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齋書錄解題/卷十

目錄 直齋書錄解題
◀上一卷 卷十 法家類 名家類 墨家類 縱橫家類 農家類 雜家類 下一卷▶


  ●直齋書錄解題卷十

法家類编辑

管子》二十四卷编辑

  齊相管夷吾撰。唐房玄齡注。案《漢志》,《管子》八十六篇,列於道家。《隋》、《唐志》著之法家之首。今篇數與《漢志》合,而卷視《隋》、《唐》為多。管子似非法家,而世皆稱管、商,豈以其操術用心之同故耶?然以為道則不類。今從《隋》、《唐志》。

商子》五卷编辑

  秦相衛公孫鞅撰。或稱商君者,其封邑也。《漢志》二十九篇。今二十六篇,又亡其一。

慎子》一卷编辑

  趙人慎到撰。《漢志》四十二篇,先於申韓稱之。《唐志》十卷,滕輔注。今麻沙刻本才五篇,固非全書也。案莊周、荀卿書皆稱田駢、慎到。到,趙人;駢,齊人,見於《史記》列傳。今《中興館閣書目》乃曰瀏陽人。瀏陽在今潭州,吳時始置縣,與趙南北了不相涉,蓋據書坊所稱,不知何謂也。《崇文總目》言三十七篇。

韓子》二十卷编辑

  韓諸公子韓非撰。《漢志》五十五篇,今同。所謂《孤憤》、《說難》之屬,皆在焉。

名家類编辑

公孫龍子》三卷编辑

  趙人公孫龍為白馬非馬、堅白之辨者也。其為說淺陋迂僻,不知何以惑當時之聽。《漢志》十四篇,今書六篇。首敘孔穿事,文意重復。

鄧析子》二卷编辑

  鄭人鄧析。《左氏傳》鄭駟歂嗣子太叔為政,殺鄧析,而用其竹刑,即此人也。《列子》、《荀子》以為子產所殺,顏師古辨之矣。

尹文子》三卷编辑

  齊人尹文撰。《漢志》齊宣王時人,先公孫龍。今本稱仲長氏撰定,魏黃初末得於繆熙伯;又言與宋钘、田駢同學於公孫龍,則不然也。龍書稱尹文乃借文對齊宣王語,以難孔穿,其人當在龍先。班《志》言之是矣。仲長氏,即統也耶?熙伯名襲。

人物志》三卷编辑

  魏散騎常侍邯鄲劉劭孔才撰。梁儒林祭酒燉煌劉昺注。《梁史》無劉昺,《中興書目》云爾。晁氏雲偽涼人。

《廣人物志》十卷编辑

  唐鄉貢進士京兆杜周士撰。敘武德至貞元選舉薦進人物事實,凡五十五科。

墨家類编辑

墨子》三卷编辑

  宋大夫墨翟撰。孟子所謂邪說诐行,與楊朱同科者也。韓吏部推尊氏,而《讀墨》一章,乃謂孔、墨相為用,何哉?《漢志》七十一篇,《館閣書目》有十五卷六十一篇者,多訛脫,不相聯屬。又二本,止存十三篇者,當是此本也。方楊、墨之盛,獨一孟子訟言非之,諄諄焉惟恐不勝。今楊朱書不傳,《列子》僅存,其余墨氏書傳於世者亦止於此。《孟子》越百世益光明,遂能上配孔氏,與《論語》並行,異端之學,安能抗吾道哉!

縱橫家類编辑

鬼谷子》三卷编辑

  戰國時,蘇秦、張儀所師事者,號鬼谷先生,其地在潁川陽城,名氏不傳於世。此書《漢志》亦無有,《隋》、《唐志》始見之,《唐志》則直以為蘇秦撰,不可考也。《隋志》有皇甫謐、樂一二家注,今本稱陶弘景注。

農家類编辑

  農家者流,本於農稷之官,勤耕桑以足衣食。神農之言,許行學之,漢世野老之書,不傳於後,而《唐志》著錄,雜以歲時月令及相牛馬諸書,是猶薄有關於農者。至於錢譜、相貝、鷹鶴之屬,於農何與焉?今既各從其類,而花果栽植之事,猶以農圃一體,附見於此,其實則浮末之病本者也。

《齊民要術》十卷编辑

  後魏高陽太守賈思勰撰。起自耕農,終於醯醢資生之業,靡不畢書,凡九十三篇。其曰“治生之道,不仕則農”,蓋名言也。

《山居要術》三卷编辑

  稱王𪰋撰。《館閣書目》作王旻。皆莫知何時人也。

《四時纂要》五卷编辑

  唐韓諤撰。雖曰歲時之書,然皆為農事也。《蠶書》二卷孫光憲撰。光憲事跡,見小說類。

《秦少遊蠶書》一卷编辑

  見少遊《淮海集》第六卷。序略曰:予閑居,婦善蠶,從婦論蠶,作《蠶書》。考之《禹貢》,揚、梁、幽、雍不貢繭物,兗篚織文,徐篚玄緞縞,荊篚玄纁璣組,豫篚織纊,青篚檿絲,皆繭物也。而桑土既蠶,獨言於兗,然則九州蠶事,兗為最乎?予遊濟、河之間,見蠶者豫事時作,一婦不蠶,此屋詈之。故知兗人可為蠶師。今予所書,有與吳中蠶家不同者,皆得之兗人也。

《禾譜》五卷编辑

  宣德即溫陵曾安止移忠撰。東坡所為賦《秧馬歌》也。謂《禾譜》文既溫雅,事亦詳實,惜其不譜農器,故以此歌附之。安止,熙寧進士,嘗為彭澤令。右丞黃履安中志其墓。

《農器譜》三卷、《續》二卷编辑

  未陽令曾之謹撰。安止之侄孫也。追述東坡作歌之意為此編。周益公為之序,陸務觀亦作詩題其後。

《農書》三卷编辑

  稱西山隱居全真子陳旉撰。未詳何人。其書曰《田》、曰《牛》、曰《蠶》。洪慶善為之後序。

《耕桑治生要備》二卷编辑

  左宣教即通判橫州何先覺撰。紹興癸酉序。

《耕織圖》一卷编辑

  於潛令鄞樓璹壽玉撰。攻愧參政之伯父也。

《竹譜》一卷编辑

  武昌戴凱之慶預撰。皆四字語。

《筍譜》一卷编辑

  僧贊寧撰。

《夢溪忘懷錄》三卷编辑

  沈括存中撰。自稱夢溪丈人。括坐永樂事閒廢。晚歲乃以光祿卿分司卜居京口之夢溪,有水竹山林之適。少有《懷山錄》,可資居山之樂者,輒記之。自謂今可忘於懷矣,故名《忘懷錄》。

《越中牡丹花品》二卷编辑

  僧仲休撰。其序言:越之所好尚惟牡丹,其絕麗者三十二種,始乎郡齋,豪家名族,梵宇道宮,池臺水榭,植之無間。來賞花者,不問親疏,謂之看花局。澤國此月多有輕雲微雨,謂之養花天。裏語曰,彈琴種花,陪酒陪歌。末稱丙戌歲八月十五日移花日序。丙戍者,當是雍熙三年也。越在國初繁富如此,殆不減洛中。今民貧至骨,種花之風遂絕。何今昔之異耶?其故有二:一者鏡湖為田,歲多不登;二者和買土著,數倍常賦。勢不得不貧也。

《牡丹譜》一卷编辑

  歐陽修撰。少年為河南從事,目擊洛花之盛,遂為此譜。蔡君謨書之,盛行於世。

《冀王宮花品》一卷编辑

  題景祐元年滄州觀察使記。以五十種分為三等九品,而“潛溪緋”、“平頭紫”居正一品,“姚黃”反居其次,不可曉也。

《吳中花品》一卷编辑

  慶歷乙酉趙郡李英述。皆出洛陽花品之外者,以今日吳中論之,雖曰植花,未能如承平之盛也。

《花譜》二卷编辑

  榮陽張峋子堅撰。以花有千葉、多葉,黃、紅、紫、白之別,類以為譜,凡千葉五十八品,多葉六十二品,又以芍藥附其末。峋與其弟岷子望同登進士第。岷嘗從邵康節學。

《牡丹芍藥花品》七卷编辑

  不著名氏。錄歐公及仲休等諸家《牡丹譜》、孔常甫《芍藥譜》,共為一編。

《洛陽貴尚錄》一卷编辑

  殿中丞新安丘濬道源撰。專為牡丹作也。其書援引該博而迂怪不經。濬,天聖五年進士,通數知未來,壽八十一,及斂衣空,人以為屍解。《新安志》云爾。

《芍藥譜》一卷编辑

  中書舍人清江劉攽貢父撰。

《芍藥圖序》一卷编辑

  待制新淦孔武仲常甫撰。

《芍藥譜》一卷编辑

  知江都縣王觀通叟撰。三家皆述維揚所產花之盛。

《荔枝譜》一卷编辑

  端明殿學士莆田蔡襄君謨撰,且書而刻之,與《牡丹記》並行。閩無佳石,以板刊,歲久地又濕,皆蠢朽,至今猶藏其家,而字多不完,可惜也。

《荔枝故事》一卷编辑

  無名氏。

《增城荔枝譜》一卷编辑

  亦無名氏。其序言福唐人,熙寧九年承乏增城,多植荔枝,蓋非嶠南之“火山”,實類吾鄉之“晚熟”。搜境內所出得百余種,其初亦得閩中佳種植之,故為是譜。

《四時栽接花果圖》一卷编辑

  無名氏。

《桐譜》一卷编辑

  銅陵逸民陳翥撰。皇祐元年序。

《何首烏傳》一卷编辑

  初見唐《李翺集》,今後人增廣之耳。

《海棠記》一卷编辑

  吳人沈立撰。

《菊譜》一卷编辑

  彭城劉蒙撰。凡三十五品。

《菊譜》一卷编辑

  史正志志道撰。孝廟朝為發運使者也。

《範村梅菊譜》二卷编辑

  范成大至能撰。有園在居第之側,號範村。

《橘錄》三卷编辑

  知溫州延安韓彥直子溫撰。世忠長子也。

《糖霜譜》一卷编辑

  逐寧王灼晦叔撰。言四方所產,遼寧為冠。灼自號頤堂。

《蟹譜》二卷编辑

  稱怪山傅肱子翼撰。嘉祐四年序。“怪山”者,越之飛來山也。

《蟹略》四卷编辑

  高似孫續古撰。

雜家類编辑

《呂氏春秋》二十六卷编辑

  秦相呂不韋撰。後漢高誘注。其書有十二紀、八覽、六論。十二紀者,即今《禮記》之《月令》也。

《淮南鴻烈解》二十一卷编辑

  漢淮南王安與賓客撰。後漢太尉許慎叔重注。案《唐志》又有高誘注。今本既題許慎記上,而詳序文則是高誘,不可曉也。序言自誘之少,從同縣盧君受其句讀。盧君者,植也。與之同縣,則誘乃涿郡人。又言是建安十年辟司空掾,東郡濮陽令,十七年遷監河東。則誘乃漢末人,其出處略可見。

《子華子》十卷编辑

  稱晉人程本,字子華,與孔子同時。考前世史志及諸家書目,並無此書,蓋假讬也。《館閣書目》辨之當矣。《家語》有孔子遇程子,傾蓋贈束帛之事。而《莊子》亦載子華子見昭僖侯一則,此其姓字之所從出。昭僖與孔子不同時也。《莊子》固寓言,而《家語》亦未可考信。班固《古今人表》亦無之。使果有其人,遇合於夫子,班固豈應見遺也?其文不古,然亦有可觀者,當出於近世能言之流,為此以玩世爾。

《論衡》三十卷编辑

  漢上虞王充仲任撰。肅宗時人。仕為州從事治中。初著書八十五篇,釋物類同異,正時俗嫌疑。蔡邕、王朗初傳之時,以為不見異人,當得異書。自今觀之,亦未見其奇也。

《女誡》一卷编辑

  漢曹世叔妻班昭撰。固之妹也。俗號傳“《女孝經》”。

《潛夫論》十卷编辑

  漢安定王符節信撰。

《風俗通義》十卷编辑

  漢泰山太守汝南應劭仲遠撰。《唐志》二十卷。今惟存十卷,余略見庾仲容《子鈔》。

《蔣子萬機論》二卷编辑

  魏太尉平河蔣濟子通撰。案《館閣書目》卷五十五篇。今惟十五篇,恐非全書也。

《博物志》十卷编辑

  晉司空范陽張華茂先撰。多奇聞異事。華能辨龍鲊,識劍氣,其學固然也。

《古今注》三卷编辑

  晉太傅丞崔豹正熊撰。

《孫子》十卷编辑

  題晉孫綽興公撰。恐依託。《唐志》及《中興書目》並無之。余從程文簡家借錄。

《劉子》五卷编辑

  劉書孔昭撰。播州錄事參軍袁孝政為序。凡五十五篇。案《唐志》十卷,劉勰撰。今序雲畫傷已不遇,天下陵遲,播遷江表,故作此書。時人莫知,謂為劉勰,或曰劉歆、劉孝標作,孝政之言云爾。終不知畫為何代人。其書近出,傳記無稱,莫詳其始末,不知何以知其名畫而字孔昭也。

《金樓子》十卷编辑

  梁元帝繹世誠為湘東王時所述也。雜記古今聞見。末一卷為自序。

《瑞應圖》十卷编辑

  不著名氏。案《唐志》有孫柔之《瑞應圖記》、熊理《瑞應圖譜》各三卷,顧野王《符瑞圖》十卷,又《祥瑞圖》十卷。今此書名與孫、熊同,而卷數與顧合,意其野王書也。其間亦多援孫氏以為注。《中興書目》有《符瑞圖》二卷,定著為野王。又有《瑞應圖》十卷,稱不知作者,載天地瑞應諸物,以類分門。今書正爾,未知果野王否?又云或題王昌齡。至李淑《書目》,又直以為孫柔之,其為昌齡或不可知,而此書多引孫氏,則決非柔之矣。又恐李氏書別一家也。

《子鈔》三十卷编辑

  梁尚書左丞潁川庚仲容子仲撰。所取諸子之書百有五家,其間頗有與今世見行書不同者,而亡者亦多矣。

《意林》三卷编辑

  唐大理評事扶風馬總會元撰。以庚《鈔》增損裁擇為此書。總後宦達,嘗副裴晉公平淮西者也。

《顏氏家訓》七卷编辑

  北齊黃門侍郎瑯邪顏之推撰。古今家訓以此為祖,而其書崇尚釋氏,故不列於儒家。

《匡謬正俗》八卷编辑

  唐秘書監瑯邪顏籀師古撰。其子符璽郎揚庭永徽二年表上之。

《刊謬正俗跋》八卷编辑

  莆田鄭樵撰。

《理道要訣》十卷编辑

  唐宰相杜佑撰。凡三十三篇,皆設問答之辭。末二卷記古今異制,蓋於《通典》中撮要,以便人主觀覽。

《造化權輿》六卷编辑

  唐豐王府法曹趙自勔撰。天寶七年表上。陸農師著《埤雅》頗采用之,其孫務觀嘗兩為之跋。余求之久不獲,己亥歲從吳門天慶《道藏》中借錄。

《祝融子兩同書》二卷编辑

  不著名氏。《中興書目》雲唐吳筠撰。《唐•藝文志》同,但入小說類。又案《崇文總目》以為羅隱撰,未詳。其書采孔、老為內外十篇。祝融者,謂鬻子,為諸子之首也。

《刊誤》二卷编辑

  唐國子祭酒李涪撰。

《資暇集》二卷编辑

  唐李匡文濟翁撰。

《兼明書》二卷编辑

  唐國子太學博士丘光庭撰。

《蘇氏演義》十卷编辑

  唐光啟進士武功蘇鶚德祥撰。此數書者皆考究書傳,訂正名物,辨證訛謬,有益見聞。尤梁溪以家藏本刻之當塗。

《事始》三卷编辑

  唐吳王諮議弘文館學士南陽劉存撰。

《炙穀子》三卷编辑

  唐王睿撰。以《古今注》、《二儀實錄》、《樂府解題》等書,刪並為一編。△《伸蒙子》三卷唐校書郎長樂林慎思虔中撰。

《中華古今注》三卷编辑

  後唐太學博士馬縞撰。蓋推廣崔豹之書也。

《格言》五卷编辑

  南唐中書侍郎北海韓熙載權叔言撰。

《化書》六卷编辑

  南唐宰相盧陵宋齋邱子嵩撰。

《物類相感志》一卷编辑

  僧贊寧撰。國初名釋也。

《耄智余書》三卷编辑

  太子少保致仕澶淵晁迥德遠撰。迥善養生,兼通釋、老書,年至八十四,子孫多聞人。

《昭德新編》一卷编辑

  晁迥撰。“昭德”者,京師居第坊名也。晁氏子孫皆以為稱。

《聱隅子》二卷编辑

  蜀人黃晞撰。聱隅,其自號也。本朝仁宗時人。書名《歔欷瑣微論》,凡十篇。

《宋景文筆記》一卷编辑

  翰林學士安陸宋祁子京撰。

《近事會元》五卷编辑

  李上友撰。自唐武德至周顯德,雜事細務皆記之。

《徽言》三卷编辑

  司馬光手鈔諸子書,題其末曰:“余此書類舉人所鈔書,然舉人所鈔獵其辭,余所鈔核其意;舉人志科名,余志道德。”其書“迂叟年六十八”,蓋公在相位時也。方機務填委,且將屬疾,而好學不厭,克勤小物如此。所鈔自《國語》而下六書,其目三百一十有二,小楷端重,無一筆不謹,百世之下,使人肅然起敬。真跡藏邵康節家,其諸孫遵守。漢嘉從邵氏借刻,攜其板歸越,今在其群從述尊古家。

《泣岐書》三卷编辑

  蜀人龍昌期撰。稱“上昭文相公”。有後序,言求薦進之意。

《天保正名論》八卷编辑

  龍昌期撰。其學迂僻,事非周公,妄人也。

《事物紀原》二十卷编辑

  不著名氏。《中興書目》十卷,開封高承撰,元豐中人。凡二百七十事。今此書多十卷且數百事,當是後人廣之耳。

《孔氏雜說》一卷编辑

  清江孔平仲毅甫撰。

《晁氏客語》一卷编辑

  晁說之以道撰。

《廣川家學》三十卷编辑

  中書舍人董弅令升撰。述其父逌之學。

《石林家訓》一卷编辑

  葉夢得少蘊撰。

《石林過庭錄》二十七卷编辑

  葉夢得與諸子講說者,其中子模編輯之。

《程氏廣訓》六卷编辑

  中書舍人三衢程俱致道撰。

《藝苑雌黃》二十卷编辑

  建安嚴有翼撰。大抵辨正訛謬,故曰“雌黃”。其目:《子史》、《傳注》、《詩詞》、《時序》、《名數》、《聲畫》、《器用》、《地理》、《動植》、《神怪》、《雜事》,卷為二十,條凡四百條,硯岡居士唐稷序之。有翼嘗分教泉、荊二郡。

《緗素雜記》十卷编辑

  建安黃朝英士俊撰。有陳與者為之序,言甲辰六試禮部不利,蓋政、宣中士子也。其書亦辨正名物,而學頗迂僻。言《詩》“芍藥”“握椒”之義,鄙褻不典。王氏之學,前輩以資戲笑,而朝英以為得詩人深意,其識可見矣。

《聖賢眼目》一卷编辑

  曲阿洪興祖慶善撰。摘取經、子數十條,以己見發明之。

《義林》一卷编辑

  眉山程敦厚子山撰。其上世東坡外家也。子山為人兇險,與眉守邵溥有隙,以匹絹為匿名書,誣以罪狀,抵帥蕭振。振逮溥繫獄鞫之。或教溥一切誣服,得不以鍛煉死獄。上朝議以匿名不當受,而制司非得旨不應擅逮系郡守,遂兩罷之。溥雖得弗問,而終無以自明,憤訴於天。子山之居極壯麗,一夕燼於火。後附秦檜至右史,後復得罪,譎知安遠縣以沒。

《弟子職等五書》一卷编辑

  漳州教授張時舉以《管子弟子職》篇,班氏《女誡》,呂氏《鄉約》、《鄉禮》,司馬氏《居家雜儀》合為一編。

《演蕃露》十四卷、《續》六卷编辑

  程大昌泰之撰。初在館中見《蕃露》書,以為非,說見春秋類。又引《古今注》“冕旒綴玉下垂如繁露”,然蓋與《玉杯》、《竹林》同為讬物名篇,可想見也。今日《演蕃露》,意古之《蕃露》與《爾雅》、《釋名》、《廣雅》、《刊誤正俗》之類云爾。

《考古編》十卷、《續編》十卷编辑

  程大昌撰。上自《詩》、《書》,下及史傳,世俗雜事有可考見者,皆筆之。△《楚澤叢語》八卷右迪功郎李蓍吉先撰。不知何人作,其書專辟孟子。紹興中撰進。大意以為王氏之學出於孟氏。然王氏信有罪矣,孟氏何與焉。此論殆得於晁景迂之微意。

《容齋隨筆》、《續筆》、《三筆》、《四筆》各十六卷、《五筆》十卷编辑

  翰林學士鄱陽洪邁景盧撰。每編皆有小序。《五筆》未成書。

《續顏氏家訓》八卷编辑

  左朝請大夫李正公撰。皆用顏氏篇目而增廣之。

《習學記言》五十卷编辑

  寶文閣學士龍泉葉適正則撰。自《六經》、諸史、子以及文鑑皆有論說,大抵務為新奇、無所蹈襲。其文刻削精工,而義理未得為純明正大也。自孔子之外,古今百家隨其淺深,鹹有遺論,無得免者。而獨於近世所傳《子華子》篤信推崇之,以為真與孔子同時,可與《六經》並考,而不悟其為偽也。且既曰其書甚古,而文與今人相近,則亦知之矣。遠自《七略》,下及《隋》、《唐》、《國史》諸志、李邯鄲諸家書目皆未之有,豈不足以驗其非古,出於近世好事能文者之所為,而反謂孟、荀以來無道之者,蓋望而棄之也。不亦惑乎!

《準齋雜說》一卷编辑

  錢塘吳如愚撰。

《灌畦暇語》一卷编辑

  不知作者,雜取史傳事,略述己意。

《忘筌書》二卷编辑

  潘植子醇撰。新安所刻本凡八十二篇,與《館閣書目》、《諸儒鳴道集》及余家寫本篇數皆不同。本已見儒家,而《館目》置之雜家者,以其多用釋、老之說故也。今亦別錄於此。

《袁氏世範》三卷编辑

  樂清令三衢袁采君載撰。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