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正义 (四部丛刊本)/卷九

卷八 尚书正义 卷九
唐 孔颖达 等奉敕撰 日本覆印宋本
卷十

尚书正义卷第九

    国子祭酒上护军曲阜县开国子孔颖达奉

    敕撰

  商书

    盘庚上第九

    盘庚中第十

    盘庚下第十一

     说命上第十二

     说命中第十三

     说命下第十四

     髙宗肜日第十五

     西伯戡黎第十六

     微子第十七

盘庚上第九

盘庚至三篇

正义曰商自成汤以来屡迁都邑仲丁河亶甲𥘵乙皆有言诰

历载于篇盘庚最在其后故序揔之自汤至盘庚凡五迁都今

盘庚将欲迁居而治于亳之殷地民皆恋其故居不欲移徙咨

嗟忧愁相与怨上盘庚以言辞诰之史叙其事作盘庚三篇

传自汤至亳殷

正义曰经言不常厥邑于今五邦故序言盘庚五迁传嫌一身

五迁故辩之云自汤至盘庚凡五迁都也上文言自契至于成

汤八迁并数汤为八此言盘庚五迁又并数汤为五汤一人再

数故班固云朗人屡迁前八后五其实正十二也此序云盘庚

将治亳殷下传云殷亳之别名则亳殷即是一都汤迁还从先

王居也汲冢古文云盘庚自奄迁于殷殷在邺南三十里束晰云

尚书序盘庚五迁将治亳殷旧说以为居亳亳殷在河南孔子

壁中尚书云将始宅殷是与古文不同也汉书项羽传云洹水

南殷墟上今安阳西有殷束晰以殷在河北与亳异也然孔子

壁内之书安国先得其本此将治亳殷不可作将始宅殷亳字

摩灭容或为宅壁内之书安国先得始皆作乱其字与治不𩔖

无縁误作始字知束晰不见壁内之书妄为说耳若洹水之南

有殷墟或当馀王居之非盘庚也盘庚治于亳殷纣灭在于朝

歌则盘庚以后迁于河北盖盘庚后王有从河南亳地迁于洹

水之南后又迁于朝歌

传胥相至怨上

正义曰释诂云胥皆也相亦是皆义故通训胥为相也民不欲

徙乃咨嗟忧愁相与怨上经云民不适有居是怨上之事也仲

丁祖乙亦是迁都序无民怨之言此独有怨者盘庚祖乙之曽

孙也祖乙迁都于此至今多历年丗民居巳乆恋旧情深前王

三徙诰今则行晓喻之易故无此言此则民怨之深故序独有

此事彼各一篇而此独三篇者谓民怨上故劝诱之难也民不

欲迁而盘庚必迁者郑𤣥云祖乙居耿后奢侈逾礼土地迫近

山川尝圯焉至阳甲立盘庚为之臣乃谋徙居汤旧都又序注

云民居耿乆奢淫成俗故不乐徙王肃云自祖乙五丗至盘庚

元兄汤甲宫室奢侈下民邑居垫隘水泉泻卤不可以行政化

故徒都于殷皇甫谧云耿在河北迫近山川自祖辛以来民皆

奢侈故盘庚迁于殷此三者之说皆言奢侈郑𤣥既言君奢又

言民奢王肃专谓君奢皇甫谧专谓民奢言君奢者以天子宫

室奢侈侵夺下民言民奢者以豪民室宇过度逼迫贫乏皆为

细民弱劣无所容居欲迁都改制以寛之富民恋旧故违上意

不欲迁也案检孔传无奢侈之语惟下篇云今我民用荡析离

居罔有定极传云水泉沈溺故荡析离居无安定之极徙以为

之极孔意盖以地势洿下又乆居水变水泉泻卤不可行化故

欲迁都不必为奢侈也此以君名名篇必是为君时事而郑𤣥

以为上篇是盘庚为臣时事何得专辄谬妄也

盘庚

正义曰此三篇皆以民不乐迁开解民意告以不迁之害迁都

之善也中上二篇未迁时事下篇既迁后事上篇人皆怨上初

启民心故其辞尤切中篇民以少悟故其辞稍缓下篇民既从

迁故辞复益缓哀十一年左𫝊引此篇云盘庚之诰则此篇皆

诰辞也题篇不目盘庚诰者王肃云取其徙而立功故但以盘

庚名篇然仲丁祖乙河亶甲等皆以王名名篇则是史意异耳

未必见他义

传殷质以名篇

正义曰周书谥法成王时作故桓六年左传云周人以讳事神

殷时质未讳君名故以王名名篇也上仲丁祖乙亦是王名于

此始作传者以上篇经亡此经称盘庚故就此解之史记殷本

纪云盘庚崩弟小辛立殷复衰百姓思盘庚乃作盘庚三篇与

此序违非也郑𤣥云盘庚汤十丗孙祖乙之曽孙以五迁继汤

篇次祖乙故继之于上累之祖乙为汤𤣥孙七丗也又加祖乙

复其祖父通盘庚故十丗本纪云祖乙崩子祖辛立崩子开甲

立崩弟祖丁立崩开甲之子南庚立崩祖丁子阳甲立崩弟盘

庚立是祖乙生祖辛祖辛生祖丁祖丁生盘庚故为曽孙

盘庚至四方

正义曰盘庚欲迁于亳之殷地其民不欲适彼殷地别有邑居

莫不忧愁相与怨上盘庚率领和谐其众忧之人出正直之言

以晓告曰我先王初居此者从旧都来于是宅于此地所以迁

于此者为重我民无欲尽杀故先王以乆居垫隘不迁则死见

下民不能相匡正以生故谋而来徙以徙为善未敢专决又考

卜于龟以从既获吉兆乃曰其如我所行欲徙之吉先王成汤

以来凡有所服行敬顺天命如此尚不常安可徙则徙不常其

邑于今五邦矣今(⿱艹石)不承于古徙以避害则是无知天将断绝

汝命矣天将绝命尚不能知况曰其能从先王之基业乎今我

往迁都更求昌盛(⿱艹石)顚仆之木有用生蘖哉人衰更求盛犹木

死生蘖哉我今迁向新都上天其必长我殷之王命于此新邑

继复先王之大业致行其道以安四方之人我徙欲如此耳汝

等何以不愿徙乎前云(⿱艹石)不徙以避害则天将绝汝命谓绝臣

民之命明亦绝我殷王之命复云(⿱艹石)迁往新都天其长我殷之

王命明亦长臣民之命互文也

传亳之别名

正义曰此序先亳后殷亳是大名殷是亳内之别名郑𤣥云商

家自徙此而号曰殷郑以此前未有殷名也中篇云殷降大虐

将迁于殷先正其号明知于此号为殷也虽兼号为殷而商名

不改或称商或称殷又有兼称殷商商颂云商邑翼翼挞彼殷

武是单称之也又大雅云殷商之旅咨汝殷商是兼称之也亳

是殷地大名故殷社谓之亳社其亳郑𤣥以为偃师皇甫谧以

为梁国谷熟县或云济阴亳县说既不同未知谁是

传适之至邑居

正义曰释诂云适之往也俱训为往故适得为之不欲往彼殷

地别有新邑居也

传𥸤和至之言

正义曰𥸤即𥙿也是寛意故为和也忧则不和戚训忧也故率

和众忧之人出正直之言诗云其直如矢故以矢言为正直之言

传我王至于此

正义曰孔以祖乙圯于相地迁都于耿今盘庚自耿迁二殷以

我王为祖乙此谓耿也

传刘杀至杀故

正义曰刘杀释诂文水泉咸卤不可行化王化不行杀民之道

先王所以去彼迁此者重我民无欲尽杀故也

传言民至所行

正义曰不徙所以不能相匡以生者谓水泉沈溺人民困苦不

能从教相匡正以生又考卜于龟以徙周礼太卜大迁则贞龟

是迁必卜也

传先王至辄迁

正义曰下云于今五邦自汤以来数之则此言先王揔谓成汤

至祖乙也先王有所服行谓行有典法言能敬顺天命即是有

所服行也盘庚言先王敬顺天命如此尚不常安有可迁辄迁

况我不能敬顺天命不迁民必死矣故不可不迁也

传汤迁至国都

正义曰孔以盘庚意在必迁故通数我往居亳为五邦郑王皆

云汤自商徙亳数商亳嚻相耿为五计汤既迁亳始建王业此

言先王迁都不得远数居亳之前充此数也

传言今至蘖哉

正义曰释诂云枿馀也李巡曰枿槁木之馀也郭璞云晋卫之

闲曰枿是言木死顚仆其根更生蘖哉此都毁坏若枯死之木

若弃去毁坏之邑更得昌盛犹顚仆枯死之木用生蘖哉

盘庚至攸箴

正义曰前既略言迁意今复并戒臣民盘庚先教于民云汝等

当用汝在位之命用旧常故事正其法度欲令民徙从其臣言

也民从上命即是常事法度也又戒臣曰汝等无有敢伏绝小

人之所欲箴规上者

传敩教至朝臣

正义曰文王丗子云小乐正敩干太胥赞之龠师敩戈龠师丞

赞之彼并是教舞干戈知敩为教也小民等患水泉沈溺欲箴

规上而徙汝臣下勿抑塞伏绝之郑𤣥云奢侈之俗小民咸苦

之欲言于王今将属民而询焉故敕以无伏之

传众群臣以下

正义曰周礼小司寇掌外朝之政以致万民而询焉一曰询国

危二曰询国迁三曰询立君是国将大迁必询及于万民故知

众悉至王庭是群臣以下谓及下民也民不欲徙由臣不助王

劝民故已下多是责臣之辞

传先王

正义曰此篇所言先王其文无指斥者皆谓成汤巳来诸贤王

也下言神后髙后者指谓汤耳下篇言古我先王适于山者乃

谓迁都之王仲丁祖乙之等也此言先王谓先丗贤王此既言

先王下句王播告之王用丕钦蒙上之先不言先省文也

传王布至其指

正义曰上句言先王用旧人共政下云王播告之修当谓告臣

耳传言布告人者以下云民用丕变是必告臣亦又告民

传聒聒至何谓

正义云郑𤣥云聒读如聒耳之聒聒聒难告之貌王肃云聒聒

善自用之意也此传以聒聒为无知之貌以聒聒是多言乱人

之意也起信险肤者言发起所行专信此险伪肤受浅近之言

信此浮言妄有争讼我不知汝所讼言何谓言无理也

非予至观火

正义曰言先王敬其教民用大变我命教汝汝不肯徙非我自

废此丕钦之德惟汝之所含德甚恶不畏惧我一人故耳汝含

藏此意谓我不知我见汝情(⿱艹石)观火言见之分明如视火也

传逸过至汝过

正义曰逸过释言文我(⿱艹石)以威加汝汝自不敢不迁则无违上

之过也我不威胁汝徙乃是我亦拙谋作成汝过也恨民以恩

导之而不从已也

传紊乱至有福

正义曰紊是丝乱故为乱也稼穑相对则重之曰稼敛之曰穑

穑是秋收之名得为耕获揔称故云穑耕稼下承上则有福福

谓禄赏

传戎大至所有

正义曰戎大昏强越于皆释诂文孙炎曰昏夙夜之强也书曰

不昏作劳引此解彼是亦读此为昏也郑𤣥读昏为愍训为勉

也与孔不同传云言不欲徙则是不畏大毒于远近其意言不

徙则有毒毒谓祸患也远近谓賖促言害至有早晚也不强于

作劳则黍稷无所获以喻不迁于新邑则福禄无所有也此经

惰农弗昏无黍稷对上服田力穑乃亦有秋但其文有详略耳

传责公至毒害

正义曰此篇上下皆言民此独云百姓则知百姓是百官也百

姓既是百官和吉言者又在百官之上知此经是责公卿不能

和喻善言于百官使之乐迁也不和百官必将遇祸是公卿自

生毒害

傅群臣至所及

正义曰群臣是民之师长当倡民为善群臣亦不欲徙是乃先

恶于民也恫痛释言文

相时至有咎

正义曰又责大臣不相教迁徙是不如小民我视彼憸利小民

犹尚相顾于箴规之言恐其发举有过口之患故以言相规患

之小者尚知畏避况我为天子制汝短长之命威恩甚大汝不

相教从我乃是汝不如小民汝(⿱艹石)不欲徙何不以情告我而辄

相恐动以浮华之言乃语民云国不可徙我恐汝自取沈溺于

众人而身被刑戮之祸害此浮言流行(⿱艹石)似火之燎放原野炎

炽不可向近其犹可扑之使灭以喻浮言不可止息尚可刑戮

使绝也(⿱艹石)以刑戮加汝则是汝众自为非谋所致此耳非我有

咎过也

传曷何至祸害

正义曰曷何同音故曷为何也顾氏云汝以浮言恐动不徙更

是无益我恐汝自取沈溺放众人不免祸害也

传我刑至所致

正义曰我刑戮汝汝自招之非我咎也靖谋释诂文告民不徙

者非善谋也由此而被刑戮是汝自为非谋所致也

迟任至非德

正义曰可迁即迁是先王旧法古之贤人迟任有言曰人惟求

旧器非求旧惟新言人贵旧器贵新汝不欲徙是不贵旧反迟

任也古者我之先王及汝祖汝父相与同逸豫同勤劳汝为人

子孙冝法父祖当与我同其劳逸我岂敢动用非常之罚胁汝

乎自先王以至于我丗丗数汝功劳我不掩蔽汝善是我忠放

汝也以此故我大享祭于先王汝祖其从我先王与在宗庙而

歆享之是我不掩汝善也汝有善自作福汝有恶自作灾我亦

不敢动用非德之赏妄赏汝各从汝善恶而报之耳其意告臣

言从上必有赏违我必有罚也

传迟任至贵旧

正义曰其人既没其言立于后丗如是古贤人也郑𤣥云古之

贤史正肃云古老成人皆谓贤也

传选数至于汝

正义曰释诂云算数也舎人曰释数之曰算选即算也故调为

数经言丗丗数汝功劳是从先王至已常行此事故云是我忠

于汝也言已之忠责臣之不忠也

传古者至汝善

正义曰周礼大宗伯祭祀之名天神曰祀地祇曰祭人鬼曰享

此大享于先王谓天子祭宗庙也传解天子祭庙得有臣祖与

享之意言古者天子录功臣配食于庙故臣之先祖得与享之

也古者孔氏据已而道前丗也此殷时巳然矣大享烝尝者烝

尝是秋冬祭名谓之大享者以事各有对(⿱艹石)烝尝对禘祫则禘

祫为大烝尝为小(⿱艹石)四时自相对则烝尝为大礿祠为小以秋

冬物成可荐者众故烝尝为大春夏物未成可荐者少故礿祠

为小也知烝尝有功臣与祭者案周礼司勲云凡有功者铭书

放王之太常祭于大烝司勲诏之是也尝是烝之类而传以尝

配之鲁颂曰秋而载尝是也祭统云内祭则大尝禘是也外祭

则郊社是也然彼以祫为大尝知此不以烝尝时为禘祫而直

据时祭者以殷祫于三时非独烝尝也秋冬之祭尚及功臣则

禘祫可知惟春夏不可耳以物未成故也近代巳来惟禘祫乃

祭功臣配食时祭不及之也近代巳来功臣配食各配所事之

(⿱艹石)所事之君其庙巳毁时祭不祭毁庙其君尚不时祭其臣

固当止矣禘祫则毁庙之主亦在焉其时功臣亦当在也王制

云犆礿祫禘祫尝祫烝诸侯礿犆禘一犆一祫尝祫烝祫此王

制之文夏殷之制天子春惟时祭其夏秋冬既为祫又为时祭

诸侯亦春为时祭夏惟作祫不作时祭秋冬先作时祭而后祫

周则春曰祠夏曰礿三年一祫在秋五年一禘在夏故公羊传

云五年再殷祭礼纬云三年一祫五年一禘此是郑氏之义未

知孔意如何

予告至有志

正义曰既言作福作灾由人行有善恶故复教臣行善我告汝

于行事之难犹如射之有所准志志之所主欲得中也必中所

志乃为善耳以喻人将有行豫思念之行得其道为善耳其意

言迁都是善道当念从我言也

传告汝至乃善

正义曰此传惟顺经文不言喻意郑𤣥云我告汝于我心至难

矣夫射者张弓属矢而志在所射必中然后发之为政之道亦

如是也以已心度之可施于彼然后出之

传不用至易之

正义曰老谓见其年老谓其无所复知弱谓见其幼弱谓其未

有所识郑云老弱皆轻忽之意也老成人之言云可徙不用其

言是侮老之也不徙则水泉咸卤孤幼受害不念其害是卑弱

轻易之也

传盘庚至之谋

正义曰于时群臣难毁其居宅惟见目前之利不思长乆之计

其臣非一共为此心盘庚敕臣下各思长乆于其居处勉强尽

心出力听从我迁徙之谋自此以下皆是也

无有至厥善

正义曰此即迁徙之谋也言我至新都抚养在下无有远之与

近必当待之如一用刑杀之罪伐去其死道用照察之德彰明

其行善有过罪以惩之使民不犯非法死刑不用是伐去其死

道伐(⿱艹石)伐树然言止而不复行用也有善者人主以照察之德

加赏禄以明之使竞慕为善是彰其善也此二句相对上言用

罪伐厥死下冝言用赏彰厥生不然者上言用刑下言赏善死

是刑之重者举重故言死有善乃可赏故言彰厥善行赏是德

故以德言赏人生是常无善亦生不得言彰厥生故文互

度乃口

正义曰度法度也故传言以法度居汝口也

盘庚中第十

盘庚至厥民

正义曰盘庚于时见都河北欲迁向河南作惟南渡河之法欲

用民徙乃出善言以告晓民之不循教者大为教告用诚心于

其所有之众人于时众人皆至无有亵慢之人尽在于王庭盘

庚乃𦫵进其民延之使前而教告之史叙其事以为盘庚发诰

之目

传为此至民徙

正义曰郑𤣥云作渡河之具王肃云为此思南渡河之事此传

言南渡河之法皆谓造舟船渡河之具是济水先后之次思其

事而为之法也

传话善至于众

正义曰释诂云话言也孙炎曰话善人之言也王苦民不从教

必发善言告之故以话为善言郑𤣥诗笺亦云话善言也

传民亦至天时

正义曰以君承安民而忧之故民亦安君之政相与忧行君令

使君令必行责时群臣不忧行君令也舟船浮水而行故以浮

为行也行天时也顺时布政(⿱艹石)月令之为也

传我殷至行徙

正义曰迁都者止为邑居垫隘水泉咸卤非为避天灾也此传

以虐为灾怀为思言殷家于天降大灾则先王不思故居而行

徙者以天时人事终是相将邑居不可行化必将天降之灾上

云不能相匡以生罔知天之断命即是天降灾也

承汝至于罚

正义曰先王为政惟民之承今我亦法先王故承安汝使汝徙

惟欢喜安乐皆与汝共之非谓汝有咎恶而徙汝令比近于殃

罚也

予若至厥志

正义曰盘庚言我顺于道理和协汝众归怀此新邑者非直为

我王家亦惟利汝众故为此大从我本志而迁徙不有疑也

臭厥载

正义曰臭是气之别名古者香气秽气皆名为臭易云其臭如

兰谓香气为臭也晋语云惠公改葬申生臭彻于外谓秽气为

臭也下文覆述此意云无起秽以自臭则此臭谓秽气也肉

则臭故以臭为败船不渡水则败其所载物也

尔忱至曷瘳

正义曰盘庚责其臣民汝等不用徙者由汝忠诚不能属逮于

古贤苟不欲徙惟相与沈溺于众不欲徙之言不其有考验于

先王迁徙之事汝既不考于古及其祸至乃自忿怒何所瘳差也

汝诞劝忧

正义曰凡人以善自劝则善事多(⿱艹石)以忧自劝则忧来众今不

徙则忧来众是自劝励以忧愁之道

今其至在上

正义曰顾氏云责群臣汝今日其且有今目前之小利无后日

乆长之计患祸将至汝何得乆生在民上也

今予至自臭

正义曰今我命汝是我之一心也汝当从我无得起为秽恶以

自臭败汝违我命是起秽以自臭也

恐人至乃心

正义曰言汝心既不欲徙旁人或更误汝我又恐他人𠋣曲汝

身迂僻汝心使汝益不用徙也

传言汝至迂僻

正义曰人心不能自决则好用非理之谋言汝既不欲迁徙又

为他人所误盘庚疑其被误故言此也以物𠋣物者必曲故𠋣

为曲也迂是回也回行必僻故迂为僻也

传迓迎至汝众

正义曰迓迎释诂文不迁必将死矣天欲迁以延命天意向汝

我欲迎之天断汝命我欲续之我今徙者欲迎续汝命于天岂

以威胁汝乎迁都惟用奉养汝众臣民耳

予念至尔然

正义曰我念我先丗神后之君成汤爱劳汝之先人故我大能

进用汝与汝爵位用以道义怀安汝心耳然汝乃违我命是汝

反先人也

𫝊言我至先人

正义曰易称神者妙万物而为言也殷之先丗神明之君惟有

汤耳故知神后谓汤也下髙后先后与此神后一也神者言其

通圣髙者言其德尊此神后言先于髙后略而不言先其下直

言先后又略而不言髙从上省文也劳尔先谓爱之也劳者勤

也闵其勤劳而慰劳之劳亦爱之义故论语云爱之能勿劳乎

是劳为爱也追言汤劳汝先则此所责之臣其祖于成汤之丗

巳在朝廷丗仕王朝而不用已命故责之深也


失于至能迪

正义曰盘庚以民不愿迁言神将罪汝欲惧之使从已也我所

以必须徙者我今失于政教陈乆于此民将有害髙德之君成

汤必忿我不徙六乃重下罪疾于我曰何为残虐我民而不徙

乎我既欲徙而汝与万民乃不进进与我一人谋计同心则我

先君成汤大下与汝罪疾曰何故不与我幼孙盘庚有相亲比

同心徙乎汝不与我同心故汤有明德从上见汝一情其下罪

罚于汝汝实有罪无所能道言无辞以自解说也

传崇重至徙正

正义曰崇重释诂文又云尘乆也孙炎曰陈居之乆乆则生尘

矣古者尘陈同也故陈为乆之义

传不进至心徙

正义曰物之生长则必渐进故以生生为进进王肃亦然进进

是同心愿乐之意也此实责群臣而言汝万民者民心亦然因

博及之

传汤有至无辞

正义曰训爽为明言其见下故称明德诗称三后在天死者精

神在天故言下见汝

古我至乃死

正义曰又责群臣古我先君成汤既爱劳汝祖汝父与之共治

民矣汝今共为我养民之官是我于汝与先君同也而汝有残

虐民之心非我令汝如此则在汝心自为此恶是汝反祖父之

行虽汝祖父亦不祐汝我先君安汝祖汝父之忠汝祖汝父忠

于先君必忿汝违我乃断绝弃汝命不救汝死言汝违我命故

汝祖父亦忿见汤罪汝不救汝死也

传劳之至治人

正义曰下句责臣之身云汝共作我畜民明先后劳其祖父是

劳之共治民也

传𢦤残至之行

正义曰春秋宣十八年邾人𢦤鄫子左传云凡自虐其君曰弑

自外曰𢦤𢦤为残害之义故为残也先后爱劳汝祖汝父与共

治民汝祖父必有爱人之心作训为也汝今共为我养民之官

而有残民之心而不用徙以避害是汝反祖父之行盘庚距汤

年丗多矣臣父不及汤丗而云父者与祖连言之耳

玆予至弗祥

正义曰又责臣云汝祖父非徒不救汝死乃更请与汝罪于此

我有治政之臣同位于其父祖其位与父祖同心与父祖异不

念忠诚但念具汝贝玉而已言其贪而不忠也汝先祖先父以

汝如此大乃告我髙后曰为大刑于我子孙以此言开道我髙

后故我髙后大乃下不善之殃以罚汝成汤与汝祖父皆欲罪

汝汝何以不从我徙乎

传乱治至其贪

正义曰乱治释诂文舎人曰乱义之治也孙炎曰乱治之理也

大臣理国之政此者所责之人故言于此我有治政之臣言其

同位于父祖责其位同而心异也贝者水虫古人取其甲以为

货如今之用钱然汉书食货志具有其事贝是行用之货也贝

玉是物之最贵者责其贪财故举二物以言之当时之臣不念

尽忠于君但念具贝玉而已言其贪也

传言汝至之罪

正义曰上句言成汤罪此诸臣其祖父不救子孙之死此句言

臣之祖父请成汤讨其子孙以不从已故责之益深先祖请讨

非盘庚所知原神之意而为之辞以惧其子孙耳

传言汝至督之

正义曰训迪为道言汝父祖开道汤也不从君为不忠违父祖

为不孝父祖开道汤下罚欲使从君顺祖陈忠孝之义以督励之

呜呼至乃家

正义曰盘庚以言事将毕欲戒使入之故呜呼而叹之今我告

汝皆不易之事言其难也事既不易当长敬我言大忧行之无

相绝远弃废之必须存心奉行汝群臣臣分辈相与计谋念和

协以相从各设中正于汝心勿为残害之事汝群臣(⿱艹石)有不善

不道陨坠礼法不恭上命暂逢遇人即为奸宄而劫夺之我乃

割绝灭之无有遗馀生长所以然者欲无使易其种𩔖于此新

邑故耳自今以往哉汝当进进于善今我将用以汝迁长立汝

家使汝在位传诸子孙勿得违我言也

传不易至之事

正义曰此易读为难易之易不易言其难也王肃云告汝以命

之不易亦以不易为难郑𤣥云我所以告汝者不变易言必行

之谓盘庚自道已言必不改易与孔异

传顚陨至于内

正义曰释诂云陨落也陨坠也顚越是从上倒下之言故以顚

为陨越为坠也左传僖九年齐桓公云恐陨越于下文十八年

史克云弗敢失坠陨越是遗落废失之意故以陨坠不恭为不

奉上命也暂遇人而劫夺之谓逢人即劫为之无巳成十七年

左传曰乱在外为奸在内为宄是劫夺之事故以劫夺解其奸

宄也

传劓割至新邑

正义曰五刑截鼻为劓故劓为割也育长释诂文不吉之人当

割绝灭之无遗长其𩔖谓早杀其人不使得生子孙有此恶𩔖

也易种者即今俗语云相染易也恶种在善人之巾则善人亦

变易为恶故绝其恶𩔖无使易种于此新邑也灭去恶种乃是

常法而言于此新邑者言已若至新都当整齐使㓗淸

传自今至称家

正义曰长立汝家谓赐之以族使子孙不绝左传所谓诸侯命

氏是也王朝大夫天子亦命之氏故云立汝家也

盘庚下第十一

盘庚至一人

正义曰盘庚既迁至殷地定其国都处所乃正其郊庙朝社之

位又属民而聚之安慰于其所有之众曰汝等自今以后无得

游戏怠惰勉力立行教命今我其布心腹肾肠输冩诚信历遍告

汝百姓于我心志者欲迁之日民臣共怒盘庚盘庚恐其怖惧

故开解之今我无复罪汝众人我既不罪汝汝无得如前共为

忿怒协比谗言毁恶我一人恕其前愆与之更始也

传定其至之位

正义曰训攸为所定其所居揔谓都城之内官府万民之居处

也郑𤣥云徙主于民故先定其里宅所处次乃正宗庙朝廷之

位如郑之意奠厥攸居者止谓定民之居岂先令民居使足待

其馀剰之处然后建王宫乎若留地以拟王宫即是先定王居

不得为先定民矣孔惟言定其所居知是官民之居并定之也

礼郊在国外左祖右社面朝后市正厥位谓正此郊庙朝社之

位也

传安于至大教

正义曰郑𤣥云勉立我大命使心识教令常行之王肃云勉立

大教建性命致之五福又案下句尔无共怒予一人是恐其不

从巳命此句冝言我有教命汝当勉力立之郑说如孔旨也

传布心至告志

正义曰此论心所欲言腹内之事耳以心为五脏之主腹为六

腑之揔肠在腹内肾在心下举肾肠以配腹心诗曰公侯腹心

宣十二年左传云敢布腹心是腹心足以表内肾肠配言之也

古我至定极

正义曰言古者我之先王将欲多大于前人之功是故徙都而

适于山险之处用下去我凶恶之德立善功于我新国但徙来

巳乆水泉沈溺今我在此之民用播荡分析离其店宅无有安

定之极我今徙而使之得其中也说其迁都之意亦欲多大前

人之功定民极也

传言以至功美

正义曰古我先王谓迁都者前人谓未迁省前人乆居旧邑民

不能相匡以生则是居无功矣盘庚言先王以此迁徙故多大

前人之功美故我今迁亦欲多前功矣

传徙必至我国

正义曰先王至此五邦不能尽知其地所都皆近山故揔称适

于山也易坎卦彖云王公设险以守其国徙必依山之险欲使

下民无城郭之劳虽则近山不可全无城郭言其防守易耳徙

必近山则旧处新居皆有山矣而云适于山者言其徙必依山

不适平地不谓旧处无山故徙就山也水泉咸卤民居垫隘时

君不为之徙即是凶恶之德其徙者是下去凶恶之德立善功

于我新迁之国也言下者凶德在身下而坠去之

传水泉至之极

正义曰民居积丗穿掘处多则水泉盈溢令人沈深而陷溺其

处不可安居播荡分析离其居宅无安定之极极训中也诗云

立我烝民莫匪尔极言民赖后稷之功莫不得其中今为民失

中故徙以为之中也

尔谓至兹贲

正义口言我徙以为民立中汝等不明我心乃谓我何故震动

万民以为此迁我以此迁之故上天将复我髙祖成汤之德治

理于我家我当与厚敬之臣奉承民命用是长居于此新邑以

此须迁之故我童蒙之人非敢废其询谋谋放众人众谋不同

至用其善者言善谋者皆欲迁都也又决之于龟卜而得吉我

与汝群臣各非敢违卜用是必迁光大此迁都之大业我徙本

意如此耳

传以徙至我家

正义曰民害不徙违失汤德以徙之故天必祐我将使复奉汤

德令得治理于我家言由徙故天福之也

传冲童至其善

正义曰冲童声相近皆是幼小之名自称童人言已幼小无知

故为谦也吊至灵善皆释诂文礼将有大事必谋于众谋众乃

足常理故言非废谓动谋于众言匕不自专也众谋必有异见

故至极用其善者

传宏贲至大业

正义曰宏贲皆大也释诂文樊光口周礼云其声大而宏诗云

有贲其首是宏贲皆为大之义也各者非一之辞故为君臣用

谋不敢违卜洪范云汝则有大疑谋及卿七谋及卜筮言非敢

违卜是既谋及于众又决于蓍龟也用大此迁都大谓立嘉绩

以大之也

呜呼至叙钦

正义曰言迁事巳讫故叹而敕之呜呼国之长伯及众官之长

与百执事之人庶几皆相与隐括共为善政哉我其勉力大助

汝等为善汝当思念爱敬我之众民我不任用好货之人有人

果敢奉用进进于善见穷困之人能谋此穷困之人安居者我

乃次序而敬用之

传国伯至善政

正义曰邦伯邦国之伯诸侯师长故为东西二伯及九州之牧

也郑玄注礼记云殷之州长曰伯虞夏及周皆曰牧此殷时而

言牧者此乃郑之所约孔意不然故揔称牧也师训为众众长

众官之长故为三公六卿也其百执事谓大夫以下诸有职事

之官皆是也此揔敕众臣故二伯巳下及执事之人皆戒之也

释言云庶几尚也反复相训故尚为庶几庶幸也几兾也隐谓

隐审也幸兾相与隐审检括共为善政欲其同心共为善也隐

括必是旧语不知本出何书何休公羊序云隐括使就绳墨焉

传𥳑大至众民

正义曰𥳑大释诂文又云相助虑也俱训为虑是相得为助也

盘庚欲使群臣同心为善欲勉力大佐助之使皆念敬我众民也

传肩任至敬之

正义曰释诂云肩胜也舎人曰肩强之胜也强能胜重是堪任

之义故为任也我今不委任贪货之人以恭为奉人有向善而

心不决志故美其人能果敢奉用进进于善者言其人好善不

倦也鞠训为穷鞠人谓穷困之人谋人之保居谓谋此穷人之

安居若见人之穷困能谋安其居爱人而乐安存之者则我式

序而敬之诗云式序在位言其用次序在官位也郑王皆以鞠

为养言能谋养人安其居者我则次序而敬之与孔不同

今我至一心

正义曰今我既进而告汝于我心志矣其我所告顺合于汝心

以否当以情告我无得有不敬者汝等无得揔于货宝以求官

位当进进自用功德不当用冨也用此布示于民必以德义长

任一心以事君不得怀二意以迁都既定故殷勤以戒之

说命上第十二

髙宗至三篇

正义曰殷之贤王有髙宗者梦得贤相其名曰说群臣之内既

无其人使百官以所梦之形象经营求之于野外得之于传氏

之岩遂命以为相史叙其事作说命三篇

传盘庚至曰说

正义曰丗本云盘庚崩弟小辛立崩弟小乙立崩子武丁立是

武丁为盘庚弟小乙子也丧服四制云髙宗者武丁武丁者殷

之贤王也当此之时殷衰而复兴礼废而复起中而髙之故谓

之髙宗是德髙可尊故号髙宗也经云爰立作相王呼之曰说

知其名曰说

传使百至之谿

正义曰以工为官见其求者众多故举百官言之使百官以所

梦之形象经营求于外野皇甫谧云使百工写其形象则谓工

为工巧之人与孔异也释水云水注川曰谿李巡曰水出于山

入于川曰谿然则谿是水流之处岩是山崖之名序称得诸傅

岩傅云得之于傅岩之谿以岩是揔名故序言之耳

传命说至摄政

正义曰经称爰立作相是命为相也惟说命揔百官是使摄政也

说

正义曰此三篇上篇言梦说始求得而命之中篇说既揔百官

戒王为政下篇王欲师说而学说报王为学之有益王又厉说

以伊尹之功相对以成章史分序以为三篇也

王宅忧亮阴三祀

正义曰言王居父忧信任冡宰黙而不言巳三年矣三年不言

自是常事史录此句于首者谓既免丧事可以言而犹不言故

述此以发端也

传阴黙至不言

正义曰阴者幽暗之义黙亦暗义故为黙也易称君子之道或

黙或语则黙者不言之谓也无逸传云乃有信黙三年不言有

此信黙则信谓信任冢宰也

传傅氏至之形

正义曰传以傅为氏此岩以傅为名明岩傍有姓傅之民故三

傅氏之岩也尸子云傅岩在北海之洲传言虞虢之界孔必有

所案据而言之也史记殷本纪云是时说为胥靡筑于傅险晋

灼汉书音义云胥相也靡随也古者相随坐轻刑之名言于时

筑傅险则以杵筑地傅说贤人必身不犯罪言其说为胥靡当

是时代胥靡也传云通道所经有㵎水坏道常使胥靡刑人筑

护此道说贤而隐代胥靡筑之以供食或亦有成文也殷本纪

又云武丁得说举以为相遂以傅险姓之号曰傅说郑云得诸

傅岩髙宗因以传命说为氏案序直言梦得说不言傅或如马

郑之言如髙宗始命为傅氏不知旧何氏也皇甫谧云髙宗梦

天赐贤人胥靡之衣蒙之而来口云我徙也姓傅名说天下得

我者岂徒也哉武丁悟而推之曰傅者相也说者欢说也天下

当有傅我而说民者哉明以梦视百官百官皆非也乃使百工

写其形象求诸天下果见筑者胥靡衣褐带索执役于虞虢之

闲傅岩之野名说以其得之傅岩谓之傅说案谧言初梦即云

姓傅名说又言得之傅岩谓之傅说其言自不相副谧惟见此

书𫝊㑹为近丗之语其言非实事也

传霖三日雨

正义曰隐九年左传云凡雨自三日巳往为霖

启乃至弗瘳

正义曰当开汝心所有以灌沃我心欲今以彼所见教已未知

故也其沃我心须切至若服药不使人瞑眩愤乱则其疾不得

瘳愈言药毒乃得除病言切乃得去惑也

传开汝至自警

正义曰瞑眩者令人愤闷之意也方言云凡饮药而毒东齐海

岱间或谓之瞑或谓之眩郭璞曰⿰目𡨋眩亦通语也然则药之攻

病先使人瞑眩愤乱病乃得瘳传言瞑眩极者言闷极药乃行

也楚语称卫武公作懿以自警懿即大雅抑诗也切言出于傅

说据王以为自警也

说命中第十三

惟说命揔百官

正义曰惟此傅说受王命揔百官之职谓在冢宰之任也说以

官髙任重乃进言于王故史特摽此句为发言之端也

传天有至设都

正义曰晋语云大者天地其次君臣易系辞云天垂象见吉凶

圣人象之皆言人君法天以设官顺天以致治也天有日月照

临昼夜犹王官之伯率领诸侯也北斗环绕北极犹卿士之周

卫天子也五星行于列𪧐犹州牧之省察诸侯也二十八𪧐布

于四方犹诸侯为天子守土也天象皆有尊卑相正之法言明

王奉顺天道以立国设都也立国谓立王国及邦国设都谓设

帝都及诸侯国都揔言建国立家之事

树后至师长

正义曰此又揔言设官分职之事也树立也后王谓天子也君

公谓诸侯也承者奉上之名后王君公人主也大夫师长人臣

也臣当奉行君命故以承言之周礼立官多以师为名师者众

所法亦是长之义也大夫巳下分职不同每官各有其长故以

师长言之三公则君公之内包之卿则大夫之文兼之师长之

言亦通有士将陈为治之本故先举其始略言设官故辞不详

备为治之本惟天聦明巳下皆是也

传宪法至为治

正义曰宪法释诂文人之闻见在于耳目天无形体假人事以

言之聦谓无所不闻明谓无所不见惟圣人于是法天言圣王

法天以立教于下无不闻见除其所恶纳之于善虽复运有推

移道有𦫵降其所施为未尝不法天也臣敬顺而奉之奉即上

文承也奉承君命而布之于民民以从上为治不从上命则乱

故从乂也

惟口至厥躬

正义曰言王者法天施化其举止不可不愼惟口出令不善以

起羞辱惟甲胄伐非其罪以起戎兵言不可轻教令易用兵也

惟衣裳在箧笥不可加非其人观其能足称职然后赐之惟干

戈在府库不可任非其才省其身堪将帅然后授之上二句事

相𩔖下二句文不同者衣裳言在箧笥干戈不言所在干戈云

省厥躬衣裳不言视其人令其互相足也

传甲铠至用兵

正义曰经传之文无铠与兜鍪盖秦汉巳来始有此名传以今

晓古也古之甲胄皆用犀兕未有用铁者而鍪铠之字皆从金

盖后丗始用铁耳口之出言为教今甲胄兴师乃用之言不可

轻教令易用兵也易亦轻也安危在出令令之不善则人违背

之是起羞也静乱在用兵伐之无罪则人叛违之是起戎也

传言服至其才

正义曰非其人非其才义同而互文也周礼大宗伯以九仪之

命正邦国之位一命受职再命受服三命受位四命受器五命

赐则六命赐官七命赐国八命作牧九命作伯郑云一命始见

命为正吏受职治职事也列国之士一命王之下士亦一命再

命受服受玄冕之服列国之大夫再命王之中士亦再命然则

再命巳上始受衣服未赐之时在官之箧笥也甲胄干戈俱是

军器上言不可轻用兵此言不可妄委人虽文重而意异也

官不至其贤

正义曰王制云论定然后官之任官然后爵之郑云官之使之

试守也爵之命之也然则治其事谓之官受其位谓之爵官爵

一也所从言之异耳贤谓德行能谓才用治事必用能故官云

惟其能受位冝得贤故爵云惟其贤诗序云任贤使能周礼郷

大夫三年则大比考其德行道艺而兴贤者能者郑云贤者有

德行者能者有道艺者是贤能为异耳私昵谓知其不可而用

之恶德谓不知其非而任之戒王使审求人绝私好也

有其至厥功

正义曰人性尚谦让而憎自取自有其善则人不以为善故实

善而丧其善自夸其能则人不以为能故实能而丧其能由其

自取故人不与之有其善即伐善也舜美禹云汝惟不矜天下

莫与汝争能汝惟不伐天下莫与汝争功是言推而不有故名

反归之也

无启宠纳侮

正义曰君子位髙益恭小人得宠则慢(⿱艹石)宠小人则必恃宠慢

主无得开小人以宠自纳此轻侮也开谓君出恩以宠臣纳谓

臣入慢以轻主据君而言开纳以出入为文也

传耻过至大非

正义曰仲虺之美成汤云改过不吝明小人有过皆惜而不改

论语云小人之过也必文耻有过误而更以言辞文饰之望人

不觉其非弥甚故遂成大非也

传祭不至戒之

正义曰祭不欲数数则黩黩则不敬礼记祭义文也此一经皆

言祭祀之事礼烦亦谓祭𣏌之烦故传揔云事神礼烦则乱而

难行孔以髙宗肜日祖己训诸王𣏌无丰于尼谓傅说此言为

彼事而发故云髙宗之祀特丰数于近庙故说因而戒之

说命下第十四

王曰至甘盘

正义曰旧学于甘盘谓为王子时也君奭篇周公仰陈殷之贤

臣云在武丁时则有(⿱艹石)甘盘然则甘盘于髙宗之时有大功也

上篇髙宗免丧不言即求傅说似得说时无贤臣矣盖甘盘于

小乙之丗以为大臣小乙将崩受遗辅政髙宗之初得有大功

及髙宗免丧甘盘巳死故君奭传曰髙宗即位甘盘佐之后有

傅说是言傅说之前有甘盘也但下句言既乃遁于荒野是学

讫乃遁非即位之初从甘盘学也

传既学至民闲

正义曰河是水名水不可居而云入宅于河知在河之洲也释

水云水中可居者曰洲初遁田野后入河洲言其徙居无常也

无逸云其在髙宗时旧劳于外爰曁小人言其乆欲使髙宗知

民之艰苦故使居民闲也于时盖未为太子殷道虽质不可既

为太子更得与民杂居

传交非至汝教

正义曰尔交修予令其交更修治已也故以交为非一之义言

交互教之非一事之义迈行释诂文

惟学至乃来

正义曰人志本欲求善欲学顺人本志学能务是敏疾则其德

之修乃自来言务之既疾则德自来归已也

惟敩至罔觉

正义曰教人然后知困知困必将自强惟教人乃是学之半言

其功半于学也于学之法念终念始常在于学则其德之修渐

渐进益无能自觉其进言曰有所益不能自知也

传保衡至之臣

正义曰保衡阿衡俱伊尹也君奭传曰伊尹为保衡言天下所

取安所取平也郑笺云阿𠋣衡平也伊尹汤所依𠋣而取平也

故以为官名又云太甲时曰保衡郑不见古文太甲云不惠于

阿衡故此为解孔所不用计此阿衡保衡非常人之官名盖当

时特以此名号伊尹也作训为起言起而助汤也正长释诂文

髙宗肜日第十五

髙宗至之训

正义曰髙宗祭其太祖成汤于肜祭之日有飞雉来𦫵祭之鼎

耳而雊鸣其臣祖己以为王有失德而致此祥遂以道义训王

劝王改修德政史叙其事作髙宗肜日髙宗之训二篇

传耳不至雊鸣

正义曰经言肜日有雊雉不知祭何庙鸣何处故序言祭成汤

𦫵鼎耳以足之禘祫与四时之祭祭之明日皆为肜祭不知此

肜是何祭之肜也洪范五事有貌言视听思(⿱艹石)貌不恭言不从

视不明听不聦思不睿各有妖异兴焉雉乃野鸟不应入室今

乃入宗庙之内𦫵鼎耳而鸣孔以雉鸣在鼎耳故以为耳不聦

之异也洪范五行传云视之不明时则有羽虫之孽听之不聦

时则有介虫之孽言之不从时则有毛虫之孽貌之不恭时则

有鳞虫之孽思之不睿时则有裸虫之孽先儒多以此为羽虫

之孽非为耳不聦也汉书五行志刘歆以为鼎三足三公象也

而以耳行野鸟居鼎耳是小人将居公位败宗庙之祀也郑云

鼎三公象也又用耳行雉𦫵鼎耳而鸣象视不明天意(⿱艹石)云当

任三公之谋以为政刘郑虽小异其为羽虫之孽则同与孔意

异诗云雉之朝雊尚求其雌说文云雊雄雉鸣也雷始动雉乃

鸣而雊其颈

传所以训也亡

正义曰名髙宗之训所以训髙宗也此二篇俱是祖己之言并

是训王之事经云乃训于王此篇亦是训也但所训事异分为

二篇摽此为发言之端故以肜日为名下篇揔谏王之事故名

之训终始互相明也肆命徂后孔历其名于伊训之下别为之

传此髙宗之训因序为传不重出名者此以训王事同因解文

便作传不为例也

传祭之至曰绎

正义曰释天云绎又祭也周曰绎商曰肜孙炎曰祭之明日寻

绎复祭也肜者相寻不绝之意春秋宣八年六月辛巳有事于

太庙壬午犹绎榖梁传曰绎者祭之旦日之享賔也是肜者祭

之明日又祭也尔雅因绎祭而本之上丗故先周后商此以上

代先后故与尔雅倒也释天又云夏日复胙郭璞云未见所出

或无此一句孔传不言夏日复胙于义非所须或本无此事也

仪礼有司撤上大夫曰傧尸与正祭同日郑康成注诗凫鹥云

祭天地社稷山川五祀皆有绎祭

髙宗至厥事

正义曰髙宗既祭成汤肜祭之日于是有雊鸣之雉在于鼎耳

此乃怪异之事贤臣祖已见其事而私自言曰惟先丗至道之

王遭遇变异则正其事而异自消也既作此言乃进言训王史

录其事以为训王之端也

传言至至自消

正义曰格训至也至道之王谓用心至极行合于道遭遇变异

改修德教正其事而异自消太戊拱木武丁雊雉皆感变而惧

殷道复兴是异自消之验也至道之王当无灾异而云遭变消

灾者天或有谴告使之至道未必为道不至而致此异且此劝

戒之辞不可执文以害意也此经直云祖已曰不知与谁语郑

云谓其党王肃云言于王下句始言乃训于王此句未是告王

之辞私言告人郑说是也

乃训至厥德

正义曰祖已既私言其事乃以道训谏于王曰惟天视此下民

常用其义言以义视下观其为义以否其下年与民有长者有

不长者言与为义者长不义者短短命者非是天欲夭民民自

不修义使中道绝其性命但人有为行不顺德义有过不服听

罪过而不改乃致天罚非天欲夭之也天既信行赏罚之命正

其驭民之德欲使有义者长不义者短王安得不行义事求长

命也

传言天至绝命

正义曰经惟言有永有不永安知由义者以上句云惟天监下

民典厥义天既以义为常知命之长短莫不由义故云天之下

年与民有义者长无义者不长也民有五常之性谓仁义礼智

信也此独以义为言者五常指体则别理亦相通义者冝也得

其事冝五常之名皆以适冝为用故称义可以揔之也民有贵

贱贫富愚智好丑不同多矣独以夭寿为言者郑𤣥云年命者

蠢愚之人尤愒焉故引以谏王也愒贪也洪范五福以寿为首

六极以短折为先是年寿者最是人之所贪故祖已引此以谏

王也

传不顺至不永

正义曰传亦顾上经故不顺德言无义也听谓听从故以不听

为不服罪言既为罪过而不肯改修也天巳信命正其德言天

自信命赏有义罚无义此事必信也天自正其德福善祸淫其

德必不差也谓民有永有不永天随其善恶而报之劝王改过

修德以求永也

呜呼至于昵

正义曰祖已恐其言不入王意又叹而戒之呜呼王者主民堂

谨敬民事民事无非夭所继嗣以为常道者也天以其事为常

王当继天行之祀礼亦有常无得丰厚于近庙若特丰于近庙

是失于常道髙宗丰于近庙欲王服罪改修也

传胤嗣至改修之

正义曰释诂云胤嗣继也俱训为继是胤得为嗣嗣亦继之义

也释诂云即尼也孙炎曰即犹今也尼者近也郭璞引尸子曰

恱尼而来远是尼为近也尼与昵音义同烝民不能自治立君

以主之是王者主民也既与民为主当敬愼民事民事无大小

无非天所嗣常也言天意欲令继嗣行之所以为常道也祭𣏌

有常谓牺牲粢盛樽彝俎豆之数礼有常法不当特丰于近庙

谓牺牲礼物多也祖已知髙宗丰于近庙欲王因此雊雉之异

服罪改修以从礼耳其异不必由丰近而致之也王肃亦云髙

宗丰于祢故有雊雉升远祖成汤庙鼎之异

西伯戡黎第十六

殷始至戡黎

正义曰文王功业稍髙王兆渐著殷之朝廷之臣始畏恶周家

所以畏恶之者以周人伐而胜黎邑故也殷臣祖伊见周克黎

国之易恐其终必伐殷奔走告受言殷将灭史叙其事作西伯

戡黎

传咎恶又云乘胜至见恶

正义曰易系辞云无咎者善补过也则咎是过之别名以彼过

而憎恶之故咎为恶也以其胜黎所以见恶释其见恶之由是

周人胜黎之后始恶之诗毛传云乘陵也乘驾是加陵之意故

乘为胜也郑𤣥云纣闻文王断虞芮之讼又三伐皆胜而始畏

恶之所言据书传为说伏生书传云文王受命一年断虞芮之

质二年伐邘三年伐密须四年伐犬夷五年伐耆六年伐崇七

年而崩耆即黎也乘黎之前始言恶周故郑以伐邘伐密须伐

犬夷三伐皆胜始畏恶之武成篇文王诞膺天命九年乃崩则

伐国之年不得如书传所说未必见三伐皆胜始畏之

传祖已后贤臣

正义曰此无所出正以同为祖氏知是其后明能先觉故知贤臣

传受纣至无道

正义曰经云奔告于王王无谥号故序言受以明之此及泰誓

武成皆呼此君为受自外书传皆呼为纣受即纣也音相乱故

字改易耳殷本纪云帝乙崩子辛立是为帝辛天下谓之纣郑

𤣥云纣帝乙之少子名辛帝乙爱而欲立焉号曰受德时人传

声转作纣也史掌书知其本故曰受与孔大同谥法云残义损

善曰纣殷时未有谥法后人见其恶为作恶义耳

传戡亦胜也

正义曰戡胜释诂文孙炎曰戡强之胜也

西伯戡黎

正义曰郑𤣥云西伯周文王也时国于𡵨封为雍州伯也国在

西故曰西伯王肃云王者中分天下为二公揔治之谓之二伯

得专行征伐文王为西伯黎侯无道文王伐而胜之两说不同

孔无明解下传云文王率诸侯以事纣非独率一州之诸侯也

论语称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谓文王也终乃三分有二

岂独一州牧乎且言西伯对东为名不得以国在西而称西伯

也盖同王肃之说

传近王至东北

正义曰黎国汉之上党郡壷关所治黎亭是也纣都朝歌王圻

千里黎在朝歌之西故为近王圻之诸侯也郑云入纣圻内文

王犹尚事纣不可伐其圻内所言圻内亦无文也

传文王至为周

正义曰襄四年左传云文王率殷之叛国以事纣是率诸侯共

事纣也貌虽事纣内秉王心布德行威有将王之意而纣不能

制日益强大今复克有黎国迫近王圻似有天助之力故云天

巳毕讫殷之王命言殷祚至此而毕将欲化为周也

传至人至知吉

正义曰格训为至至人谓至道之人有所识解者也至人以人

事观殷大龟有神灵逆知来物故大龟以神灵考之二者皆无

知殷有吉者言必凶也祖伊未必问至人亲灼龟但假之以为

言耳

传以纣至多罪

正义曰礼记称万物本于天人本于祖则天与先王俱是人君

之本纣既自绝于先王亦自绝于天上经言纣自绝先王此言

天弃纣互明纣自绝然后天与先王弃绝之故传申通其意以

纣自绝先王故天亦弃之亦者亦先王言先王与天俱弃之也

孝经言天子得万国之欢心以事其先王然后祭则鬼享之今

纣既自绝于先王先王不有安食于天下言纣虽以天子之尊

事宗庙宗庙之神不得安食也而王不度知天命所在不知已

之性命当尽也而所行不蹈循常法动皆违法言多罪

传挚至也至所言

正义曰挚至同音故挚为至也言天何不下罪诛之恨其乆行

虐政欲得早杀之也有大命冝王者何以不至向望大圣之君

欲令早伐纣也王之凶祸其如我之所言以王不信故审告之也

微子第十七

殷既至少师

正义曰殷纣既暴虐无道错乱天命其兄微子知纣必亡以作

言诰告父师箕子少师比干史叙其事而作此篇也名曰微子

而不言作微子者巳言微子作诰以可知而省文也

传错乱也

正义曰交错是浑乱之义故为乱也不指言纣恶而言错乱天

命者天生烝民立君以牧之为君而无君道是错乱天命为恶

之大故举此以见恶之极耳

传微圻至无道

正义曰微国在圻内先儒相传为然郑𤣥以为微与箕俱在圻

内孔虽不言箕亦当在圻内也王肃云微国名子爵入为王卿

士肃意盖以微为圻外故言入也微子名启丗家作开避汉景

帝讳也启与其弟仲衍皆是纣之同母庶兄史记称微仲衍衍

亦称微者微子封微以微为氏故弟亦称微犹如春秋之丗虞

公之弟称虞叔祭公之弟称祭叔微子(⿱艹石)非大臣则无假忧纣

亦不必须去以此知其为卿士也传云去无道者以去见其为

卿士也

微子至于今

正义曰微子将欲去殷顺其去事而言曰父师少师呼二师与

之言也今殷国其将不复有治正四方之事言其必灭亡也昔

我祖成汤致行其道遂其功业陈列于上丗矣今我纣惟用沈

湎酗醟于酒用是乱败其祖之德于下由纣乱败之故今日殷

人无不小大皆好草窃奸宄虽在朝卿士相师师为非法度之

事朝廷之臣皆有辜罪乃无有一人能秉常得中者在外小人

方方各起相与共为敌仇荒乱如此今殷其没亡(⿱艹石)渉大水其

无津济涯岸殷遂丧亡言不复乆也此丧亡于是至于今到必

不得更乆也

传父师至而言之

正义曰以毕命之篇王呼毕公为父师毕公时为太师也周官

云太师太傅太保兹惟三公少师少傅少保曰三孤家语云比

子官则少师少师是比干知太师是箕子也遍检书传不见箕

子之名惟司马彪注庄子云箕子名胥馀不知出何书也周官

以少师为孤此传言孤卿者孤亦卿也考工记曰外有九室九

卿朝焉是三孤六卿共为九卿也比干不言封爵或本无爵或

有而不言也家语云比干是纣之亲则诸父知比干是纣之诸

父耳箕子则无文宋丗家云箕子者纣亲戚也止言亲戚不知

为父为兄也郑𤣥王肃皆以箕子为纣之诸父服虔杜预以为

纣之庶兄既无正文各以意言之耳微子以纣距谏知其必亡

心欲去之故顺其去事而言呼二师以告之

传或有至必亡

正义曰或者不定之辞其事或当然则是有此事故以或为有

也郑𤣥论语注亦云或之言有也不有言无也天子天下之主

所以治正四方言殷其不有治正四方之事言将必亡

传我纣至后丗

正义曰嗜酒乱德是纣之行故知我我纣也人以酒乱若沈于

水故以耽洒为沈也湎然是齐同之意诗云天不湎尔以酒郑

云大不同汝颜色以酒是湎谓酒变面色湎然齐同无复平时

之容也说文云酗醟也然则酗醟一物谓饮酒醉而发怒经言

乱败其德必有所属上言我祖指谓成汤知言败乱汤德于后

丗也上谓前丗故下为后丗也

传六卿至中者

正义曰士训事也故卿士为六卿典事师师言相师效为非法

度之事也止言卿士以贵者尚尔见贱者皆然故王肃云郷士

以下转相师效为非法度之事也郑云凡犹皆也传意亦然以

凡为皆言卿士以下在朝之臣其所举动皆有辜罪无人能秉

常行得中正者

曰父师至何其

正义曰微子既言纣乱乃问身之所冝止而复言故别加一曰

父师少师更呼而诰之也我念殷亡之故其心发疾生狂吾在

家心内耄乱欲逊遁出于荒野今汝父师少师无指灭亡之意

告我云殷邦其陨坠则当如之何其救之乎恐其留已共救之也

传我念至愁闷

正义曰狂生于心而出于外故传以出狂为生狂应璩诗云积

念发狂痴此其事也在家思念之深精神益以耄乱郑𤣥云耄

昏乱也在家不堪耄乱故欲遁出于荒野言愁闷之至诗云驾

言出游以写我忧亦此意也

传汝无至救之

正义曰无指意告我者谓无指殷亡之事告我言殷将陨坠欲

留我救之顚谓从上而陨𬯀谓坠于沟壑皆灭亡之意也昭十

三年左传曰小人老而无子知挤于沟壑矣王肃云𬯀𬯀沟壑

言此𬯀之义如左传也

父师至行遁

正义曰父师亦顺其事而报微子曰王子今天酷毒下灾生此

昏虐之君以荒乱殷之邦国纣既沈湎四方化之皆起而沈湎

酗醟于酒不可如何小人皆自放恣乃无所畏上不畏天灾下

不畏贤人违戾其耇老之长与旧有爵位致仕之贤人今殷民

乃攘窃祭祀神祇之牺牷牲用以相通容行取食之无灾罪之

者盗天地大𣏌之物用而不得罪言政乱甚也我又下视殷民

所用为治者民皆仇怨敛聚之道也言重赋伤民民以在上为

仇重赋乃是敛仇也既为重赋又急行暴虐此所以益招民怨

是乃自召敌仇不懈怠也上下各有罪合于一纣之身言纣化

之使然也故使民多瘠病而无诏救之者商今其有灭亡之灾

我起而受其败啇其役亡丧灭我无所为人臣仆言不可别事

他人必欲谏取死也我教王子出奔于外是道也我乆云子贤

言于帝乙欲立子不肯我乃病伤子不得立为王则冝终为殷

后若王子不出则我殷家宗庙乃陨坠无主既劝之出即与之

别云各自谋行其志人人各自献达于先王我不顾念行遁之

事明期与纣俱死

传比干至王子

正义曰咨二人而一人答明心同省文也郑云少师不答志在

必死然则箕子本意岂必求生乎身若求生何以不去既不顾

行遁明期于必死但纣自不杀之耳若比干意异箕子则别有

答安得黙而不言孔解心同是也微子帝乙元子微子之命有

其文也父师呼微子为王子则父师非王子矣郑王等以为纣

之诸父当是实也

传天生至如何

正义曰荒殷邦者乃是纣也而云天毒降灾故言天生纣为乱

本之于天天毒下灾也以微子云(⿱艹石)之何此答彼意故言四方

化纣沈湎不可如何

传言起至纣故

正义曰文在方兴沈酗之下则此无所畏畏者谓当时四方之

民也民所当畏惟畏天与人耳故知二畏者上不畏天下不畏

贤人违戾者长与旧有位人即是不畏贤人故不用其教纣无

所畏此民无所畏谓法纣故也

传自永至政乱

正义曰攘窃同文则攘是窃𩔖释诂云攘因也是因其自来而

取之名攘也说文云牺宗庙牲也曲礼云天子以牺牛天子祭

牲必用纯色故知色纯曰牺也周礼牧人掌牧六牲以供祭祀

之牲牷以牷为言必是体全具也故体完曰牷经传多言三牲

知牲是牛羊豕也以牺牷牲三者既为俎实则用者簠簋之实

谓黍稷稻𥹭故云器实曰用谓粢盛也礼天曰神地曰祇举天

地则人鬼在其闲矣故揔云盗天地宗庙牲用也训将为行相

容行食之谓所司相通容使盗者得行盗而食之大祭祀之物

物之重者盗而无罪言政乱甚也汉魏以来着律皆云敢盗郊

祀宗庙之物无多少皆死为特重故也

传下视至懈怠

正义曰箕子身为三公下观丗俗故云下视殷民所用治者谓

卿士巳下是治民之官也以纣暴虐务称上旨皆重赋伤民民

既伤矣则以上为仇泰誓所谓虐我则仇是也重敛民财乃是

聚敛怨仇之道既为重敛而又亟行暴虐亟急也急行暴虐欲

以威民乃是自召敌仇勤行虐政是不懈怠也

传商其至于道

正义曰有灾与沦丧一事而重出文者上言商今其有灾我兴

受其败逆言灾虽未至至则己必受祸此言商其沦丧我罔为

臣仆豫言殷灭之后言已不事异姓辞有二意故重出其文我

无所为臣仆言不能与人为臣仆必欲以死谏纣但箕子之谏

值纣怒不甚故得不死耳我教王子出合于道保全身命终为

殷后使宗庙有主享祀不绝是合其道也丨

传刻病至无王

正义曰刻者伤害之义故为病也吕氏春秋仲冬纪云纣之母

生微子启与仲衍其时犹尚为妾改而为妻后生纣纣之父欲

立微子启为太子太史据法而争曰有妻之子不可立妾之子

故立纣为后于时箕子盖谓请立启而帝乙不听令追恨其事

我乆知子贤言于帝乙欲立子为太子而帝乙不肯我病子不

得立则冝为殷后

传言将至一途

正义曰不肯遁以求生言将与纣俱死也或去或留所执各异

皆归于仁孔子称殷有三仁焉是皆归于仁也易系辞曰君子

之道或出或处或黙或语是非一途也何晏云仁者爱人三人

行异而同称仁者以其俱在忧乱宁民


尚书正义卷第九


            计一万八千五百七十八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