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七

卷第五十六 法苑珠林 卷第五十七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五十八

法苑珠林卷第五十七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君臣篇第四十一

 述意部

㫺如來在世預以末法囑累帝釋及諸國王良由天

力可以摧萬邪王威可以率兆𢉙也今遺法可付者

意在仗以流通以四衆之微弱恐三寶之廢壞藉王

者以威伏假王者以勢逼令有不肖者寢其瑖疵訕

黷者掩其紕紊助大猷以惟新扇皇風以遐暢一變

告其漸再變滌區宇群生佩聖徳之恩佛法得委寄

之道斯付囑之謂也如俗曰㫺者聖王之制意使陰

陽有位君臣有章男女有别政令有序故王者南面

而治天下居后於北宫居太子於東方天子立廟王

后立市日蝕則王修徳月蝕則后修形此體陰陽之

位也故乾始於子故子為天正坤始於未其衡在丑

陰不専制往而承陽故丑為地正聖王承天序地以

成其功故寅為人正三正迭用有變無絕是以王者

必存三代之後體三正也易曰西南得朋乃與𩔖行

東北䘮朋乃終有慶故使臣從乎君女歸乎男也乾

始於子左行而終於戌坤始於未右行而終於酉故

使男貴左女貴右也

 王徳部

依瑜伽論云大王當知王之功徳略有十種王若成

就如是功徳雖無大府庫無大輔佐無大軍衆而可

歸仰何等為十一種姓尊髙二得大自在三性不暴

惡四情發輕微五恩惠猛利六受正直言七所作諦

思善順儀則八顧戀善法九善知差别知所住思十

不自縱任不行放逸翻前十種雖有大庫大佐大軍不可歸仰大王當知

王之方便略有五種何等為五一善觀察攝受群臣

二能以時行恩妙行三無放逸専思機務四無放逸

善守府庫五無放逸専修法行若翻前五行便成五衰損門𨓆失現法及

失法利也大王當知略有五種可愛樂法何等為五一世

所敬愛二自在增上三能摧怨敵四善攝養身五能

往善𧼈復有五種能引可愛何等為五一恩養世間

二英勇具足三善權方便四正受境界五勤修法行

翻前五種名不可愛又諸國王有三種圓滿一果報圓滿二士

用圓滿三功徳圓滿若諸國王生冨貴家長夀少病

有大宗業成就俱生聰利之慧是王名為果報圓滿

若諸國王善權方便所攝持故恒常成就圓滿英勇

是王名為士用圓滿若諸國王任持正法名為法王

安住正法與諸内宫王子群臣英傑豪貴國人共修

惠施樹福受齋堅持禁戒是王名為功徳圓滿又果

報圓滿者受用先世淨業果報士用圓滿者受用現

法可愛之果功徳圓滿者亦於當來受用圓滿淨業

果報若有國王三不具足名為下士若有果報圓滿

或士用圓滿或俱圓滿名為中士若三具足名為上

士又中阿含經云若諸王刹利以水灑頂得為人主

整御大地有五儀式一劍二葢三天冠四珠柄拂五

嚴飾履一切除却復有三臣一有忠信無伎能智慧

二有忠信伎能無智慧三具忠信伎能智慧初名下

士次名中士後名上士若不忠信無有伎能亦無智

慧當知此臣下中之下

 王過部

如像法決疑經云乃至一切俗人不問貴賤不得撾

打三寶奴婢畜生及受三寶奴婢禮拜皆得殃咎故

薩遮尼揵經云若破塔寺或取佛物若敎作助喜若

有沙門身着染衣或有持戒破戒若繫閉打縛或令

還俗或斷其命若犯如是根本重罪決定墮地獄受

無間苦以王國内行此不善諸仙聖人出國而去大

力諸神不䕶其國大臣諍競四方咸起水旱不調風

雨失時人民饑餓劫賊縱横疫癘疾病死亾無數不

知自作而怨諸天又仁王經云國王大臣自恃髙貴

滅破吾法以作制法制我弟子不聽出家不聽造作

佛像立綂官制等安藉記錄僧比丘地立白衣髙坐

又國王太子横作法制不依佛敎因緣破僧因緣綂

官攝僧典主僧藉苦相攝持佛法不久又瑜伽論云

大王當知王過有十何等為十一種姓不髙二不得

自在三立性暴惡四猛利憤發五恩惠奢薄六受邪

佞言七所作不思不順儀則八不顧善法九不知差

㤀所作恩十一向縱任専行放逸又百喻經云㫺

有一人說王過罪而作是言王甚暴虐治政無理王

聞是語既大瞋恚竟不究悉信𠊓佞人捉此賢臣仰

使剝脊取百兩𠕎有人證明此無是語王心便悔索

千兩𠕎用為補脊夜中呻喚甚大苦惱王聞其聲問

言何以苦惱取汝百兩十陪與汝意不足耶何故苦

惱𠊓人答言大王如截子頭雖得千頭不免子死雖

十倍得肉不免苦痛愚人亦爾不畏後世貪濁現樂

苦切衆生調發百姓多得財物望得滅罪而得福報

譬如彼王割人之脊取人之肉以餘肉補望使不痛

無有是處又雜譬喻經云㫺有國王喜食人肉勑𢊍

士曰汝等夜行密採人來以SKchar㕑食以此為常臣下

咸知即共斥逐捐於界外更取良賢以為國王於是

噉人王經十三年後身生兩翅飛行噉人無復遠近

向山樹神請求祈福當取國王五百人身祠山樹神

使我復還國王便飛行取之已得四百九十九人將

之山谷以石塞口時有國王將諸後宫詣池浴戲始

出宫門逢一道人說偈求乞王即許之還宫當賜金

銀時王入池當欲澡洗其噉人王空中飛來抱王得

去還於山中國王見噉人王不恐不怖顔色如故噉

人王曰吾本捕人當持祠天已得四百九十九人今

得卿一人其數已滿殺以祠天汝何不懼國王對曰

人生有死物成有敗合㑹有離對來分之何須愁耶

旦出宫時路逢道人為吾說偈即許施物今未得與

以是為恨今王𢎞慈寛恕假日施訖還來不敢違要

也即聽令去而告之曰與汝七日期若不還者吾往

取汝亦無難也王即還宫都中内外莫不歡喜即開

庫藏布施遠近拜太子為王慇懃百姓辭決而去噉

人王逢見其來念曰此得無異人乎從死得生而故

來還即問曰身命世人所重愛者也而卿捨命世之

難有不審何所志𧼈願說其意國王答曰即日吾施

至誠願當得阿惟越三佛願度十方彼王問曰求佛

之義其事云何國王便為廣說五戒十善四等六度

心開豁然從受五戒為清信士因放四百九十九人

各令還國諸王共至其國感其信誓蒙得濟命各不

肯還於本國遂便住止此國於此國王各為立第一

舍雕文刻鏤灮飾嚴整諸國王飲食服御與王無異

四方人來問言何以有此如王舍宅徧一國中衆人

答曰皆是諸王舍也名遂遠布從此已來故號為王

舍城也佛得道已自說本末立信王者我身是也噉

人王者鴦崛摩是今還王舍城說法所度無量皆是

宿命作王時因緣人也

 王業部

如諌王經云佛在世時有國王名不離先尼出行國

界道過佛所為佛作禮就座而坐佛告王曰王治當

以正法無失節度常以慈心養育人民所以得覇治

為國王者皆由㝛命行善所致綂理民事不可偏枉

諸官公卿群僚下吏凡民皆有怨辭王治行不平海

内皆忿身死神入太山地獄後雖悔之無所復及王

治國平政常以節度臣民歎徳四海歸心天龍鬼

皆聞王善死得上天後亦無悔王無好婬泆以自𮎰

壞無以忿意有所殘賊當受忠臣剛直之諌夫與人

言常以寛詳無灼𤍠之唯有孝順慈養二親SKchar事髙

行清淨沙門見凡老人當尊敬之所有財寶與臣同

歡當以善心施惠於民無以讒言殘賊民命為王之

法當宣聖道敎民為善唯守一心心存三尊王者如

斯諸聖咨嗟天龍鬼神擁䕶其國生有榮譽死得上

天世間榮位如幻如夢不可久保人欲死時諸家内

外聚㑹無邊椎胷呼天皆云柰何淚下交横嗚呼痛

哉神靈獨逝捨吾之乎聞之者莫不傷心覩之者莫

不助哀載之出城捐於曠野飛鳥走獸爴掣食之身

中有蟲還食其肉日炙風飄骨皆為乾往㫺尊榮豪

貴隱隱闐闐亦如大王今者霍然不復見之此是無

常之明證也古尚如此況於今日王熟思之無念婬

泆無受佞言證人入罪當受忠諌治以節度當畏地

獄考治之痛諸含血蟲皆貪生活不當殺之佛說經

竟王意即解願為弟子即受五戒頭面着地為佛作

禮又摩達國王經云佛在世時有國王號名摩達王

時當出軍征討時有比丘已得羅漢道到國分衞並

見錄將詣王宫門王有馬監令比丘養視官馬勤苦

七日王後身自臨視軍陣比丘見王即於其前輕舉

飛翔上住空中現其威神王便恐怖叩頭悔過我實

愚癡不别眞偽推問國内誰令神人為是養馬今當

治殺比丘告王言非王及國人過也自我㝛命行道

SKchar養師我時為師設飯師謂我言且先澡手已乃

當飯我愚癡心念言師亦不養官馬何故不預澡手

師即謂我言汝今念此輕耳後重如何我聞是語便

愁憂之師知其意便念言我㑹當泥洹何故令人惱

耶即以其夜三更時般泥洹從來久遠各更生死今

用是故受其㝛殃養馬七日夫善惡行輒有殃福如

影隨形王聞罪福乞歸命三寶受五戒作優婆塞佛

便為王及人民說法得須陁洹道又法句喻經云㫺

有國王治行正法民慕其化無有太子以為憂愁佛

來入國遵受五戒奉敬不懈有一給使其年十一常

為王使忠信奉法不以為勞䘚得重病遂致無常其

神來還為王作子至年十五立為太子父王命終習

代為王憍慢自恣不理國事臣寮廢調民被其患佛

知其行不㑹本識將諸弟子往到其國佛告王曰今

王自知本所從來不王曰愚暗不達不知先世佛告

大王本以五事得為國王何等為五一者布施得為

國王萬民奉獻宫觀資財無極二者興立寺廟SKchar

三尊牀榻幃帳以是為王在於正殿御座理國三者

親身禮敬三尊及諸長徳以是為王一切萬民莫不

為之作禮四者忍辱身三口四及意無惡以是為王

一切見者莫不歡喜五者學問常求智慧以是為王

決斷國事莫不奉行此之五事世世為王王前世時

為大王給使奉佛以信奉法以愛奉僧以敬奉親以

孝奉君以忠常行一心精進布施勞身苦體初不懈

倦是福追身得為王子補王之弟今者冨貴而反懈

怠夫為國王當行五事何謂為五一者領理萬民無

有枉濫二者養育將士隨時禀與三者念修本業福

徳無絕四者當信忠臣正直之諫無受讒言以傷正

直五者節欲貪樂心不放逸行此五事名聞四海福

祿自來捨此五事衆綱不舉民竆則思亂士勞則勢

不舉無福則鬼神不助自用則失大理忠臣不敢諌

則心蕩放逸國王不理務民則多怨若如是者身失

令名復則無福於是世尊重說偈言

  夫為世間將 修正不阿枉 心調勝諸惡

  如是為法王 見正能修慧 仁愛好利人

  既利以平均 如是衆附親

佛說是時王大歡喜五體懺悔謝佛聞法得須陁洹

道又賓頭盧為優陁延王說法經云㫺輔相子賔頭

盧阿羅漢為優陁延王說偈云

  生老病死患 於中未解脱 無明愛毒箭

  猶未得拔出 人帝汝云何 而生樂着想

  如𧰼處林中 四邊大火起 處此急難處

  云何有歡喜 大王應當知 榮位須臾間

  智者㴱觀察 不應於此事 而生希有想

  汝何故䥘解 未脱生死胎 横生無畏想

  欲賊劫諸根 横生無畏想 無常不堅固

  如芭蕉水沫 亦如浮雲散 天王尊勝位

  危脆亦如是 人帝應當知 貪利極速駛

  如水注㴱谷 嗜欲極輕疾 動轉如掉索

  愚癡染為欲 不覺致墮落

尊者言大王我今為王略說譬喻王至心聽㫺日有

人行在曠路逢大惡𧰼為𧰼所逐狂懼走突無所依

怙見一丘井即尋樹根入井中藏上有黒白二鼠牙

齧樹根此井四邊有四毒虵欲螫其人而此井下有

三大毒龍𠊓畏四虵下畏毒龍所攀之樹其根動揺

樹上有蜜五滴墮其口中于時動樹敲壊蜂窠衆蜂

散飛唼螫其人有野火起復來燒樹大王當知彼人

苦惱不可稱計而彼人得味甚少苦患甚多其所味

者如牛跡水其所苦患猶如大海味如芥子苦如須

彌味如螢火苦如日月如藕根孔比於太虚亦如蚊

子比金翅鳥其味苦惱多少如是尊者言大王曠野

者喻於生死彼男子者喻於凡夫𧰼喻於無常丘井

喻於人身樹根喻於人命白黑鼠者喻於晝夜齧樹

根者喻念念滅四毒虵者喻於四大蜜者喻於五欲

衆蜂喻惡覺觀野火燒者喻其老邁下有三毒龍者

喻其死亾墮三惡道是故當知欲味甚少苦患甚多

生老病死於一切人皆得自在世間之人身心勞苦

無歸依處衆苦所逼輕疾如電是可憂愁不應愛着

 王福部

如舊雜譬喻經云㫺有國王出射獵還過寺遶塔為

沙門作禮群臣共笑之王覺知問群臣曰有金在釜

釜沸以手取得不答曰不可得王言汝以冷水投中

可得取不臣白王曰可得也王言我行王事射獵所

作如湯沸燒香然燈遶塔禮僧如持冷水投沸湯中

夫作王有善惡之行何為但有惡無善乎又迦葉經

云佛告迦葉過去無量阿僧祇劫有佛號妙華時有

輪王名曰尼彌如法治世主四天下爾時大王見二

化生童子得出家已即以太子令紹王位王與九百

九十九子八萬四千夫人五千大臣及諸人民以淨

信心俱共出家爾時太子登位七日内自思惟我終

不捨薩婆若心何用王位作是念已發心出家於十

五日遊四天下說此偈言

  我父及親屬 皆悉已出家 無量億衆生

  為法亦出家 我今樂出家 不樂住五欲

  一心求出道 欲詣導師所 若發心出家

  離諸欲火者 應速隨我去 離難甚難得

  不發出家心 不遠離欲火 安心在居家

  安住於實法

迦葉時彼童子說此偈時四天下中無一衆生樂在

家者皆悉發心願求出家既出家已不須種植其地

自然生諸秔米諸樹自然生諸衣服一切諸天SKchar

給使一切衆生皆得道果

 王都部

如十二遊經云波私匿王者晉言和悦迦維羅越國

者晉言妙徳舍衞國者晉言無物不有維耶離國者

晉言廣大一名度生死羅閲祇城者晉言王舍城鳩

畱國者晉言智士波羅柰國者晉言鹿野一名諸佛

國閻浮提中有十六大國八萬四千城有八國王四

天子東有晉天子人民熾盛南有天竺國天子土地

多饒𧰼西有大秦國天子土地饒金玉西北有月支

天子土地多好馬八萬四千城中有六千四百種人

萬物音響各别有五十六萬億丘聚魚有六千四百

種鳥有四千五百種獸有二千四百種樹有萬種艸

有八千種雜藥有七百四十種襍香有四十三種寶

有百二十一種正寶有七種海中有二千五百國有

百八十國人噉五穀有三百三十國人噉魚鼈黿鼉

五大國王一王主五百城第一王名斯𥠖國土地盡

事佛不事衆邪第二王名迦羅土地出七寶第三王

名不羅土地出四十種香及白璢璃第四王名闍耶

土地出蓽鉢胡椒第五王名𨙻頞土地出白珠及七

色璢璃五大國城人多黒色短小相去六十五萬里

從是以去但有海水無有人民去鐵圍山百四十萬

里又智度論問曰如舍婆提諸大城皆有諸王舍何

故獨名此城為王舍城答曰有人言是摩迦陁國王

有子一頭兩面四臂時人以為不祥王即裂其身𩠐

棄之曠野羅刹女鬼名闍羅還合其身而乳養之後

大成人力能并諸國王有天下取諸國王萬八千人

置此五山中以大力勢治閻浮提人因名此山為王

舍城復有人言摩迦陁王先所住城城中失火一燒

一作如是至七國人疲役王大憂怖集諸智人問其

意故有言冝應易處王即更求住處見此五山周帀

如城即作宫殿於中止住以是義故名王舍城復往

古世時此國有王名婆藪心猒世法出家作仙人是

時居家婆羅門與出家諸仙人共論議居家婆羅門

言經書云天祀中應殺生噉肉諸出家仙人言不應

天祀中殺生噉𠕎共諍云云諸出家婆羅門言此有

大王出家作仙人汝等信不諸居家婆羅門言信諸

出家仙人言我以此人為證後日當問諸居家婆羅

門即以其夜先到婆藪仙人所種種問已語婆藪仙

人明日論議汝當助我如是明旦論時諸出家仙人

問婆藪仙人天祀中應殺生噉𠕎不婆藪仙人言婆

羅門法天祀中應殺生噉𠕎諸出家仙人言於汝實

心云何婆藪仙人言為天祀故應殺生噉肉此生在

天祀中死故得生天上諸出家仙人言汝大不是汝

大𡚶語即唾之言罪人滅去是時婆藪仙人尋䧟入

地沒踝是初開大罪門故諸出家仙人言汝應實語

若故𡚶語者汝身當䧟入地中婆藪仙人言我知為

天故殺生噉肉無罪即復䧟入地至SKchar如是漸漸稍

沒至腰至頂諸出家仙人言汝今𡚶語得現世報更

以實語者雖入地下我能出汝令得免罪爾時婆藪

仙人自思惟言我貴人不應兩種語又婆羅門四韋

陁法中種種因緣讚祠天法我一人死當何足計一

心言天應天祀中殺生噉肉無罪諸出家人言汝重

罪人催去不用見汝於是舉身沒地中從是已來乃

至今日常用婆藪仙人王法於天祀中殺羊當下刀

時言婆藪仙人殺汝婆藪之子名曰廣車嗣位為王

後亦猒世法而不能出家如是思惟我父先王出家

生入地中若治天下復作大罪我今當何以自處如

是思惟時聞空中聲言汝若行見難値希有處汝應

是中作舍住作是語已便不復聞聲未經幾時王出

田獵見有鹿𧺆疾如風王便逐之而不可及遂逐不

止百官侍從無能及者轉前見有五山周帀峻固其

地平政生艸細軟好華徧地種種樹林華果茂盛溫

泉浴池皆悉清淨其地莊嚴處處有散天華天香聞

天伎樂爾時揵闥婆伎樂適見王來各自還去是處

希有未曾所見今我正當在中作舍住如是思惟已

群臣百官尋跡而到王告諸臣我前所聞空中聲言

汝行若見希有難値之處汝於是中作舍住我今見

此希有之處我應是中作舍住即捨本城於此山中

住是王初始在此中住從是以後次第止住是王元

起造立宫舍故名王舍城又智度論耆闍崛山者此

名鷲頭山問曰何故名鷲頭山答曰是山頂似鷲王

舍城人見其似鷲故共傳言鷲頭山因而名之為鷲

頭山又王舍城南屍陁林中多諸死人諸鷲常來食

之還在山頭時人遂名鷲頭山是山於五山中SKchar

大多好林泉聖人住處又大哀經云佛在王舍城靈

鷲山者古㫺諸佛之所遊居如來威神之所建立其

地道塲諸菩薩衆所共咨嗟無極法座天龍鬼神等

咸俱歸命稽首為禮又智度論問曰佛普慈一切何

故獨住王舍城不住餘城答曰亦住餘城希少而多

住王舍城舍婆提城為諸城邊國又彌離車地多弊

惡人善根未熟故不住之又佛知恩故多住此二城

問曰何故知恩多住二城答曰憍薩羅國是佛生身

地舍婆提大城佛為法主故亦在此城問曰若知恩

故多住舍婆提城者迦毗羅城近佛生處何以不住

答曰佛無餘習近諸親屬亦無累想然釋種弟子多

未離欲若近親屬則染着心生以報生地恩故多住

舍婆提一切衆生皆念生地故如偈說

  一切論議師 自受所知法 如人念生地

  雖出家猶諍

以報法身地恩故多住王舍城諸佛皆愛法身故如

偈說

  過去未來  現在諸佛  SKchar養法身

  師敬尊重

法身於生身勝故二城中多住王舍城頌曰

  君臣感徳  靈篇金鏡  寶册葳蕤

  帝圖掩映  鳥記稱祥  龍書表慶

  萬國來朝  百辟作詠  肇高武皇

  後嗣宗聖  凶夷險阻  威感除併

  慈陰蒼生  業隆壽命  至哉勝業

  聖君啓政

感應緣略出五驗

燕臣莊子儀

漢王如意

漢靈帝

漢宣帝

漢靈帝

燕臣莊子儀無罪而簡公殺之子儀曰死者無知則

已若其有知不出三年必使君知之朞年簡公祀於

祖澤燕之有祖澤猶宋之有桑林國之大祀也男女

觀子儀起於道左荷朱杖擊公公死於車上

漢王如意漢髙帝第四子也吕后生長子也立為皇

太子而如意母戚夫人得寵於帝帝數欲替太子而

立如意群臣爭之故遂封如意於趙吕后以是嫉之

及髙帝崩吕后候如意到長安而拉殺之又支斷戚

夫人手足號為人彘後吕后祓除於㶚上還道中見

物如蒼狗攫后腋忽而不見卜之云趙王如意為祟

遂病腋傷而崩右一驗出冤䰟志

漢靈帝數遊戲於西園令後宫婇女為客舍主身為

商賈行至舍間婇女下酒因共飲食以為戲樂葢是

天子將欲失位降在皂𨽻之謡也其後天子遂傳古

志之曰赤厄三七三七者經二百一十載當有外戚

之篡丹眉之妖篡盗短祚極於三六當有龍飛之秀

興復祖宗又歷三七當復有黃首之妖天下大亂矣

自髙祖建業至于平帝之末二百一十年而王莾篡

位葢因母后之親十八年而山東賊樊子都等起實

丹其眉故天下號曰赤眉於是灮武以興祚其名曰

秀至于靈帝中平元年而張𧢲起置三十六萬衆數

十萬人皆是黄巾故天下號曰黄巾賊故今道服由

此而興初起於鄴㑹於眞定誑惑百姓曰蒼天已死

黃天立嵗名甲子年天下大吉起於鄴者天下始業

也㑹於眞定也小民相向跪拜信𧼈出荆楊尤甚棄

財産流沉道路死者數百𧢲等初以二月起兵其冬

十二月悉破自灮武中興至黃巾之起未盈二百一

十年而天下大亂漢祚廢絕實應三七之運也

漢宣帝之世燕岱之間有三男共取一婦生其四子

及至將分妻子而不可均乃致争訟延尉范延壽斷

之曰此非人𩔖當以禽獸從母不從父也請戮三男

子以兒還母宣帝嗟歎曰事何必古若此則可謂當

於理而猒人情也延夀葢見人事而知用刑矣未知

論人妖將來之應也

漢靈帝建寧三年河内有婦食夫河南有夫食婦夫

婦陰陽二儀之體也有情之㴱者也今反相食陰陽

相侵豈特日月之眚哉靈帝既沒天下大亂君有𡚶

誅之暴臣有劫弑之逆兵革傷殘骨肉爲讐生民之

禍至矣故人妖爲之先作恨而不遭辛有屠乘之論

以測其情也右其三驗出捜神記

法苑珠林卷第五十七

校譌

 第三紙十七行破戒若北藏作持戒破第五紙十七行辭北藏作辯

音釋

 訕黷訕所晏切𧩂也黷杜谷切慁也紕紊紕篇夷切疏也飾也紊文運切亂也疫癘

 疫越逼切瘟疾癘力霽切疥也伯各切削也郎豆切雕刻也厥縛切爪持也

 忽郭盧瞰切泛也施隻切蟲行毒也作答切齧也阿葛

 戸瓦切腿兩旁也葳蕤葳於非切蕤儒隹切葳蕤艸木盛貎落洽切折也

 切持須鋭切神禍也初患切逆而奪取也所景切災也

 雲間居士陸彦楨施貲刻此 法苑珠林第五十七卷 呉江比丘明覺對 眞州王國英書 上元茶榮刻  萬曆辛卯冬淸涼山妙德庵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