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化祕閣法帖考正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

卷第六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 卷第七
清 王澍 撰 壽孫氏小墨妙亭藏原刊本
卷第八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卷第七

       琅邪王 澍虛舟詳定

       天都秋水藕花居校刋

晉王羲之書二

 淳化收右軍帖凡三卷獨此卷僞書頗少然

 亦已叅半矣如初月以下四帖荀侯佳近修

 小園子等帖矇瞽亦知其偽至以智永一帖

 濫厠其間則又謬妄之甚者矣其他諸帖句

 摹失誤處十帖有九通法帖十卷句模多失

 而此尤甚又十七帖一卷明如日月灼然在

 人耳目之前尚且首尾衡決字畫淆譌如此

 他更何說不知侍書當年何縁草率乃爾

  秋月帖

秋月帖羸疾下當是問字黄山谷以爲而字失

 一筆文義是矣帖殊不爾觸暑逺涉觸字甚

 明山谷誤作冒而以爲多一筆皆失之不

 當是不一一劉顧作不具亦非

  桓公當陽帖

桓公者桓温也晉穆帝永和十二年春以桓温

 爲征討大都督督諸軍討姚襄帖所云桓公

 當陽者是也温以是年秋八月破姚襄於伊

 水遂入洛方其被命半年尚未入洛而意其

 必能克敵故云乆當至洛也蔡公者蔡謨也

 謨數議防虜甚有算略爲國𠋣重以永和十

 二年卒故云蔡公遂委䔍也顧以蔡公爲謝

 琰按琰以破苻堅功封望蔡公在孝武帝太

 元八年逺出桓公至洛後又琰封望蔡公非

 封蔡公決知非琰也仁祖謝尚也桓温北平

 洛陽請尚都督司州諸軍事將鎮洛陽以疾

 不行故云疾更委篤也右軍有桓公至洛及

 桓公摧冦罔不如志兩帖此云乆當至洛則

 尚未至洛當在兩帖之前也

蔡公公字上多一畫當由作書時筆偶誤或模

 搨有失大觀改正慮字此模正大觀誤

  謝光禄帖

大觀以此合上爲一帖按此帖語勢實援上來

 即非一帖亦當是一時語今年彫落可哀歎

 即當今人物眇然而艱疾若此令人短氣之

 意

二朝奄忽顧以上一畫重上念字下一畫作一

 朝鑿甚二朝奄忽者言昨夜仁祖委篤今復

 光禄垂命所謂亦垂命也謝光禄未詳

  徂暑帖

當是不一一劉顧作不具非

  月半帖

寛割晴三字摹搨有誤當是晴或作情非省

 當是省苦施作告非帖中顧多釋作

 具此帖遣不具正作具則知凡書者之

 當爲一一不疑也

  長素帖

一行十字當别爲一帖適行盡劉顧遂合下得

 敬豫爲一帖非小大或作小大誤大佳二字

 亦模失當是不甚佳也

  敬豫帖

故進退字中失一轉模搨誤也

  知念帖

以居職字中失一筆當是益或誤作蓋

右軍書字字左規右矩然中自有龍跳虎卧之

 勢此帖専謹有餘飛騰不足恐亦出代書人

 手與前卷宰相安和等帖所謂楚則失矣齊

 亦未爲得者也米黄二公但能鑒彼之非真

 而不能知此之爲僞猶是一方之見

  長風帖

壯温字左傍似言當是筆誤

此帖有褚公摹本刻吾家鬱岡帖中比之官閣

 本相去懸絶官閣本模搨多失眞即此可見

  謝生帖

此帖重見第八卷筆法一同惟在山之下八卷

 多一下字可歎之下八卷多不審比出二十

 字

  初月帖

米云此下四帖皆僞山谷云四帖語不類晉人

 或是集書時貴人戯作行布其閒以待後之

 别者耳長睿云恐是著書觀其所補永禪師

 十字格韻與此正同

義之施作呈耳一作皇皇皆非劉顧作

 皇恐亦未盡當是皇恐皇恐

  時事帖

黄山谷云足下時事少可數來主人相尋以下

 十一行語鄙字畫亦不韻非右軍𥳑札灼然

 不知那得濫厠阿堵中

主人劉誤作至人下官吏不東西大觀作更不

 東西于文義爲安此模誤言當是言叙鈎

 模小失耳一作欲非

  前從落帖

定是明府無疑末頓首字摹誤

以上四帖米黄諸公多鑒定爲僞然與第六卷

 諸偽作不同前太縱横此則柔弱専謹故當

 别出一手耳

  寒切帖

寒忉劉作寒切爲是筆帶上來又鉤摹小失故

 有似忉耳顧作寒忉非懸情懸字鉤摹亦誤

 不當是不一一劉顧作具非

  勞弊帖

十月七日帖米以爲集成長睿云昨見君帖亦

 然蓋二帖字意皆不相屬而十月帖頗取十

 七帖中語厠其閒可知其僞

按長睿云足下尚停數日得告承長平未佳足

 下小大佳也知比得丹楊書熱日更甚期已

 至旦反想至七帖皆後人依倣僕謂此後唯

 承足下還來已久荀侯佳僕近修小園子三

 帖不問可知其僞得告承長平帖筆力短淺

 餘六帖與右軍一同故當是眞即昨見君一

 帖詞語雖不屬然與十月七日帖不同彼爲

 集書顯然可見此猶無㨿古帖多斷續不可

 讀未可⿺辶䖏以疑此帖也

當是叔兄或作甚見非或作七兄更非

 當作信比顧作信次非當是二兄前

 有叔兄及從弟知此當爲二兄也劉顧作充

 亦非

  皇𧰼帖

王弇州云勿三楊用修謂勿勿非勿三也係右

 軍誤然此三字甚明恐是三思之三因促還

 皇象草章故促之勿三也

  逺婦疾帖

逺必王謝子弟名前卷有逺頃異多小患帖後

 有得逺嘉興書帖故是一人但未可深考耳

 想當是想一一劉顧作具非

  阮生帖

此是僞書與宰相安和等帖同出一手筆力縱

 逸少右軍安和之度

安字鉤摹失筆

  得逺嘉興書帖

此帖専謹中時露縱横與後荀侯佳帖同是一

 手僞作而米黄諸公皆未之省蓋偶失之

  足下尚停數日帖

帖首云字大觀原有上一㸃顧誤以爲失半百

 餘一作生誤劉作里亦非顧云當是武字

 言相去不過五十餘步耳二字鉤摹有

 失大觀改正作甚山谷作小船或作甚恒

 一作所恨皆未可定闕疑爲得不憂卿當

 是不大劉顧作不甚非

  足下疾苦帖

此下三行當别是一帖舊釋以行盡誤與上合

  長平帖

此帖筆力短弱骨韻猥瑣與前知念許君帖同

 出一手僞作

帖中字勾模多失平患念白再凡五字皆有失

 筆患當是患苦劉顧作患者非

  小大佳帖

敬和王導第三子洽也謝公嘗與右軍書敬和

 栖託好佳重熙詳見六卷謝二侯三字與本

 帖筆法不類當别爲一行蓋此書與謝二侯

 故列款紙尾如快雪帖山隂張侯之類張彦

 逺以此三字别爲一帖非也古帖凡稱人款

 書法多與本帖不類米元章徃徃有之後擇

 藥帖同此

  省飛白帖

此帖筆弱語凡亦是僞帖

省字闕目大觀泉本目全泉本首行字多闕

  得丹楊書帖

丹楊顧云縣名以其地多赤栁故曰丹楊友事

 復行當作反事言辦事始還反便復行也顧

 云當作友非遲面當是一一劉顧作面

 具非

  大常帖

大常謝無奕子靖也或以爲謝幼輿按鯤以卒

 官後追贈太常不得云患胛僕射謝仁祖也

 永和中拜尚書僕射

當是懸竦劉作懸踈非當是應有以行

 盡故兩字連屬耳或作膺非

  向亦得万書帖

當是僃悉大觀是也淳化傳模失筆

此與下賢室委頓帖當是一時書詞語多同筆

 法亦相似万謝万也𠦑虎未詳

  熱日更甚帖

乗凉行劉作且是顧作旦非

  賢室委頓帖

此與前每念長風帖有褚公模本在吾邑虞大

 理玉雪家吾宗損菴先生以模入𣡸岡帖中

 狀貌與此同而精神筆法逈絶以官帖視唐

 摹無怪張伯雨有土苴之誚

何以當是便筆偶出耳大令外甥知問

 帖郗新婦更篤更字亦如此劉顧作使非乃

 得當是𤼵或作友非安石謝太傅安字也

 劉顧俱作潘屺瞻云當是徃字存疑爲可

 語張令正是以一作比非

  多日不知問帖

劉作昨問SKchar是顧作比問非一作比門尤

 誤此二字鉤摹有失

  期已至帖

一行十字當自爲一帖適行盡耳劉顧連下爲

 一帖誤

  當力東帖

道當是治道劉顧作論非或作詣尤非帖

 本作無縁劉誤作吾縁省當是省苦施作

 告非米以當力以下爲僞則亦明以期已至

 十字别爲一帖矣

  舍子帖

信字泉本失上一㸃劉誤作欲顧作舍爲是

舍子帖顧云帖末許下猶空半字與下四𥿄飛

 白應爲二帖大觀合爲一誤耳

  飛白帖

禇河南摹本墨跡合上賢室委頓六行爲一帖

 不惟筆法相同并今送致此四𥿄文義亦貫

 官帖誤分爲二

  月末帖

遲見君君字鉤模有失

  郷里人擇藥帖

擇字鉤模有失𤼵與十七帖似夢中語

 正同劉施俱作𥳑誤十七帖致爲蕑隔也

 字草下少一折知此之非蕑也莫劉顧作

 莫與可疑當是公字或作有作即作可尤非

  昨見君歡帖

此與上知念許君飛白等帖同是一手僞作

劉施正作昨顧作所非一作後一作復皆

 通周定是徳周顧作值周非俱當是俱

 治與前當力帖東治道筆法正同山谷作臨

 顧作詣一作謁皆非言與宏逺俱治故疾患

 得小差也懷當是冩懷末筆模搨失一折

 耳

  承足下還來帖

元章以此帖爲子敬書東坡云足下還來一帖

 其後云釋智永白而云逸少書余觀其語云

 謹此代申唐末以後乃有此等語而書至不

 工乃流俗僞造永禅師書耳山谷云倘因行

 李願存故舊鄙語非右軍意書札亦相去逺

 甚是智永書之不臧者劉次莊云此帖蓋太

 宗取其書類右軍遂叅次其閒所以貴之耳

 太宗於草聖SKchar爲深妙何乃特不曉此釋智

 永字耶邢子愿云行李帖智果書果字省筆

 乃押字劉次莊誤作智永僕謂此帖語既凡

 鄙字尤惡劣不但非右軍書亦斷非智永文

 皇書學SKchar深豈不識字至此乃以智永叅次

 右軍閒耶要是王侍書草率苟於書成故不

 復省視耳智永智果亦不足深辨也

已字鈎摹有失劉作别顧作早俱可通或作

 子於文義未合末知劉顧俱作智永邢子

 愿作智果俱未可定存疑爲得

  雪候帖

患顧作吾患爲是劉作苦恐非泉本作

 又以劉釋爲正矣存疑

此帖非右軍書

  宏逺帖

逺山谷作宏逺爲是前昨見君歡帖有宏逺

 俱治語知此之當是宏逺也而書作竟似

 知故顧作知恐是鈎摹誤宏逺王粹也見嵇

 含傳前有逺婦疾得逺嘉興書二帖皆當是

 宏逺也按草法當是頃劉釋作須則左傍

 應多一㸃顧作次於書法不合一作江亦可

 通右軍江生佳帖江字亦如此

  荀侯佳帖

企惶文義當是深疾書時偶失轉筆故有似

 諄及淳耳安西西字作乃俗書右軍俱作

 西叔當西耶得安西六日書無有作者顧

 作好非當如長睿作明公顧作那可非

 或作遇或作里可疑疑是介顧作令非

元章目此爲僞作信然長睿云詞筆皆如初月

 帖按初月帖筆猶嚴謹此更流漫與後僕近

 修小園子同風力故出初月下

  知君分住帖

此帖事俗語俗筆俗其僞不疑米黄諸公皆不

 見及何也

與前丹楊帖事正同皆當是反或作友非

  旦反帖

修内司帖闕首行十一字不當是不一一

 劉顧作不具非

  深以自慰帖

理有斷當是大斷匪直文義應爾書法亦的

 是大顧云書法當作火非示問當是一

 一示問顧作具示問非

  晚復毒熱帖

長睿謂深以自慰晚復毒熱二帖爲唐文皇所

 臨所鑒良是卞永譽少司冦家藏有文皇臨

 毒熱帖眞蹟字形雖不甚同而筆法意態無

 不沕合並以佳下闕九字後尚有中冷一帖

 及文皇示虞世南𠡠并世南報奏意長睿當

 時曾見此書故斷然目此二帖爲文皇臨也

 然愚意旦反想至帖亦文皇臨觀其筆法深

 謹與自慰毒熱兩帖絶相𩔖無右軍龍翔鳯

 翥之勢亦當斷以不疑耳

何屺曕云王本作日午毒熱想足下所苦並以

 夷兾SKchar散帖本作言散顧作意散誤

  足下家帖

此帖元章長睿皆目爲僞蓋㨿末耳字縱絶右

 軍從無此法故斷以不疑耳僕謂此帖筆法

 淵潤與前旦極寒追尋傷悼等帖同惟末耳

 字筆法全異文義亦復不屬當由集書時有

 人於𥿄尾縱筆作此一字王侍書不之省故

 誤模入耳

羲之上大觀有王字

  小園子帖

元章以此帖爲子敬書長睿云處動靜以下方

 是子敬筆前兩行乃唐人書字勢帖語與後

 逈殊愚按此一十五行當是三帖前三行字

 勢與後逈殊文義至行往希見與下不屬當

 是一帖中五行至餘可耳文義已盡下得華

 直䟽又當爲一帖前兩帖皆適當行盡又筆

 法略相似故不復省覽誤以爲一耳要知此

 三帖不特非右軍亦斷非子敬踈漫狂縱全

 是俗筆而目爲右軍父子汚衊罪過

處當是何公劉顧作比二非故當是一

 一言何家動靜一一皆知也或作故與亦通

 劉作故之顧作故故皆非慶文義筆法皆

 當是慶慰下永嘉亦同或作至亦非

 劉作反側大觀同之反字句模有失耳顧作

 及比恐非華當是華直劉作冝非何

 明作似或作以非未帖明作未得或作行

 非

  龍保等七帖

此下七帖皆取十七帖模入而龍保帖遲見下

 失九字多一之字離不可帖前失一行八字

 誤出第五帖愛爲上之下愛爲上帖前失兩

 行二十一字十七帖爲右軍烜有名之書

 而首尾譌闕叅錯至此其他諸帖非人所經

 見者舛誤更可知矣

龍保帖下忽無端增入之字與前羲之白下增

 耳字正同亦可證僕謂耳字爲後人增入精

 鑒不疑也

  清晏嵗豐帖

安世鳳云此帖致佳乃釋之者SKchar可𥬇或作有

 異産已可捧腹至云所使有豐一鄊是何言

 語况并出亦改爲使愈不可觧細繹之乃所

 出有無一乏也始渙然明了蓋所出者地所

 産也所有者非地所産而聚於此者皆無一

 乏也文義草法無一牽强右軍帖如此處多

 有

劉顧正作歳豐施作無非所唐模眞跡

 作出淳化誤作使

  朱處仁帖

在劉作何在亦通然按草法當以所爲正取

 荅荅字眞跡旁注故字差小淳化誤模入行

 耳

  愛爲上帖

爲上當是爲上劉作退非或連上行至吳

 作吳會或連下違離作念違離皆可通

 義當是違句模失耳雪谿堂古刻正作違或

 作連誤

  七十大慶帖

㳊即岷字領即嶺字稧帖崇山峻領正作領

按十七帖一卷皆右軍眞跡所謂鳳翥鸞翔左

 規右矩之妙具於此見之不知王侍書當年

 何所見遂生去取其閒且不過此數帖已半

 脱誤乖舛即其存者又復句模失眞比之唐

 模相去千里不謂草率乃一至此可惜可怪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卷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