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解故

莊子解故
作者:章太炎
1909年
1909年連載於《國粹學報》,後收錄於《章氏叢書》。

  《莊子》三十三篇,舊有《經典釋文》,故世人討治者寡。王氏《襍志》附之卷末,洪頤煊財舉二十九事,輓自俞、孫二家而外,殆無有從事者。余念《莊子》疑義甚衆,會與諸生講習舊文,即以己意發正百數十事,亦或襍采諸家,音義大氐備矣。若夫九流繁會,各於其黨,命世哲人,莫若莊氏,消摇任萬物之各適,齊物得彼是之環樞,以視孔墨,猶塵垢也;又況九淵、守仁之流,牽一理以宰萬類者哉。微言幼眇,别爲述義,非《解故》所具也。章炳麟記。

内篇编辑

消摇游编辑

摶扶摇而上者九萬里。《釋文》:摶,徒端反;一音搏。崔云:拊翼徘徊而上也。

  字當從搏,崔説得之。《考工記》注:搏之言拍也。作摶者形誤,風不可摶。

而後乃今培風。

  王念孫讀培爲馮,之、蒸對轉也。

彼於致福者,未數數然也。

  《説文》:福,備也。《祭統》:福者,備也。備者,百順之名也,無所不順之謂備。此福即謂無所不順,御風者當得順風乃可行。

吾以是狂而不信也。

  狂借爲誑。吾以是誑者,吾以是爲誑也。古言以爲,多省爲字。

將旁礴萬物以爲一世蘄乎亂。

  亂,治也。

大浸稽天而不溺。《釋文》:稽,司馬云:至也。

  稽借爲詣,同從旨聲也。《説文》:詣,候至也,故司馬訓至。

越人斷髪文身。《釋文》:斷,司馬本作敦,云:敦,斷也。

  作敦者是故書,敦、斷一聲之轉。作斷者,後人以訓詁改之。

何不慮以爲大樽。《釋文》:慮,猶結綴也。

  結綴字當爲落,《説文》正作𩊚,云:生革可以爲縷束也。《唐韵》:盧各切。慮、落同部雙聲,覆露亦爲覆慮,敗露亦爲敗落,明其音同。

中於機辟。

  辟借爲繴。《釋器》:繴謂之罿,郭璞曰:今之翻車也。故機、繴竝言。

齊物論编辑

其發若機栝,其司是非之謂也。其畱如詛盟,其守勝之謂也。

  司即今伺字,勝亦司也。《濳夫論》説勝屠即司徒,之、蒸對轉也,司亦即今伺字。

以言其老洫也。《釋文》:洫,本亦作溢。

  洫借爲侐,《説文》:侐,靜也。作溢亦通,《釋詁》:溢,慎也。

道惡乎隱而有真僞,言惡乎隱而有是非。道隱於小成,言隱於榮華。

  隱借爲𤔌。《説文》:𤔌,所依據也,隱几亦即據几。此言道何所依據而有真僞,言何所依據而有是非。荅言真僞依據小成而起,是非依據榮華而起。明真僞、是非,惟從埶利爲準,本無正則也。

物無非彼,物無非是。

  彼借爲匪。《小雅》彼交匪敖,《左氏·襄二十七年傳》作匪交匪敖,是其證。匪即非字,此下彼、是對舉者,即非、是對舉也。

庸也者,用也。用也者,通也。通也者,得也。

  庸用、通得,皆以疊韵爲訓。得借爲中,《地官·師氏》:中失,故書中爲得;《淮南·齊俗訓》:天之員也不得規,地之方也不得矩,《文子》得作中,是其例。得與中相通者,古無舌上音,中讀如冬,與得雙聲。

已而不知其然謂之道。

  戴震曰:《釋詁》:已,此也。《齊物論》已而不知其然,《養生主》已而爲知者,已皆訓此。

有倫有義。《釋文》:崔本作有論有議。

  俞先生曰:當從崔本作論議。案:義當從崔本,文則以郭本爲故書。

鰌與魚游。

  鰌亦魚也,不可言鰌與魚游,當借爲𪓰𪓿𪓰𪓰、鰌同從酋聲也。

其名爲弔詭。

  弔詭即《天下篇》之諔詭,與俶儻之俶同字。弔、俶古音相近,葬器伯叔字多作弔,不弔亦即不淑,皆其例。郭訓弔當,《釋文》訓至,皆失之。若郭言卓詭者,亦即弔詭之異文。卓字古音在舌頭,與弔同呼,凡言卓犖、恢卓,並與弔詭之弔同字。

何謂和之以天倪。《釋文》:天倪,李音崖,云分也;崔云或作霓,際也;班固曰天研。

  段玉裁曰:天倪、端倪,皆借爲題。《説文》:耑,物初生之題也。案:《天下篇》言端崖,則倪當借爲崖,李音崔訓是也。作天研者,倪、崖、研皆雙聲,《知北游篇》言崖略,崖者圻堮,略者經界,皆際義也。

養生主编辑

砉然嚮然,奏刀騞然。《釋文》:砉然,崔音晝。騞,呼獲反。

  砉、騞二字,《説文》所無,無以下筆。據崔音砉爲畫,則字當作砉,從石圭聲。然騞字從馬,無由明其本義。

乃中經首之會。

  《釋樂》:角謂之經。首,即《古詩》十九首之首。經首,即角調矣。

技經肎綮之未嘗。《釋文》:技,本或作猗。

  技者,小也。從支聲之字皆有小義,《説文》:妓,婦人小物也;𩓸,小頭𩓸𩓸也。技經肎綮之未嘗,言未嘗小經肎綮也。本或作猗者,是發聲詞,亦通。

人閒世编辑

輕用民死,死者以國量乎澤若蕉。

  國不可量乎澤,當借爲馘。《王制》以訊馘告,《注》:馘或爲國,是其例也。澤者獻馘之處。《夏官·司弓矢》澤共射椹質之弓矢,鄭司農《注》:澤,澤宮也。《射義》曰:天子將祭,必先習射於澤。案:《周頌》於彼西雝,《傳》:雝,澤也。則澤宮即辟雝。天子訊馘在辟雝,諸侯訊馘在泮宮,泮宮亦在澤,同得澤名。蕉,《説文》云:生枲也。言死者以馘獻於澤宮,數之其多如枲,猶云死人如麻耳。上説輕用民死,見衞民死者甚多。此説死者以馘量乎澤若蕉,幷見佗國民爲衞戰勝而死者亦多。佗國戰死者多,則衞民罷於奔命可知。暴骨以逞,主客交獘,故下云民其無如矣。

而彊以仁義繩墨之言術暴人之前者。

  孫詒讓曰:術與述通,《祭義》術省,《注》:術當爲述。

無門無毒。

  毒,當以聲借爲竇、窬等字。

適有蚉䖟僕緣。

  《詩·大雅》傳:僕,附也。僕、附古同聲。

其可以爲舟者㫄十數。

  俞先生曰:㫄即方。

以爲門户則液樠。《釋文》:樠,司馬云謂脂出樠樠然也;崔云黑液出也。

  樠借爲槾。《説文》:槾,杇也。槾杇、漫汙聲義同。古無漫字,以槾爲之,此又假借作樠。司馬、崔説皆近之。

實熟則剝、則辱。

  《釋名》:辱,衄也,言折衄也。此辱字借爲衄,義爲折衄。

大枝折,小枝泄。

  俞先生曰:泄借爲抴。

密,若無言。

  密借爲謐。《説文》:謐,靜語也;一曰:無聲也。此以一字斷句。若,女也。《田子方篇》:默,女無言。詞例正同。又《達生》云:公密而不應。密亦謐字。

七圍八圍,貴人富商之家求禪傍者斬之。《釋文》:崔云禪傍,棺也。司馬云棺之全一邊者,謂之禪傍。

  禪傍爲棺,必有所據。尋《説文》:楄部,方木也。《春秋傳》曰:楄部薦榦。今傳作楄柎,杜説爲笭牀,失之。楄柎聲轉爲便房,柎之爲房,猶泭之爲方、爲舫也。《漢書·霍光傳》:賜梓宮、便房、黄腸題湊各一具。如淳説便房爲楩椁,略近之。服虔説爲便坐,師古説爲小曲室,竝誤。便房音小變則爲禪傍,然謂全一邊則非也。

何如德之衰也。

  古音如在舌頭泥母,如、乃雙聲。何如者,何乃也。

臨人以德。

  自禍重乎地以下十句,皆言行路之事。德當依《説文》訓升也,平聲即登字。臨人以德,謂以登高臨人也。

迷陽迷陽,無傷吾行。

  陽借爲場。《説文》:場,祭神道也。《釋宮》:場,道也。場聲古如唐,唐古文作啺,與陽、場皆從昜聲。《楊雄傳》:蹂蕙圃,踐蘭唐。已借唐爲場圃之場。《釋宮》廟中路謂之唐,《詩傳》:唐,堂塗也。皆即場字。唐從庚聲,庚亦汎訓道路,由庚、夷庚是也。要皆場之假借,音如唐。然則道、塗、場三字雙聲而同義。迷場者猶言迷塗,故下云:無傷吾行。若如郭訓亡陽,司馬訓伏陽,則與上下語皆不相應。

德充符编辑

物視其所一而不見其所喪。

  物借爲無,物故即没故,可證也。無視,猶言蔑視耳。

直寓六骸,象耳目。

  上言官天地,府萬物,官、府同物也,則寓、象亦同物。《郊祀志》:木寓龍一駟,木寓車馬一駟。寓即今偶像字。偶六骸,像耳目,所謂使形如槁木也。郭説寓爲逆旅,望文生訓。

子無乃稱。

  乃,以雙聲借爲然。然或作䕼、作㸐,明古音然如難也。然者,如此也。本當云稱然,今云然稱,則倒語也。

彼何賓賓以學子爲。

  俞先生曰:賓賓即頻頻。《漢書·司馬相如傳》仁頻幷閭,顔注曰:頻字或作賓。是其例也。《廣雅·釋訓》:頻頻,比也。

通而不失於兑。

  兑者,通之處。《老子》:塞其兑。《檀弓》亦以兑爲隧。《詩·大雅》傳:兑,成蹊也。又轉爲閲,堀閲、容閲,皆是也。

使日夜無卻,而與物爲春。

  《説文》:春,推也。與物爲春者,與物相推移也。推者向前,卻者向後。日夜無卻,與物爲推,二語轉相明。

而知爲孼,約爲膠,德爲接,工爲商。

  孼,借爲媒糱之糱。

大宗師编辑

不謩士。

  《説文》:士,事也。古士、事本一字。不謩士者,不謀事也。

其出不訢,其入不距。

  訢借爲忻。《説文》:忻,闓也。《司馬法》曰:善者忻民之善,閉民之惡。距亦閉也,忻、距相對爲文。

是之謂不以心捐道。《釋文》:捐,郭作揖,一入反。

  捐,當從郭作揖。《説文》:揖,手箸匈也。箸匈爲揖,引伸爲匈有所箸。不以心揖道者,不以心箸道也,所謂不訢不距,不忘不求也。

其狀義而不朋。

  俞先生以義爲峨,以朋爲崩。案:義當爲本字。《公羊·桓二年傳》:義形于色。朋,即馮之借。《方言》:馮,怒也。《楚辭》曰:康回馮怒。亦訓盛,《楚辭》曰:馮翼惟象。《盜跖篇》云:侅溺於馮气。其作朋者,《吳語》:奮其朋埶。以朋爲馮,猶淜河作馮河也。義而不朋,謂義形於色,而無奮矜之容也。

崔乎其不得已乎。《釋文》:崔,𥳑文云:速貌。

  崔借爲摧、䜅、催。《邶風》音義引《韓詩》摧作䜅,就也。就即蹴之省借,䜅就,即今言催蹙。《説文》無䜅,但作摧、催。䜅乎其不得已,言蹙然如不得已也。𥳑文訓速貌,得之。

厲乎其似世乎。

  俞先生曰:世借爲驕泰之泰。世叔作大叔,世子作大子,世室作大室,是其例。

以刑爲體者,綽乎其殺也。

  綽乎其殺,文不可通。《注》言雖殺而寬,甚迂。殺當借爲察。《鄉飲酒義》愁之以時察,《注》:察或爲殺。是其例。綽從卓聲,得借爲焯。《説文》:焯,明也。《周書》曰:焯見三有俊心。焯乎其察,猶言明乎其察也。循焯之聲類求之,又變作逴。《匡謬正俗》曰:俗呼檢察探試謂之覆𡍩,當爲覆逴。逴,音敕角反。按:《晉令》成帝元年四月十七日甲寅詔書云:《火節度七條》云:火發之日,詣火所赴救。御史、蘭臺令史覆逴,有不以法,隨事錄坐。又云:交互逴覆,有犯禁者,依制罰之。據此,逴即檢驗之謂。逴乎其察,義益明白。任刑法者,其政察察,故曰:以刑爲體者,逴乎其察也。

臧山於澤。

  山不可臧諸澤,故俞先生讀山爲汕,引《小雅》烝然汕汕。《箋》云:今之撩𮊁也。

神鬼神帝,生天生地

  神與生義同。《説文》:神,天神引出萬物者也。神鬼者引出鬼,神帝者引出帝。《説文》:出,進也。象艸木益滋,上出達也。生,進也。象艸木生出土上。是出與生同義。又《釋詁》:神,重也。《説文》:㑗,神也。《大雅》大任有身,《傳》:身,重也。《箋》:重,謂懷孕也。《廣雅·釋詁》:孕、重、妊、娠、身、媰,㑗也,是神與㑗聲義皆同。神、㑗皆得聲於申。懷孕者生之始,義與引出亦相會。

其爲物無不將也,無不迎也。

  《詩》百兩將之,《傳》:將,送也。《莊子》每以將、迎對文,即送迎也。

今一犯人之形。

  犯字《淮南》作逢,犯、逢雙聲,借犯爲逢。

彼方且與造物者爲人。

  《中庸》仁者人也,《注》:人也,讀如相人偶之人。《詩·匪風·箋》:人偶能割烹者,人偶能輔周道治民者。此爲人,亦即爲偶耳。《應帝王》云:予方將與造物者爲人;《天運》云:丠不與化爲人。並同斯義。

有旦宅而無情死。

  旦即嬗、襌等字之借,言有易居,而無實死也。

是自其所以乃。

  乃,以雙聲借爲然,如此也。

且也相與吾之耳矣。

  《晉語》云:暇豫之吾吾。吾與虞同,如騶虞亦作騶吾也。古作吾、作虞,今則作娛,言直以哭爲娛戲也。古本有虞殯之歌。

造適不及笑。獻笑不及排。《釋文》:崔本作造敵不及笑,獻芥不及𩐋

  當依崔本,文義略通。

皆在鑪捶之閒耳。

  《知北游篇》大馬之捶鉤者,《釋文》云:江東三魏之閒人皆謂鍛爲捶。《淮南·道應訓注》亦云:捶,鍛擊也。蓋捶從𠂹聲,古音如朵,歌、寒對轉爲鍛。《説文》:鍛,小冶也。則鑪捶是一物。

應帝王编辑

而曾二蟲之無知。

  《釋詁》:知,匹也。《詩·檜風》樂子之無知,《箋》云:樂其無妃匹之意。曾二蟲之無知,言不能匹二蟲。

何問之不豫也。

  俞先生曰:《釋話》:豫,厭也。

女又何帠以治天下感予之心爲。

  孫詒讓曰:帠即𠭊字,彝器作,何𠭊猶何藉。

物徹疏明。

  物徹疏明四字平列,猶上言嚮疾彊梁也。物爲易之誤,《書》平在朔易,《五帝紀》作辯在伏物,是其例。易借爲圛,如豈弟一訓樂易,一作闓圛,是易、弟、圛三通。《詩·齊風·箋》:圛,明也。

胥易技係。

  孫詒讓曰:胥即諝,有才智也。

吾鄉示之以大沖莫勝。

  《列子·黄帝篇》莫勝作莫朕。案:古音無如莫,勝從朕聲,故假莫勝爲無朕。

鯢桓之審爲淵,止水之審爲淵,流水之審爲淵。《釋文》:審,崔本作潘。

  俞先生曰:崔作潘,是也,當借爲𤄫,《説文》:𤄫,大波也。案:淵爲回水,與波成輪者相似。

紛而封哉。《釋文》:封哉,崔本作戎,云:封戎,散亂也。

  封哉當依崔本作封戎,即蒙戎、尨茸也。古封字亦讀重脣。

不將不逆。

  將逆猶將迎,將,送也。《説文》:逆,迎也。

外篇编辑

駢拇编辑

而離朱是已。而師曠是已。而曾史是已。而楊墨是已。

  而借爲如。

而敝跬譽無用之言。《釋文》:敝,本亦作蹩。跬,郭音屑。

  孫詒讓曰:郭本跬當作薛,薛俗作薩,與跬形近。蹩薛即蹩躠,《馬蹏篇》云:蹩躠爲仁;《南都賦》云:蹩躠蹁躚。案:蹩躠者,狀其譽時之形態。譽者,《説文》云:偁也。與舉、旟、揚三字聲義相同。

蒿目而憂世之患。《釋文》:蒿,司馬云亂也。

  蒿借爲眊,猶𦽡字今作𦒷。《説文》:眊,目少精也。《孟子章句》:眊者,𫎇𫎇目不明之貌。憂勞者多耗損,故令目眊。《説文》:蔑,勞目無精也。此之謂矣。司馬訓亂,近之。

自虞氏招仁義以撓天下也。

  俞先生曰:《周語》好盡言以招人過,《韋解》:招,舉也。《舊音》曰:招,音翹。招仁義者,舉仁義也。

馬蹏编辑

翹足而陸。《釋文》:司馬云:陸,跳也。

  陸訓跳者,古衹作𡴆。《説文》云:鼀,其行𡴆𡴆;又云:夌,越也,從攵從𡴆𡴆亦跳也。

雖有義臺、路寢。《釋文》:義,一本作羲。

  義、羲皆借爲魏。《説文》:魏,高也,從嵬,委聲。委從禾聲,與義、羲從我聲者同部,故魏魏,即峨峨也。魏臺者,《周禮》有象魏,鄭司農云:闕也。《釋宮》:觀謂之闕。《左氏·僖五年傳》:遂登觀臺以望,而書雲物,是魏闕有觀臺,故曰:魏臺。俞先生以儀臺爲容臺,未塙。

而馬知介倪、闉㧖、鷙曼、詭銜、竊轡。

  孫詒讓曰:倪即輗之借。曼即《巾車》之𧜀,《既夕》、《玉藻》之幦,《大雅》、《曲禮》之幭,車覆笭也。曼從冒聲,《玉藻》羔幦,《逸周書·器服篇》作羔冒,是其證。

縣跂仁義。

  跂借爲庪。《釋天》祭山曰庪縣,郭璞曰:或庪或縣,置之於山。此與下踶跂字不同。

胠篋编辑

削格、羅落、罝罘之知多。

  削借爲箾,《説文》:箾,以竿擊人也。格,《説文》云:木長貌。竹竿、長木,皆所以施羅網。

在宥编辑

聞在宥天下。

  《釋詁》:在,察也。覆、察,審也。在之者,諝察之、覆之也。宥之者,《説文》云:宥,寬也。

是相於技也。是相於淫也。是相於蓺也。是相於疵也。

  相者,相羊,猶消摇也。

上下囚殺。

  囚殺,即噍殺,亦即憔悴。

而百姓求竭矣。

  求竭雙聲語,猶上言爛漫爲疊韵語也。求竭即膠葛,今作糾葛。《楚辭·遠游》騎膠葛以雜亂兮,王逸《注》:參差駢錯,而縱横也。《廣雅》膠葛又訓驅馳,是有行列紛糅之意。此求竭亦同義。求與膠古同聲,《王制》東膠,《注》:膠或作絿。是其例。竭、葛皆從曷聲,故求竭得借爲膠葛也。《漢書·楊雄傳》:虓虎之陳,從横膠輵。一本作謁。葛、輵、謁、竭竝同。

意甚矣哉。

  意字𣃔句。《詩釋文》噫嘻作意嘻,此意亦借爲噫。

日月之光益以荒矣。

  荒借爲暜,《説文》:暜,日無色也,從日竝聲。古音暜如滂,荒從亡聲,音如芒,故得相借。

贄然立。

  《說文》無贄字,但作𡠗,云:𡠗,至也,讀若摯同;一曰:《虞書》雉𡠗。凡訓至者,皆有底定義,故曰:𡠗然立。

禍及止蟲。《釋文》:止蟲,崔本作正蟲。

  孫詒讓曰:止當從崔本作正。《大戴記·四代篇》云:蜚征作,《墨子·非樂篇》云:蜚鳥貞蟲,正、征、貞同。

意毒哉。

  毒當訓厚。凡䈞、竺諸字,古音皆如毒,故身毒亦作天竺矣。願合六气之精,以育羣生,是其意甚厚。

吐爾聰明。

  俞先生曰:吐借爲杜。

倫與物忘。

  倫借爲侖,《説文》:侖,思也。

出入無旁。

  旁即方。

頌論形軀,合乎大同。

  頌,《説文》云:皃也。此頌皃本字。論、倫等字,與類雙聲互轉,如蜦亦作蜧,綸、纍同義,皆灰、諄相轉之理也。論借爲類,《説文》類下云:種類相似,唯犬爲甚。故類有似訓;似下云:象也。《廣雅·釋詁》:類,象也。《説文序》曰:倉頡之初作書,蓋依類象形。《周語》曰:象物天地,比類百則。類與象本一義。頌象形軀,文義粲然明白。

天地编辑

不拘一世之利以爲己私分。

  拘與鉤同。《天運篇》一君無所鉤用,《釋文》云:鉤,取也。此拘亦訓取。

素逝而恥通於事。

  逝借爲哲,同從折聲也。《説文》:哲,知也。

方且尊知而火馳。

  孫詒讓曰:火乃𠔁之誤,《説文》:𠔁,分也,𠔁馳猶僢馳。《外物篇》云:火馳而不顧。火亦𠔁之誤。

今然君子也。

  然以雙聲借爲乃。《徐無鬼篇》:今也然有世俗之償焉;《外物篇》:吾得斗升之水然活耳。然並乃字。

無落吾事。

  王念孫曰:《方言》:露,敗也。《昭元年左傳》云:勿使有所𡓱閉湫底,以露其體。《逸周書·皇門篇》云:自露厥家。《管子·四時篇》云:國家乃路。《吕氏春秋·不屈篇》云:士民罷潞。露、路、潞竝通。《莊子·天地篇》無落吾事,謂無敗吾事也。落與露聲近義同。

辯者有言曰:離堅白,若縣寓。

  寓非可縣者,左氏言室如縣磬,比況語耳。司馬謂若縣室在人前,非也。縣寓者,寰宇也。《穀梁·隱元年傳》寰内諸侯,《釋文》:寰,音縣,古縣字。尋《説文》無寰,當云:寰,今縣字。記言天子之縣内,字但作縣。古文作縣寓,今字作寰宇。若寰宇者,若音同如,當借爲茹。《釋言》:茹,度也。度寰宇亦名家言。《墨·經》曰:宇進無近,説在𢾭。《經説》曰:傴即區宇不可徧舉字也,進行者,先𢾭近,後𢾭遠。是其義也。

執畱之狗成思。

  校以《應帝王篇》,思者田之誤。

豈兄堯舜之敎民,溟涬然弟之哉。

  孫詒讓曰:兄即今況字,謂比況也。弟乃夷之誤,夷者,平等之義。

於于以蓋衆。

  《説文》:於,古文烏。孔子曰烏盱,逗。呼也,取其助气,故以爲烏呼。然則於于即烏盱,盛气呼號之謂。司馬説爲夸誕,近之。

子貢卑陬失色。

  卑陬即顰蹙。《説文》顰從卑聲,故卑得借爲顰。陬即趣之借,趣、蹙聲義近。

孝子操藥以修慈父。

  孫詒讓曰:修借爲羞,《鄉飲酒禮》乃羞無算𣝣,《鄉飲酒義》作脩𣝣無數,是其例。《釋詁》:羞,進也。

予雖有祈嚮,不可得也。

  《詩·大雅傳》:祈,報也。《釋詁》:祈,告也。《釋言》:祈,叫也。嚮,即今鄉導字。凡鄉導主呼路徑以報告人,故謂之祈鄉。《左氏·昭十二年傳》有《祈招》,祈招者,告詔也,是因穆王欲周行天下,故諷諫者先舉鄉導爲言。祈招與祈鄉,一也。《昭二十年傳》云:海之鹽蜃,祈望守之。祈望猶祈鄉,鄉望一義,祈望者,善知潮汐出没者也。

天道编辑

知雖落天地,不自慮也。辯雖彫萬物,不自説也。

  落即今包絡字。彫借爲周,《易》曰:知周乎萬物。魏徵《羣書治要序》曰:雖辯周萬物,愈失司契之原。是唐人尚知彫即周字。

一曲之人也。

  一曲者,一蓺也。《天下篇》亦云:一曲之士也。蓋曲者,《考工記》所謂審曲面埶;《禮記》所謂曲蓺。凡工必以榘爲度,榘形曲,而可以爲方。方本作匚,籀文作𠥓,即字而植立之。曲引伸爲蓺,記言曲蓺。方引伸爲技,漢官有尚方,《蓺文志》有《方技略》。世人誤解一曲爲一隅,故具論之。

天德而出寧。

  孫詒讓謂出爲土之誤,是也。德音同登,《説文》;德,升也。升即登之借。《公羊·隱五年傳》登來,亦作得來。故德可借爲登。《釋詁》:登,成也。天登而土寧,所謂地平天成也,與下日月照而四時行相儷。

中心物愷。

  物爲易之誤,例證見前。易愷即豈弟,《周語》、《毛傳》皆訓豈弟爲樂易。

而口闞然。《注》:虓豁之貌。

  闞借爲凵。《説文》;凵,張口也。口犯切,與闞音近,注得之。

賓禮樂。

  上言退仁義,則此賓當借爲擯。俞先生舉《達生篇》賓於鄉里,逐於州部爲例證,此義易知;而郭云以情性爲主,則是讀賓爲賓客字,何其疏也?

夫形色名聲果不足以得彼之情。

  俞先生曰:不字衍。

天運编辑

孰隆施是。

  俞先生曰:隆借爲降,《書大傳》隆谷,鄭讀厖降之降,是其例。

孰居無事,淫樂而勸是。

  淫樂之淫,借爲廞。《周禮》故書廞皆爲淫,是其例。《釋詁》:廞、熙,興也。興即嬹字,《説文》:嬹,説也。今所謂高興矣。熙即媐字,《説文》:媐,説樂也。準此,則淫樂即廞樂,猶曰:孰居無事,高興爲此。

至貴國爵幷焉,至富國財幷焉,至願名譽幷焉。

  貴、富、願詞例同。《説文》:願,大頭也,引伸得訓大,猶顒、碩皆訓大頭,而引伸訓大也。若以爲願欲字,則與貴、富詞例鉏吾矣。

文武倫經。

  倫經猶經綸,《易》作經論。

一死一生,一僨一起,所常無窮。

  常從向聲,當借爲向。

林樂而無形。

  林借爲隆。漢避諱改隆慮爲林慮,明古隆林音近。《説文》:隆,豐大也。

盛以篋衍。《釋文》:衍,李云笥也。

  衍當借爲鞬,衍與建聲字相通,如餰或作䭈,是其例也。《説文》:鞬所以戢弓矢。蓋引伸爲凡革囊之稱。

由外入者,無主於中,聖人不隱。

  隱借爲𤔌,依據也。

仁義先王之蘧廬也。《注》:猶傳舍也。

  蘧借爲遽。《説文》:遽,傳也。故《注》訓蘧廬爲傳舍。

唯循大變無所湮者,爲能用之。

  孫詒讓曰:《堯典》於變時雝,《孔宙碑》作於亓時廱,此變亦借爲弁。《書·顧命》率循大弁,王肅、僞孔皆訓大法,此亦同義。

黑白之朴,不足以爲辯。名譽之觀,不足以爲廣。

  辯,古以爲徧字,與廣爲耦語。

不至乎孩而始誰。

  誰者,誰何也。

人有心而兵有順。

  順借爲訓,古字通用,不煩僂指。兵有訓,謂:李法、軍符、諸教令也。

人自爲種而天下耳。

  耳借爲佴,《墨·經》:佴,自作也。言天下人皆自行其意。

刻意编辑

無不忘也,無不有也。

  忘借爲亡,古無字,與有對文。

缮性编辑

繕性於俗,俗學以求復其初。滑欲於俗,思以求致其明。

  此耦語也,俗學之俗,是賸字。

秋水编辑

涇流之大。

  涇借爲巠。《説文》:巠,水脈也。

人卒九州穀食之所生、舟車之所通。

  俞先生曰:人卒者,大率之誤。

五帝之所連。

  《説文》:連,員連也。《周禮》故書輦皆爲連,連本古文輦字。五帝之所連,言五帝之所負何也。

又何以知豪末之足以定至細之倪。

  倪借爲儀,《説文》:儀,度也。比度曰儀,度數亦曰儀,以下隨文解之。

以功觀之。則功分定矣。

  《釋詁》:功、質皆訓成,則功亦得訓質。以功觀之者,以質觀之也,功分者,質分也,大、小在差,然、非在趣,有、無在質。

無拘而志,與道大蹇。《釋文》:崔本蹇作浣,云猶洽也。

  蹇當從崔本作浣,訓洽則非。《淮南·齊俗訓》視高下不差尺寸,明主弗任,而求之乎浣準,《注》:浣準,水望之平。案:浣本作𤃬,其字當借爲斡。《考工記·鳧氏》:旋蟲謂之榦。榦借爲斡,可縣者曰斡,水準必縣之,《匠人》曰水地以縣,是也。與道大浣者,舆道大準也。

何少何多,是謂謝施。

  謝、施義皆訓衺,謝借爲射。《考工記·玉人》言射,鄭兩訓剡出,一訓鉏牙。剡出則鋭而衺,鉏牙即䶥齬,齒不正也,故射得訓衺。《史記·屈原賈生列傳》庚子日施兮,《漢書》作日斜,是射、施皆謂衺也。上説何貴何賤,是謂畔衍,畔衍者,無邊際;此説何少何多,是謂謝施,謝施者,無中正。

吾以一足趻踔而行,予無如矣。今子之使萬足獨柰何。

  如以雙聲借爲能,《詩箋》能猶侞也,是其例。能、如古同作舌頭音。此言吾使一足,猶患力不勝任,子使萬足,當以何力任之。

我諱窮久矣。

  《説文》:諱,忌也。忌,憎惡也。

還虷蟹與科斗。《釋文》:還,音旋。司馬云顧視也。虷音寒,一名蜎。

  《釋蟲》訓蜎爲蠉,則還即蠉之假借。蠉虷,一物也,司馬訓顧視,非。

至樂编辑

何之苦也。

  何之苦也,即何其苦也。古之、其二字互訓,《考工記》以其一爲之厚,即以其一爲其厚也;《左氏·定二年傳》奪之杖以敲之,即奪其杖以敲之也。

若果養乎,予果歡乎。

  俞先生日:養借爲恙,《釋詁》:恙,憂也。《邶風》中心養養《傳》訓養爲憂,即本《雅詁》。恙與歡相對。

達生编辑

沈有履,竈有髻。

  俞先生曰:沈借爲煁。《詩傳》:煁,竈也。煁有履,竈有髻,同類。

户内之煩壤。

  煩壤即煩孃。《説文》:孃,煩擾也。謂户内煩擾處也。

器之所以疑神者。

  疑借爲擬,上説驚猶鬼神是也。

使之鉤百而反。

  百,即今阡陌之陌字。鉤陌,謂般旋陌上一周也。

工倕旋而蓋規矩。《釋文》:旋而蓋矩,司馬本矩作瞿,云瞿,句也。

  據《釋文》則無規字,郭作工倕旋而蓋矩;司馬作工倕旋而蓋瞿,讀瞿爲句,皆通。惟司馬以瞿字與下指字連讀,云覆蓋其句指,則非。瞿當讀倨句之句。旋借爲圓,《説文》:圓,規也。似沇切,音與旋近。蓋借爲割,《釋言》:蓋、割,裂也。舍人本蓋作害,《尚書》通以割爲害。《吕刑》鰥寡無蓋,又以蓋爲害,明蓋、割相通。㘣而割矩者,規畫圓形,割之成矩,又割矩以成觚,鐂徽割圓之術判爲九十六觚,是其術也。㘣而割句者,近世程瑶田説《車人》倨句度法,以爲不及矩爲句,過矩爲倨。其法先規作圓形,判爲四矩。半矩謂之宣,一宣有半謂之欘,一欘有半謂之柯,一矩有半謂之磬折。柯與磬折皆倨,宣與欘皆句,割矩爲欘,已句矣;又割欘爲宣,是爲割句矣。故郭作矩,司馬作瞿,皆通;而沾規字者,誤也。

山木编辑

儻乎其怠疑。《注》:無所趣也。

  《士昏禮》言疑立,《詩傳》疑訓定,《司馬相如傳》佁擬,張揖訓爲不前,此怠疑即佁擬,《注》得其義。

吾犯此數患。

  犯借爲逢,與《大宗師篇》犯人之形同例。

攬蔓其枝。

  蔓借爲曼,《説文》:曼,引也。

天地之行也,運物之泄也。

  天地之行,運物之泄,耦語也。運借爲員,《越語》廣運,《西山經》作廣員,是其例。《説文》:員,物數也。員物,猶言品物。泄與動義近,《韓非·揚搉篇》:根榦不革,則動泄不失矣。泄亦動也。

目大運寸。

  孫詒讓説:運,亦廣也,《越語》:廣運百里。

田子方编辑

從容一若龍,一若虎。

  王念孫説:從容猶動容,《楚辭》:孰知余之從容。

無器而民滔乎前。

  滔借爲舀。舀者當就器,無器而民舀乎前,與上説不言而信,不比而周同意。《説文》:舀,抒臼也。抒,挹也。挹,抒也。《山木篇》云:弟子無挹於前。舀乎前,即挹於前也。

孔子便而待之。

  便借爲屛,《漢書·張敞傳》自以便面拊馬,師古曰:便面所以障面,蓋扇之類也,亦曰屛面。便、屛一聲之轉,故屛或作便。《説文》:屛,屛蔽也。老聃方被髪,不可直入相見,故屛隱於門下而待之。

嘗爲女議乎其將。

  《釋言》:將,齊也。郭璞曰:謂分齊也。《小雅》或肆或將《傳》曰:將,齊也。王肅曰:分齊其肉所當用。分齊即分劑。分賦之曰分劑,言其所分劑之度數亦曰分劑。分字今音有平去,古無别也。嘗爲女議乎其將者,嘗爲女説其大劑也,猶《知北游篇》云:將爲女言其崖略耳。將聲與亦𧢼通,《蓺文志》曰庶得麤𧢼,師古曰:𧢼,粗略也。凡言其大劑者,必不能委細,故將、𧢼聲義通矣。

偏令無出。

  偏借爲辯,若辯借爲徧矣。《説文》:辯,治也。治亂字本辭之假借。辯令者,治令也,亦辭令也。

則列士壞植散羣。

  植借爲戠。殖或作膱。《考工記》注:樴讀爲䐈。是其例也。《易》言朋盇戠,虞氏曰:戠,叢合也。壞戠、散羣同意,皆謂解散朋黨也。

知北游编辑

女瞳焉如新生之犢。

  瞳借爲童昏之童,相承亦作侗。

無門無房,四達之皇皇也。

  皇皇者,堂皇也。《漢書·胡建傳》列坐堂皇上,師古曰:室無四壁曰皇。故此言四達,又言無門無房。皇本字作廣,《説文》:廣,殿之大屋也。《釋宮》:無室曰榭。李巡云:但有大殿。郭璞云:即今堂皇。是堂皇即殿。《郊祀歌》:大朱涂廣,夷石爲堂。廣與堂爲儷語,言以朱涂殿屋也。

明見無值。

  值借爲直。《説文》:直,正見也。明見無直者,以不見爲明見也。

天知予僻陋慢訑。

  慢借爲謾。《説文》謾、詑皆訓欺。訑即詑之今字。

無問問之,是問窮也。《注》:所謂責空。

  窮借爲空。《小雅》不宜空我師,《傳》:空,窮也。窮、空聲相似,故得互借,窮乏亦作空乏,是其例也。《注》以責空解之,深合故訓。

君子之人,若儒墨者師,故以是非相𩐒也,而況今之人乎?

  儒墨者師,師字斷。者,猶儒家者流、墨家者流之者。言儒墨之師,故以是非相𩐒,而況今之人乎。故與今對文,𩐒讀爲排擠之擠。

雜篇编辑

庚桑楚编辑

抱女生。

  俞先生曰:抱,保也。

人謂我朱愚。

  王念孫説:《淮南·齊俗訓》其兵戈銖而無刃,《注》:楚人謂刃頓爲銖。此朱愚即銖愚。案:銖、朱竝假借字,《説文》本作錭,云:鈍也。音變爲銖、爲朱,猶侏儒爲周饒矣。

相與交食乎地,而交樂乎天。

  俞先生曰:《徐無鬼篇》云吾與之邀樂於天、吾與之邀食於地,與此文異義同。交即邀也,《文二年左傳》寡君願徼福於周公、魯公,語意正相似。作交者假借字,《詩·桑扈篇》彼交匪傲,《五行志》作匪儌匪傲,即其例矣。

與物窮者,物入焉。與物且者,其身之不能容,焉能容人。

  窮借爲空,例證見前。且借爲阻,《大射儀》:且左還。古文且爲阻,則亦可借且爲阻。且本古俎字,《書》黎民俎飢,鄭讀俎爲阻,是其例也。空故可入,阻故不能容。

有所出而無竅者有實。

  有實二字,涉下有實而衍。郭、陸皆不能正。

昭景也,箸戴也;甲氏也,箸封也:非一也。

  籀文戴作𢎑,從弋聲,則戴可借爲代。《冠義》:適子冠於阼。以箸代也。此箸代義亦同。昭、景者,以謚爲氏,所以箸代。甲氏者,以邑爲氏,所以箸封。雖同是公族,其氏非一也。

臘者之有膍胲,可散而不可散也。《釋文》:膍,司馬云牛百葉也。胲,足大指也。

  孫詒讓曰:禮經載脀體之法,皆去蹏,無升足指之理。胲當爲胘之誤,《説文》膍、胘同訓牛百葉。散者,《説文》云襍肉也。膍胘即《周禮·醢人》之脾析,不襍佗肉,故云不可散。

徹志之勃,解心之謬。《釋文》:勃,本又作悖。

  作悖者,與謬同意,然文當從勃爲故書。

道者,德之欽也。

  欽借爲堪。《大宗師篇》堪坏,《淮南》作欽負,是其相通之證。《説文》:堪,地突也。引伸訓載。道本由道路引伸,故喻之以地突。

出怒不怒,則怒出於不怒矣。出爲無爲,則爲出於無爲矣。

  此怒與上侮之而不怒異訓。《方言》:薄,勉也。秦、晉曰薄,故其鄙語曰薄努,猶勉努也。《説文》無努,《廣雅·釋詁》直云:怒,勉也。勉與爲義近,《爾雅》食訓僞,即爲。《方言》食訓勸,《説文》:勸,勉也。是其例。

徐無鬼编辑

成固有伐。

  伐與敗同。《説文》:伐,一曰敗也。鐂昌宗音《周禮》,《大司馬》、《大行人》、《輈人》伐字爲房廢反,是即讀伐如敗也。成固有敗,言有成者必有敗也。

君亦必無盛鶴列於麗譙之閒。《釋文》:譙,本亦作嶕;司馬、郭、李皆云麗譙,樓觀名也;案,謂華麗而嶕嶢。

  《漢書·陳勝傳》獨守丞與戰譙門中,師古曰:譙亦呼爲巢。《趙充國傳》爲壍壘木樵,師古曰:樵與譙同。則譙爲樓觀固也,然非嶕嶢之義。麗亦非華麗之義,《易》云:離,麗也。古音麗與離同。《説文》:誃、離,别也。誃即離别之本字,是古音麗、離、誃同。《説文》言:周景王作雒陽誃臺。字變亦作簃。《釋宮》:連謂之簃。郭璞曰:堂樓閣邊小屋,今呼之簃廚。連,觀也。簃,今音雖作丈知反,然連、簃二字,本以雙聲轉變,則簃古本音離。此麗即簃,故爲樓觀。以形聲相貫言之,《説文》云:廔,屋麗廔也。麗廔故謂之簃樓。麗廔猶離婁,高明疏爽,非華麗之義。

且方與我以辯。

  與,當也,亦敵也。《左氏·襄二十五年傳》曰一與一,《天下篇》惠施日以其知與人之辯,亦同。

郢人堊慢其鼻端若蠅翼。《釋文》:慢本亦作漫,李云猶塗也。

  慢借爲槾。《説文》:槾,杇也。杇,所以塗也,故李訓慢爲塗。

上且鉤乎君,下且逆乎民。

  鉤亦逆也。《説文》亅下云:鉤逆者謂之亅。凡言鉤距者,亦有逆義。

上忘而下畔。

  畔即今伴字,《説文》作㚘,云:竝行也。《唐韵》薄旱切。下㚘則不逆乎民,與鮑叔牙異矣。《則陽篇》:是自埋於民,自臧於畔。畔亦㚘之借字。

孫叔敖甘寢秉羽,而郢人投兵。

  叔敖封寢丠,事見《吕覽·異寶篇》。《吕覽》云:寢之丠,地不利而名甚惡;又云:孫叔敖知以人之所惡,爲已之所喜,是以云甘寢爾。甘,猶喜也。司馬以爲安寢恬臥,恬臥時豈可秉羽邪?曹參醇酒,汲黯臥治,亦非前世密勿之風也。楚莊王之箴民曰:民生在勤。是時蔿敖爲宰,安得恬臥,以趣怠惰?

而梱祥邪,盡於酒肉,入於鼻口矣,而何足以知其所自來。

  上而字借爲若,如也;下而字借爲若,女也。

且假夫禽貪者器。

  禽借爲廞,同得聲於今也。《周禮》故書以淫爲廞,《説文》:廞讀若歆。《樂記》聲淫及商,《注》:淫,貪也。《楚語韋解》:歆,猶貪也。是禽、貪二字一義。古字假借亦作㐺。《説文》:㐺讀若欽崟。《漢書·楊雄傳》纍既㐺夫傅説兮,晉灼曰:㐺,慕也。(宋祁曰:姚本㐺作,案是師古本,故師古曰:古攀字,晉灼則作㐺。)慕,亦貪也。

是以一人之斷制利天下,譬之猶一覕也。《注》:覕,割也。萬物萬形,而以一劑割之,則有傷也。

  郭以覕爲𠨘之借。《説文》:𠨘,宰之也,宰、割同義。凡字多從聲得訓,𠨘從必聲,必從八聲,《説文》:八,别也;必,分極也。由分别義,故𠨘亦訓割。然此恐是班固以來相承舊訓,非郭所能知也。司馬以暫見爲説,與斷制之文不相應。

奎蹏曲隈。

  《説文》:奎,兩髀之閒。

故目之於明也殆,耳之於聰也殆,心之於殉也殆。

  明、聰、殉,詞例同。《説文》無殉字,但作𢓈,今字作徇,此假借爲侚也。《説文》:侚,疾也。《史記·五帝本紀》、《素問·上古天真論》皆云幼而徇齊,《大戴禮》作叡齊,亦作慧齊。心之於徇也,即心之於侚也,亦即心之於慧也。目用在明,耳用在聰,心用在慧。《知北游篇》云:思慮恂達,耳目聰明。恂亦即侚齊字。

則陽编辑

與物無終無始,無幾無時。

  《小雅》如幾如式傳:幾,期也。《左氏·定元年傳》易幾而哭,《杜解》:幾,哭會也。會亦期也。無幾無時者,無期無時。

未始有始,未始有物。

  始、物相對爲文,猶上天、人相對爲文也。物即物故之物,正當作歾。《説文》:歾,終也。始、終語相對。

與世偕行而不替,所行之備而不洫。

  《説文》:替,廢一偏下也。偏廢與偕行正相反。洫借爲卹,《説文》:卹,一曰鮮少也。卹、𡞞、鮮雙聲同義。鮮少與備,亦正相反。

遁其天,離其性,滅其情,亡其神,以衆爲。

  《鄉射禮》主人以賓揖,《注》:以,猶與也。《書》平秩南僞,依段氏訂。《枚傳》:僞,化也。以、與雙聲,爲、化同部。以衆爲者,與衆化也。此謂遁天離性,滅情亡神矣。

竝潰漏發,不擇所出。

  竝借爲旁,漢人言竝海、竝河,竝皆借爲傍字,是其例也。

見辜人焉,推而强之。《釋文》:强字亦作彊。

  俞先生曰:辜,謂辜磔也。《周官·掌戮》注:辜,謂磔之。《漢書·景帝紀》注:磔,謂張其尸也。張尸,故得推而彊之,彊借爲僵。

可不謂大疑乎?

  疑借爲癡。《説文》:癡,不慧也,從疒疑聲。

史鰌奉御而進,所搏獘而扶翼。

  此與同浴分爲兩事,上事自謂無禮,此事自謂敬賢,非二事同時也。靈公妻、妾同浴,史鰌豈得闌人?所搏獘而扶翼,當爲一句。搏借爲簙,獘即蔽也,《楚辭》菎蔽象棊,有六簙些,王逸曰:蔽,簙箸。《墨子·號令篇》曰:無敢有樂器、獘騏軍中,有則其罪射。獘騏即菎蔽之蔽,象棊之棊也。所借爲處、爲御、爲户,皆訓爲止。此謂簙弈時,適值史鰌進御,乃急止簙而下扶之,是所以爲肅賢人也。

陰陽相照,相蓋相治。

  俞先生曰:蓋借爲害。《釋言》:蓋、割,裂也。舍人本蓋作害,是蓋、害古字通。陰陽或相害,或相治,猶下云四時相代,相生相殺也。

欲惡去就,於是橋起。

  《釋木》:上句曰喬,橋起即喬起。

外物编辑

夫揭竿累。《釋文》:累,本亦作纍,司馬云綸也。

  累本纍之俗省,當從别本。《説文》:纍,一曰大索也。故司馬訓綸。

末僂而後耳。《釋文》:末僂,李云末上謂頭前也,又謂背膂也。

  孫詒讓曰:《説文》:周公韤僂,或言背僂。韤僂即末僂,是許以末爲背也。《淮南·地形訓》其人面末僂脩頸,《高注》云:末,脊也。李後義正同。

惠以歡爲驁,終身之醜。

  惠爲發聲詞。《左氏·襄二十六年傳》寺人惠牆伊戾,服虔曰:惠、伊皆發聲。是古語有以惠爲發聲者也。

聖人躊躇以興事,以每成功。

  《小雅》每懷靡及,《魯語》説之曰懷和爲每懷;鄭君讀和爲私。《漢書·賈誼傳》:品庶每生。然則每成功者,猶求成功耳。每與謀聲義亦相近,古文謀作𠰔

箕圓五尺。

  孫詒讓曰:箕本其字,圓即員字。《西山經》廣員百里,《越語》廣運百里,《山木篇》目大運寸。員、運,皆廣也。案:孫説是也。《商頌》景員維河,《傳》云:景,大;員,均也。幅隕既長,《傳》云:幅,廣;隕,均也。幅、隕同義,皆廣也。景員亦謂大廣。《傳》訓均者,《説文》云:均,平徧也。平徧即廣之義。又《説文》:軍,圜圍也。圍即囗字,《説文》:囗,回也,象回帀之形。回,轉也。轉,運也。是則軍、運聲義皆相近,而運又訓廣。員,既與圓同音,乃復訓廣。蓋古語廣與圓名多相同,當隨事解之。

嬰兒生無石師而能言。《釋文》:石者,匠名也。

  匠石、石師,蓋皆借爲碩字。碩者大頭,猶首領也。

靜然可以補病。

  然或體作䕼,是古然音同難。此然字當借爲儺,《詩·衛風》傳:儺,行有節度也。

寓言编辑

夫受才乎大本,復靈以生。

  孫詒讓曰:復借爲腹,腹靈,猶言含靈也。案:孫説未諦。復從畗聲,《説文》畗讀若伏,是復可借爲伏。褚先生補《龜策列傳》曰:下有伏靈,上有兔絲。所謂伏靈者,在兔絲之下,掘取之,入四尺至七尺,得矣。伏靈者,千歲松根也。是此草所以名伏靈者,以其受才乎大本,凡受才大本者,皆伏臧靈气於内,草所受才之大本,則松根也。人所受才之大本,則天地根也。今人但知伏靈爲藥草專名,不解其所從得義,由是《莊子》所言復靈,不可解矣。

若參者可謂無所縣其罪乎?

  此罪乃罪罟之罪,非辠之借字也。《説文》:罪,捕魚竹罔也。無所縣其罪,猶云:無所絓其罔耳。以利祿比罔羅,或比之于羈絆纓紼,皆恆語也。郭不悟罪爲罪罟本字,乃云無係祿之罪,詰詘甚矣。

地有人據。

  人借爲夷。《海内西經》夷羿作仁羿。古文仁、夷皆作𡰥,故得相通,脂、真亦相轉也。夷可借仁爲之,亦可借人爲之。據借爲勮,《説文》:勮,務也。務,趣也。趣,疾走也。是勮有急促義,與平夷相對。地有夷勮,猶言地有夷險,地有難易耳。

讓王编辑

民相連而從之。《釋文》:司馬云連讀曰輦。

  連,本古文輦字。司馬猶知其本。

顔色腫噲。

  噲,當讀爲殨。《說文》:殨,爛也。噲、殨相通,猶繪、繢互用矣。

無壽類矣。

  壽借爲疇,言殃及子孫。漢人多作噍類,噍亦疇字,子孫相繼,稱:疇人、疇官。

天寒既至。

  俞先生曰:天當作大,《魯語》曰:大寒降。

又欲以其辱行漫我。

  漫,正當作槾,《説文》無漫。槾我者,塗汙我也。

時祀盡敬,而不祈喜。

  俞先生曰:喜即禧。《釋詁》:禧,福也。《吕氏·誠廉篇》作:時祀盡敬,而不祈福。

若伯夷、叔齊者,其於富貴也,苟可得已,則必不賴。

  《方言》:賴,取也。

盜跖编辑

穴室樞户。《釋文》:樞,徐苦溝反。

  孫詒讓曰:樞字,徐當作摳。殷敬順《列子釋文》云:摳,探也。

多辭繆説。

  繆,猶繁也,《庚桑楚篇》曰:外韄者不可繁而捉,内韄者不可繆而捉。《説文》:繆,枲之十絜也。故引伸得爲繁。繁説與多辭同意。今人以繆爲亂,而繁亦可訓亂,皆冣後引伸之義,非此繆説之訓也。

子之罪大極重。

  俞先生曰:極,借爲殛。《釋言》:殛,誅也。《書》、《左傳》殛字,《釋文》竝曰:殛,本作極。罪大殛重,言罪大而誅重也。

脣如激丹。《釋文》:激,司馬云明也。

  激,借爲敫。《説文》:敫,光景流也,讀若龠。故司馬訓明。

此患上無以爲身,下無以爲人。

  患讀爲貫。《大雅》串夷載路,《釋文》:串,古患反,一本作患。是串、患通。串即毌字,今通作貫。《釋詁》:貫,事也。此貫者,此事也,即指前所説脩文武之道,掌天下之辯等。下言子之道,子之道,即此貫也。

今謂臧聚曰。《釋文》:臧聚,司馬云謂臧獲盜濫竊聚之人。

  司馬以臧爲臧獲,是也;謂聚爲盜濫竊聚之人,則非。孫詒讓曰:聚,當讀爲騶。《説文》:騶,廏御也。《周禮·趣馬》鄭注:趣,養馬者也。《楚語》説齊有騶馬繻;《月令》七騶,鄭注亦謂即趣馬。趣、聚同從取得聲,古字通用。聚與臧皆僕隸賤役,故竝擧之。

堯舜爲帝而雍。

  孫詒讓曰:雍者推之誤。《漢書·田千秋傳贊》鐂子推,《鹽鐵論·襍論篇》推作雍,是其例。推謂推位於善卷、許由。

貪財而取慰。

  《詩·小雅》傳:慰,怨也。貪財而取慰,猶言放於利而行多怨。

内周樓疏。

  疏正作𤴙,《說文》:𤴙,門户青疏窻也。《古詩》曰:交疏結綺窻。所以穿孔如交綺者,本由防盜。《釋名》:樓,謂牖户之閒,有射孔慺慺然也。射孔正防盜之具。其周帀室外者,重言則曰儲胥。《甘泉赋》儲胥弩阹,《長楊赋》木雝槍纍,以爲儲胥,胥與𤴙同從疋聲,胥亦𤴙也。若《天官書》言亢爲疏廟,則寢廟亦有𤴙。此蓋因襲爲之,《楚辭》言靈瑣,漢有青瑣,胥象是也。

說劍编辑

今日試使士敦劍。

  俞先生曰:《詩·魯頌》敦商之旅,《箋》云:敦,治也。敦劍者,治劍也。

漁父编辑

嗚呼遠哉,其分於道也。

  《説文》:異,分也。則分亦異也。

擅相攘伐,以賤民人。

  成玄英本賤作殘,訓當從之。文則作賤爲故書。

非其事而事之,謂之總。

  總,借爲儳。《地官·廛人》掌斂市總布,《肆長》斂其總布,杜子春皆云:總當爲儳。古音東、談相轉也。《曲禮》:長者不及,毋儳言。是儳者,不應豫而豫之也。

兩容頰適。

  頰從夾聲,夾之平聲爲兼,器有幷夾,猶幷兼也。此頰則借爲兼。

變更易常,以挂功名,謂之叨。

  挂從圭聲,與卦畫本同字。《説文》:挂,畫也。畫引伸爲謀畫,與圖本訓謀,而引伸爲畫圖,反覆相明。規與營亦謂畫圓,引伸爲規畫、爲營求,皆同意。挂功名者,圖功名也,規畫功名也。

列御寇编辑

形諜成光。

  孫詒讓曰:諜借爲渫,謂形宣渫於外,有光儀也。

不離苞苴、竿牘。《釋文》:竿,司馬云謂竹𥳑爲書。

  竿本借爲𥳑字,古干聲、閒聲相通。《聘禮記》:皮馬相閒。古文閒作干,《小雅》秩秩斯干,《傳》以干爲㵎,是其例。

宵人之離外刑者。

  俞先生曰:宵人,猶小人也。《學記》宵雅,《注》:宵之言小也。然則宵人爲小人。

故有貌愿而益。有堅而縵。有緩而釬。

  俞先生曰:益當作溢。溢之言驕溢也,《荀子·不苟篇》:以驕溢人。是也。縵者,慢之借字。釬者,悍之借字。

如而夫者。

  而,女也。而夫,即女夫。《左氏·昭六年傳》:左師曰:女夫也必亡。此輕賤語。《莊子》言而夫,亦必有所指㡿矣。

達生之情者傀,達於知者肖。

  《説文》:傀,偉也,《周禮》曰:大傀異災。魁梧亦此傀字。《方言》:肖,小也。傀爲大,肖爲小。此皆昔人所證知也。然肖本有小義,非借聲爲小。《老子》曰:天下皆謂我道大,似不肖。夫唯大,故似不肖。若肖,久矣其細也夫。是則肖者,所以致小,傀爲傀異,與肖似相反,亦其所以爲大也。

天下编辑

配神明,醇天地。

  醇借爲準,《地官·質人》壹其淳制,《釋文》:淳,音準。是其例。《易》曰:易與天地準;配神明、準天地。二句同意。

天下多得一察焉以自好。

  王念孫以一察連讀。俞先生曰:察即際,《廣雅》際、邊竝訓方,是際與邊同義。一際,猶一邊也。

猶有家衆技也。

  成玄英本有作百,孫詒讓從之。

已之大順。

  順借爲踳。踳者,舛之或字,俗亦作僢。順從川聲,《説文》首下云:川象髪謂之鬊,鬊即川也。是古字借川爲鬊,明川聲、春聲通,故順得借爲踳。上説爲之大過,謂沐雨櫛風,日夜不休也。此説已之大踳,謂節葬、非樂,反天下之心也。

又好學而博,不異,不與先王同。

  又好學而博爲句,不異爲句,不與先王同爲句;言墨子既不苟於立異,亦不一切從同。不異者,尊天、敬鬼、尚儉,皆清廟之守所有事也;不同者,節葬、非樂,非古制本然也。

未敗墨子道。

  未借爲非,敗即伐字,例證見前。言己非攻伐墨子之道也。

而九襍天下之川。《釋文》:九,本亦作鳩,聚也。

  九當從別本鳩字之義,然作九者是故書。襍,借爲集。

不苟於人。

  苟者,苛之誤。《説文》言:苛之字止句,是漢時俗書,苛、苟相亂;下言:苛察,一本作苟,亦其例也。

語心之容,命之曰:心之行。

  容借爲欲,同從谷聲,東、侯對轉也。《樂記》感於物而動,性之欲也,《樂書》作性之頌也。頌、容古今字,頌借爲欲,故容亦借爲欲。《荀子·正論篇》:子宋子曰:人之情欲寡,而皆以己之情欲爲多。是宋鈃語心之欲之事。

以聏合驩。《釋文》:聏,崔音而,郭音餌。崔、郭、王云:和也。

  聏,借爲而。《釋名》:餌,而也,相黏而也。是古語訓而爲黏。其本字則當作暱,暱或作昵。《左氏傳》不暱,《説文》引作不䵒。䵒,黏也。相親暱者,本有黏合之意,故此言以而合驩,亦即以暱合驩也。《説文》:暱,日近也。古音而如耐,暱亦作舌頭音,同部、同紐相借也。諸言不相能者,古音而、能皆如耐,不相能,謂不相黏而也。

請欲固置五升之飯足矣。

  固,借爲姑。

圖傲乎救世之士哉。

  圖,當爲啚之誤。啚,即鄙陋、鄙夷之本字。啚傲,猶今言鄙夷耳。

將薄知而後鄰傷之者也。

  孫詒讓曰:《考工記·鮑人》雖敝不甐,故書甐或作鄰,此鄰亦同。

椎拍輐斷。

  輐斷,借爲刓剸。《説文》:刓,剸也。下言魭斷,亦同此讀。

其行身也,徐而不費。

  徐讀爲餘,同從余聲也。《左氏·文元年傳》歸餘於終,《歷書》作歸邪於終;《邶風》其虚其邪,《釋訓》作其虚其徐:是徐、邪、餘三通。餘而不費者,《老子》云:治人事天莫若嗇。譏之者乃云:積斂無崖矣。

厤物之意。

  厤即巧歷之歷,數也。意者,《禮運》云:非意之也,《注》:意,心所無慮也。《廣雅·釋訓》:無慮,都凡也。在心計其都凡曰意,在物之都凡亦曰意,歷物之意者,陳數萬物之大凡也。

天與地卑,山與澤平。

  孫詒讓曰:卑與比通。《荀子·不苟篇》:山淵平,天地比。《廣雅·釋詁》:比,近也。

丁子有尾。《釋文》:李云丁、子二字左行曲波,亦是尾也。

  大、小篆丁、子皆非有左行曲波,李説非也。或言丁子即科斗,説亦無據。洪頤煊以爲孑孓之誤,皆無義。丁子,蓋頂趾之借。頂趾與尾本殊體,而云頂趾有尾,猶云白狗、黑犬,可以爲羊耳。

此其柢也。

  俞先生曰:柢即氐。《秦始皇本紀》大氐盡畔秦吏,《正義》曰:氐,猶略也。此其氐也,猶云此其略也。


  这部作品在1927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