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蓮正宗記

金蓮正宗記
作者:樗櫟道人 元

金蓮正宗記序编辑

道無終始,教有後先。或曰:道與教不同乎。曰:不同。湛寂真常道也,傳法度人教也。道之為體,雖經無數劫,未嘗少變。教之為用,有時而廢,有時而興。或曰:教之興也,自何而始。曰:軒轅黃帝鑄鼎之後,乘火龍而飛升太虛,然後知有長生久視之說。雖有其說,知而行之者七十二人而已。下逮殷王武丁之世,老君示現於瀨陽,東臨魏關,西度流沙,演化者九百九十六歲,乃跨白鹿,昇蒼檜,超碧落,遊玉京。雖有如此顯異,而人猶顢頇而未知信向也。及漢天師張靜應之出世也,親受正一法錄,戰鬼獄而為福庭,度道士而為祭酒,其教甚盛,化行四海。繼之以寇、吴、杜、葉,袪妖馘祟,集福禳災,佐國救民,代天行化,歷數十世,宮觀如林,帝王崇奉。及正和之後,林天師屢出神變,天子信向,法教方興,而性命之說猶為沉滯而未之究也。及炎宋之訖錄,挺生重陽,再弘法教,專為性命之說,普化三州,同歸五會,以金蓮居其首,東遊海上,度者七人,以柔弱謙下為表,以清靜虛無為內,以九還七返為實,以千變萬化為權,更其名曰全真,易其衣而衲甲。逮我長春子丘神仙受皇帝之宣,應陰山之聘,勸之以臧酒色,戒之以少殺戮,一言愷切,萬國生春,救億兆於鼎鑊刀鋸之間,人心歸向者,如百川赴海而莫之能禦也,牧堅堯童咸知稽首,東夷西戎皆詠步虛,家家談道德之風,處處講希夷之說,懶衣髽髻雲連乎道路之間,琳宇瑤壇星布乎山澤之下,自軒轅以來,教門弘盛未有如今日者。是教也,源於東華,流於重陽,派於長春,而今而後滔滔溢溢,未可得而知其極也,故作《金蓮正宗記》。時太歲辛丑平水長春壺天述。

目録编辑

卷一

東華帝君 正陽鍾離真人 純陽吕真人 海蟾劉真人

卷二

重陽王真人 玉蟾和真人 靈陽李真人

卷三

丹陽馬真人

卷四

長真譚真人 長生劉真人 長春丘真人

卷五

玉陽王真人 廣寧郝真人 清静散人


  本元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