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目録 清波雜志 卷一
宋 周煇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二

清波雜志

煇早侍先生長者與聆前言往行有可傳者歳晚遣

忘十不二三暇日因筆之非日著述長夏無所用心

賢於博弈云爾時居都下清波門目爲清波雜志紹

熈壬子六月淮海周煇識

清波雜志卷第一

髙宗繇康邸使虜庭開大元帥府於相州繼登寳位

再造王室一時覇府攀附自汪丞相伯彦而次建炎

初詔省記事跡成書來上付之史館其間所紀符瑞

如氷泮復凝紅光如火雲覆華蓋其𩔖不一獨諸路

文書申帥府或曰 康王或曰靖王有解坼靖康二

字乃立十二月而立 康王祥契昭灼如此時識者

謂本朝無親王將兵在外故事忽付大元帥之柄於

皇弟蓋本天意云

髙宗初被命渡河隨軍一裨將某善人倫密語同列

曰 大王神觀甚佳此行必成大事舍人觀察亦保

終吉但資政氣皃甚惡禍只在旦夕資政謂王雲也

時以資政殿學士輔行行至磁州果被害于應王廟

中書舎人耿延禧觀察使髙丗則時皆參謀議於幕

神宗初出閤封穎川郡王既即位陞穎州爲節鎮乆

之覺其非遂以許州爲穎昌府人比之坊州生杜若

吏部侍郎張舜民爾嘗考 神宗嘉祐九年授忠武

軍節度使封淮陽郡王治平元年封穎王三年立爲

皇太子初不曽封穎川郡王政和間工部侍郎劉嗣

明奏恭惟 神宗皇帝自忠武軍節度使穎王登大

位其忠武軍止縁遥領節制巳陞爲穎昌府有穎川

係受封興王之地伏望崇建府號遂以穎州爲穎川

府依舊順昌軍額悉符前說

五代時有僧某卓庵道邊蓺𬞞丐錢一日晝寢夢一

金色黃龍食所蓺萵苣數畦僧寤驚且曰必有異人

至巳而見一偉丈夫於所夢之所取萵苣食之僧視

其狀皃凛然遂攝衣延之餽食甚勤頃刻告去僧囑

之曰富貴無相忘因以所夢告之且曰公他日得志

願爲老僧只於此地建一大寺偉丈夫乃 藝祖也

旣即位求其僧尚存遂命建寺賜名普安都人稱爲

道者院則 壽皇聖帝王封之名已兆於此

髙宗自相州提兵渡河初程宿頓問地名以新興店

對幕府進言 大王治兵討賊行紹大統而初宿新

興天意若曰 宋室中興其命維新且以太平興國

中宋捷之語爲證紹興辛巳視師江上至無錫幸惠

山酌泉泉上有汲桶桶間書呉安二字吳安閽𨽻姓

名也侍衛者偶見之皆喜謂吳地可安或云亦嘗逹

于聖聽頃得此說於惠山主僧法皥普安等名雖不

同其爲佳䜟則一也

髙宗踐阼之初躬行儉德風動四方一日語宰執曰

朕性不喜與婦人乆處早晩食只麫飯炊餅煎肉而

已食罷多在殿旁小閤垂𬖄獨坐設一白木卓置筆

硯並無長物又嘗詔有司毁棄螺塡𠋣卓等物謂螺

滛巧之物不可留仍舉向自相州渡大河荒野中

寒甚燒柴借半破甆盂温湯𣶐飯茅簷下與汪伯彦

同食今不敢忘紹興間復紆奎畫以記損齋損之又

損終始如一宜乎去華崇實還淳返朴開中興而濟

斯民也

紹興二年修建康府行宫以圖進呈𬒳旨可只如州

治修蓋一殿之費雖未爲過而廊廡亦當相稱則土

木之侈傷財害民何所不至象箸之漸不可不戒由

是制度簡儉不彫不斵得夏禹卑宫室之意

朱弁新安人建炎戊申嵗副王倫使虜被留館于雲

紹興壬子嵗王先得還至紹興癸亥約和已定朱

方南歸嘗著曲洧舊聞云 仁宗時最先言皇嗣者

明州鄞縣尉不記其姓名閲嵗乆之又經此喪亂史

家亦不復載爲可惜煇紹興間得婁寅亮奏劄曰先

正有言 太祖舎其子而立弟此天下之大公也周

王薨 章聖選宗室子育之宫中此天下之大慮也

仁宗皇帝感悟其說詔 英宗入繼大統文子文孫

宜君宜王遭罹變故不斷如帶今有天下者獨 陛

下一人而已恭惟 陛下克己憂勤備嘗艱險春秋

鼎盛自當則百斯男屬者椒寢未繁前星不耀孤立

無助有識寒心天其或者深戒 陛下追念 祖宗

公心長慮之所及乎崇寜以來諛臣進說獨推濮王

子孫以爲近屬餘皆謂之同姓致使 昌陵之後寂

寥無聞奔迸藍縷僅同民庶臣恐祀豐于昵仰違天

鑒 藝祖在上莫肯顧歆此 二聖所以未有回鑾

之期𭶑虜所以未有悔禍之意元元未有息肩之時

也欲望 陛下於子行中遴選 太祖諸孫有賢徳

者視秩親王使牧九州以待皇嗣之生退處藩服更

加廣選 宣祖 太宗之裔材武可稱之人升爲南

班以備環列庶幾上副在天之靈下係人心之望臣

本書生叨擢科第白首選調垂二十年今將告歸不

敢終嘿位卑言髙罪當萬死惟 陛下裁赦婁初不

知其岀處近聞乃温州人字陟明擢政和二年進士

乙科曽任察官屬郷邦大浸父子皆沒於水或云論

事之䟽不止於此

髙宗即位於南京肆赦文有兩本首尾皆同如道君

發德音而罪已退辭履位之尊 乾龍以震長繼天

首正誤國之罪悉捐金幣分割膏腴思愛惜於兩朝

忍輕加於一矢生靈受賜夷夏聞風要質賢王旣驅

車而北渡連結異域復擁衆以南侵慨谿壑之無厭

昧蜂蠆之有毒廷臣乏䇿虜使詭和𣢾𧴀虎以退師

致金湯之失險肆令狼子荐食都畿等語與今所傳

本異蓋時有忌器之嫌也皆太常少卿滕康行滕後

簽書樞密院南京人

哲宗御邇英閤召宰執暨講讀官講禮記讀寳訓顧

臨讀至漢武帝籍提封爲上林苑 仁宗曰山澤之

利當與衆共之何用此也丁度對曰臣事 陛下二

十年毎奉德音未始不本於憂勤此蓋 祖宗家法

爾讀畢宰臣吕大防等進曰 祖宗家法甚多自三

代以後唯 本朝百三十年中外無事蓋由 祖宗

所立家法最善臣請舉其略自古人主事母后朝見

有時如漢武帝五日一朝長樂宫 祖宗以來事母

后皆朝夕見此事親之法也前代大長公主用臣妾

之禮 本朝必先致恭 仁宗以姪事姑之禮見獻

穆大長公主此事長之法也上曰今宫中見行家人

禮大防等曰前代宫闈多不肅宫人或與廷臣相見

唐入閤圖有昭容位 本朝宫禁嚴密内外整肅此

治内之法也

               前代宫室多

尚華侈 本朝宫殿止用赤白此尚儉之法也前代

人君雖在宫禁出輿入輦 祖宗皆步自内庭出御

後殿豈乏人力哉亦欲涉歷廣庭稍冒寒暑爾此勤

身之法也前代人主在禁中冠服苟簡 祖宗以來

燕居必以禮竊聞 陛下昨禮畢具禮服謝 太皇

太后此尚禮之法也前代多深於用刑大者誅戮小

者逺竄唯 本朝用法最輕臣下有罪止於罷黜此

寛仁之法也至於虚已納諌不好畋獵不尚玩好不

用玉器飲食不貴異味御厨止用羊肉此皆 祖宗

家法所以致太平者 陛下不須逺法前代但盡行

家法足以爲天下 上甚然之列聖家法之盛大臣

啓迪之忠皆可書而誦也

元祐大昏吕正獻公當國執議不用樂 宣仁云尋

常人家娶箇新婦尚㸃幾箇樂人如何官家却不得

用 欽聖云更休與他懣宰執理㑹但自安排着遂

令教坊鈞容伏宣徳門裏皇后乗翟車甫入兩部䦨

門衆樂具舉乆之伶官輦岀賞物語人曰不可似得

這箇科第相公却不教用實録具書納后典禮但言

婚禮不賀不及用樂一節王彦霖繫年録載六禮特

詳亦不書此

宰臣吕大防等言昨奉聖旨宣諭 皇帝納后有期

已令入内内侍省檢舉施行者伏以塗山啓夏渭涘

興周予娶度土之辰親迎造舟之地若稽盛典適契

亨期將開前寢之模宜謹曲臺之議恭惟 皇帝陛

下天錫仁孝日新光明躬親萬幾雖禀東朝之訓表

帥九御尚虚中壼之尊伊欲迓于家邦必先正其服

位 太皇太后殿下念宗祊之奉篤風教之先歷詢

慶門咨求淑媛將恊定祥之兆當陳備物之嚴嘉命

惟行體二儀之判合舊章可舉在六禮之親成自納

采至于告期繇命使訖乎上禮車服有等幣贄有常

古今相SKchar方冊具載臣等不勝大願伏望誕頒明詔

豫敕奉常考SKchar革於前王參節文於通禮制爲成式

付在有司衮冕榖圭益重謹昬之義金根騩馬悉全

象物之宜足以彰有命之自天知得賢之配聖善承

億載流化萬方凡在懷生率同大慶 太皇亦降答

詔前輩謂元祐納后禮制視天聖景祐討論特爲詳

備天祐皇家母儀得 昭慈之賢其後撥亂返正翊

戴 中興之主功參十亂兹謹具著焉

國朝配享功臣於太廟横街南東西相向設位 太

祖室趙普曹彬 太宗室薛居正石熈載 眞宗室

李沆王旦李繼隆 仁宗室王曽吕夷簡 英宗室

韓𤦺曽公亮 神宗室冨弼曹偉 哲宗室司馬光

徽宗室韓忠彦 髙宗室吕頥浩趙鼎韓丗忠張俊

視 祖宗文武臣各用二人侑食蓋 中興將相勲

烈之盛不得而遺也

天聖初元内出 聖祖神化金寳牌令景靈宫分於

在京宫觀寺院及外州名山聖跡之處牌長三尺許

厚寸餘丈十二曰玉清昭應宫成天尊萬壽金寳背

文五曰永鎮福地勑其周郭隱應虬龍花葩之狀精

彩煥燿封以絳囊盛以漆匣或云用王居正藥金所

製凡不經兵革州郡皆寳藏之煇嘗見於上饒天慶

觀蓋留龍虎山

頃見唐人官告印文細如𢇁髮 本朝印文麄厚漫

泐遲速雖係官府事之䌓簡舊傳唯三司開封爲省

府事最䌓劇所用印嵗一易今學士院印乃景徳年

鑄在京百司所用無如此乆者

舊制凡罷官三月不赴部選集者有罰煇見𦒿舊云

承平時州縣多闕官得替還郷未及息肩已竭蹷入

京授見次即𧼈赴上一季半年已爲逺闕到國門即

入朝集院支俸差剰貟破官馬事事安便與今異矣

政宣間掌朝廷書詔者朝士常十數人主文盟者集

衆長而成篇靖康垂𬖄告天下手書出太常少卿汪

藻筆紹興間婉容劉氏進位貴妃亦特命監察御史

王綸草制或云時宰與王同里欲其霑賜金故臨期

特畀權内制

蘇東坡言少時與父并弟同讀冨韓公使北語録至

說大遼國主云用兵則士馬物故國家受其害爵

賞日加人臣享其利故凡北朝之臣勸用兵者乃自

爲計非爲北朝計也三人皆歎其言明白切中事機

老蘇謂二子曰古人有此意否坡對曰嚴安亦有此

意但不明白老蘇𥬇以爲然煇觀三國志顧雍傳孫

權時SKchar邊諸將各欲立功自效多陳便冝有所掩襲

權以訪雍雍曰兵法戒於小利此等所陳欲邀功名

而爲其身非爲國也又讀通鑑唐武徳五年突厥犯

邊鄭元璹詣頡利說之曰唐與突厥風俗不同突厥

雖得唐地不能居也今虜掠所得皆入國人於可汗

何有不如旋師復修和好可無跋涉之勞坐受金幣

又皆入可汗府庫孰與棄昆仲積年之歡而結子孫

無窮之怨乎頡利恱引兵還開元六年吐蕃求和忠

王友皇甫惟明求奏事從容言和親之利明皇未然

惟明力言邊境有事則將吏得以因縁盗匿官物妄

述功狀以取勲爵此皆姦臣之利非國家之福乃許

其和蓋皆祖述嚴安之言也後東坡載其說於鄭公

神道碑之首張文定公當 仁廟時論人臣勸用兵亦有事成身𫎇其利不成則 陛下任

其患之語

選人攺秩今當貟多闕少時須次動六七年成云考

無玷闕方幸寸進戞戞乎難哉近制攺京官歳有定

額且減薦數有憑藉者亦不待求而得之每患艱得

職司若止許用職司一貟庶俾孤寒均得應格昔有

胡宗英者該磨勘引見日 仁宗驚其年少舉官踰

三倍閲其家狀父宿見任翰林學士乃歎曰寒畯安

得不沉滯遂降旨止與循資熙寜間一選人以貴援

得京削十三紙引見日 神宗云有舉狀一十三紙

者是甚人特與攺次等官於是權勢聳然幕職州縣

官以薦攺京官者其數如格則移刑寺問舉者無罪

故乃得磨勘而注籍以待引見至引見又移問如初

有罪故而不足於數者輒罷去考功郎趙㞦請勿再

移問從之仁人之言也㞦乃清獻公之子

國家慶壽典禮千古未聞錫𩔖施澤下逮士庶婦人

髙年亦如版授誠不丗之恩也然増加年甲僞冒寖

出向來臺臣固已論列而嚴保任之制近見一文士

作温陽老人對切中此弊其辭曰温陽之山有老人

行年一百二十矣淳熙登號之三年朝廷舉行曠世

之典有采樵者進而問之曰 今天子朝 太上皇

德壽宫奉玉巵上千萬嵗壽肆大號加恩區内無問

於己仕未仕之父母弟其年之如詔者而授之官叟

何爲而弗與老人對曰吾未及其年樵者曰叟年踰

期頤若爲而未及對曰天有二日人有二年有富貴

之年有貧賤之年富貴之年舒以長貧賤之年促以

短吾自㓜至老未甞識富貴之事身不具毛褐不知

氷綃霧縠之爲麗服也口不厭藜藿不知熊蹯豹胎之爲

珍羞也目不覩靡曼之色而蓬頭齞脣之與居耳不

聽𢇁竹之音而嶤歌牧嘯之爲樂今吾雖閲一百二

十二年之寒暑而不離貧賤若以二當一則吾之年

始六十有一與詔不相應是以爲未及又何敢冒其

官曰今之丗有年未及益其數求以應詔者朝廷亦

官之何也對曰彼富貴者也吾固言之矣是所謂以

一而當二者也其學寗越之徒歟吾儕小人不敢求

其比樵者𥬇而退煇旣得其說竊惟 主上孝奉

三宫十年一講盛禮鴻恩錫𩔖方興未艾在位者其

思有以革之庶幾名器増重不致冐濫人得以爲榮




清波雜志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