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諸州及禁苑品類编辑

吳人沈競撰譜。元本列為六篇,愚今乃分入集譜諸門。

潛山朱新仲有菊坡,所種各分品目。玉盤盂,與金鈴菊其花相次。又有春菊,花小而微紅者。有佛頭菊,花不作瓣而為小筩様者。有枇杷菊,葉似枇杷,花似金盞銀盤而極大,却不甚香。有丁香菊,花小而外紫內白者。

至今舒州菊多品。如蜂兒菊者,鵝黃色。水晶菊者,花面甚大,色白而透明。又有一種名末利菊,初開花小,四瓣,如末利;既開花大如錢。

潛江品類甚多。有鋪茸菊,色綠,其花甚大,光如茸,二月間開。

今臨安有大笑菊,其花白心,葉葉如大笑。或云即枇杷菊。

頃在長沙見菊,亦多品。如黃色曰御愛、笑靨、孩兒黃、滿堂金、小千葉丁香、壽安真珠。白色曰疊羅、艾葉毬、白餅、十月白、孩兒白、銀盆。大而色紫者曰荔枝菊。又有五月開者。

他處有所謂十樣菊者,一叢之上開花凡十種。如大金錢、小金錢、金盞銀盤,則在在有之。

如婺州則有銷金北紫菊,紫瓣,黃沿。銷銀黃菊,黃瓣,白沿。有乾紅菊,花瓣乾紅,四沿黃色,即是銷金菊。三菊乃佛頭菊種也。

浙間多有荷菊,日開一瓣,開足成荷花形,眾菊未開則不開,眾菊已謝則不謝。又有腦子菊,其香如腦子花,色黃如小黃菊之類。又有茱萸菊、麝香菊、水僊菊。水僊者即金盞銀臺也。

金陵有松菊,枝葉勁細如松,其花如碎金,層出于密葉之上。予在豫章嘗見之。

臨安西馬城一作塍。園子每歲至重陽謂之鬭花,各出奇異,有八十餘種,予不暇悉求其名。有為予於禁中大園子得菊品近六十多種,多與外間同名者,姑次第之。
御袍黃菊,大花頭。
御衣黃,小花頭。
白佛頭,早花。
黃佛頭,晚花。
黃新羅。
白新羅。
戴笑菊,即大笑菊。
橙子菊。
薔薇菊。
末利菊。
𣙁子菊,花小,色黃,香如𣙁子。
大金錢。
小金錢。
金盞銀臺。
金盞金臺。
明州黃。
泰州黃。
黃素馨。
白素馨。
黃木香。
白木香。
牡丹菊。
黃酴醿。
白酴醿。
大金黃。
小金黃。
夏菊,花與佛頭一同,五月開。
桃花菊,八月開。
銷金菊。
金鈴菊。
蹙線菊。
燕脂菊。
白喜容。
黃喜容。
黃笑靨。
白笑靨。
金井銀欄。
金井玉欄。
鵝兒菊。
棣棠菊。
丁香菊。
萬鈴菊,蘇州出,高枝兒。
玉盆菊。
鐵腳黃鈴。
黑葉兒。
輕黃菊。
黃纏枝。
白纏枝。
勝金黃。
賽金錢。
早紫菊,四月。
旱蓮菊。
團圓菊。
柳條菊。
枝亭菊,枝梗甚長,用杖子撐,即籬菊一丈黃。
鞍子菊,雙心兒牽長。
碧蟬菊,青色。
鈸兒菊,一種紫梗,開早。一種青梗,開晚。

越中品類编辑

山陰菊隱史鑄撰譜。以下諸菊之次第,所排近似失序,此蓋粗以形色之高下而為列,非徒徇名而已,比之前後二目不同。凡菊之開,其形色有三節不同,謂始、中、末也,今譜中所紀,多紀其盛開之時。

黃色编辑

勝金黃。花頭大過折二錢,明黃瓣,青黃心。瓣有五六層,花片比大金黃差小,上有細脉。枝杪凡三四花,一枝之中有少從蘂。顏色鮮明,玩之快人心目。

大金錢。開遲。大僅及折二,心瓣明黃一色,其瓣五層。此花不獨生於枝頭,乃與葉層層相間而生,香色與態度皆勝。

金絲菊。花頭大過折二,深黃細瓣,凡五層一簇。黃心甚小,與瓣一色,顏色可愛。名為金絲者,以其花瓣顯然起紋綹也,十月方開。此花根荄極壯。

小金黃。花頭大如折二,心瓣黃皆一色。開未多日,其瓣鱗鱗,六層而細,態度秀麗。經多日,則面上短瓣亦長至於整整而齊,不止六層,蓋為狀先後不同也如此。綠葉頗小。

密友菊。花頭大過折三,明黃闊片,花瓣形色不在諸品之下。初開時長短不齊,開及其盛乃齊至於六層,其中如抽芽數條短短小,心與瓣為一色,狀如春間黃密友花,窠枝低矮。綠葉最繁密,見霜則周圍葉綠變紫色。

橙菊。亦名金毬菊。此品花瓣與諸菊絶異,含蘂之時狀如粉團菊,黃色不甚深。其瓣成筩排豎生於萼上,後乃開作小片,婉孌至於成團。眾瓣之下又有統裙一層承之,亦猶橙皮之外包也,其中無心。愚齋云:據愚視之,橙黃菊與粉團菊必是一種,但橙小粉大及色異耳。

大金黃。花頭大如折三錢,心瓣黃,皆一色,其瓣五六層,花片亦大。一枝之杪多獨生一花,枝上更無從蘂。綠葉亦大,其梗濃紫色。

側金盞。此品類大金黃,其大過之,有及一寸八分者。瓣有四層,皆整齊,花片亦闊大,明黃色,深黃心。一枝之杪獨生一花,枝中更無從蘂。名以側金盞者,以其花大而重,欹側而生也。葉綠亦大,其梗淡紫。

小金錢。開早。大於小錢,明黃瓣,深黃心,其瓣齊齊三層,花瓣展,其心則舒而為筩。

御愛黃。花頭大如小錢,淡黃色,其狀與御袍黃相類,但此花瓣頗細,凡五六層,向上二三層黃色鮮明,向下層則色帶微白。層層鱗次不齊。心乃明黃色,其細小料十餘縷耳。

御袍黃。花頭大如小錢大,淡黃色,其狀略觀之與御愛黃相類,但此花瓣頗闊,凡五層,此色上下層同。上下層層稍齊。心乃深黃色,比之御愛黃細視則不同,况此心又有大小之別。

黃佛頭。花頭不及小錢,明黃色,狀如金鈴菊,中、外不辨,心、瓣但見混同,純是碎葉,突起甚高,又如白佛頭菊之黃心也。

九日黃。大如小錢,黃瓣黃心,心帶微青。瓣有三層,狀類小金錢,但此花開在金錢之前也。開時或有不甚盛者,惟地土得宜方盛。綠葉甚小,枝梗細瘦。

黃寒菊。花頭大如小錢,心、瓣皆深黃色。瓣有五層,甚細,開至多日,心與瓣併而為一,不止五層,重數甚多,聳突而高,其香與態度皆可愛。狀類金鈴菊,差大耳。

荔枝菊。花頭大於小錢,明黃細瓣,層層鱗次不齊,中央無心,鬚乃簇簇未展,小葉至開遍凡十餘層,其形頗圓,故名荔枝菊。此香清甚,姚江士友云:其花黃,狀似楊梅。

茱萸菊。

末利菊。花頭巧小,淡淡黃色,一蘂只十五六瓣,或至二十片。一點綠心,其狀似末利花,不類諸菊,葉即菊也。每枝條之上抽出十餘層小枝,枝皆簇簇有蘂。

艾菊。

金鈴菊。花頭甚小,如鈴之圓,深黃一色。其榦之長與人等,或言有高近一丈者,可以上架,亦可蟠結為塔,故又名塔子菊。一枝之上花與葉層層相間有之,不獨生於枝頭。綠葉尖長七出,凡菊葉多五出,例皆不該。

甘菊。陶隱居云菊有兩種,一種莖紫氣香而味甘,一種青莖作蒿艾氣而味苦。日華子亦云菊有兩種,花大氣香莖紫者為甘菊,花小氣烈莖青者名野菊。楊損之云:甘者入藥,苦者不任。史氏譜云:甘菊色深黃,野菊枝柯細瘦。劉氏譜云:甘菊深黃單葉,閭巷人能識之,固不待記而知。竊謂古菊,陶淵明等採於東籬,泛於酒斚,疑皆今之甘菊也。今據本草諸書所載,二者較然可見矣。

滴滴金。夏菊也。花頭巧小,或有如二大者,蓋所產之地不同也。花瓣最細,凡二三層,明黃色。心乃深黃,中有一點微綠。自六月開至八月。俗說遍地生苗者,由花梢頭露水滴出也,故名滴滴金。予嘗與好事者斸地驗其根,其根即無聨屬,方知此說不妄。

野菊。亦有三兩種。花頭甚小,單層,心與瓣皆明黃色,枝莖極細,多依倚他草木而長。上聲。綠葉七出。又有一種,其花初開,心如旱蓮草,開至涉日則旋吐出蜂鬚,周圍蒙茸然如蓮花鬚之狀,枝莖頗大。綠葉五出。吾鄉能仁寺側府城墻上最多。

白色编辑

九華菊。此品乃淵明所賞之菊也,今越俗多呼為大笑。其瓣兩層者,本曰九華,白瓣黃心,花頭極大,有闊及二寸四五分者。其態異常,為白色之冠,香亦清勝,枝葉疎散,九月半方開。昔淵明嘗言秋菊盈園,其詩集中僅存九華之一名。今以重瓣大笑為九華,此得於諸士友之說,凡畦丁率皆不知,若姚江士夫又稱九華為大佛頂。或謂九華綠葉與諸菊葉不相類,疑非菊之正品。然愚嘗觀《本草圖經》所畫鄧州菊、衡州菊,此二名品亦皆是混淨之葉,未見其有出稜角者,且古人別菊惟在於臭味,豈拘拘論其葉哉。

大笑菊。白瓣黃心,本與九華同種,其單層者為大笑,花頭差小,不及兩層者之大。其葉類栗木葉,亦名栗葉菊。

佛頂菊。大過折二,或如折三。單層,白瓣。突起淡黃心,初如楊梅之肉蕾,後皆舒為筩子,狀如蜂窠,末後突起甚高,又且最大。枝幹堅麄,葉亦麄厚。又名佛頭菊。一種每枝多直生,上只一花,少有旁出枝。一種每一枝頭乃分為三四小枝,各一花。

淮南菊。先得一種,白瓣黃心,瓣有四層,上層抱心微帶黃色,下層黯淡純白,大不及折二,枝頭一簇六七花。後又得一種,淡白瓣,淡黃心,顏色不相染,心瓣有四層,一枝攢聚六七花,其枝杪六花,如六面仗鼓相抵,然惟中央一花大於折三,餘者稍小。予視之疑非一種,園丁乃言所產之地力有不同也。大率此花自有三節不同,初開花面微帶黃色,中節變白,至十月開過見霜則變淡紫色,且初開之瓣只見四層,開至多日乃至六七層,花頭亦加大焉。

酴醿菊。

木香菊。大過小錢,白瓣,淡黃心。瓣有三四層,頗細,狀如春架中木香花,又如初開纏枝白,但此花頭舒展稍平坦耳。亦有黃色者。

粉團菊。亦名玉毬菊。此品與諸菊絶異,含蘂之時淺黃色又帶微青,花瓣成筩排竪生於萼上,其中央初看一似無心,狀如橙菊,盛開則變作一團純白色,其形甚圓,其香頗烈,至白瓣彫謝,方見瓣下有如心者甚大,其白瓣皆匼匝出於上也,經霜則變紫色,尤佳。綠葉甚麄,其梗柔弱。

原本闕
          開則短,至多日則趲出近於齊長,巧小淡黃心,瓣凡五層,開至末後則瓣增多至於七層。側看如千葉白蓮,其態秀麗,枝條婀娜,其葉稍密。亦名甌子菊。見霜則色變淡紫。

玉甌菊。或言甌子菊,即纏枝白菊也。其開層數未及多者,以其花瓣環拱如甌盞之狀也。至十月經霜則變紫色。

金盞銀臺。大如折二。此以形色而為名也,惟初開似之,爛開則其狀輒變。

寒菊。大過小錢。短白瓣,開多日其瓣方增長。明黃心,心乃攢聚碎葉,突起頗高。枝條柔細,十月方開。

徘徊菊。淡白瓣,黃心,色帶微綠。瓣有四層,初開時先吐瓣三四片,只開就一邊,未及其餘,開至旬日,方及周徧,花頭乃見團圓。按字書徘徊為不進,此花之開亦若是矣,其名不妄。十月初方開,或有一枝花頭多者,至攢聚五六顆,近似淮南菊。

銀盤菊。白瓣二層,黃心突起頗高,花頭或大或小不同,想因其地有肥瘠故也。

輪盤菊。

紅色编辑

桃花菊。又名桃紅菊。花瓣如桃花,粉紅色,一蘂凡十三四片,開時長短不齊,經多日乃齊。其心黃色,內帶微綠。此花齅之無香,惟撚破聞之,方知有香。至中秋便開,開至十餘日漸變為白色,或生青蟲,食其花片,則衰矣。其綠葉甚細小。

繡菊。

石菊。即古之大菊也。花瓣五出,有紫色者,有深紅色者,有深紅粉綠者,各有種也。其萼長而小,其莖有節,其葉亦頗類竹,故又名石竹。諸色皆自五月而開,或有開遲者,至七月方開。惟紫色者開至八九月方衰。衰即結實。或云石菊結實為蘧麥。愚按,《爾雅》云:大菊,蘧麥也。《本草》云:瞿麥,一名大菊。陶隠居云:一莖生細葉,花紅、紫、赤可愛,子頗似麥。日華子云:又名石竹。《本草圖經》曰:生泰山及淮甸。今處處有之,苗高一尺以來。葉尖小。二月至五月開,七月結實,頗似麥,故名之。予以本土所產石菊,參照《爾雅》、《本草》所言,大菊之形色固相似矣。然本土所產者,初未審有實、無實為疑,遂問諸老圃,皆云未嘗有結實者。至甲辰八月,予於僧舍見紫色一種,就摘花瓣脫盡一殘萼,撚破,驗其子之有無,其中果有一粒如細麥者存焉,粒中仍有如掐之一痕,易為辨認。次以摘花瓣未脫者一萼,亦撚破驗之,其中所存者與前一同。陶隠居又云:立秋採實,實中子至細。故予今撚破其萼以視實,復撚破其實以視中有何物,果見有如鰕子者,細不可數也。予初為老圃所惑,故詳記之。按,劉蒙說疑曰:瞿麥為大菊。此乃妄濫竊名者,皆所不取。愚齋亦云此品石菊,初以其花與蘂比之諸品不同,且顏色夭冶,兼乏芬馥清致,當以格外菊處之,亦列此名於濫號品中,後考結實有據,乃知即古之大菊也。竊以《爾雅》、《本草》既載其名,其來也遠,以是論之非所宜輕,於是陞於正品紅色之後云。

濫號编辑

孩兒菊。白瓣黃心,其狀與諸菊迥然不同,自七月開至九月,其葉甚纖。按,劉氏譜其後叙遺乃言孩兒菊粉紅色,如此則比越中所有者不同也。按,史氏譜入此於紅紫品中。愚今以本土所出者品格最下,兼之無香可取,故降於是也。或言此花與葉既不類菊,而世俗皆呼為孩兒菊者,何也。予意其名以孩兒者,為品卑微之謂也;呼以為菊者,敷榮能久之謂也。或謂此花本名鵝兒菊。

假名编辑

春菊。蒿花菜是也。三月末開,花頭大及二寸,金彩鮮明不減於菊。東嶽社會日,人取以粧花檐、花籃,即此物也。

紫菊。馬蘭花是也。八九月開。《大觀本草》云:生澤傍。北人見其花呼為紫菊,以其花似菊而紫也。玉峯先生汪澤善詩集又以旱蓮亦名紫菊,有詩一篇。愚竊謂此二花其物性不同,以馬蘭花為菊,而馬蘭亦有療疾之功,使其名益著可也。以旱蓮為菊,胡不知有害人之毒,事見博聞錄。黜其名可也。

觀音菊。天竺花是也。此非南天竺。或呼為落帚花,亦非也,落帚別是一種。自五月開至七月,花頭細小,其色純紫。枝葉如嫩柳,其榦之長與人等。或呼為觀音菊,蓋取錢塘有天竺觀音之義也。

繡線菊。厭草花是也。花頭碎紫成簇而生,心中吐出素縷,如線之大。自夏至秋有之。俗呼為厭草花,或云若人帶此花賭博則獲其勝,故名之。古有厭勝法。

列諸譜外之菊一十名编辑

愚皆記其所得之自,今盡類入卷首之品目。

九華菊。見《靖節先生集》,此一品今新入越譜。

凌風菊。黃色,見山谷詩。

柑子菊。黃色,見陳後山詞。

楊妃裙。黃色,見徐仲車詩。

蠟梅菊。見聞人善言菊鄉公暇集。

朝天菊。見洪氏《瓊野錄》。

珠子菊。白色,見《本草》,註云南京有一種開小花,花瓣下如小珠子。

丹菊。見《初學記》,嵇含菊銘云:煌煌丹菊,暮秋彌榮。

鷺鷥菊。士友云:嚴州多菊,此品嚴州有之。花如茸毛,純白色,中心有一叢簇起如鷺鷥頭。

襄陽紅。士友云:並蒂雙頭,亦一種菊也,九江彭澤有之。

今榮王府皇第大王居邸之側,有園曰瓊圃,池曰瑤沼,皆賜御書為匾,如園內異菊尤為不少,但未得其名,今姑闕其左,當俟他日列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