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門讀書記 (四庫全書本)/卷37

卷三十六 義門讀書記 卷三十七 卷三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義門讀書記卷三十七
  翰林院侍讀學士何焯撰
  河東集
  上西川武元衡相公謝撫問啟 再召而復擠之特以劉遇其長尤無狀故
  賀趙江陵宗儒辟符載啟伏聞以武都符載為記室蜀才自子昻之後當數符厚之
  王吏部以清議自任 吏部當是王仲舒宏中
  上權徳輿補闕温卷决進退啟叠足榻翼 榻作搨是以有前日之拜
  是以有今兹之問 按雲麓漫鈔云唐之舉人先籍當世顯人以姓名達之主試然後以所業投獻踰數日又投謂之温卷所謂前日之拜今兹之問指是也
  上嚴東川寄劍門銘啟庶幾其文猶或傳于世 自知之明
  上裴行立中丞撰訾家洲記啟累奉游宴四句 畧見為文苦心并知韓子于滕王閣所以但記新修歐公作有美堂記不得已而出于蹈虛也
  禮部賀冊尊號表理歴凝命以下 此賀尊號凖格禮部賀立皇太子表此皆宗社啟祐皇心 宗社下有埀祉二字
  代韋中丞賀元和大赦表 中間歴敘赦條為賀御史臺賀嘉禾表靈岳不愆于贊祐 切幽州
  禮部賀甘露表 本色正佳
  畏景轉炎二句 見降未止意
  禮部賀白龍等表叠瑞重祥二句 以西内為主敷彼青光 青作清
  逺通邊徼 總束
  知人之溥洽 人字下有和字
  禮部賀白鵲表伏奉進㫖 㫖作止
  賀親自祈雨有應表五 字字體要玩諷彌佳
  柳州賀破東平表五兵永戢二句 束上生下
  代裴中丞賀分淄青為三道節度使表山川備臨制之形二句 有骨
  為樊左丞讓官表儻蒙埀收紫渙 紫渙乃不成語應作紫泥
  代裴中丞謝討黄少卿賊表志慕孟公二句 孟之側軍敗而殿何以引用
  為劉同州謝上表 不似公文亦殊質健
  代裴行立謝移鎮表故材舊壤 材疑作村
  代韋永州謝上表 此應用文字兼備論事之體謝除柳州刺史表 無一字不妙深婉悽壯可謂兼之早以文律二句 言屈之久
  臣以不慎交遊二句 言過之輕
  為楊河南謝設表宴飲斯及 飲作飫
  為武中丞謝賜櫻桃表 句句佳王詩柳表足以相當謝賜時服表荏苒星紀 貼時服
  不循彝典 下疑脱一句
  為廣南鄭相公奏百姓產三男狀 得體在質 按今制但米五石布十疋折銀八兩
  為薛中丞浙東奏五色雲狀紛紛郁郁 四字上有遂使二字
  讓監察御史狀 此狀可為李賀當舉進士之一證以幼年逮事王父 曲禮逮事父母則諱王父母不逮事父母則不諱王父母
  准禮二名不偏諱 廖氏九經總例云舊杭本作不徧諱 偏當作徧
  柳州上本府狀則伏望此狀便令廢格 又申此語明已非用邀名動之以必從
  輕賜塵黷 賜作肆
  為裴中丞伐黄賊轉牒 猶並盧王
  還師已期于席上 王言解明王之道其征也則必還師祍席之上
  纎縞當强弩之初 翻新用事
  賀平淄青後肆赦狀當伊尹無恥之辰 無字未穩賀分淄青諸州為三道節度狀䑕無夜動二句 恰分貼齊魯所以獨工
  為裴中丞上裴相乞討黄賊狀合莝脆以為强 潘云莝當作遳七戈切選稟質遳脆廣雅曰遳亦脆也為桂州崔中丞上中書門下乞朝覲狀 一本作上宰相狀
  未遂執珪之願 執珪用曹王語
  為南承嗣上中書門下乞兩河効用狀 勝奏狀為長安等縣耆夀詣相府乞奏復尊號狀 此等一字不遺有所未喻
  祭楊慿詹事文莫成子姓 楊氏無子故云
  祭穆質給事文 起四句涵蓋穆之兄弟及其先公與子厚所遭言之
  其廢自久 自作日
  祭吕衡州温文二事相期 期作勘
  豈為鳯為麟二句 柳子亦自道云爾寓其神栖其魄則今所傳之文章也
  祭李中丞文 王播等八人者惟馮邈無聞焉可謂極一時之妙選矣所云慎擇寮吏必薪之楚者真無愧詞惜乎失其名也
  為韋京兆祭杜河中文 可削
  為韋京兆祭太常崔少卿文 可削
  為安南楊侍御祭張都䕶文 可削
  南州斗酒 南州用徐孺子祭黄瓊事
  哭張後餘詞然而不顯 而作猶
  吾謂善與惡無取喜怒於其中 仍是天説之意然較渾融
  道之出者多 重較本作道之出其離焉者固多然後餘不與諂冐者同貴 諂與惂同 後系以詞纒綿激壯
  舜廟祈晴文 未見大手然非俗韻
  祭井文 似過于工妙然未易與俗人道也
  禜門文敬用瓢齊 齊音咨
  祭六伯母文懿彼賢女 懿作粲臨卭令三女作粲早嵗文情詞兼爾欵至
  祭獨孤氏丈母文 友之母稱丈母
  祭崔氏外甥女文甥于我氏 甥一作生
  雖云惟性 惟性作性善
  敷暢浩通 浩作洽
  賞期振耀 賞作實
  宜福其遭 遭作豐
  祭外甥崔駢文惟俎及壺 謂身不得俱也
  以下詩
  同劉二十八院長述舊言懐感時書事奉寄澧州云云發端三聨統謂與張劉投分之切故下云繼讎天禄
  文許後生誇 子厚弱冠升名遽呼未遇者為後生母乃器識之淺歟
  殊音辨馬撾 馬撾疑亦蠻中事當更考之
  同病憂能老 同病謂劉
  宏農公以碩徳偉材屈于誣枉云云 比前詩尤工字字鎔冶經史無半㸃草料
  璧非真盗客一聨 夷簡奏慿前在江西日贜罪故先着此一聨
  獨棄傖人國以下 子厚自述
  酬婁秀才將之淮南見贈之什 發端直貫注銷魂弔影一聨
  酬婁秀才寓居開元寺早秋月夜病中見寄夢繞羽人邱 謂婁將入道
  初秋夜坐贈吳武陵 起二句暗藏風字
  積霧杳難及一聨 起逺字
  晨詣超師院讀禪經妄迹世所逐 妄跡其達摩所謂有為法乎
  日出霧露餘一聨 日來霧去青松如沐即去妄迹而取真源也故下云澹然有悟
  贈江華長老風窗疎竹響二句 借竹風松露喻老僧之真寂也
  古東門行赤丸夜語飛電光 赤丸暗寓武氏
  魏王臥内藏兵符 言元衡既主用兵又不能驅駕諸將師老于外變作于内懐慙入地深笑其智小謀大也子西掩袂真無辜 真無辜言豈真無辜耶
  敵國舟中非所儗 非所儗謂非平生排斥之人忽出所備之外也
  絶䑋斷骨郍下補 下一作可然下字較勝言如何下手也重校下一作暇
  奉和楊尚書郴州追和云云閒同遲客心 謝康樂南樓中望所遲客詩見文選中其詩乃孟夏作此句用事最深宻
  朗州竇常員外寄劉二十八詩見促行騎走筆酬贈重校吕本有因以奉呈四字按四字當有末二句乃呈劉也
  善謔驛和劉夢得酹淳于先生 發端自比當日逺貶之久忽遇詔追也
  同劉二十八哭吕衡州兼寄江陵李元二侍御 元微之有哭吕衡州詩六首
  九原猶寄若堂封 杜哭王彭州掄之官方玉折寄葬與萍漂同此意也
  衡陽與夢得分路贈别翁仲遺墟草樹平 沈佺期渡南海入龍編詩尉佗曾馭國翁仲久遊泉亦以翁仲為嶺外事但檢之不得其原 皇甫錄近峰聞畧云阮翁仲安南人身長三丈二尺氣質端勇事秦始皇守臨洮聲振匈奴秦範其像置司馬門外匈奴使來見之猶以為生惜不載所出何書 出桂陽下湟水正連州地題云分路則翁仲句乃適柳之路也
  登柳州城樓寄漳汀封連四州 吳喬云中四句皆寓比意驚風宻雨喻小人芙蓉薜荔喻君子亂颭斜侵則傾倒中傷之狀嶺樹句喻君門之逺江流句喻臣心之苦皆逐臣憂思煩亂之詞
  得盧衡州書因以詩寄蒹葭淅瀝含秋霧一聨 霧鼓吹作雨秋雨即蒹葭之聲夕陽即橘柚之色也細按之作霧為是乃嶺外風景遇霧多見日晚也
  非是白蘋洲畔客二句 注中當并引洞庭有歸客瀟湘逄故人二句落句乃顯
  嶺南江行山腹雨晴添象迹 近峯聞畧廣西象州雨後山中遍成象迹而實非有象也
  柳州峒氓 後四句言歴嵗踰時漸安夷俗竊衣食以全性命顧終已不召亦將老為峒氓無復結綬彈冠之望也
  欲投章甫作文身 言吾當遂以居夷老矣豈復計其不可親乎首尾反覆呼應語不多而哀怨已至
  别舍弟宗一一身去國六千里 通典柳州龍城郡去西京五千四百七里
  欲知此後相思夢二句 韓非子張敏與髙惠二人為友每相思不得相見敏便于夢中徃尋但行至半路即迷落句正用其意承五六來言柳州夢亦不能到也註指荆郢為宗一將遊之處非
  殷賢戲批書後寄劉連州并示孟崙二童臨池尋已厭家雞 盧攜言劉柳並學書於皇甫閲柳為升堂劉為及門宜有家雞之戲
  附劉夢得酬家雞之贈柳家新樣元和脚 註言元和間有書名元和脚者指公權也按趙璘因話錄云元和中柳柳州書後生多師效就中尤長于章草為時所珍湖湘以南童穉悉學其書頗有能者長慶以來柳尚書公權又以博聞彊識工書不離近侍柳氏言書者近世有此二人是子厚先擅書名于元和之證且未有乞書于子厚而反稱公權者也註非
  柳州城西北隅種甘樹滋味還堪養老夫 結句正見北歸無復望矣悲咽以諧傳之
  遊朝陽岩遂登西亭二十韵羈貫去江介 天寳之亂柳氏舉族如吳柳子之父為宣城令者四年
  湘口館瀟湘二水所㑹升髙欲自館 館作舒
  南澗中題秋氣集南澗 萬感俱集忽不自禁發端有力羈禽響幽谷一聨 似縁上風字直書即目其實乃興中之比也羈禽哀鳴者友聲不可求而斷遷喬之望也起下懐人句寒藻獨舞者潛魚不能依而乖得性之樂也起下去國句
  遊石角過小嶺至長烏村釋志東臯耕 釋土解也詩云其耕釋釋箋云耕之則釋釋然解散
  與崔䇿登西山鶴鳴楚山靜 鶴夜半而警露此句是不眠待曉即隱憂倦永夜之意尤不露骨也
  覺衰是時春向暮商頌有遺音 㫖趣在此蓋感十年不召也
  遊南亭夜還敘志七十韻神明固浩浩 神明謂君心也
  暮景迴西岑 轉出夜還
  木落寒山靜一聨 大謝詩野曠沙岸凈天髙秋月明入門守拘縶以下 敘志
  五辟咸肆宥 五作三
  所懼齊焄藨 藨與蒿同義禮記祭義注蒿或作藨韋道安淮水秋風生 秋風生暗用風從虎
  哭連州凌員外司馬 不減陳思贈白馬之作
  世義安可支 義作議
  韋使君黄溪祈雨見召從行至祠下口號遙駐野人居遙駐二字已暗括見召從行
  𦙝蠁巫言報 選注𦙝蠁蚊類言大福之興如此蟲群飛而多 此詩天然自工政使極意彫飾竟莫加也從崔中丞過盧少府郊居蒔藥閒庭延國老 國老比中丞
  開尊虛室值賢人 賢人則謙言已非清流也
  法華寺西亭夜飲 三四工在次第如畵
  戲題石門長老東軒花開日日雉背飛 戲之也 公暗以長老自比
  茆簷下始栽竹日逺棄幽期 棄作契
  種仙靈毗門有野田吏 吏疑更列子有田更商邱開之文即叟字分書也
  幸及兒女奔 結少味
  種白蘘荷庶氏有嘉草 庶讀如藥煑之煑
  攻禬事久冺 禬讀如潰癰之潰並見鄭康成說戲題階前芍藥願致溱洧贈二句 陳思王詩南國有佳人華容若桃李 結句雖戲亦楚詞以美人為君子之㫖也
  自衡陽移桂十餘本植零陵所住精舍路逺清凉宫路逺一作逺植
  一雨悟無學 雨悟一作悟雨
  凈土堂淪溺窮苦源 淪溺一作論極
  華堂開凈域 華堂一作龍華
  零陵早春 邵武本作春懐故園
  田家盡輸助徭役 徭役一作淫侈此不知詩意之婉者也
  聊就空自眠 自一作舍
  東鄉後租期四句 車陷泥澤非敢後期而遽遭鞭朴故曰少推恕也
  古道饒蒺䔧二語 即含迷去住三字
  行路難披霄決漢出沆漭 決疑抉
  啾啾飲食滴與粒 啾啾作啾嘍
  工命採斫杙與椽 杙與作戕為
  桃笙葵扇安可當 當合作常
  讀書 詩亦無窮起伏
  感遇鴻鵠去不返二句 鴻鵠髙飛一舉千里髙祖楚謌之詞句吳則泰伯也
  丸鼓騖竒音 丸鼓謂元帝材定陶也
  東海久揺蕩 謂東海王彊
  南風已駸駸 南風烈烈吹黄沙賈妃謡也
  居貨捐千金 居貨用子楚事
  咏史誰顧蠢蠕群 此句怨而怒矣樂生報書自温厚也 此詩以燕惠王比憲宗然以此稱樂生自為工也下三良篇亦有指斥
  詠荆軻長虹吐白日 用事變換
  秦皇本詐力以下 又即荆軻必欲生刼之以報太子之意與上臨事竟趦趄一層反覆呼應言所患不在無勇而反失太子燕秦不兩立之本謀則短於計而失諸愚也
  省試觀慶雲圖詩設色初成象 在天成象破圖字即含卿雲
  髙標連汗漫二句 空濶
  裂素榮光發 圖字不畧
  以下非國語
  不藉篇然而存其禮之為勸乎農也不勸而勸矣若曰存其禮而又能推行是政則誠善矣藉田猶不能躬親則時使節用者其又何望焉柳子立論大抵欲快一時之見伸一夫之說而不究其源流者也
  穀洛門篇天將毁王宫而勿壅四句 恐懼修省以圖其本而無廢水土之政焉則庶乎不墜于一偏矣問戰長勺之役篇 此條乃非一偏之論先儒譏之者畧于知戰之本一語耳
  卜獻公卜伐驪戎篇卜者世之餘伎也道之所無用也易洪範之言柳子固嘗誦之矣何立論之易也
  狐突篇以親則外王父也 據左傳晉獻公烝于齊姜生秦穆夫人及太子申生大戎狐姬生重耳文公謂狐偃為舅氏特以母之同姓故耳若狐姬固非突之女也栁子乃以突為申生之外王父何所本耶
  荀息篇吾言春秋之情而子徵其文不亦外乎 春秋之情不外乎文也
  逐欒盈篇陽畢以其父弑君而罪其宗 其王父非其父也
  新聲篇茍説新味亦將卑乎 新味之云淺陋不足陳外集
  披沙揀金賦 合觀迎長日記里鼓三賦皆當時格其中警句尚勝香山也
  幽以即明 上增將去二字
  既堅且好 作實既堅而且好
  翻混混之濁質 混混作渾渾
  粲葬星繁 葬是若字之訛
  而歧昌即詠 歧昌作祈招
  迎長日賦期廢疾而匪徐 廢疾作匪疾
  故可以知上下之際 際字上有分字
  浮光于俎豆 光字上有晨字
  則無為者委照將久 無為作無違
  記里鼓賦 宋書禮志記里車未詳所由來亦髙祖定三秦所獲制如指南其上有鼓車行一里木人輒擊一槌大駕鹵簿以次指南 舊書憲宗紀元和十年十二月庚申新造指南車記里鼓
  河間傳可使奚官先壁道 壁道宜作辟道
  河間命邑臣告其夫召鬼祝詛 漢書皇太后皇后公主所食曰邑此云邑臣豈其公主耶
  箏郭師墓誌 此文梦得遺書稱嘆不知何以在外集中
  運掌掔 潘云掔烏貫切與腕同玉篇作掔
  屈折愉繹 屈一作抑
  學者無能知 知作如
  曰猶鼓音四五行 曰作日
  趙秀才群墓誌嬰臼死信孤乃立 伏追初
  嗟然秀才何汲汲 伏憫夭
  太府李卿外婦馬淑誌 文為遷客發不為馬作也為文武百官請復尊號表第二表兼前代之軌模 軌作規
  第三表祝融讀三皇 讀作續
  今者君臣周徳 周作同
  廢而不續 續作纘
  第四表以廢先君之典則若專焉 則作刑
  必惟思而内省 惟作懼
  以要天地祖宗 要字不當義理
  第五表固以遇三代之文 遇作寓
  以陛下之詔 以字下有違字
  第六表陛下敎遵道備 遵作尊
  昔漢宣帝謂元帝曰四句 雖據祖宗舊典然出之臣下似倨矣
  何以知宗廟之復 復字上有興字
  恨恨而不自安 恨當作悢
  為裴令公舉栁冕表伏見澧州刺史裴冕忠肅 或作忠肅明允或作明允忠肅
  為裴中丞賀破東平表不自妖孽 自作有
  恃東秦十二之險二句 承作威
  竊據一方二句 承專祿
  朝宗之地二句 承海
  封祀之山二句 承岳
  餘孽滔天 承父祖
  遂使云亭有主二句 承封祀
  遼海無虞二句 承朝宗
  縱捨有感心之化 包括劉悟事
  與衛淮南石琴薦啟 一作狀在前集
  答鄭員外賀啟 似非全篇 收處重校一本有伏惟同增慰慶六字
  答諸州賀啟 重校有勞致書問悚息增深八字康熙丙戍新秋假外弟吳子誠所收宋槧大字本栁先生文集粗校一過緣失序文目錄不知出于何人其字畫乃乾淳以前書也此本合非國語上下二卷共編為四十五卷而外集二卷附焉疑祖四明本箏郭師墓誌註中已載胥山沈氏則非沈晦本矣雖闕十之二然近代所祖刋本皆莫及也毛斧季云宋本李杜韓栁集李栁兩家最少予亦幸而偶見之耳香案小吏何焯記陳氏書錄曰姑蘇鄭定刋于嘉興以諸家所注輯為一編曰章曰孫曰張曰董氏而皆不注其名其曰重校曰添註則其所附益也此本疑即鄭所刋云焯又記 䟦明刻小字板
  癸巳八月借義門師明刻小字本栁集校過下注一刻云云即此本所異同也其本無龍城錄師云此是後人偽作并無集傳等篇其注簡而當與此大異故注中錯字尚未及改惟詩得先生所藏宋刻殘本校過是刻即翻此本而注中某曰某曰都削去幾使文理不順矣
  右附石湖張進䟦
  義門讀書記卷三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