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六

卷第五十五 法苑珠林 卷第五十六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五十七

法苑珠林卷第五十六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輪王篇第四十

 述意部

葢聞飛行皇帝綂御四洲邊鄙逆命則七寶威伏十

善引化則千子咸隨囊括遐邇獨處中原發慈父之

撫育感赤子之忠臣世居久遠貪逸彌繁峻極威戎

遠思天報於是行轉輪之猛騰帝釋之宫圖度非分

𨓆失輪王之位懐悲苦切劇同塗炭之殃哀斯痛矣

㴱可嗟乎

 會名部

依眞諦三藏法師云於成劫時人夀無量嵗於住劫

時人壽八萬嵗時有輪王出世若減不出輪王有三

一軍輪王二財輪王三法輪王若減八萬財輪王不

出世所以然者此王福徳壽命長遠即與壽相違故

不出世若減法輪王出世所以然者如來大悲令諸

衆生知苦無常易可化故出世也故論云劫減佛興

世劫初轉輪王唯彌勒佛出世時人民福徳二王俱

出世也財有四一金輪王則化被四天下二銀輪王

則政隔北鬱單王三天下三銅輪王則除北鬱單及

西俱耶尼王二天下四鐵輪王則唯局閻浮提王一

天下若減八萬嵗時有軍輪王出以軍威伏王一天

下即是阿育王等如來為法輪王言劫增轉輪王者

此據財輪王也若論軍輪故通劫減鐵輪有二百五

十輻銅輪有五百輻銀輪有七百五十輻金輪有千

輻故仁王經云道種堅徳王乘金輪王四天下性種

性王乗銀輪王三天下習種性王乘銅輪王二天下

以上十善得王乘鐵輪王一天下

 七寶部

如長阿含經云佛告比丘世間有轉輪聖王成就七

寶有四神徳云何成就七寶一金輪寶二白𧰼寶三

紺馬寶四神珠寶五玉女寶六居士寶餘經名典財寶七主

兵寶云何金輪寶成就若轉輪聖王出閻浮提地刹

利水澆頭種以十五日月滿時沐浴香湯上髙殿上

與婇女衆共相娯樂天金輪寶忽現在前輪有千輻

灮色具足天金所成天匠所造非世所有輪徑丈四

輪王見已黙自念言我曾從先㝛諸舊聞如是語若

刹利王水澆頭種以十五日月滿時沐浴香湯升法

殿上婇女圍遶自然金輪忽現在前輪有千輻灮色

具足天匠所造非世所有輪徑丈四是則名為轉輪

聖王今此輪現將無是耶我今寧可試此輪寶時王

即召四兵向金輪寶偏露右臂右膝着地以右手摩

捫金輪語言汝向東方如法而轉勿違常則輪即東

轉時王即將四兵隨其後行輪所住處王即止駕爾

時東方諸小王見大王至以金鉢盛銀粟銀鉢盛金

粟來詣王所拜首白言善哉大王今此東方土地豐

樂多諸珍寶人民熾盛志性仁和慈孝忠順唯願聖

王於此治政我等當給使左右承受所治當時輪王

語小王言止止諸賢汝等則為SKchar養我已但當以正

法治化勿使偏枉無令國内有非法行身不殺生教

人不殺生偷盜邪婬兩舌惡口𡚶言綺語貪瞋嫉妬

邪見之人此即名為我之所治時諸小王聞是語已

即從大王廵行諸國至東海表次行南方西方北方

隨輪所至其諸國王各獻國土亦如東方諸小王比

此閻浮提所有國名曰沃壤豐樂多出珍寶林水清

浄平廣之處輪則周行封地圖度東西十二由旬南

北七由旬天神於中夜造城郭其城七重七重欄楯

七重羅網七重行樹周帀校飾七寶所成乃至無數

衆鳥相和造此城已金輪於城中圖度封地東西四

由旬南北二由旬天神於中夜造宫殿七寶所成乃

至無數造宫殿已聖王踊躍而言此金輪寶眞為我

瑞我今眞為聖王是為輪寶成就云何名為白𧰼寶

還清旦殿上坐自然𧰼寶忽現在前其毛純白七處

平住力能飛行其首雜色六牙纖眞金間塡時王

見已念言此𧰼賢良即試調習諸能悉備即乘其上

清旦出城周行四海食時已還時王踴躍此眞我瑞

是為𧰼寶云何名為紺馬寶成就還清旦殿上坐自

然馬寶忽現在前身紺青色珠騣尾色頭頸如𧰼善

能飛行時王見已此馬賢良即試調習諸能悉備即

乘其上清旦出城周行四海食時已還時王踊躍而

言此眞我瑞是為馬寶成就云何名為神珠寶成就

還清旦殿上坐自然神珠忽現在前質色清徹無有

穢時王見此神珠妙好若有灮明可照宫内時王

欲試即召四兵以此寶珠置髙幢上於夜㝠中賫幢

出城其珠灮明照一由旬城中人民皆起作務謂為

是晝時王踊躍而言此眞我瑞是為神珠寶成就云

何名為玉女寶成就時玉女寶忽然出現顏色姿容

面貌端正不長不短不麤不細不白不黑不剛不柔

冬則身溫夏則身涼舉身毛孔出栴檀香口出優鉢

華香言語柔軟舉動安詳先起後坐不失儀則時

王見已心不暫捨況復親近踊躍而言此眞我瑞是

為玉女寶成就云何名為居士寶成就時居士丈夫

忽然自出寶藏財冨無量居士㝛福眼能徹視地中

伏藏有主無主皆悉見知其有主者能為擁護其無

主者取給王用時居士寶往白王言大王有所給無

不足為憂我自能辦聖王欲試即勑嚴船於水遊戲

告居士曰我須金寶汝速與我居士報曰大王小待

須至岸上王言正爾須寶時居士寶即於船上長跪

以右手内着水中寶瓶隨出如蟲緣樹彼居士寶亦

復如是内之水中寶緣手出充滿船上而白王言向

須寶者為須幾許時王語言止止吾無所須向相試

耳聞王語已尋以寶物還沒水中聖王踊躍而言此

眞我瑞是為居士寶成就云何名為主兵寶成就時

主兵寶忽然出現智謀雄猛英略獨決即詣王所白

言大王有所討伐不足為憂我自能辦王欲試兵即

集四兵而告之曰汝今用兵未集者集已集者放未

嚴者嚴已嚴者解未去者去已去者住時主兵寶即

令四兵依如王語王見踊躍而言此眞我瑞是為轉

輪聖王七寶成就謂四神徳一長壽不夭無能及者

二身強無患無能及者三顔容端正無能及者四寶

藏盈溢無能及者王化國人慈育民物如父愛子國

民慕王如子仰父所有珍奇盡以貢王願垂納受在

意所與時王報曰且止諸人吾自有寶汝可自用王

之國土安隱豐樂平正如掌衣食自然不須營覓唯

行十善不為非法猶如北單不可具述又十誦律云

有阿耨達池縱廣五十由旬繞池四邊種種果樹善

住𧰼王宫殿住處有八千𧰼以為眷屬若轉輪聖王

出於世時八千𧰼中㝡下小者出為𧰼寶給輪王乘

又外大海内洲有月明山婆羅馬王宫殿住處有

八千馬以為眷屬若輪王出於世時八千馬中㝡

小者出為馬寶給輪王乘又起世經云此𧰼馬寶於

一日中暫受調伏堪任衆事為試𧰼馬於其晨朝日

初出時乘此𧰼寶等周𮞉廵歷徧諸海岸盡大地際

既周徧已是轉輪王還至本宫乃進小食又大樓炭

經云轉輪聖王有四種徳一者大冨珍寶田宅奴婢

等天下無有如王者二者王最端正姝好顔色無比

天下無有如王者三者王常安隱無有疾病亦無寒

熱諸所飲食食皆安隱四者王常安隱長壽天下無

有如王者是為轉輪聖王四徳具足七寶如法又薩

遮尼乾子經云佛言大王當知轉輪聖王復有七種

名為輭寶所有功徳少前七寶何等為七一劍寶二

皮寶三牀寶四園寶五屋舍寶六衣寶七足所用寶

第一劍寶者輪王所用國内若有違王命者彼劍寶

即從空飛往諸小王見即降伏拜第二皮寶者此海

龍王皮出大海中廣五由旬長十由旬體浄鮮潔灮

曜白日火燒不焦水漬不爛猛風吹不能動體含溫

涼能卻寒熱隨王去處皮寶亦去所有士衆滿十由

旬徧覆其上能作别屋不相妨礙第三牀寶者王所

用牀立能平正柔輭得所若王入禪即入解脱禪定

三昧能滅貪瞋癡女人見王坐寶牀者即皆得離貪

瞋癡心第四園寶者入彼園時即得定心若王欲受

五欲樂時依王所行善業功徳諸天界中所有華

池河戲樂之具自然隱沒現於王前第五屋舍寶者

王入彼屋欲見日月星㝛所有殊異珍玩伎樂屋中

悉聞即離憂惱一切疲勞於睡眠中極受快樂第六

衣寶者王所有衣無如世間絹布絲縷縱廣文章第

一柔輭一切塵垢不能㸃汗著彼寶衣即離寒熱饑

渇病憂而水火刀等所不能損第七足所用寶者所

謂鞾等若王著者渉水不没入火不燒雖復遠行百

千由旬不覺疲極是名輪王七種輭寶是十善中少

分習氣功徳非正具足十善業道又中阿含經云若

轉輪王出於世時當知有此七寶出世如是如來無

所著等正覺出於世時當知亦有七支寶出於世間

云何爲七一念覺支寶二擇法覺支寶三精進覺支

寶四喜覺支寶五息覺支寶六定覺支寶七捨覺支

 頂生部

如賢愚經云佛告比丘過去無量阿僧祇劫此閻浮

提有一大王名瞿薩離典四天下有八萬四千小國

有二萬夫人婇女一萬大臣時王頂上歘生一皰其

形如蠒浄潔清徹亦不疼痛後大如瓠便劈看之得

一童子甚為端正大王已崩頂生為王七寳具足衣

食音樂自然作樂經八萬四千嵗時有夜叉踊出殿

前髙聲唱言東方有國名弗婆提其中豐樂快善無

比大王可往王即悦意欲行金輪復轉躡虚而進群

臣七寳皆悉隨從既至彼土諸小王等盡來朝賀王

於彼國五欲自恣經八千嵗夜叉復言西方有國名

瞿耶尼王可至彼還如前去經十四億嵗夜叉復唱

北方有國名鬱單越王可到彼還如前去經十八億

嵗夜叉復唱有四天王處其樂難量王可遊之王與

群臣及四種兵乘空而上四天遥見甚懐恐怖即合

軍衆出外拒之竟不柰何頂生於中優游受樂經十

億嵗意中復念欲升忉利即與群臣𮛫虚登上時有

五百仙人住在須彌山腹王之𧰼馬𡱁尿下落汙仙

人身諸仙相問何緣有此中有智者告衆人言吾聞

頂生王欲上三十三天必是𧰼馬失此不浄仙人忿

恨便結神咒令頂生王及其人衆悉住不轉王後知

之即立誓願若我有福斯諸仙人悉皆當來承王威

感五百仙人盡到王邊扶輪御馬共至天上未到之

頃遥覩天城名曰快見其色皦白高顯殊特此快見

城有千二百門諸天怖畏悉閉諸門著三重鐵關頂

生兵衆直𧼈不疑王即取貝吹之張弓扣彈千二百

門一時皆開帝釋尋出與共相見因請入宫與共分

坐天帝人王貌𩔖一種其初見者不能分别唯以視

瞬遲疾知其異耳王於天上受五欲樂盡三十三天

末後欲害帝釋獨覇為快惡心已生尋即墮落當本

殿前委頓欲死諸人來問頂生答曰綂領四域三十

億嵗七日雨寶及在二天而無猒足故致墮落阿難

又問此頂生王㝛殖何福而獲大報佛告之曰乃往

過去不可計劫時世有佛號曰弗沙與其徒衆遊化

世間時婆羅門子適欲娶婦手把大豆當用散婦是

其曩世俗之家禮於道値佛心意歡喜即持此豆奉

散於佛四粒入鉢一粒住頂由此因緣受無極福四

粒入鉢王四天下一粒在頂受樂二天又頂生王故

事經云爾時頂生適生是念即於釋提桓因坐處墮

閻浮提及四部兵𨓆失神足舉身皆痛如人欲死時

七寶等皆亦命終爾時大王五處親屬皆悉雲集往

頂生所白頂生曰大王命終後苦備有爾時頂生王

者即我身是當知乃至五欲而無猒足染著聚集貯

欲無猒所謂足者至賢聖道然後乃足爾時世尊便

說偈言

  不以錢財業 覺知欲猒足 樂少苦惱多

  智者所不為 設於五欲中 竟不愛樂彼

  愛盡便得樂 是三佛弟子 食欲拘利嵗

  終便入地獄 本欲安所生 命為苦所切

  諸法悉無常 生者必壊敗 生生悉歸盡

  彼滅第一樂

爾時尊者阿難聞佛所說歡喜奉行又起世經云輪

王捨命必生天上與三十三天同處共生命終已後

始經七日七寳並皆隱没

 育王部

如雜阿含經云爾時世尊晨朝著衣持鉢共諸比丘

入王舍城乞食時彼世尊灮相普照如千日之焰順

邑而行時彼有兩童子一者上姓二者次姓共在沙

中嬉戲一名闍耶二名毗闍耶遥見世尊來三十二

大人相莊嚴其體時闍耶童子心念我當以麥麨手

捧細沙著世尊鉢中時闍耶合掌隨喜而發願言以

惠施善功徳令得一天下繖葢王即於此生得SKchar

佛乃至得成無上正覺故世尊發微笑相爾時阿難

見世尊微笑即便合掌向佛白言世尊非無因緣而

發微笑世尊以何因緣而發微笑爾時世尊告阿難

曰我今笑者其有因緣阿難當知我滅度百年之後

此童子於巴連邑統領一方為轉輪王姓孔雀名阿

育正法治化又復廣布我舍利當造八萬四千法王

之塔安樂無量衆生如偈所說

  於我滅度後 是人當作王 孔雀姓名育

  譬如頂生王 於此閻浮提 獨王世所尊

佛告阿難取此鉢中所施之沙捨著如來經行處令

當生彼處阿難受教即取鉢沙捨經行處阿難當知

於巴連弗邑有王名日月䕶彼王當生子名曰頻頭

婆羅當治彼國彼復有子名曰修師摩時彼瞻婆國

有一婆羅門女極為端正令人樂見為國所珍諸相

師輩見彼女相即記彼女當為王妃又生二子一當

領一天下二當出家學道當得聖迹時婆羅門聞彼

相師所說歡喜無量即莊嚴女嫁與此王王見其女

端正有徳即為夫人前夫人及諸婇女見其夫人來

作是念言此女端正國中所珍王棄捨我等乃至目

所不視諸女即使學習剃毛師業彼悉學已為王料

理鬚髪料理之時王大歡喜即問彼女汝何所求欲

女啓王言唯願王心愛念我耳如是三啓時王言我

是刹利灌頂王汝是剃毛師云何得愛念汝彼女白

王言我非是下姓生乃是髙婆羅門之女相師語我

父云此女應嫁與國王是故來至此耳王言若然者

誰令汝習下劣之業女啓王言是舊夫人婇女令我

學此王即勑言自今勿復習下業王即立為第一夫

人王恒與彼自相娯樂仍便懐體月滿生子生時安

隱母無憂惱過七日後立字名無憂又復生子名曰

離憂無憂者身體麤澀以其施沙得相似果父王不大附捉情

所不念又王欲試二子呼賔伽羅阿時婆羅門言和

尚觀我諸子於我滅後誰當作王婆羅門言將此諸

子出城金殿園館中於彼當觀其相乃至出往彼園

時阿育王母言承王出向金殿園館中觀諸王子誰

當作王汝今云何不去阿育啓言王既不念我亦復

不樂見我母復語言但往彼所阿育復啓母言今便

往去願母當送飯食母言如是當出城門時逢一大

臣名曰阿㝹羅陁此臣問阿育言王子今至何所阿

育答言聞大王出金殿園舘觀諸王子於我滅後誰

當作王今往詣彼王先勑大臣若阿育來者當使其

乘老鈍象又復老人為眷屬時阿育乘是老𧰼乃至

園舘中於諸王子中地坐時諸王子各下飯食阿育

母以瓦器盛酪飯送與阿育如是諸王子各食飲食

時父王問師言此中誰有王相當紹我位時彼相師

視諸王子見阿育具有王相當得紹位我若語言王

愁不樂即語言我今總記王報言如師所敎師言此

中若有乘好乘者是人當作王時諸王子聞彼所報

各念言我乘好乘時阿育言我乘老𧰼我得作王又

言此中有第一座者彼當作王諸王子各相謂言我

坐第一座阿育言我今坐地是我勝座我當作王又

言此中上器食者此當作王乃至阿育念言我有勝

乘勝座勝食時王觀子相畢便即還宫時阿育母問

阿育言誰當作王婆羅門記誰耶阿育啓言上乘上

座上器上食當作王王子自見當作王老𧰼爲乘以

地爲座素器盛食秔米雜酪飯時彼婆羅門知阿育

當作王數修敬其母其母亦重餉婆羅門若子作王

者師當一切善得吉利盡形SKchar養時頻頭羅王邊國

徳叉尸羅反時王語阿育汝將四兵衆伐彼國王子

去時都不與兵甲時諸從者白王子言今往伐彼國

無有軍仗云何得平阿育言我若爲王善根果報者

兵甲自然來應發是語時尋聲地開兵甲從地而出

即將四兵往伐彼國時彼諸國人民聞阿育來即平

治道路莊飾城郭執持吉瓶之水及種種SKchar養奉迎

王子而作是言我等不反大王及阿育王子然諸臣

輩不利我等是故違背聖化即以種種SKchar養王子請

入城邑平此國已又使至伐佉沙國時彼二大力士

為王平治道路諸天宣令阿育當王此天下汝等勿

興逆意彼國王即便降伏如是乃至平此天下至於

海際時父王得重疾王語諸臣吾今欲立修師摩為

王令阿育往至彼國時諸臣欲令阿育作王以黄物

塗阿育體及面手脚已諸臣白王言阿育王子今得

重疾諸臣即便莊嚴阿育將至王所今且立此子為

王我等後徐徐當立修師摩為王時王聞此語甚以

不喜黙然不對時阿育心念口言我應正得王位諸

天自然來以水灌我頂素繒繫首時王見此相貌極

生愁惱即便命終阿育王如禮法殯父王已即立阿

㝹樓陁為大臣時修師摩王子聞父崩背今立阿育

為王心生不忍即集諸兵而來伐阿育阿育王四門

中二門安二力士第三門安大臣自守東門時阿㝹

樓陁作機關木𧰼又作阿育王形像如𮪍𧰼安置東

門外又作無煙火坑以物覆之脩師摩既來到阿㝹

樓陁大臣語脩師摩王子欲作王者阿育在東門可

往伐之能得此王者自然得作王時彼王子即趣東

門即墮火坑便即死亾有一大力士名曰跋陁申陁

聞脩師摩終亾猒世將無眷屬於佛法中出家學道

得阿羅漢時諸臣輩我等共立阿育為王故輕慢於

王不行君臣之禮王亦自知諸臣輕慢於我時王語

諸臣曰汝等可伐華果之樹殖於刺棘諸臣答曰未

甞見聞却除華果而殖刺樹而應除伐刺棘樹而殖

果實乃至二三勑令伐彼亦不從爾時國王忿諸大

臣即持利劍殺五百大臣又時王將婇女眷屬出外

園中遊戲見一無憂樹華極敷盛王見此華樹與我

同名心懐歡喜王形體醜陋皮膚麤澀諸婇女輩心

不愛王憎惡王故以手毁折無憂華樹王從眠覺見

無憂樹華狼藉在地心生忿怒繫諸婇女以火燒殺

王行暴惡故曰暴惡阿育王時阿㝹樓陁大臣白言

王不應為是法云何以手自殺人諸臣婇女王今當

立屠殺之人應有可殺以付彼人王即宣教立屠殺

者彼有一山名曰耆梨中有一織師家織師有一子

亦名耆梨凶惡撾打繫縳小男小女及捕水陸之生

乃至拒逆父母是故世人傳云凶惡耆梨子時王使

語彼汝能為王斬諸凶不彼答曰一切閻浮提有罪

者我能浄除況復此一方時彼使輩還啓王言彼人

已得王言覓將來耶諸使呼彼答言小忍先奉辭父

母具說上事父母言子不應行是事如是三勑彼生

不仁之心即便殺父母已然後乃至諸使問曰何以

經久不速來耶時彼凶惡具說上事以具啓王王即

勑彼我所有罪人事應至死汝當知之彼啓王言為

我作舍王為作舍極為端嚴唯開一門亦極精嚴於

其中間作治罪之法狀如地獄彼凶惡人啓王乞願

若人來入此中者不復得出王答言當以與願彼諸

徒主往詣寺中聴諸比丘說地獄事時有比丘至誦

地獄經有衆生生地獄者以熱鐵鉗鉗開其口以𤍠

鐵丸著其口中次融銅灌口復以鐵斧斬截其體次

復杻械枷鏁檢繫其身次復火車鑪炭次復鐵鑊次

復灰河次復刀山劍樹具如天五使經所說彼徒主

具聞比丘說是諸事開其住處所作治罪之法如彼

所說案此法則而治罪人又一商主入海十年採諸

重寶還到本鄉道中値五百群賊殺於商主商主之

子見父死及失寳物猒世出家遊行諸國次至巴連

弗邑過此夜已晨朝著衣持鉢入城乞食誤入屠殺

舍中時彼比丘遥見舍裏火車鑪炭等治諸衆生如

地獄中尋生恐怖衣毛皆豎便欲出門時凶惡主即

往執彼比丘言入此中者無有得出汝今此死比丘

聞說心生悲毒泣涙滿目凶主問曰汝云何如小兒

啼爾時比丘以偈答曰

  我不恐畏死 志願求解脱 所求不成果

  是故我啼泣 人身極難得 出家亦復然

  遇釋師子王 自今不重覩

爾時凶主語比丘曰汝今必死何所憂惱比丘復以

哀言答云乞我少時生命可至一月彼凶不聽如是

日數減止七日彼即聽許時此比丘知將死不久勇

猛精進坐禪息心終不能得道至於七日時王宫内

人有事至死送付凶惡之人令治其罪凶惡將是女

人著臼中以杵搗之令成碎粖時比丘見是事極猒

惡此身嗚呼苦哉我不久亦當如是而說偈言

  嗚呼大悲師 演說正妙法 此身如聚沫

  於義無有實 向者美女色 今將何所在

  生死極可捨 愚人而貪著 係心緣彼處

  今當脱鏁木 令度三有苦 畢竟不復生

  如是勤方便 專精修佛法 斷除一切結

  得成阿羅漢

時彼凶惡人語此比丘期限已盡比丘問曰我不解

爾之所說彼凶答曰先期七日今既已滿比丘以偈

答曰

  我心得解脫 無明大黒闇 斷除諸有葢

  以殺煩惱賊 慧日今已出 鑒察心意識

  明了見生死 今者愍人時 隨順諸聖法

  我今此身骸 任爾之所為 無復有恡惜

爾時彼凶惡主執彼比丘著鐵鑊油中足與薪火火

終不然假使然者或復不𤍠凶主見火不然打拍使

者而自然火火即猛盛久久見開鐵鑊葢見彼比丘

鐵鑊中蓮華上坐生希有心即啓國王王即便嚴駕

將無量衆來看比丘時彼比丘調伏時至即身升虚

空猶如鴈王示種種變化如偈所說

  王見是比丘 身昇在虚空 心懐大歡喜

  合掌觀彼聖 我今有所白 意中所不解

  形體無異人 神通未曾有 為我分别說

  修習何等法 令汝得淸浄 為我廣敷演

  令得勝妙法 我了法相已 為汝作弟子

  畢竟無有悔

時彼比丘而作是念我今伏是王多有所導攝持佛

法當廣分布如來舍利安樂無量衆生於此閻浮提

盡令信三寶以是因緣故自顯其徳時阿育王聞彼

比丘所說自於佛所生大敬信又白比丘言佛未滅

度時何所記說比丘答言佛記大王於我滅後過百

嵗之時於巴連弗邑有三億家彼國有王名曰阿育

當王此閻浮提為轉輪王正法治化又復宣布我舍

利於閻浮提立八萬四千塔佛如是記大王然大王

今造此大地獄殺害無量民人王應慈念一切衆生

施其無畏令得安隱時彼阿育王於佛所極生敬信

合掌向比丘作禮我得大罪今向比丘懺悔我之所

作甚為不可願受我懺勿復責我愚人今復歸命時

彼比丘度阿育王已乘空而化時王從彼地獄出凶

惡白王言王不復得去王曰汝今欲殺我耶彼曰如

是王曰誰先入此中答曰我是王曰若然者汝先應

取死王即勑人將此凶惡主著作膠舍裏以火燒之

又勑壞此地獄施衆生無畏又雜阿含經云阿育王

言我今先當SKchar養所覺菩提之樹然後香美飲食施

設於僧勑諸臣唱令國界王今捨十萬兩金布施衆

僧千甕香湯溉灌菩提樹集諸五衆時王子名曰拘

𨙻羅在右邉舉二指而不言說意欲二倍SKchar養大衆

見之皆盡發笑王亦發笑而語言鳴呼王子乃有增

益功徳SKchar養王復言我復以三十萬兩金SKchar養衆僧

復加千甕香湯洗浴菩提樹時王子復舉四指意在

四倍時王瞋恚語諸臣曰誰教王子作是事與我興

競臣啓王言誰敢與王興競然王子聰慧利根增益

功徳故作是事耳時王右顧視王子白上座耶舍曰

除我庫藏之物餘一切物閻浮提夫人婇女諸臣眷

屬及我拘𨙻羅子皆悉布施賢聖衆僧唱令國界集

諸比丘衆而說偈言

  除王庫藏物 夫人及婇女 臣民一切衆

  布施賢聖僧 我身及王子 亦復悉捨與

時王子座及比丘僧以甕香湯洗浴菩提樹時菩提

樹倍復嚴好增長茂盛以偈頌曰

  王浴菩提樹 無上之所覺 樹增於茂盛

  柯條葉柔輭

時王及諸群臣生大歡喜時王洗浴菩提樹已次復

SKchar養衆僧時彼上座耶舍語王言大王今有大比丘

僧集當發淳信心SKchar養時王從上至下自手SKchar養復

以三衣并四億萬兩珍寳䞋五部衆䞋願已復以四

十億萬兩珍寳贖取閻浮提宫人婇女及太子群臣

阿育所作功徳無量如是又雜阿含經云阿育王問

諸比丘言誰於如來法中行大布施諸比丘白言給

孤獨長者㝡行大施王復問曰彼施幾許寶物比丘

答曰以億千金王聞是已彼長者尚能捨億千金我

今為王何緣復以億千金施當以億百千金施時王

起八萬四千佛塔於彼一一塔中復施百千金復作

五嵗大㑹㑹有三百千比丘用三百億金SKchar養於彼

彼衆中第一分是阿羅漢第二分是學人第三分是

眞實凡夫除私庫藏此閻浮提夫人婇女太子大臣

施與聖僧四十億金還贖取如是計校用九十六億

千金乃至王得病欲以滿億百千金作功徳今願不

得滿足便就後世時計校前後所施金銀珍寳唯減

四億未滿王即辦諸珍寶送與雞雀寺中法益之子

名三波提為太子諸臣等啓太子言大王將終不久

今以此珍寶送與寺中今庫藏財寶以竭諸王法以

物為尊太子今冝斷之勿使大王用之時大王自知

索諸物不復能得所食金器送與寺中時太子令斷

金器勑以銀器王食已復送寺中又斷銀器給以銅

器王亦送寺中又斷銅器給以瓦器時大王手中有

半阿摩勒果悲淚告諸大臣今誰為地主時諸臣啓

白大王王為地主王即說偈答曰

  汝等䕶我心 何假虛𡚶語 我今坐王位

  不復得自在 阿摩勒半果 今在於我手

  此即是我物 於是得自在 嗚呼尊冨貴

  可猒可棄捨 先領閻浮提 今一旦貧至

  如恒河駛流 一逝而不反 冨貴亦復然

  逝者不復還

時阿育王呼侍者言汝今憶我恩養汝持此半阿摩

勒果送雞雀寺中作我意禮拜諸比丘僧足白言阿

育王問訊諸大衆我是阿育王領此閻浮提閻浮提

是我所有今者預盡無有財寶布施衆僧於一切財

而不得自在今唯此半阿摩勒果我得自由此是㝡

後布施檀波羅蜜哀愍我故納受此施令我得SKchar

僧福時彼使者受王勑已即持此半果至雞雀寺中

至上座前五體投地作禮長跪合掌具向上座說前

王教時彼上座告諸大衆誰聞是語而不猒世時彼

上座令此半果一切衆僧得其分食即教令研磨著

石橊𡙡中行已衆僧一切皆得周徧時王復問𠊓臣

曰誰是閻浮提王臣答王言大王是也時王從卧起

而坐顧望四方合掌作禮念諸佛徳心念口言我今

復以此閻浮提施與三寶隨意用之時王以此語盡

書紙上而封緘之以齒印印之作是事畢便即就盡

爾時太子臣民葬送王巳諸臣欲立太子紹王位中

有大臣名曰阿㝹樓陁語諸臣曰不得立太子為王

大王在時願滿億百千金作諸功徳唯減四億不滿

億百千以是之故全捨閻浮提施與三寳欲令滿足

今是大地屬於三寳云何而立太子為王時諸臣聞

已即送四億金送與寺中即便立法益之子為王名

三波提頌曰

  SKchar業澄暉  㝛祐因浄  七寶來投

  千子威併  十善御宇  四洲歸正

  無思不愜  有意斯盛  秉式康衢

  昆蟲養性  八萬增壽  四八灮瑩

  鬼神翔衛  不言而令  樂哉至矣

  輪王顯聖

法苑珠林卷第五十六

校譌

 第十八紙六行女色宋南藏作色女第二十三紙十八行益下宋南藏無之

 

音釋

 劇竭㦸切甚也方六切輪轑也丑中切圓直也祖冬切馬鬛也兩舉切綫

 毁遮切有靿履也披教吉典切蠶衣也胡故切匏也

 切剖必駕切把也直吕切積也蘇簡切蓋也古衡切不黏稻也

 餉式亮切饋也職𤓰切擊也居肴切黏膏也初覲切施也古衘切封

 

 雲間居士陸彦楨施貲刻此法苑珠林第五十六卷 呉江比丘明覺對 眞

 州工國英書 留守衛人龍文明刻萬曆辛卯冬淸涼山妙德庵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