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齋讀書志/卷十四

目錄 郡齋讀書志
◀上一卷 卷十四 五行類 兵家類 類書類 下一卷▶


五行類编辑

△《廣古今五行誌》三十卷

右竇惟鋈撰。《唐誌》有其目,未詳何人纂。五行變異,敘其徵應,蓋為《洪範》之學者。自古術數之學多矣,言五行則本《洪範》,言卜筮則本《周易》,近時兩者之學殆絕,而最盛於世者,葬書、相術、五星、祿命、六壬、遁甲、星禽而已。然六壬之類,足以推一時之吉兇;星禽、五星、祿命、相術之類,足以推一身之吉兇;葬書之類,足以推一家之吉兇;遁甲之類,足以推一國之吉兇。其所知若有遠近之異,而或中或否,不可盡信,則一也。且其說皆本於五行,故同次之為一類。

△《八五經》三卷

右序雲黃帝書。「八五」,謂八卦,五行。雖後人依者,而其辭亦馴雅。相墓書也。呂才《葬篇》以六說詰其不驗,且雲:「世之人為葬巫所欺,忘擗踴茶毒,以期僥幸。由是相塋隴,希官爵,擇時日,規財利。」誠哉是言也。

△《青囊補註》三卷

右晉郭璞撰。世傳葬書之學,皆雲無出郭璞之右者。今盛行多璞書也。按璞傳載葬母事,世傳蓋不誣矣。未幾,即為王敦所殺。若謂禍福皆系於葬,則璞不應擇兇地以取禍;若謂禍福有定數,或它有以致之,則葬地不必擇矣。嗚呼,璞自用其術尚如此,況後遵其遺書者乎!

△《撥沙經》一卷

右唐呂才撰地理書,畫山水之形成圖。蓋依者。

△《青囊本旨》一卷

右不記撰人。演郭璞《相墓青囊經》也。

△《洞林別訣》一卷

右江南範越鳳集郭璞所記諸家地裏得失為此書,二十四篇。並司空玨《尋龍入式歌附》。

△《會元經》二十四卷

右孫季邕撰,未詳何代人。集諸家相地書,芟其鄙陋無驗者,成是書。

△《金瑣正要》一卷,《玄談經》一卷,《錦囊遺錄》一卷,《五行統例》一卷

右四書皆地理書也。

△《五音地理新書》三十卷

右唐僧一行撰。以人姓五音,驗八山、三十八將吉兇之方。其學今世不行。

△《秤星經》三卷

右不著撰人。以日、月、五星、羅、計都、紫К、月孛十一曜,演十二宮宿度,以推人貴賤、壽夭、休咎。不知其術之所起,或雲天竺梵學也。按《洪範》曰:「歲月日時無易,百用成,乂用明,俊民用章,家用平康。」「月之從星,則以風雨。」冷州鳩曰:「武王伐殷,歲在鶉火,月在天駟,日在析木之津,辰在鬥柄,星在天黿。」以此言之,五星之術,其來尚矣。蓋可以占國,則可以占事;可以占事,則可以占人也。然術家用日、月、五星以占吉兇,又加以交初、交中之神,紫К、月孛之宿,初、中者,交食之會,亦可以意求;惟氣、孛無稽,而術家獨以為效。且曰土木之餘氣。五星之行,土木最遲,而為吉兇者久,故有餘氣雲。

△《周易十二論》一卷

右未詳撰人。論日月五星直年以占吉兇。

△《珞錄子三命》一卷

右李獻臣雲:「珞錄」者,取「珞珞如玉,錄如石」之義,推人生休咎,否泰之法。箕子曰:「五行,水、火、金、木、土。」禹曰:「辛壬癸甲。」則甲子、五行之名,蓋起於堯、舜、三代之時矣。鄭氏釋「天命之謂性」,曰:「謂木神則仁,金神則義之類。」又釋「我辰安在」,曰:「謂六物之吉兇。」此以五行、甲子推知休咎否泰於其傳者也。呂才稱起於司馬季主及王充,其言淺哉。然才所詆建祿、級祿,三刑、劫殺、建學、空亡、六害、驛馬之類,皆今世三命之術也,亦在才之前矣。由是觀之,視他術淵源獨遠。且小運之法,本於《說文》已字之訓;空亡之說,本於《史記》孤虛之術,多有所自來,故精於其術者,巧發奇中最多。

△《珞錄子疏》五卷

右皇朝李仝、東方明撰。

△《李虛中命書》三卷

右唐李虛中撰。虛中,字常容。《姓纂》雲:「沖之八代孫。學最深於五行書,壽夭、貴賤、利不利,輒先處其年時,百不失一。韓愈言同為虛中十一世祖,誤也。」

△《河圖天地二運賦》一卷

右不著撰人。論天地二運,蓋三命書也。《崇文目》以為卜筮類。

△《五命秘訣》一卷

右皇朝林開撰。三命之術,年、月、日支幹也。加以時、胎,故曰「五命」。

△《常陽經》一卷

右《崇文目題》曰《黃帝式用》,蓋六壬占卜術也。

△《六壬要訣》一卷

右未詳何人撰。《隋誌》載六壬之書兩種。《金鑾密記》及《五代史記》頗言其驗,今世龜筮道息,而此術獨行。

△《六壬課鈐》一卷

右未詳何人所纂。以六十甲子,加十二時,成七百二十課,三傳入神,以占吉兇。

△《玉關歌》一卷

右不題撰人。六壬課訣也。

△《三十二家相書》三卷

右或集許負以下三十二家書,成此編。

△《月波洞中記》一卷

右序稱:唐任逍遙得之於太白山月波洞石壁上,凡九篇,相形術也。《崇文目》置之五行類。

△《神中紀》一卷

右皇朝李唐撰。辨人形色相,知其壽夭吉兇。

△《群書古鑒》一卷

右未祥撰者姓氏。熙寧間,集書史相術驗者。

△《靈龜經》一卷

右史蘇撰。論龜兆之吉兇。《崇文目》三卷。

△《遁甲萬一訣》一卷

右題雲唐李靖所纂黃帝書。按遁甲之書見於《隋誌》,凡一十三家,則其學之來,亦不在近世矣。以休、生、傷、杜、景、死、驚、開八門,推國家之吉兇。

通其學者,以為有驗,未之嘗試也。

△《遁甲經》一卷

右唐胡乾撰。《李氏書目》雲:亦雲九天玄女術,推九星、八門、三奇、六儀之法。

△《鮮鶚經》十卷

右未詳撰人。凡十門,六十二章。以星禽推知人之吉兇,言其性情、嗜好為尤驗。說者謂本神仙之訣也,故此書載於《道藏》。李邯鄲雲:「羅浮山逍遙子撰。」

△《八神筮法》二卷

右以八卦世分六十四,每卦首必雲「子夏曰」,論易筮之吉兇。

△《靈棋經》二卷

右漢東方朔撰。又雲張良、劉安,未知孰是。晉顏幼明、宋何承天註。有唐李遠敘。歸來子以為黃石公書,豈謂以授良者邪?按《南史》載「客從南來,遺我良財,寶貨珠璣,金碗玉杯」之繇,則古之遺書也明矣。凡一百二十卦,皆有繇辭。

△《占燈法》一卷

右皇朝李淳風撰。《崇文目》亦有之。

△《觀燈法》一卷

右唐李淳風撰。

△《紫堂訣》三卷

右紫堂先生撰,未詳何代人。著紫垣十二星至隱曜,總三百六十位,分二十八舍,附之以五星,配十二辰,以推人命之吉兇。

兵家類编辑

△《六韜》六卷

右周呂望撰。按《漢藝文誌》無此書,《梁》、《隋》、《唐》始著錄,分《文》、《武》、《龍》、《虎》、《豹》、《犬》六目,兵家權謀之書也。元豐中,以《六韜》、《孫子》、《吳子》、《司馬法》、《黃石公三略》、《尉繚子》、《李衛公對問》頒行武學,今習之,號「七書」雲。按兵法,漢成帝嘗命任宏分權謀、形勢、陰陽、技巧為四種。今又有卜筮、政刑之說,蓋在四種之外矣。

△《魏武註孫子》一卷

右吳孫武撰,魏武帝註。按《漢藝文誌》:《孫子兵法》八十二篇,今魏武所註,止十三篇。杜牧以為「武書數十萬言,魏武削其繁剩,筆其精粹,成此書」雲。其序略曰:「吾讀兵書戰策多矣,武所著深矣。」

△《李筌註孫子》三卷

右唐李筌註。以魏武所解多誤,約歷代史,依《遁甲》,註成三卷。

△《杜牧註孫子》三卷

右唐杜牧牧之註。牧以武書大略用仁義,使機權,曹公所註解,十不釋一,蓋惜其所得,自為新書爾,因備註之。世謂牧慨然最喜論兵,欲試而不得者。其學能道春秋、戰國時事,甚博而詳,知兵者有取焉。

△《陳註孫子》三卷

右唐陳撰。以曹公註隱微,杜牧註闊疏,重為之註雲。

△《紀變註孫子》三卷

右唐紀變集唐孟氏、賈林、杜佑三家所解。

△《梅聖俞註孫子》三卷

右皇朝梅堯臣聖俞註。歐公為之序。

△《王註孫子》三卷

右皇朝王撰。以古本校正闕誤,又為之註。仁廟時,天下承平久人不習兵。元昊既叛,邊將數敗,朝廷頗訪知兵者,士大夫人人言兵矣。故本朝註解孫武書者,大抵皆當時人也。

△《何氏註孫子》三卷

右未祥其名,近代人也。

△《吳子》三卷

右魏吳起撰。言兵家機權法制之說。唐陸希聲類次為之說,《料敵》、《治兵》、《論將》、《變化》、《勵士》,凡六篇。

△《司馬法》三卷

右齊司馬穰苴撰。威王使大夫追論古者《司馬兵法》,而附穰苴於其中,因號《司馬穰苴兵法》。司馬遷謂其書:「閎廓深遠,雖三代征伐,未能竟其義。如其文,近亦少褒矣。穰苴為區區小國行師,何暇及《司馬兵法》之揖讓乎?」

△《黃石公三略》三卷

右題曰:《黃石公上中下三略》。其書論用兵機權之妙,嚴明之決,明妙審決,軍可以死易生,國可以存易亡。《經籍誌》雲「下邳神人撰」。世傳此即圯上老人以一編書授漢張良者。

△《尉繚子》五卷

右尉繚子,未詳何人。書論兵主刑法。按《漢藝文誌》有二十九篇,今逸五篇。首篇稱「梁惠王問」,意者魏人與?其卒章有曰:「古之善用兵者,能殺卒之半,其次殺其十三,其下殺其十一。能殺其半者,威加海內;殺十三者,力加諸侯;殺十一者,令行士卒。」嗚呼!觀此則為術可知矣。

△《張橫渠註尉繚子》一卷

右皇朝張載撰。其辭甚簡。載早年喜談兵,後謁範文正,文正愛其才,勸其學儒。載感悟,始改業。此殆少作也。

△《武侯十六策》一卷

右蜀諸葛亮孔明撰。序稱:「謹進便宜十六事,一治國,二君臣,三視聽,四納言,五察疑,六治民,七舉措,八考黜,九治軍,十賞罰,十一喜怒,十二治亂,十三教令,十四斬斷,十五思慮,十六陰察。」陳壽錄孔明書,不載此策,疑依者。

△《庾哀保聚圖》一卷

右晉庾哀撰。《晉書教友傳》載哀字叔褒。齊王ぁ之倡義也,張泓等掠陽翟,哀率眾保禹山,泓不能犯。此書序雲:「大駕遷長安,時元康三年己酉,撰《保聚壘議》二十篇。」按ぁ之起兵,惠帝永寧元年也。帝遷長安,永興元年也。皆在元康後,且三年歲次實癸丑,今雲「己酉」,皆誤。

△《李衛公對問》三卷

右唐李靖對太宗問兵事。史臣謂李靖《兵法》,世無完書,略見於《通典》,今《對問》出於阮逸家,或雲逸因杜氏附益之。

△《郭元振安邊策》三卷

右唐郭元振撰。以總兵進攻、聚眾退守,不可無權謀,乃著此書。故舊題曰《定遠安邊策》。

△《李臨淮武記》一卷

右唐李光弼撰。其書凡一百二章,末雲「呂望智廓而遠,孫武思幽而密,黃石寬而重斷,吳起嚴而貴勇,墨翟守而無攻,老聃勝而不美,今擇其精要,雜以愚識,為一家之書」。一本題曰《統軍靈轄寶秘策》。或雲光弼從事張參所纂。

△《人事軍律》三卷

右皇朝符彥卿撰。其序稱「言兵者多雜以陰陽,殊不知往亡宋捷,甲子胡興,鵝入梟集,翻成吉兆,故此但述人事」雲。或以為唐燕僧利正撰,當考之。

△《神武秘略》十卷

右皇朝仁宗禦撰。纂古今兵書戰策及舊史成敗之跡,類《權謀》、《形勢》《陰陽》《技巧》,凡四門,三十篇。

△《左氏要類》

右皇朝韓迪撰。纂《左氏》兵事,凡五十門。

△《武經聖略》十五卷

右皇朝王洙撰。寶元中,西邊用兵,朝廷講武備。是時,洙奉詔編祖宗任將、用兵、邊防事跡,分二十門。

△《武經總要》四十卷

右皇朝曾公亮、丁度撰。康定中,朝廷恐群帥昧古今之學,命公亮等采古兵法,及本朝計謀方略,凡五年奏禦。制度十五卷,邊防五卷,故事十五卷,占候五卷。禦為制序。

△《百將傳》十卷

右皇朝張預公立撰。預觀歷代將兵者所以成敗,莫不與孫武書相符契,因擇良將得百人,集其傳成一書,而以武之《兵法》題其後,上之。

△《兵要望江南》一卷

右題雲黃石公以授張良者。按其書雜占行軍吉兇,寓聲於《望江南》詞,取其易記憶。《總目》雲:「武安軍左押衙易靜撰。」蓋唐人也。

△《倚馬立成法》二卷

右唐李淳風撰。兵行占候之書也。淳風,太宗時人,而此書起九宮法,至貞元六年庚午,假托以行其書,爾非淳風本真也。

類書類编辑

△《同姓名錄》三卷

右梁元帝撰。纂類歷代同姓名人,成書一卷。唐陸善經續增廣之。齊梁間士大夫之俗,喜徵事以為其學淺深之候,梁武帝與沈約徵栗事是也。類書之起,當在是時,故以此錄為首。

△《古今刀劍錄》一卷

右梁陶弘景撰。記古今刀劍。

△《古人姓字相同錄》一卷

右唐丘光庭撰。光庭中進士第。

△《藝文類聚》一百卷

右唐歐陽詢等撰。分門類事,兼采前世詩賦銘頌文章,附於逐目之後。按《唐誌》,詢與令狐德、袁朗、趙弘智同修。

△《北堂書鈔》一百七十三卷

右唐虞世南撰。世南仕隋為秘書郎時,鈔經史百家之事以備用。分八十部,八百一類。北堂者,省中虞世南鈔書之所也。家一百二十卷。

△《兔園策》十卷

右唐虞世南撰。奉王命,纂古今事為四十八門,皆偶麗之語。至五代時,行於民間,村野以授學童,故有「遺下《免園》策」之誚。

△《初學記》三十卷

石唐徐堅等撰。初,張說類集事要以教諸王。開元中,詔堅與韋述、余欽、施敬本、張ピ、李銳、孫季良分門撰次。

△《集類》一百卷

右唐劉綺莊撰。綺莊,毗陵人,嘗為蘇州昆山縣令。家多異書,采摭事類,分二十餘門,凡五十餘萬言,上之於朝。前有萬希序,題雲開元二十九年辛巳。

按綺莊集有《上白敏中啟》,疑非玄宗時人,當考。

△《六帖》三十卷

右唐白居易撰。以天地事物分門類為聲偶,而不載所出書。曾祖父秘閣公為之註,行於世。世傳居易作《六帖》,以陶家瓶數千,各題名目,置齊中,命諸生采集其事類,投瓶內。倒取之,鈔錄成書,故所記時代多無次序雲。

△《通典》二百卷

右唐杜佑撰。先是,劉秩采經史自黃帝迄唐天寶末制度沿革廢置,論議得失,仿《周禮》六官法,為《政典》三十五篇。房稱才過劉向。佑以為未盡,因廣之,參以新禮,為二百篇,以《食貨》、《選舉》、《職官》、《禮》、《樂》、《刑法》、《州郡》《邊防》八門,分類序載,世推該洽。凡三十六年成書,德宗時上之。

△《記室新書》三十卷

右唐李途撰。采摭故事,綴為偶儷之句,分四百門。途為東川掌記,因以名其書雲。

△《古鏡記》一卷

右未祥撰人。纂古鏡故事。

△《戚苑英華》十卷

右唐袁悅重修。本楊名所著,悅掇其要,類為語對,以他說附益之。

△《三教珠英》三卷

右唐張昌宗等撰。按《唐誌》一千三百卷,今所存者止此。

△《備舉文言》二十卷

右唐陸贄撰。總四百五十餘門。議者謂大類《六帖》而文辭過焉。《崇文總目》中有之。

△《童子洽聞記》三卷

右不題撰人。分二十門,雜記經史名數。或題《童子洽聞記》,雲唐許塾撰。

△《骨鯁集》二十卷

右皇朝靖康初復修祖宗故事,時人或集本朝諫疏成此書。

△《古城冢記》二卷

右唐皇甫鑒撰。記古城所築之人姓名,初不及冢,而名曰「城冢記」,未知其說。

△《小名錄》三卷

右唐陸龜撰。龜以末世有官名,小名之別,自秦至隋,編而紀之。至於神仙、玉女之名,婦人、臧獲之字,亦無棄焉。龜世稱其博,然此書特雜,取於史傳間爾,無異聞也。

△《備忘小抄》十卷

右偽蜀文谷撰。雜抄子史一千餘事,以備遺忘。其後題廣政三年。廣政,王衍號也。

△《唐會要》一百卷

右皇朝王溥撰。初,唐蘇冕敘高祖至德宗九朝沿革損益之制。大中七年,詔崔鉉等撰次德宗以來事,至宣宗大中七年,以續冕書。溥又采宣宗以後事,共成百卷,建隆二年正月奏禦,文簡事備,太祖覽而嘉之,詔藏於史閣,賜物有差。

△《五代會要》三十卷

右皇朝王溥等撰。采梁至周典故,纂次成秩,建隆初上之。

△《三朝國朝會要》一百五十卷

右皇朝章得象天聖中被詔以國朝故事,因革制度編次。宋綬、馮元、李淑、王舉正、王洙同修,得象監總。慶歷四年書成上之。

△《六朝國朝會要》三百卷

右神宗朝以《會要》止於慶歷,命王續之。起於建隆之元,迄於熙寧十年,通舊增損成是書。總二十一類,八百五十五門。其間禮樂政令之大綱,儀物事為之細目,有關討論,顧無不載,文簡事祥,一代之典備矣。

△《節國朝會要》十二卷

右皇朝範師道以章得象書繁多,節其要,以備檢閱。

△《太平總類》一千卷

右皇朝李等撰。太平興國中,被詔輯經史故事分門。《春明退朝錄》雲:「書成,帝日覽三卷,一年而讀周,賜名《太平御覽》。」

△《職林》二十卷

右皇朝楊侃纂集歷代職官沿革之故,蓋因《通典》職官門增廣而已。

△《冊府元龜》一千卷

右皇朝景德二年,詔王欽若、楊億修《君臣事跡》,惟取《六經》子史,不錄小說雜書。至祥符六年,書成上之。凡三十一部,有總序,千一百四門,有小序。同修者十五人:錢惟演、杜鎬、刁ぅ、李維、戚綸、王希哲、陳彭年、姜輿、宋貽序、陳越、陳從易、劉筠、查道、王曙、夏竦。初撰篇序,諸儒皆作。帝以體制不一,遂擇李維、錢惟演、陳彭年、劉筠、夏竦等,付楊億竄定。賜今名,為序冠其首。其音釋,又命孫為之。

△《類要》六十五卷

右皇朝晏殊纂。分門輯經史子集事實、以備修文之用。

△《書林韻海》一百卷

右不題撰人。分門依韻纂經史雜事,以備尋閱。或雲皇朝許冠所編。

△《異號錄》二十卷

右皇朝馬永易明叟編。古今殊異名號,如銅馬帝,無愁天子之類。頃嘗見近世人增廣其書,名曰《賓實錄》,亦殊該博。

△《禁殺錄》一卷

右皇朝李象先纂。元中,象先集錄古今冥報事,以為殺戒。

△《文房四譜》五卷

右皇朝蘇易簡撰。集古今筆、硯、紙、墨本原故實,繼以賦頌述作,有徐鉉序。

△《錢譜》十卷

右梁顧ピ嘗撰《錢譜》一卷,唐張臺亦有《錢錄》二卷。皇朝紹聖間李孝美以兩人所纂舛錯,增廣成十卷,分八品雲。

△《貨錢錄》一卷

右皇朝陶嶽撰。記五代諸侯擅改錢幣之由。幽州、嶺南、福建、湖南、江南五國。

△《續錢譜》十卷

右皇朝董撰。之祖嘗得古錢百,令考次其文譜之,以前世帝王世次為序。且言梁顧ピ、唐封演之譜,漫汗蔽固,不可用。其譜自太昊、葛天氏,至堯、舜、夏、商皆錢幣,其穿鑿誕妄至此。

△《墨譜》一卷

右皇朝董秉撰。熙寧間人。秉患世人徒知祖、李之名,而不知形模之異同,制作之精角,故作圖以著其源流,用補蘇易簡之闕文雲。

△《硯譜》二卷

右皇朝唐詢撰。記硯之故事及其優劣,以紅絲石為第一,端石次之。

△《古鼎記》一卷

右唐吳協撰。記古人鑄鼎本原及其形制。

△《香譜》一卷

右皇朝洪芻駒父撰。集古今香法,有鄭康成漢宮香,《南史》小宗香,《真誥》嬰香,戚夫人迫駕香,唐員半千香,所記甚該博。然《通典》載歷代祀天用水沈香獨遺之,何哉?

△《印格》一卷

右皇朝晁克一撰。克一,張文潛甥也。文潛嘗為之序。其略曰:「克一既好古印章,其父補之愛之尤篤。悉錄古今印璽之法,謂之《圖書譜》,自秦以來變制異狀,皆能言其故。余頗愛其用心不移,致精於末務,使有傳焉。」

△《侍女小名錄》一卷

右皇朝王钅至纂。序雲:「大觀中居汝陰,與洪炎玉父遊,讀陸魯望《小名錄》,戲徵古今女侍名字。因盡發所藏書籍纂集,餘月而成焉。」凡稗官小說所記,采之且盡,獨是正史所載,返多脫略,子弟之學,其弊如此。

△《蒙求》三卷

右唐李瀚撰。纂經傳善惡事實類者,兩兩相比為韻語,取《蒙卦》「童蒙求我」之義名其書,蓋以教學童雲。

△《魯史分門屬類賦》三卷

右皇朝楊筠撰。以《左氏》事類分十門,各為律賦一篇。乾德四年奏禦,詔褒之。

△《左氏蒙求》三卷

右皇朝王舜俞序,不知何人所作。較之《綱領》似為差勝焉。

△《左氏綱領》四卷

右皇朝文濟道撰。排比事實為儷句,《蒙求》之類也。

△《仙苑編珠》二卷

右唐王松年撰。取阮倉、劉向、葛洪所傳神仙,又取經記中梁以後神仙百二十八人,比事屬辭,效《蒙求》本體為是書。

△《國史對韻》十二卷

右皇朝範鎮撰。吳仲庶嘗稱景仁憫諸後學雖涉書傳,而問之今代典故,則懵然不知。乃自太祖開基,迄於仁宗朝,摭取事實可為規矩鑒戒者,用韻編次之,即此書也。

△《孝悌類鑒》七卷

右皇朝俞觀能撰。取經史孝悌事,成四言韻語。

△《兩漢蒙求》五卷,《唐史屬辭》五卷,《南北史蒙求》十卷

右未詳撰人。皆效李瀚也。

△《書敘指南》二十卷

右皇朝任浚撰。纂集古今文章碎語,分門編次之,凡二百餘類。

△《押韻》五卷

右皇朝張孟撰。輯六藝、諸子、三史句語,依韻編入,以備舉子試賦之用。

△《歌詩押韻》五卷

右皇朝楊咨編古今詩人警句,附於韻之下,以備押強韻。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