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薩從兜術天降神母胎說廣普經/卷06

菩薩處胎經卷第六编辑

姚秦涼州沙門竺佛念譯

無明品第二十编辑

爾時,座中有菩薩名曰智清淨,分別空、無生、老、病、死,婬、怒、癡多者,婬、怒、癡少者。分別眾生三品差別,於等分中何病最重?所謂重者邪見是。智清淨菩薩即從坐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長跪叉手前白佛言:「如來無所著等正覺,無所不知無所不見,過去、當來、今現在,蚑行喘息人物之類,心所念法,口所言說,身行善惡,甚深禁法威儀戒律,知多、知少、知重、知輕。今我所問,非空非不空,非有非不有,非有空非有有;三聚眾生,何者為輕?何者為重?何者現報?何者生報?何者後報?云何想知滅?云何涅槃?云何無餘?」

佛告智清淨菩薩:「善哉,善哉!快問斯義!愍諸一切多所饒益,乃能於佛前問平等法。汝還復坐,吾當與汝解說句義初、中、竟品,黑業受黑報,白業受白報,一一分別令汝知之。」

爾時世尊即說頌曰:

   「如人種果樹,子苦果亦苦;為罪得黑報,經歷劫數苦。
   種甘得甘果,還受甘果報;香潔甚香美,得受清白報。
   如人在池水,內外清淨徹;無風無塵穢,香美得清涼。
   其有眾生見,娛樂不能離;佛道清淨行,與彼無有異。
   黑報眾生等,墜墮三塗難;高下隨駃水,漂流厄難處。
   當時煩惱苦,獨受無人代;破骨入髓腦,燒煮不可量。
   已至無救獄,意悟求解脫;無明所覆蓋,不見慧光明。
   如人行路迷,舉南以為北;終日心不悟,雖聞亦不信。
   受罪重苦惱,毒痛加其身;久後罪雖畢,世人所惡賤。
   形體腥臊醜,如猪臥深溷;宛轉入鑊湯,死而復更生;愚癡本所造,受報如影響。
   善、惡二俱等,等分眾生義,無道無偏黨,行亦有高下。
   持戒生天人,不施福最少,摶食畏人見,慚愧不露出。
   雖有天女眾,音樂不和雅,時時出遊觀,畏逢神妙天。
   若戒布施具,甘露衣食至,前後伎樂繞,如月星中明,久久出遊觀,營從自莊嚴,天樂自然作。
   斯由此人間,持戒布施具,福報如影隨。
   諸天雖受福,亦有劫數難;臨欲命終時,乃知衰耗法。
   善念轉欲微,當復更受身;輪轉五道中,經歷無數劫。
   善惡受對時,不避豪貴賤;於中能獨拔,如我釋迦文。」

爾時,世尊說此偈已,於大眾中諸天及人,七萬七千億那由他,皆發無上正真道心。爾時,世尊告智清淨菩薩曰:「一生補處菩薩大士,以權方便在卑賤家生,欲得示現除無明結,十月在胎臨生之日現無手足,父母覩見謂為是鬼,捐棄曠野不使人見。所以者何?菩薩權化欲令愚癡父母眷屬覩見道明,其後數月母復懷娠,具滿十月生一男兒,端正姝妙世之希有,晝生夜死,父母號哭椎胸向天:『山神、樹神何不憐我?先生一子而無手足捐棄曠野,今生一子端正無比狀如天神,今復晝生夜死,心肝斷絕當復奈何?』復經數月母繫懷妊,十月具滿生一男兒,三頭八脚四眼八臂,覩者毛竪,父母眷屬捨而欲去;菩薩權現令不得去。父母問曰:『為是天耶?為是龍、鬼神、阿修羅、乾闥婆、伽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與非人耶?』」爾時所生男兒,即以偈報父母曰:

   「『非天、夜叉、鬼,須倫、迦樓羅;為母除愚闇,權生父母家。
   先無手足子,亦復是我身;朝生若暮死,八住無上尊。
   我今受形分,三頭八手脚;何為捨我去,經向地獄門?
   地獄眾苦備,十八鑊湯沸;一一鑊湯者,十六隔子圍;受苦無量劫,求出甚為難。
   父母愚惑人,不識真法性,邪見禱神祠,謂當脫苦難;
   如火焰熾盛,益以乾薪草,焚燒善根本,求滅亦欲難。
   今我還復體,現本端正形,道本心堅固,修習三通慧,從阿僧祇劫,誓度不度者。
   守戒不失願,託生父母家,前後捨身命,其數如微塵。
   所可經歷處,靡不蒙福祐;群品若干種,行跡各不同。
   應與歡悅度,亦以恐畏化;隨彼眾生念,令復心所願。
   眾生病非一,投以甘露藥;趣使入道撿,不令入邪徑。
   諸天受福樂,甘露除病樂;不違聖教樂,解脫涅槃樂。』

「爾時菩薩說此偈時,父母宗族及諸來會者,皆發無上平等度意。」

菩薩處胎經苦行品第二十一编辑

爾時,諸會菩薩,天、龍、鬼神、阿修羅、乾闥婆、迦留羅、摩睺羅伽、緊那羅、人非人,學、無學及四部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如來觀察知諸眾生心之所念,「欲使如來說究竟成就苦行無量,齊何發意得成佛道?」佛知彼心,即與說本勤苦之行。佛告諸來會菩薩摩訶薩:「聽我所說真實法相,亦不由俗數得道,亦不離俗數得道,不從真道亦不離真道。何以故?黑中白妙,俗中道妙,苦樂甘勝。所以者何?吾昔學道直信不疑作日月王,日宮殿者,縱廣五十一由旬;月宮殿者,縱廣四十九由旬。日放光明一億一千光明,月放光明一億光明。吾為日月天子,謂為常住不朽不敗,經歷恒河沙億千萬國土,作日天子作月天子,命盡乃知非實非真。後壽轉減,作日月大臣,名曰荷伽羅,宮殿縱廣二十五由旬。次復作毘梨呵波提,宮殿縱廣二十由旬。次復作鴦伽羅,宮殿縱廣十九由旬。次復作醘謀,宮殿縱廣十九由旬。次復作含尼,宮殿縱廣十五由旬。此五大臣日月左右,於無央數百千劫作此五星,壽盡墮落,亦不真實其壽轉減。

「吾曾為昴宿,同伴六人度數三十。吾曾作畢宿,朋黨五人度數四十五。吾曾為觜宿,朋黨三人度數三十。吾曾為參宿,單獨一己度數十五。吾曾為井宿,朋黨二人度數四十五。吾曾為鬼宿,朋黨三人度數四十。吾曾為柳宿,朋黨四人度數十五。菩薩當知此七宿者,跱立東方。吾曾為星宿,朋黨五人度數三十。吾曾為張宿,朋友二人度數三十。吾曾為翼宿,朋友二人度數三十五。吾曾為軫宿,朋友五人度數三十。吾曾為角宿,單獨一己度數三十。吾曾為亢宿,亦獨一己度數十五。吾曾為氐宿,朋友二人度數三十五。菩薩當知此七宿者,跱立南方。吾曾為房宿,朋友四人度數三十。吾曾為心宿,朋友三人度數十五。吾曾為尾宿,朋友三人度數三十。吾曾為箕宿,朋友四人度數三十。吾曾為斗宿,朋友四人度數三十五。吾曾為牛宿,朋友三人度數十六。吾曾為女宿,朋友三人度數三十。菩薩當知此七宿者,跱立西方。吾曾為虛宿,朋友四人度數三十。吾曾為危宿,單獨一己度數十五。吾曾為室宿,朋黨二人度數三十。吾曾為辟宿,朋友二人度數三十五。吾曾為奎宿,朋友二人度數三十。吾曾為婁宿,朋友二人度數三十。吾曾為胃宿,朋友三人度數三十。菩薩當知此七宿者,跱立北方。

「吾從無數阿僧祇劫,或為日月王,或為臣佐,周旋往來形骸朽敗,無真實道。後來人間或為轉輪聖王、雜散小王,或為長者居士,求清淨道謂為真實,皆是虛行不合真道。吾昔一時入山求道,見諸仙學五千人俱集在一處,或翹一足叉手合掌隨日轉身,或有事月叉手合掌隨月轉身,或臥棘刺或服沙石,或持土梟、牛、馬、鹿戒,或在山頂投身深壑,或抱石自沈入於深水,或五火自炙求生梵天,或解身支節求神所在,或發頭頂以腦燃燈持供養天,或投身沸油酥,或江右殺無量眾生,或江左燒香,令命過眾生盡得生天,或自念言:『曼我今在先度父母。』即以父母擲於火中唱生梵天。或食牛糞或食菓蓏,或七日一食,或時不食形骸枯燥,或編樹葉以為衣服,或連髑髏以為衣服,或以髑髏以為食器,或服刺針,刺心持心令住,或時聚會一處,互相破腹洗腸去垢,唱生梵天。吾昔苦行不可稱計。於樹王下六年學道,日食一麻一米,青鴿飛雀頂上生乳(丹本卵),蛇虺纏身,牧牛獵師瓦石撩擲,或時斫刺破壞形體,或時以杖柱腹乃至於臍,遭此百千萬痛不以為苦。何以故?吾當於爾時,謂為是道,實非真道。

「於虛空有天叉手白菩薩言:『忍力最大破碎結使,今垂成佛慎勿退轉。』過去恒河沙諸佛世尊,不如菩薩斷食求道,天神所感,使彌家女奉上乳糜,食已氣力充足。七日思惟降伏魔怨,梵天下請得成為佛闡揚大法,可謂真道無過涅槃。涅槃無生,老,病,死。吾昔所更苦行如是。」

爾時眾會菩薩歎未曾有,皆發無上平等道心。

菩薩處胎經四道和合品第二十二编辑

爾時,座中有菩薩,名曰遍光,神智通達住不退轉,弘誓之心不可沮壞。諸佛所稱非一非二,乃至恒河沙佛功德無量積行無畏,恒遊行無量諸佛世界。同學八人,一、名不邪見菩薩,二、名直意菩薩,三、名眾相菩薩,四、名屈伸菩薩,五、名解脫菩薩,六、名解縛菩薩,七、名印可菩薩,八、名得誓願菩薩,從無央數劫已住盡地得不退轉。爾時遍光菩薩白佛言:「云何菩薩摩訶薩入四種道無有前後,得成無上等正覺道?於是菩薩晝夜思惟見欲如火,想知念盡顛倒行法,見初利法授阿那含,即彼天宮取道明證。如是不久,或時菩薩在上分地,下觀欲界猶如聚沫,斷三結使遠離三惡於有無有。或有菩薩得根得力立志自在,破有滅無無四等心,等彼此、無我想,非去來今亦非等正覺。今此眾生於無上道有何差別?」

佛言:「善哉斯問!吾當與汝具分別之。云何菩薩因緣因緣?云何名因緣因緣?兩臂釧相掁故名為因緣因緣。彼教我受承聲受化,是謂聲聞;無師無智不因彼此,故名覺佛。復次,菩薩摩訶薩此道彼道共相授決,處證無證周流五道,是謂為覺。亦不見覺,亦不見不覺,不一不二是不二入。菩薩摩訶薩本行習盡解了緣覺,有餘無餘結使永盡,是不二入。等分眾生解了無常,身非我有,內外盡空,是不二入。佛恩流布廣普無邊,以苦集道得至無為,是不二入。大慈四等覆蓋一切,愚惑眾生得至真實,是不二入。」

爾時世尊即說頌曰:

   「聲聞、辟支佛,假號音響名;猶彼大戰師,勝怨乃為上。
   佛為無等倫,獨步三界尊;服心降魔兵,忍力至涅槃。
   輪轉生死苦,命如琢石火;經歷億百千,求脫無有期。
   佛本無號字,隨人所尊重;羅漢、辟支佛,本一無有二。
   如彼定光佛,授我無上決;却後九十一,於此賢劫中,第四最勝尊,號曰釋迦文。
   五濁鼎沸世,不孝順父母;殺害阿羅漢,不奉二尊教。
   我所經歷處,非一非二道;六趣煩惱中,經歷無央數。
   初、中、後不寐,經行修道德;敬心自覺悟,去離三有著。
   昔佛所行願,不捨取滅度;一身一識神,與己無別異。
   勤苦數劫中,精神腐朽敗;為彼不自己,故得成佛道。
   我為一切智,遍教不教者;通慧無所著,一音除狐疑。
   三生須陀洹,得至無為道;況復第一者,取佛無有疑。
   我今諸弟子,有學及無學;四等拔濟苦,無起無生滅。
   本從思想生,還從思想滅;非我思想生,非我思想滅。
   行本自有根,流馳非一端;根斷無思想,無復根本念。」

爾時世尊說此頌時,十二那由他眾生,皆發無上平等道心。

菩薩處胎經意品第二十三编辑

爾時,座上有菩薩,名曰根蓮花,惠施無礙行四等心堅固難沮,進止行來不失威儀禮節,從無數劫來常修梵行禪定不亂,分別善惡觀察眾生,有婬、怒、癡心,無婬、怒、癡心,若多若少皆悉知之;遊諸佛國供養承事諸佛世尊,善權方便示現無常、無我、無身、無命、無人,可行知行可住知住慈愍一切。時根蓮花菩薩即從坐起,偏露右臂右膝著地,叉手合掌前白佛言:「善哉,世尊!四道所趣意何所在?為有意耶?為無意耶?意是果耶?為非果耶?意是有對無對耶?意可見不可見耶?意是過去、未來、現在耶?非過去、未來、現在耶?意是仙人法,非仙人法耶?意是有為法耶?無為法耶?意是有漏法無漏法耶?於三法報意何所在耶?意在黑黑報耶?意在白白報耶?意在不黑不白不白不黑報耶?意在不麁行法細行法耶?」

爾時世尊告根蓮花菩薩言:「善哉,善哉!根蓮花菩薩!汝所問義愍念一切,開化眾生心意識法,為盲冥者示現光明。汝今諦聽,諦聽!善思念之!」

爾時世尊即說頌曰:

   「最勝無等倫,清淨無瑕穢;眼淨如蓮花,不為塵所污。
   處世有為法,墜墮三有難;我空彼亦無,意寂無心識。
   如水在器中,規矩隨前物;過去非本有,現在善惡行,未來當壞法,此意非本意。
   菩薩行大慈,亦現對無對;洗除垢穢病,安處究竟道。
   人有五蓋蔽,令心有障礙;如日照天下,恒有五事蔽。
   須倫煙霧塵,閉塞根門法;意本無善惡,隨行之所造。
   寂滅空無法,如果繁折枝;譬如芭蕉樹,葉葉空無實。
   四大成人身,求意無意根,意在去來今,去來今無意;分別識心法,求實無所有。
   意法無形貌,不可言是意,心念若干事,生滅不斷絕;
   過念善、惡事,未來當受對,現在行已滿,意造非他為。
   一念九十億,有善有惡行,一念之所造,蠲除不可盡;況復日月劫,所造善惡行。
   智者將護身,堅固不傾動;如彼犯罪人,擎持滿鉢油,若棄油一渧,罪交入大辟,左右作眾伎,懼死不顧視。
   菩薩修淨觀,執意如金剛;毀譽及惱亂,心意不傾動。
   解空本求淨,無彼此中間;真如四諦法,趣向涅槃門。
   本我所造行,牽連身根本;非算師弟子,所可能籌量。
   無數億千劫,以身償罪對;象、馬、六畜形,除人不在次。
   雖得為人身,聾盲瘖瘂僂;佛出照世間,邊地不見佛。
   苦惱五鼎沸,純惡不聞善;顛倒邪法興,真性中道衰。
   我於無數劫,持行如油鉢;愛身自將護,引致無畏處。
   九十六種興,如夜見螢火;佛日照世間,除去諸闇冥。
   佛出世人樂,醫出病人樂,寶出貧人樂,得佛涅槃樂,苦行忍辱樂,我不著色樂,慳貪布施樂,持戒不犯樂,面受聖教樂,思惟禪定樂,有無平等樂,難遭值遇樂。
   地獄八難苦,無救第一苦,種子腐敗苦,生苗不成苦,生天入罪苦,正見顛倒苦,難陀拔難陀,繞著須彌苦,劫燒火熾苦,心悔求佛苦。
   一行向一道,一心意不迴,一身修道德,終竟成一寶。
   修一不離一,端嚴一識一;守一不離一,故名獨一步。」

當其世尊說此頌時,十六那由他眾生初行道跡,除去塵垢得法眼淨,於無所著入空三昧。

菩薩處胎經定意品第二十四编辑

爾時,座中有菩薩,名曰持空,相好具足入四法門,辯才第一修持佛土,一一佛土留身教化,現生現滅隨人高下,言語音響有甜有苦,說去知來現在明了,前人問一報以萬億,義味深邃難可思量。爾時,持空菩薩即從座起,偏袒右臂右膝著地。前白佛言:「云何菩薩度苦眾生?」

佛告持空菩薩:「能使眾生聞苦聲響,苦行菩薩斷苦滅苦不見苦本,一道推苦由恩愛而生,集結恩愛縛著人心,以藥療治二十八行無從苦本,積行累劫滅以復生。邪見眾生稱言真道,轉入清淨三昧定意,清淨無瑕無彼無此,心識開悟暫得定意。善哉我利,安隱快樂無過此勝,意識心結當時漸解,謂是真道此非真實。何以故?虛偽誑法非佛本行,古昔諸佛所行真實,非我非過佛所行法真實,四不思議。何謂為四?持意菩薩能令佛土三千大千剎土盡為七寶,還復如故,是一不思議。如我今日處母胞胎,引及無量阿僧祇眾生,不度者度不到者到,除垢至無垢,是二不思議。我本誓願要度苦人到無苦處,一苦不度吾終不取涅槃,是三不思議。佛身無量非東、西、南、北方之所能受,獨一無侶自性法空,觀別眾生自觀己性,此好此醜,此淨此不淨,此地、水、火、風,此我所此非我所,此苦此非苦,此樂此非樂,此常此非常,此今世此後世,作福得福作罪得罪。」

爾時世尊即說頌曰:

   「身如灰土糞,四大和合成,無風、水莊嚴,地大各自離,火滅在斯須,識無住處所,多罪積苦本,此是識所為;我今知識本,捨汝不有汝。
   五色玄黃綵,壞敗人心意;如人出入息,行法不久停。
   解知非常苦,無我彼中間;一音報萬億,興顯第一教。
   無常、苦、空身,曉了諸法相;一還住六淨,解空無相願。
   了身非我有,如佛教化眾;留身心識離,若佛無此神。
   云何分身化?隨前罪福報,各令充足願,今受後不受。
   現在亦如是,殺害父母罪;亦現亦不現,猶如拍毱報。
   神識之所染,或逆或變悔;一意向清淨,無為大導師。
   捨身去俗累,本無因緣法;其報如影響,如有亦不有。
   邪見言真實,癡網所纏裹;從黑還入黑,不別清白法。
   戒忍有五行,無畏無所懼;定力動大千,降魔如使兵。
   人求無上道,有退有進者,如河趣大海,往多達者少;
   遭遇大悲緣,善權渡彼岸,佛為一切智,無染無所著。
   我本行苦業,捨國、城、妻子;除父母、師長,不惜身體命。
   如人行曠野,渴乏須漿水;遇河泉池井,自濟無渴乏。
   人受四大身,有定不定處;況識無善惡,受報識明白。
   持戒七寶堂,天女數百萬;天樂自娛樂,念念無愁想。
   佛力一切智,遍潤一切人;先進五神通,甘露法自潤。
   稱揚四句義,無前、後、中間;法法然熾法,法性內外通。
   如我本所造,愛使之所縛;展轉五道中,以為屋舍堂。
   天道琢石光,尋究無有盡;盲龜浮木孔,時時猶可值;人一失命根,億劫復難是。
   海水深廣大,三百三十六,一針投海中,求之尚可得;一失人身命,難得過於是。
   奉律持戒人,處世難可值;於億千萬劫,佛如優曇花。
   有緣眾生等,受化於佛道;斷滅除結使,永盡無想著。」

當佛說此頌時,十二那由他眾生,信根堅立無有傾邪,皆發無上正真道意。

菩薩處胎經光影品第二十五编辑

爾時,世尊於母胎中廣說大乘不可思議,將欲滅度示現光影神德,令諸會者皆同一色,如佛金色無若干差別。諸天、龍、神、阿修羅、迦留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與非人,及四部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或有向、或有得果,悉令同色,欲聞如來光影定意建立功德,解脫無礙四辯才智應對捷疾,想知滅盡所可救濟。為人重擔行來進止,不失威儀如諸佛法,常所講說苦、集、滅、道,導引眾生入四意止。法成就斷意覺力師子無畏,賢聖八道空無想願。時會中有菩薩,名曰賢光,即從坐起偏露右臂右膝著地,叉手合掌前白佛言:「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放此光明普照三千大千世界,此光明所化如佛化不?佛力功德非一非二,光明所接不可窮盡,此二德行有何差別?唯願世尊,解釋疑結,使未信人永無狐疑。」

爾時世尊告賢光菩薩曰:「汝所問者,皆是如來神力。何以故?如來神光濟度眾生無所罣礙,從閻浮提上至果實天,光明遠照演說六度無極,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如佛神口度脫眾生無彼無此,濟度無數阿僧祇眾生,皆是佛光蔭涼覆蓋。」

爾時光明有自然音響,而說頌曰:

   「過去無數佛,靡不放光明;一一諸光明,說六度無極。
   戒、忍、解脫門,樂法以自娛;初說三空定,以次成就道。
   三毒等分人,無縛無所著;結結四十八,無救罪門無。
   非真行道人,所可經歷處;三活歡喜門,神人跡可貴。
   上勝所經過,得至無為岸;立行不退轉,無畏神力威。
   神光所接度,非百億萬倍;如彼一光明,分為微塵數。
   一塵作諸剎,無數不可稱;佛力不可盡,非有亦非無。
   一光演說法,度脫阿僧祇;法身自然空,內外清淨行;煩惱八萬四,定意不起亂。
   昔吾九十二,劫數難可盡,端坐樹王下,行道不中退;人、天、須倫鬼,勸請問我義,神光遠接度,度脫無央數。
   過去式棄佛,留光後教化;得入彼光裏,消滅三毒患。
   次佛惟衛尊,神德不可量;亦復留光明,拯濟苦惱人。
   拘那含牟尼,特出三界尊;今在仙人山,光影炳然著。
   句樓天中天,無著無所染;寂滅入涅槃,留光在後化。
   迦葉本無尊,所度不可量;亦以光明德,令度不度者。
   我釋迦牟尼,處胎而說法;身此光明彼,遍滿諸佛剎。
   此非小節人,所可能籌量;唯佛能量佛,功德無差別。
   當來諸佛等,皆以光明化;現可度眾生,先光而後法。」

爾時,世尊說此頌已,當其座上百七十億眾生,聞佛說此光明神德,皆發無上平等度意。

菩薩處胎經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