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园学古录 (四部丛刊本)/卷第二十三

卷第二十二 道园学古录 卷第二十三
元 虞集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刊本
卷第二十四

道园学古录卷之二十三  应制录三

             雍 虞 集 伯生

  碑

    武卫新建先圣庙学碑

国家𥘉建大都廼分侍卫亲军为列卫布诸畿内武卫其一

至元廿六年始置营在𣵠州南去京师二百里凡卫必有

营营有城郭楼堞门障关禁官治行伍庐舎库𢈔衢巷市井

而特立先圣孔子之庙儒学在焉卫之官有都副指挥使以

下将帅偏禆什伯之长委积营作之署幕府文书之史而特

设儒学教授以教士大夫子弟焉卫士以万计自非征行则

有内府修缮之役岁巡幸则以精铳从其留屯于营者三之

壹其使之长率以近臣领之其官治京师中而分任屯事于

营者使或副若贰皆三岁一更将吏亦各以畨上独教授常

在卫治教事此卫有学官之大槩也天暦二年武卫都指挥

使洪灏分卫事治营中廼曰今 圣天子聦明睿知文治彚

兴天下莫不向风而兴起灏也丗慎忠孝得备戎行少游上

庠得受教于君子矣而吾卫庙学未立师弟子敩学无所于

在非阙典欤此诚灏之责也时亚安方为卫使之长深然其

言即以建学之事上闻上可之廼以军务之暇度地于营

东南广袤八十畒廼基乃堂于其燥刚𮗚泉审方作新文明

经营材用石木陶冶工作程度心画指授具有成法明年知

枢密院阔阔台来代亜安见储偫之 备欣然相成之即日

复以兴役闻于是经始于至顺辛未之三月作礼殿以奉先

圣像颜子曽子子思孟子配从祀十哲分位殿中东西郷七

十二弟子绘庑下作讲堂斋庐庖廪(“㐭”换为“面”)垣墉门术皆如常制凡

赀用一出公帑不以烦人及冬而告成是年中书平章政事

阿礼海牙公以宰相兼长卫帅隆然旧臣敦诗书礼乐以佐

天子之治教尤乐其有成为度营旁地得二千畒俾耕以食

学者乃以庙学告成入请于 上命臣集记之臣集受 诏

谨具其事廼再拜稽首而言曰昔我

太祖皇帝奋掦天威爰启帝祚

丗祖皇帝神武不杀遂一海内 列圣相承功成治定至于

今上皇帝天下晏然兵棤不用爪牙之士廼得SKchar游弦歌于

其间岂非千载之盛乎臣尝学于孟轲氏矣其言以为未有

仁而遗其亲未有义而后其君者也又以为壮者暇日修其

孝悌忠信则虽制挺可以胜敌盖言人心天理之足恃也如

此今学校之设其教则仁义之道也其事则孝弟忠信之行

也诚使刚强武勇之士身衽金革而知学焉则仁义素明于

胸中忠信不遗于平日缓急有所用焉知义利之辨得违顺

泰定二年岁次乙丑正月之吉始和 皇帝燕居穆清抚时

康宁中心无为以守至正践丕承之位著若有见于羮墙廼

召集贤院臣而告之曰惟天惟祖宗委祉锡禧式克至于今

日海岳宁谧波尘不惊诗曰於乎皇王⿰纟⿱𢆶匹 -- 继序思不忘予SKchar

弗顾𬤊乎宗庙烝尝之事有司具矣然而云蒸雾滃予何以

见其降升天回日旋予何以识其往来有能为予专志意以

通神明者乎昔在成庙受遗 丗皇眷惟俪极之贤克相内

理然而苍梧弗从降灵小水遗恨徒结岁月云迈且夫本支

繁茂岂无蘖芽之伤云汉昭回𢡚有氛祲之掩触念豪发疾

心丘山有能为予释隐忧而涤灵爽者乎夫有天下也一体

民物一视宇宙焄蒿凄怆予犹有慨于神明幽沈抑塞讵谓

可忘于臣庶有能为予发晶耀而溥恵渥者乎皆顿首言曰

圣虑渊微非臣愚所敢与知天人之间其事甚重非臣所得

专任请与丞相议之制曰可明日入奏曰道家有黄箓斋科

者上可以导列圣之宸游下可以逹群生于屯昧请以是昭

塞旨意之万一 皇帝若曰俞哉庶其在兹乎时则有若三

十九代天师太玄辅化体仁应道大真人臣张嗣成亲扬祖

教妙斡道枢神仙演道大宗师泰定虚白文逸明德真人臣

孙履道以老成敦厚之资深符真契特进上卿玄教大宗师

崇文弘道玄德广化真人臣吴全节以聦明特逹之器参赞

化机并领玄宗共承明诏以二月一日各真人率南北道士

千众即大长春宫陈大科法者七日出黄箓白简万通启长

夜之幽扄畅好生之至德于是祠曹揔礼神之仪物词臣具

𠕋祝之文章宣徽陈礼馔以惟共内府发金缯而弗吝揖拜

跪起皆西清禁近之英奉若对扬必黄阁臣邻之重有司咸

在百辟骏奔丕休哉在天之灵莫不顾歆于上⿰氵専 -- 溥天之泽莫

不均𬒳于下赫赫洋洋洞洞煌煌一时盛典蔑有加焉于是

陈玄功于翰墨留芳迹于庭除礼也谨按故事昔

宪宗皇帝甲寅之岁以建国之𥘉方事金革锋镝之下或致

夭伤廼纡皇心常有斯举于今七十有一年矣时和岁丰民

安物阜曽无昔日之虞而举今兹之祀者何哉盖尝思之圣

人之心常兢兢于方盛之时不逸豫于未央之日用能保鸿

图于永固御景福于方来者此其故与呜呼盛矣乃颂之以

诗曰

于穆圣皇宅心至神何幽不烛何枯不春百度具张群公在

位曰此人事未究玄懿至人通神出阳入阴以成天工实契

我心长春之宫密迩帝所极尔褥仪勿制常数飞章列符万

神并来奔走后先昭假匪私吁嗟典祀国有常制牺牲粢盛

既充既旨陟降在庭孰是孔昭风马云车于焉会朝德音布

宣洪恩斯沛惟尔有生是锡是赉下沈九泉谁复念之今振

而兴俾承生基茫茫八埏同戴咸喜向阳就明万亿及秭域

中四大匪异伊同听我咏歌以赞皇风

    东岳仁圣宫碑

延祐中故开府仪同三司上卿玄教大宗师张留孙买地于

大都齐化门外规以为宫奉祠东岳天齐仁圣帝

仁宗皇帝闻之给以大农之财辞不拜第降 诏书护作方

鸠工而留孙殁后 年今特进上卿玄教大宗师吴全节大

发累朝赐金以成其先师之志至治壬戌作大殿作大门殿

以祀大生帝前作露台以设乐门有卫神明年作东西庑东

西庑之间特起如殿者四以奉其佐神之尊贵者列庑如官

舎各有职掌皆肖人而位之筑馆于东以居奉祠之士緫名

之曰东岳仁圣宫泰定乙丑鲁国大长公主自京师归其食

邑之全宁道出东门有祷于大生帝出私钱钜万俾作神寝

象帝与其妃夫人婐寺之容天暦建元

今上皇帝即大位遣使迎大长公主于全宁还及国门 皇

后迎母于郊主礼神拜贶而后即其邸 天子乃赐神寝名

曰昭德殿云宫广深若干畒为屋若干楹高大弘䴡足以久

远岁时内廷出香币致𥙊都人有祷祈咸得至焉有 敕命

臣集撰文勒诸丽牲之碑其辞曰

帝奠九土辨方秩祀封岳维五咸在天子有岩岱宗望之

东郊雨云来敷曽不崇朝有坛有宫神师攸作苍龙青旗百

祗祗若 天子神圣惠于民人𭦣言度思昭德维新丹楹朱

户纳陛登陟青青五组兼币加璧礼有举之祗益以因即祠

不违 天子之仁徂徕有原新甫有隰乐具在廷远于来辑

庖盈大享寝陈燕诗神具乐康以惠我私春日载阳帝藉于

耜以先农人祈我穑事我𮗚我稼视迩知远尔煦尔泽自我

畿甸相彼柔桑𬒳于沃饶相彼玄鸟亦集其条溅溅流水驾

言来祓受弓载韣思皇朱芾出其𬮱阇士女车徒来尸来宗

寿大在予佑我民庶克修孝弟以养以赋以受多祉兵祲弗

惊菑疠弗婴熙熙有生以乐治平天子万年成功则告刻文

登封则有贞玉

    大都城隍庙碑

丗祖圣德神功文武皇帝至元四年岁在丁卯以正月丁未

之吉始城大都立朝廷宗庙社稷官府库𢈔以居兆民辨方

正位井井有序以为孙子万丗帝王之业七年太保臣刘秉

忠大都留守臣段贞侍仪奉御臣忽都于思礼部侍郎臣赵

秉温言大都城既成冝有明神主之请立城隍神庙上然之

命择地建庙如其言得言兆于城西南隅建城隍之庙设象

而祠之封曰祐圣王以道士段志祥筑宫其旁丗守护之自

内廷至于百官庶人水旱疾疫之祷莫不宗礼之尔来六十

有馀年国家治平民物繁阜日盛一日而神之所依亦厚矣

祀典之载所谓有其举之而莫之敢废者欤廼天暦二年二

月庚子 皇后遣内侍传旨中政院臣使言于上曰城隍神

庙 丗祖皇帝时所建有祷必应烜赫彰著而庙久弊弗葺

无以答神明之贶以继 丗祖之意请出内帑宝钞五万缗

以修 制曰可命京尹臣贾某董之太史以诹日弗恊请俟

其吉九月中书参知政事臣赵丗安等奉敕封神曰护国保

宁佑圣王其配曰护国保宁佑圣王妃至顺二年二月癸亥

以前所赐为未足用増赐宝钞十万缗大修治之平章政事

臣阿礼海牙工部尚书臣岩穆忽尔实奉诏领其事且命之

曰庀工而有馀资则以赐诸庙中给恒用于是工部率其属

以即役土木瓦石金碧丹垩既善既足百工并作无敢不䖍

未几而告功于是有 敕史臣集制文刻石以垂示无穷臣

集拜手稽首而言曰 圣上受命自天纂承大统师武臣力

著㓛盟府百灵相恊固其宜哉 圣后辅佐圣明之成功而

一神之报亦不敢忘可以观德可以致福可以示劝于臣矣

于戏盛哉请系以诗曰

维皇建国宅中图大临制万方式表无外列雉四周壮于天

垣爰立明神以保固完司空奉诏慎择吉土作庙坤维以祝

休嘏相维典则有社有方群𥠖万姓罔敢禬禳维神孔迩有

堂有寝曰豫则康威怒斯凛岁时牲牢旨酒明粢无有小大

士女毕来列圣清明岁行六十风气宣通民物丰殖相尔

檐桷丹垩弗新何以妥之俾佑我人 皇上至仁思保赤子

圣后念之命祷灵畤天高日明风尘不惊大开明堂治功告

成有祈有报伊古之道出财宫府撤弊改桡山藻孔文既闲

既安度其王封载加弥尊神来燕喜百和萃止导天之贶为

国之祉室家祚胤福禄万年贻及于民生养弗愆崇墉严严

太止之固神永有依斯皇多祜

    句容郡王丗绩碑

国家治平之业所以尊安而久固者礼乐刑政一本于朝廷

而执干戈以卫社稷于四境之外者则亦必有桓毅过人之

勇直亮不回之节以兼爪牙腹心之任而又丗丗祖父子孙

相承一志然后可以内为 天子之所信倚外为彊敌之所

慑服故处常则有不可犯之𫝑遭变则建非常之功呜呼其

所关系岂轻也哉天暦元年 皇帝拨乱反正以太平王右

丞相燕帖木儿有建谋力𢧐之功思其祖父之绩乃敕史臣

制文纪事勒诸贞石以示不朽焉谨按钦察之先武平北折

连川按答罕山部族也后迁西北即玉𥠖北里之山居焉土

风刚悍其人勇而善战有曲年者乃号其国曰钦察为之主

而统之曲年生唆末纳唆末纳生亦纳思

太祖皇帝征乞思火都火都奔亦纳思遣使谕取之弗从及

我师西征亦纳思老不能理其国岁丁酉亦纳思之子孙忽

鲁速蛮自归于 太宗而 宪宗受命帅师已及其国忽鲁

速蛮之子班都察举族来归从讨蔑乞思有功

丗祖皇帝西征大理南取宋其种人以强勇见信用掌蒭牧

之事奉马湩以供玉食马湩尚黒者国人谓黒为哈刺故别

号其人哈刺赤日见亲近妻以哈纳郡王之女弟纳论中统

𥘉元讨阿里卜哥之乱班都察与其子土土哈皆有功班都

察卒土土哈领其父事是为句容郡武毅王海都之叛 皇

子北平王帅诸王之师镇 祖宗龙兴之故地至元十四年

叛王脱脱木失列吉入冦诸部曲见掠先朝大武帐亡焉土

土哈王愤之誓请决𢧐三月败其将朵儿赤延于纳兰不刺

以所掠诸部还四月只儿瓦䚟构乱应昌脱脱木以兵应之

与我军遇将决𢧐先得其斥候数十脱脱木惧而引去遂㓕

只儿瓦䚟六月逐大兵于秃刺河八月又败之斡欢河得所

亡大帐还诸部之众于北平我师北伐 诏钦察骁骑千人

以从十五年正月追失列吉逾金山擒札忽台以献又败宽

赤哥等军俘𫉬甚众冬入朝召至榻前亲慰劳之赐以白金

百两金壶盘盂各一白金瓮一椀十金织衣段九海东白鹘

一国家侍内宴者每宴必各有衣冠其制如一谓之只孙悉

以赐之且有诏曰 祖宗武帐非人臣所得御卿能归之故

以与卿军中宴诸帅则设之钦察人为民户及隶诸王者别

籍之户给钞二千贯岁绐粟帛择其材者备禁卫十九年拜

昭勇大将军同知太仆院事明年改同知卫尉院事领群牧

司事给霸州文安县田四百顷命哈刺赤屯田益以亡宋新

附军八百二十一年赐金虎符以河南等路𫎇古军子弟四

千六百隶之又赐尚方金貂裘帽玉带青鹘近郊田二千畒

水硙一区二十二年拜镇国上将军枢密副使二十三年置

钦察卫遂兼其亲军都指挥使听以族人将吏备官属六月

海都兵入冦奉诏与大将朵儿朵怀御之二十四年诸王乃

颜叛于东藩阴遣使来结也不干胜刺哈王𫉬谍者得其情

密以闻诸朝请召胜刺哈以离之他日胜刺哈为宴会邀二

大将朵儿朵怀将往王曰事不可测遂不往胜刺哈计不得

行未几有诏召胜刺哈王曰此东藩之人由东道是其欲也

将不可制言于北安王命之西行或言也不干将反者军吏

请奏而图之王曰不可缓也身为先驱引大兵以前穷昼夜

之力渡秃刺河与也不干𢧐大败之 丗祖方亲征闻诏王

沿河而行尽収其馀党以还道遇也铁哥其军万骑击走之

大𫉬乃颜畜牧俘叛王哈儿鲁等献之康里钦察之人先隶

诸叛王者悉来归置哈刺鲁万户府是岁王子创兀儿奉诏

从太师月儿律在军𢧐于百搭山有功拜昭勇大将军左卫

亲军都指挥使武金虎符出则𬒳坚执锐以率虎罴之士入

则操刀𠤎以亊割烹执罂杓以进湩饮亲幸委任已见于当

时 成宗方抚军诏以王从十一月征乃颜馀党于哈刺诛

兀逹海尽降其众二十五年也只里王为叛王火鲁哈孙所

攻甚急五月王从 成宗移师援之败诸兀鲁灰还至哈刺

温山夜渡贵列河败叛王哈丹之军尽得辽左诸部置东路

万户府以镇之也只里有女弟塔伦遂以妻王二十六年海

都犯金山抵杭海岭皇孙𣈆王帅兵御之敌先据险我师

不利王独以其军䧟阵入𢧐翼晋王出明日追骑大至王伏

兵而殿之七月 丗祖亲巡北边召见王而慰之曰昔

太祖与其臣之同患难者饮班术河之水以记功今日之事

何愧昔人卿其勉之海都等𢧐既数败又知上亲征遂引兵

去车驾还都大宴 上谓王曰朔方人来闻海都言𢧐者人

人如土土哈吾属何所容身哉论功行赏先钦察之士以建

康庐饶旧籍租户千为哈刺赤户又以俘𫉬之户千七百赐之

官一子以督赋而创兀儿在𪧐卫亦帅其军 扈从至于和

林兀卑思之山拜昭武大将军钦察亲军都指挥使左卫亲

军都指挥使兼太仆少卿二十八年王奏哈刺赤之军数巳

盈万足以备用 诏赐珠帽珠衣玉带金带名鹘细毳缣素

万匹帅其人北猎汉塔海边冦闻之不敢动二十九年掠地

金山虏海都之户三千有诏进取乞思吉思明年春次欠河

冰行数日尽収其众留兵镇之奏功拜龙虎卫上将军赐行

枢密院印海都闻之领兵至欠河又败之擒其将孛罗察

成宗皇帝即位诏之曰边事重其免会朝赐白金五百两七

宝金酒器白毳帐钞万𦈏独峯駞五冬召入朝有加赐则赐

其军士钞一千二百万元贞元年春还守北边二年秋诸王

从海都者皆来降边民惊动王帅兵金山之玉龙海备之资

馈毕给民用不⿰扌⿳丆⺝⿱冖友-- 扰亲导岳木忽等王以朝上觧御衣以赐又

赐黄金百两白金千五百两钞五万轿舆各一大德元年

银青荣禄大夫上柱国同知枢密院事钦察亲军都指挥使

如故还边二月至宣德府薨年六十一是年有诏创兀儿丗

其父官领北征诸军后亦封句容郡王王帅师逾金山攻八

邻之地八邻之南有大河曰荅鲁忽其将帖良台阻水而军

伐木栅岸以自庇士皆下马跪坐以待我军矢不能及马不

可进王即命吹铜角举军大呼声振林野坐士不知所为争

起就马王麾军毕渡涌水泊岸木栅漂散因奋师驰击五十

里而后止尽得其人马庐帐还次阿雷河与孛伯㧞都之军

相遇孛伯㧞都者海都所遣援八邻者也阿雷之上有山甚

高孛伯阵焉山高骏马不利于下驰急麾军渡河蹙之孛伯

马下坂多颠踬急击败之追奔三十馀里孛伯仅以身免二

年北边诸王都哇彻彻秃等潜师急至袭我火儿哈秃之地

火儿哈秃亦有山甚高其师来据之王选勇而能步者持挺

刃四面上奋击尽覆其军敛遁者无几三年入朝 上解衣

赐之慰劳SKchar渥拜镇国上将军佥枢密院事钦察亲军都指

挥使左卫亲军都指挥使太仆少卿还边是时

武宗在潜邸领军朔方军事必谘于王及𢧐王常为先付托

甚重四年秋畔王秃麦斡鲁思等犯边王迎敌于阔客之地

及其未阵王以其军直搏之敌不能支逐之逾金山乃还五

年海都之兵又越金山而南止于铁坚古山因高以自保王

以其军驰当之既得平原地便于𢧐乃并力攻之敌又败绩

都哇之兵西至与大军相挠于兀儿秃之地王又独以其精

锐驰入其阵戈甲戛击尘血飞溅转旋三周所杀下可胜计

而都哇之兵几尽 武皇亲见之曰力𢧐未有如此者事闻

上使御史大夫秃只知枢密院事塔刺海也可札鲁火赤秃

忽鲁即赤纳思之地聚诸王军将问𢧐胜功状于是亲王以

下至于诸军咸以为王功第一无异辞于是安西王与王衣

一鹘一骡二十晋王与王衣一金椀二独峯駞四而

武皇命王尚雅忽秃楚王公主察吉儿赏以尚衣貂裘使者

以功簿奏 上出御衣遣使临赐之诏曰边圉事重少留镇

之七年秋入朝 上亲谕之曰自卿在边累建大功事绩昭

著周饰卿身以兼金犹不足以尽朕意遂赐御衣一帽一王

顶笠一盘珠金衣一履双珠三SKchar黄金百两白金五百两钞

十万贯鹘一拜骠骑卫上将军枢密副使钦察亲军都指挥

使左卫亲军都指挥使太仆少卿赐其亲军万人钞四千万

贯九年都哇察八儿明里帖木儿等诸王相聚而谋曰昔

太祖艰难以成帝业奄有天下我子孙乃弗克靖以安享其

成连年动兵以相残杀是自伤祖宗之业也今抚军镇边

者吾 丗祖之嫡孙也吾与谁家争哉且前与土土哈𢧐既

累不胜今与其子创兀儿𢧐又无一功惟天惟祖宗意可见

矣不若遣使请命罢兵通一家之好使吾士民老者得其养

少者得其长伤残疲惫者得其休息焉则亦无负

太祖之所望于子孙者矣使至 上深然之于是明里帖木

儿等罢兵入朝时为置驿以通往来十年拜荣禄大夫同知

枢密院事寻拜光禄大夫知枢密院事钦察左卫指挥太仆

少卿皆如故从 武皇于浑麻出之海上 成宗崩讣至入

告 武皇曰殿下亲 丗祖之嫡孙以 先帝之命居祖宗

之故地以镇抚朔方者且十馀年矣海都纳木忽见明里帖

木儿自 丗祖时各为叛乱今皆来归前后叛亡俘虏悉复

其旧皆殿下之威灵也臣先父土土哈受知 丗祖恩深义

重臣之种人强勇精锐臣父子用之无𢧐不克殿下急冝归

定大业以副天下之望臣请率其众备骖乘之士

武皇纳其说即日南迈以 𥙿宗皇帝旧服玉花衣赐之副

以玉带一宝珠一海东白鹘一常御幄殿一服用之具咸备

行至和林又赐钞五万贯衣段百五月逹上都

武宗皇帝即位赐王尚服七宝笠一大宝珠衣一盘珠衣一

黄金五百两白金五千两钞二十五万贯先帝所御大武

帐一豹一加赐公主珍宝尤厚秋拜平章政事仍兼枢密钦

察左卫太仆还边冬加封荣国公授银印出制辞以命之复

有尚服衣段虎豹之赐中宫加赉于公主者亦俱至焉至大

元年遣使赐金衣三十对衣千二年入朝封句容郡王赐金

印玉手印一七宝笠一珠帽一七宝带一玉带一七宝束带

一黄金二百五十两白金一千五百两钞一万贯鹘四豹二

上曰 丗祖征大理时所御武帐及所服珠宝之衣今以赐

卿其勿辞翌日又以 丗祖所乘安舆赐王 上曰以卿有

足疾故赐此王叩头泣涕固辞而言曰 丗祖所御之帐所

服之衣固亦非臣所敢当而乘舆尤非所宜𫎇也贪宠过当

臣实不敢 上顾左右曰他人不知辞此别命有司置马轿

赐之俾得乘至殿门下 仁宗在东宫有衣帽金宝之赐

太后又有加赐还边

仁宗皇帝即位入朝赐尚服衣一袭金束带一黄金百两白

金千两钞五十万金对衣三十金玉马鞍一 太后加赐夏

衣二十钞一十万毡帐一穹庐十特受光禄大夫平章政事

知枢密院事钦察亲军都指挥使左卫亲军都指挥使太仆

少卿延祐元年也先不花等诸王复叛亦忒海迷失之地王

方接𢧐有敌将一人以㦸入阵刺王者王擗其㦸挥大斧碎

其首血髓淋漓殒于马首乘𫝑奋击大破之遣使入报有尚

服之赐二年与也先不花之将也不干忽都帖木儿𢧐赤麦

千之地转杀周匝追出其境铁门关秋又败其大军于札亦

儿之地 上闻之遣使赐劳有加四年上念王之功而悯

其老也召之命商议中书省事知枢密院事大理国进象牙

金饰轿即以赐王每见必赐坐 上食必赐食待之以宗室

亲王之礼王常曰老臣受朝廷之赐厚矣吾子孙不以死报

国可乎至治二年薨年六十三臣闻古之言将者曰谋与勇

惟王父子沈机大略固不可测而其军坚悍慓疾有所攻𢧐

应声而起神变倏忽奋无回顾智者不暇虑勇者不及举而

已败衄无馀矣此其所以致胜也而又数丗之传一军之士

同禀忠义而不变同赴患难而不辞此其成大功享大名而

膺国家之深信异宠者欤谨按王丗家忽鲁速蛮赠推忠效

顺功臣金紫光禄大夫大司徒柱国句容郡王谥刚毅妻帖

古该句容郡王夫人班都察赠推诚宣力保义功臣太尉开

府仪同三司上柱国句容郡王谥忠定妻秃伦察句容郡王

夫人土土哈赠宣忠定远佐运功臣太尉开府仪同三司句

容郡王谥武毅妻曰太塔你札只刺真也曰兀买八里真也

曰嚢加真瓮吉刺真也曰阿八伦瓮吉刺真也曰塔伦也也

只里王女弟也皆封句容郡王夫人子八人长曰塔察儿定

远大将军北庭元帅次曰太不花御位下博儿赤三曰创兀

儿四曰别里不花武略将军钦察亲军千户五曰帖木儿不

花武德将军管领建康庐饶等处土土哈并哈刺赤户计逹

鲁花赤六曰欢差武略将军钦察亲军千户七曰岳里帖木

儿武德将军佥武卫亲军都指挥使兼大都屯田事八曰㫁

古鲁班昭勇大将军钦察亲军都指挥使女五人曰曲出伯

曰完者台曰朵儿只曰讷伦曰某创兀儿之妻察吉公主楚

王女也曰也先帖你塔塔儿真也曰也先忽都鲁宗室也只

里女弟曰哈刺真塔塔儿真也子七人长曰小云失不花武

略将军钦察亲军千户蚤卒次曰燕赤不花资德大夫大司

农卿三曰燕帖木儿太平王荅刺罕石丞相四曰撒敦荣禄

大夫宣徽院使五曰燕秃哈儿䦨遗少监蚤卒六曰答里■

■国公七曰泼皮罕㓜卒女四人长曰忙哥合适失秃儿驸

马弟太忽秃鲁次曰完泽台适相哥八刺王三曰纳只罕适

沙蓝朵儿只王四曰月鲁帖你适阿鲁灰帖木儿王臣拜手

稽首而作铭曰维皇

太祖受天明命龙旗建斿神旅用振云雷险屯盘桓奋兴迩

伐远攻群方畏惩既定大业以遗孙子分地有彊罗络森峙

维支之彊宗于本根孰披则离孰固以存赫赫 丗祖大集

厥成天覆日临无往不庭顾兹臣庶向属无外天未悔祸属

近而悖挻为暴强弄兵嬉狂弗念弗怀劳我父兄我无藏怒

往正迷德维时虎臣无御不克虎臣维何钦察丗家克长克

君为国瓜牙相厥种人均勇同悍尔蒐尔师累百盈万牧则

善刍饮湩孔腴衽金以居鸣箾以趋鸣箾咽咽壮士心折卷

甲齐驱千愤一吷孰为叛夫于旅于庐王先伐谋随以剿屠

勿敢寕止不虞奄至溃不暇奔况及闘死父子百𢧐从于宗

藩或㧞或援我圉永完天不与畔思祸知悔力困于外心服

于内来言来归矢辞大同洒濯拜稽以朝

成宗王护其来徒御不惊肃肃边人同我太平桓桓

武皇实善将将定䇿骖乘王猷用壮纪功则隆论赏则丰

帝胄作嫔五丗王封丗忠丗勇 列圣所使千载之传国有

信史句容之墟接于太平今王之疆 天子所营其功非常

报亦殊特勒勲北郊昭示万国






道园学古录卷之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