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餘客話/卷08

巻七 茶餘客話‧巻八
作者:阮葵生 
巻九

巻八编辑

薩哈廉编辑

穎親王薩哈廉,禮親王第三子,屢立戰勳。崇德元年五月卒,年三十三。太宗親奠慟哭。後夢見王求賜牛一頭,上以問大臣希福、剛林等,皆以上思念所感。後希福等閲舊典,凡親王薨,初祭用牛。上異之,命禮部備牛致祭。文曰:爾身雖沒,爾性實靈。所請太牢,已感於夢。朕察古禮,初祭用牛,今既見夢,又合於禮,朕甚奇之,遣臣用禮,以慰爾心,云云。其子阿達禮,初封多羅郡王。順治元年,以謀立睿王多爾袞伏誅。次子勒克德渾,廢爲庶人。後世祖加封貝勒,爲平南大將軍,往代定國大將軍豫親王多鐸,平定浙、閩有功,封順承郡王。後復同定遠大將軍鄭親王濟爾哈朗平長沙、永州,擒何騰蛟,擢任議政。九年薨,年三十四。子勒爾錦襲爵,生有神勇,視古賁、育。征呉三桂擔延,削職羈禁。

屯太编辑

屯太,鄂文端毅菴相國之髙祖也。由江欽地方率領七邨親族效順投誠,太祖髙皇帝以覺羅瓦爾喀厄七克之妹給屯太爲妻,將屯太之妹給呂東巴突魯郡王爲配。子圖們承襲佐領,擒剿諸役,屢著勤勞。大淩河被圍,圖們首先出戰,力撃張春兵,敵營火炮齊發,中圖們股。股斷一筋,未殊,勇奮自若,堅壁不動。待大兵繼進,遂破明師。太宗皇帝親視其傷,撫問之,復命鄭親王濟爾哈朗往視,謂王曰:「吾傷重,不復能騎馬殺敵。乞王奏請,爲吾截去股,以油炙之,雖殘廢,尚可爲朝廷司閽也。」是夕竟卒。子圖彦突,年十九,賞襲佐領,歴任戸部官。順治元年定北京後,圖彦突身故,子鄂拜,即文端父。奉敕建昭忠祠,圖們與祀。見文端奏摺。

淸兵追躡李自成编辑

順治二年閏六月,靖遠大將軍英親王阿濟格疎稱:我兵追躡李自成,凡十有三戰,窮追至賊老營,賊兵竄入九公山。隨於山中遍索自成不得。有降賊及被擒賊兵,倶言自成遁走,時隨身僅二十人,爲邨民所困,不能脱,遂自縊死。因遣素識者往認其屍,屍以朽不可辨。或存或亡,再行察訪。俘獲自成兩叔妻妾,獲金印二。又獲僞汝侯劉宗敏並妻媳,僞總兵左光先及術士僞軍師宋矮子。又獲太原府故明晉王二妃。其自成兩叔及劉宗敏倶斬於軍前,見《通志》。

淸兵定江南编辑

順治二年五月,定國大將軍和碩豫親王多鐸既定江南,奏疎報捷,其略曰:我兵於四月初五日自歸德府起行,沿途郡邑望風投順。十三日,離泗州二十里,夜渡淮。十七日,距揚州城二十里列營。十八日,薄城下,招諭守揚州閣部史可法、翰林學士衞胤文及二道四總兵降。不從。廿五日,取其城,獲可法,斬之,並戮其據城逆命者。五月初五日,至揚子江,陳於北岸。初九日,黎明渡江。初十日,聞僞福王率馬士英及太監等遁去,命貝勒洪巴圖魯尼堪等往追擒之。十五日,我兵至南京,明忻城伯趙之龍率魏國公徐州爵、保國公朱國弼、隆□侯張拱日、臨淮侯李祖述、懷寧侯孫維城、靈璧侯湯國祚、安遠侯柳祚昌、永康侯徐宏爵、定遠侯鄧文囿、項城伯韋應俊、大興伯鄒順孟、寧晉伯劉允基、南和伯方一元、東寧伯焦夢熊、安城伯張國才、洛城伯黃周鼎、成安伯柯永祚、駙馬齊讚元、内閣大學士王鐸、翰林程正揆、張居、禮部尚書錢謙益、兵部侍郎朱之臣、梁雲構、李綽、給事中林有本、陸朗、王之晉、徐方來、莊則敬,及都督十六員、巡捕提督一員、副將五十五員,並城内官民迎降。其沿途迎降者,興平伯髙傑子髙元照、庸昌伯劉良佐、提督李本深、總兵胡茂正等廿三員,監軍道張健、柯起鳳、副將四十七員,馬歩兵共二十三萬八千三百。旋又奏擒獲僞福王朱由松,江南悉平。是年十一月癸亥,以豫親王招降之公、侯、伯、總兵、副將、參、遊等官三百七十四員撥入八旗漢軍,王加封和碩德豫親王,賜黑狐皮帽貂皮朝衣。金五千兩,銀五萬兩。先是五月初十日,朱由松遁走蕪湖,王令洪巴圖魯尼堪追撃,截其去路。黃得功逆戰,撃敗之,兵皆墮水,盡奪其舟。得功中流矢死。僞總兵田雄、馬得功等縛朱由松及其妃來獻,十總兵及部衆倶降,得金銀寶玉綢緞等甚多。又用紅衣炮攻江陰縣,克之。上賜尼堪金二百兩、銀一萬五千兩、漆鞍馬一匹、空馬二匹。

陳子龍编辑

順治四年四月,柘林遊撃陳可擒獲奸細謝堯文,搜得僞敕一道,係故廢官侯峒曾等所造,潛通僞魯王,反間大學士洪承疇及江寧巡撫土國寶。内雲封承疇爲國公,國寶爲侯爵。又有黃斌卿密書云:承疇所具本,封國寶二次密字。倶已轉奏國主。又云:内仗承疇,殺巴、張二將,外託國寶,靖除地方,則江南不足寧等語。承疇奏聞,特加開諭。五月,故明推官陳子龍陰受僞魯王部院銜,結聯太湖巨寇,潛通舟山餘孽。遣章京索布圖計擒之,子龍投水死。蘇、松千里,以次削平。見洪承疇本傳。

孔四貞编辑

順治年,定南王孔有德因賊陷桂林,自盡捐軀,詔諡武壯,立祠,春秋致祭。時工部以孝陵碑未建緩之。有德女四貞疎言:先臣航海投誠,舍生報國,南征北討,勳勞彰著。今煢煢孤女,僅延一線,所望國家春秋二祭,庶令忠魂有歸。伏祈再沛恩命,飭即建祠,則勞臣報國之靈與普天效忠之氣,感激無盡。得旨準行。至今歳祀如儀。奉祀者爲山東閔氏子,世職。有德僅一子,爲李定國擄去。身後止存一女四貞,特恩照和碩格格食俸,後適孫延齡。呉三桂反,延齡爲撫蠻將軍,駐防廣西,叛降於賊,自稱安遠大將軍。四貞勸其反正,代延齡具疎乞降。聖祖許之。三桂遣其孫世琮誘執延齡,殺之。越三年,撫蠻將軍撃走呉世琮,四貞歸於京師。按孔有德於天聰七年五月任參將,自山東來降,范文程挈以歸。

楊古利编辑

郎住,正黃旗滿洲舒穆祿氏。初爲部長,翊戴我太祖,命子楊古利入侍,太祖以女妻之。郎住爲人所害,其妻繫幼子於臂,屬佩刀,射衆突出。楊古利聞之,手刃殺父者,割耳鼻啖之,時甫十四。鐵嶺之役,裹創繫腕,大破明兵。天命六年,太祖命其位次貝勒八人之下。四十餘載,身先破敵,屢被創。崇德三年征朝鮮,中鳥槍卒,封武勳王。以次子塔瞻襲超品公,配饗太廟。雍正九年,加美號英誠公塔瞻,順治四年卒。子愛星阿襲公。十七年,征李定國,領兵至錫波(今作錫箔江),一夜行三百里,至緬甸阿窪,執朱由榔,眷屬全獲。殺王維公等一百餘人,降白文選於猛養。授内大臣少保,康熙三年卒,諡敬康。

希福巴什克编辑

希福巴什克,正黃旗滿洲文館掌機務,翻譯遼、金、元三史。取其所行善惡及征討畋獵之事,譯滿語以進。時睿王惡其不附己,免其官,籍産。順治八年,世祖悉其枉,補大學士。九年病卒,年六十四,諡文簡。

索尼编辑

索尼,希福之兄,碩色之子。通滿、漢、蒙古文,在文館辦事。隨太宗出征,以漢語招諭降人。順治初,以不附睿王削籍。九年,加一等伯。十八年正月,上詔翰林學士麻勒吉、王熙至養心殿草遺詔立太子,諭索尼及蘇克薩哈、鼇拜、遏必隆四人,同心輔政。康熙六年,加一等公,七月卒,諡文忠。長子噶布喇,領侍衞内大臣,我孝誠仁皇后之父,封一等公,世襲罔替。二十年卒,諡恪僖。第三子索額圖,仕至大學士。

帥顏保编辑

希福次子帥顏保,漕運總督,開雲臺山田,禮部尚書,征呉、耿二逆有功。子赫奕,工部尚書,工書畫。奕子四人,長圖南,郎中。次慧中,給事中。三嵩壽,禮部侍郎。四肇敏,侍講。

佟養正编辑

佟養正,鑲黃旗滿洲佟佳氏。天命四年,同弟養性率族來歸。征遼陽有功,授職守鎭江城。時中軍陳良策潛通明將毛文龍,被執不屈死。次子佟圖賴,征江南、湖廣,加三等子,任兵部尚書。順治十五年卒。康熙間,以圖賴係孝康章皇后之父,追封一等公,建專祠,諡勤襄。

佟國綱编辑

圖賴長子佟國綱,襲公,康熙十四年爲安北將軍鎭宣府。後征厄魯特,中槍陣亡,諡忠勇,加太傅,同祀圖賴祠。國綱長子鄂倫岱,内大臣,縁事誅。次子佟法海,癸酉舉人,甲戌進士,由翰林任廣東巡撫、江南學政,復巡撫浙江,兵部尚書。無子,以兄子介祿爲後。三子誇岱,工部尚書,襲公。鄂倫岱次子介福,雍正癸丑進士,禮部侍郎,四爲會試總裁。介福胞兄補熙,綏遠城將軍。

佟國維编辑

圖賴次子佟國維,内大臣。時有呉應熊紅帽子賊,國維發其姦,率侍衞三十人至大佛寺擒其魁,有功。又以係孝懿仁皇后之父,封一等公。隨兄國綱征厄魯特,兄亡,冒矢石敗賊衆。五十八年病卒,諡端純,與圖賴、國綱合祀一祠。國維子八人,長子葉克舒,三子隆科多襲公,吏部尚書,縁事誅。隆科多子八人,第六子慶複,襲公,靖邊大將軍,雲貴總督,戸部尚書,大學士。七子慶泰,護軍統領。

金臺石编辑

金臺石,正黃旗人,納喇氏,原係葉赫貝勒。太祖平葉赫,臺石不降,令其子德爾格勒往諭之,終不下。後太宗授德爾格勒梅勒章京,子尼雅翰。金臺石之孫明珠,大學士。明珠子揆敘,左都御史。撥芳,和碩額駙。成德,改名性德,康熙癸丑進士,一等侍衞,工詩文書法,著《周易粹言》八十巻、《禮記集注考誤》三巻,附刻《通志堂九經解》中。

旺吉努编辑

旺吉努,鑲黃旗滿洲富察氏。太祖時來歸,授佐領。長子萬濟哈襲。孫哈世屯,世祖時任内大臣内務府總管,太子太保,康熙三年卒,諡恪僖,祀賢良祠。哈世屯子米思翰,戸部尚書,内務府總管。諡敏果,祀賢良祠。米思翰長子馬思喀,内大臣,昭武將軍,平北大將軍。征噶爾丹回,任都統。諡襄貞。三子馬武,領侍衞内大臣,侍聖祖五十餘年,諡勤恪。馬武子保祝,古北口提督。

李榮保编辑

米思翰四子李榮保,察哈爾總督,追封一等公。我孝賢皇后之父。長子廣恒,次子傅淸,三子傅寧,四子傅文襲公。六子傅寬,八子傅玉,九子傅謙,倶任侍衞。十子傅恒,御前侍衞,内務府總管,戸部尚書,大學士,忠勇公。傅恒子福靈安,雲南總兵。福隆安,和碩額駙,工部尚書。福康安,工部尚書。福長安,戸部侍郎。萬濟哈之次子吉爾塔巴,由護軍校破流賊,討福王,平河南,歴任右通政。次子莊圖,吉爾塔巴子陶住。陶住子托庸,吏部尚書。托隆,川東道。

明瑞编辑

廣恒子明瑞,兵部尚書,伊犁將軍。征緬卒,諡□□。

費英東编辑

費英東,隨太祖三十餘年,目以萬人敵。以皇長子之女妻之。忠直強梗,太祖以爲第一功臣。三等公,一等總兵世職。卒年五十七,配享太廟,諡直義公。雍正九年加美號信勇公。子十人,第七子圖賴,歩戰破李自成營,平定江南,斬史可法,敗黃得功,至浙江撃走魯王朱彝垓。進一等公。至閩敗僞閣部黃鳴駿,十五戰連捷,殺唐王聿釗等五王,戮馬士英、方國安、官員一百五十四人,以暴疾卒於軍,年四十七。史稱其有勇有謀,以寡克衆,四十餘陣所向無敵。圖賴長子輝塞,襲公。順治四年,睿王以其不附己,奪其爵。九年,世祖念其無罪,追復世職,諡昭勳。雍正九年,加圖賴美號雄勇公。圖賴第一子査喀尼,内大臣。査喀子倭赫,襲爵。倭赫子富爾丹,吏部尚書,靖邊大將軍,坐事罷。其子哈達哈,乾隆初工部尚書。費英東第九弟衞齊。

趙布泰鼇拜编辑

衞齊第二子趙布泰,爲征南將軍,平雲貴,擒李定國、白文選、僞桂王。康熙三年,因弟鼇拜事削職,旋以功仍給世職。衞齊第三子鼇拜,天聰四年破洪承疇十三萬兵。順治元年進一等侯。十八年受顧命,爲輔政大臣。康熙七年,加太師。八年,以罪賜死(一作圈禁)。五十三年賞世職。雍正五年復公,令其孫達福襲,加封美號超武公。

額亦都编辑

額亦都,鑲黃旗鈕祜祿氏。父母爲仇家所殺,匿於鄰人。年十三,殺父仇歸。太祖以和碩公主降焉。有軍功,一等大臣。卒追封宏毅公,配享太廟,建專祠。子十六人。長子班錫,佐領。二子達奇。三子車爾格,杭州將軍。天聰元年,爲八大臣之一。順治三年卒。四子含袋(一作韓代),陣亡。五子阿達海,佐領,陣亡。六子達隆阿。七子茂海,陣亡。八子圖爾格,十六大臣之一,二等公,吏部承政。順治二年卒,諡忠義,配享太廟,加美號果毅公。九子圖爾錫。十子宜爾登,軍功。加至二等伯。順治十三年乞休,康熙三年卒。十一子敖德,軍功,加世職,戸部尚書。十二子額森,都統。十三子超哈爾,軍功,至議政大臣。崇德七年歿於陣,年四十一,諡果壯。十四子格爾特。十五子索渾,議政大臣。十六子遏必隆,和碩公主所出,一等公,輔政四大臣,加太師。孝昭仁皇后之父。

圖爾格编辑

圖爾格累立戰功,崇德三年圍錦州,身被二十三箭,馬傷十九處,仍力戰,俘獲。七年征山東,破敵三十九次,下九十四城,殺魯王及明宗室千人,俘獲人三十六萬九千有奇。卒年五十,子二人。

宜爾登编辑

宜爾登,天命元年預又十六大臣之列,備屯戍,決獄訟,屢立戰功,敗袁崇煥兵。洪承疇以十三萬兵援錦州,奮入敵圍,身被三創,馬中十八傷死;又換馬,中八傷死;又換馬,中五傷死;四敗敵軍而出。太宗嘉其勇。世祖繪其像二,一貯内庫,一與其家。康熙二年卒。

遏必隆编辑

遏必隆,崇德六年破洪承疇兵,驗箭射殺獨多。太宗曰:「巴圖魯之子,仍巴圖魯也。」順治二年,征湖廣,升一等公。十八年,爲輔政大臣。後加太師,戴雙眼翎,賜一等公爵。原一等公與子法喀襲。八年病,辭輔政。九年,因鼇拜亂政,緘默無言,議處甚重。聖祖念無結黨之事,止革公。十二年卒,諡恪僖,賜策名金匱匾,令立家廟祀之,春秋太常寺官行禮。子七人。

陳泰喇哈達编辑

車爾格長子陳泰,屢立戰功。順治元年,入山海關,破流賊,征湖廣,敗一隻虎於荊州。平定福建全省,授吏部尚書,國史院大學士。十年,授寧南靖寇大將軍,征湖廣,平常德府。十二年,卒於軍,諡忠襄。加世職一子尼滿卒,無嗣,以弟子白啓襲。車爾格第五子喇哈達,工部尚書,鎭守杭州,赴康親王軍前讚畫,平耿逆,授寧海將軍。平漳州,遇侍讀學士李光地,知賊遁走信。進泉州,直攻廈門破之,斬首五萬四千,招安民十六萬,回任都統。二十四年乞休,四十二年卒,年七十七。

瓦岱编辑

教德第三子瓦岱,康熙三年從征湖廣有功。十四年,敗耿逆於撫州,平湖廣,遷江寧將軍。二十七年,誅夏逢龍。三十年,爲安北將軍,追噶爾丹。

殷德编辑

遏必隆第四子殷德(一作尹德),多力善角抵,領布庫長。康熙二十九年,征噶爾丹。雍正元年,授都統,御書髙門令望匾賜之。以弟阿靈阿有罪,以彼公爵,令殷德襲。以病乞休。遏必隆共五子,長予法喀,一等公,御前大臣。二子顏珠,頭等侍衞。三子福保,二等侍衞。四子即殷德,五子阿靈阿。

殷德五子编辑

殷德五子,長子策楞,大學士、將軍。次子訥親,大學士,經略金川,誅。三子阿敏爾圖,副都統。四子愛必達,湖廣總督。五子阿里袞,大學士、副將軍,征緬卒。

圖海编辑

圖海,正黃旗滿洲馬佳氏。初侍世祖,爲國史院侍讀,具文武才。任大學士,管刑部尚書。縁事閑居。十八年遺詔,圖海宜任以重地。康熙三年,爲定西將軍,統川湖之兵,平流賊,内升大學士。十二年,姦民楊起隆詐稱朱三太子,凶徒數十謀爲亂,立往擒之。是年,呉三桂反。十三年,耿精忠叛。圖海領戸部,嚴禁軍需不私派,夫役不拘繫,錢糧不多征,詞訟不濫準。察哈爾布爾尼劫其父反,爲副將軍平之。十五年,爲撫遠大將軍,貝勒董額以下悉聽節制。至平涼,王輔臣乞降,繳呉逆僞敕印,旬日而定,秋毫無擾,關隴悉平。封三等公。旋統張勇、王進寶、孫思克、趙良棟等大兵,平定漢中,四川悉定。二十年以疾回京,任中和殿大學士,卒贈少保,諡文襄。雍正二年加一等公,配享太廟,加美號忠達公。子諾敏,襲三等公,禮部尚書。諾敏子馬爾賽,襲一等公,爲撫遠大將軍。獲罪,其弟馬禮善襲公爵。

呉理戡编辑

呉理戡,正白旗滿洲瓜爾佳氏,國初來歸,破明楊鎬兵,直入李如柏營,大敗之。長子呉拜,年十六,征撫順,射中明哨兵額。隨獵遇巨熊,下馬歩射之,洞其胸,熊墮嶺下。太祖遙見曰:「非呉拜不能。」遣視之,果拜也。太宗時,與十六大臣議政。康熙初年卒,諡果壯,二等伯。呉拜子郎談,十四歳爲三等轄。十六歳征姜襄,見一人執刃浮水至,射之中心死。二十七年,往羅刹定地界,羅刹大懼,盟於城下。自厄里谷納河以上至黑龍江北岸,自格爾必齊河至興安嶺,以抵海定界而還,毀其城郭廬舍,三日畢。復征噶爾丹,爲昭武將軍。奉旨召回,賜宴勞之。三十四年卒。子拉馨,襲世職,散秩大臣。

費揚古编辑

費揚古,正白旗滿洲董鄂氏,二等伯鄂碩之子。年十四襲職,十八歳領侍衞内大臣,二十三歳參讚裕親王福全軍,征厄魯特。尋爲撫遠大將軍,駐歸化城,討噶爾丹。三十五年,聖祖親征,賊敗走,棄廬帳逃。遇費揚古,大敗之,殺其妻,斬首三千,進一等公。卒於軍,諡襄壯。

顧八代编辑

顧八代,字文起,署纛章京顧納禪巴圖魯之次子。由正白旗滿洲,改正黃旗覺羅氏。生而聰敏,貌魁梧,挽十二石弓,矢不虚發。折節讀書,精韜鈐。順治十六年,充擺牙喇,隨信郡王多尼征僞桂王,旋任選司郎中。康熙十四年,御試旗員第一,改侍講學士。十六年,以内閣學士參讚軍務,征呉三桂。十八年京察,大學士索額圖惡之,注以浮躁。後賴塔爲征南大將軍,仍令參預軍務。二十三年,侍皇子讀書,歴禮部尚書,同列憚之。以病乞休,四十七年卒。雍正四年,贈太傅,諡文端,祀賢良祠。

鄂素编辑

鄂素,通經史,友於之誼最篤。康熙十八年,由筆帖式特授愼刑司郎中,聽訟務得其情,人稱曰白面包爺。纂修大淸律。子留保,辛丑翰林,官至工部侍郎。

郎永淸编辑

郎永淸,字定菴,漢軍。任汾州守,請改祀北嶽於渾源州。至山東巡撫,治於七一案,所全活甚多。子八人,皆有才。廷佐(兩江督)、廷相(閩督)、廷樞、廷極(漕督)。

王詔密疎编辑

康熙十三年,禮部員外郎王詔隨順承王軍前。十五年密疎云:十三年三月抵荊州,時常、岳、澧州未失,鼓行而前,湖南可復。計不出此,即不然,屯兵要害,則長江尚爲我有。彝陵、岳州兩路,賊難兼顧,又不出此。再不然,乘彼初至無備,渡江拔南岸,爲可攻可守之計,亦不致令賊深溝髙壘,急難搖動。又不出此,遂令群盜皆逞。大兵數十萬,金錢萬萬計,雖廣開事例猶不給。而楚地米價三倍於前,民困追呼,又苦轉運,恐將來叛者不止耿精忠、孫延齡、王輔臣、楊來嘉諸凶已也。且馬倒十之五六,兵亡十之二三,存者鋭氣全銷,羸病相半,時勢可虞。臣請統一旅爲諸將先驅,不幸死於疆塲,猶勝坐待亂民之事刂刃於腹也。乞敕大將軍克期進討,毋稍逗遛。疎上,聖祖嘉其忠直,下詔切責諸將,刻期滅賊。由是凶渠困殪,諸方漸次削平。小臣瀝血陳言,不計利害,盛朝喜聞讜論,坐收蕩平,皆足紀也。詔,字徽山,詳《憺園集》。

施琅施世驃编辑

鄭成功據臺灣爲寇。臺灣,故紅毛番耕牧之地。成功逐去番人,僞設東都,憑阻爲患。康熙元年,施琅提督閩中,密陳金門、廈門可取狀。上命刻期進兵,遂克金門、廈門。銅山鄭賊積年所聚,東南諸島悉平,遁入臺灣。授右都督,掛靖海將軍印。六年,復陳邊患事宜諸疎,召詣闕面陳。時廷臣皆議主撫,乃撤水師提督,授琅内大臣,封伯。其後逆藩作亂,海氛乘之益熾。二十年,上詢廷臣方略,多循前議。琅毅然身任,具疎陳情形,上特命提督全閩水師。次年諭趣琅進兵。琅先聚米作地形,示諸將曰:「如此入港,如此泊船,如此進撃。不用命者斬!」書諸將姓名於船篷,以便進退,且覘勇怯。六月,由銅山進船,賊將劉國軒傾巣而出。自乙酉至辛卯,鏖戰連克。國軒遁,餘衆降,遂克澎湖。是役也,以七晝夜破數十年盤踞之賊。抵澎之後,海不揚波。進師之時,潮長四尺,實天威所致。七月丙申,逆渠鄭克塽降,臺灣遂平。晉封靖海侯。琅第六子世驃,於康熙五十九年任福建提督,即琅舊治。其勵卒伍,練舟師,一以父法行之。六十年,臺之姦人朱一貴妄稱明後,招集不逞。潮人杜君美亦率潮之流民爲亂,殺總兵官,據府城,建僞號。世驃聞亂,即日召將士授以計,克期進剿。七日而復臺灣,與其父平海日期不少異云。琅卒於康熙三十五年三月,諡襄壯。子世驃,卒於康熙六十一年,諡勇果。

馬進寶编辑

馬進寶爲江南提督,駐松江,愛結納名流。有諸生貧乏不自存,歳暮窘迫,獻馬春聯云:漁陽老將多回席,魯國諸生半在門。馬,武人,不知其用唐人語也,贈之千金。馬少出行伍,遭逢多艱,故妻爲人掠賣,已他適生子。馬亦別娶。及貴,故妻聞之,叩閤上謁。馬内之,抱頭痛哭,築別館以養其夫妻子女,軍中稱曰夫人,曰公子,與其後妻均禮焉。馬後伏誅西市日,故妻與其夫皆斬。馬在江南,橫征暴虐,窮極奢華。呉梅邨賦《茸城行》以刺之云:「不知何處一將軍,到日雄豪炙手熏。羊侃後房歌按隊,陳豨賓客劍成群。」又,「千箱布帛運軺車,百貨魚鹽充邸閣。將軍一一數髙貲,下令牢搜遍墟落。非爲仇家告並兼,即稱盜賊通囊橐。」殆死有餘辜者矣。

范承謨之死编辑

范忠貞公遇害,一時同死者,自幕友至隸卒共五十三人。有部曲張福建者,聞變,手雙刃大呼奪門,當之者立斃,力竭被執。又泰寧人許鼎者,自公被執,即陰左右之。凡公所書片紙隻字,悉收藏。及被殺,耿逆令人焚公屍於山野。許鼎預往潛匿,心誌其處,至夜行亂石中,取其燼體藏於家。明年,負骸骨走萬里,至京師。事聞,上遣内大臣佟國維侍衞二十人奠酒臨喪。十九年,精忠誅,赴市朝日,公子時崇手刃寸磔其肉,攫其心以祭公墓前。此較王弇州兄弟贖得嚴世蕃一體,熟而薦父對食啖盡者,更爲暢快人心。

貳臣起用编辑

順治九年詔:自定鼎後,曾經入仕之廢員,有才學優長者,著督撫保奏。時蘇州巡撫周廷佐疎稱延訪十有八人,惟松江府舊紳許譽卿屢以病辭,不敢列入。餘倶開事由報部。弘文院編修宜興陳於鼎(戊辰)、通參呉縣宋學顯(戊辰)、秘書院學士常熟錢謙益(庚戌)、中允宜興呉國華(甲戌)、禮部員外長洲湯有慶(丁丑)、進士丹陽荊有實(癸未)、金華守常熟王澧(癸未)、參議道武進呂陽(庚辰)、刑科給事太倉錢增(辛未)、進士太倉許國傑(癸未)、中書髙郵宋徴璧(癸未)、侍講昆山徐開禧(戊辰)、禮科給事宜興周正儒(庚辰)、兵科給事宜興呉適(丁丑)、副使道無錫曹荃(戊辰)、進士武進呉剛(癸未)、吏部員外華亭聶愼行(壬戌)、香山令上海顧其言(庚辰)。奉旨:交吏部考核酌用。

齊蘇勒编辑

齊文襄蘇勒,滿洲正白旗人。初由官學生選天文生,康熙二十七年升本監博士,三十年遷挈壺正,三十四年升靈臺郎,三十七年改永定河筆帖式,次年升主事,兼永定河分司。四十二年升侍講學士,五十三年特授永定河分司,次年又改侍講。六十一年升祭酒,仍管分司事。是年冬遷山東按察使,雍正元年正月署河督。

耆舊記编辑

計改亭東作《耆舊記》,稱今海内耆舊尤重於長安者,蘇門孫徵君鍾元先生、京師孫侍郎退穀先生、王尚書敬齋先生、沛縣閻孝廉古古先生、崑山顧隱君寧人先生。今康熙十一年,徴君年九十一,侍郎年八十,尚書年七十一,孝廉年七十,隱君年六十。徴君之學從象山、陽明入,而踐履篤實,生平於大節無所苟。侍郎之學以朱子爲宗,於五經倶有纂述注疎,自行其意。尚書湛深經術,尤工文章古近體詩。孝廉喜任俠,與徴君少壯時意氣相類,晩遊九邊,好談兵及經世方略。隱君專精經傳訓詁及五音四聲之學,考訂詳愼,爲侍郎密友。改亭止就長安朝士一時往來者言。

海内三遺民编辑

徐俟齋(枋)與宣城沈壽名、嘉興巣鳴盛,爲海内三遺民。川湖制軍蔡毓榮慕俟齋名,具書致名藥。託幕下友馮羽道意。俟齋堅不受,遺書馮生,善爲辭焉。睢州先生(湯斌)撫呉時,屛騶從,兩詣山中,卒不得見,歎息而回。毓榮爲漕督蔡士英之子,將軍蔡良之父。

王士禎論幹練官吏编辑

王漁洋謂諫官稱楊以齋、魏環極,禦史稱李琳枝,銓曹稱王伯勉,總督稱李鄴園,巡撫稱湯潛菴、張孝先。按以齋、環極、潛菴、孝先及武定、柏鄕。皆刻有疎稿。琳枝巡按下江,優人王紫稼及三遮和尚淫縱不法,皆杖斃之。紫稼者即龔芝麓、呉梅邨、陳其年所歌「王郎王郎」者也。李素豪於飲,家有園,名椒雨。椒雨,酒之辛者(〇十二巻本戴璐按曰:琳枝名森先,書陝西道鐵面冰心匾尚存)。

江南欠糧案编辑

順治十八年,四輔臣柄政時,江南巡撫韓某題蘇、松、常、鎭並溧陽一縣欠十七年錢糧,内鄕紳浦音、呉汪度等八百六十九人其致仕候選在籍者倶革職,在官者分別降調,靑衿貢監黜者一萬七千九百餘人。士子遊學四方,有人詢其前程者,輒曰奏銷了。江南糧賦,自明天崇以後,紳衿吏胥往往舞弊,而守令又因以中飽,大吏亦故若不聞。日久弊生,乃至於此。若不大加沙汰,安得擴淸,且不過褫其職銜已耳。聞當時議者咸以爲刻,事後平心而論,不可謂非寬網矣。四輔臣者,索尼、鼇拜、蘇克薩哈、遏必隆也。

林古度耐貧编辑

林茂之窮老居金陵,冬夜作詩云:「老來貧困實堪嗟,寒氣偏歸我一家。無被夜眠牽破絮,渾如孤鶴入蘆花。」夏日又無帷帳,或遺之,則又以易米。施愚山曰:「夏無絪(〇十二巻本作帷),病於寒無氈,君能守之,當爲作計。」處士笑曰:「當守之以虎。」客皆絶倒。後愚山自豫章寄一紵帳,書絶句云:「北窗髙臥豈知貧,料理偏愁白髮人。紵帳親題林處士,草堂長伴百年身。」並屬同志者各題一幅,曰:「不問知爲林處士物,即謂之墨守可也。」時茂之年八十三,猶矍鑠如五六十許人。

呉景编辑

呉梅邨晩年精於星命之學,連舉十三女,而公子景始生。時唐東江孫華爲名諸生,年已及強仕,赴湯餅會,居上坐。梅邨戲云:「是子當與君同年。」唐意怫。後戊辰景舉禮部,東江果同榜。蒙叟贈梅邨五十生子詩云:「九子將雛未白頭,明珠老蚌正相求。蘭閨自唱河中曲,十六生兒字阿侯。」蓋少妾所出也(〇此下據十二巻本補)。後官兵科給事中。

張九徴父子编辑

國初乙酉江南開科,張湘曉先生九徴舉鄕試第一。文出,海宇傳誦,幾於紙貴。後視河南學政,即乞歸。康熙十七年,詔舉博學鴻儒,塚宰郝恭定公惟訥以湘曉先生應詔。有司敦迫再三不出,貽友人詩云:「少不如人何況老,身將終隱又焉文。」又遣懷云:「虚名空好羊公鶴,肥遁深慚梁伯鸞。京洛少年爭獻賦,伏生接武賈生難。」人以是知公不出山矣。子文貞公素存(〇十二巻本作玉書),性淡泊,從不肉食,日粗糲一盂或山藥少許以爲常。官翰林時,侍内廷,以庶子爲明史總裁。湘曉先生貽書戒之曰:「此非養生之道,食不厭精,汝未讀鄕黨篇耶?退直後,宜靜坐片刻,養神節勞,勿以膏自焚也。古樂府『殺君馬者路旁兒,』謂竭馬之力以娯道旁耳目,吾慮汝之馬力竭矣。」文貞聞命悚然,加一餐焉。

拙政園编辑

梅邨出山,陳素菴相國之遴實爲推轂,蓋將虚左以待。比至京師,素菴事已決裂,盡室遷謫塞外。梅邨拙政園山茶歌爲素菴而作,感慨婉惜,蓋有不能明言之情。按園在蘇州(〇蘇州二字據十二巻本補)婁、齊二門之間,嘉靖中,王御史獻臣因大弘寺遺址營別墅,以自託潘岳拙者之爲政也。文待詔爲圖記以誌其勝。後其子以摴蒱一擲,償里中徐氏。國初,海昌得之,復加修飾,珠簾甲帳,烜赫一時。中有寶珠山茶三四株,交枝連理,鉅麗鮮妍。詩中所謂「艶如天孫織雲錦,赬如姹女燒丹砂,吐如珊瑚綴火齊,映如躊蝀淩朝霞」是也。然主人身居政府,十載未歸,圖繪詠歌,目未睹園中一樹一石。及窮老投荒,穹廬絶域,黃楡白草,父子煢煢,而此園已籍沒縣官,爲駐防將軍府矣。旗軍既撤,迭居營員,既而爲平西婿王永寧所有。益復崇髙雕鏤,備極華侈。滇、黔作逆,永寧懼而先死。康熙十七年,改爲蘇松道署。缺裁,散爲民居。其梓楠瑊勒,皆輸京師供將作。陳其年詩云:「此地多年沒縣官,我因官去暫盤桓。堆來馬矢齊粧閣,學得驢鳴倚畫闌。」盛衰之際,良足感也。

朱彝尊詠史编辑

朱竹在内廷時詠史詩云:「漢皇將將屈群雄,心許淮陰國士風。不分後來輸絳灌,名髙一十八元功。海内詞章有定稱,南來庾信北徐陵。誰知著作修文殿,物論翻歸祖孝征。」因此爲人所嫉。

豪俠编辑

霍亮雅,曲周人,任俠嗜酒,一擲百萬。卒後,申鳧盟作傳。邑人劉津逮挽以詩曰:「門前債客鴈行立,屋内酒人魚貫眠。」吾鄕程嗣立風衣,一生好結納名流,視黃金如土,晩作詩云:「滿頭白髮來偏早,到手黃金去已多。」周白民振采先生改到字作信字,徐笠山廷槐以爲一字師。

善擇婿者编辑

世稱宋文恪公德宜善擇婿。其婿爲王藻儒掞(大學士)、顧懿樸藻(工部)、顧雨若用霖(西充令)、陳廣陵元龍(大學士)、李丹壑孚靑(編修)。皆進士。

薺菜孟嘗君與糟糠之妾编辑

顧茂倫有孝甄選元(〇元字據十二巻本補)百家之詩,開雕以行。賓至輒留,座上常滿,實家無儋石也。江左有薺菜孟嘗君之目。計甫草東家貧,嚐置一妾,晨夕設食皆粗糲。其妻張,謔之曰:「古有糟糠之妻,不聞糟糠之妾。」甫草無以答也。

人爵之榮编辑

王文貞公敬哉(〇十二巻本作崇簡)嚐建言帝王廟祀,宜及守成令主,因列商中宗以下七人。又言宋臣潘美、張浚宜罷祀。詔從之。公爲禮部尚書,年六十三,以老乞休。年七十,依古人以毎歳盡讀五經爲夏課。嚐作《靑箱堂記》云:「階前闢露臺,方丈餘。歳之夏秋日暮,父子兄弟六七人率坐臺上,或莊論詩書,或稱述祖德,旁及故舊家世之興衰,以爲勸戒。有一不至,徬徨四顧,若有缺然者。公家輦下,出身寒素,父子同時官六卿,享上壽,乞休於主恩方渥之時,視其子爲宰相,徜徉林下者十有五年。而一生端謹,無可指摘,可謂極人爵之榮者矣。

汪琬卞急编辑

汪堯峰詩文爾雅,釋躁平矜,然其性卞急,不容人過。議論大聲,頰發赤,目光炯炯。詩文小得失,必面批折人。與王阮亭以詩相戲謔,往復不已,怕遂成隙。宋茘裳毎與鈍翁議論不合,輒自詫曰:「吾乃與此人同名!」

論學鬥毆编辑

李天生因篤爲三相國所薦,至京師,名重一時。容齋(李天馥)以同姓年長,兄事之。天生居之不疑,人尊爲關西夫子。與顧寧人講韻學不合,加以聲色。與毛西河辨古韻不相下,大怒,始而恫暍,繼遂加以拳勇。西河避之。邱海石、丁野鶴皆山左詩人,阮亭懷人詩所謂「九仙詩人丁野鶴」,又「齊名當日邱靈鞠」是也。二君平生友善。一日同飲鐵溝園,論文不合,嫚罵不已。邱拔壁上劍擬丁,丁急出,上馬逸去,邱追不及乃已。東人津津言之爲佳談。海石詩云:「文嚐愛聱牙,詩不喜選體。」想見其崛強。又彭西園在京師遇鍾伯敬談詩不合,遂拳毆之,一時稱快事。昔五代時,朝貴宴集,爲手勢令。其法以手掌爲虎膺,指節爲鬆根,大指爲蹲鴟,食指爲鉤戟,中指爲玉柱,名指爲潛虯,小指爲奇兵。腕爲三洛。三指爲奇峰,亦謂之招手。有令史某不嫻,與宰相蘇逢吉相詬,欲索劍追殺,貽譏大雅。古今人故有絶相似者。

飲啖過人编辑

《歸田録》言:張僕射飲啖過人,晏元獻所食至少。明人説部載髙新鄭之兄捷,攫食豬首,惡狀幾不可耐。彭覲芝樹葵先生嚐説,王覺斯鐸長軀偉幹,飲量寬。乞書者治酒邀之,飲無算爵,或烹鷄卵數十枚,盛之巨盎。破芃壒蒸餅數十,雜投其中,啖之立盡。又李殿撰蟠廷試日,啖三十六餑餑,好事者詠詩以嘲之。徐原一司寇罷歸呉門,一日飲門下士賈生齋,髙據一席。庖人窮極豐腆,巨鼎髙豆,毎食必盡。門人輪執爵更番爲壽。繼賈生以玉缸進,容三升,司寇一飲盡,如鯨吸川也。司寇體豐碩,箕踞髙坐,腹昂然凸起髙出案。毎食一器,令左右二伻先置玉盤於心胸凸起之處以盛豆,自以巨叉攫而啖之,須臾輒盡數器。飲酒則門生故吏爭爲侑進,滿堂酣飽劇醉,夜以繼日,而司寇如未嚐飲食,殆所謂塡巨壑灌漏卮者耶。張京江相公夜臥從不解衣,未辨色輒起,毎食粥一甌,或呉下冬舂米飯數匙,炒米少許,山藥極薄者五七片,日不過兩餐。李安溪相國毎秋冬夜永,飽餐,炳炬攤書,斷生蘿卜寸許者滿置大盂。毎精詣深思時,輒停筆嚐一二寸,盡盂乃就寢。

呉俗三好编辑

王漁洋謂呉俗有三好:鬥馬吊牌,吃河魨魚,敬畏五通神。雖士大夫不免,恨不得上方斬馬劍誅作俑者。近日縉紳先生又有三好,曰:窮烹飪,狎優伶,談骨董。三者精,可抵掌公卿間矣。五通神自睢州焚毀後已絶,馬吊近來好者益衆。聞張敦復相國最惡之,鐫一圖章曰:「馬吊衆惡之門,習者非吾子孫。」所藏書巻圖畫悉印之。惟河魨魚食者尚少耳。昔葉菴因食河魨致病,陳其年尤酷嗜,在天津食之中毒,面目悉腫,至不可辨識。皆烹製失宜所致。津門多海魨,毒重,呉門所出乃江魨,大而味薄,皆不佳。惟黃河彙淮二百里中,毎二三月出魨,又名玳瑁魚,不甚大,豐腴柔膩,斑駁可觀。薦以靑蔞白苣,味致佳絶。腹腴如二卵,名西施乳,亦美。楊蔗堂惟增家烹尤得法,或羹或炙,或糟窨更可致遠。今年春,黃南堂延齡來京師,攜致甚多。予答以詩:泥淖朝驅禿尾驢,歸來磅礴掩蝸廬。故人忽向江頭至,攜得春溪玳瑁魚。重碧親浮藥玉船,蒿靑苣白佐賓筵。桃花春水袁江路,孤負風光又五年。遠心長日繞菰蒲,鄕味朝來潤客廚。爛醉苦教防啜墨,與君數典誦呉都。

徐元文兄弟编辑

徐立齋登進士(〇十二巻本作登己亥狀元),世祖親擢對策第一。授職後,嘗召至便殿,問家世及父母年歳兄弟幾人。立齋具奏。上嘉歎曰:「爾可以當孟子三樂之一矣。」煌煌天語,一時以爲榮。迨庚戌(〇三字據十二巻本補)健菴及第,立齋已任大司成,某贈詩云:「祭酒先成文廟禮,探花初采上林芳。」爾時釋褐,豈竟弟坐而兄拜耶?癸丑,果亭及第入館,立齋以掌院司教習,具疎題明。特旨免果亭教習,曠典也。後來査初白愼行入館,揆凱功敘掌院,揆爲査受業弟子,亦奏明免査教習。

二眉山人朱方旦编辑

康熙甲寅乙卯間,湖廣朱方旦號二眉山人,以邪術惑衆。初被逮,來京師,旋出獄,妄爲人言禍福,能知未來事。凡問貴賤壽夭,輒批數字,曰其後當自驗。自王公至士庶爭至其門。遊歴各省,督撫郊迎,縣官設次,士民聚觀以萬計。自刻中質秘書。其徒陸光旭云:「孔子後二千二百年有我師眉山。」顧齊宏云:「古之尼山,今之眉山。」於是汪季濆作《辨道論》辟之曰:國家太平無事,得此輩以資談諧玩弄之斯可耳。今崇奉太過,謂孔氏復生,謂大禹再見,甚謂移檄玉皇則雨雪立應,不但上侮聖人,亦且獲罪天地。此士大夫之過,蚩蚩何知焉。京師姦邪雜處,易於動搖。萬一朝廷聞知,問以妖言惑衆之罪,吾不知山人安所逃死。文出,熊孝感相公讀而歎息,謂不減老泉之辨姦也。朱至江寧,總督某公迎道左,爲立書院。一日在署方食,江寧太守陳龍岩叩轅鳴鼓,問何事,曰:「知府陳某,以朱方旦左道惑民,請發下審鞫正法,以安地方,破民惑。」製府大怒,而無如之何。後王儼齋爲講官,進講之次,出疎劾其三大罪,請誅之。上兪其請,下巡撫,立置典刑,身首異處,世道人心爲之竦息。上謂台臣不言而詞臣言之,都察院皆蒙申飭(陸光旭係進士,官知府)。

编辑

韓慕廬以諸生被褫,後應壬子京兆試,以第二人中式,會試殿試皆第一。虚心好學,至老不倦。嘗語門人子弟云:「吾貴爲尚書,寧如秀水朱十以七品官歸田,飯疎飲水,多讀數萬巻書耶!」

孫致彌编辑

孫愷似(致彌)以布衣居京師,名動當寧。召試稱旨,賜二品服,充朝鮮采詩使。士論榮之。既歸,戊辰成進士,官翰林至學士。然一生憂患,多在坎稟之中。馮定遠班題其集云:「蠶吐五采,雙雙玉童。樹覆寶蓋,淸談梵宮。」謂絶妙宋詩也。

六公贊编辑

仁廟時,山東多詩人,山西多名宦。陳午亭相國嚐作《六公讚序》,略曰:吾鄕多賢人君子,其以淸德著者,若曲沃衞文淸公周祚、陽城故刑部尚書白公允謙、蔚州魏敏果公象樞、永寧於淸端公成龍、陽城故巡撫張公裛、髙平故布政使畢公振姬,六公生同時,在數百里之内,皆所謂天下之士也。而吾辱從之遊,於是作《六公贊》云。

勵杜訥祖孫编辑

三殿三門禁扁,相傳爲勵文恪公(杜訥)所書。文恪六十外以恩貢給事纂局,議敘銓四川州司馬。將之官,會殿門易額,史館翰林書皆不合式,以文恪書進呈,稱旨。命懸梯揮墨,賜御書以榮之。既就道,又命飛騎追之。書復稱旨,試詩賦,授編修。至七十二歳開坊。數日間,洊歴閣學,逾歳至尚書。子文恭公(廷儀)強仕時始登甲科,入史館,十年不遷。以經營文恪葬事,歸靜海,杜門不出。聖祖南巡,謁道左,即授宮讚。途中晉講學。後年南巡,又晉宮詹。回鑾日特予閣學,手詔就職。逾年亦至尚書,任刑部者十年(〇此下據十二巻本補)。孫宗萬,十七歳入翰林,亦官刑部侍郎。

蔣虎臣學佛编辑

蔣虎臣晩年學佛,自京畿督學歸,入廬山,行腳至峨眉山伏虎菴,留一偈云:翛然猿鶴自相親,老衲無多溷孽塵。早向鑊湯來避浴,還從大海去翻身。功名傀儡塲中物,妻子骷髏隊里人。只有君親難報答,生生世世祝能仁。

臨終賦詩编辑

宣城茆楚畹薦馨,易簀前數日,夢之天上觀競渡。俄歸,見車騎迎至東嶽廟,吏白設此以待公。驚寤,語其子,賦一絶云:「年年消渇望蓬萊,夢裏君王賜藥來。隱隱龍舟聞競渡,香風天上五更回。」至五日逝,身後帷幕不周,杜寶坻、宋長洲兩相國經紀其喪以歸。汪季濆臨終,亦口吟絶句云:「惡夢虚名久未閑,孤雲倦鳥乍還山。半生心事無多事,只在儒臣法吏間。」陳其年疾篤時亦吟詩,有「山鳥山花是故人」之句。近任藎思編修抱病時,里中有扶鸞者自稱峨眉山老人,問何以來此,則書「約任端書回山。」未幾藎思臨終,索筆題詩云:「岩前流水杳然去,門外桃花幾度開。放眼峨眉山下路,不知歸去是歸來。」旋卒。

駘背跛足编辑

菴司寇晩年駘背,行歩緩款欹側,時人謂如乃字形。張京江相公身軀短小而一足跛。

魏象樞薦舉得人编辑

康熙戊午,魏敏果公擢總憲,首疎申明憲綱一事,言國家根本在百姓安危,督撫當爲百姓留膏血,爲國家培元氣。語甚戇直,疎入,上謂切中時弊,立見施行。舉廉介知縣陸隴其復其官,劾貪吏知州曹廷兪置諸法。其遵諭舉孝廉,疎舉侍郎以下有淸望者十人,皆蒙擢用。十人:雷虎、班迪、達哈塔、胡密、畢振姬、蕭惟豫、髙珩、宋文運、張沐、陸隴其。

計東談陳維崧编辑

計改亭云:予與陳其年同讀書於宋司業德宜家,其年居西舍,予東舍,燈火相照。予不能夜坐而喜早起,其年吟詠必至夜分,而起毎遲。其年好爲驚豔絶麗之文,予嗜蒼涼古質之作。兩人性不相宜,然至相契。

史可法後裔编辑

明史閣部可法殉節時,相傳尚無嗣息。弟可程,官北京,不達,其後裔無有問之者。雍正初,鄧東長先生鍾嶽督學江左,試上元,有童子史姓,年四十餘,其祖貫書可法名。心異之,謂鄕氓少聞見,名偶同耳。召詢之,則閣部孫也。蓋督師赴揚,寄孥白下,有孕妾,於滄桑後生一子,延史氏之脈,因家焉。鄧公遍詢諸老生,對無異。及試閲其文,疵佧百出。鄧公曰,是不可以文論。録之邑庠,而刻石署壁以記其事,俾後之視學者毋憑文黜陟也。故史生得以靑衿終,而家亦稍裕焉。天之祚忠節不絶其後,洵非偶然。而鄧公恤孤苦心,亦不愧古人也。白下友人言之甚詳。按靳茶坡先生集有《送史愚菴梅花嶺展墓詩》,愚菴,道鄰子,鼎革後流寓山陽。又《揚州府志·名宦傳》載史公死後,養子直求其屍不得,招魂葬衣冠焉。愚菴當即直耶?

白仲調爲師受唁编辑

白仲調爲王東皋先生(伯勉)門人,官於京師,聞東皋訃音,既爲位以哭,復於慈仁禪舍要絰受唁。一時稱之。

王掞编辑

王太倉入山養屙,戒家人勿道姓氏。道遇疾雨,移舟避鄕坊。其家不容,逐之。乃告曰:「我好人,勿疑也。」鄕人笑曰:「好人那肯六月出門遠行。」公聞之聳然曰:「彼言是也。」性喜菊,多蓄名種。杜醒陶造之,猝見白剪絨,不覺身入花間,忘與主人交禮。公云:「君興故不減我。」乃贈與之。嚐六月科跣據地,手捉菊蟲。鄰叟不知。意花丁也。呼之不應,乃戲蹴之。公曰:「叟亦愛菊耶?」亦贈與之。有古瓷,直不貲。一日李榕邨先生索觀,命奴捧之,歴階而上,失足傾跌而碎。李不覺失聲,公怡然不動。安溪毎舉以稱文肅雅量。

進士大拜编辑

李髙陽霨,順治丙戌進士。越十二年戊戌,由學士大拜。熊孝感賜履,順治戊戌進士。越十七年乙卯,由學士大拜。髙陽年三十四,孝感年四十一,後此惟蔣恒軒恪溥相國,五十歳大拜。

知己编辑

王阮亭嚐言:李髙陽之於曹頌嘉禾,梁眞定之於汪季濆懋麟,馮臨朐之於陳舍人賡明玉,魏柏鄕之於董秀才文友以寧,服膺讚歎,不啻若自其口出。諸君皆及門士,而文友與柏鄕未嘗識面,是之謂知己。

賜第编辑

勵靜海杜訥以編修賜第厚載門,張文端以諭德,髙江邨以侍講,朱竹以檢討,賜第西華門。江邨先以詹事主簿賜第,後蔣靑桐、査聲山皆賜第西華門内。

湯斌仁政编辑

湯文正公斌撫呉時,有司報湖蕩蓮芡。公駁還,吏固以例請,曰:「例自人作,寬一分則民受一分之賜。且蓮芡或不歳歳熟,一報部即爲永額,欲去之得乎?」常熟縣奴持告其主父國初時得隆武僞劄,迫主遠遁,欲據有主婦。公曰:「國家屢更大赦,此草昧事何足問,而逆奴以脅其主乎!」追劄燔之,斃奴於杖下。常州守祖進朝,有惠政,落職,公奏留之。祖制衣厓欲奉公,久之不敢言,乃自著之。人謂公之廉直似海忠介而去其煩苛,精敏似周文襄而行以方正,若其學術純粹,世惜其用之未盡者,又非二公之所得而比矣。公學宗孫夏峰先生,自言爲方面時,居官行政,只遵寧陵呂叔簡《從政録》,行之不盡。惜文集不全,今所刊《湯子遺書》等數種,皆失本來面目。

張英談養身處世编辑

桐城張文端公嘗云:五六年來得一法,一身五官百骸,聽其與憂喜煩苦相纏綿,獨守方寸靈府之地。設爲一城,堅閉四門,不許憂喜榮辱進退升沉勞苦生死得失一切之念,稍稍闌入其中。或稍疎虞打入,片刻即忙驅逐,仍前堅守。若此外之聲音笑貌,惟有聽其波委雲屬,與憂喜相浮沉而已。更有安心一法,非理事決不做,費力挽回事決不做,敗壞生平不可告人事決不做。衙門中事一切因物付物,一事當前,只往穩處想,應過輒已。不將迎於事前,不留滯於事後。所以毎臥輒酣,當食輒飽,視鬥室如千岩萬壑。燭下濁酒一杯以解饑劬,淸琴一曲以調心氣。此則一二年來之又一進境,較之昔時急於求退,以致形神交困者則差勝也。

張英死後之榮编辑

文端於康熙四十七年即世,於雍正十一年入祀京師賢良祠,並賜祭本籍,命撫臣徐文穆公(本)行禮。相國文和公、少宗伯藥齋先生皆乞假回里,舉行祀事。上命欽天監擇行期,内府製安車,選良騎,沿途文武官護衞迎送。賜書籍五十二種,令織造用官艘載送其家。又賜上用冠帶珍裘文綺豐貂紫團古玩雜佩之屬無算。先期一日陛辭,上賜玉如意曰:「願爾往來事事如意。」又令中使齎酒肴果餌至寓,酌金罍以餞之。又賜文端祠聯云:風度猶存,典禮煥千秋俎豆;師模如在,忠誠垂奕葉箕裘。

史及超编辑

寧波史殿撰及超,順治乙未傳臚。後乞歸終養,不復出山。平生不肉食,施愚山贈詩云:「苦陳烏鳥情,歸就彩衣樂。肉食餘鼎俎,餐霞止藜藿。」其淸節可想。殿撰父有善人名,與老衲名大成者善,後婦臨孕,見大成持缽入室,遂生殿撰。至寺跡之,大成化矣。遂以名之。

尤侗编辑

尤西堂侗晩年嚐言不講學而味道,不梵誦而安禪,不導引而攝生,此吾所以異於人也。築生壙於官山,自爲之誌,構丙舍於兩旁。年八十,時時偕老友二三人,往來觴詠於其中,風流近代所少。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8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