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四千九百三十 永樂大典
卷之四千九百三十一
卷之四千九百三十二 

永樂大典卷之四千九百三十一  十二先

𤣥太𤣥經九

人𤣥瞢首第六十八  三方三州二部二家陳仁子輯注愚曰瞢者

隂盛傷陽而物愈不明也夫晦者傷之始瞢者傷之極晦而復曰瞢甚之也

易之明夷自晋反者也易以離陽出地上則為晋而𤣥於三陽之交以次

進之易以離陽在地下則為明夷而𤣥於四隂之交以瞢次之隂陽消息

之理盖至於晦而瞢則極矣九測之中以倍明反光言噫此豈世之福哉

瞢陳仁子輯注范云人𤣥陽家五土中中亦象明夷卦 胡次和集注司


馬云瞢古夢字又莫登切陽家土亦凖明夷入瞢次六三十一分一十三

秒霜降氣應次八日舍心晦外闇瞢内昏也或曰晦二盲征否非内昏邪

瞢二明腹睒天非外闇邪曰恒有不恒其德節有不節若爻與卦反者也

盲反晦也明反瞢也隂征南陽征北物失明貞莫不瞢瞢陳仁子輯注

范云行屬於土謂之瞢者寒露節終於此首之次四霜降氣起於此首之

次五斗指戌無射用事征行也隂南陽北故萬物失其則正之道瞢瞢然

也故謂之瞢瞢之初一日入房宿三度胡次和集注鄭云瞢莫登切目

不明也集韻又毋亘切司馬云吳本征作延云古征字王本作近誤也陸

曰陽在南則萬物相見於離今在北故曰瞢林希逸鬳齋集瞢古夢字

又莫登反隂徃南而陽徃北失其位矣非相見于離之日矣小人用事則

世皆失其明正之道矣物人物也初一瞢復睒天不覩其軫陳仁子輯注

范云一水也而在土行上尅于水故瞢瞢然也睒窺也瞢晦也瞢復而窺

天天道高逺不可睹察故不見其軫界也測曰瞢復睒天無能見也陳仁

子輯注范云瞢瞢不明故無能見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本瞢腹皆作

復軫作軫今從二宋陸王本睒失冉切畛章忍切又音真范曰睒窺也王

曰睒暫視也失位當夜心腹昏瞢暫視於天豈能知其疆畛哉光謂天至


大而難知者也一為思始而當夜故有是象次二明復睒天覩其根陳仁

子輯注范云二為目反為曰故明也腹目俱明所照者逺覩于人事無所

不見故覩其根者也測曰明復睒天中獨爛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無所不

見故爛明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曰二為目故明也爛明也王曰得

位當晝以明達之腹仰視於天必究其根本矣光謂二為思中而當晝故

有是象 林希逸鬳齋集睒失用切視也以腹中之明而能窺見天理則

可以窮究根柢矣爛也次三師或導射豚其埻陳仁子輯注云范云師

為瞽者也豚遁也埻射的也木在土行數相尅故瞽也亦為進人人之欲

進必須明分分之不明猶瞽導射而遁其矢志不正也測曰師或導射無

以辨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導者不明故無以别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埻

音准說文云射臬也按射的猶今所謂射帖射臬猶今所謂射垛司馬云

王本道作遵今從宋陸范本王小宋本豚遯盖古字通用埻之尹切范

曰師瞽者也遯遁也埻射的也光謂三思之崇也為進人為股肱而當夜

譬如瞽師而教道人射必逺其埻不能中矣豚猶逺也次四鑒貞不迷于

人攸資陳仁子輯注范云四金也故為鑒鑒正者猶為不迷况得賢者與

為治乎于於也資取也攸所也於人所取是無過於鑒賢也測曰鑒貞不


迷誠可信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以賢為鑒可保信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

云范曰四金也故為鑒鑒之正者猶為不迷况得賢者與為治乎資取也

王曰得位當晝則是能正其鑒無所迷非獨自正於已亦為人之所資資

取其明也次五倍明仮光觸蒙昏陳仁子輯注范云五為天子當以賢自

輔以明自光家性瞢瞢未知所就故倍仮明光而觸昏也測曰倍明仮光

人可頻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倍仮光明人所不録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

云宋陸本作人瀕也范本作人可頻也小宋本作人所頻也今從王本王

曰仮古反字五當盛位而處隂當夜迷而不復故有背明之象次六瞢瞢

之離不宜熒且𡛖陳仁子輯注范云六為上䘵而在瞢家故瞢瞢也瞢猶

薆薆也離為日熒謂月也君當薆然若日之將出不可熒然若月之將毁

也𡛖小貌也終當如離離日明故不冝小也測曰瞢瞢之離中薆薆也

陳仁子輯注范云薆薆而進勝熒而退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𡛖五果切

弱而好也薆烏代切爾雅云薆隱也司馬云王本肎作肯云古肯字今從

二宋陸范本宋陸本𡛖作姽小宋本且𡛖作其𡛜云𡛜居宜切細腰美婦

也今從范王本范本不昡作薆薆小宋作𦰹𦰹苻少反雲物之零落貌今

從王本姽牛委反好貌𡛖乃果五果二切范曰𡛖小貌王曰六居隂位又


當晝時為瞢之主以正羣迷者也瞢瞢之離自昏而明熒小光有所昡惑

𡛖弱也光謂自昏而明非盛强不能濟也故不冝熒且𡛖次七瞢好明其

所惡陳仁子輯注范云七為失志在瞢之家盖以不明志失禍生惡加乎

下自好文飾求明於人故好明其所惡也測曰瞢好之惡著不可昧也陳

仁子輯注范云惡而求明昧更著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本作著不

可昩王本作著昧也今從二宋陸本次八昏辰利于月小貞未及星陳仁

子輯注范云昏日入也日入月出轉相繼續故言利于月也以月續日可

以小正故言小貞未及如星爛布天下也測曰昏辰利月尚可願也陳

仁子輯注范云以月継曰故猶可願樂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田未

有及星作未及星王本作未有及星今從二宋陸本宋曰以月継曰故猶

可願也上九時𨲠𨲠不獲其嘉男子折筓婦人易哿陳仁子輯注范云哿

筓飾也男子有筓婦人哿之以飾𨲠𨲠長歏也嘉善也男謂九也婦謂八

也金木相尅故筓折哿易不獲其善也八生於七今九尅之故七復仇而

消男也測曰不獲其嘉男死婦歏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男子消亡而女長

歏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𨲠舊子賖切古嗟字長嘆也哿范讀作珈故注

云筓飾也司馬云王本筓作算今從諸家王以𨲠為古嗟字哿為珈音加


人𤣥窮首第六十九  三方二州二部三家 陳仁子輯注愚曰窮者

隂迫乎陽而欲盡也夫陽無必盡之理雖以極而窮亦未嘗盡而窮故𤣥

之萬物窮遽其若極而窮者時也易之碩果不食其未嘗盡而窮氣也皆

互相發明者也窮於上則下於下矣是故剛為柔所掩在易為困陽為隂

所迫在𤣥為窮一測曰窮其窮二測曰窮不窮其相與乎無窮窮陳仁子

輯注范云人𤣥隂家六水中上象困卦 胡次和集注邵云陽家凖困司

馬云陽家水凖困入窮次九日舍尾隂氣塞宇陽亡其所萬物窮遽陳

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水謂之窮者言是時隂氣盈滿於天地之間故曰

塞宇𤣥離曰闔天謂之宇是也故陽氣無復所立萬物窮遽遽忙也故謂之

窮窮之初一日入心宿二度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小宋本隂氣作群隂

王小宋本窮遽作窮處今從宋陸范本六合之間謂之宇 林希逸鬳齋

集塞宇滿天内也遽窘也窮窘無所歸向也初一窮其窮而民好中陳仁

子輯注范云中忠信也陽位隂家君子之道也君子之道故有窮爾窮而

不濫忠信之道也下化其上民之所好故好忠也測曰窮其窮情在中也

陳仁子輯注范云上苟不欲民之所好在忠信也 胡次和集注章云一

畫在窮之世君子之固窮自樂而世暴好其中誠忠也以誠而得民之心


故測曰情在中也鄭云陽位隂家君子之道此林瑀妄改范注遷就其說

者也按𤣥以陽位陽家隂位隂家為君子之道也以其純而從也陽位隂家

隂位陽家為小人之道者以雜而違也一陽位也窮陽家也故為君子窮

而不濫若陽位隂家則雜而違矣焉能及此乎盖以不知沈天九家一三

五七九為隂二四六八為陽而執陽奇隂耦之說以不知以九家言之則

窮為六以八一一家言之則窮為六十九惑於小之耦眛於大之奇故妄

改范注遷就其說也聞之師曰明乎晝夜之測然後識贊之情通乎隂陽

之變然後得家之性彼林氏者盖未講乎此也次二窮不窮而民不中

陳仁子輯注范云二為小人故不以窮為窮而濫竊足已故民不中也測

曰窮不窮詐可隆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不可厚行詐也次三窮思達陳

仁子輯注范云三為進人而在窮世故窮而自思以求達道有似仲之畏

於匡也測曰窮思達師在心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師循也思循文王之道

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師作思小宋本心作中今從宋陸范本三

為成意為進人困而學之者也能盡其心則無不達矣師何逺哉次四土

不和木科橢陳仁子輯注范云土為五也木謂三也木尅於土故不和也

土而不和生而不育故皆科枯枝葉不布亦金尅木之所致也測曰土不


和病乎民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五為君位君而不和故民病也 胡次和

集注司馬云橢徒和切王曰科橢木病也光謂四為下䘵而當夜小人得

位困民以自奉民困則國危譬猶土則木病矣有子曰百姓不足君孰

與足次五羹無𤏟其腹坎坎不失其範陳仁子輯注範法也五為君

位處於窮世世窮身約故羹無糝也上為大腹腹大不充故坎坎也然

而自約不大其法也測曰羹無𤏟猶不失其正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窮不易

道故不失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本贊測皆云羹無𤏟今從二宋陸

王本𤏟桑感切王曰得位居中為窮之主不失處窮之冝羹無𤏟其腹坎

坎然空乏然猶不失賢聖之範處窮之羹莫遇是為陳曰𤏟碎米也 林

希逸鬳齋集坎坎空盧也貧而不失其法猶曰不改其度也範法也次六

山無角水無鱗困犯身陳仁子輯注范云角禽也鱗魚也皆山水之所畜

而在窮世故獸魚托焉而無救故身犯困也測曰山無角困百姓也陳仁

子輯注范云萬物窮而無托故百姓困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焚山而

獵涸澤而漁所獲雖多後無継也重歛以困民民窮則犯上灾必迨其身

矣次七正其足蹛于狴獄三嵗見録陳仁子輯注范云七火也亦稱君子

君子之道正直而已而以盛火為水所尅世窮見剋若蹛獄也三終也苟


自正直終嵗之間獄事究竟三槐九棘理以王由由得其情乃見録也測

曰正其足險得平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世雖窮險貴得其平也 胡次和

集注司馬云狴音陛王曰蹛與跌同得位當晝正足遇跌時之窮非已招

也録寬録也讀為慮窮不失正冝其險而得平宋曰蹛音蹈也光謂狴

牢也七離咎而犯灾故有是象次八涉于霜雪纍項于膝陳仁子輯注

范云霜雪以喻害也八為小人小人在上下民履害涉履其难為已之纍

項高膝卑卑高不叙唯之所生故言霜雪為木之害也測曰纍項郟亦不

足生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不叙之世不足賢者之所生也 胡次和集注

司馬云宋陸本項作頂今從范王小宋本膝與膝同王曰失位當夜不能

自正其足涉于霜雪犯难而行也纍項于郟囚繫之重也上元破璧毁圭

臼竃生天祸以他陳仁子輯注范云九金也故稱圭璧為土所剋故圭

璧破也九為君子君子守義者也義然後取今在窮家羹而無𤏟坎坎不

足故臼竃廢也虫也虫生放竃下不偶天祸故以他也測曰破璧毁圭

逢不幸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圭璧毁破故逢不幸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

云范本蛙作音猛今從二宋陸王本蛙烏媧切王曰時數已極不能反

之於通雖得位當晝而不免於患破璧毁圭失其所寳也臼竃生蛙無復


所食也天祸以它者咎非它作也光謂破璧毁圭其人可珎而邅時不幸

也祸之極窮之至故有是象林希逸鬳齋集破璧毁圭失其所宝也臼

竃生蛙貧乏食也祸以他非自取也此賢者不逢時之喻

人𤣥割首第七十  三方二州三部一家 陳仁子輯注愚曰割者隂

盛而物剥削也盖五隂為剥之會也夫草木黄落物之不幸也材華澌滅

人之不幸也五場為夬而天下快其為快五隂為剥而天下𢡖其為割起

觀宇宙間繁霜夜零溪毛凋落悴悴無生意而况人乎參同曰剥爛肢体

消滅其形化氣既竭亡失至神故九測曰割鼻割股割肱贅割耳目割亦

至此哉割陳仁子輯注范云人𤣥陽家七火上下象剥卦 胡次和集注司

馬云隂家火准剥邵同隂氣割物陽刑縣殺七日幾絶陳仁子輯注范云

行屬於火謂之割者言隂氣甚急减割物之刑体陽無所據懸絶於天地

之間餘去冬至四十九日當言七七但言七者約數之也幾近也言如此

至來復之日亦近於割絶故謂之割割之初一日入尾宿二度 胡次和

集注司馬云宋陸本形作刑今從范王小宋本小宋本隂氣作群隂宋曰

殺襄也所介切王曰隂氣勝故殺傷萬物陽形消故縣而不用為隂氣所

殺也讀如字章云隂氣隆極肆行傷割陽殆縣殺間乎一氣雖明來復幾


乎斷絶衝曰割憊也錯曰割犯血初一割其耳目及其心腹厲陳仁子輯

注范云一坎也故為耳目耳目所以見於心腹之臣逺施耳目以昭明鏡

外而見割止忠言不用故厲危也測曰割其耳目中無外也陳仁子輯注

范云耳目之臣而見割滅故無外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中無外

作中外無今從宋陸范本耳目所以輔衛心腹耳目割則心腹危矣一為

思始而當夜小人惡忠忌諫自賊其聦明也次二割其疣贅利以無穢

陳仁子輯注范云二火也火性外照隂為疾疫故有肬贅割而去之疾除穢

去無累於身故言利也測曰割其肬贅惡不得大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除

其穢疾故惡不得大也胡次和集司馬云犹音尤贅之芮切王曰犹贅

身之惡也割而去之無復滋大也光謂二為思中而當晝君子自攻其惡

不使滋大者也次三割鼻食口喪其息主陳仁子輯注范云三為進人而

在割損之世苟念自進以鼻食口非益之道也君子之益隆基本上下相

配也鼻者氣息之主也今而見割故喪息主也測曰割鼻喪主損無榮

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喪身之主無榮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虞本食作

飴今從陸范王本范息曰氣之主王曰割之不得其冝是割鼻以啖其口

次四宰割平平陳仁子輯注范云四為公候故稱宰平平均無私家性為


割割君之䘵以施於下平心正意各得其所故曰平平測曰宰割平平

能有成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各得其所故有成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

王曰四居臣之盛而當晝宰割於物有均平之德光謂四為為下䘵君子

之始得位者也次五割其股肱喪其服馬陳仁子輯注范云五為天子位

陽家之上暗昧之主也服馬以喻臣也股肱良則庶事康今皆割喪失其

所任也故服馬䘮也測曰割其股肱亡大臣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君道暗

昧故大臣亡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陸本亡作忘王本作無今從范

本王曰五居君位而當夜無君之德是割其股肱而以求理冝喪失所乗

服矣光謂服馬所以負軛而夾轅任重致逺亦大臣之象也次六割之無

創飽于四方陳仁子輯注范云宗廟之道下之所奉割損財貨以䘵於下

若水之性故無創也下得其道故四方飽也測曰割之無創道可分也

陳仁子輯注范云以道為惠周流四方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六居盛

位而當晝分布其道教思無窮容保民無疆四方靡不充足而於道無所虧

損也次七紫霓矞雲明圍日其疾不割陳仁子輯注范云紫蜺慶雲圍曰

灾祥也先慶後灾所以儆時也七為失志故為疾陽家之陽故不割也測

曰紫霓矞雲不知刊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臣之不正不知刊除也 胡次


和集注司馬云二宋陸本作不利刊也今從范今王八朋作明今從二宋

陸范本矞余律切王曰紫蜺妖氣矞雲曰旁剌曰之氣光謂七為敗損而

當夜如小人結黨以蔽惑其君為國之患君不能割除也 林希逸鬳齋

集紫霓妖氣也矞雲曰旁剌曰之氣也矞余律切朋聚而圍曰此太陽之

病也可以割而去之言𧨕邪障蔽可以掃去也刊削也可去而不去是不

知刊也次八割其蠹得我心疾陳仁子輯注范云八稱君子感天之變知

下不正而除去之則得我心所疾也測曰割其蠹國所便也陳仁子輯注

范云割去不正便於國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小宋本蠹作矞今從

宋陸范本便步邊切八為祸中而當晝能割除姦蠹得我心之所疾惡者

也 林希逸鬳齋集蠹國之人我心所疾惡割而去之則得我心矣便利

也去此人為國之利也上九割肉取骨滅頂于血陳仁子輯注范云肉以

喻民骨以喻君九者金也割害於八家性為割益以殘賊割取人民以及

其君頂最於上故見滅也滅没也測曰割肉滅血不能自全也陳仁子輯

注范云唯七不割故九不得獨自全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割剥之極

民既困窮君子亦不能自全故曰滅頂于血也

人𤣥止首第七十一  三方一州三部二家 陳仁子輯注愚曰止者


隂氣閉塞而不行也止一也有可止有不可止詩曰止于丘隅記曰於止

止其所止其止宜也而𤣥之止則不幸而止也故𤣥之止易之艮者也易

以時止則止言是可止而止也𤣥以上下俱正言是不可止而止也若九

測中曰止其止曰君子所止其可止而止者乎曰馬酋止曰止其童木其

不可止而遂者乎止陳仁子輯注范云人𤣥陽家八木上中象艮卦隂大

止物於上陽亦止物於下下上俱止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木謂之止

者霜降氣終於此首之次八立冬節酋於此首之上九言萬物上隔於隂

下歸於陽各止其所故謂之止止之初一日入尾宿六度 胡次和集注

司馬云小宋本作太隂止物於上今從諸家本宋曰謂是時物上隔隂氣

下婦陽氣各止其所而不行也章䟽云立冬之時六隂之盛萬物休止以

俟肅殺陽幾㣲絶不能轍動衝曰止不行錯曰止欲騺初一止於止内明

無咎陳仁子輯注范云隂陽隔絶各止其所故能如水内自清明時行則

行時止則止故無咎也測曰止於止智足明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知难則

止智足明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小宋本止于止内作于内今從諸

家一為思始而當晝止得其所者也夫智之不明誘於外物者也故止于

可止之所則内明而無咎也易曰艮其止止其所也大學曰知止而後有


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終始

知所先後則近道矣次二車軔俟馬酋止陳仁子輯注范云二為平人不

隠不仕家性為止故車則軔俟而馬就止也測曰車軔馬止不可以行也

陳仁子輯注范云晏然無求故不行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本測車

軔俟作車軔馬止今從宋陸王本吳曰軔而振切礙輪木也光謂二為思

中而當夜小人智不足以燭理就上則可行則山也次三關其門户用止

狂蠱陳仁子輯注范云三為門户家性為止故門户關也蠱滛也是故重

門禁暴客關止狂淫也測曰關其門户禦不當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狂滛

之人當禁止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禦作圉今從范本光謂蠱惑

也禦亦止也三為户又思之崇也又為成意而當晝君子三思而行苟狂

惑不當不可復掩故於誠意時必慎而後發也次四止于童木求其䟽

榖陳仁子輯注范云金而剋於木故童木也而求其實非其時也果為疏

榖也測曰止于童木求其窮也陳仁子輯注求疏童木故窮也 胡次

和集范云木至秋則剥落而童此立冬之候木盡哀落而雕踈之間求其

養人榖有養之道於雕踈之中求其榖求窮之謂司馬云范本其求窮作

求其窮今從宋陸本王曰童木謂兀一無枝幹者疏榖謂草木之可食者


光謂四為下䘵而當夜小人干䘵而不得其道必無獲也次五柱奠廬

盖盖車榖均疏陳仁子輯注五為天子位故稱車盖奠置也柱置待廬猶

置臣待君也君處重盖之中故重言盖也榖善也均平也疏大也居止以

道故平大也測曰柱及盖榖貴中也陳仁子輯注貴處中央天之位也

胡次和集注范云立冬之后榖疏之物利於蓄藏柱奠廬蓋均載以藏之

求于童木非求之時也安柱覄盖藏之于中者也司馬云范本轂作榖今

從二宋陸王本榖轂古字通王曰奠定也如柱之定於廬舍之中得其所

止盖之盖覆於車車運而盖不運轂之均其疏數以凑群輻輻雖運而已

常處中此皆以止為用者也五居中得位善於止道故取象焉光謂廬草

舍之圓者必先植柱於中央以定之蓋有斗以受弓輪有轂以均輻人心

所止允執厥中如此三者故可貴也次六方輪廣軸坎軻其輿陳仁子輯

注范爲上䘵故有輪輿之事齊車也七稱車六稱輿六剋於七故坎軻也

測曰方輪坎軻還自震也陳仁子輯注坎軻不安故震怖也 胡次和集

注范云車之利在輪圓而軸小則運轉無窮今也輪方軸廣則有难運之

道故曰坎坎其與六為上䘵居止休之世當震懼而退坎坎其輿亦懸車

之類司馬云范本廉作廣今從諸家范小宋本坎坷作坎坎今從宋陸本


坷軻皆音可王曰輪方必止軸廉必輆以之進路必坎坎然振其車輿而

不獲其適矣光謂六為上䘵為盛多而當夜小人進不以道雖止於盛位

終不得安也次七車纍其俿馬獵其蹄止貞陳仁子輯注范云俿輪也輪

而見纍故云坎軻車纍馬罷故蹄獵也輪纍蹄獵不可乗行家性為止故

曰止貞也測曰車纍馬獵行可鄰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車纍馬罷不可

以逺行止於鄰居 胡次和集注鄭云俿集韻䡳相支切輪之類太𤣥作

俿按注云俿輪也當用此音訓又丈爾切司馬云宋陸本俿作僥范本作

俿今從小宋本小宋本鄰作憐今從宋陸范本俿陳音雉吳音馳獵吳良

涉切諸家或作獵茟誤也范曰俿輪也擸躐也王曰纍有繫也擸有所挂

也車纍馬擸宜乎止以求正光謂七為失志為敗損而當晝故纍擸也君

子見險而止則不失其正矣 林希逸鬳齋集俿音雉又音馳輪也擸良

涉切有所絓也纍有所繫也車纍馬擸不可行之時冝止則止也甐敝也

考工記不甐於鑿亦作甐冝止而行則敝也甐作鄰擸或作獵皆誤也次

八弓善反弓惡反陳仁子輯注范云八木也故為弓善弓反發則善反其

故也詩云四矢反兮言夕其故處也惡弓者不善發則偏然反也善馬恨

惡馬恨陳仁子輯注范云善馬常恨養不足也惡馬常恨不早除也亦以


喻臣之善惡也春秋傳曰不早為之所是也弓馬皆惡故不可用絶弸破

車終不偃陳仁子輯注偃止也弓馬不良猶臣不忠直故有絶弦破車之

禍也弸弦也測曰弓反馬恨終不可以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以用也弦絶

車破不可用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作弓善反馬善狠惡馬狠宋

本作弓善反惡弓反馬善狠惡馬狠范本狠作恨今狠從諸家餘從范弸

薄萌切宋曰絶弦破車故不可用也范曰弸弦也偃止也王曰弓之反戻

不可以射馬之狠惡不可以御而强用之必有絶弸破車之患終不可偃

息而止矣光謂弓雖善而好反馬雖狠而性狠終不可用况其惡者乎八

為禍中為剥落而當夜小人邪愎而不知止者也荀子日弓調而後求勁

為馬服而後求良為士信慤而後求知能焉章云八夜小入也在止之世

善惡混而不分反仰也弓之未弦悉反仰也雖弓良之與惡弓不能分别

馬狠者不能馴服於人也馬之良與惡未調習之皆不可辨小人居是善

惡不分止則稍免動則有禍苟動則絶弦破車終不能偃其弓馬也故測

謂終不可用也上九折于株木輆于砭石止陳人子輯注范云九為金故

稱石反則八則剋木高上則石困進退不冝故言輆于砭石也測曰折木

輆君子所止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君守道止其所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


云宋陸本砋作砭彼驗切小宋本作硟音仙王本作趾音上云擣繒石也

今從之吳曰輆音愷礙也光謂九為限為石又禍之窮也而當晝君子道

既不行則當止矣章云九晝為隂在止之世君子居之不達時義謂將適

於八金克於木故折木之害過升於上則有堅石之輆九為上山故称石

能知止道測曰君子止也砭石堅石也

人𤣥堅首第七十二 三方二州三部三家陳仁子輯注愚曰堅者

隂氣閉塞而凝實也故隂之於陽能剥其外不能剥其内能剥其形不能

剥其真木葉脱而根本固水泉涸而涯涘見歛其華而歸其精凋其枝而

復其体是正所謂皮毛剥盡而真實存者故陽主動物發育隂主静物堅

凝𤣥象艮有二先以止次以堅止則隂氣之静堅則隂氣之凝氣一止則

堅矣月令曰水腹堅是也堅陳仁子輯注范云人𤣥陽家九金上上亦象

艮卦胡次和集注邵云隂家凖艮司馬云隂家金亦凖艮入堅初一八分

二十秒曰次折木立冬氣應斗建亥位律中應鐘陸曰艮為山石又為木

多節皆堅貌隂形胼胃陽喪其緒物競堅强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

金謂之堅者胼固也緒業也言隂氣固盛陽失其業物竟堅固故謂之堅

堅之初一日入尾宿十度胡次和集注鄭云堅胼范薄眠切虞作胖按注


文固也取朕胝之義以言其固如皮上堅也虞作胖義取心廣体胖則其

昌盛可知固曰隂形胖昌也虞本為優矣或作駢者形声誤也司馬云小

宋本形作貌冐作昌今從諸家胼部田切喪息浪切宋曰胼謂盛也緒業

也謂是時隂氣壯盛陽喪其業無能為矣故萬物依隂氣競謂强也范云

胼因也王曰胼冐宻盛貌初一磐石固内不化貞陳仁子輯注范云陽家

之陽在金之行母子之道固石固也磐石之性不可移動故貞也測曰磐

石固内不可化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内能磐固故不可化也 胡次和集

注司馬云小宋本磐石作堅磐宋陸本化貞作不貞王小宋本作不化其

貞宋陸本測作磐石固内中不可化也今皆從范本光謂一為下人為思

始而當夜小人頑愚心如磐石之堅不可化而入於正也孔子曰惟下愚

不移次二堅白玉形内化貞陳仁子輯注范云家性為堅雖剋其本不能

消鑠適可鍜治以為器故内化也化必成器故貞也測曰堅白玉形變可

為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以成物器故可為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陸

本無化字小宋本形作狀今從范王本二為思中而當晝君子心雖堅固

潔白如玉之美然見善則進有過則改内化日新以就於正易曰介于石

不終日貞吉次三堅不凌或泄其中陳仁子輯注范云三東方也帝之所


出在於堅冰之月命令當行今行不凌故或恐陽氣泄於中也君而不宻

則臣不固臣不宻則身之失也測曰堅不凌不能持齊也陳仁子輯注范

云君臣相失故不齊正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陸本凌作陵今從范

王小宋本宋曰齊中也范曰在於堅氷之月今不凌或恐陽氣抴於中也

光謂三為成意而當夜小人處心不善惡交戰二三其德有始無卒不能

行無越思允執其中如氷欲堅於外而愆陽泄其中終不能成也 林希

逸鬳齋集凌氷也當冰堅之時而不成凌者其中隂為陽泄也齊中也外

能堅守而中不自持此色厲而内荏者之喻次四小螽營營螮其蛡

蛡不介在堅螮陳仁子輯注范云螮德也蛡國也四為公侯小為有國有

土也小螽以喻民也民而營營須德乃安國不在大亦不在小惟德所由

道正德固故在堅德也測曰小螽營營固其氐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氐本

根也本固則未强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陸本營作熒無在字王本

介作分吳曰蜂與蜂同范作螽誤也螮都計切蛡音詡又音弋今蜂從諸

家營介從范本宋曰氐本也范曰螮德也蛡國也王曰螮蜂子也蛡其房

也先謂螮與蒂同謂蜂房之蒂也介大也螮以喻德蛡以喻囯四為下䘵

而當晝君子脩德以保其位囯不在大在勤德以固其本而已亦猶小蠭


營將為房必先為其蒂房不在大但蒂堅則不墜矣 林希逸鬳齋集蠭

與䗦同螮與蒂同蜂房之蒂也蛡音許又音弋蜂房也蜂营营而為房必

堅其蒂不堅則房墜矣蒂只在堅而不在大故曰不介以堅介大也次五

蛡大螮小虛陳仁子輯注范云國小德大則民衆殷國大德小故民虛也

測曰蛡大德小國虛空也陳仁子輯注德不洽境民不足也胡次和集注

司馬云范曰國小德大則民衆殷國大德小故民虛也光謂中和莫盛乎

五而當夜小人享盛福而不能守國雖大而德薄如蠭房大而蒂小其墜

不久矣虛者言其外勢强盛而中實有無也林希逸鬳齋集蛡蜂房也

螮房之蒂也房大而蒂小不足以繫之則蜂必散亂而蜂窠盧矣為國而

不知其本必失其民以此喻之次六韯螮紗紗縣于九州陳仁子輯注范

云六為上禄言韯德者德輕如毛民鮮能𣁄之故言紗紗也以細㣲之德

臨有九州九州之民縣命大虛故曰縣于九州測曰韯螮之縣民以康也

陳仁子輯注范云祐民以德故康寧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紗舊亡了切

按集韻紗㣲也或作𠋝縣讀作懸按復編縣繫也從系持借為州縣之

縣别無懸加心非胡涓切司馬云小宋本紗作𢆶音幽云𢆶𢆶㣲貌今從

諸家韯與纖同縣與懸同王曰紗與眇同光謂六為上禄為盛多為極大


而當晝天子秉德之堅一人有慶兆民賴之如纖蒂之縣大房也 林希

逸鬳集集紗紗㣲小貌音幽九州之民各戴其君心有所繫如蜂房之蒂

小而甚堅則可以康安矣韯與纖同縣繫也次七堅顛觸冢陳仁子輯注

范云七為失志顛家皆喻高也志失行張故能自高堅高其行觸長若家

也測曰堅顛觸冢不知所行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苟能自高不知世間之

所行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顛頂也七為失志為敗損為下山而當夜

小人强狠而不知道如用其堅頂進觸丘冢不知所如也章云七夜為禍

之小世獨失志顛狂以首觸冢冢乃喪亡之所也故測曰不知所行也次

八𢛅堅禍惟用解𧋈之貞陳仁子輯注范云東方為龍故喻以解𧋈也好

直之獸故冐之貞也堅𢛅其禍不能以情服唯直者而正之也測曰𢛅堅

禍用直方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解𧋈為獸如直之方也 胡次和集注鄭

云𢛅與怙同𧋈大蟹切注謂解𧋈好直之獸按說文解慶獸也似山羊一

角古者决訟令觸不直象形從豸省解或作獬廌或作𧣾𧤷通作豸难上

九角解豸是也此作𧋈者乃蟲𧋈字丈爾切然𧋈亦通作豸妄加點畫以

别之非古也又按後漢志獬豸神羊能别曲直論衡解廌一角羊也性識

有罪許慎謂似山羊未知孰是司馬云𢛅與怙同解𧋈與豸同王曰解𧋈


觸邪之獸光謂八為禍中而當晝恃其堅而犯禍者也然君子之志在於

觸邪雖堅以蹈禍不失其正也上九螽焚其翊喪于尸陳仁子輯注范云

七火八木木在火上炎焚揚起故燒九也尸主也翊以喻民民而見焚君

將安乎故主喪也測曰螽焚其翊所憑喪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民憑於君

君賴於民民而見焚故主亡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陸本蠭熒其相

今從范王小宋本䘮息浪切范曰尸主也光謂翊當作蛡九為禍極而當

夜小人為惡之堅至於覆家如蠭自焚其房失其所主也易曰烏焚其巢

人𤣥成首第七十三 三方三州一部一家 陳仁子輯注愚曰成者

盛而物皆實也天下之物生以陽成以隂故秔稌之秀也以登果蓏之榮

也以實雖霜之零金風之肅物莫不歛英華於腹心而各效其成𤣥之

成象既濟者也既濟為隂陽之互交成為隂陽之各立物之成皆隂也𤣥

曰物以成形而九測反覆乎成不成之義成物者其隂乎成陳仁子輯注

范云人𤣥陽家一水下下象既濟卦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陽家水准既

濟入咸次九日舍箕隂氣方消陽藏於靈物濟成形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

於水謂之成者言是時隂氣方消靜於六位陽氣藏於靈祗之底謂地中

也故萬物成形体故謂之成成之初一日入尾宿十五度 胡次和集注


司馬云范本隂氣方清作隂氣方消小宋本作太隂方清今從二宋陸王

本宋曰地稱靈陸曰清寒也光謂陽藏地中潜為物主物賴以濟得成其

形章云立冬之後隂氣純清陽乃幽潜靈賥之氣於九泉之下物皆成形

而定体故測曰成不可更錯曰成功就而不易初一成若否其用不已冥

陳仁子輯注范云一君子也不有其功雖有所成猶若否也常而若否致

用不已故冥也測曰成若否所以不敗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謙以得之故

無敗事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否方九切不也司馬云王曰處成之初得

位當晝功成若否不伐其功則其用不已而冥契於道也光為一為思下

而當晝君子之道闇然日彰冥者隱而不𩔰也老子曰功成不居夫惟不

居是以不去次二成㣲改改未成而殆陳仁子輯注范云二火也而在於

水雖當相害家性為成成熟於物當須水火今水在火下故言未成未成

而改故殆也測曰成㣲改改不能自遂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未成重改故

不能自成遂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改字止一今從諸家王曰失

位當夜成之尚㣲而又改之則事必不成且危殆也光謂二為反復而當

夜小人秉心不壹必無成功易曰晋如鼫鼠貞厲 林希逸鬳齊集為善

方成而心已改改不待成而知其危矣次三成躍以縮成飛不逐陳仁子


輯注范云三為進人故欲上躍躍而失位當反其故故以縮言之也家性

為成苟成而非躍就尊位處有於衆人貴成功而不追逐而責之也測曰

或躍以縮成德牡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必得高位德之壯也 胡次和集

注司馬云王曰事之既成已躍而進又縮而退知自戒懼則進而無咎光

謂三為成意而當晝君子臨事而懼躍縮未决所以然者以事之既成則

如鳥之飛不可復逐故進退宜慎也易曰或躍在淵無咎 林希逸鬳齊

集事之既成可以躍進又縮之可以飛上而不飛隨之言能謹畏退縮以

守其成則德愈壯也遂隨也次四將成矜敗陳仁子輯注范云四為公侯

官亞天位據下行陽奉上循隂臣道默從歸功於五而將自矜非道之正

也測曰將成之矜成道病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居下自矜道之病也 胡

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曰失位當夜是將成而矜必敗其成成功之道惡其

矜伐也光謂四為下禄故將成也當夜故矜也葵丘之會齊桓公振而矜

之諸侯叛者九國次五中成獨督大陳仁子輯注范云五為天位處中履

和故曰中成尊無與比故謂之獨董督四方故大也測曰中成獨督能䖏

中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能䖏中央督天位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小宋

本作中成今從諸家本中和莫盛乎五而當晝王者功成獨建皇極以


督四方德業光大者也次六成魁𤨏以成獲禍陳仁子輯注范云六為上

禄故魁然也𤨏細也六近於五土剋於水故為之𤨏雖居上禄而不崇讓

必見剋害故獲禍也測曰成之魁𤨏不以讓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功成不

讓禍之招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小宋本作成魁𤨏𤨏今從諸家范本

謙作讓今從二宋陸王本王曰六居盛滿而失位當夜雖為成之魁主而

内懷瑣細之行必且墮其功而獲禍矣光謂六為極大而當夜凡大功既

成則人欲分功者多矣為其首者既尸其大必分其細以與人則衆無不

悦若欲兼而有之則為衆所疾反因成功以獲禍矣次七成闕補陳仁子

輯注范云七為失志故缺也成陽家之陽君子之道也君子之道善於補愆

故有缺則補之也測曰成闕之補固難成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補所愆者

難承継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陸本承作依今從范王本范曰七為

失志故闕也君子之道善於補愆故有闕則補之王曰成功之下難以承

之當思補過之道也次八時成不成天降亡貞陳仁子輯注范云八木也

秋之所成而不能成者天降灾也天降之灾故曰亡貞也測曰時成不成

獨失中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冝成不成失中正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

王本亡作止今從諸家范曰八木也秋之所成也光謂小人當可成之時


而無德以成之失時之中故天降咎而失正也上九成窮入于敗毁成君

子不成陳仁子輯注范云陽家之陽故稱君子君子之言示端而已也成

事不說故曰不成九為成終故曰窮也窮當更生故小毁也測曰成窮以

毁君子以終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終竟成道君子之終始也 胡次和集

注司馬云小宋本作小人毁成今從諸家九為盡幣而當晝日中則昊月

盈則蝕成窮而入于敗物理自然敗則毁其成矣君子知成之必毁也故

常自抑損使不至于成以終其福禄也養由基去柳葉百步而射之百發

而百中之有一人立其旁曰善子不以善息少為氣衰力倦弓撥矢鉤一

發不中百發盡息謂此類也

人𤣥䦯首第七十四 三方三州一部二家 陳仁子輯注愚曰䦯者

隂陽易位而不可合也凡物惟有間則不復合故君臣有間君臣不可合

父子有間則父子不可合以至萬事萬物皆然若無間則合矣易之噬嗑

陽中包隂以中有間而不能合𤣥之䦯内隂外陽以内外無間而不可合

故𤣥錯曰䦯也合用二宻也親用一䦯首曰相闔成一其禍泣萬物噫其

終不合也夫䦯陳仁子輯注范云人𤣥隂家二火下中象噬嗑卦 胡次和

集注司馬云隂家火准噬嗑范王讀為緻宻之緻陳以䦯為𨴗陟栗切閉


門也吳曰𨴗丁結切與窒同陸曰嗑者合也䦯以隂陽相䦯闔也隂陽交

跌相闔成一其禍泣萬物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火謂之䦯者言是時

隂盛陽藏交跌易位闔閉於下䦯宻如一萬物皆泣其禍未除故謂之䦯

䦯之初一日入箕宿二度邵云一度 胡次和集注鄭云䦯集韻直利切

太𤣥首名王涯說隂氣閉陽緻宻也按門有閉陽之義故有緻宻之義跌

徒結切注云交跌位取更迭義也司馬云宋曰謂是時隂跌興閉於上陽

跌衰守於下閉守其闔宻如一矣光謂跌甚過也章云隂盛而䦯閉陽沉

而秘宻禍害尤隆物咸雕喪衝曰䦯乎惡錯曰䦯也皆合二初一圜方杌

𣕕其内窽換陳仁子輯注范云家性為䦯當宻如一而水在火家更相剋

動如圍鑿方枘杌𣕕不安測曰圜方杌𣕕内相失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杌

𣕕不安故相失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杌音兀棿音臬窽音欵范水在

火家更相克如圓鑿方柄杌棿不安先謂䦯合也一為思始而當夜其心

不合者也次二䦯無間陳仁子輯注范云二火也而在其行二火合會䦯

宻如一故無間也測曰無間之䦯一其二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一陽一隂

道相受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曰二合合會䦯宻如一光謂二為思

中而當晝其合無間二如一也易曰二人同心其利斷金次三龍襲非


其穴光亡于室陳仁子輯注范云三為龍立冬之後故襲穴也今進於四

故非也苟進非坎失位妄㩀故無光榮於其室也測曰龍襲非穴失其

常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非穴之室故云失常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

小宋本無龍字今從宋陸范本王曰襲入也次四臭肥滅鼻利美貞陳

仁子輯注范云四為公侯五為天位天位稱肥四親近之故稱臭肥也鼻

以知氣金在火家火爍於金故滅鼻也以隂求陽故利奉近尊位故美貞

也測曰滅鼻之貞没所勞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上附至尊故没身不殆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臭許救切說文禽走臭而知其迹者犬也故從犬徐

鍇曰以鼻知臭故從自也司馬云宋陸本作所没方也范小宋作没所勞

也今從王本䦯凖噬嗑故有食象四為福始而當畫飲食之來先覺臭芳

見得思義不可失正也次五嚙骨折齒滿缶陳仁子輯注范云四為膚五

為骨骨以喻陽四為口齒之象行剋於四故齒折也五為土器五謂之缶

陽氣在下六為純隂故滿缶言陽氣滿上下也測曰嚙骨折齒大貪利

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下剋於上故毁折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五為福

中而當夜小人貪利以自傷者也易曰噬指肉遇毒次六飲汗吭吭得其

膏滑陳仁子輯注范云六為上禄汗潤澤也神靈所祐故潤澤多吭吭然


也百姓蒙福若膏澤之濡滑也測曰飲汗吭吭道足嗜也陳仁子輯注范

云禋禄天降故足嗜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吭吭作吮吮小宋本

汗作沔音為吭作哾山劣反云哾哾小飲也道足嗜作道得嗜今從宋陸

范本范曰汗潤澤也潤澤多吭吭然也光謂六為盛多為極大君子所嗜

者道雖多取而無害也次七䦯其差前合後離陳仁子輯注范云木生於

火七進得八與母同位故前合也退而得六六水剋之故後離也測曰䦯

其差其合離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進合退離位次然也 胡次和集注司

馬云七為消為敗損而當夜故䦯宻自是而差跌前合後離也次八輔其

折廅其缺其人暉且偈陳仁子輯注范云八木也在火之行火盛金衰故

八輔也金在火行故缺少也母以大德廅之覆蔽其瑕故廅其缺也能掩

二惡見已二美既有光暉當為英偈測曰輔折廅缺猶可善也陳仁子輯

注范云掩惡見美故可善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廅於盍切覆蔽也作廬

者誤偈舊音桀按此古傑字母注云母大以德廅之覆蔽其瑕故曰廅其

缺按母於二火有母道為於九金有婦道為以二火克九金故有折缺而

八能輔廅之則以當晝為好故也見美注云掩惡見美蓋輔其折廅其缺

是掩惡也其人暉且偈是見美也司馬云宋陸本廅作廬今從范王本陳


音廅烏合切小宋偈作傑范曰覆庇其瑕廅其缺也王曰能扶助其折廅

藏其缺小宋曰偈武勇也光謂八為耗為剝落而當晝故有是象上九估

陽啓𠯒其變亦白陳仁子輯注九金也啓開也此十月之首隂盛附開今

當襲外故開𠯒也金王火廢故變赤為白也測曰隂陽啓𠯒極則反也

陳仁子輯注范云極隂反陽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𠯒集韻𠯒古化字隂

陽啓𠯒言其開啓變𠯒也或作吪音訛盖不識而妄改也司馬云范本測

作隂陽啓𠯒極則反也王本作隂陽亦白極作反也小宋本啓作晵音啓

赤作殷烏閑反測曰隂殷陽白極作反也今從宋陸本𠯒五禾切王曰𠯒

古化字吳曰𠯒化也光謂䦯者隂陽閉塞不通之象物極則反故復變而

開能化生萬物萌赤牙白也林希逸鬳齋集晵音啓𠯒古化字晵𠯒開

通也隂變而赤陽變而白極則反也人玄失首第七十五

人𤣥失首第七十五 三方三州一部三家 陳仁子輯注愚曰失者

隂盛而陽大損也陽氣日損不損於隂盛之時多損於陽盛之日岩溜穿

石其來久矣故以卦氣論小過為隂過而乃居三陽之交大過為陽過而乃

居五隂之交槩可知也曰大者過也𤣥曰陽不能得皆互相發明者也次

二藐得之失次四正禄之失陽之失至此耶失陳仁子輯注范云人𤣥陽


家三木下上象大過卦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陽家木凖大過入失次四

二十六分十一秒小雪氣應隂大作賊陽不能得物陷不測陳仁子輯注

范云行屬於木謂之失者立冬節終於此首之次一小雪氣起於此首之

次二斗指亥應鍾用事言是時隂大賊陽陽無所據二氣不和萬物之生

無所測立隂陽相失故謂之失失之初一日入箕宿六度 胡次和集注

司馬云宋曰謂是時陽為賊隂所功奪不能復有所得也初一剌虛滅刃

陳仁子輯注范云虛空也刃滿也水為簿首故謂之剌順流剌下滿滅於

虛空之地測曰剌虛滅刃深自幾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深以幾㣲自戒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剌七亦切司馬云幾者動之㣲吉凶之先者也也一

者思之㣲也生神莫先乎一而當晝君子雖或有失能深思逺慮自有幾

㣲而正之不形於外如以刀剌虛雖復滅刃終無傷夷之迹也次二藐德

靈徵失陳仁子輯注范云藐小貌二稱小人故小德也靈神也徵祥也小

德之人不知天命家性為失不敬靈祥故失也測曰藐德之失不知畏

徵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不達天命故不畏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陸范

本㣲作徵今從王本藐音眇猶逺小人二為思中故曰藐德得失之機既

靈且㣲而時當夜小人不能慎㣲以至大失也次二卒而從而䘏而竦而于


其心祖陳仁子輯注范云從䘏竦皆是憂懼卒至之貌也而辭也祖始也

憂懼卒始猶可心慮三未居官而近於四恐卒見剋害故竦憂也測曰卒

而從而能自改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見憂而改則無憂也 胡次和集注

司馬亡王曰卒終也從順也䘏憂也竦敬也三居失之時得位當畫是能

終順大道䘏憂過失而加之以竦敬為于其心祖者心之思慮以此為主

也光謂三為成意當晝故有是象一正之于未形三改之於既成次四信

過不食至于側匿陳仁子輯注四為公侯陽家之隂則為小人小人居位

故信過也既過而失故不食也居禄不當故有測匿也測曰信過不食

失正禄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應食而不食故失禄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

云范本作正禄也今從宋陸王本王曰居失之時而失位當夜不能自正

其失則是信其過差之行而不食焉至於側匿言終日也終日不食必且

喪其身矣食又喻禄故測互言之小宋曰日斜為側日没為匿光謂四為

下禄而當夜故有是象次五黄兒以中蕃君子以之洗于愆陳仁子輯

注范亡五為天子有輔相之臣七生於火火謂七也故言黄兒謂年老有

黄髮兒齒之徵也以自蕃輔承之以正故君子洗愆也測曰黄兒以中過

以洗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洗垢除愆君子所以得衆也 胡次和集注司


馬云兒五稽切范曰黄兒謂年老有黄髮倪齒之徵也宋曰髮白復變謂

之黄齒落復生謂之兒蕃籬也能以中正而為蕃籬次六滿其倉蕪其

田食其實不養其根陳仁子輯注范云六為大位小人居之不修其德而

據上禄倉滿田蕪百姓罷極食實困根本基不固家性為失失之甚也測

曰滿倉蕪田不能修本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不田而獲本不修也 胡次

和集注司馬亡范曰不修其德而㩀上禄倉滿田蕪百姓罷極食實困根

本基不固失之甚也光謂六為上禄為盛多為極大而當夜故有是象百

姓不足而君足猶養根而食實也次七疾則藥巫則酌陳仁子輯注范云

七為君子當反佐五忠告善道吐言如藥巫以謝闕闕徐疾瘳酌以福之

也測曰疾藥巫酌禍不可轉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雖在失家以良臣自輔

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曰巫以謝闕闕以疾瘳酌以福之也光謂七

為禍下離咎記菑而時當晝故有是象 林希逸鬳齋集酌祭以酒也

此言灾咎可禳也為改過之喻次八雌鳴于辰牝用魚木陳仁子輯注范

云八為飛鳥亦為聲音故言鳴也八又隂位故謂之雌書云牝鷄無晨此

之謂也牝宜童而角魚宜水而木家性馬失失之甚也測曰雌鳴于辰厥

正反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縁木求魚故正反也 林希逸鬳齋集雌鳴辰


旦反常也牝而求角縁木而求魚皆反正之喻上九日月之逝改于尸陳

仁子輯注范云九為金也而在於木有剋木之愆陽稱君子君子之道執

行於世雖没猶存九為失終不以年高日月已逝其有得失雖在尸柩猶

念自改故曰于尸也測曰改于尸尚不逺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言其志尚

不以所失逺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曰君子之道執行於世雖没猶

存不以年高日月已逝其有得失雖在尸柩猶念自改王曰先賢垂勸戒

之深死而後改猶謂之不逺光謂生時之失死告子孫而改之猶未為逺

也楚恭王臨薨告令尹進筫蘇而逐中侯劉向曰欲以開後嗣覺來世猶

愈於没身不寤者也筫字書無之申侯楚文王之臣新序之誤也

人𤣥劇首第七十六 三方三州二部一家 陳仁子輯注愚曰劇者

隂盛而陽愈損也故以三木乗陽之數為失其失猶可言也以四金乗隂

之數為劇其失不可言也𤣥曰失矣又曰劇皆甚之也大槩𤣥象易一首

不足盡其意則反覆二首焉𤣥衝曰劇惡不息其然豈其然乎劇陳仁子

輯注范云人𤣥隂家四金中下象大過卦 胡次和集注邵云陽家司馬

云隂家金亦凖大過入劇次日舍南斗王曰劇極也過差之極光謂大過

㨂撓之世劇亦離亂之象隂窮大泣陽無介儔離之劇陳仁子輯范云行屬


於金謂之劇者儔匹也離附也是時隂氣大盛奪陽之勢陽無一介以養

萬物萬物附離於隂陽陽方當外隂當訖故大泣也群隂窮劇故謂之劇

劇之初一日入箕宿十一度 胡次和集注邵云十度鄭云劇舊說增也

按衝云劇惡不息言為惡增甚也司馬云王小宋本泣作位范本無於字

王本介作分范本作儔小宋本作音仍惹也今從宋陸王本音儔

宋曰泣於陽使陽泣也謂隂氣極大陵弱於陽使其泣無復有纖介之功

於萬物也光謂古儔字儔類也凡物得陽而生者皆陽之類也隂既窮

大用事凡陽之類皆遭離其劇禍也 林希逸鬳齋集與儔同介助也

隂既窮而陽以啼泣為無助也陽隂之離至此劇甚矣介即無介助黨

類也初一骨纍其肉内幽陳仁子輯注范云骨幹也纍猶禍也幹以喻

君幽内也肉以喻親小人之道而在劇家一害其上禍猶其内故言内幽也

測曰骨纍其肉賊内行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骨肉之禍皆由内也 胡次

和集注司馬云宋陸范皆作骨纍其肉内幽今從王小宋本骨肉相親之

物一為思始而當夜禍亂之本自其内生如骨纍繫其肉潜隱而人莫之

見也次二血出之蝕貞凶陳仁子輯注范云火在金行欲剋於金末不剋

於本故言血出血出以喻不順不順主灾故言蝕也相剋為凶止則為貞


止以相順故曰貞凶測曰血出之蝕君子傷之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二

為君子恐傷金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本作君子傷之今從二宋陸

王本次三酒作失德鬼睒其室陳仁子輯注范云睒見也金生於水鬱

水加米故以酒喻家性為劇始進之人未能藴藉故酒失也失則為亂訟

以致禍故鬼見室也測曰酒作失德不能持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藴藉持

已不及亂也 胡次和集司馬云范本將作持今從二宋陸王本睒失丹

切王曰睒視也次四食于劇父母采餕若陳仁子輯注范云四為中禄

而在劇世故食劇也餕熟食也若順也采取也美食父母之順也測曰食

劇以若為順禄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子得天禄父母順取也 胡次和集

注鄭云餕舊音俊熟食也按博雅孰食謂之餕饔司馬云范小宋本來作

未今從宋陸王本餕音俊為于僞切范曰餕熟食也若順也光謂四為下

禄而當晝君子仕於亂世求禄以食其親不失於順也次五出野見虛有

虎牧猪𢶊褲與𥜗陳仁子輯注范云五土也故稱虛四為虎六為猪五為

君位而在劇世䖏於政治百姓去之如虎之收猪喻益走𢶊其襦褲也測

曰出野見虛無所錯足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避世而無所錯足也 胡次

和集注鄭云虛與墟同𢶊音愆當作攐褲與褲同司馬云王本虎作唐今


從諸家虛與墟同㩃音愆取也絝與𥚓同𥜗音儒短衣也王田出于田野

而見丘墟光謂五為中禄而當夜小人乗亂世而居盛位務為貪暴以殘

民如虎收猪民無所措其手足也 林希逸鬳齋集野外荒虛虎收其猪

出而遇此不過𢶊裳而走𢶊與牽同𥜗短衣也牧逐也次六四國滿斯宅

陳仁子輯注范云六為上禄下之所仰如水之赴海故以滿宅喻也測曰

四國滿斯永安宅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民蒙其福故安居也 胡次和集

注章云六畫為隂首之主以君子濟困劇之時也人之所歸滿其國上以

安居也夫五雖有位而小人居之如虎收猪民乃奔亡就諸有道故歸六

以求安宅也次七麃而半而戴禍顔而陳仁子輯注范云而辭也七為失

志年過失志麃然半白而不改變故曰戴禍禍在其顔貌可知也測曰麃

而半而戴禍較也陳仁子輯注戴云戴禍在顔較然可見也 胡次和集

注鄭云麃滿交切鹿也注云麃然半白謂頭髮半白如虎毛班白也舊音

鑣武貌意與注異不可用也較音角著見也司馬云范本半作半王本作

牛小宋本作羊今從宋陸本麃普表切半敷容切較音角次八缾纍于

繘貞顇陳仁子輯注范云顇純也缾所以出水須繘以汲之猶君須於民

以及禄也君禄養民故曰貞純也測曰缾纍于繘厥職迫也陳仁子輯注


范云職主也迫近也金剋於木迫於九也 胡次和集住司馬云范本測

作瓶纍繘厥職迫也今從二宋陸王本繘餘律切上九海水群飛蔽于天

杭陳仁子輯注范云天杭天漢也金生於水故稱海水水群而飛雨之象

也亦猶劇世人去其君不可掩蔽若天雨也測曰海水群飛終不可語也

陳仁子輯注范云劇世之民不之解語而止之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

范本弊作蔽王小宋本語作落今從二宋陸本王本天作大今從諸家章

章云九夜為禍之大當劇之中小人居之位高而無民夫海以水為本國

以民為本今海水群飛如民奔去國不可言止之也故測謂終不可語也

林希逸鬳齋集杭即航也海水群飛浪方涌也弊壞也天杭即大舟也

人𤣥馴首第七十七 三方三州二部二家 陳仁子輯注愚曰馴者

隂極而順也盖六陽為坤之候也天地間隂陽二氣不可偏廢聖人非喜

陽而惡隂也特隂體柔躁冝於順而從陽惡其不順而戰陽易曰順承天

又曰利牝馬之貞夫行止惟人之從者馬之順也牝馬又順之順也子事

父臣事君皆然馴之測曰馴非其正曰馴義忘生其盖順而貞耶馴陳仁

子輯注范云人𤣥陽家五土中中象坤卦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陽家土

准坤宋曰坤順也馴亦順也隂氣大順渾沌無端莫見其根陳仁子輯注


范云行屬於土謂之順者言隂氣已順渾純無端包其根源故當順撫故

謂之馴馴之初一日入斗宿三度 胡次和集注邵云曰度鄭云馴渾胡

本切純社本切司馬云宋曰謂隂成功於是將大順時歸之於陽其事渾

純無有端際莫能見其根源也初一黄靈幽貞馴陳仁子輯注范云一為

君子居土之行故謂之黄中央之色求剋於一故謂之靈馴者順從於土

故幽貞也測曰黄靈幽貞順以正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順其性故貞也胡

次和集注司馬云土家故黄生神故靈下下故幽當晝故貞思慮之始此

四德順而能正者也次二其膏女子之劳不靜亡命陳仁子輯注范云

二隂也膏潤澤也隂受於陽猶臣受於君妾受於夫也靜安也國以安則

潤澤以至生育女子之勞也不安不育是亡君夫之命也測曰膏之亡

不能清净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女子勞類故不清净也 胡次和集注司

馬云宋陸本作繩小宋本作音鴛云美好也今從范王本王本亡作

正今從諸家吳曰古孕切字范曰膏潤澤也次三牝貞常慈衛其根

陳仁子輯注范云牝隂也貞正也隂道常慈順於君則能衛其本根也測

曰牝貞常慈不忘本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能衛其根故不忘本也 胡次和

集注司馬云易曰恒其德貞婦人吉坤為母三性喜情人又為多子而當


晝故曰牝貞常慈言常慈乃婦人之正道也三為木為思上為成意為自

如能不忘其本者也次四徇其勞不如五之豪陳仁子輯注范云徇衛也

四為臣道有勞能自徇衛欲人稱知之故不如五處柔順之尚以道得衆

有豪友者也測曰徇其勞伐善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自衛其勞故伐善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小宋本作不如五五之豪今從諸家王曰德兼千

人為豪光謂四為下禄而當夜小人事君則伐其功不如五之靈囊大包

不敢自盛也 林希逸鬳齋集五中也苟伐其功勞則不如五之得中為

過人也豪過人者也次五靈囊大包其德珍黄陳仁子輯注范云五處尊

位包有四方如有囊之所裹括也家性柔順故可珍愛也測曰靈囊大

包不敢自盛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括囊其不自盛大也 胡次和集注司

馬云王本靈作虛今從諸家小宋本靈囊作靈括巨橐今從諸家王曰珍

者為物所貴黄者得中之義光謂五為囊為包地之為物含弘光大故曰

靈囊大包五居盛位而當晝君子為臣位高而不驕功大而不伐故有是

象易曰黄裳元吉 林希逸鬳齋集靈善也囊有涵蓄也大包可以包容

而大受也此為珍美黄中之德以其不自大也次六囊失括泄珍器陳仁

子輯注范云六水也家性為順水性順下不可停貯故囊失括也括之不


宻珍噐不固猶君不宻則失臣也測曰囊失括臣口溢也陳仁子輯注范

云囊失括故口溢也 胡次和其注司馬云小宋本囊亦作橐今從諸家

六為冗為竇過中而當夜小人不能舍章以從王事如囊之失結而泄珍

器也易曰臣不宻則失身 林希逸鬳齋集有囊而不括則其珍美之噐

皆泄露矣此伐善矜能者之喻次也方堅犯順利臣貞陳仁子輯注范云

七火也火性有恒寒暑雖至不為增滅猶正直之正堅意犯順不变其色

臣之正也測曰方堅犯順守正節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固意不撓故守節

也 胡次和集注司為云七離咎犯菑而當晝君子事上獻可替否行之

以方守之以堅雖有犯無隱而不失其順得為臣之正道故利也次八馴

非其正不保厥正陳仁子輯注范云八木也是金之財宜當順從反順其

子欲上害九子上介八逺不能救木必見剋故不保其命也測曰順非其

正無所統一也陳仁子輯泣范云所順非正故一無所統也 胡次和集

注司馬云八為疾瘀為耗為剥落而當夜小人事上左右前後是非可否

惟君是順不能守道執一故不保其命也上九馴義忘生賴于天貞陳仁

子輯注范云家性為順九為之終終於善道展義忘生必得其正唯天知

之故賴于天也測曰馴義忘生受命必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順而以義必


受命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九祸之窮也而當晝君子事君盡節有死

無貳順義忘生所賴者天之正命耳

人𤣥將首第七十八  三方三州二部王家 陳仁子輯注愚曰將者

隂盛而陽漸欲復也陽無間可容息之理变於上則生於下盖翕無餘乃

闢之始也以卦氣言則坤當十月以月氣言則月為陽月隂極之時未尝

無陽列子所謂運轉無巴天地宻移疇覺之哉者人自不知其然者特此時

將復而來就耳易雜卦曰未濟男之窮謂三陽皆失位也𤣥曰陽氣將復

謂一陽欲救伸也二將無疵回將飛得羽五大爵將飛盖將欲濟而未者

將陳仁子輯注范云人𤣥隂家六水中上象未濟卦 胡次和集注司馬

云隂家水凖未濟入將次八日次星紀大雪氣應斗建子位律中黄鍾陸

曰將者隂陽窮上反下甫當復升既濟曰物不可窮故受之以未濟其義

同之隂氣濟物乎上陽信將復始之乎下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水謂

之將者言隂成物於上萬物順而相將故謂之將將之初一日入斗宿九

度 胡次和集注邵云八度司馬云王本始作如今從諸家宋曰謂是時

隂成物於上功成者退故陽氣復始之於下也初一將造邪元厲陳仁子

輯注范云厲危也元始也一為人下造於作邪上侵於二火性炎上不得


侵侵而不得已自危懼故始厲也測曰將造邪危作主也陳仁子輯注范

曰作主常危故厲者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曰厲危也元始也王曰

居將之初而失位當夜將造於邪者也以危為本故云作主光謂一為思

始而當夜故有是象次二將無疵元睟陳仁子輯注范云睟純也二為平

人而在將大之家故無瑕疵也人無瑕疵故大純也測曰將無疵易為後

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純厚之人故易為後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曰

睟純也王曰得位當畫將寡其過故曰將無疵也二之本質純睟故云元

睟始而無疵後必易継也光謂二為思中而當夜故有是象 林希逸鬳

齋集元善也晬美也將求無過則其德必善美矣謹之初則後易為矣次

三爐鈞否利用止陳仁子輯注范云冶為爐陶為鈞三為進人已見陶

冶當升禄位四不可犯故利用止也測曰爐鈞否化内傷也陳仁子輯注

范云進而不止恐見損傷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陸測作鈞不化内

傷也今從范王本范曰冶為爐陶為均王曰爐鈞者造物之始始而不以

其道利在速止也將道益盛而失位當夜將而不以理者也光謂否音鄙

不善也三為成意而當夜故有是象 林希逸鬳齋集冶人為爐陶人為

鈞爐鈞既不可用則冝止矣强以化物徒自傷損也化猶考工記飭化人


材之化也即工欲善事必利其器之意次四將飛得羽利以登于天陳仁

子輯注范云四為公侯當賔于王有羽翼之助如鳥之將飛也故為利登

于天也測曰將飛得羽其輔强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將飛得羽以益强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四為下禄為外它而當晝君得位人復輔之如將飛

而得羽也 林希逸鬳齋集欲飛得羽言有助也次五大爵將飛技其翮

毛羽雖衆不得適陳仁子輯注范云五為隂家之陽小人之象雖在天位

其道不正故稱大爵爵大人微如鳥將飛而失其翮也無翮失羽不得適

也測曰大雀技翮不足賴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羽翮不足故非賴也 胡

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曰五居盛位當為首主而失位當夜乖於其宜如大

鳥將飛而㧞其六翮雖有毛羽之衆安得有所徃哉光謂晋平公曰吾食

客三千餘人尚可謂不好士乎古桑曰鴻鵠冲天所恃者六翮耳夫腹下

之毳背上之毛增去一把飛不為高下不知君之食客六翮邪將腹背之

毛毳也次六日失烈烈君子將衰降陳仁子輯注范云降下也五為曰中

故六為日失也烈烈盛也日之熱常在中之復故言烈烈也日稱君子時

過將暮故將衰降也測曰失烈烈自光大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雖衰猶烈

故大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陸本哀降作襄隆王本降亦作隆今從


范小宋本小宋失作吳今從諸家范曰降下也五為日中故六為日昳也

烈烈盛也日之熱恒在中之後故言烈烈也光謂失與晧映同徒結切六為

上禄然過中而當晝雖有烈烈之盛君子知其將哀能自降抑故不失其

光大也次七趹船跋車其害不遐陳仁子輯注范云七為失志船車載治

之具賢者亦治世之具也失志之主故蹋跌之不親治正故害不逺也測

曰趹船跋車不逺害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棄治之具害自己招故不逺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船作肱遐作逺今從宋陸范本趹古穴切㧞

蒲撥切范曰七為失志船車載治之具賢者亦治亡之具也失志之主故

蹋趹之棄治之具害自己招故不逺也光謂七為祸始而當夜故有是象

國之將敗先棄賢輔 林希逸鬳齋集趹古穴切跋蒲撥切踏趹趹之也

跋難行貌車舩所以行濟也今自棄之害必至矣此不求助者之喻跋韻

書不由蹊隧而行曰㧞次八小子在淵丈人播船陳仁子輯注范云八木

也故稱船為祖父故稱丈人小子謂百姓也在禍難中若在淵也丈人播

船而濟之猶以禮義濟於世也測曰丈人播船濟溺亡也陳仁子輯注范

云濟溺之急唯船是用丈人得之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曰小人謂

百姓也在禍難中若在淵也丈人播船而濟之光謂八為禍中而當書故


有是象上九紅蠶縁于枯桑其繭不黄陳仁子輯注范云九為毛蟲故為

蚕蚕之初生有毛為老故為紅桑謂八也為九所剋故枯也在八之上故

縁也蚕須桑民須食老蚕遇枯故其繭不黄也食檿桑者其繭黄可弦琴

瑟也測曰縁干枯桑蚕功敗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大而縁走故敗也 胡

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本測縁枯不黄作縁于枯桑王本作枯桑不黄今從

宋陸本范曰蚕之初生有毛為老故為紅王曰九居亢極而失位當夜無

所復將紅蚕蚕之病者而縁於枯桑則何由成其繭矣不黄謂不中用也

林希逸鬳齋集蚕之初生有毛既老故曰紅枯桑無所食也不黄不中

用也此不能自養者之喻紅者以老無毛而但紅也

人𤣥難首第七十九  三方三州三部一家 陳仁子輯注愚曰難者

隂盛而陽未易伸也凡勢未既則易返已極則難圖故一物不頓起一形

不頓虧人不覺其成亦不覺其虧也陽無驟進之理至亥則生三十分之一

至子則生至二三分而為復便成一晝特已復則如建瓴之易未復則如

登霄之難扼而進挫而聖䖏蹇難之時未易言也易之蹇艮下坎上夫坎

北方也艮東北方也險在前也𤣥之難猶蹇也一之難我冥冥五之難于

非常難何如哉難陳人子輯注范云人𤣥陽家七火上下象蹇卦 胡次


和集注司馬云乃旦切陽家火准蹇隂氣方難水凝地拆陽弱於淵陳仁

子輯注范云行屬於火謂之難者大雪節隂氣亢極水凝地折隂極陽生

方當微弱難出而已故謂之難難之初一日入斗宿十三度 胡次和集

注司馬云小宋本隂氣方難作太隂難今從諸家小宋曰隂窮極陽信來

復隂懼於陽大作險難章云隂氣為難今殆陽氣潜于九

泉俟時未信衝曰难過乎詘錯曰难頡頏初一難冥冥𠕾陳仁子輯注范

云初九將起难却群隂而上今尚在地下故言难我冥冥也我謂隂氣也測

曰难我冥冥未見形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尚在地下故形体未見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本作未見形也今從二宋陸王本难者阻抑之象

一思之㣲也而當晝阻抑祸惡未形之時夫何病哉次二凍冰瀆狂馬椯

木陳仁子輯注范云瀆敗也冰而得火故敗也二為馬火中之馬若狂之

象也椯差也陽在木下差次當上故言差木也測曰狂馬椯木妄生也陳

仁子輯注范云氣逺來復如妄生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椯舊市專切陳

云椯差也集韻椯楚委切捶也剟也尚書隨山刊木謂隨行山林刊槎其

木也槎仕雅切斜斫木也椯之訓捶訓剟乃刊槎其木之謂也蓋椯槎也

或誤作差范望承誤立說云差次當上故言差木也與測不合司馬云范


本無于字椯作椯今從二宋陸王本次三中堅剛难于非常陳仁子輯注

范云首起蹇難家性屬火木當是時枝葉揺落復為火所燥故中堅剛也

隂氣極盛陽未發生难非常者也測曰中堅剛难于非常陳仁子輯注云

云雖為隂困木終不傾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傾作顧今從諸家

三為成意而當晝心能阻抑以阻抑非常者也次四𡖉破石陳仁子輯

注范云四為难故稱𡖉卯在金石之間故破也卯隂物也為陽所亂故

也測曰𡖉之小人難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卯而敗故難也 胡次和

集注司馬云宋陸本難作雜今從范小宋本徒玩切王曰當難之時

失位當夜不知难之道是欲以卯破石則其壞而不生也必矣 林希

逸鬳齋集徒玩切以卯破石則其壞不生也必矣卯不孚曰楊

子曰雌之不才其卯矣次五难無間雖大不勤陳仁子輯注范云五為

天位而在难也重門居尊不可得近故無間也居上臨下下之所奉故不

勤也測曰难無間中宻塞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重門自固故中宻也 胡

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曰得位䖏中為难之主是能窒塞其端而無間則祸

难無自入矣雖處大難之際不勞勤力而遂免焉次六大車川川上輆于

山下觸于川陳仁子輯注范云六為上禄故乗大車也上則輆山為九位


上也川川重遲之貌也下觸于川謂車非水物也測曰大車川川上下輆

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輆於山川者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陸王本川川

作川川吳曰川古川字范王小宋本上下軔作上下輆今從宋陸本吳輆

苦海切礙也軔而振切范曰川川重遲之貌王曰六居盛滿而失位當夜

不得免难之冝次七㧞石𥑒𥑒力没以盡陳仁子輯注范云石以喻难𥑒

𥑒难致之貌此难世也失志之主不可輔正雖當效忠𥑒𥑒如石非才所

堪故力盡也測曰㧞石𥑒𥑒乗時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乗於時难故力盡

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𥑒集韻止思切以石致川之廉也司馬云范本引

作盡今從二宋陸王本之人切宋曰時謂晝也范曰石以諭难䂦䂦难致

之貌王曰力没謂盡力而引將出於难也勞而僅免以得位當晝故也

林希逸鬳齋集𥑒之人切𥑒𥑒难致之意石雖难㧞我能没盡其力以引

致之亦可㧞也此免力濟难之喻次八觸石决木維折角陳仁子輯注范

云隂為石陽氣當上觸隂而進故觸石也八為龍木當用事金剋於木故

折角也測曰觸决木非所治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以弱治剛故非所任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曰难道轉極而失位當夜無以自免是觸石决

木必遇折角之凶光謂遇难當循理以免乃與木石為敵非所以治难也


上九角解豸終以直其有施陳仁子輯注范云解豸直獸也有疑則以

角觸之乃别其曲直也而終為人别曲直故可施行也測曰角解豸終

以直之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禀性曲直終不曲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

范本觟𧣾作觧豸范王本其有犯作其有施小宋本作有所施今從宋陸

本觟𧣾與觧豸同觟音蟹𧣾直介切王曰䖏难之極而得位當晝是以直

免祸若用其觧𧣾之角以直之終必有所施而不至於咎悔也光謂觧豸

之角所犯必以直也 林希逸鬳齋集觧豸本作觟𧣾觧豸之直始終如

一則可以有施矣戒中变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