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革命軍序

革命軍序
作者:章太炎 1903年
该文最早于1903年登载于《苏报》,并引发苏报案,后收录于《章太炎詩文選注》。


鄒容為《革命軍》,方二萬言,示餘曰:「欲以立懦夫,定民志,故辭多恣肆,無所回避。然得無惡其不文耶?」餘曰:「凡事之敗,在有其唱者,而莫與為和;其攻擊者,且千百輩。故仇敵之空言,足以隳吾實事。」

夫中國吞噬于逆胡二百六十年矣!宰割之酷,詐暴之工,人人所身受,當無不昌言革命。然自乾隆以往,尚有呂留良、曾靜、齊周華等,持正義以振聾俗,自爾遂寂泊無所聞。

吾觀洪氏之舉義師,起而與為敵者,則柔煦小人。左宗棠喜功名、樂戰事,徒欲為人策使,顧不問其韙非曲直,斯固無足論者。乃如羅、彭、邵、劉之倫,皆篤行有道士也。其所操持,不洛閩而金溪、余姚;衡陽之黃書,日在幾閣。孝弟之行,華戌之辨,仇國之痛,作亂犯上之戎,宜一切習聞之。卒其行事,乃相紾戾如彼。材者張其角牙以覆宗國,其次即以身家殉滿州,樂文采者則相與鼓吹之,無他,悖德逆倫,並為一談,牢不可破。故雖有衡陽之書,而視之若無見也。然則洪氏之敗,不盡由計劃失所,正以空言足與為難耳。

今者風俗臭味少變更矣!然其痛心疾首,懇懇必以逐滿為職志者,慮不數人。數人者,文墨議論,又往往務為蘊籍,不欲以跳踉搏躍言之。雖餘亦不免也。嗟夫!世皆嚚昧而不知話言。主文諷切,勿為動容。不震以雷霆之聲,其能化者幾何?異時義師再舉,其必隳於眾口之不俚,概可知矣。

今容為是書,一以叫咷恣言,發其慚恚,雖嚚昧若羅、彭諸子,誦之猶當流汗祇悔。以是為義師先聲,庶幾民無異志,而材士亦知所返乎!若夫屠沽負販之徒,利其徑直易和,而能恢發智識,則其所化遠矣。籍非不文,何以致是也?

抑吾聞之,同族相伐,謂之革命;異族攘竊,謂之滅亡。改制同族,謂之革命;驅除異族,謂之光復。今中國既已滅亡于逆胡,所當謀者光復民,非革命云爾。容之署斯名何哉?諒以其所規劃,不僅驅除異族而已,雖政教、學術、禮俗、材性,猶有當革者焉,故大言之曰「革命」也。

共和二千七百四十四年四月餘杭 章炳麟 序。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3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