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郎潛紀聞三筆
作者:陳康祺 清

编辑

近世卮言日出,著書益多,往往掇拾可喜可愕之事,不考虛實,不別是非,茶余酒後,茍以動聽,猶借口曰:吾所言皆人事不涉神鬼。噫,俗語不實,成為丹青,不特無資於聞見,且恐遺誤於淺識,是亦不可以已乎。鄞縣陳鈞堂大令,以高材擢甲科,浮沈郎署,載籍極博,裒集國初以來朝廷政要,搢紳事略,忠節孝義,治術軍旅,目覽手披,隨所紀載,以為《郎潛紀聞》初筆、二筆。擇焉必精,語焉必詳,間有異聞輒加考正,誠恐流傳失真,自誣誣世也。君既不得於曹司,乃求改外,以縣令來江蘇,所至有聲。光緒九年秋,予應學使瑞安黃侍郎之聘,攝席南菁書院,君適宰江陰,因得讀其書而韙之。以為非特雜撰瑣聞者不能夢見,即本朝掌故之書,如新城山陽柳南、菔塘諸家,無此博贍精核也。茲復以三筆刊成屬為之序。大抵仍前書體例,而更謹嚴。凡考名人言行,政治得失,世事變遷,胥於是乎有取焉。語曰:前事之不忘,後事之師也。傳之後世,當為紀載之最。夫何閑然。南匯張文虎撰,時年七十六。

目錄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