注

司馬云隂家水凖大畜邵同隂將大閉陽尚小開山川藪澤萬物攸歸

周林澤物之所歸行屬於水謂之積者言是時隂氣盛上陽氣尚微見山

川林澤物之所歸積聚其中故謂之積積之初一日入角宿三度 胡次

和集江邵作二度司馬云王曰山藪所以畜藏萬物也光謂隂盛陽微萬

物極陽之未盡皆歸藏於山川藪澤委積其中也章云隂陽冥運無質可

窺假物為形以知消長今斗指西方隂大閉塞物見信正當屈舌緘口而

以首積陽米全盡徃積在内衝曰積多財錯曰積也多悉其義初一冥積

否作明積陳仁子輯注范云一比也故稱冥否不善也謂秋物衰也萬物

衰落故言不善積衰落之物以偹明歲故作明基言為明年之基業也測

曰冥積否在惡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所積不善故在惡也 胡次和集注

司馬云宋六本始而在惡作已而在惡范本無已而字小宋本無已字今

從王本基作資今從諸家否音鄙范曰否不善也光謂一為思始而當夜

小人積惡於幽而取禍於明故冥冥之惡乃所以為明罰之基也次二積

不用而至于大用君子介心陳仁子輯注范云二為心隂家之隂故稱君


子積善之家雖不見用積善餘慶終於大用也介大也雖不見用君子猶

大其心志以俟時也測曰積不用不可規度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大人之

心不可度知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度待落切范曰介大也宋曰積久不用

明德深藏果遇其時至於大用光謂二為思中而當畫君子積善於中困

於下位不為時用然積之不已其用必大君子廣大其德心而已不汲汲

於求用也次三積石不食費其勞力陳仁子輯注范云石為四也在三

之上故為積石石曰不食故費力也測曰積石不食無可獲也陳仁子輯

注范云雖積非飴故無獲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三為思上而當夜費心

於無用勞心於非務如積石之不可食勤而無獲也次四君子積善至于

耳陳仁子輯注范云隂家之隂故稱君子家性為積積善善益積惡惡積

四者隂位而在隂家故積善也積善成名故車生耳測曰君子積善至

于蕃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蕃車耳也車服有章以顯賢也 胡次和集注鄭

云蕃方煩切注云蕃車耳也按贊言至于車耳測言至于蕃則蕃為車耳

可知也服虔田車有藩曰軒杜預云軒大夫車也曰君子積善至于蕃也

謂至于乘軒也司馬云小宋本至于蕃作至于大藩今從諸家王曰蕃謂

蕃庶附𡊮切小宋曰蕃車耳也敷𡊮切光謂車耳兩轓也至于車耳言其


盈積著見也次五藏不滿盗不嬴陳仁子輯注范云五為君位雖在積家

陽道不足故不滿也積善多福故不致盗也測曰藏滿盗嬴還自損也陳

仁子輯注范云多藏必自亡損己之謂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藏作

减今從諸家作藏徂浪切五居尊位受盛福不勝德施而蓄積無已適足

為盗之嬴利也秦積廒倉為楚漢之資隋積洛口為李宻之用皆其類也

次六大滿碩施得人無亢陳仁子輯注范云六為大水水滿則盈故碩施

也施祿及下故得人無亢言得天下之人無與亢对也測曰大滿碩施人

所來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言來致于人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亢作

方今從諸家施式豉切王曰六居盛位得時當晝所積大滿而能大施以

濟於物故得人皆歸之其道無窮也光謂財散則人聚故得人也亢敵也

詩云無競惟人斯無敵於天下矣次七魁而顔而玉帛班而决欲收寇陳

仁子輯注范云魁藏也顔見也玉帛者决以其欲而果决致寇也測曰魁

而顔而盗之招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多藏厚亡欲招盗也胡次和集注司

馬云范本招作收王本决作快今從二宋陸王本魁者言其首出也顔者

言其𩔰著也班布也七為禍始而當夜積蓄不已首出𩔰著玉帛布列雖

可以窮一時而不知盗乘其後也 林希逸鬳齋斋集魁大也顔露也班布


也自夸大自眩露而玉帛班布而示之人斷可以致寇也收者致之意次

八積善辰禍維先之罪陳仁子輯注范云八木也木到秋逢嚴霜為之作

禍非己之罪也此乃火爍金故也金到秋而始於木者木乃為火高祖父

故致此禍乃己之罪也測曰積善辰禍非己辜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罪由

先人故非已之辜也集注司馬云小宋本辰作今從諸家辰時

也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入為禍中當畫身雖積善而遭時之禍盖其先

人之罪也上九小人積非至于苗裔陳仁子輯注范云玄孫之後稱苗裔

隂家之陽故言小人夫積善之家必有餘慶九而積非先尅於木故木土

土則金之玄孫也𢙣之大者乃至苗裔之家况於土也測曰小人積非祸

所骫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積非之人祸所委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

本苗作亡小宋本作笛音迪今從宋陸范本骫古委字范云惡大者乃至

苗裔之家光謂積非之極遇祸之窮祸所委積故延及苗裔也

人玄飾首第六十一 三方一州三部一家陳仁子輯注范云飾者隂也

陽而若有所繪也凡物有素地而後可施五彩人有美質而後可加文飾

故甘受和白受采忠信之人可以學禮陽能生於先故隂能飾於後玄之

飾象易之賁者也前以陽之後而間以隂則表其為文今以陽之内而外


以隂則表其為飾皆以二氣相盪而生也易之賁自否变者也下體以一

柔文二剛上体以二柔文一剛故曰賁玄之飾亦自否叙者也隂居於西

而白陽退北而黑故曰飾玄曰出入有飾測曰無質先文盖以隂飾陽也

飾陳仁子輯注范云人玄陽家七火上下象賁卦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陽家

火准賁入飾次八三十六分一十五秒秋分氣應故兼凖兊兊為口舌故

飾多言語之象林席逸處斋集隂白陽黑分行其職出入有飾白黑相錯

所以為文飾也分行其職各致其用也即剛來文柔柔來文剛之意隂白

黒分行其聀出入有飾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火謂之飾者白露節終

於此首之次五秋分氣起於此首之次六斗指酉南吕用事隂升治西故

言白陽退於北故言黑隂陽分聀所主白黑相襲故謂之飾飾之初一日

入角宿七度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諸家厥作其今從宋陸本宋曰隂氣

治於上故以白為飾陽氣入治於下故以黑為餙陸曰隂時治西故言白

陽退於北故言黑王曰白為見黑為隐白黑分形飾之象也章云隂氣肅

殺于金氣之方故稱曰陽氣伏潜而不見故稱黑白黑之氣分行各有聀

守白黑出䖏煥若文飾衝曰飾襄也錯飾自好悉其義也初一言不言不

以言陳仁子輯注范云一陽家之象故稱君子君子之道非法不言以道


自飾不虛文也測曰言不言默而信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非法不言故道

而信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贊辭止云言不以言今從諸家一為恩

始而當晝君子内守其至誠沉潜淵默以不言為所以然者不言而信故

也孔子曰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次二無質飾先文後失服陳

仁子輯注范云二陽家之隂小人之道也無質而飾文以取容故失服也

測曰無質先文失貞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無質而飾故失貞也 胡次和集

注司馬云王本貞作真今從諸家王曰無其本質欲以求飾雖先以文采

後必失其所服光謂二為思中而當夜小人内無誠實徒事外飾其始則

文采信美矣終則失其正服也服以喻德之於外者也次三吐黄酋舌柑

黄聿利見哲人陳仁子輯注范云哲人謂五也黄中也舌言也聿述也三

為進人而在火行火燥而進當上於四四為公侯之位吐出中言柑盡道

述以奉於五故利見也測曰舌聿之利利見知人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因

四奉五利見智德之人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陸范本吐黄舌皆作吐

黄酋舌今從小宋本宋陸本柑作枻今從范王小宋本柑渠廉切知與智

同柑執也聿筆也君子發言著書不失中道惟智者能知之愚者不足語

也法言曰言心声也書心畫也声畫形君子小人見矣次四利口哇哇商


人之貞陳仁子輯注范云四為利口哇哇展轉之貌也貞正也夫人不言

言必有中口舌展轉不可反覆此盖商賈之正也測曰哇哇之貞利于商

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哇哇之言商人之利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陸本

利舌哇哇范小宋本作利口哇哇今從王本哇烏佳切王曰文飾虛辭以

衒鬻故為商人之貞而非君子之正道也光謂四為富而當夜故有是象

次五下言如水實以天牝陳仁子輯注范云五為天子水善下人故其下

言赴下如水所以獲尊位實如天子以牝守之故曰牝測曰下言之水能

自冲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能自虛冲故致尊位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

本牝作北今從諸家小宋曰剛處於中能自虛懷聽其讜議從諫如流何

有不納光謂牝谷也天牝謂海也五居尊位而當晝能自下以納人言如

此則人爭以善道告之如流之實海也海自下而百川赴之故能成其大

君自下而衆善歸之故能成其聖林希逸鬳斋集天牝海也從諫如流如

水下而歸海也實者盛之意也冲謙也次六言無追如抑亦飛如大人震

風陳仁子輯注范云如抑皆辭也六為上祿施乎民慶賞刑威言不可追

言出如飛發動震衆故震風也測曰言無追如抑亦揚也陳仁子輯注范

云福之抑揚實难知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大人謂在貴位之人六過中而


當夜失言者也一言之失駟不及舌故曰言無追如清之而愈獨者口也

雖欲抑之已飛揚矣故曰抑亦飛如况夫威福在已發口一言疾如風霆

為物休戚可不慎乎次七不丁言時㣲于辭見上疑陳仁子輯注范云丁

當也七為失志之主不可正諫故不當言時事也㣲辭依違以見於上冀

上自疑反正道也測曰不丁言時何可章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風切而已

不可章灼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小宋本無不字今從諸家見賢遍切

范曰丁當也風切而已不可章灼光謂七為禍始而當晝君子事暴君非

可以直言之時故㣲辭風切而已苟為章見則上必疑之孔子曰君子信

而後諫未信則以為謗已也次八蛁鳴喁喁血出其口陳仁子輯注范云

蛁蟬也𢘆託於木其嗚也則血出其口不鳴則喁喁然家性為飾當相文

飾四金八木金尅於木故曰出血也測曰蛁鳴喁喁口自傷也陳仁子輯

注范云小人多口四則哇哇八又出血故傷於口也胡次和集注鄭云蛁

音貂蟟小蟬也舊云茅中蟲非也喁舊音顒蛁鳴喁喁注云不鳴則喁喁

然按噞喁者魚口上見也蛁鳴如此將何以堪故血出也然則喁喁非不

鳴也不能鳴也盖以蛁口声盡氣乏而後血出故也司馬云蛁與蜩同喁

音顒王曰蜩善鳴之虫也光謂喁𧍪猶諄諄也八為禍中而當夜君不受


諫臣强以言聒之不辱則刑矣如蜩之鳴喁喁不已雖復血出其口誰則

聽之徒自傷耳林希逸鬳斋集蛁與蜩同喁喁鳴声不已也血出其口自

傷也多言不誠無以取信徒自苦耳上九白舌于于屈于根君子否信陳

子子輯注范云九為金為白故白舌也于于多难之貌也苟自文飾也言

無本末君子不信也測曰白舌于于誠可長也陳仁子輯范范云人所可

長以為戒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陸本測曰白舌于于作信舌不白

王本于于作干干測曰言不信也小宋本作白舌不白于屈于根今皆從范

本否與不同方九切于于屈貌九為禍極而當晝君子居無道之世言不

已此誠可久長之道易曰有言不信尚口乃窮也林希逸鬳齋集白舌者

徒費舌而言之也于于屈貌根舌根也言不見信不如屈其舌根而勿言

人玄疑首第六十二  三方一州三部一家陳仁子輯注愚曰疑者

隂盛而疑於陽也玄曰格好也是疑𢙣也非夫陽至四乘則喜其格隂至

四秉則𢙣其疑易曰隂疑於陽必戰為其嫌於無陽也易之震乾方交於

一陽而成者也玄之疑象易之震也而震非八月以後之卦也易不以震

列于秋而玄以疑列于秋曰若是若非云者其將嫌於無陽也故疑自反

疑强昭疑金中疑無信其果有疑也夫疑陳仁子輯注范云人玄隂家八


木上中象震卦 胡次和集注司馬隂家木亦凖賁彼飾此疑矣入疑次

四日舍亢二宋陸王皆以為象巽范以為象震皆非也章云准賁隂家邵

同隂陽相磑物咸雕離若是若非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木謂之疑

者言是時隂陽分數晝夜等齊對相切磨萬物彫傷而離散隂王陽廢是

非有疑故謂之疑疑之初一日入角宿十二度 胡次和集注邵云十一

度司馬云磑午對切宋曰物相切劘稱磑是時隂陽相劘分散均晝夜等

陸曰彫傷也離散也隂卑而主陽尊而廢故若是若非疑之也光謂以氣

運言之若隂是而陽非以物情言之若陽是而隂非故疑章云春分之節

氣晝夜以均陽日盛而隂日消秋分之節氣晝夜復等隂日盛而陽日消

二氣相敵以磨萬彙秋氣既分物乃雕離互為進退是非莫定衝曰疑𢙣

也非錯曰疑猶豫悉其義也初一疑恛恛失貞矢陳仁子輯注范云貞正

也矢直也一小人也執志不固恛恛然從人故失正直之道也測曰疑恛

失貞何可定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心之多疑無所定也 胡次和集注范

馬云小宋本恛恛作呬虛利反呬呬笑也今從諸家范本不正之疑作疑

恛失貞今從諸家恛音回范云矢直也王曰恛恛昏亂貌光謂一為思始

而當夜小人心不正直多疑少决終無所定次二疑自反孚不逺陳仁子


輯注范云二為平人而在疑家益以有疑火性燥上二上臣五故自反也

三當上進四居祿位以次當升故信不逺也測曰疑自反反清靜也陳仁

子輯注范云清靜自守方得位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二為思中為反

復而當晝君子有疑則當屏去利欲平除受憎清靜其心自反於身義則

行之不義則捨之以此决疑夫何逺之有次三疑缰昭受兹閔閔于其心

祖陳仁子輯注范云祖始也强强梁也昭明也三為木而在木行故疑强

梁而明盛也必受此疑故閔閔然而自憂也於其心意始時所不行不違

於道故明也測曰疑缰昭中心冥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自疑不審故心冥

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本强作缰今從宋陸王本强其兩切王曰疑

而强昭暗而强明宜其受此閔憂於心祖祖本也光謂三為成意而當夜

故有是象孔子曰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曲礼曰疑事無質次

四疑考舊過貞孚陳仁子輯注范云考問也孚信也君子之道故舊不遺

今而問之知其疑也信在於九遇正也測曰疑考舊先問也陳仁子輯注

范云有舊而問故疑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曰心有所疑而稽考舊

典以明之則疑必釋矣光謂四為外它為條暢而當晝故有是象舊典舊

人皆可問也問而遇正信斯可從矣孔子曰疑思問次五𧋒黄疑金中陳


仁子輯注范云𧋒赤也土色黄而先言赤者故疑也外赤内黄故言疑也

金中隂家之陽色不純正也測曰𧋒黄疑中邪奪正也陳仁子輯注范云

以赤奪黄非其正色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陸本赨作嚇字書無之

范本作𧋒今從王陳本哧徒冬切范曰哧赤也王曰哧與彤同雖盛位而

處隂當夜不能辨析所疑彤黄之色而疑其為金小宋曰赨黄音雄雄黄

石也赨黄之色光瑩粲然疑有兼金在其中也光謂五居尊位而當夜疑

而不明大佞似忠故邪能奪正也 林希逸鬳斋集𧋒音雄雄黄石也以

其色而疑為金在其中紫乱朱之意也次六誓貞可聽疑則有誠陳仁子

輯注范云六為之師師衆之事以誓為正故曰誓貞貞正也事正故可聽

也可聽則無疑故有誠也測曰誓貞可聽明王命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精

誠之言明時王之命也 胡次和集司馬云王曰六得位當畫能釋群疑

誥誓以正而人皆可聽以辨所惑其疑而未悟則有誠明之道以貫之則

愚迷皆釋矣申明王命以斷衆疑者也光謂物情疑故誓之誓正則人可

聽矣誓而人猶疑之則當伸之以至誠誠則人從不誠人不從矣六為上

祿故曰王命次七鬼魂疑貞厲嚘鳴弋木之烏射穴之狐反自耳厲陳

仁子輯注范云七火六水水滅於火故為七鬼也厲𢙣也六正尅七故貞


厲也嚘嗚歎也七為射又為兵兵飛而射也弋射也為羽又為曰曰中有

烏八木七上於八故鳥在木上而曰弋木之烏也測曰鬼魂之疑誠不可

信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鬼魂之凶誠不可取信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嚘

嗚上憂下烏司馬云宋范陸王本皆云鬼魂疑貞厲今從小宋本小宋本

耳作貞今從諸家諸家本目皆作自今從宋陸本范曰嚘嗚歎也光謂鬼

魂恍惚若有若無誠可疑也莫黑匪烏莫赤匪狐易辨者也目視耳聽理

之常也七為失志為消為敗損而當夜已既不明惑之者衆若鬼若魂不

能判别嘆嗟而已烏狐易辨而或得失猶不免疑已之耳目且不自信反

以耳視而目聽宜其危矣林希逸鬳齋集以鬼魂自疑惑乃有憂嗚之

嘆既以為烏而弋之又以為狐而射之烏黑狐赤至易見也而亦不能别

之反其目而以耳為信危矣哉次八顛疑遇幹客三歲不射陳仁子輯注

范云射厭也幹貞也顛下也三終也八木也而在木行二木相當客之謂

也下疑而遇幹貞之客人以名貴故終歲不厭也測曰顛疑遇客甚足敬

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幹貞之客故可敬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射音亦

范曰射厭也上九九疑無信控弧擬麋無陳仁子輯注范云弧而不發何

所成名也世也九位皆宜故九疑也無信無所信也控弧擬麋猶曰無者


疑之甚也測曰九疑無信終無所名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弧而不發何所

成名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陸范本疑無信皆作九疑無今今從王

小宋本范曰無信無所信也控弧擬麋猶曰無者疑之甚也光謂九為疑

極故有是象終疑不决必無所成名也章云九夜一首九位俱有疑貳九

居其緫而言之故曰九疑不自信曰無信既控弧矢而擬之以麋也疑其

無麋小人之道不能取信於人抑亦不能自信也故測曰終無所名也

人玄視首第六十三  三方一州三部三家陳仁子輯注愚曰視者

隂成物而可見也盖四隂為觀之時也易以四隂乘二陽陽居上而為下所

觀則曰觀玄以四隂消六陽而凡物可見則曰視以下观上則观也以人

視物則視也視鴻雁之來則隂漸盛而遷乎南也視玄鳥之歸則以陽中

至而以隂中歸也視築城郭穿竇窖修囷倉則民當以隂而入物當以隂

而藏也至於玄之視内視德視瑕其謹於視哉視陳仁子輯注范云人玄

陽家九金上上象观卦 胡次和集注范馬云陽家金凖观邵同隂成反𩲸

陽成妣物之刑貎咸可視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金謂之視者𩲸形也

妣母也言隂已成形謂坤象見也陽在地下養萬物根荄若母之養子也

萬物形貎皆可視故謂之視視之初一日入亢宿四度 胡次和集注司


馬云王曰是時萬物刑貎已成皆可見光謂秋分之隂如月成魄妣當作

嫓匹計切配也隂陽中分成配偶也 林希逸鬳齋集隂如月既蝕成魄

而陽為妃偶言秋分隂陽均平也初一内其明不用其光陳仁子輯注范

云自視稱内明一而内明内自省視内省不疚何憂何懼故内其明也謙

以下人以光自耀故不用也測曰内其明自窺深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深

窺已瑕而自改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曰内省不疚夫何憂何惧光

謂一為思始而當晝收視内明不用外光次二君子視内小人視外陳仁

子輯注范云君子謂一也一内其明故視内也小人謂二也陽家之隂故

稱小人火光外炤故視外也測曰小人視外不能見心也陳仁子輯注范

云光明外照故不能見已之心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身之榮瘁人之

賢不肖莫不皆然次三視其德可以幹王之國陳仁子輯注范云三為進

人曰新其德必升四而為公侯故幹國也家性為視内自省見故視其德

也測曰視德之幹乃能有全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能自省科故全也 胡

次和集注司馬云三為成意又為進人當曰之畫德成而外形者也故王者

視德之大小任以爵位為國家之楨幹也次四粉其題䪻雨其渥湏視無

妹陳仁子輯注范云題額也䪻靣也渥美也姝好也粉飾也四者公侯之


位而在陽家之隂故小人也為小人之道不飾其心而飾其靣猶姝姝之

好而遇於雨故視無好也測曰粉題雨須不可忍瞻也陳仁子輯注范云

飾面遇雨不可視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題田黎切說文也䪻巨追切

頰骨說文權也司馬云宋陸本無忍字小宋本無可字今從范王本王本

䪻作𩓉云面權也小宋本作頩匹迥切面無色也今從范本䪻薄變切姝

春朱切范曰題額也䪻面也姝好也光謂四色白為下祿為外它小人飾

外貎而得祿者也僞久必敗如粉其題䪻面而遇雨沾渥其須它人視之

安有好乎次五鵉鳳紛如厥德暉如陳仁子輯注范云五為天位故稱鵉

鳳孔子曰鳳鳥不至明為天瑞也紛如有又章也暉如文德之貎也有文

有德故暉如也測曰鸞鳳紛如德光皓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言其德皓皓

然盛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小宋作作皓時今從諸家五居尊位受盛

福而當晝王者盛德光暉嘉瑞來臻故鵉鳳紛如而多也賈誼曰鳳凰翔

於千仞兮覧德暉而下之次六素車翠盖維視之害貞陳仁子輯注范云宗

廟尚質故素車也車素盖羽猶為不純車服不純惟身之害家性為視能

内自視改復於正故貞也測曰素車翠盖徒好外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君

子之道被褐懷寳今高自外飾好非道之貞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六


為上祿而當夜小人無德而祿外好内醜如乘素車而張翠盖視其外則

華内實無文也貞者當以正視之則好醜自分矣次七視其瑕無穢陳仁

子輯注范云七火也火性光炎身不客瑕家性為視而内自視身光已清

故無穢也測曰視其瑕能自矯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自矯以正故無瑕穢

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小宋本無作罔今從諸家王曰七居過滿之地

然得位當晝是能因時而自視其瑕戒於未萌則各悔不生故終以無穢

也光謂七為禍始而當晝故能如是 林希逸鬳斋集視其瑕知其過也

人能知過則行無疪矣穢疪也矯飾也次八翡翠于飛離其翼狐鼦之毛

躬之賊陳仁子輯注范云八為震震為鳥故翡翠也於卯為免狐鼦屬也

各以文毛之用遂致殺身之禍不自視之咎也測曰翡翠狐鼦好作咎也

陳仁子輯注范云八獨無視故逢咎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鼦都聊切與

鼦同范曰各以文毛之用遂致殺身之禍小宋曰罔離其翼光謂八為禍

中而當夜外观之美適為身灾孟子謂盆成括小有才而未聞君子之大道

則足以殺其身而也矣上九日没其光賁于東方用視厥始陳仁子輯注范云

九西方也日之將入故言没其光也賁飾也易曰山下有火賁賁黄白色也

將人之日既赤且黄若初出之時也故曰用視其始也測曰曰没賁東終


顧始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始終相頋不相乖違者也 胡次和集注范云

云范曰黄黄白色小宋曰日之將没賁束方光謂九居視之中而當晝君

子修德立功慎終如始如日之將没反照東方易曰視履考祥其旋元吉

人玄沉首第六十四  三方二州一部一家 陳仁子輯愚愚曰

沉者隂盛而陽藏也夫陽升而在上則物憙樂而爭暢陽氣沉而在下則

物凄悲而肅殺故玄之沉象易之兌也兌為正秋之卦而日說言乎兌盖

以一隂居二陽之上喜之見乎外也沉當八月之間而曰志在玄宫盖以

四隂進五隂之交陽之湮乎内也曰沉于國沉于美沉其腹何沉如也沉

陳仁子輯注范云人玄陽家一水下下象兌卦 胡次和集注范云云隂

家水亦准观入沈次四日舍氐沈下視也諸家以為兌非也章注云准观

隂家邵同隂懷于陽陽懷于隂志在玄宫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水謂

之沉者言隂氣升上陽氣退下不相交錯隂陽宜交今不得通故相懷恋

志於玄宫也在下稱玄土為中宫隂陽之道沉没在下故謂之沉沉之初

一日入亢宿七度 胡次和集注邵云八度司馬云宋曰懷思也隂陽别

行久矣咸在於秋中而相思也故其志俱在玄宫矣初一沉耳于閨不

聞貞陳仁子輯注范云貞正也一為耳耳在水中故沉也閨内也内者婦


八之事一小人耳志在於内不聞正道故言不聞貞也測曰沉耳于闉失

德體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無有逺志故失體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

曰一為耳耳在水中故沉也光謂一為下下而當夜小人好沉耳于閨潜

聽以下人之隱私不聞君子正道垂旒充耳而物無隐情也鄭云注一小

人也按范注每以陽家之陽隂家之隂為君子以其純也陽家之隂陰家

之陽為小人以其雜也初一陽數而云小人以沈為隂家故也首名下注

以為陽家與此不合盖以九家奇耦定隂陽而不以八十一家奇耦定隂

陽者乃林瑀之繆非范注也於是明矣次二沉視自見賢於眇之眄陳仁

子輯注范云二為目而在沉家故沉視也視而沉者必見其内内省不疚

無所憂惧反而自見是賢眇之所眄也測曰沉視之見得正美也陳仁

子輯注范云而自省察道之美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曰二為目而

在沈家故沈視也小宋曰眇一目盲也眄邪視也光謂二為思中而當畫

沈視於身自見善𢙣得其正美賢於小人不能内省而旁窺他人之是非

如眇目之人已則不明而好邪視也次三沉于美失貞矢陳仁子輯注范

云矢直也貞正也三為進人進不以道沉淪美色故沉美也不得其道故

失正直也測曰沉于美作聾盲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沉於美色故聾盲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曰矢直也光謂三為思上而當夜小人沉溺聲色

之美失其正直之性老子曰五音令人耳聾五色令人耳盲謂所聞見皆

不得其正如聾盲也 林希逸鬳斋集貞矢正直之道也為紛華之美所

沈迷則失其道矣次四宛離沉視食苦貞陳仁子輯注范云四為酉故稱

宛雛亦為公侯義不素食故先苦後得祿也得必以正故貞也測曰宛雛

沉視擇食方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言其所食必當方也 胡次和集注司

馬云小宋本宛作冕今從諸家王曰宛雛鳳屬光謂四為下祿而當畫君

子擇祿而食守苦節循正道如鳳下視四方有道之國非竹實不食必擇

可食之方然後集也次五雕鷹高翔沉其腹好𢙣粥陳仁子輯注范

云粥出也懷也五為天而位正以雕鷹喻者家性為沉沉為惡𢙣位高翔

腹貪暴之君高志穢行好懷嗇利𢙣所出也測曰雕鷹高翔在腐糧也

陳仁子輯注范云為君腐糧不足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二家陸本

作今從范王本吳曰古孕字光謂管子曰婦不期銷棄粥與育

同好𢙣讀如字五處尊位而當夜望高而志趣卑如雕鷹鷙鳥其飛翔非

不高而下視腐鼠志在攫之以實其腹始若善而終於𢙣故曰好孕𢙣育

也 林希逸鬳斋集雕鷹鷙鳥也沈其腹飛雖高志在實腹而已自好生


孕而𢙣他物之生育言其喜殺也沈實也次六見票如累明利以正于

王陳仁子輯注范云票飛也累明也六為上祿君子之道重明麗正光輝

逺聞故利以正于王也測曰見票如累其道明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道之

分明故自見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王本粟作票今從二宋陸本范

本纍作累今從諸家鄭云票舊匹遥切按本作熛必遥切如累票如積累

是謂重明詩言緝熙子光明者乃此義也次七離如婁如赤肉鴟梟

厲陳仁子輯注范云厲𢙣也七為目故稱離婁力視之貌也七為鳥故稱

鴟梟鴟梟貪𢙣之鳥也故見赤肉而力視之測曰離婁赤肉食不臧也

陳仁子輯注范云視其非求故不善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七色赤用明類為

羽又七為失忘而當夜雖明視如離婁見赤肉取之乃得𢙣鳥不擇祿而食

危之道也 林希逸鬳齋集以離婁之明而食如鴟梟但食生肉危道也

赤肉生肉也此貪不擇祿者之喻次八盻得藥利徵陳仁子輯注范云盻

目之美也詩云美目盻兮因盻而視故見藥藥以除疾猶明君求賢以祛

蔽也蔽開故利征也測曰盻得其藥利征邁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邁行也利

以行於四方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小宋本利征作徵利今從宋陸王本八

為禍中而當畫故得藥利征也上九血如剛沉于顙前尸後喪陳仁子輯


注范云血憂也九為金故稱剛最在上故言顙也家性為沉九為之終故

沉於顙也在前為尸謂木見尅也在後為喪為火家性在後尅九金也測

曰血剛沉顙終以貪敗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進退有祸故終敗也 胡次和

集注司馬云宋陸本血如剛沈于顙作如血如剛沈于王本作如血如剛

沈于之顙小宋本作血如岡沈于顙今從范本王曰危亡之道相繼而至故前

尸後喪光謂血猶膏澤也剛當作岡沈有漁利之象九為祸極為盡弊為

顙渙利不已浚民膏澤聚如岡陵至于沉顙不知已故危亡相繼也

人玄内首第六十五三方一州一部二家   陳仁子輯注愚曰

内者隂盛而陽伏其中也夫陽發乎外則為發生陽伏乎内則為揪斂盖

盖陽常居大夏而隂積於空虛無用之處陽固宜見於外而不宜藏於内

也玄之内象易之歸妹者也易之歸妹以三五之隂乘陽而致意乎貞之

一辭玄内以五变之隂閉陽致警乎内之一首經曰萬物之既測曰邪其

内立又曰内不克婦其不足於内也夫内陳仁子輯注范云人玄隂家二

火下中象歸妹卦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陽家火凖歸妹入内次三一十

三分二十二秒日次大火寒露氣應斗建戍位律中無射隂去其内而在

于外陽去其外而在乎内萬物之既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火謂之


内者秋分氣終於此首之次二寒露氣起於此首之次三言隂氣盡於天

地之間陽氣復其下既已也萬物已咸將當盖藏入於室内故謂之内内

之初一日入底宿四度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曰既盡也初一謹于婜

初貞後寧陳仁子輯注范云一水也火為之婜春秋傳曰火水婜故謹

内㐜正也謹其婜正男女道故貞夫婦别室家安故後寧也測曰謹于婜

㐜始女貞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男女道正故為婦賢也 胡次和集注司

馬云范王本治女政作始女政今從宋陸本婜㐜古妃仇字范曰㐜匹也

謹其妃匹男女道正室家安光謂内者象之之象居内之初故戒之也易

家人初九閑有家悔亡林希逸鬳斋集婜古妃字㐜古仇字匹偶也娶

必擇賢初得其正則家終安也次二邪其内主迂彼黄陳仁子輯注范

云内主為婦也火為水妃必見尅害故内主邪也于逺也黄中也床亦内

也内主不正故逺之也測曰邪其内主逺乃寧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性

相尅害故逺之乃安寧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本乎作乃今從宋陸

王本范曰内主謂婦也于逺也黄中也小宋曰牀者人所安次三爾儀

而悲坎我西階陳仁子輯注范云三陽位也内者婚姻之道仲春之月木

盛東方坎憂也爾汝也汝三也悲悲已也納内之世親迎之道歸升西階


有代親之義故自悲憂感而已也測曰爾儀而悲代母情也陳仁子輯

注范云感母見代故悲心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曰坎憂也親迎之

道婦升西階有代親之義故悲也王曰儀匹也小宋引昏義曰厥明舅姑

共饗婦以一獻之礼奠酬舅姑先降自西階婦降自作階以著代也次四

好小危喪其藴袍厲陳仁子輯注范云厲危也藴袍謂食祿也小好謂

非正多靡之事也居公侯之位不念盡忠以和隂陽而循多靡故喪祿也

測曰好小好危不足榮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所好非事故不足為光榮

胡次和集注范馬云范本緼作藴王本袍作飽今從宋陸次五龍下于

泥君子利用取婜遇庸夷陳仁子輯注范云五土也六為水土在水

下故泥也龍以喻陽陽下於隂親迎之義也故君子利以取婜也庸大也

夷悦也親迎以礼故大悦也測曰龍下于泥陽下隂也陳仁子輯注范云

親迎之時男下女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庸作膚今從諸家取與

娶同范曰龍以諭陽陽下於隂親迎之義也光謂親迎之礼婿御輪三周

陽下隂也庸者得其常也夷等夷也次六黄昏于飛内其羽雖欲滿宫

不見其女陳仁子輯注范田六為宗廟納婦廟見然後成婦昏者親迎之

時也于飛飛就陽也内其羽入于宫也六欲妃五而五尅之見尅不進故


不見其女也測曰黄昏内羽不能自禁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時過將奔礼

所不禁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曰六居盛满而失位當夜乖於居内

之宜黄昏于飛者無所定也内其羽者不能於内也雖欲满宫欲無窮也

不見其女者失其配偶之道終無所獲也次七枯垣生莠皬頭内其稚

婦有陳仁子輯注范云七為祖父故白頭也白而不純謂之皬白頭而内

稚婦者二為仲女而有七合故有稚婦也測曰枯垣生莠勿慶類也陳仁

子輯注范云老夫女妻明不足慶猶可以繫足類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

王本莠作秀今從諸家范小宋本物作勿今從宋陸王本皬胡覺切范曰

白而不純謂之皬光謂七為祸始而當晝衰而復興者也有富有也物慶

類者物情喜得其類也易曰枯陽生荑老夫得其女妻無不利  次八

内不克婦荒家及國涉深不可測陳仁子輯注范云克勝也荒亡也八

隂位也當婦於九九而克之故不勝婦也婦而不勝故家亡家亡及国故

不可勝豫測也測曰内不克婦國之孽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妖孽之生灾

及家國也 湖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本作測作不可測今從諸家范曰克

勝也上九雨降于地不得止不得過陳仁子輯注金生水故雨降也雨施

於地上施惠於下也不得止者祿有常數也不得過者不賞無功也測曰


雨降子地澤節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而降于地節之以陂澤者也

人玄去首第六十六  三方二州一部三家 陳仁子輯注愚曰去者

隂盛而不可久也玄曰去離故而將來初夫陽之盛者陽有行之漸也隂

之盛者隂有去之階也故玄於五陽之後而次以裝以見陽之不可恃於

五隂之交而次以去以見隂之不可極故易之無妄亦去首之象也易以

四隂包二陽而為無妄玄以四隂棄三木而為去曰去此靈淵曰去彼枯

園歸去來兮隂亦自有不可久者去陳仁子輯注范云人玄陽家三木十

上象無妄卦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隂家木凖無妄漢儒無妄為無所復望

故楊子以去凖之三測曰妄行也四測曰非所望也是兼取二義章云凖

無妄隂家邵同陽去其隂隂去其陽物咸倜倡陳仁子輯注行属於木謂

之去者倜張也倡盛也言是時隂陽易位二氣交錯萬物張盛各去其位

故謂之去去之初一日入氐宿九度 胡次和集注邵云八度鄭云去倜

注云倜張也集韻張流切引太玄物咸倜倡云倜乖也或作侏張之義

一也舊他歷切倜儻卓異與注不合倡舊齒羊切按物咸倜倡言萬物於

是張茂盛也以隂陽易位二氣交錯故也司馬云倜張留切倡音昌是

時隂陽各去其所未定萬物亦倜倡不知所處也王曰倜與侜同萬物猖


王而離散初一去比靈淵舍彼枯園陳仁子輯注范云一為水最在下故

稱靈淵舍居也行在木木於秋而廢又一為沙泥木廢沙泥之上是為枯

園家性為去故去下居高也測曰去靈淵不以謙將也陳仁子輯注范云

水以善下為本今去下即高非謙德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曰一為

水最在下故曰靈淵去下即高非謙德也小宋曰枯園猶高上也光謂園

木之枯必地高而無潤澤也一為思始而當夜小人厭下思高欲去此而

從彼必有殃也次二去彼枯園舍下靈淵陳仁子輯注范云二火也水尅

於火故相反也測曰舍下靈淵謙道光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去高即卑道

光大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二為思中而當晝君子慮以下人故道光

也 林希逸鬳齋集枯園自高之喻靈淵善淵也自處之卑也此好謙自

下之喻也枯園燥地也次三高其步之堂有露陳仁子輯注范云二為進

人故高其步也五為堂視逺步高當升未至故其樂速意露見也測曰高

步有露妄升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不循揖讓而高其步故妄升也 胡次

和集注司馬云范小宋本妄行作妄升王本作安行今從宋陸本露沾人

衣禍辱之象也三為成意而當夜小人見高位而趋之不陟於禍辱也

章云三夜在去之時小人不德度德故去賤即貴揚揚然露於言貌高其


步而升堂無德升高故測曰妄升也次四去于父子去于臣主陳仁子輯

注范云五以上為祖父之屬四以下為子孫之例四次於五五升則四上

父没則子繼家性為去故去小而升大也測曰去于父子非所望也陳仁

子輯注范云子襲父位雖當居尊明無先望之意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

云范本作去于父子今從二宋陸王本王曰既得位當畫去之得宜去于

子而之父去于臣而之主順于尊卑之序則咎悔不生光謂四為福始而

當晝去卑而得尊福生望外故云非所望也 林希逸鬳斋集父尊子卑

主尊臣卑今子居父上臣過於主皆逆也去之則順矣去逆從順以其逆

道非所欲也望欲之之意次五攓其衣之庭有麋陳仁子輯注范云五為

衣麋草也方近於水故攓衣也庭中庭也五為中央故稱庭庭而有草故

衣㪯也測曰攓衣有麋亦可懼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庭草不除君之懼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小宋曰攓音愆舉也光謂攓衣而庭有荆棘也麋鹿游庭

亡國之墟也五情恐惧又為衣尊居位而當夜將去其位而失其國可無

惧乎 林希逸鬳斋集攓音愆牽也庭有荆棘牽衣而行則麋鹿生之矣

言有国有家不自修飾則必至荒乱也次六躬去于成天遺厥名陳仁子

集注范云六為上祿祿位高而尊家性為去當成功而讓於人或若堯舜


或便還五功成身退故天遺其名也測曰功去于成讓不居也陳仁子輯

注范云已居天位公之於賢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二宋陸本成作城

今從范王本欀古讓字遺以醉切范曰六為上祿家性為去功成身退故

天遺其名次七去其德貞三死不令陳子子輯注范云今善也七為火其

行屬木為其父母子去父母故言去其德也家性為去雖去而正故貞也

測曰去其德貞終死醜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三為終去其父母故終死不

善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曰今善也王曰七居過滿而又失位當夜

去之宜去之𢙣者莫若去其德善貞正之方故雖三死猶有不令之名

不滅也三者舉其多也 林希逸鬳齋集失其正德者必死於不善非今

終也三死猶離騷言九死也即多多之意次八月高弦火幾縣不可以動

動有愆陳仁子輯注范云八陰也故為月月之高弦二十日之餘也火謂

大火火之幾縣歲將晚也八者老疾之位於年為八十愆過也如月動而

益晦火日以流退皆時之候也人之年老亦猶然致仕縣車遺法後生不

可妄動以有愆也測曰月弦火縣恐見咎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常恐見咎

故無咎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幾居衣切又音析縣古懸字范曰月高

弦二十日之餘也火謂大火火之幾縣歲將晚也八者老疾之位於年為


八十如月動而益晦穴日以流退致仕縣車遺法後主不可妄動以有愆

也光謂火中寒暑乃退八為耗為剝落如人衰老宜靜不宜動也 林希

逸鬳齋集月至高弦則蝕將盡矣大火幾於流則暑將徃而寒生矣皆時

之喻下弦之喻下弦則一鈎之明在魄之上故曰高幾近也近於縣則將

西入也時去則不可有為也上九求我不得自我西北陳仁子輯注范云

此木行也而金剋之家性為去故去之也其求之也不西則北北則金子

子求母本是其義也測曰求我不得安可久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雖在去

家安可久行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小宋引玄圖曰生陽莫如子西北

則子美盡矣光謂西北隂位九為盡弊為殄絶居去之極而當夜已去矣

故之不得如日也歲也由西入北安可久也章云九夜為金在去之家乃去西而入北西

為酋聚之方北為暝暗之所自乎有質而入無形故測謂安可久也

人玄晦首第六十七  三方二州二部一家   陳仁子輯注愚

曰晦者隂盛陽衰而物不明也陽之類正而明隂之類邪而闇以陽行世

則光霽無邊以隂行世則晦冥雜襲是故天地間日陽也含隂而耀其𩲸

月隂也含陽而營其𩲸月無光其光皆日也而况可使隂盛陽衰者乎隂

盛而陽衰其晦宜也易以坤隂居上日入地中為明夷玄以四隂在上隂


易陽立為晦一之同冥四之晦其類上九之晦冥冥晦而若此傷之也晦

陳仁子輯注范云人玄隂家四金中下象明夷卦 胡次和集注司

馬云陽家金凖明夷人晦次七日舍房章云凖明夷陽家邵同隂登于陽

陽降于隂物咸喪明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金謂之晦者言隂陽易位

萬物日凋故喪其明於晦闇之地故謂之晦晦之初一日入氐宿十三度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喪息浪切王曰萬物恃陽以為明陽降則物喪其

明初一同冥獨見幽貞陳仁子輯注范云水在金行子母之道在於晦闇

之世雖同於冥故能獨有所見而處於下故幽以陽居正故貞測曰同明

獨見中獨昭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處晦而明故昭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

云范王本照作昭今從二宋陸本王曰處冥晦之時而得位當晝故曰同

冥獨見守於幽玄之中不失其正光謂一為思下又為下下當日之晝故

能獨見幽貞次二盲征否陳仁子輯注范云二為目而在隂位位隂世晦

晦故盲也火尅於金故否行數不通故征否也測曰盲征否明不見道也

陳仁子輯注范云既盲又否故不見道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否方久

切與不同王曰冥晦而又失位當夜益其暗焉則是以盲而有所徃必有

顛躓之憂矣光謂二為思中而當夜故有是象次三隂行陽從利作不凶


陳仁子輯注范云夫陽行則隂從今而反之明失晦也然夫婦之道共成

家事雖非公正作務之事未為凶也測曰隂行陽從事必外也陳仁子輯

注范云居家理治可移於官故必外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王本大

作必今從宋陸本 林希逸鬳斋集隂先陽後於理為逆然世間亦有小

者卑者先之而大者尊者應之之時既相從順亦可有為不至於凶也大

者不在内而反外言異常也次四晦其類失金匱陳仁子輯注范云四金

也而在其行䖏晦之也故曰晦其類也金匱美寳也四是公侯之位而在

晦故失其美寳也測曰晦其類法度廢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國之美寳廢

失之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曰四金也而在其行䖏晦之世故曰晦

其類也光謂法度所以固國如匱之固金凡一國之中有晦有明法度猶

可守也若彼晦而此又晦之依阿茍合類聚如一則法度廢矣四為下祿

為外它而當夜故有是象 林希逸鬳斋集金匱良法也君子小人之類

不明則国之良法必廢矣次五日正中月正隆君子自晦不入窮陳仁子

輯注范云五為中央故日月正中也月滿之時亦放中也故以日月喻矣

五為天位而在晦時從時而卑故自晦也謙尊而光故不入窮也測曰日

中月隆明恐挫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日中則昃故明挫也 胡次和集注


司馬云王曰五為中和而又得位當晝日中月滿之時而能戒其過盛自

晦其跡既達消息屈伸之義理則其道不窮次六玄鳥維愁明降于幽陳

仁子輯注范云降下也六為上祿高而無民幽者神所居也宗廟之道以

幽為明六為玄七為鳥以祠祭宗廟而維愁也測曰玄鳥維愁將下昧也

陳仁子輯注范云冥昧之中神所居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曰玄鳥

知時之鳥六居盛滿而又失位當夜去明向幽之象也小宋曰玄鳥乙也

光謂六為廓天涉於秋初故有兹象次七䏴提明德或尊之行陳仁子輯

注范云七為失志䏴者月不明也提棄也棄其明由晦世也遵猶循也或

循之行從時之宜也測曰䏴提明德將遵行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言行以

道德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䏴音消盖蔑視也故從消注云睄者目不明

也蔑視於人見如不見謂之不明可也舊音眇提音弟注云棄也蔑視明

德而擲棄之由世晦而然也司馬云二宋陸本睄作睄息井切義與省同

或作醒小宋音眇云一目盲也宋陸本提作提都黎切諸家贊辭皆無德

字范本作睄提明德因測而誤也范云睄目不明也意與眇同今從王本

王本測無遵字今從諸家王曰睄古霄字七得位當晝是於霄夜之中提

明自照或遵之行斯不失其道提明謂燭之類光謂七為消為敗損有夜


之象而當日之晝故曰提明也明謂明德之人也昏晦之世有明德者將

之衆之所從如夜德燭衆所遵行也 林希逸鬳齋集䏴古宵字世方昏

暗我揭明德以示人人必有從我者凡人夜中提燈照路則行人必有遵

之者矣次八視非其直夷其右目滅國喪家陳仁子輯注范云七為目八

因以視故曰視其直也夷傷也右目為七也在八之右故為右目家性為

晦目眇且晦故傷也上欲敵九九尅於木故曰滅國國滅故家喪也測曰

視非夷目國以喪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相尅之世故喪也如霸王遇韓信

眼不别賢而亡也累將數本校勘無此注十三字惟林氏印行本中有恐

是林氏新意不敢除去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諸本真皆作直今從宋陸

本諸家測皆云視直夷目今從本范曰夷傷也光謂八為疾瘀為耗而

當夜故有是象章云八夜為木故曰直今小人而在晦家故顧是非直在

隂故為右目在金之行故在傷夷小人而傷目内外俱晦復䖏禍中故滅

喪家国也上九晦冥冥利于不明之貞陳仁子輯注范云貞正也九金

也而在晦世故冥冥也利以不明隨世之宜則貞也測曰晦宜之利不得

獨明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時世晦闇九雖正陽宜自損抑不得獨自分明

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陸王本晦冥之利作晦在上下小宋本作晦


冥冥今從范本九為晦極而當晝君子用晦為正則如是可矣易曰内难

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又曰箕子之明夷利貞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