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志堂集/17

目錄 通志堂集
◀上一卷 卷十七 淥水亭雜識三 下一卷▶


今人多云設虛位禘其祖之所自出,如楊志仁復議論者,僅嘉靖十年舉行一次,後不復行。適考之《實錄》,嘉靖十年辛卯舉行,詔以後丙辛年行之。十五年丙申四月,仍行大禘禮,二十年辛丑四月,九廟火,詔暫罷,遂永停矣。其實行大禘凡兩次。

《洪範》:五福六極無貴賤,蓋古無不肖而貴,亦無有德而賤者。貴則祿及之而富矣,故富可以概貴。賤則祿弗及而貧矣,故貧可以概賤。《周禮》:八柄馭群臣,二曰祿以馭其富,六曰奪以馭其貧是也。

「望其轂欲其揱爾而纖也」注:鄭司農云讀為紛容揱參之揱,疏:先鄭云此蓋有文,今檢未得。此句本見《上林賦》:「紛溶揱篸,猗狔從風。」前注:迤崇於軫,讀為倚移從風之移。疏:司馬長卿《上林賦》云:從風倚移,此二句連文,而復云檢未得,未知何意。

兌為口舌,其於人也,但可以為臣為妾而已。以言說人,豈非妾婦之道乎?

凡人於交友之間,口惠而實不至,則其出而事君,必至於靜言庸違。故舜之御臣也,敷奏以言,明試以功。而孔子之於門人,亦嘗聽其言而觀其行。

《淮南子·氾論訓》:直躬其父攘羊而子證之,尾生與婦人期而死之,是徑以直躬為人名矣。然此說本於《呂氏春秋》。

《呂子》:昔者禹一沐而三握發,一食而三起,以禮有道之士。周公吐握之說,見於《荀子》,人罕稱禹也。

齊武帝云:學士輩不堪經國,唯大讀書耳,經國一劉係宗足矣。沈約、王融數百人於事何用?此「大」字是多字義。

《藝士傳》:徐之才常與朝士出遊,遙望群犬競走,諸人請令試目之,之才即應聲云:「為是宋鵲,為是韓盧,為逐李斯東走,為負帝女南徂。」此段復見之《序傳》,是溫子昇與李神俊語,當時傳聞之訛,亦失於檢正。

宋人有嫁子者云云,其子竊而藏之。君公知其盜也,逐而去之。君公,其舅之稱歟?故婦人謂夫之兄曰兄公。

郭況族姊為皇祖考夫人,謁見光武,大喜曰:乃今得大舅乎?按大舅稱舅公。

董徵遷安州刺史,因述職,路次過家,置酒高會,乃言曰:「腰龜返國,昔人稱榮。仗節還家,雲胡不樂?」誡子弟曰:「此之富貴,非是天降,乃勤學所致耳。」與桓榮稽古之榮,皆老生陋態,遺嗤千古。

李紳《周員外席上觀柘枝詩》:「畫鼓拖環錦臂攘。」今京師迎年鼓製施兩銅環,以手擎之高下,環聲相間,疑即其遺製也。宋湜字持正,名、字與皇甫俱同。詩箋:「湜湜,正持也。」

杜子美《昔遊》詩:「幽燕夙用武,供給亦勞哉。吳門持粟帛,泛海淩蓬萊。」《後出塞》云:「漁陽豪俠地,擊鼓吹笙竽。雲帆轉遼海,粳稻來東吳。」按《唐會要》:「開元二十七年,李適為幽州節度,河北海運使。」《唐書》:「姜師度穿平鹵渠,以避海難。」蓋元之海運自崇明抵直沽,唐時海運則自登州轉而平州,以達於薊,故子美雲然也。

天、地、人謂之三才,輪人以轂、輻、牙為三才,弓人膠、漆、絲為三才,然其所謂三才者亦眇矣。

史記韓世忠江上事云:金山有紅袍者墮馬,騰而跨之馳去。今則未見有馳處,史言誣乎?古今地異乎?

《周禮注疏》疏糝食:菜餗蒸,若今煮菜也。按今俗蒸餅用菜為餡,此類是矣。《易·鼎·九四》:「鼎折足,覆公餗。」鄭注云:糝謂之餗,震為竹之萌曰筍,筍者餗之為菜也,是八珍之食。按周亦以筍為珍味,故其詩曰:「維筍及蒲,饋食之籩」,亦有筍俎。

廩法有數名,《春秋》:御廩災。天子亦有御廩。單言廩,則平常掌米之廩。《明堂位》:魯有米廩。有虞氏之學,以有虞氏尚孝,合藏粢盛之委,故名學為米廩,非廩祿也。詩亦有高廩,以其萬億及秭,非藏米之數,故以藏穗言之,與常廩、御廩又異。

《周禮注》:堂塗,謂階前,若今令甓裓也。疏:漢時名堂塗,為令甓裓。令甓則今之磚也,裓則磚道也。令音零,裓音階。

《羊車》注:羊善也。羊車,若今定張車。疏亦未知定張車何所用,但知在宮內所用,故差小為之,謂之羊車也。愚按定張車與果下馬俱宮內所用。

服虔曰:持高帝衣冠,月旦以遊於眾廟,已而復之。按月旦,謂月出時也。

傅介子年十四,好學書,嘗棄觚而歎曰:「丈夫當立功絕域,何能坐事散儒?」棄觚與班生投筆相類。

《春秋》書星孛,有言其所起者,有言其所入者。文公十四年秋,「有星孛,入於北斗」,不言所起,重在北斗也。昭公十七年有星孛於大辰,西及漢,不言及漢,重不在漢也。

按《宋史》祈報禮曰:凡旱、蝗、水潦、無雪,皆萗禱焉。故《本紀》:太祖乾德元年十二月甲寅,命近臣祈雪。開寶五年十二月乙酉朔,祈雪。乙卯,大雨雪。六年十二月壬午,命近臣祈雪。七年十二月辛亥,命近臣祈雪。太宗雍熙二年十一月戊子,禱雪。十二月癸卯,南康軍言雪降三尺。三年十一月丙戌,幸建隆觀、相國寺祈雪。十二月乙未朔,大雨雪,宴群臣玉華殿。四年十二月壬寅,幸建隆觀、相國寺祈雪,丁巳大雨雪。淳化二年十一月己酉,幸建隆觀、相國寺祈雪。至道二年十二月,命宰相以下百官詣諸寺觀禱雪,甲寅,雨雪,大有年。仁宗天聖九年十一月己丑,祈雪於會靈觀。神宗熙寧元年十一月癸未,命宰臣禱雪。十二月己亥朔,命宰臣禱雪。癸丑,禱雪於郊廟社稷。哲宗元祐七年十二月庚午,祈雪。紹聖元年十二月庚辰,命諸路祈雪。終北宋之世,祈雪凡十有五見。或曰:此禮古乎?愚曰:考之《周禮》未見,而《左傳·昭公元年》子產曰:山川之神則水旱癘疫之災,於是乎之;日月星辰之神則雪霜風雨之不時,於是乎之。此非祈雪之明證乎?或曰:雪風雨之不時當矣,而霜則何為?愚曰:《詩》:「正月繁霜。」正月,建巳之月也。《春秋》:「冬十月,隕霜殺菽。」十月,建酉之月也。於此二月而霜,非災變之尤者乎?遇災而懼,故亦為之禱焉。

《文獻通考》止有祈雨、祈晴,並無祈雪。愚嘗謂《通考》雖千古奇書,而多未備,茲其一端乎。又考《唐書·禮樂志》並祈雨、祈晴亦缺,疏矣。祈雪禮實昉於宋。

《晉書·賈謐傳》:謐為秘書監,掌國史。先是,朝廷議立《晉書》限斷,中書監荀勖謂宜以魏正始起年,著作郎王瓚欲行嘉平以下朝臣盡入晉史,於時依違未有所決。惠帝立,更使議之。謐上議請從泰始為斷,於是下三府。司徒王戎、司空張華、領軍將軍王衍、侍中樂廣、黃門侍郎嵇紹、國子博士謝衡皆從謐議,騎都尉濟北侯荀畯、侍中荀藩、黃門侍郎華混以為宜用正始開元,博士荀熙、刁協謂宜嘉平起年。謐重執奏戎華之議,事遂始行。《潘岳傳》:謐《晉書》限斷亦岳之辭也。按正始,魏主曹芳年號,始庚申,終戊辰,凡九年。嘉平則芳在位之第十年己巳,司馬懿殺曹爽自為丞相時也。又後十六年方為泰始元年乙酉,司馬炎篡魏自立矣。竊以賈謐限斷請自泰始,雖聖人亦不能廢其言。

《呂氏春秋·尊師》云:子張,魯之鄙家也,顏涿聚,梁父之大盜也,學於孔子。段幹木,晉國之大駔也,學於子夏。高何縣、子石,齊國之暴者也,指於鄉曲,學於子墨。子索盧參,東方之巨狡也,學於禽滑黎。此六人者,刑戮死辱之人也,今非徒免於刑戮死辱也,由此為天下名士,顯人以終其壽,王公大人從而禮之,此得之於學也。

《史記·李斯列傳》:秦王乃拜斯為長史,聽其計,陰遣謀士齎持金玉以遊說諸侯,諸侯名士可下以財者,厚遺結之;不肯者,利劍刺之。離其君臣之計。又《張耳陳餘列傳》:秦滅魏數歲已,聞此兩人,魏之名士也。

或問名士之稱何昉乎?曰:見於經則《月令》「聘名士」,見於史則《李斯傳》「諸侯名士」,《張耳陳餘傳》「此兩人,魏之名士」,見於子則子張、顏涿聚、段幹木、高何縣、子石、子索盧參,此六人為天下名士,顯人是也。大抵名士之稱,權輿於六國之末,而極盛於東漢之世。

張天如史論有云:桓帝之世,有宦官,有名士,天子為宦官而驅除名士。靈帝之世,有宦官,無名士,宦官不復畏名士而專制天子。

北齊濟南王立為皇太子,初學反語,於跡字下注云:自反。侍者未達其故,太子曰:跡字足旁亦,豈非自反耶?以足亦反為跡也。

《魏書》:安同父屈,仕慕容颻為殿中郎將。同長子亦名屈,典太倉事盜粳米者也。孫竟與祖同名。

魏黃門王遵業風儀清秀,從容恬素,若處丘園,嘗著穿角履,好事者多毀履以學之,可與郭泰折角巾作對。

世傳宣爐由煉銅十二火,故有光彩。而雲南麗江之銅甚精,曝以日光,即有光彩。安知宣爐非此銅所鑄?宣爐世所重者,如鰍耳、魚耳,雅式者也。亦有至怪之式,如波斯馬槽者,而實出宣朝所作。

宋硯大抵不發墨,近年竭江以取下岩之石曰蕉葉白者,發墨如泛油,則知傳世宋硯本非良材。硯取發墨,非止易濃,亦以作字有寶光耳。

宋之團茶,末之而加以香藥,失茶之本味,極為可笑。而墨則必貴香冰,麝之值倍煙值。

造墨用獨草取煙,獨草則煙細,而煙非桐油不黑。墨工在徽、歙,而煙則產於楚地,彼處產桐子故也。

文衡山曾見一紙,廣二丈,趙文敏不敢作字,題記而已。此必王家之物,不知紙工以何器成之。

墨之善者不獨在煙,亦在於杵。墨料同而蒸磓多百日者,則倍勝,更多更勝。李廷珪墨可以刮舌,殆亦以此。

墨用鹿角膠,非良法也。墨忌者鹵氣,鹿生深山中,其角猶有鹵氣,生海濱者更甚。但用黃牛之革,天泉漂之,至鹵氣去,煎之成膠,即以入煙,最善。若寒凝之後更溶化而為之,即不盡美。故曰膠新杵到。

古之車戰,以一車統百人,萬人祇須百車,統之法甚簡易。廢車用步,法不得不密,密則煩矣。

古兵法祇用車,駕車以馬,故《周禮》夏官稱司馬。國大則馬多,故問國君之富,數馬以對。

獠獞兵器,每洞各習一種。其習標槍者,鐵刃重二斤,把圍之木一臂,而開發無不中。狼兵則專習筅,田州岑氏則習雙刃,皆絕技也。鄰洞莫非世仇,其精兵留以自衛,應調乃次等者。

西人風車藉風力以轉動,可省人力。此器揚州自有之,而不及彼之便易。西人取井水以灌溉,有恒升車,其理即中國之風箱也。

中國用桔槔,大費人力。西人有龍尾車,妙絕。其制用一木柱,徑六七寸,分八分,橘囊如螺旋者圍於柱外,斜置水中而轉之,水被誘則上行而登田。又以風車轉之,則數百畝田之水,一人足以致之,大有益於農事。苟得百金鳩工庀材,必相仿效,通行天下,為利無窮。

中國鳥銃,利器也。倭人來,始得其式。倭人鳥銃之底不焊,焊者有失,作螺旋鐵砧塞之,不炸,又可水滌也。近處有照星,銃端有照星。照星、照門與所擊之物相應,發無不中。矢又去遠,遠勝弓矢。

宋之神臂弓,本弩也。名為弓者有故:弓弦必刮弩臂而行,弓力不盡於矢,神臂於臂之行矢處,削而下之,弦得空行,力得盡於矢也。

龍蟄而起,其破牆屋,穴如碗許大,無風雷,無雲水。蛟蜃則乘風雷,作大水,出而傷物甚多,龍故稱為神也。《釋典》言龍有蛇形、馬形、蝦蟆形者。又言天帝宮殿在空中,乃龍持之。又言龍能變人形,唯生時、死時、睡時、淫時、嗔時不能變本形。又言龍有熱沙著身、烈風壞衣之苦,有金翅鳥吞啖之苦。

天龍為貴,海龍次之,江湖之龍又次之,井潭之龍下矣。

龍喜睡,數百年一覺,甚至積沙其身成村落,覺即脫神棄身而去,不傷於物。神龍行雨以利物,毒龍為惡風以害物。

海中夏、秋間,時有取水之龍。雲斷處如懸一帶,嫋嫋而動。海運之道,每當龍宮而過,舟師識之。其水湛然,人不敢作語聲。不知者發銃,則驚躍而破舟矣。

定海有龍夜歸,目如雙炬,指揮萬姓者不知,以為寇,警發矢射之,傷一目,風濤大作,舟擊撞而破者甚眾。其後龍出,止見一炬。龍於淫時不能變形,則非人所能匹。《柳毅》傳亦不讀《釋典》者所作。

《釋典》言:毒龍目光及人,其人即死。又言以龍心念力故,水即沛然,則不在乎取水以成雨也。

龍以石為食,攫所及,石即如粉。夏禹鑿三峽門、龍門,必是役龍為之,非人力所及也,故曰神禹。陳寵曰:蕭何草律俱避立春之月,而不計天地之正。三王之春,實頗有違,此亦三王改月並改時之一證也。

上巳祓除謂之戒浴,見《祓除疏》。摯虞、束之對皆失引,或賈氏是唐人語。

弘治六年奏準每科一選,不拘地方,不限年歲,待進士分撥辦事之後,行令有志學古者,各錄其平日所作古文十五篇以上,限一月以裏投送禮部,禮部閱試訖,編號分送翰林院考訂,文理可取者,按號行取吏部。該司仍將各人試卷記號名送內閣,照例考選。每科取選不過二十人,留不過三五人。

◀上一卷 下一卷▶
通志堂集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