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河上公章句/上


道經

體道编辑

道可道,

謂經術政教之道也。

非常道。

非自然生長之道也。常道當以無為養神,無事安民,含光藏暉,滅跡匿端,不可稱道。

名可名,

謂富貴尊榮,高世之名也。

非常名。

非自然常在之名也。常名當如嬰兒之未言,雞子之未分,明珠在蚌中,美玉處石間,內雖昭昭,外如愚頑。

無名,天地之始。

無名者謂道,道無形,故不可名也。始者道本也,吐氣布化,出於虛無,為天地本始也。

有名,萬物之母。

有名謂天地。天地有形位、有陰陽、有柔剛,是其有名也。萬物母者,天地含氣生萬物,長大成熟,如母之養子也。

故常無欲,以觀其妙;

妙,要也。人常能無欲,則可以觀道之要,要謂一也。一出布名道,讚敘明是非。

常有欲,以觀其徼。

徼,歸也。常有欲之人,可以觀世俗之所歸趣也。

此兩者,同出而異名,

兩者,謂有欲無欲也。同出者,同出人心也。而異名者,所名各異也。名無欲者長存,名有欲者亡身也。

同謂之玄,

玄,天也。言有欲之人與無欲之人,同受氣於天也。

玄之又玄,

天中復有天也。稟氣有厚薄,得中和滋液,則生賢聖,得錯亂污辱,則生貪淫也。

眾妙之門。

能知天中復有天,稟氣有厚薄,除情去慾守中和,是謂知道要之門戶也。

養身编辑

天下皆知美之為美,

自揚己美,使彰顯也。

斯惡已;

有危亡也。

皆知善之為善,

有功名也。

斯不善已。

人所爭也。

故有無相生,

見有而為無也。

難易相成,

見難而為易也。

長短相較,

見短而為長也。

高下相傾,

見高而為下也。

音聲相和,

上唱下必和也。

前後相隨。

上行下必隨也。

是以聖人處無為之事,

以道治也。

行不言之教,

以身師導之也。

萬物作焉,

各自動也。

而不辭,

不辭謝而逆止。

生而不有,

元氣生萬物而不有。

為而不恃,

道所施為,不恃望其報也。

功成而弗居。

功成事就,退避不居其位。

夫唯弗居,

夫惟功成不居其位。

是以不去。

福德常在,不去其身也。此言不行不可隨,不言不可知疾。上六句有高下長短,君開一源,下生百端,百端之變,無不動亂。

安民编辑

不尚賢,

賢謂世俗之賢,辯口明文,離道行權,去質為文也。不尚者,不貴之以祿,不貴之以官。

使民不爭。

不爭功名,返自然也。

不貴難得之貨,

言人君不御好珍寶,黃金棄於山,珠玉捐於淵也。

使民不為盜。

上化清靜,下無貪人。

不見可慾,

放鄭聲,遠美人。

使心不亂。

不邪淫,不惑亂也。

是以聖人之治,

說聖人治國與治身同也。

虛其心,

除嗜欲,去亂煩。

實其腹,

懷道抱一守,五神也。

弱其志,

和柔謙讓,不處權也。

強其骨。

愛精重施,髓滿骨堅。

常使民無知無慾。

返樸守淳。

使夫知者不敢為也。

思慮深,不輕言。

為無為,

不造作,動因循。

則無不治。

德化厚,百姓安。

無源编辑

道沖而用之,

沖,中也。道匿名藏譽,其用在中。

或不盈,

或,常也。道常謙虛不盈滿。

淵乎似萬物之宗。

道淵深不可知,似為萬物之宗祖。

挫其銳,

銳,進也。人欲銳精進取功名,當挫止之,法道不自見也。

解其紛,

紛,結恨也。當念道無為以解釋。

和其光,

言雖有獨見之明,當知闇昧,不當以擢亂人也。

同其塵。

當與眾庶同垢塵,不當自別殊。

湛兮似若存。

言當湛然安靜,故能長存不亡。

吾不知誰之子,

老子言:我不知,道所從生。

象帝之先。

道自在天帝之前,此言道乃先天地之生也。至今在者,以能安靜湛然,不勞煩,欲使人修身法道。

虛用编辑

天地不仁,

天施地化,不以仁恩,任自然也。

以萬物為芻狗。

天地生萬物,人最為貴,天地視之如芻草狗畜,不貴望其報也。

聖人不仁,

聖人愛養萬民,不以仁恩,法天地行自然。

以百姓為芻狗。

聖人視百姓如芻草狗畜,不貴望其禮意。

天地之間,

天地之間空虛,和氣流行,故萬物自生。人能除情慾,節滋味,清五臟,則神明居之也。

其猶橐籥乎。

橐籥中空虛,人能有聲氣。

虛而不屈,動而愈出。

言空虛無有屈竭時,動搖之,益出聲氣也。

多言數窮,

多事害神,多言害身,口開舌舉,必有禍患。

不如守中。

不如守德於中,育養精神,愛氣希言。

成象编辑

谷神不死,

谷,養也。人能養神則不死也。神,謂五臟之神也。肝藏魂,肺藏魄,心藏神,腎藏精,脾藏志,五臟盡傷,則五神去矣。

是謂玄牝。

言不死之有,在於玄牝。玄,天也,於人為鼻。牝,地也,於人為口。天食人以五氣,從鼻入藏於心。五氣輕微,為精、神、聰、明、音聲五性。其鬼曰魂,魂者雄也,主出入於人鼻,與天通,故鼻為玄也。地食人以五味,從口入藏於胃。五味濁辱,為形、骸、骨、肉、血、脈六情。其鬼曰魄,魄者雌也,主出入於人口,與地通,故口為牝也。

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

根,元也。言鼻口之門,是乃通天地之元氣所從往來也。

綿綿若存,

鼻口呼噏喘息,當綿綿微妙,若可存,復若無有。

用之不勤。

用氣當寬舒,不當急疾懃勞也。

韜光编辑

天長地久,

說天地長生久壽,以喻教人也。

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不自生,

天地所以獨長且久者,以其安靜,施不求報,不如人居處,汲汲求自饒之利,奪人以自與也。

故能長生。

以其不求生,故能長生不終也。

是以聖人後其身,

先人而後己也。

而身先,

天下敬之,先以為長。

外其身,

薄己而厚人也。

而身存。

百姓愛之如父母,神明祐之若赤子,故身常存。

非以其無私邪。

聖人為人所愛,神明所祐,非以其公正無私所致乎。

故能成其私。

人以為私者,欲以厚己也。聖人無私而己自厚,故能成其私也。

易性编辑

上善若水。

上善之人,如水之性。

水善利萬物而不爭,

水在天為霧露,在地為源泉也。

處眾人之所惡,

眾人惡卑濕垢濁,水獨靜流居之也。

故幾於道。

水性幾於道同。

居善地,

水性善喜於地,草木之上即流而下,有似於牝動而下人也。

心善淵,

水深空虛,淵深清明。

與善仁,

萬物得水以生。與,虛不與盈也。

言善信,

水內影照形,不失其情也。

正善治,

無有不洗,清且平也。

事善能,

能方能圓,曲直隨形。

動善時。

夏散冬凝,應期而動,不失天時。

夫唯不爭,

壅之則止,決之則流,聽從人也。

故無尤。

水性如是,故天下無有怨尤水者也。

運夷编辑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

盈,滿也。已,止也。持滿必傾,不如止也。

揣而銳之,不可長保。

揣,治也。先揣之,後必棄捐。

金玉滿堂,莫之能守。

嗜慾傷神,財多累身。

富貴而驕,自遺其咎。

夫富當賑貧,貴當憐賤,而反驕恣,必被禍患也。

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

言人所為,功成事立,名蹟稱遂,不退身避位,則遇於害,此乃天之常道也。譬如日中則移,月滿則虧,物盛則衰,樂極則哀。

能為编辑

載營魄,

營魄,魂魄也。人載魂魄之上得以生,當愛養之。喜怒亡魂,卒驚傷魄。魂在肝,魄在肺。美酒甘肴,腐人肝肺。故魂靜志道不亂,魄安得壽延年也。

抱一,能無離乎,

言人能抱一,使不離於身,則長存。一者,道始所生,太和之精氣也。故曰:一布名於天下,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侯王得一以為正平,入為心,出為行,布施為德,摠名為一。一之為言,志一無二也。

專氣致柔,

專守精氣使不亂,則形體能應之而柔順。

能嬰兒。

能如嬰兒內無思慮,外無政事,則精神不去也。

滌除玄覽,

當洗其心,使潔淨也。心居玄冥之處,覽知萬事,故謂之玄覽也。

能無疵。

不淫邪也,淨能無疵病乎。

愛民治國,

治身者,愛氣則身全;治國者,愛民則國安。

能無為。

治身者呼吸精氣,無令耳聞﹔治國者,布施惠德,無令下知也。

天門開闔,

天門謂北極紫微宮。開闔謂終始五際也。治身之天門謂鼻孔,開謂喘息也,闔謂呼吸也。

能為雌。

治身當如雌牝,安靜柔弱,治國應變,合而不唱也。

明白四達,

言達明白,如日月四通,滿於天下八極之外。故曰:視之不見,聽之不聞,彰布之於十方,煥煥煌煌也。

能無知。

無有能知道滿於天下者。

生之、畜之。

道生萬物而畜養之。

生而不有,

道生萬物,無所取有。

為而不恃,

道所施為,不恃望其報也。

長而不宰,

道長養萬物,不宰割以為器用。

是謂玄德。

言道行德,玄冥不可得見,欲使人如道也。

無用编辑

三十輻共一轂,

古者車三十輻,法月數也。共一轂者,轂中有孔,故眾輻共湊之。治身者當除情去慾,使五藏空虛,神乃歸之。治國者寡能,摠眾弱共使強也。

當其無,有車之用。

無,謂空虛。轂中空虛,輪得轉行,轝中空虛,人得載其上也。

埏埴以為器,

埏,和也。埴,土也。和土以為飲食之器。

當其無,有器之用。

器中空虛,故得有所盛受。

鑿戶牖以為室,

謂作屋室。

當其無有室之用。

言戶牖空虛,人得以出入觀視;室中空虛,人得以居處,是其用。

故有之以為利,

利,物也,利於形用,器中有物。室中有人,恐其屋破壞,腹中有神,畏其形亡也。

無之以為用。

言虛空者乃可用盛受萬物,故曰虛無能制有形。道者空也。

檢慾编辑

五色令人目盲;

貪淫好色,則傷精失明也。

五音令人耳聾;

好聽五音,則和氣去心,不能聽無聲之聲。

五味令人口爽;

爽,亡也。人嗜於五味於口,則口亡,言失於道也。

馳騁畋獵,令人心發狂,

人精神好安靜,馳騁呼吸,精神散亡,故發狂也。

難得之貨,令人行妨。

妨,傷也。難得之貨,謂金銀珠玉,心貪意欲,不知饜足,則行傷身辱也。

是以聖人為腹,

守五性,去六情,節志氣,養神明。

不為目,

目不妄視,妄視洩精於外。

故去彼取此。

去彼目之妄視,取此腹之養性。

厭恥编辑

寵辱若驚,

身寵亦驚,身辱亦驚。

貴大患若身。

貴,畏也。若,至也。謂大患至身,故皆驚。

何謂寵辱。

問何謂寵,何謂辱。寵者尊榮,辱者恥辱。及身還自問者,以曉人也。

辱為下,

辱為下賤。

得之若驚,

得寵榮驚者,處高位如臨深危也。貴不敢驕,富不敢奢。

失之若驚,

失者,失寵處辱也。驚者,恐禍重來也。

是謂寵辱若驚。

解上得之若驚,失之若驚。

何謂貴大患若身。

復還自問:何故畏大患至身。

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

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有身憂者,勤勞念其飢寒,觸情從慾,則遇禍患也。

及吾無身,吾何有患。

使吾無有身體,得道自然,輕舉昇雲,出入無間,與道通神,當有何患。

故貴以身為天下者,則可寄天下,

言人君貴其身而賤人,欲為天下主者,則可寄立,不可以久也。

愛以身為天下,若可託天下。

言人君能愛其身,非為己也,乃欲為萬民之父母。以此得為天下主者,乃可以託其身於萬民之上,長無咎也。

贊玄编辑

視之不見名曰夷,

無色曰夷。言一無采色,不可得視而見之。

聽之不見名曰希,

無聲曰希。言一無音聲,不可得聽而聞之。

搏之不得名曰微。

無形曰微。言一無形體,不可摶持而得之。

此三者不可致詰,

三者,謂夷、希、微也。不可致詰者,夫無色、無聲、無形,口不能言,書不能傳,當受之以靜,求之以神,不可問詰而得之也。

故混而為一。

混,合也。故合於三名之為一。

其上不皦,

言一在天上,不皦。皦,光明。

其下不昧。

言一在天下,不昧。昧,有所闇冥。

繩繩不可名,

繩繩者,動行無窮級也。不可名者,非一色也,不可以青黃白黑別,非一聲也,不可以宮商角徵羽聽,非一形也,不可以長短大小度之也。

復歸於無物。

物,質也。復當歸之於無質。

是謂無狀之狀,

言一無形狀,而能為萬物作形狀也。

無物之象,

一無物質,而為萬物設形象也。

是謂惚恍。

言一忽忽恍恍者,若存若亡,不可見之也。

迎之不見其首,

一無端末,不可預待也。除情去欲,一自歸之也。

隨之不見其後,

言一無影跡,不可得而看。

執古之道,以御今之有,

聖人執守古道,生一以御物,知今當有一也。能知古始,是謂道紀。人能知上古本始有一,是謂知道綱紀也。

顯德编辑

古之善為士者,

謂得道之君也。

微妙玄通,

玄,天也。言其志節玄妙,精與天通也。

深不可識。

道德深遠,不可識知,內視若盲,反聽若聾,莫知所長。

夫唯不可識,故強為之容。

謂下句也。

與兮若冬涉川;

舉事輒加重慎與。與兮若冬涉川,心難之也。

猶兮若畏四鄰;

其進退猶猶如拘制,若人犯法,畏四鄰知之也。

儼兮其若容;

如客畏主人,儼然無所造作也。

渙兮若冰之將釋,

渙者,解散。釋者,消亡。除情去欲,日以空虛。

敦兮其若朴,

敦者,質厚。朴者,形未分。內守精神,外無文采也。

曠兮其若谷;

曠者,寬大。谷者,空虛。不有德功名,無所不包也。

渾兮其若濁。

渾者,守本真,濁者,不照然。與眾合同,不自專也。

孰能濁以靜之,徐清。

孰,誰也。誰能知水之濁止而靜之,徐徐自清也。

孰能安以久動之,徐生。

誰能安靜以久,徐徐以長生也。

保此道者,不欲盈。

保此徐生之道,不欲奢泰盈溢。

夫惟不盈,故能蔽不新成。

夫為不盈滿之人,能守蔽不為新成。蔽者,匿光榮也。新成者,貴功名。

歸根编辑

致虛極,

得道之人,捐情去欲,五內清靜,至於虛極。

守靜篤,

守清靜,行篤厚。

萬物並作,

作,生也。萬物並生也。

吾以觀其復。

言吾以觀見萬物無不皆歸其本也。人當念重其本也。

夫物芸芸,

芸芸者,華葉盛也。

各復歸其根,

言萬物無不枯落,各復反其根而更生也。

歸根曰靜,

靜謂根也。根安靜柔弱,謙卑處下,故不復死也。

是謂覆命。

言安靜者是為復還性命,使不死也。

覆命曰常。

覆命使不死,乃道之所常行也。

知常曰明;

能知道之所常行,則為明。

不知常,妄作凶。

不知道之所常行,妄作巧詐,則失神明,故凶也。

知常容,

能知道之所常行,去情忘欲,無所不包容也。

容乃公,

無所不包容,則公正無私,眾邪莫當。

公乃王,

公正無私,可以為天下王。治身正則形一,神明千萬,共湊其躬也。

王乃天,

能王,德合神明,乃與天通。

天乃道,

德與天通,則與道合同也。

道乃久。

與道合同,乃能長久。

沒身不殆。

能公能王,通天合道,四者純備,道德弘遠,無殃無咎,乃與天地俱沒,不危殆也。

淳風编辑

太上,下知有之。

太上,謂太古無名之君。下知有之者,下知上有君,而不臣事,質樸也。

其次,親之譽之。

其德可見,恩惠可稱,故親愛而譽之。

其次畏之。

設刑法以治之。

其次侮之。

禁多令煩,不可歸誠,故欺侮之。

信不足焉。

君信不足於下,下則應之以不信,而欺其君也。

猶兮其貴言。

說太上之君,舉事猶,貴重於言,恐離道失自然也。

功成事遂,

謂天下太平也。

百姓皆謂我自然。

百姓不知君上之德淳厚,反以為己自當然也。

俗薄编辑

大道廢,有仁義。

大道之時,家有孝子,戶有忠信,仁義不見也。大道廢不用,惡逆生,乃有仁義可傳道。

智慧出,有大偽。

智慧之君賤德而貴言,賤質而貴文,下則應之以為大偽姦詐。

六親不和,有孝慈。

六紀絕,親戚不合,乃有孝慈相牧養也。

國家昏亂,有忠臣。

政令不明,上下相怨,邪僻爭權,乃有忠臣匡正其君也。此言天下太平不知仁,人盡無欲不知廉,各自潔己不知貞。大道之世,仁義沒,孝慈滅,猶日中盛明,眾星失光。

還淳编辑

絕聖,

絕聖制作,反初守元。五帝垂象,倉頡作書,不如三皇結繩無文。

棄智,

棄智慧,反無為。

民利百倍。

農事修,公無私。

絕仁棄義,

絕仁之見恩惠,棄義之尚華言。

民復孝慈。

德化淳也。

絕巧棄利,

絕巧者,詐偽亂真也。棄利者,塞貪路閉權門也。

盜賊無有。

上化公正,下無邪私。

此三者,

謂上三事所棄絕也。

以為文不足,

以為文不足者,文不足以教民。

故令有所屬。

當如下句。

見素抱樸,

見素者,當抱素守真,不尚文飾也。抱朴者,當抱其質樸,以示下,故可法則。

少私寡欲。

少私者,正無私也。寡欲者,當知足也。

異俗编辑

絕學,

絕學不真,不合道文。

無憂。

除浮華則無憂患也。

唯之與阿,相去幾何。

同為應對而相去幾何。疾時賤質而貴文。

善之與惡,相去若何。

善者稱譽,惡者諫諍,能相去何如。疾時惡忠直,用邪佞也。

人之所畏,不可不畏。

人謂道人也。人所畏者,畏不絕學之君也。不可不畏,近令色,殺仁賢。

荒兮其未央哉!

或言世俗人荒亂,欲進學為文,未央止也。

眾人熙熙,

熙熙,放淫多情欲也。

如享太牢,

如飢思太牢之具,意無足時也。

如春登臺。

春,陰陽交通,萬物感動,登台觀之,意志淫淫然。

我獨怕兮其未兆,

我獨怕然安靜,未有情慾之形兆也。

如嬰兒之未孩。

如小兒未能答偶人時也。

乘乘兮若無所歸。

我乘乘如窮鄙,無所歸就。

眾人皆有餘,

眾人餘財以為奢,餘智以為詐。

而我獨若遺。

我獨如遺棄,似於不足也。

我愚人之心也哉,

不與俗人相隨,守一不移,如愚人之心也。

沌沌兮。

無所分別。

俗人昭昭,

明且達也。

我獨若昏。

如闇昧也。

俗人察察,

察察,急且疾也。

我獨悶悶。

悶悶,無所割截。

忽兮若海,

我獨忽忽,如江海之流,莫知其所窮極也。

漂兮若無所止。

我獨漂漂,若飛若揚,無所止也,志意在神域也。

眾人皆有以,

以,有為也。

而我獨頑,

我獨無為。

似鄙。

鄙,似若不逮也。

我獨異於人,

我獨與人異也。

而貴食母。

食,用也。母,道也。我獨貴用道也。

虛心编辑

孔德之容,

孔,大也。有大德之人,無所不容,能受垢濁,處謙卑也。

唯道是從。

唯,獨也。大德之人,不隨世俗所行,獨從於道也。

道之為物,唯怳唯忽。

道之於萬物,獨怳忽往來,於其無所定也。

忽兮怳兮,其中有像;

道唯忽怳無形,之中獨有萬物法象。

怳兮忽兮,其中有物。

道唯怳忽,其中有一,經營生化,因氣立質。

窈兮冥兮,其中有精,

道唯窈冥無形,其中有精實,神明相薄,陰陽交會也。

其精甚真,

言存精氣,其妙甚真,非有飾也。

其中有信。

道匿功藏名,其信在中也。

自古及今,其名不去,

自,從也。自古至今,道常在不去。

以閱眾甫,

閱,稟也。甫,始也。言道稟與,萬物始生,從道受氣。

吾何以知眾甫之然哉。

吾何以知萬物從道受氣。

以此。

此,今也。以今萬物皆得道精氣而生,動作起居,非道不然。

益謙编辑

曲則全,

曲己從眾,不自專,則全其身也。

枉則直,

枉,屈己而伸人,久久自得直也。

窪則盈,

地窪下,水流之;人謙下,德歸之。

敝則新,

自受弊薄,後己先人,天下敬之,久久自新也。

少則得,

自受取少則得多也,天道祐謙,神明託虛。

多則惑。

財多者,惑於所守,學多者,惑於所聞。

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

抱,守也。式,法也。聖人守一,乃知萬事,故能為天下法式也。

不自見故明,

聖人不以其目視千里之外也,乃因天下之目以視,故能明達也。

不自是故彰,

聖人不自以為是而非人,故能彰顯於世。

不自伐故有功,

伐,取也。聖人德化流行,不自取其美,故有功於天下。

不自矜故長。

矜,大也。聖人不自貴大,故能久不危。

夫惟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此言天下賢與不肖,無能與不爭者爭也。

古之所謂曲則全者,豈虛言哉。

傳古言,曲從則全身,此言非虛妄也。

誠全而歸之。

誠,實也。能行曲從者,實其肌體,歸之於父母,無有傷害也。

虛無编辑

希言自然。

希言者,謂愛言也。愛言者,自然之道。

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

飄風,疾風也。驟雨,暴雨也。言疾不能長,暴不能久也。

孰為此者?天地。

孰,誰也。誰為此飄風暴雨者乎?天地所為。

天地尚不能久,

不能終於朝暮也。

而況於人乎?

天地至神合為飄風暴雨,尚不能使終朝至暮,何況人欲為暴卒乎。

故從事於道者,

從,為也。人為事當如道安靜,不當如飄風驟雨也。

道者同於道,

道者,謂好道人也。同於道者,所謂與道同也。

德者同於德,

德者,謂好德之人也。同於德者,所謂與德同也。

失者同於失。

失,謂任己而失人也。同於失者,所謂與失同也。

同於道者,道亦樂得之。

與道同者,道亦樂得之也。

同於德者,德亦樂得之,

與德同者,德亦樂得之也。

同於失者,失亦樂得之。

與失同者,失亦樂失之也。

信不足焉,

君信不足於下,下則應君以不信也。

有不信焉。

此言物類相歸,同聲相應,同氣相求。雲從龍,風從虎,水流濕,火就燥,自然之類也。

苦恩编辑

跂者不立,

跂,進也。謂貪權慕名,進取功榮,則不可久立身行道也。

跨者不行,

自以為貴而跨於人,眾共蔽之,使不得行。

自見者不明,

人自見其形容以為好,自見其所行以為應道,殊不知其形醜,操行之鄙。

自是者不彰,

自以為是而非人,眾共蔽之,使不得彰明。

自伐者無功,

所謂輒自伐取其功美,即失有功於人也。

自矜者不長。

好自矜大者,不可以長久。

其在道也,曰:餘食贅行。

贅,貪也。使此自矜伐之人,在治國之道,日賦歛餘祿食以為貪行。

物或惡之。

此人在位,動欲傷害,故物無有不畏惡之者。

故有道者不處。

言有道之人不居其國也。

象元编辑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

謂道無形,混沌而成萬物,乃在天地之前。

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

寂者,無音聲。寥者,空無形。獨立者,無匹雙。不改者,化有常。

周行而不殆,

道通行天地,無所不入,在陽不焦,託蔭不腐,無不貫穿,而不危怠也。

可以為天下母。

道育養萬物精氣,如母之養子。

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

我不見道之形容,不知當何以名之,見萬物皆從道所生,故字之曰道。

強為之名曰大。

不知其名,強曰大者,高而無上,羅而無外,無不包容,故曰大也。

大曰逝,

其為大,非若天常在上,非若地常在下,乃復逝去,無常處所也。

逝曰遠,

言遠者,窮乎無窮,布氣天地,無所不通也。

遠曰反。

言其遠不越絕,乃復反在人身也。

故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

道大者,包羅天地,無所不容也。天大者,無所不蓋也。地大者,無所不載也。王大者,無所不制也。

域中有四大,

四大,道、天、地、王也。凡有稱有名,則非其極也。言道則有所由,有所由然後謂之為道,然則是道稱中之大也,不若無稱之大也,無稱不可而得為名,曰域也。天地王皆在乎無稱之內也,故曰域中有四大者也。

而王居其一焉。

八極之內有四大,王居其一也。

人法地,

人當法地安靜和柔也,種之得五穀,掘之得甘泉,勞而不怨也,有功而不置也。

地法天,

天澹泊不動,施而不求報,生長萬物,無所收取。

天法道,

道清靜不言,陰行精氣,萬物自成也。

道法自然。

道性自然,無所法也。

重德编辑

重為輕根,

人君不重則不尊,治身不重則失神,草木之花葉輕,故零落,根重故長存也。

靜為躁君。

人君不靜則失威,治身不靜則身危,龍靜故能變化,虎躁故夭虧也。

是以聖人終日行不離輜重。

輜,靜也。聖人終日行道,不離其靜與重也。

雖有榮觀,燕處超然。

榮觀,謂宮闕。燕處,后妃所居也。超然,遠避而不處也。

奈何萬乘之主,

奈何者,疾時主傷痛之辭。萬乘之主謂王。

而以身輕天下?

王者至尊,而以其身行輕躁乎。疾時王奢恣輕淫也。

輕則失臣,

王者輕淫則失其臣,治身輕淫則失其精。

躁則失君。

王者行躁疾則失其君位,治身躁疾則失其精神也。

巧用编辑

善行無轍跡,

善行道者求之於身,不下堂,不出門,故無轍跡。

善言無瑕讁,

善言謂擇言而出之,則無瑕疵讁過於天下。

善計不用籌策,

善以道計事者,則守一不移,所計不多,則不用籌策而可知也。

善閉無關楗而不可開。

善以道閉情欲、守精神者,不如門戶有關楗可得開。

善結無繩約而不可解。

善以道結事者,乃可結其心,不如繩索可得解也。

是以聖人常善救人,

聖人所以常教人忠孝者,欲以救人性命。

故無棄人;

使貴賤各得其所也。

常善救物,

聖人所以常教民順四時者,欲以救萬物之殘傷。

故無棄物。

聖人不賤名而貴玉視之如一。

是謂襲明。

聖人善救人物,是謂襲明大道。

故善人者,不善人之師;

人之行善者,聖人即以為人師。

不善人者,善人之資。

資,用也。人行不善者,聖人猶教導使為善,得以給用也。

不貴其師,

獨無輔也。

不愛其資,

無所使也。

雖智大迷,

雖自以為智。言此人乃大迷惑。

是謂要妙。

能通此意,是謂知微妙要道也。

反朴编辑

知其雄,守其雌,為天下谿。

雄以喻尊,雌以喻卑。人雖自知其尊顯,當復守之以卑微,去雄之強梁,就雌之柔和,如是則天下歸之,如水流入深谿也。

為天下谿,常德不離,

人能謙下如深谿,則德常在,不復離於己。

復歸於嬰兒。

當復歸志於嬰兒,惷然而無所知也。

知其白守其黑,為天下式。

白以喻昭昭,黑以喻默默。人雖自知昭昭,明白當復守之以默默,如闇昧無所見,如是則可為天下法式,則德常在。

為天下式,常德不忒,

人能為天下法式,則德常在於己,不復差忒。

復歸於無極。

德不差忒,則常生久壽,歸身於無窮極也。

知其榮,守其辱,為天下谷。

榮以喻尊貴,辱以喻污濁。人能知己之有榮貴,當復守之以污濁,如是則天下歸之,如水流入深谷也。

為天下谷,常德乃足。

足,止也。人能為天下谷,則德乃常止於己。

復歸於樸。

復當歸身於質樸,不復為文飾。

樸散則為器,

器,用也。萬物之樸散則為器用也。若道散則為神明,流為日月,分為五行也。

聖人用之則為官長。

聖人升用則為百官之元長也。

故大制不割。

聖人用之則以大道制御天下,無所傷割,治身則以大道制御情欲,不害精神也。

無為编辑

將欲取天下,

欲為天下主也。

而為之,

欲以有為治民。

吾見其不得已。

我見其不得天道人心已明矣,天道惡煩濁,人心惡多欲。

天下神器,不可為也。

器,物也。人乃天下之神物也,神物好安靜,不可以有為治。

為者敗之,

以有為治之,則敗其質性。

執者失之。

強執教之,則失其情實,生於詐偽也。

故物或行或隨,

上所行,下必隨之也。

或呴或吹,

呴,溫也。吹,寒也。有所溫必有所寒也。

或強或羸,

有所強大,必有所贏弱也。

或載或隳。

載,安也。隳,危也。有所安必有所危,明人君不可以有為治國與治身也。

是以聖人去甚,去奢,去泰。

甚謂貪淫聲色。奢謂服飾飲食。泰謂宮室臺榭。去此三者,處中和,行無為,則天下自化。

儉武编辑

以道佐人主者,

謂人主能以道自輔佐也。

不以兵強天下。

以道自佐之主,不以兵革,順天任德,敵人自服。

其事好還。

其舉事好還自責,不怨於人也。

師之所處,荊棘生焉。

農事廢,田不修。

大軍之後,必有凶年。

天應之以惡氣,即害五穀,盡傷人也。

善有果而已,

善用兵者,當果敢而已,不美之。

不敢以取強。

不以果敢取強大之名也。

果而勿矜,

當果敢謙卑,勿自矜大也。

果而勿伐,

當果敢推讓,勿自伐取其美也。

果而勿驕,

驕,欺也。果敢勿以驕欺人。

果而不得已,

當果敢至誠,不當逼迫不得已也。

果而勿強,

果敢勿以為強兵、堅甲以欺凌人也。

物壯則老,

草木壯極則枯落,人壯極則衰老也。言強者不可以久。

是謂不道。

枯老者,坐不行道也。

不道早已。

不行道者早死。

偃武编辑

夫佳兵者,不祥之器,

佳,飾也。祥,善也。兵者,驚精神,濁和氣,不善人之器也,不當修飾之。

物或惡之,

兵動則有所害,故萬物無有不惡之者。

故有道者不處。

有道之人不處其國。

君子居則貴左,

貴柔弱也。

用兵則貴右。

貴剛強也,此言兵道與君子之道反,所貴者異也。

兵者,不祥之器,

兵,革者。不善之器也。

非君子之器,

非君子所貴重之器也。

不得已而用之。

謂遭衰逆亂禍,欲加萬民,乃用之以自守。

恬淡為上。

不貪土地,利人財寶。

勝而不美,

雖得勝而不以為利己也。

而美之者,是樂殺人。

美得勝者,是為喜樂殺人者也。

夫樂殺人者,則不可以得志於天下矣。

為人君而樂殺人者,此不可使得志於天下矣,為人主必專制人命,妄行刑誅。

吉事尚左,

左,生位也。

凶事尚右,

陰道殺人。

偏將軍居左,

偏將軍卑而居陽者,以其不專殺也。

上將軍居右。

上將軍尊而居陰者,以其專主殺也。

言以喪禮處之。

上將軍居右,喪禮尚右,死人貴陰也。

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

傷己德薄,不能以道化人,而害無辜之民。

戰勝,以喪禮處之。

古者戰勝,將軍居喪主禮之位,素服而哭之,明君子貴德而賤兵,不得以而誅不祥,心不樂之,比於喪也,知後世用兵不已故悲痛之。

聖德编辑

道常無名,

道能陰能陽,能弛能張,能存能亡,故無常名也。

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也。

道樸雖小,微妙無形,天下不敢有臣使道者也。

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

侯王若能守道無為,萬物將自賓,服從於德也。

天地相合,以降甘露,

侯王動作能與天相應和,天即降下甘露善瑞也。

民莫之令而自均。

天降甘露善瑞,則萬物莫有教令之者,皆自均調若一也。

始制有名,

始,道也。有名,萬物也。道無名能制於有名,無形,能制於有形也。

名亦既有,

既,盡也。有名之物,盡有情欲,叛道離德,故身毀辱也。

天亦將知之。

人能法道行德,天亦將自知之。

知之,所以不殆。

天知之,則神靈祐助,不復危怠。

譬道之在天下,猶川谷之與江海。

譬言道之在天下,與人相應和,如川谷與江海相流通也。

辯德编辑

知人者智,

能知人好惡,是為智。

自知者明。

人能自知賢與不肖,是為反聽無聲,內視無形,故為明也。

勝人者有力,

能勝人者,不過以威力也。

自勝者強。

人能自勝己情欲,則天下無有能與己爭者,故為強也。

知足者富,

人能知足,則長保福祿,故為富也。

強行者有志,

人能強力行善,則為有意於道,道亦有意於人。

不失其所者久,

人能自節養,不失其所受天之精氣,則可以久。

死而不亡者壽。

目不妄視,耳不妄聽,口不妄言,則無怨惡於天下,故長壽。

任成编辑

大道氾兮,

言道氾氾,若浮若沉,若有若無,視之不見,說之難殊。

其可左右。

道可左可右,無所不宜。

萬物恃之而生,

恃,待也。萬物皆待道而生。

而不辭,

道不辭謝而逆止也。

功成不名有,

有道不名其有功也。

愛養萬物而不為主。

道雖愛養萬物,不如人主有所收取。

常無欲,可名於小。

道匿德藏名,怕然無為,似若微小也。

萬物歸焉而不為主,

萬物皆歸道受氣,道非如人主有所禁止也。

可名為大。

萬物橫來橫去,使名自在,故可名於大也。

是以聖人終不為大,

聖人法道匿德藏名,不為滿大。

故能成其大。

聖人以身師導,不言而化,萬事修治,故能成其大。

仁德编辑

執大象,天下往。

執,守也。象,道也。聖人守大道,則天下萬民移心歸往之也。治身則天降神明,往來於己也。

往而不害,安﹑平﹑太。

萬民歸往而不傷害,則國家安寧而致太平矣。治身不害神明,則身安而大壽也。

樂與餌,過客止,

餌,美也。過客,一也。人能樂美於道,則一留止也。一者,去盈而處虛,忽忽如過客。

道之出口,淡乎其無味,

道出入於口,淡淡非如五味有酸鹹苦甘辛也。

視之不足見,

足,得也。道無形,非若五色有青黃赤白黑可得見也。

聽之不足聞,

道非若五音有宮商角徵羽可得聽聞也。

用之不足既。

既,盡也。謂用道治國,則國安民昌。治身則壽命延長,無有既盡之時也。

微明编辑

將欲歙之,必固張之。

先開張之者,欲極其奢淫。

將欲弱之,必固強之。

先強大之者,欲使遇禍患。

將欲廢之,必固興之。

先興之者,欲使其驕危。

將欲奪之,必固與之。

先與之者,欲極其貪心。

是謂微明。

此四事,其道微,其效明也。

柔弱勝剛強。

柔弱者久長,剛強者先亡也。

魚不可脫於淵,

魚脫於淵,謂去剛得柔,不可複製焉。

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利器者,謂權道也。治國權者,不可以示執事之臣也。治身道者,不可以示非其人也。

為政编辑

道常無為而無不為。

道以無為為常也。

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化。

言侯王若能守道,萬物將自化效於己也。

化而欲作,吾將鎮之以無名之樸。

吾,身也。無明之樸,道德也。萬物已化效於己也。復欲作巧偽者,侯王當身鎮撫以道德也。

無名之樸,夫亦將無欲,不欲以靜,

言侯王鎮撫以道德,民亦將不欲,故當以清靜導化之也。

天下將自定。

能如是者,天下將自正定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