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講李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

卷第四 直講李先生文集 卷第五
宋 李覯 撰 闕名 撰年譜門人錄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刊本
卷第六

直講李先生文集卷之五

   周禮致太平論五十一篇并序

 敘曰昔劉子駿鄭康成皆以周禮為周公致太平

 之迹而林碩謂末世之書何休云六國隂謀然鄭

義𫉬伸故周官遂行覯竊觀六典之文其用心至

 悉如天焉有象者在如地焉有形者載非古聰明

 睿智誰能及此其曰周公致太平者信矣鄙儒俗

 士各滯𠩄見林之學不著何說公羊誠不合禮盗

憎主人夫何足恠今之不識者抑又譊譊将使人

君何𠩄取法是用摭其大畧而述之天下之理曰

 家道正女色階禍莫斯之甚述内治七篇利用厚

 生為政之本節以制度乃無傷害述國用十六篇

 備預不虞兵不可闕先王之制則得其宜述軍衞

 四篇刑以防姦古今通義唯其用之有𠩄不至述

 刑禁六篇綱紀既立持之在人天工其代非賢罔

 又述官人八篇何以得賢敎學為先經世𮜿俗能

 事以畢述教道九篇終焉并序凡五十一篇為十

 卷命之曰周禮致太平論噫豈徒觧經而巳㢤唯

 聖人君子知其有為言之也

   内治第一

男女之際人道𠩄重前哲固俻言矣然而賢妃相成

之道不世出亂國家者往往而是盖婦人之性鮮克

正也隂則昧柔則弱昧不足自見弱不足自立與物

而遷直情忘反其體一也堯試舜觀厥刑于二女𨤲

降二女于媯汭嬪于虞以堯之女其淵源非不善尚

曰舜能以義理下其心是無聖人為之耦則不克使

其行婦道也彼凡人子而不漸以教摩以禮其可乎

㢤今夫數口之家猶以婦傾或靡敝財用或離析骨

肉速刑召禍至無可救者多矣况乎后妃同體扵王

其次嬪御亦𠩄愛幸一發言一舉事足以旋轉天地

薄蝕日月其為禍福可勝言㢤貴則為驕富則為侈

並寵則妬不荅則怨憎則有䜛言愛則有私謁府庫

或為之空刑賞或為之濫姦邪或為之昌忠良或為

之剥宗室或為之棄冢嗣或為之易帷薄或為之不

脩社稷或為之不食未喜之放桀妲已之殺紂此類

豈少㢤故内宰以隂禮敎六宮隂禮婦人之禮六宫

謂后也又以隂禮教九嬪不言敎夫人世婦舉中以

見上下省文也又以婦職之法敎九御使各有屬以

作二事正其服禁其竒衺展其功緒九嬪掌婦學之

法以敎九御婦徳婦言婦容婦功后尊也不得不受

教女御卑也而教亦及之在王宮者不可不知禮也

如使后夫人九嬪世婦女御皆受教皆知禮徳皆正

言皆順無冶容無廢功無侈服無衺道則閨門之内

何有不肅⿰氵専天之下何有不化𨵿雎之不滛葛覃之

躬儉樛木之無嫉妬螽斯之多子孫卷耳之輔佐求

賢兎𦊨之莫不好徳扵斯見矣王道安得不成乎

   内治第二

天官家宰其属則有九嬪世婦女御女祝女史唯夫

人之扵后猶三公之扵王坐而論婦禮無官職故不

列且夫六宫内也如家人家人私也六官外也乃國

事國事公也外内異䖏國家異分公私異宜然而使

嬪婦属天官無外内國家公私之辨者何㢤聖人之

意扵是深矣彼婦人女子而當扵至尊幽居九重人

弗得見則驕蹇自恣無𠩄不至也是故使之分職扵

内而附属扵外有職則當奉其法有属則必攷其功

奉法則不敢不謹攷功則不敢不慎舉宫中之人而

知𠩄勸勉者官有其長之效也而况内宰亦用大夫

士春官世婦毎宮卿二人盖皆分命賢臣以參檢内

事與夫婢妾賤人自相使令而無畏忌者不同年而

語矣天子𠩄御而服官政從官長是天子無私人天

子無私人則群臣焉得不公庶事焉得不平無偏無

黨王道蕩蕩此之謂也漢髙帝欲廢太子立戚夫人

子趙王如意留侯曰骨肉之間雖臣等百人何益此

大臣不得與内事之敝也爰盎引却慎夫人坐謂妾

主豈可以同坐文帝怒說以人豕廼說如使盎軰得

制宮中之事則尊卑有不序上下有不和者乎官失

其守一女顓恣則公卿附離之不暇其何冢宰之能

帥也悲夫

   内治第三

昏義曰古者天子后立六官三夫人九嬪二十七世

婦八十一御妻以聽天下之内治以明章婦順故天

下内和而家理也至于天官序則世婦以下不言數

謂君子不苟扵色有婦徳者充之無則闕世婦女御

視大夫士尚惟其人則三夫人九嬪官不必備可知

矣自古婦人之賢者盖不易得故其生則寝之地以

教其卑衣之裼以教其正弄之瓦以教其事既十年

姆教婉娩聴従執麻枲治𢇁繭織紝組紃學女事以

共衣服觀扵祭祀納酒漿籩豆𦵔⿰酉𬐚禮相助奠十有

五年而笄二十而嫁先嫁三月祖廟未毀教于公宮

祖廟既毀教于宗室教以婦徳婦言婦容婦功教成

之祭牲用魚芼用蘋藻𠩄以成婦順也如此而後備

扵從人之道况乎王之北宮當貫魚之寵者可以非

其人㢤故無徳以色親則天有投蜆之異詩曰蝃蝀

在東莫之敢指謂邪色之乗陽也曲禮納女扵天子

曰備百姓言以廣子姓耳𭰹山大澤實生龍蛇母子

傳類亦不可忽𣈆愍懐太子宫中為市使人屠酤手

揣斤兩䡖重不差盖其母屠家女也先王之制百二

十人猶以無人而闕之至難至慎若此武帝平吴之

後掖庭殆将萬人復何義也人多則御幸不可徧怨

恨由是興費廣則財物不足支民甿𠩄以困國家之

敗何莫由斯者邪

   内治第四

女御掌御敘于王之燕寝凡群妃御見之法月與后

妃其象也卑者宜先尊者宜後十五日而徧自望後

反之其不使九嬪世婦掌之而使女御者防上之專

妬也盖以女御官卑不敢嫉妬自專則九九之法行

矣九九之法行則内無怨女而子孫衆多矣夫飲食

男女人之大欲一有失時則為怨曠七月女心傷悲

東山婦歎于室君子撢扵人情周道𠩄以興也安得

聚少艾之色幽扵𭰹宮之中而無進御之路則其性

情之𠩄感動何如㢤四時何以能和百神何以降福

至于繼嗣社稷之重事甚有寵之人或不宜子非廣

其禮将無及也霍光欲上官皇后擅寵有子雖宫人

使令皆為窮絝多其帶後宮莫有進者而昭帝無嗣

成帝約不負趙昭儀掖庭中御幸生子者輒死飲藥

傷堕者無數終以國統三絶王莾簒之愛有𠩄偏之

過也薄SKchar輸織室而生孝文為漢太宗晋簡文寵徐

貴人彌年無子李后在織坊形長色黒謂之崑崙帝

以大計召之乃生孝武天命𠩄在不以貴賤羙惡論

也然則九九而御使無專妬者聖人之意逺矣

   内治第五

哀公問曰冕而親迎不巳重乎孔子愀然作色而對

曰合二姓之好以繼先聖之後以為天地宗廟社稷

之主君何謂巳重乎然則先王之𠩄以重昏禮為其

主祭祀也祭祀之禮豈唯致齋扵内㑹君扵廟服副

褘扵東房執璋瓉而亞祼酌瑶爵進玉齍薦徹豆籩

以嘉魂魄而巳乎是禮之末節一日可為者也必竭

力從事然後為至焉故内宰中春詔后帥外内命婦

蠺于北郊以為祭服又上春詔王后帥六宫之人

而生穜稑之種獻之于王夫普天王土率土王臣蠺

者非一女也将以為王服有不足乎而后且親蠺

夫以事先舅先姑敢不用力焉不可以為婦道也耕

者非一男也将以為祭盛有不足乎而后且佐耕其

夫以事先舅先姑敢不用力焉不可以為婦道也王

后之尊而親蠺天下之女子有不遵㣲行求柔桒者

乎王后之尊而佐耕天下之女子有不饁南畒喜田

畯者乎王后之尊而為婦道天下之女子有不承先

祖共祭祀者乎明王之以孝治天下此其一助也而

况不知耕之勞則以為田自生榖不知蠺之苦則以

為桑自生𢇁自古愚婦人糞土貨財焦爛府庫農夫

病工女死而求之不巳者不知民事之難也于寳之

論晋紀曰其婦女粧櫛織絍皆取成扵婢僕未嘗知

女工𢇁枲之業中饋酒食之事也晋之禮法扵此大

壊則周之興也宜矣

   内治第六

春官内宗凡内女之有爵者内女王同姓之女有爵

其嫁扵大夫及士者其職掌宗廟之祭祀薦加豆籩

及以樂徹則佐傳豆籩賔客之饗食亦如之王后有

事則従外宗凡外女之有爵者外女王諸姑姊妹之

女其職掌宗廟之祭祀佐王后薦玉豆眂豆籩及以

樂徹亦如之王后以樂羞齍則賛凡王后之獻亦如

之王后不與則賛宗伯小祭祀掌事賔客之事亦如

之夫富貴驕人自然之𫝑苟非明哲其能免乎矧伊

女子生扵王族雖有葭莩之親者猶乗𫝑以輕其家

不順扵舅姑不和扵室人庸奴其夫者多矣夫婦之

道天地之象人之大倫也乃由宗室亂之非𠩄以示

天下也聖人有作安得不大為之坊夫禮禁亂之𠩄

由生猶坊止水之𠩄自来也故以内女外女謂之内

宗外宗列為禮官之属其職禮則視必在禮聴必在

禮言必在禮貌必在禮思必在禮視聴言貌思無不

在禮則其人之智愚賢不肖何如也祭祀賔客非有

切身之急而不敢不以禮則巳之𠩄以為婦者敢有

不恭乎觀后之事宗廟則知𠩄以順其舅姑觀后之

饗同姓諸侯則知𠩄以和其室人觀后之亞王祼獻

則知𠩄以從其夫順扵舅姑和扵室人而當扵夫是

故婦順備而内和理内和理而家可長乆也召南何

彼穠矣羙王SKchar之詩謂雖則王SKchar亦下嫁於諸侯車

服不繫其夫下王后一等猶執婦道以成肅雍之徳

彼天子𠩄生而若此况扵同姓姑姊妹之女乎是其

𠩄以為王化之基也

   内治第七

媒氏掌萬民之判凡男女自成名以上皆書年月日

名焉令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凡娶判妻入子者

皆書之中春之月令㑹男女扵是時也奔者不禁司

男女之無夫家者而㑹之夫昏姻之禮要在及時故

國無鰥民則桃夭之詠作䘮其妃耦則有狐之刺興

彼室家之好而繫之王者之風為人上者不可不察

也孟子對齊宣王曰昔者大王好色愛厥妃詩云古

公亶父来朝走馬率西水滸至于𡵨下爰及姜女聿

来胥宇當是時也内無怨女外無曠夫王如好色與

百姓同之扵王何有誠㢤是言也人主知漁色而不

知下無室家知逞欲而不知下有怨曠其可乎㦲天

地不合萬物不生有夫有婦然後爲家上得以養父

母下得以育子孫生民之本扵是乎在而人主慢之

非計也是故聖人設官主判合之禮子生三月必書

其名男自二十以及二十九女自十五以及十九皆

爲盛年其昏自季秋至扵孟春惟其𠩄用若男三十

女二十爲期盡雖中春猶可行𠩄以蕃育人民是皆

言其極也及此月而父母不娶不嫁之者相奔不禁

若無故而不用令則罪罰之嘗有妃匹而鰥寡者亦

察焉先王之道如此其至也既爲之立其家又使之

有其業國中則典婦功掌婦式之法野則鄼長稽其

女功然而民不庶且富者未之信也越語女子十七

不嫁丈夫二十不娶父母有罪雖扵禮爲蚤而句踐

報吴亦以是也晋泰始中博選良家以充後宫先下

書禁天下嫁娶噫大可笑也




直講李先生文集卷之五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