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化祕閣法帖考正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

卷第五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 卷第六
清 王澍 撰 壽孫氏小墨妙亭藏原刊本
卷第七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卷第六

       琅邪王 澍虛舟詳定

       天都秋水藕花居校刋

晉王羲之書一

 王羲之字逸少司徒𨗳從子尚書郎正之孫

 淮南太守曠之子起家祕書郎征西將軍歴

 右軍將軍㑹稽内史年五十九卒贈金紫光

 禄大夫帖目當稱東晉右軍將軍㑹稽内史

 王羲之書

  適得書帖

此帖米老目爲僞作黄長睿亦云然姜白石言

 自唐以前多是獨草不過兩字連屬若累數

 十字而不斷號曰連綿逰絲此雖出於古人

 不足爲奇反成大病古人作草如今人作眞

 其相連處特是引帶右軍書雖鳯翥龍翔實

 側左規右矩未有連綿不斷者至顛素始専

 用此法魏晉時未之有也此帖字相連屬如

 筆不停綴者然既乏頓挫兼帶俗韻黄長睿

 以爲筆無晉韻乃近世不工書者僞作不刋

 之論也

中字草法作帖作多一折不合中顧釋

 作中治按右軍帖有中冷無賴語則此正當

 是中泠中泠甚猶言中泠無賴也

 劉作怏怏顧作憒憒皆通都不知足下來

 言以中泠静眠不知足下到門甚無意也顧

 釋作來一非觀其筆勢亦是門不是一

此帖不論字非右軍即其詞句亦只是後來流

 俗語長睿駁之良是

  知欲東帖

知欲東帖與上適得書同是一手僞作後靣差

 鿌奉對汝不等帖皆同雖筆較清㧞要之皆

 僞作也

顧釋作謝欲按筆法下半多一折定非欲

 字劉何釋作吳或近之何當是云何或誤

 作之何

  差鿌帖

與上二帖一手僞作

  奉對帖

此帖九字中有兩字劉顧釋上作比下作以

 按兩字筆法同皆當是比山谷鑒是

比草法當作然右軍皆書作以與以字同故

 劉顧遂分爲二

又以字篆作與已字同故右軍多用以爲已

 蘭亭序以爲陳迹是也此等處右軍帖SKchar

 本卷昬取以畢心以馳於彼皆用以爲已

  汝不帖

此亦僞作米於前奉對下注已上四帖僞豈以

 此一帖爲眞耶粃糠眯目雖老米亦復不免

 何也

當是前云舊釋皆作與

  奄至帖

長睿云自適得書至馳悚耳中間諸帖除穆松

 中秋二帖差似逸少書餘並近世不工書者

 僞作按適得書等帖長睿以爲僞作信是此

 奄至帖筆力淸挺風神照映爲似右軍書但

 比之右軍清駛有餘淳古不足耳長睿目爲

 近世不工書僞作恐是過論

  日月如馳帖

此與上奄至帖長睿以爲差似右軍是也米於

 此帖下注以上三帖眞則竟以汝不可言帖

 亦目爲眞過矣

張彦逺二王帖録作松當是王謝子弟小

 字右軍帖中往往有之省酸感顧釋作

 疏於文義安而書則是諸或由疾書筆誤

右軍草書鳯翥鸞翔實則左規右矩故爲古今

 絶品十七帖是其烜赫有名之書曽有一字

 怒張否以此稱量右軍凡筆勢怒張者皆非

 也王侍書模右軍帖乃以此等怒張之書爲

 右軍首選豈以此爲右軍絶竒書耶其無識

 一至於此

  靈柩垂至帖

此帖筆頗淸挺與上奄至日月兩帖略同然時

 見怒張態當是僞書中之淸謹者面狀雖移

 神氣自一不可爲其瞞過也

考異云日月如馳靈柩垂至淳化帖張彦逺帖

 録所載皆爲兩帖大觀合爲一帖竊謂更當

 合下慈顔幽翳垂三十年慈顔以母故越行

 耳與後伏想嫂安和正同

  慈顔幽翳帖

此比上靈柩帖筆法正同首行猶謹嚴後則怒

 張之至脚手盡露矣其僞不疑

自奄至此禍至此皆一手書非直一手并是一

 時初猶専謹漸以怒張至慈顔幽翳則益縱

 絶矣然自是當時好手所書故米老猶以奄

 至日月二帖爲眞與上適得書等帖佳惡故

 不類吾向稱此四帖爲李北海所臨大是有

 合

  省别旦夕兩帖

此二帖在十七帖中右軍烜赫有名之書也長

 睿皆列在僞中未曉米扵旦夕帖下注以上

 三帖眞則并以慈顔幽翳爲眞矣亦誤

省别帖以唐摸十七帖對挍

 字摹搨皆有失筆其餘字形雖同神觀迥絶

 故知閣帖去眞益逺

州將桓公桓宣武溫也穆帝時温督荆梁四州

 諸軍事安西將軍辟謝奕爲安西司馬故云

 無奕外任也無奕謝奕字仁祖謝尚字桓溫

 有事中原使尚率衆向夀春進號安西將軍

 故云仁祖日往也

旦夕帖使諸本皆全泉本少一折竟似欲字

 合字誤也

  㛐安和帖

此亦僞帖米老鑒是

此與前日月如馳帖同是一事此言㛐病前言

 㛐背棄也此當在日月如馳前

松上下松即穆松古人于字或单稱或兩稱惟

 意所適右軍於郗曇或稱重熙或稱熙正同

 此於謝萬或稱萬或稱阿萬則更稱名且於

 名上加一阿字尤見親厚無閒之意自

 小差施作慰按筆法當是至然文義當作

 慰言㛐疾至篤得小差爲慰也蓋縁行筆太

 速故有似至耳得涼漸顧作利施作和當

 以和爲正言得涼乃漸和耳蓋亦行筆速故

  諸從帖

脩載王耆之世將第三子歴荆州刺史帖云脩

 載在逺音問不數當是其在荆州時也司州

 王胡之字脩齡朝廷欲綏緝河洛以胡之爲

 西中郎將司州刺史假節以疾固辭未行而

 卒故云司州疾篤不果西公私可恨也

此帖唐摹本失州疾篤一行十一字

  此諸賢帖

異多小患當是頃言逺此刻與諸賢異

 多小患也劉顧作須未是逺人名右軍有得

 逺嘉興書等帖但未詳何人耳疾篤不得數

 爲歎篤爲歎三字俱有失筆當由模搨有誤

 爲一作可

米以此上兩帖爲眞黄伯思俱目爲差近逸少

 論太過

  宰相安和帖

元章云僞

長睿云或云此帖乃郗愔書宰相者𥳑文帝作

 相王時也殷生者殷浩也然此或是書愔語

 耳而結字實近世人僞作愔書自與逸少早

 年抗衡此帖了無晉韻其非審矣

  噉豆鼠帖

此與上宰相安和同皆是僞作

豆或作宣非

  旃𦋺胡桃帖

此載十七帖藥是二字原帖傍注故差小淳化

 模入行中者失之

知足下當是得言戎鹽爲服食要藥知足下

 已得之也帖正作得泉本摹作謂誤也

方囬郗愔字史稱其栖心絶榖與姐夫王羲之

 髙士許恂並有邁世之風帖云頃服食方回

 近之吾此志知我者希是也

  秋中帖

米以此上三帖爲眞則亦以前噉豆鼠帖爲眞

 矣蓋誤

胛廣韻古狎切背上兩膊閒也後漢張宗𫝊中

 矛貫胛劉作脾風誤

  又不能帖

此下二帖與前㛐安和宰相安和等帖同米目

 爲僞是也

二字顧作熙按草法當作今作

 是傳摸之誤當是存字孫過庭書譜謂必

 録存字祖此劉次莊作孝陳去非作學皆

 非熙謂重熙郗鑒子曇字右軍妻弟也卷後

 有兩重熙帖亦但稱熙熙存亡正爾復何於

 求之言熙於理不當亡或縁内好故故云當

 求之内事末云前塗願一一誨之以悟其心

 蓋是重熙將假節下邳時語

顧云帖中二政字當作正逸少祖名正故王氏

 作書正月或作初月或作一月及他正字皆

 以政代之也按顧説SKchar是近人不解此義多

 以求正爲政或以孔語解之曰政者正也不

 妨通用又以郢人善用斤移爲郢政斧政愈

 逺愈譌可爲一笑也

  疾不退帖

此亦僞作與上又不能帖同出一手

顧云此帖語重十卷但十卷以損亦二字合作

 處字又少一云字本帖此豈常三字旁各加

 一㸃當是謂此三字重上句十卷常旁無㸃

 下作憂憂餘皆同

色可可當是肌劉顧作飢誤一作疎非

 當如劉顧作竦

  七兒一女三帖

此下三帖皆載十七帖中並眞

晉書羲之傳羲之七子知名者五人𤣥之早卒

 次凝之歴官江州刺史左將軍㑹稽内史徽

 之歴官黄門侍郎操之歴官侍中尚書豫章

 太守獻之歴官中書令贈侍中光禄大夫晉

 書所載惟此五人而不及肅之渙之按世說

 新語注載王氏譜云肅之爲羲之第四子操

 之爲羲之第六子中興書云徽之爲羲之第

 五子惟渙之僅見於蘭亭志爲羲之之子而

 不詳其行次然叅考以紀當在第三竊爲之

 列其序曰𤣥之凝之渙之肅之徽之操之獻

 之若夏儀王謝世家以肅之爲操之弟則未

 知所據矣一女嫁爲南陽劉暢妻生子瑾歴

 官尚書太常卿大令乞假表云臣姊劉氏在

 餘杭當暫過省者是也

  省足下帖

此當是與益州刺史周撫書晉穆帝永和三年

 桓温攻成都李勢降以撫爲益州刺史鎭蜀

 右軍十七帖中多言蜀事皆是與撫書此亦

 在十七帖中故知同爲與撫無疑也

當告卿求張作近顧作進施作迎當以施爲

 正言可得果當告卿迎我爲少人足故也十

 七帖字比淳化多一折淳化乃傳模誤耳

 㳊即岷字

  譙周帖

十七帖以嚴君平下分作兩帖淳化合之又唐

 人摹本譙周帖中今字下有爲所在其人有

 以副此志十字閣本失

  夫人平康帖

元章云以上二帖僞長睿云夫人及蔡家二帖

 亦後人依放按此二帖與第十卷大令鄱陽

 極熱等帖行楷雖不同筆法自一右軍自㑹

 稽還後多不自書往往出代書人手此二帖

 正當爾然風力遒厚雅有正骨與一切僞書

 不同

行𣸪面當是冀筆駛偶省耳或釋作異非

  蔡家賔至帖

與上夫人平康帖同出一手

按此後散勢帖小佳帖奉告帖鯉魚帖月半帖

 近得書帖昨書帖一日一起帖侍中書帖敬

 豫帖俱當出代書人手惟虞休一帖則與前

 日月如馳等帖同又是一手所作

  足下散勢帖

復以顧作悒怛或作胡怛按晉哀帝郎君

 委瘵帖情以灼怛與此正同灼怛當是晉時

 語作悒怛近是胡怛則大非矣以漸消

 是以漸消乏言得散力疾患當以漸消乏也

 作息非

散勢以下七行當是一帖上問人疾末乃自道

 文既一貫書法并一舊以末三行另分一帖

 誤劉分復以悒怛二行更爲一帖尤誤

  昨得熙帖

此卷重熙凡有三帖前熙存亡正爾復何於求

 之後適重熙如此皆道重熙事按史郗曇以

 四十二嵗卒後帖正重熙假節鎭下邳時語

 此帖乃始知其患氣前帖則其垂死時書也

 蓋三帖正倒置

  知足下連不快帖

此亦當是與重熙書同上帖蓋一時事米老以

 爲智永書臆決無㨿

  小佳帖

此與前衰老等帖筆法正同特稍縱耳然有正

 骨與宰相安和等帖不類亦當出右軍代書

 人手

  奉告帖

之悲酸劉顧俱作見之或作兄亦通

  鯉魚帖

大觀以羲之白三字連上帖送此以下另爲一

 帖又南唐刻本繫下遣鄉里人往一行之後

 與淳化大觀異

字闕波避宋諱

  月半哀忤帖

米老注此帖下云已上二帖眞按鯉魚帖與上

 奉告帖筆法正同米既以鯉魚爲眞則亦當

 以奉告爲眞乃獨目奉告爲僞吾所未喻又

 此三帖前奉告鯉魚兩帖筆韻充裕與前夫

 人平康等帖同月半哀忤帖雖筆勢稍縱而

 神韻自一皆當出右軍代書人手

哀忤當是哀忤舊作哀悼未是懸耿

 當是懸耿至勿勿白不具劉作至具願不

 既誤再拜諸本皆作𠕂惟泉本多一折作

 𠕂

  遣鄉里人往帖

一行當别爲一帖大觀得之淳化適行盡耳劉

 顧俱連下行成爲一帖殆未細審耳

也顧作言一作具皆非當是一一言遣

 鄉里人口道一一耳

  行成帖

東坡云此張説送賈至文也乃知法帖中眞僞

 相半

山谷云王羲之餞行帖當是虞永興少年時書

元章云是月也下僞帖

長睿云賈曽送張說赴𦍤方序中云偹官而行

 成旅比從是月云云有詔具寮爰開祖宴且

 申後命寵以蕃錫此當是後人集逸少書寫

 此序而亡其首尾故語不綴屬耳先輩以爲

 張説送賈至文非也米以是月下爲僞殊不

 知自行成下已僞蓋未嘗考賈曽文也

以從按賈曽文當是比從劉顧俱作以從非

 當是殷慶歷帖闕波故山谷誤作列載隂唐

 文粹作戒隂時文粹作賦

此帖筆力緩弱且通體氣脉不貫定是集書長

 睿以爲集右軍書是也山谷以爲永興少時

 書恐是臆説

  近得書兩帖

兩帖俱當出代書人手不ဃ當如施作不一

 一劉顧釋作不具未是

  濶別帖

山谷云濶别以下九行當是永禪師得意書

長睿云濶别帖字既甚惡而筆語乃爾非逸少

 書無疑

按此帖詞致妍當是宋齊後人語不類晉人

 吐屬長睿鑒是山谷以爲永禪師得意書亦

 是臆說

  旦極寒帖

旦極寒帖絶似官奴蘭亭後面追尋傷悼雖稍

 縱要皆是右軍極筆

  虞休帖

此亦僞帖與前日月如馳等帖同出一手米黄

 不著失之劉作連近是顧作患非

  建安靈柩帖

何屺瞻云按絳帖平此帖墨蹟在王順伯家傳

 寶有緒右軍帖傳至今者祕閣尚有二十餘

 軸多唐人鉤臨聞此妙迹恨未得見嘗見墨

 本頗勝官帖也

永惟下寶晉帖有崩字此當由模搨脱失無由

 言苦字張作告或作昔作彂皆非劉顧釋

 作苦SKchar是聖教序無苦集滅道苦字從此模

 去也當如劉作報張作批誤

  一日一起帖

元章以此帖爲張旭書長睿云米論多以草字

 差大者爲非二王書一㮣求之理恐未竟僕

 謂此及下侍中敬豫二帖皆當出代書人手

 與前夫人平康等帖正同

劉作願或作欣皆非顧作顧近是

  侍中帖

中書二字直下顔魯公論坐藁刑部

 尚書上柱國書上二字六曹尚書曹尚書三

 字祖之書下一㸃劉顧皆作書書不可通按

 古帖凡帶下一㸃皆作白此當是侍中書白

 言侍中有書白凃侯危篤也凃當是涂姓也

 顧釋作徐非

  敬豫帖

敬豫王恬字也小字螭虎丞相導子劉作潒

 陳作像施作豫施釋正顧汝和云書法豫傍

 予字作二卷王珉第四帖卿可豫此卷濶

 別帖想淸豫及此敬豫帖七卷長素帖得敬

 豫俱如此法當以不疑

  淸和帖

右軍草書無不中規合矩此帖字多荒率格亦

 不遒當是僞書米老目爲眞殆過

劉作吾施作知俱可疑當由摹有失筆想

 二舊作SKchar或作康顧作庾顧或是速

 顧作王或作至至或是下無所同大段此

 帖摹榻多誤

  追尋傷悼帖

元章云此子敬代父書長睿云非也字勢圓𦂳

 既非獻之體而中云吾老矣餘願未盡惟在

 子輩耳大令壽四十三無子與此不合按右

 軍七子𤣥之早卒意當是𤣥之卒時語

一旦之當作哭或作失非快雪堂作尖竟似

 尖字尤非但有塞當是酸塞或作毁按首

 筆作畫以酸爲正

  子嵩帖

長睿云此帖亦非逸少書庾子嵩非同時人也

 桉子嵩逸少伯父行帖云子嵩之子則是同

 時也長睿誤至謂非逸少書則不刋之論矣

小二字未詳劉顧作臨川亦臆決

  𡊮生帖

文衡山云此帖曽入宣和御府即書譜所載者

 五璽爛然其後贉紙及内府圖書之印皆宣

 和裝池故物而金書標籖又出𥙿陵御筆當

 是眞跡無疑舊藏吳興嚴震直家震直洪武

 中爲工部尚書嘉靖閒歸錫山華中甫刻眞

 賞帖模搨精良出淳化上按此帖眞跡今在

 華亭王儼齋大司農家嘗從借觀與眞賞帖

 所刻不殊毛髪信眞賞爲有明第一佳刻也

按張彦逺右軍書記帖末尚有弟豫須遇之大

 事得其書無巳巳二謝云秋末必來計日遲

 望萬嬴不知必俱不知弟往別停幾日決其

 共爲樂也尋分旦與江姚女和別殊當不可

 言也凡五十九字眞跡無之然彦逺所録宜

 不應有誤想由後半失脱耳

謝書當作一一顧作具非已還未顧以閣

 本未字不出頭當是樂按眞跡未字正出頭

 乃閣本誤耳至到之懐劉誤作則所也張

 彦逺右軍書記作吾所盡也或作無未是

  想大小皆佳帖

此帖摹搨多失誤知劉顧俱作知賔可疑

 書法當是扶扶或是人名故云有時嘔食也

 劉顧俱作然亦可疑若作不已則㸃

 連上字當作主若以㸃連下字作至則

 或當是不一又不字右㸃多一曲俱由摹

 搨有失舊作倉猝亦可疑或合二字

 作覆非服首多一折當是一服散舊釋

 俱失之SKchar厘顧云藥名即苔也又可作紙南

 人呼爲側理如君告如字亦有失筆

  太常帖

軍當如顧作領軍劉作鎭軍誤司州爲平

 復以當是比劉顧作以非大奴以還吳以當

 是已右軍書多書以爲已吾於前奉對帖已

 詳之或作比誤

  司州帖

公私之望一本之下失一波泉本全得等書

 當是犬古人書多以右肩上㸃連畫并書

 如求作求之類不可一二數今楷書猶獨等

 字犬傍作犭可見舊釋誤作大

帖末太宰中郎四字與本帖字形小異當是署

 所與書人欵右軍帖多有如山隂張侯謝二

 侯之類古人凡與人書多不書所與書人欵

 其有欵者蓋偶爾今人處處有之又古人凡

 與人書多以已名置所與書人之前言某人

 致書於某人也今人多倒置

  得里人書帖

里人當是得或誤作卿日當是比日與下

 以此爲至患字不同字或作髀歩

 米切股也或作骭遐諫切脛也按帖右旁

 多一折當是髀

  疾患帖

此帖米云僞按筆雖稍縱然故淸古與卷前諸

 僞帖不同長睿謂此下節日兩帖詞筆皆有

 王氏風氣殆唐人縱筆臨倣僕謂此三帖亦

 猶是

  想弟帖

前子嵩帖長睿以爲非逸少書此帖筆法正同

 乃米老目以爲眞而長睿不加駁正何也

不果當作復顧作役亦通然文義當是復也

 或作後非言想弟必見過得蹔時寫懷若不

 果復來則斯欲難兾臨書但有歎息耳

欲當是斯欲顧作期欲非成此書當是比

 成此書書既完以此一字似以故重加㸃

 之顧作似非

  節日帖

灾雨劉誤作兩

  僕可帖

長睿云廿日羲之下二帖結體雖疎詞筆皆有

 王氏風氣殆是唐人縱筆臨倣非模搨也

 可耳當是僕米作餘一作深皆非

  定聴帖

自疾患至此五帖皆僞元章但云已上三帖則

 始終以想弟一帖爲眞矣失之

  重熙書帖

此當是重熙假節鎭下邳後書先是北中郎將

 荀羨有疾朝廷以曇爲羨軍司加散騎常侍

 頃之羨徴還除曇北中郎將都督徐兖靑楊

 等諸軍事帖云荀侯疾患想轉佳荀侯即荀

 羨也羨以疾徴還朝廷即以曇代羨右軍意

 不欲之故云得勉此一役當可言也當是

 得劉顧作自非勉即免字大令阮新婦免身

 得雄亦作勉末云淺見實不見今時兵任可

 處理十二字句言我淺見實不見今時兵任

 有可處之理蓋曇爲右軍妻弟愛之甚故憂

 之深後果以與賊將傳末波戰不利降建威

 將軍㝷卒右軍蓋憂其必敗故云如此甚可

 憂也時文義當是今時筆偶失耳顧云當

 作令誤

何屺瞻云王本荀下有足下故爾堪行想不成

 病耳吾至無頼行刻二行十七字按此於上

 下文義不屬當是别帖語誤入此耳

  二謝帖

當是同之下一㸃特重正是之也顧作同

 同非知當是知爽孫過庭書譜終爽絶倫

 之妙亦作顧釋作春恐未是方囬郗愔字

 知爽亦必是人名今不可考矣

元章云已上二帖眞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