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資治通鑑外紀 (明崇禎刊本)
作者:劉恕 北宋

宋劉恕撰。(四庫全書鏈接

資治通鑑外紀序编辑

司馬光作序编辑

道原好著書。志欲籠絡宇宙而無所遺。其著資治通鑑外紀十卷未以傳人。病亟。猶汲汲借人書。以參校已之書。是正其失。氣垂盡。乃口授其子羲仲為書。凡使撰外紀序。皇祐初。有詔士能講經義者。聽別奏名。其中所對最精詳。先具疏。次引先儒異說末以己意。斷而論之。凡二十問。所對皆然。主司驚異。擢為第一。及發糊名。迺進士劉恕。年十八矣。光以是慕重之。始與相識。道原乃其字也。釋褐鉅鹿主簿。遷和川令。 英宗雅好稽古。詔光編次歷代君臣事。仍謂光曰。卿自擇館閣英才共修之。光對曰。館閣之士誠多。至於專精史學。臣未得而知。所識者。惟和川劉恕一人而已。上曰。甚善。即奏召之。共修書。凡數年。史事之紛錯難治者。則以諉之。光仰成而已。今上即位。賜名曰資治通鑑。道原所編之事。皆在通鑑之前。故曰外紀焉。光尋判西京留臺。奏遷書局。後數年。道原至洛歸局中。以元豐元年九月戊戍終。官至祕書丞。年止四十七。嗟乎以道原之耿介。其不容於人。齟齬以沒固宜。天何為復病。而夭之耶。此益使痛惋惝怳。而不能忘者也。道原其先。萬年人。祖度為臨川令。卒官。葬高安。因家焉。元豐元年十月日。涑水司馬光君實序。

自序编辑

劉恕曰。孔子作春秋。筆削美刺。子游子夏門人之高弟。不能措一辭。魯太史左丘明以仲尼之言高遠難繼。而為之作傳。後之君子。不敢紹續焉。惟陸長源唐春秋。尹洙五代春秋。非聖人而作經。猶春秋吳楚之君。僭號稱王。誅絕之罪也。左氏傳據魯史因諸侯國書繫年敘事春秋所貶損大人當世君臣有威權勢力其事實皆形於傳故隱其書而不宣。以免時難。後漢獻帝。以班固漢書。文繁難省。命荀悅。依左傳體。為漢紀。言約事詳。大行於世。晉太康初。汲郡人發魏襄王冢。得紀年文。意大似春秋。其所記。事多與左氏符同。諸儒乃知古史記之正法。自是袁宏張璠孫盛干寶習鑿齒以下。為編年之書。至唐五代。其流不廢。漢晉起居注。梁唐實錄。皆其遺制也。國語亦左丘明所著。載內傳遺事。或言論差殊。而文詞富美。為書別行。自周穆王。盡晉知伯趙襄子。當貞定王時。凡五百餘年。雖事不連屬。於史官。蓋有補焉。七國有戰國策。晉孔衍作春秋後語。竝時分國。其後絕不錄焉。唐柳宗元采摭片言之失。以為誣淫不槩於聖作非國語六十七篇。其說雖存。然不能為國語輕重也。司馬遷始撰本紀年表八書世家列傳之目史臣相續謂之正史本朝去古益遠。書益煩雜。學者牽於屬文。專尚西漢書。博覽者。乃及史記東漢書。而近代士。頗知唐書。自三國至隋。下逮五代。懵然莫識。承平日久。人愈怠墯。莊子文簡而義明。玄言虛誕而似理。功省易習。陋儒莫不尚之。史學寖微矣。案歷代國史其流出於春秋劉歆敘七略王儉撰七志史記以下皆附春秋荀勗分四部史記舊事入丙部阮孝緒七錄記傳錄紀史傳由是經與史分夫今之所以知古。後之所以知今。因善惡以明褒貶。察政治以見興衰。春秋之法也。使孔子贊易。而不作春秋。則後世以史書。為記事瑣雜之語。春秋列於六藝。愚者莫敢異說。而終不能曉也。恕。皇祐初舉進士。試於禮部。為司馬公門生。侍於大儒。得聞餘論。嘉祐中。公嘗謂恕曰。春秋之後迄今。千餘年。史記至五代史。一千五百卷。諸生歷年。莫能竟其篇第畢世不暇舉其大略。厭煩趨易。行將泯絕。予欲託始於周威烈王。命韓魏趙為諸侯。下訖五代因丘明編年之體。倣荀悅簡要之文。網羅眾說成一家書。恕曰。司馬遷以良史之才敘黃帝至秦漢興亡治亂。班固已下。世各名家。李延壽總八朝。為南北史。而言詞卑弱。義例煩雜。書無表志。沿革不完。梁武帝通史。唐姚康復統史。世近亡軼。不足稱也。公欲以文章論議。成歷世大典。高勳美德。褒贊流於萬世。元凶宿姦。貶絀甚於誅殛。上可繼仲尼之經。丘明之傳。司馬遷。安可比擬。荀悅何足道哉。治平三年。公以學士為英宗皇帝侍講。受詔修歷代君臣事跡。恕蒙辟寘史局。嘗請於公曰。公之書不始於上古或堯舜。何也。公曰。周平王以來。事包春秋。孔子之經。不可損益。曰。曷不始於獲麟之歲。曰。經不可續也。恕乃知賢人著書。尊避聖人也如是。儒者可以法矣。熙寧三年冬。公出守京兆。明年春移帥潁川。固辭不行。退居洛陽。恕褊狷好議論不敢居京師。請歸江東養親。公以新書未成。不廢刊削。恕亦遙隸局中。嘗思司馬遷史記。始於黃帝。而包犧神農。闕漏不錄。公為歷代書。而不及周威烈王之前。學者考古。當閱小說。取舍乖異。莫知適從。若魯隱之後止據左氏國語史記諸子。而增損不及春秋則無與於聖人之經。包犧至未命三晉為諸侯。比於後事百無一二可為前紀本朝一祖四宗。一百八年。可請實錄國史於朝廷。為後紀。昔何承天樂資作春秋前後傳。亦其比也。將俟書成。請於公而為之。熙寧九年。恕罹家禍。悲哀憤鬱。遂中癱痺。右肢既廢。凡欲執筆口授稚子羲仲書之。常自念。平生事業。無一成就。史局十年。俛仰竊祿。因取諸書。以國語為本編通鑑前紀。家貧書籍不具。南徼僻陋。士人家不藏書。臥病六百日。無一人語及文史。昏亂遺忘。煩簡不當。遠方不可得。國書絕意於後紀。乃更前紀曰外紀。如國語稱春秋外傳之義也。自周共和元年庚申。至威烈王二十二年丁丑。四百三十八年。見於外紀。自威烈王二十三年戊寅。至周顯德六年己未。一千三百六十二年。載於通鑑。然後一千八百年之興廢大事。坦然可明。昔李弘基用心過苦積年疾而藥石不繼盧昇之手足攣廢著五悲。而自沈潁水。予病眼病。創不寐不食。才名不逮二子。而疾疹艱苦過之。陶潛豫為祭文。杜牧自撰墓誌。夜臺甫邇。歸心若飛。聊敘不能作前後紀。而為外紀焉。佗日書成。公為前後紀則可。刪削外紀之煩冗。而為前紀。以備古今一家之言。恕雖不及見。亦平生之志也。

目錄编辑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