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薩從兜術天降神母胎說廣普經/卷05

菩薩處胎經卷第五编辑

姚秦涼州沙門竺佛念譯

入六道眾生品第十五编辑

爾時,世尊入無量遍觀定意,觀察眾會心懷猶豫,將欲決疑現以真實,即出右脚指蹈此地界,使六趣眾生各各顯行羅列跱立。爾時,世尊告眾會者:

「汝等見此六趣眾生不乎?」

對曰:「唯然見之。」

時彼會中有菩薩,名曰自在,得虛空藏無盡法門,神智辯才應對無閡——此賢劫中十六聖子最大者是——遊十方剎施行佛事,即從坐起偏露右臂右膝著地,叉手合掌前白佛言:「今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願欲聞說六趣眾生行業果報。所問微淺願時發遣。」

爾時,世尊於大眾中和顏悅笑。諸佛如來常法,佛不妄笑,笑有因緣:若有眾生生梵天者,爾時佛微笑;有應作轉輪聖王者,佛復微笑;有作獄卒者閻羅王者,時佛亦笑;有受餓鬼身者,佛即時笑;有作畜生王者,佛即亦笑。爾時,世尊面門出五色光,普照三千大千剎土,即還攝光從頂上入,即告自在菩薩:「汝所問者,乃是如來威神所接,亦是十方諸佛所護,能發此問。今當與汝一一分別諸六趣眾生行業因緣。諦聽,諦聽!善思念之!」

「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佛告自在菩薩:「汝今舉目觀東方梵天、大梵天、清淨梵天乃至色究竟天,此諸天人先修梵行,皆是佛種修諸功德,以貪福報染著五樂,因緣道果皆受天身,計梵天福稱量測度,今當與汝一一說之。滿此三千大千剎土轉輪聖王七寶導從。所謂七寶者,一者、象寶,三十二牙毛色純白,脚躡蓮花身能飛行。二者、馬寶,身紺青色髦鬣朱色,身能飛行所至無礙,知人心念。三者、珠寶,光明徹照遍滿虛空,及四天下皆悉遍照。四者、輪寶,輪有千輻雕文刻鏤視之無厭,此第四無識。五者、玉女寶,女中殊妙性行柔和,端正殊妙世之希有,不長、不短、不白、不黑,身作優鉢羅蓮花香,口作牛頭栴檀香,恭肅謙下知聖王志趣。六者、典藏寶臣,王須寶時,手執神器用以[戀-心+廾]空瀉則成寶,取止隨王。七者、典兵寶,聖王出遊須四種兵,王告之曰:『吾今欲出巡遊國界,速集兵眾集我殿前勿令影移。』即受王教,迴身東顧,象兵已集行列在東;迴身南眄,馬兵已集行列在南;迴身西顧,車兵已集行列在西;迴身北望,步兵已集行列在北。轉輪聖王隨意所乘,或馬或象,或至弗于提、欝單曰提、拘耶尼提,遊行四方足不蹈地,或百歲、千歲、數千百歲食福自然。計轉輪聖王身滿四天下,不如帝釋身。何以故?帝釋所領七寶宮殿玉女眷屬,坐七寶殿堂天樂自娛,視東忘西視南忘北,快樂不可言。如彼釋身不如第六天王,身有三十相神德自在,隨形變化心念則成,所將兵眾不可稱數,功德福業布施無礙。如六天王等滿四天下,不如一大梵天功德廣大,典領三千大千剎土,諸梵天眾無量無限不可稱數,壽命極長過一賢劫其命乃終。」

爾時,世尊告自在菩薩:「汝今舉目南看,是無央數轉輪聖王列住南方。轉輪聖王功德多少如上所說,五戒十善、恭奉賢聖、持仙人戒、八清淨齋,根相連屬為人慈愍無傷害心,受業果報其福難量。故得紹繼轉輪王位。」

佛告自在菩薩曰:「汝今舉目西看,見師子王列住西面,以常六事跱立不動,毛色純白胸臆方正,皆由先身德行福報,雖受畜身分別善惡,足蹈蓮花塵垢不染,終不殺生食肉飲血。師子一吼飛落走伏,斯亦五戒不犯三過故獲斯報,雖墮畜生轉身成道。」

佛告自在王菩薩:「汝迴目北,顧視餓鬼七寶宮殿,左右眷屬皆食自然甘露法味,雖名在餓鬼,皆緣人中積善擁護,亦有神足到諸佛剎,禮敬諸佛稟受正要,可行知行可住知住,感動隨時不守常法,遊此忍界眾善普會,轉則成道亦復不久。」

佛告自在菩薩:「汝迴目下顧,見閻羅王以五事治化無有阿曲。云何為五?罪人在前即面詰問:『汝在人間知有佛、有法、有比丘僧、有父有母耶?』罪人報曰:『實有。大王!』爾時聖王以偈問曰:

   「『杻械鐵鎖靽,鑊湯熱銅柱;洋銅熱鉗叉,償對今不久。
   自造因緣本,報業無人作;非父母兄弟,誰能代受苦?
   我願出家學,守戒不妄犯;行正法平等,猶尚日三煮。』

「爾時,閻羅王以五事問,即勅獄卒隨罪輕重付令治之。彼罪人中聞佛法聲,罪滅福生,還復人身修治清淨行,是謂菩薩六趣眾生報應如是。」

自在菩薩禮佛足已還在本位,時彼會中有八千億眾生,不樂處苦墮六趣道,盡發無上寂滅空無去離生死。

菩薩處胎經轉法輪品第十六编辑

爾時,世尊將欲示現諸佛無量遺體報應——令一切會神通菩薩、學無學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四眾圍繞,現生受報轉大法輪,非沙門婆羅門魔若魔天所能轉者——即以神足定力,放諸身節毛孔光明,遠照十方諸佛剎土,一一光明皆有三千大千佛國,一一佛國皆有化佛,一一化佛皆有三千大千眾生之類,一一諸佛與彼諸會者說無盡法藏、無量奇特無與等法、真際甚深,所說法者,初、中、竟善,除婬怒癡,以八解水洗除心垢。爾時,諸佛於池水中化作七寶高臺去池七仞,彼寶臺上敷寶高座,於四角頭皆懸金鈴,眾寶雜廁其間,懸繒幡蓋五色赤黃,快樂不可言。爾時,眾生在座聞法無盡之藏,端坐思惟心不錯亂,皆願欲聞如來祕要。

爾時,世尊如諸佛常法,復放肉髻光明,上至無數億佛剎土。空界佛剎,佛名寶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見釋迦文尼肉髻光明,即告彼土諸會菩薩:「下方有佛,釋迦文尼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今在母胎廣說深要無上法藏,引致十方諸神通菩薩,汝等可往禮敬問訊,并持我名問訊釋迦文尼,德化日進遊步康強耶?彼土眾生易受化耶?汝等詣彼攝持威儀,彼土眾生多諸惱害憍慢熾盛。」

爾時,彼土菩薩齊整法服,五千七萬二億菩薩禮彼佛足,忽然不現來至忍土。釋迦文尼佛復以定意神力,令彼來菩薩不見釋迦文尼,說法道場周障四面,從閻浮提遍三千大千剎土,推求忍土釋迦文尼佛。彼諸菩薩各各自相謂言:「上虛空界我等剎土去此極遠,向所見光將無釋迦文尼佛取般涅槃放斯光耶?我等得無失天眼通耶?何以故?遊至十方遍諸世界不知所在。」各各發心內自思惟:「我等寧可還至本界。」作是念已各各不能至本佛剎,各懷恐懼衣毛皆竪,謂失神足疲厭心生,不能究盡無盡法藏。所以者何?皆是釋迦文尼威神使然。佛悉知彼諸菩薩心,即以神足接諸菩薩在母胎中。

爾時諸菩薩等加敬作禮,兼以佛遣問訊,各一面坐。

爾時,釋迦文尼名怛薩阿竭,復以神足之力放大光明,照東方炎世界,國名奇特,佛名深義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現在說法初、中、竟善,見大光明告諸菩薩:「汝等莊嚴詣忍世界釋迦文尼佛所,聽無盡法藏多所饒益。何以故?彼土菩薩皆一生補處,必有奇特難思議法。」諸菩薩等敬承佛教,禮彼佛足忽然不現,來至忍界釋迦文尼佛所,頭面禮足各坐一面。

佛以神德召魔波旬,將有所感動故致魔來。

爾時世尊知眾生集,諸天作樂讚頌如來無量福業。佛告文殊師利:「止諸天樂,吾欲說法。」

佛告諸來會者:「佛出於世,億千萬劫時時乃有,如優曇鉢花,菩薩摩訶薩漏盡神通根本法者,除想去念是謂有盡;不見漏盡無想法者,是謂無盡。菩薩摩訶薩計身縛著不至彼岸,是謂有盡;能去身想不在彼此,是謂無盡。菩薩摩訶薩縛結已解不住真際,是謂有盡;不見縛結空無我想,是謂無盡。菩薩摩訶薩入出入息觀諸世界了無所有,是謂有盡;分別虛無不見有度無度,國界無若干,是謂無盡。菩薩摩訶薩修行十六殊勝之法,濟度阿僧祇眾生,是謂有盡;十六殊勝自性空寂,不見度不見不度,是謂無盡。菩薩摩訶薩廣修剎土,為眾生執苦不以為勞,是謂有盡;不見眾生剎土清淨不一不一,是謂無盡。菩薩摩訶薩奉戒修法入三脫門,是謂有盡;不見眾生缺戒全戒,是謂無盡。

「菩薩摩訶薩曉了分別句義字義應適無方,是謂有盡;不見句義分別字義,是謂無盡。菩薩摩訶薩分別天道、人道、畜生、餓鬼、地獄,於中拔濟使得解脫,是謂有盡;雖處五濁不染無所染亦無所著,是謂無盡。菩薩摩訶薩除貪貢高無增上慢,亦不自下修清淨行,是謂有盡;法性空寂無自大心,不見慢惰於法有失,不見精勤受道果證,是謂無盡。菩薩摩訶薩莊嚴佛樹演暢無數,音聲清淨普聞十方,破壞貪著使行布施,是謂有盡;不見世界成敗起滅有貪著者,是謂無盡。菩薩摩訶薩以金剛心破三界結,從初發意至不退轉,不見斷滅有礙眾生,是謂有盡;吾我貪著無吾無我,云何我我自無我亦無有我,是謂無盡。菩薩摩訶薩滅種姓名不著俗法,言是我所非我所,是父、是母、是兄、是弟,我姓最勝彼姓不如,我族姓子彼非是族姓子,計名號者,是謂有盡;從初發意乃至成佛,不見有成亦不見佛,假號名字悉皆空寂不見有空,云何為空誰造此空?空自無空云何言空,是謂無盡。

「菩薩摩訶薩法說、義說、句說、字說,從無明至行乃至生死,無明愛取法因緣不盡,迷惑顛倒無明所繫,從冥入冥能拔濟出,是謂有盡。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憂悲苦惱;縛著繫戀蠲除無所著,無明滅,無明滅則行滅,行滅則識滅,識滅則名色滅,名色滅則六入滅,六入滅則觸滅,觸滅則受滅,受滅則愛滅,愛滅則取滅,取滅則有滅,有滅則生滅,生滅則老死憂悲苦惱滅。老死憂悲苦惱緣生,生緣有,有緣取,取緣愛,愛緣受,受緣觸,觸緣六入,六入緣名色,名色緣識,識緣行,行緣無明;老死憂悲苦惱滅則生滅,生滅則有滅,有滅則取滅,取滅則愛滅,愛滅則受滅,受滅則觸滅,觸滅則六入滅,六入滅則名色滅,名色滅則識滅,識滅則行滅,行滅則無明滅。解了法性種種滅不滅,亦不見滅亦不見不滅。云何為滅滅無滅?是謂無盡。

「菩薩摩訶薩分別曉了起法盡法,起不知所從來,盡何知所從去,起亦無起盡亦無盡,是謂無盡。曉了起盡悉無處所如空無著,云何無著不見無著?無著無此無著,是謂無盡。

「菩薩摩訶薩欲得總持三昧四無礙慧,晝夜經行舉身輕重,初習法觀去地,初如阿摩勒果,漸如鞞醯勒果,轉如呵梨勒果,去地如指影等,漸漸去地七人影等,此是俗禪凡夫仙學,菩薩於是學而不住,是謂有盡。心通無礙不住五通非不住通,解了諸法法性自然,無明真際皆悉自然亦無自然。云何自然?不見自然無自然,是謂無盡。

「菩薩摩訶薩以空滅想於色無受,等分眾生不見差降,在閑靖處思惟識念,不見造色不見無造色,一向究竟向涅槃門,是謂有盡。念身非常施戒定意,不畏墮落沒溺生死,雖處生死如鳥飛空不見形影,悉知無所有,是謂為火滅灰聚無有熱氣,求火主質無人、無我、無壽、無命,觀察分別誰所造作,識亦無識,十八界入推尋無本,百八愛著悉無所有,通達往來不見不可見,不可護持不見有持者,云何為持?持無所持,是謂無盡。」

爾時,座中有菩薩名曰金色,六通清徹深解佛慧,功德無量權變非一,欲問如來無盡之義,即從坐起偏露右臂右膝著地,叉手合掌前白佛言:「齊何名為無盡義耶?」

佛告金色菩薩摩訶薩:「無盡法者,無言無說。云何見問說無盡義?」爾時世尊即與金色菩薩而說頌曰:

   「虛空無色像,尋生亦無本;胎分無有量,如河注乎海?
   無盡法寶藏,三世佛父母;欲得求盡本,正可生惑心。
   解了法相空,塵垢滅無餘;成佛金剛身,莊嚴眾相具。
   分別佛身空,內外無所著;雖演無盡寶,億萬不說一。」

爾時如來說無盡寶時,現坐菩薩學無學等,發意趣向無盡法藏;諸天、龍、神、人與非人,皆發無上立不退轉。

菩薩處胎經五神通品第十七编辑

爾時,座中有菩薩名曰妙勝,具足六度善權方便,所在教化靡不周遍,處處入眾見靡不喜,正觀定意為世福田,若善男子、善女人遭此菩薩摩訶薩,諸惡除盡普發福慶,思惟平等不二法門,恒以如幻、如化、如夢法濟渡群生,修治佛道無有彼我。爾時,妙勝菩薩即從坐起,叉手合掌前白佛言:

「善哉,世尊!五神通菩薩云何得知分別其行?修習何法得神通道?」

佛告妙勝:「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吾當為汝分別通慧。」

「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佛言:「妙勝!此欲界中善男子、善女人,不須眼通生便徹見一閻浮內眾生之類,麁、細、好、醜、青、黃、赤、白,城郭、屋舍、山巖、樹木。或有善男子、善女人,眼能觀二天下、三天下、四天下,不須眼通生便觀見。或有善男子、善女人,不須眼通、耳通清徹,聞一天下男聲、女聲、馬聲、車聲,所聞聲響即能別知,不修耳通一一曉了。或有善男子、善女人,不習不學自識宿命,吾從某處來生此間,父姓某、母姓某,兄弟、姊妹名姓種族盡能別知。或有善男子、善女人,不修習神通,知他人心行善行惡,斯趣惡道、斯趣善道,此生天上、此生人中,此生餓鬼、此生地獄、此生畜生,此是有緣眾生,此是無緣眾生。或有善男子、善女人身能飛行,周旋往來不修身通,身便能飛無所觸礙,履空如地、履地如虛。」

佛告妙勝:「此五種人,非實神通退法眾生。或有善男子、善女人修眼聖通,除色斷垢念不移易,究竟道門。何謂道門?三空定是。便能得見一千天下、二千天下、三千大千天下。或有善男子、善女人修耳聖通,寂然入定清淨聞一天下、千天下、二千天下、三千大千天下,男聲、女聲、象聲、馬聲、車乘、鍾鼓之聲,一一分別知聲好惡,此聲生天,知聲生人、知聲生餓鬼、知聲生畜生、知聲生地獄,知聲有緣眾生,知聲無緣眾生,皆悉分別一一曉了。或有善男子、善女人清淨修道,除去識垢內外無瑕,得意聖通自識宿命。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乃至無數阿僧祇劫所從來處,父母、兄弟國土清淨,悉能識知。或有善男子、善女人,修六神通解知法性,強記不忘意止覺道,分別三明定意不亂,便能得知他人心念,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乃至無數阿僧祇劫所從來處,皆悉知之。父母、兄弟國土清淨,名姓種族皆悉知之。或有善男子、善女人思惟法觀,以心持身以身持心,食知止足,睡眠覺寤意想如空,於婬、怒、癡亦不慇懃,計身無我心法清淨,意識以定便能舉身,一鼓、二鼓乃至七鼓漸漸習定,遊一天下、二天下乃至三千大千剎土,入地如空,山河、石壁無所罣礙。或有善男子、善女人臨當成佛,以智慧力除眾生垢,坐樹王下端坐思惟,自發誓願:『吾不成佛不起于坐。』如我曩昔坐閻浮樹下,三十八日觀樹思惟,發此誓時感動天地六返震動,弊魔波旬將諸兵眾,雨沙礫石雷電震吼,不能令吾動於一毛。何以故?慈潤普遍愍眾生故,得成作佛六通清徹。」

爾時世尊即說頌曰:

   「凡夫所得通,猶如諸飛鳥;有近亦有遠,不離生死道。
   佛通無礙法,真實無垢穢;念則到十方,往反不疲惓。
   以慈念眾生,得通無罣礙;仙人五通慧,轉退不成就。
   我通堅固法,要入涅槃門。」

爾時,世尊與妙勝菩薩說此法時,有百七十億眾生,捨俗五通得六通慧。

菩薩處胎經識住處品第十八编辑

爾時,座中有菩薩名曰普光——大慈大悲神足自在,好樂深奧功德成就,從無央數阿僧祇劫,拯濟眾生拔苦根本得六神通,所經過處佛事不斷——即從坐起偏露右臂右膝著地,叉手合掌前白佛言:「既聞如來分別六通無所罣閡遍滿十方諸佛世界,假令諸佛正法平等無有差別,今此識法住無所住,六通識法,識是一法為若干?若識是一法,如來金色神足道場得遊諸佛剎土,為識致身,為身致識?若身致識則無六通;若識致身,此名一法無身無識。唯願世尊,報我此義。」

佛告普光菩薩:「汝所問義,為第一義問?為世俗義問?若俗義問,識法若干無有定相。第一義問,則無身無識。何以故?分別識法自性空寂,無來無去亦無染著。汝問金色——此有為法五陰成就,非自然法非第一義——佛色身法,於第一義則為有失。我今為汝說識相法。菩薩行六通,身識共俱,非識先身後,非身先識後。何以故?相法自然,識不離身、身不離識,猶如二牛共一軛,若黑牛前白牛後,則種不成就。若白牛前黑牛後,種亦不成就。非黑牛前白牛後,非白牛前黑牛後,則種成就。神足道果亦復如是,身識共俱無有前、後、中間。如來色身有前、有後、有中間,此世俗法非第一義,於虛寂法無有若干。」

爾時世尊即說頌曰:

   「如來金色體,三世所奉敬;為人作重任,無上無極尊。
   忉利諸天人,晝夜散花香;梵天及營從,作樂而娛樂。
   於百由旬內,遍滿虛空界;高聲稱善哉,佛識不可見。
   無內、外、中間,為世愚惑故,現有六通法。
   過去無數佛,光相亦如今,欲求識法本,寂滅不可見。
   菩薩六通道,現盡無有盡,出息、入息念,不著三界有。
   觀身內、外淨,金色空無著,識法亦如是,無去、來、現在。
   五陰性清淨,無今身、後身,一一分別相,永到安隱處。
   識相有六事,亦名六障法,六識所住處,生滅不可盡。
   猶如水上泡,一滅已復生;識法自然空,流馳滿諸方。
   我本所造行,身識二事俱,獨步無等侶,說法無上道。
   諸法識為本,所向隨身相,雖住亦不住,教化苦惱者。
   眼見前色法,識在中間障,非色來入眼,亦不眼就色。
   分別此彼法,由識知善惡,識自無識法;耳聲、鼻香別,六業自生緣,故造善惡行。
   聲不來就耳,鼻、口、意亦爾,法法相因緣,無著空無法。
   賢聖八品道,三十七行觀,虛空寂然界,無相無有願。
   行有白黑報,受對識分別,欲求識實相,不見有住處。
   莊嚴佛剎土,四等無所畏,解了諸法空,識滅行亦滅。
   菩薩成道果,無去、來、今法,識如幻化道,不住於彼此,識滅歸虛空,假號無真實。
   初入四空定,除想無係著,竪顯高法幢,演暢識相法。
   前識非後識,亦不離於識,三界第一尊,乃能究識性。
   如人在山頂,通達見四遠,分別善惡行。
   天眼通第一,遠見十方界;有黠智慧人,如掌觀明珠。」

爾時,世尊說此頌時,八十四億眾生,欲得遠離六識法相,不樂生死流轉五道,發弘誓心住無識地。

菩薩處胎經善權品第十九编辑

爾時,座中有菩薩名曰舉手,前白佛言:「世尊!願聞菩薩摩訶薩權變無數不可稱計。」

佛言:「菩薩摩訶薩常行善權,非此、非彼、非兩中間,隨前適化義說句說思惟義趣,莊嚴佛土六度無極乃至相知滅,方便導引無所罣閡。不自貢高亦無憍慢,容貌端正法服齊整,受前信施非度不捨。光相端嚴言說清淨,為一眾生住壽億劫,留形在後餘方教化,如是分身難可思量。所可遊化無覺知者,在鬼神界現大神力,亦使彼鬼度化眾生,展轉相教不失道教。復次權變作佛形像光相炳然,其有覩見及聞所說法,初、中、竟語安隱快樂,禪定覺道明慧解脫,契經、偈經、記經、授決經,處經、出要經,廣長經、聚經、生經、廣普經、未曾有經、現經、轉經,譬喻經、因緣經,隨所趣向與說深法解空無我,眾生所念各各不同,能令一切入解脫門。譬如眾源陂池,五河駛流各各有名,悉歸于海便無本名。亦如須彌跱立難動,雜色眾鳥往依附止,皆同一色便無本色。菩薩摩訶薩教化眾生淨佛國土,亦復如是。眾生心識所念不同若干思想,能令一切至解脫門想定意滅,便無本念同一解脫,是謂菩薩摩訶薩權變適化不可測量。」

爾時世尊即說頌曰:

   「譬如田農夫,選擇良美地,下種不失時,溉灌以時節,長養苗成就,不霜虫蝗災,究竟獲果實,收藏無憂畏。
   菩薩真實法,六度無極田,消除慳貪心,溉以甘露水,善權方便道,明了去就法,導引眾生類,得至不滅處。
   生、老、病煩惱,燒諸心善根;善權方便護,解了去就法。
   夫人欲出家,禁戒以為首;不著飾好法,行權菩薩道,畢命不惜身,不犯如毫釐。
   身如草土糞,隨人所爴割,忍如安明山,堅固不可沮。
   護戒方便道,毀譽無增減;出冥在明處,菩薩善權道。
   現身在人間,哀愍一切故;或現微細形,出入無罣礙。
   道場諸佛坐,滅結更不生;其有至道場,結盡永無餘。
   亦如大導師,將諸商賈等,入海採珍琦,珊瑚、琥珀珠,明月隨意寶,安隱還本國。
   父母諸兄弟,眷屬奴婢使,和悅心歡喜,如定除去想。
   行權菩薩等,搜求無盡藏,了別珍琦妙,自用瓔珞身。
   善權導師長,六度為妻息;四等心覆蓋,塵垢不著心。
   世多愚惑人,守慳不布施;積財千萬億,稱言是我有。
   臨欲壽終時,眼見惡鬼神;刀風解其形,無復出入息。
   貪識隨諸惡,受報甚苦辛;將至受罪處,變悔無所及。
   佛以權智度,就彼而說法;利根自省罪,悔心不藏匿,聞法得度脫,菩薩善權道。
   如人生便盲,不識玄、黃色,遭遇聖巧匠,療治以法藥;
   昔聞有五色,青、黃、赤、白、黑,既得明眼識,不別青、黃、赤。
   菩薩善權道,分別至究竟;蕩除八難法,不生亦不滅。」

爾時,世尊說此頌已,有百億居士行善權道,畢竟無為住無住地。

菩薩處胎經卷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