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獸言語

鳥獸言語
作者:三統理平 菅原淳茂
本作品收錄於《本朝文粹
↑ 《本朝文粹》延喜八年八月十四日


從五位下行大內記兼周防權介三統宿禰理平問


●問:浮陽上潤,運四騶以翼功;凝陰下沈,錯五龍以陶化。故排虛蹠實,稟二氣於殊途;抱識含靈,範萬類而同致。是以秦氏之祖,知百鳥之音。介國之人,覺六畜之語。然則子長遷之對村司,如疑如信;嵇叔夜之論葛公,為是為非。一十二律之外,吹何變以傳通言之術。六十四畫之中,用奚文以得解語之明。加之,紺頂出世,道教沖融,金口隨機,演說微妙。訟犬在門,配主人於何職;憂鴈脫籠,痛肥者於誰家。遲子博古,拓惑於今。

散位正六位上菅原朝臣淳茂對


○對:竊以陰陽精遘,萬像所以差形。清濁氣究,五虫由其殊性。是故慎樞機之發者,謂為人民。昧榮辱之主者,稱曰禽獸。飛羽奔足,非吾黨之所同辭。蹠實排虛,豈爾輩之可共議。然而禮經載文,夷隸與貉隸分職。聖人垂教,鳥言與獸言存司。尋其蹟,則葛盧之朝于魯侯,辦犧牲於牛呴。挹其流,則公冶之反自衛國,受騾紲於烏聲。赤馬之戀黃駒,李南解其母子天愛;白雀之從眾鳥,侯瑾歎其君子道消。或夷狄之人,習土俗而成藝。或法術之士,稟天機而多方。

 如被猩猩能言,狒狒巧笑,鸚鵒黠而剪舌,鸚鵡慧而入籠。斯則素性所資,同類而異種矣。玄理攸往,言斷而道窮焉。復有望華表而流語,霜翅寧非丁令威之新儀;跪草莽而獻嘲,柔毛蓋乃左元放之變態。顧旃從禽於吳郡,聞蹲狐之記衰年。張聘促駕於晉朝,遭乘牛之誡亂世。皆是形神寂寞,一方不可以推視希夷,一孔不可以定者也。若夫馬太史者,命世之才,專對揚於村吏。嵇中散者,養生之士,辯論於葛仙,討芸縑而去惑。豈疑信之可停滯哉。披竹帛而澄心,抑是非之易研發也。陽律陰律,鳳管之所變亂,奚言不侯。掛辭爻辭,犧文之攸推策,何語靡明。自誕生七步,花承輻輪之趺;苦行六年,鳥栖烏瑟之髻。一音能說,佛語雖無二三。諸機所詮,法藏既有八萬。餓犬訟冤於鄰舍,配主人以大居士之官。瘦鴈拔苦於樊籠,痛肥者乎王夫人之宅。

 淳茂才慙意聖,筆謝筆精雖襲餘風。於三葉之家,未發麗事於五花之席。況乎理慙玄關,言超蔥嶺。每望烏轡之不詭遇,徒抽羊柱而無雍容而已。謹對。

延喜八年八月十四日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