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村辍耕录 (四部丛刊本)/卷之五

卷之四 南村辍耕录 卷之五
元 陶宗仪 撰 吴潘氏滂憙斋藏元刊本
卷之六

南村辍耕录卷之五

         天台陶 宗仪 九成

金华黄先生尝云子将以举子经学取科第有一赋题

 曰角端亦曽求其事实否乎余曰未也因记史记司马

 相如传兽则麒麟角端之语退而阅之按注郭璞曰角

 𧤗音端似猪角在鼻上堪作弓又云似麒麟而无角毛

 诗䟽云麟黄色角端有肉张揖云角端似牛角可以为

 弓以此推之岂亦麟之属与及考符瑞志名臣事略癸

 辛杂识䓁书乃始得其详盖

 太祖皇帝驻师西印度忽有大兽其高数十丈一角如

 犀牛然能作人语云此非

 帝丗界宜速还左右皆震慑独耶律文正主进曰此名

 角端乃旄星之精也圣人在位则斯兽奉书而至且能

 日驰万八千里灵异如鬼神不可犯也帝即回驭载稽

 之前志神禹氏治水功成天降飞莵曰行三万里而未

 尝善言也又后土趺蹄之兽至善言而未闻其独角也

 轩辕获飞黄而独角汉武获兽并角而五蹄又未尝闻

 其能言善驰也及圣祖诞膺天命而角端出焉夫一角

 者所以明海宇之一而万八千里之SKchar者所以示无远

 弗屇此又天将开天下于大一统之象也至正庚寅

 浙郷试八月二十二日夜二鼓院中仿佛见一物驰过

 甚疾其状(⿱艹石)猛兽者军卒従而喧哄因出角端为赋题

劈正斧以苍水玉碾造高二尺有奇广半之遍地文藻粲

 然或曰自殷时流传至今者如

 天子登极正旦天寿节御大明殿会朝时则一人执之

 立于陛下酒海之前尽所以正人不正之意

兴隆笙在大明殿下其制植众管于柔韦以𧰼大匏上鼓

 二𮧯槖按其管则簧鸣簨首为二孔雀笙鸣机动则应

 而舞凡燕会之日此笙一鸣众乐皆作笙止乐亦止

尚食局进 御麦面其磨在楼上于楼下设机轴以旋之

  驴畜之蹂践人𭛠之往来皆不能及且无尘土臭秽所

 侵乃巧工瞿氏造者

 大德间僧胆巴者一时朝贵咸敬之德寿太子病㿀薨

  不鲁䍐皇后遣人问曰我夫妇崇信佛法以师事汝止

  有一子寕不能延其寿邪答曰佛法譬犹灯笼风雨至

  乃可蔽若烛尽则无如之何矣此语即吾儒死生有命

  之意异端中得此亦可谓有口才者矣

 邓光荐先生号中斋庐陵人宋亡以义行著其所赋鹧

  鸪诗曰行不得也哥哥痩妻弱子羸牸驮天长地阔多

  网罗南音渐少北语多肉飞不起可柰何行不得也哥

 哥其意可见又有所赞文丞相像曰目煌煌兮䟽星暁

 寒气英英兮晴雷殷山头碎柱兮璧完血化碧兮心丹

 呜呼孰谓斯人不在世间

汪元量先生大有号水云天兵平杭日诗曰西塞山𫟪

 落处北关门外雨来天南人堕泪北人咲臣甫低头拜

 杜䳌又曰钱塘江上雨𥘉乾风入端门阵阵酸万马乱

 嘶临警跸三官洒泪泾铃鸾童儿賸遣追徐福疠鬼

 当灭贺兰若说和亲能活囯婵姢应是嫁呼韩此语尤

 悲哽先生诗有水云集

徐文献公琰字子方至元间为陜西省𭅺中有属路申觧

到省误漏圣字案吏指为不敬议欲问罪公改其牍云

照得来觧内第一行脱去第三字今将元文随此发下

 可重别申来时皆称为厚德长者

后至元间太师伯颜出太府监所蔵历代玉玺磨去篆

 改造押字图书及鹰坠等物以分散其党与盖先巳奏

 请故也独唐武一玺玉色莹白制作如官印𤩶瑾半寸

 许因不可它用遂付艺文监收之竟获永存岂武氏之

智能逆料之乎

天子郊祀与𥙊 太庙日百官陪位者皆法服凡披秉湏

 依⿰⿱亚⿰口亅欠 -- 𰙔诀次第则免颠倒之失歌曰袜履中单黄带先裙

 𫀆蔽膝绶绅连方心曲领蓝腰带玉佩丁当冠笏全

孛术鲁中羽子翚公在翰林时进讲罢上问曰三教何

 者为贵对曰释如黄金道如白璧儒如五糓上曰(⿱艹石)

 然则儒贱耶对曰黄金白璧无亦何妨五糓于世其可

 一日𮤑哉 上大说

授时暦要法歌曰授时暦法君要知但以九年旧暦推

 但看九年兔望日便是今年正月一月大月小起𥘉一看其𥘉一天地支

 天不言干者为诗句所拘然㪯支以见干也当推九年前暦毎月𥘉一是何干支便以此干支依后法数去

 大月天干五支九且如大月天干五地支九假令𥘉一日甲子甲至戊五数也子至申九数

 也即以戊申为今月朔小月天四池八耦且如小月天干四地支八假令𥘉一日丙寅丙

 至巳四数也寅至酉八数也即以巳酉为今月𦍤古云前九之年起筭法大月五九小四八月大三

 十日无差如初一日巳酉数至次月翔见巳卯即月大也月小分明只廿九

 翔数至次月翔止廿九日即月小也节炁只凭九年暦假若造甲午年暦则看丙戌年莭炁

 二十四气真端的要知今日莭炁则看前九年中是何莭炁天干三数地支

 七假如癸亥日癸见乙三数亥见己七数也熟记心中湏历历定时二十四

 年取逢时遇八君无虑如逢子时交节炁却用未时亦交也中炁如之若依此

 法个中推方省阴阳玄奥处闰月本来中气无古云闰月无中

 何劳物外更它图世人谙得神仙术不是愚氓是丈

 夫又歌曰九年二月半便是正月一前九年二月十五日辰即今年正月

 𥘉一日辰该九十七个半月二千八百八十日六甲转四十八周只九年中取大小无

 差失又歌曰若要求立春相冲对食神假如前九年甲子日立春甲食

 丙子冲午即今年丙午日立春也二十四炁准此闰月无中气说与惺惺人又

 一法云古有数九九之语盖自至后起数至九九则春

 巳分矣正如至后一百六日为寒食之类岂特此为然

 凡推筭皆有约法推闰歌括云欲知来岁闰先筭至之

 馀更看大小尽决定不差殊谓如来岁合置闰止以今

 年冬至后馀日为率且如今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冬至

 则本月尚馀八日则来年之闰当在八月或小尽则七

 月若冬至在上旬则以望月为㫁十二日足则复起一

 数焉推节气歌括云中气与节气但有半月隔若要知

 仔细两时零五刻谓如正月甲子日子时𥘉𥘉刻立春

 则数至巳卯日寅时正一刻则是雨水节也推立春歌

 括云今岁先知来岁春但隔五日三时辰谓如今年是

 甲子日子时立春则明年合是己巳日卯时立春若夫

 刻数则用前法推之又求节气歌曰惊蛰五时二刻求

 清明十时四刻流立夏一日三时六芒种一日九时周

 小暑二日二时二立秋二日七时四白露三日零六刻

 寒露三日六时至立冬三日十一二大寒四日四时四

 小寒四日九时六五日三时交新岁节遇子时加一日

 此为捷法君湏记又一年约法云一周年三百六十五

 日零三时一月节三十日零五刻二刻半月一气十五

 日零二时五刻又食神定法云甲食丙乙食丁丙食戊

 丁食已戊食庚巳食辛庚食壬辛食癸壬食甲癸食乙

 其捷要但取我生之干阳配阳阴配阴是也又时刻约

 法歌云二十四气渐差除循环时刻四同途单逢正四

 换𥘉一正三依旧复𥘉𥘉又乘除法推筭二十四气时

 刻云其法不论何岁何月但以日为百数时为十数刻

 为零数𥘉一至𥘉十于百上下数如遇𥘉十于千上下

 数假如正月十一日亥正一刻立春欲求中炁则先下

 一千一百数十一日故也再下十二数亥时故也如子

 一丑二之𩔗复加一千五百二十五数共得二七三三

 则二十七日寅𥘉二刻雨水也何以知为𥘉二刻盖零

 一数𥘉𥘉刻二数𥘉一刻三数𥘉二刻四数𥘉三刻五

 数正𥘉刻六数正一刻七数正二刻八数正三刻此立

 成法也今零三数是乃𥘉二刻矣欲求二月节则于前

 数上加一五二五即前一千五百二十五也此项数节炁中炁皆以之加用为前正

 月小尽除去二十九日如遇大月除去三十日筭中炁则不除大小月剰下一

 三五八则十三日辰时正三刻惊蛰也馀仿此十二时为一日

 如遇十三时刻以上则退十二时为一日八为一时如遇九刻以上则退八刻为一时也

  䘮大记云士葬用国车囯音船示専反或圑又误作囯二綍无碑比

  出宫用功布注云比出宫用功布则出宫而止至圹无

  矣旧图云功布谓以大功之布长三尺以御柩居前为

  行者之节度又隐义云羽葆功布等其象皆如麾则旌

  旗无旒者周谓之大麾既夕礼云啇祝执功布以御柩

 执披贾释云谓以葬时乘人故有柩车前执引者及在

 柩车傍执披者皆御治之又注云居柩车之前若道有

 位仰倾𧇊则以布为抑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左右之节使执引者执披者

 知之也道有低谓下阪时也道有仰谓上阪时也倾𧇊

 谓道之两边在柩车左右辙有高下也若道有低则抑

 下其布使执引者知其下阪也(⿱艹石)道有仰则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举其布

 使执引者知其止阪也若柩车左𫟪𫟪或高下倾𧇊

 亦左右布使知道有倾𧇊也假令车之东辙下则抑下

 其布向东使西𫟪执抜者持之(⿱艹石)车之西辙下则抑下

 其布向西使东𫟪执披者持之所以然者使车不倾𧇊

也大夫御柩以茅诸候以羽葆天子以纛指引前后左

 右皆如功布之施为也又既夕礼将葬启肂音异也商

祝免𥘵执功布入自西阶注云功布灰治之布也执之

 以接神为有所拂㧍方罔贾释云拂㧍犹言拂拭也故

 下经云商祝拂柩用功布是拂拭去尘也此始告神而

 用功布拂拭谓拂拭去凶邪之气也出聂崇义三礼图

钱唐陈鉴如以写神见推一时尝持赵文敏公真像来呈

 公援笔改其所未然者因谓曰唇之上何以谓之人中

(⿱艹石)曰人身之中半则当在脐腹间盖自此而上眼耳鼻

皆𩀱窍自此而下口暨二便皆单窍三画阳三画阴成

 泰卦也

杭人削松木为小片其薄如纸镕䟽黄涂木片顶分许名

 曰发烛又曰碎儿盖以发火及代灯烛用也史载周建

 徳六年齐后妃贫者以发烛为业岂即杭人之所制与

 宋翰林学士陶公糓清异录云夜有急苦于作灯之缓

有知者批杉条染䟽黄置之待用一与火遇得𦦨穂然

 既神之呼引光奴今遂有货者易名火寸按此则焠寸

声相近字之伪也然引光奴之名为新

沈仲说古姑苏人年四十未有子其妻邹氏候其他适为

置一年少貌美之妾及归命出拜将以奉枕席仲说

 其郷贯祖父来历始不肯言询之再泣而曰妾范复𥘉

 女也父丧家贫老母见粥于此仲说恻然泪下因嘱妻

 曰此女父吴中名士乃吾故人岂可以为妾当如已子

 视之即寻其母使择婿仲说备奁具嫁之邦称之至

今不置夫嫁人之女之为妾为妓为娼者古有其人矣

今则未闻也仲说诚贤矣哉

中书左丞李忠宣公徳辉字仲宝通州潞县人至元七年

庚午公为戸部尚书岁旱蝗

 世祖特命公录山西河东囚行至怀仁民有魏氏发得

木偶持告其妻挟左道厌胜谋杀巳经数狱服词皆具

 自以为不𡨚公烛其诬召鞠魏妾搒掠一加服不移晷

盖炉其女君谓独䧟以是罪可必杀之也即直其妻而

 杖其夫之溺爱受欺当妾罪死观者神之或咨赏泣下

姚忠肃公至元二十年癸未为辽东按察使武平县民刘

义讼其嫂与其所私同杀其兄成县尹丁钦以成尸无

 伤忧懑不食妻韩问之钦语其故韩曰恐顶𩕄有钉涂

 其迹耳验之果然狱定上谳公召钦谛询之钦因矜其

 妻之能公曰(⿱艹石)妻处子邪曰再醮今有司开其夫棺毒

 与成类幷正其辜钦悸卒时比公为宋包孝肃公极云

尝闻诸翰林大老云古碑刻中单书国号曰汉曰宋者盖

 其建国号诏曰汉曰宋也我

 朝大元二字在 诏旨不可单用又凡书官衘俱当从

实如廉访使总管之类(⿱艹石)曰监司太守是乱其官制久

 远莫可考矣又篆盖二字止可施诸圹石若于碑湏曰

 篆额为是

詹成者宋高宗朝匠人雕刻精妙无比尝见所造鸟笼四

 靣花版皆于竹片上刻成宫室人物山水花木禽鸟纎

 悉具备其细若缕而且玲珑活动求之二百馀年来无

 复此一人矣

刘湏溪先生会孟题苏李泣别图云事已矣泣何为苏武

 节李𨹧诗噫冯海粟先生子振题杨妃病齿图云华清

 宫一齿痛马嵬坡一身痛渔阳鼙鼓动地来天下痛陈

 伯敷先生绎曽题杨妃上马娇图云此索清平调词赴

 沉香亭时邪抑闻渔阳鼙鼓声赴马嵬坡时邪上马固

 相似情状大不同观者当审诸余观三先生之䟦语痛

 快严峻抑扬感伤使后世之为人君而荒于色为人臣

 而失其节者见之寕不知惧乎

张毅父先生千载庐𨹧人而宋丞相文公友也公贵显时

 屡以官辟不就江南既内属公自广还过吉州城下先

 生来见曰今日丞相赴北某当偕行既至燕寓于公囚

 所侧近日以美馔馈凡三载始终如一且潜制一椟公

 受刑日即以蔵其首复访求公之室殴阳氏于俘虏中

 俾出焚其尸先生收拾骸骨𥫄以重SKchar与先所凾椟南

 归付公家葬之后公之子忽梦公怒云绳锯发断明日

 启视果有绳束发其英爽尚如此刘湏溪纪其事赞

 公𦘕像上曰间居忽忽万古咄咄天风惨然如动生发

 如何寻约亦念束发岂其英爽犹累形躯同时之人能

 不颡泚昔忌其生今炉其死邓中斋题曰目烱烱兮踈

 星暁寒气郁郁兮晴雷殷山头碎柱兮璧完血化碧兮

 心丹呜呼曽谓斯人不在世间

宋季年群亡赖子相聚乘舟钞掠海上朱清张瑄最为䧺

 长阴部曲曹伍之当时海滨沙民富家以为苦崇明镇

特甚清尝佣杨氏夜杀杨氏盗妻子货财去若捕急辄

引舟东行三日夜得沙门岛又东北过高句丽水口见

 文登夷维诸山又北见燕山与碣石往来若风与鬼

 迹不可得稍怠则复来亡虑十五六返私念南北海道

 此固径且不逢浅角识之杭吴明越杨楚与幽蓟莱密辽鲜俱岸大海固舟航可通

 相𫝊朐山海门水中流积淮淤江沙其长无际浮海者以竿料浅深此浅生角故曰料角明不可度越云

 议兵方兴请事招怀奏可清瑄即日来以吏部侍𭅺左

 选七资最下一等授之令部其徒属为防海民义隶提

 刑节制水军江南既内附二人者从宰相入见授金符

 千户时方挽⿰氵曺 -- 漕东南供京师运河隘浅不容大舟不能

 百里五十里辄为堰潴水又绝江淮溯泗水吕梁彭城

 古称险处会通河未凿东阿荏平道中车运三百里转

 输艰而糜费重二人者建言海漕事试之良便至元十九年也

 上方注意向之𥘉年不过百万石后乃至三百万石二

 人者父子致位宰相弟侄甥婿皆大官田园宅馆遍天

 下库蔵仓𢈔相望巨艘大舡帆交蕃夷中舆骑塞隘门

 巷左右仆从皆佩于莵金符为万户千户累爵积赀气

 意自得二人者既满⿱⿵乃𰀁皿 -- 盈父子同时夷SKchar殆尽没赀产县

 官党与家破禁锢大徳六年冬也见胡石塘先生所撰何长者传

陈子方闵仲逹同舍生也皆待次杭府史陈月日在前闵

 以计力反先之陈殊无怒意因赴都以荐举入仕历官

 浙西廉访司佥事闵方陞书吏闻陈来叹曰复何面目

见之遂称疾不出陈下车即问左右曰闵仲逹何在众

 以疾对陈曰必为我故非疾也亟造其家闵皇恐出肃

陈曰吾与君气谊契厚君昔先我而食禄者命也使非

 此吾又能致是耶今幸同一公署惟有以教正之幸甚

 寕舍我与闵感激従事相好如𥘉

吾乡周待制先生仁荣字本心筑一室才落成友人杨公

道舆疾至门曰愿假君新宅以死先生让正𥨊(“爿”换为“丬”)居之妻

子咸不然先生弗顾未㡬杨死箱财廿八莫有主者杨

之弟诣先生求分财先生(⿱艹石)兄寄死扵我意固在是丧

事之费自巳出终不利其一毫对众封藉自平阳呼其

子来悉付与之

福州郑丞相府清风堂石阶上有卧尸迹天阴雨时迹尤

顕盖其当宋季以暮年登科未㡬拜相至令闾巷表之

曰𦒿徳魁辅之坊郑顕时侵渔百姓至夺其屋庐以广

居宅有𬒳逼抑者遂自杀于此今所居为官埶豪夺子

孙不绝如线因记宋临川吴曽能改斋漫录云建炎四

 年五月杨勍叛卒由建安冦延平道出小常村掠一妇

 人逼胁欲犯之妇人毅然⿰扌⿱斤言 -- 誓死不受污遂遇害横尸道

 傍贼退人为𭣣瘗之而其尸枕藉处痕迹𨼆然不㓕每

 雨则其迹干晴即湿宛如人影往来者莫不嗟异郷人

 或削去之随即复见覆以它土而其迹愈明今三十年

 矣与顺昌军贠范旺事略同但范现迹街碑而此现于

 土上耳范死以忠妇死以莭小常村去剑浦县治二十

 里以漫录言之则二人之死足以惊动万世宜其英烈

 之气不泯如此(⿱艹石)清风堂者不过𡨚抑之志不伸以决

 绝于一时耳亦何为而然㢤岂幽愤所积结致是邪此

理殆不可晓

翰林学士卢踈斋先生字处道涿郡人坐右铭大书一

 天字其下细注六字云有记性不急性可谓知畏天者

 也

杭玛瑙寺僧温日观能书所画蒲萄须梗枝叶皆草书法

 也𪫬嗜酒然杨総统饮以酒则不一沾唇见辄骂曰掘

坟贼掘坟贼云

李仲谦思让滕州邹县人前至元间由嘉兴路吏贠𥙷浙

 西按察司书吏廉介有为上侍父母下抚两弟每退食

 自公则闭户读书稽今考古而教训之俸薄奉养不给

妇躬纺绩以益薪水之费仲谦止有一布衫或湏浣濯𥙷

纫必俟休假日至是(⿱艹石)賔客见访则俾小子致谢曰家

君治衣弗可出雷彦正号苦斋者清正慎许可人也时

为使偶戏谓曰外郎穿布衲到敢裹著珍珠仲谦略不

荅徐至本案书写辞退呈状压几上而归使知深悔失

言亲谒谢过请其出终不𠃔使去它使来复往请始复

役后仕至宪官

至元三十一年甲午岁节气正月一日壬子立春二月二

日癸未惊蛰三月三日癸丑清明四月四日甲申立夏

 五月五日甲寅芒种六月六日乙酉小暑七月七日乙

卯立秋八月八日乙酉白露九月九日丙辰寒露十月

十日丙戌立冬十一月十一日丁巳大雪十二月十二

 日丁亥大寒

武林钱思复先生惟善尝言年十六七时以诗见息斋李

 公扵州桥寓居既拜公公荅拜命坐辞之再公曰仲尼

 之席童子隅坐因不敢辞徐永之先生为江浙提举日

客往访之者无间亲䟽贵贱必送之外门外客或请纳

步则曰不可妇人送迎不逾阈右二事可见前軰诸老

谦恭退抑汲引后进待人接物者如此

白廷玉先生号湛渊钱唐人家多竹忽一竿上岐为二

 人皆异之赋双竹杖诗未几先生殁先生有二子或以

为先兆云








南村辍耕录卷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