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园学古录 (四部丛刊本)/卷第十九

卷第十八 道园学古录 卷第十九
元 虞集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刊本
卷第二十

道园学古录卷之十九   在朝稿十九

             雍 虞 集 伯生

  墓志铭

    王知州墓志铭

昔我

仁宗皇帝天下太平文物大备自其在东宫时贤能材艺之

士固巳尽在其左右文章则有翰林学士清河元公复𥘉发

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蹈厉藐视秦汉书翰则有翰林承旨吴兴赵公子昻精审

流丽度越魏𣈆前集贤侍读学士左山商公德符以丗家高

材游艺笔墨偏妙山水尤𬒳眷遇盖 上于绘事天纵神识

是以一时名艺莫不见知而永嘉王振鹏其一人也振鹏之

学妙在界昼运笔和墨毫分缕析左右高下俯仰曲折方圎

平直曲尽其体而神气飞动不为法拘尝为大明宫图以献

丗称为绝延祐中得官稍迁秘书监典簿得一遍𮗚古图书

其识更进盖

仁宗意也累宫数迁遂佩金符拜千户緫海运于江阴常熟

之间焉泰定四年夏部饟至京师因来告曰昔振鹏官七品

既蒙恩赠先父曰从仕郎乐清县尹母曰宜人仐位五品又

𫎇恩赠先父母如振鹏之秩此皆

仁宗皇帝之遗恩 国朝之盛典而先丗积善之效也不有

以表著之是振鹏忽于君亲无以昭示子孙族人卿里也幸

赐之言而勒诸石焉余感其言故序次其事而并及其丗次

云王氏始自会稽迁永嘉宋绍兴间其先丗以武官得官为

保义郎数传为自强生挺挺好佛学生由字在之至元二十

五年卒时年三十五仐赠奉训大夫温州路瑞安州知州飞

骑尉追封永嘉县男配张氏追封永嘉县君振鹏其子也振

鹏之兄龙孙为浮屠名善集铭曰

伟哉王公即家开封繄子之功功繇名艺

仁宗之丗积拜𠖥异先朝文兴孰究孰承慨兹其徴

    曽巽𥘉墓志铭

国家龙飞朔方甫定中原中统至元间始建国都立宗庙朝

廷修𥙊祀朝会之事而礼乐兴矣至大 天子出独见亲祠

太室而祠官儒生言制度考文者彬彬然而来时则有若庐

陵曽君巽𥘉著卤簿图五卷书五卷郊祀礼乐图五卷书三

十卷上之江西行省行省丞相斡直善之二年以其书上闻

中书省下其事大常礼部会议皆以其书为然太常礼仪使

田忠良等以吿中书丞相丞相以告 天子有 诏太常以

图书与著书人入见而巽𥘉得对玉德殿 上曰礼乐之盛

如此 皇帝之所以尊也而儒士之用心亦劳矣太常其命

以官于是太常奏为大乐署丞未几议立圎丘方泽奉

太祖皇帝以配天凡从祀坛壝玉帛牺牲乐与博士杂议巽

𥘉引援考㩀沛然有馀有司习于礼者咸推让焉是年郊于

圎丘天大寒雪执事者多不胜而巽𥘉在坛上领群上登歌

作乐音节谐亮丗其艺者不能及也明年

武宗皇帝賔天而太常缓礼乐之议会其兄德𥙿告病归同

还西江之上延祐元年兴瑞曹勋光禄荐为典瑞知事弗就

中书用御史集贤荐除辽阳等处儒斈副提举未上史馆留

为编修官编摩多暇尤得悉心文斈著周易治鉴及充广郊

祀卤簿旧说绘中道外仗等图备极精赡而斡赤丞相入为

翰林承旨因入见以其名闻有旨召见斡赤丞相畨直命

巽𥘉以其书待于骖龙门下 上方盥未御膳斡赤丞相言

臣所荐进图书人候进止廷中传 旨召入遍阅其图问人

马物色甚悉曰后当有用敕秘府藏之而命斡赤丞相传

旨命巽𥘉为学士巽𥘉不敢当力辞遂循进奏为翰林应奉

文字知制诰兼国史院编修官七年

英宗皇帝大驾自上都还即亲祠太室始服衮冕大驾之至

庙也有司仓卒凡旗幢伞盖之属就以立仗行皆重大率数

人持一物 天子制通天冠绛纱𫀆服之而辂弗素具遂易

常服御马而往弗称 上意丞相拜住太常八昔吉思奏取

秘书所藏巽𥘉图书而卤簿大兴矣于是改作太庙凡川蜀

江南大木之美悉致之凡旗帜之繍绘者作于闽浙人马铠

𬒳采饰者作于江西庀事严速务极华好方是时治平既

久生息繁阜一时民力毕用于此郁乎文物之盛然与巽𥘉

同事者或冒具功得大官而巽𥘉亦不以介意识者多之有

诏留守造五辂留守召众工谋之皆曰自建都于兹凡宫殿

城池园囿与车服戈甲弓矢金木玉石齿革羽毛之工靡不

精巧老于事者或至年七八十皆无不更历独以为辂古礼

器诚不知其法柰何省官考工殊忧之廼曰必欲为之无如

曾应奉者命巽𥘉专董其事按图指授动中绳墨工人咸恱

将成又请习马以备驾 朝廷尤重其先虑未几国有大故

事遂已而巽𥘉亦归居数年为天暦二年以集贤照磨召

天子大兴文治巽𥘉因其长官以图书进见于奎章阁未报

予言于朝荐为太常博士亦未报三年闰七月二十九日巽

𥘉遽以寒疾殁哀哉予以故人往哭之而累然孤子之在侧

者号曰归且葬无志敢请予不忍闻也因为次第其家丗云

曽氏本武城人郕公之裔也据生汉末耻事新室始迁江左

唐御史大夫伟始分庐陵散骑常侍辉居吉水宋至和中割

吉水置永丰而曽氏占永丰载阳举进士铖举八行又五丗

悱融水县簿尉簿尉生元老迪功郎浙西常平主管文字赠

朝请郎朝请生晞颜仕宋为御史为兵部侍郎为江西安抚

积官朝奉大夫归国朝授承务郎湖南儒学提举以子德𥙿

贵赠某官追封武城郡伯母萧氏赠武城郡君継母沈氏赠

永丰县君巽𥘉既贵得赠所生母丁氏冝人娶某氏封冝人

子三人如璋如宝国子生如瑄女如琇如瑗如璟婿周祯何

楶萧斗生巽𥘉讳巽申以至元十九年五月二十三日距卒

之岁得年四十九将以某年月日葬于某处巽𥘉所自小也

巽𥘉少敏于学事亲孝待兄弟宗族有礼慈而爱物兢兢然

惟恐伤之好读书手不释卷著书满家尤好内典体甚清羸

终岁之间斋居之日十九夜半即起读诵至旦无旷废爱古

器物名书尽购之不计其赀尝作武城书院于郷聚族党子

弟而教之平生所著述自上进之外有致美集成三卷心性

论理气辨经解正讹合(⿱艹石)干卷祟文卤簿志十卷明时类藳若干卷超然集若干卷韵编杜诗十

卷𥙷注元遗山诗十卷过闻录二卷藏于家兵部𥘉登遑士

第为连州教授而我大父尚书实守连尝荐之巽𥘉为抚州

需学录时我先公参政寓崇仁道过必来见某也与其兄弟

先后皆同朝而巽𥘉尤久善故宜铭铭曰

维庐陵曽氏系本武城分居江南日以茂盈恒以美德出见

于代岁月官封家有记载在永丰者昔垂文声逮于我朝父

子迭荣肃肃兵部宋名御史风裁整峻荷槖有炜天命维新

済済来朝廼使斈事殿于烝潇才名孔扬将召将用而不少

留空木云拱伯氏之来令誉四驰逢时制作试于百为入直

翰苑出掌考功曽未几时以退为恭文事之委人曰季氏季

氏舒舒弗亟弗靡举体清虚奉盈弗胜问学沛然如川方増

治平百年礼乐崩备有图有书咨询攸在至治之岁稍行其

言旗常载涂法驾轩轩方行而尼天意有待于赫

今皇文治方大集贤之长文宪是司以其书闻 天子用咨

于时在廷咸荐其美庶闻多仪光于前纪欎之松弗茂而

摧洋洋之渊弗畅以洄故山之鹿藏此遗志志藏气传泽在

孙子

    胡彦明墓志铭

公讳景先字彦明姓胡氏彰德安阳人也资慎愿宽厚方㓜

时以好善闻于郷里稍长接事物务为含容以不欺为主本

无与之忤者或忤之亦不以介意而忤者至自悔责谢待之

亦不间于𥘉里有贷人钱者多至十数万贫不能偿主者责

之急将自经公呼而与之语曰钱可得死不可复生何遽为

此乎因出已金使偿之其人得不死既而为劵质公所公笑

而焚之由是共服为长者尊之曰翁至不敢以字称之兄景

哲早丗兄子亨在襁褓鞠育教成之不异已子事寡嫂岳氏

有礼内外无间言子彛以儒学进用历践台省与谋议侃侃

正色不为俯仰明识法令出入经史言于廷中与宰相相可

否率关政事大体为时名臣大抵公之教也今年公年八十

朝之贤士大夫乐公之有贤子而廷臣有高年之亲也相率

为歌诗以道之使歌以寿公未及遣乃二月六日公方与亲

戚高会言𥬇饮食如平时忽举手谢客端坐而逝又十日讣

至京师彛为位𡘜踊俟旦见星而行某往吊之彛匍匐号于

某曰请忍死一言彛抱痛终天无所逭罪敢以志墓为托某

退而考行事事状云胡氏丗本河南鄢陵人族葬之墓有丰

碑参树皆龟趺螭首虽其文契漫漶考其时则故宋若金之

显仕者也 国家兵至河南河南人北迁故公之父讳某府

君始来彰德遂为彰德人其三弟皆归故郷而胡氏之在彰

德者自府君始以彛推恩赠中顺大夫礼部侍郎云公以彛

贵𥘉封奉议大夫再封朝请大夫同佥太常礼仪院事骑都

尉安定郡伯进封翰林直学士亚中大夫轻车都尉安定郡

侯三拜而弥尊公不以自高也出入闾里常却车马不御与

故人父老游子孙或具杖几亦不扶也是以彛为左右司数

请归养不许乞郡便养又不许 朝廷亦知公之康强也留

彛为工部侍郎公娶黄氏封安定郡夫人勤俭克相年近于

公精神不衰子曰彛其次曰规岁贡宪府使为东宫典宝⿰扌⿱彐𧰨 -- 掾

女三人婿曰郑■王■李■孙一人伯敬国子生孙女二人

婿曰樊■侯■将以某年月日葬于某处从礼部之兆次也

大德中某与彛同为学官京师固已闻公之德久矣彛为工

部主事时来就养某得拜于床下焉瞻其容止之淳悫听其

言论之笃实未尝不慨然自愧其凉薄而嗟叹其福禄之未

艾也于时南人有为馔奉公者行炙公食而甘之曰燔不至

燋泽不至濡何以能(⿱艹石)是召庖人问之对曰法以上下釜皆

新铸置肉其内无旁附密其款顶趾加火焉公曰得无损釜

乎庖曰不暇计釜也公蹙然曰一釜之成谨而用之可数十

年今一食辄毁吾不忍也后勿复为某于是叹公之慎于用

物者盖如此事虽小可以𮗚德焉故善𮗚人者尝于其微此

之谓也然则公之家再丗封君身享荣养而子孙多且贤所

以致之者殆非偶然也故为之铭曰

胡氏之先胄繇神明族于鄢陵历时积荣安阳之分则自鄢

至敦本尚质以启其丗质本伊何稼穑书诗百年发兴不亟

不迟祖父孙子具名法从横金拖紫异席同宠宗伯启之考

工成之蔚蔚翰林中立胜之既寿既考盛德则有有而弗宰

益以遗后有水维漳清流洋洋维是固深千载不亡

    赵曼龄墓志铭

中议大夫太子家丞赵君曼龄以泰定五年正月二十一日

卒于官朝之大夫士来吊巷隘不足容车马既敛殡诸京师

东南门外执绋者相属行路之人颇皆咨嗟以为何致客之

多也逾月相归葬于其郷于是太子府正臣李某府正簿周

某来告于某曰赵君之子㓜其藏也无以识诸幽则无以示

久远比其子长知询问其父时事则日既远矣请托铭于来

丗是僚友之义也敢成子之志乃求其爵里岁月以授某而

叙之君讳某曼龄其字也姓赵氏相其郷也自尚书工部辟

知印转八作司提举翰林国史院管勾留守司照磨京畿运

粮提举彰德路林州知州户部司计覆实司提举典设署丞

拜监察御史太子家丞积官至中议大夫者其官簿也讳珪

者其大父讳讷郷人士尚其文雅著闻称曰柳溪先生者其

父也先生赠朝散大夫同佥太常礼仪院事骑都尉追封澶

渊郡伯夫人李氏追封澶渊郡君者由曼龄贵而推恩也娶

宋氏亦澶渊郡君女二人皆先卒今在者一人林童也葬某

郷某里者从先茔也昔太常公殁太夫人使之游京师卒能

成名以成亲之志曼龄之孝也加意宗族又推其惠以及于

妻之党其㓜穉自我而俯育婚嫁者(⿱艹石)而人及曼龄殁𡘜之

哀如䘮其所亲焉曼龄之义也学无不通而明于正术施无

不能而宜于法律所交游无贤不肖懽然以相接而阳秋之

辩亡所顾虑曼龄之能也转粟入京师岁有定则曼龄之任

职也善用其人无怨无倦岁増运者多至四十馀万石林郷

郡也曼龄习知其土之郷俗治之得其情宽条约以佐善良

剔蠧敝以革尨杂粪瘠土为沃壌通末作以佐民用又以其

隙为儒学新孔子庙为医学新三皇庙民不忍其去具刻诸

石至今存焉 国家宗庙之外别立 神御殿于佛祠会其

成功率其费十馀万及曼龄董役工加于常而费省其半复

以归诸计相于是重有赏赉以旌之若此者曼龄之政也以

练习推御史由御史擢丞春坊向用矣年不逾六袠官不过

四品而遽以卒告此人之所以为曼龄惜也铭曰

帝眷春坊慎简贤能载谋载询家用克承济济多士孰是乏

使靖共正直曰必御史峩峩法冠易其绶圭食榖食饮或谨

攸司书功计劳不日以进如何不淑泯以澌尽安阳之墟有

木离离昔辞而游今归以依其依维何永妥以固利其后人

至于终古

    叶谦父墓志铭

国子生鄞叶恒之奔其父之䘮也予吊诸程时叔氏之馆𥘉

予司业成均时叔擢进士为僚恒用近臣荐𥙷入学由时叔

以见予是以吊诸恒去之逾年时叔为之请曰恒欲求子志

其父之墓而不敢请也其父谦父盖尝欲以事功见于丗而

无遇于用乃退而自修于家家有昏䘮之事必求诸礼法戒

恒曰子必服儒服行儒行使见于丗曰叶氏儒家遣恒宦学

京师曰吾且未老子必卒业乃归盖其志如此今不幸没而

恒也不及视其属纩故其哀尤甚也谦父讳逊丗隐不仕生

于宋景定三年四月丙申卒于有元泰定五年正月壬午天

暦二年正月乙酉葬诸其县翔鳯青山之原夫人禇氏祔子

恒恂恂为谦父弟之后女温适陈亨淑适王寿朋孙男震女

靓铭曰

士之制行审归于是弗及于己又以朂子求道习礼足以殁

丗神相其志克成永久

    王诚之墓志铭

国家之政莫重于刑狱匹夫匹妇之𡨚近起于州县而飞霜

大旱之变则朝廷当之故君子之论臬事者无问吏大小有

可书则书之盖慎之也故赠奉议大夫兴和路治中骠骑尉

追封仙灵县子王君仲信字诚之者今朝列大夫陕西诸道

行御史台监察御史敏之父也至元十四年诚之为遂州吏

目州之远近有男子一人妇人一人各以事相从入城会莫

投逆旅异室以𪧐夜半男子者潜趍妇人将私焉而妇人已

为人所杀流血狼籍男子惊逸而血在衣履旦事觉捕卒踪

迹得男子吏文致之款伏事上州诚之察其貌若不尽其情

者召逆旅主人问之曰妇人入室前寓者何人曰有伶人妇

久居之曰伶人妇所与往来何人乎曰州小吏实善之既而

交恶以去诚之密以他事召小吏至小吏巳心恐诘之具言

状杀娼而不知为他妇人也即日尽得其情狱具男子得不

死二十三年在松州幕李甲杀人而匿其尸事具五十日而

尸不得狱不可竟诚之曰囚实杀人尸久将不可验缓狱贳

死吏岂胜责耶松有山多石疑尸在焉率吏卒索之时春犹

寒蛰未启有大蝇薨薨马首(⿱艹石)导之者诚之曰神其告我矣

缓辔从蝇所之有乱石如垒者蝇投𨻶以入命卒发石尸果

在而李甲伏辜至于今四十馀年遂松之人犹能道之呜呼

州吏目位在天子命吏之下而用心狱事神明(⿱艹石)此使州县

人人不以庸废事贪侮法(⿱艹石)诚之所为者天下不致刑措巳

乎故诚之之事子在太史有闻犹将书之况其子请志其墓

可不具诸以示来者诚之之先平阳隰州永和县属步里人

大父定昻仕金为统军佩金虎符行军河西边人畏之父顺

以贞祐之乱避地仙灵县之暖泉既内附遂居焉诚之年八

十而卒延祐二年六月二日也墓在其里之西南夫人姚氏

赠仙灵郡君子四人㳟让礼敏铭曰

昔汉于公治狱不𡨚自信有报于其子孙天人之会间不容

发彼抑克伸我畅斯达遂松之郡迩于京都吏责之难期会

走趍曽是岸狱遑究遑恤此有良吏克尽厥职疑似之踪诡

伏之奸孰死孰生一决以天暖泉之墟藏器以往优游馀年

就本斯葬有美御史克承厥功食德而丰旋吉则封邑于仙

灵我君我长子子孙孙百丗来享

    王公信墓志铭

永平古右北平之故地也故其俗善骑射而其秀者则好义

而能文(⿱艹石)王孚公信其人是矣公信生而失其父四岁母又

殁然卓然能自立稍长猎于水滨见大鱼在水中即下马手

搏之挽以登岸即大蛇也蛇得脱逸去行五里许蛇从旁道

追及开口噬公信公信挽弓逆之矢自口贯咽喉蛇宛转跳

掷而死人固巳服其勇矣然公信不以是自多退然(⿱艹石)不胜

衣循循然待其郷里长者他日行过大树下见石上有遗物

束以绛巾因坐守之自巳至未无至者且日暮有妇人号而

至曰吾死此矣公信问之曰家有急难从人质钞二百五十

至而憩而遗之既䘮资事亦无及不死何待公信掷与之不

交言而去里人多知其事而公信亦未尝自言也游学洙泗

之间学益进所至人师礼之其子某与鉴书博士柯九思同

以说书事

英宗皇帝潜邸因柯博士来求书其父之事而表其墓曰始

先父以孤子赘李氏生三子而某独存又得官至七品而父

母皆得封亟思有以表之先父尝以永平为隘曰隘则穷非

吾乐也子孙亦不冝居是京师 天子所都吾得托魂魄于

其郊则余志也而尔子孙亦利于进取焉致和之兵永平衄

焉继以荒馑存殁弗宁而某奉先父于城东有固有安非先

父之明乎乃为之书曰公信先丗皆阴德至公信尝及许文

正公门所与游者皆一时名公卿兼通天文卜筮兵法尝用

宪台荐教授兾州以恩封从事郎李氏封宜人子三人某某

官早丗某承事郎某官思立蚤丗公信以泰定丁卯某月某

日卒享年七十有九铭曰

力可以武而以文举道有遗金义有不取京城之东土厚以

容马鬣之封永固无穷

    王宜之墓志铭

太原王公宜之之居京师也善教其孙君子有闻焉大德之

末宜之将老而其孙守诚可学矣宜之叹曰前数十年兵事

未戢民无以安其生士固未尝学也今有生聚之乐又在京

师四方贤者来聚焉学者不及此时则暴弃夫天之降材矣

乃属家事于其子以教孙为己任度馆舎于所居之近礼大

儒先生以为师命守诚与闾里之秀共学焉日视其馔羞使

施教受学者无或他虑或曰子欲贤孙之速肖则勿汎及使

而孙得专师焉可也宜之曰恶是何言也圣贤之为教也岂

有私乎且观感而化朋友之功也度吾舎所能容而已盖从

其招延者故中书参知政事东平蔡公逢原太史院使国子

司业齐公伯亨皆其人也守诚稍长入国学文誉日起冝之

心喜之而励勉益切至及守诚试南宫第一人登第历馆阁

清要为御史而宜之已久去丗不及见矣守诚之同年进士

吕思诚郷人也适在史馆访采见闻以   守诚曰若吾

大父而盛德未有所记载也时日以远则事日以泯不亦悲

夫乃相与谋以予尝识宜之也来求表其墓云宜之姓王氏

讳得福其先朔州人自讳彦府君徙应州生伯元仕金为某

州管领人匠官佩金符生璋娶胡氏金亡时避地太原之阳

曲始为太原人讳璋君尝以岁三月见太原人上冢泫然流

涕曰吾独不得以杯水洒吾先人丘墓乎冝之时年十四矣

立俟少间启曰大人何甚戚如是乎曰兵难中吾家槀葬应

州二丗矣曰适应州何郷墓在州何方有故人亲戚谁何知

殡所乎则具以吿明日宜之径走应州物色得墓负溃骸以

归深得父母之心而父母𥘉不知其去也郷人共叹异期望

之父殁与昆弟共财薄取不竞敦让友爱其配韩夫人克成

其志闺门之内其教行焉有二女子方齓适父母俱晨出及

午而饥煮豆以食及熟相让不肯先日晡父母归犹未食之

也冝之尝病而剧久之乃愈取古医经读之得其遗法深意

又从名医和氏决疑遂高于其术至元𥘉来京师宰相闻其

名召之省中主医事病得药而瘥者或酬之金曰吾有奉入

矣义无兼取卒弗内而贫者更稍与钱米使得以为生以为

常稍迁诸路官医提举冝之叹曰吾儒者竟以医名乎遂弃

官不复仕尝行道中得遗珠固𪧐留道侧俟之则西域大贾

所遗也贾直钜万冝之诘得直贾所遗者即投之贾均请以

万金为谢不受也筑室京师先立祠堂买墓田囯门外又购

旁近闲田以待亲戚之无以葬者蓄书至数千卷居小斋编

书邵子击壌集中诗以自况持已毅以介治家俭勤与人交

诚𢢽周厚有古君子长者之风焉延祐二年二月廿一日卒

年八十子男晦御药院大使赠奉直大夫礼部郞中骁骑尉

寿阳县男女二太医刘寂太庙署令刘益其婿也孙男守诚

监察御史曽孙男射亦向学王氏遂为诗书家雅有令望原

其成教则自冝之矣铭曰

猗欤王氐丗德未宣自朔迁应至于太原侃冝之时来京

师教其子孙学礼学诗烨然辉光为时闻士堂封孔崇百丗

兹始

    倪行简墓志铭

成均弟子贠常五百六十人江南之士在列者数人耳倪居

敬字行简永丰人循循退让而人弗敢与之狎兢兢自持而

人不得病其固言(⿱艹石)不出诸其口而为贵游讲说论议则明

乎学术之辨至地理名物人姓氏皆究知无所敢忽不矜以

取憎不侫以求合气平色温自其师友不敢以其生之远而

鄙夷之也不幸不及仕而死于道路同馆之士闻而哀之况

其亲乎其同舎生旴江朱礼悌以其亲之意来求墓铭居敬

生至元巳丑延祐戊午游京师又三年始得入国学又数年

𥙷囯子伴读天暦已巳贡其名于吏部于比又二年始得注

官乃以其间归省亲至顺辛未还京师行至沧洲之长卢病

舟中同邑曾仲谦医者也寔同舟疗之五日而卒稁葬道次

是年除中兴路儒斈教授明年始克归葬其里之某处父曰

鲁母某氏妻某氏噫其父母妻子方徒其得官来归而以䘮

至哀哉铭曰

离别栖迟垂十馀年臣斈之成甚苦且囏得官身后槀殡道

间伤其亲心子所为叹我为墓铭表其能贤以慰其亲俾后

有传

    邓伯某甫妻田夫人墓志铭

邓存之奔其母之䘮也其友虞某吊之存号而言曰乌乎存

忍叶朝夕之养千里来京师从辟御史府诚幸大夫人康强

时励节立身得 君之禄以为养仐不幸不然矣抱痛终天

哀哉亟归葬不敢缓墓有石当志存不忍言也子幸述诸夫

人姓田氏京兆蓝田人父某母某氏生(⿱艹石)干年而夫人以疾

克终伯某甫生男存瞿女适安西路儒学教授赵𤩽君卒(⿱艹石)

干年而夫人以疾终于正寝得年五十有七寔大徳八年

月也明年某月甲子葬于安西咸寕县洪固郷从府君之兆

也𥘉存尝为某言先君生三岁而孤祖母杨夫人故儒家习

诗礼惸惸渉艰险排患难躬教我先君以至于有立及田夫

人归而相先君奉事无违礼足以当杨夫人之心盖杨夫人

勤苦自誓终身不肯御酒肉也及先君卒田夫人治家教子

率循其故亦誓不御酒肉如杨夫人之志某是以知其为贤

母也久矣故为之铭铭曰

有贤邓母下而从夫宅幽永寕归福厥家

    汪夫人墓志铭

贵谿彭应松葬其母于所居之近三年矣犹日思慕(⿱艹石)未葬

然其言曰始吾父弃诸孤吾大父母高年亡恙非有他子妇

也而吾大父母楽养终身吾母之孝也吾兄弟之生也力足

以致乳母母曰母以已子害他人子也皆亲育鞠之及长又

择明师以成其慈训使吾得丗诗书为善士于郷吾母之教

也始吾上丗传丗唯一子仐而后子孙众多吾母之泽也自

吾母主吾家家日以大用日以广然而𥙊祀賔容之事与凡

役力粟米公上之共常𥙿而弗匮吾母之功也吾舅氏贫约

自处吾母给助之使得备甘旨以终养吾父母功于姻戚也

岁有馀蓄别储见乏食者随周焉吾母之惠乎邻里也不幸

今不及养矣又无以显吾亲(⿱艹石)幽徳之不述将无以示吾子

孙则不孝之大者廼因同郡汪叔昌述其状以属诸为墓铭

者云叙曰彭母汪氏也贵谿之田西其郷也华卿其曽大父

文穆其大父也衍其父也讳英字叔华父者其夫也应松应

梓应梅应桂者其子也宗汉宗海宗泽宗溥宗浩宗演宗洵

宗済宗渐宗泳宗湜十有一人者其孙男女则四也绍德其

曽孙男女亦一也宋端平乙未其生之年大徳丁未十有一

月乙丑其卒之日也石之下有土谓之王侯石者其葬所也

葬之所有石石有铭为之铭者西州虞集也铭曰

嘉植维贞特生不扶久始充逹柯条荣敷柯条荣敷土德之

厚如家克繁繇予有母匪彭无盛丗鲜弟昆衍自母汪四子

多孙孙之多有支别易远远而扶踈视此其本子孙孙子来

省岁时求求勿替石具有诗

    郑夫人墓志铭

翰林待制𡊮君䘮其配郑夫人十七年恒独居不更娶君子

以为难或问之曰先妻相我事先君无违礼其死也前先君

之卒八日以是念之不忍亡而桷也于先枢密太师越公讳

韶为曾孙于严州大夫讳似道为孙处州大夫讳洪则孤

也由其有子传序为适是以重之乃告其友虞某曰子为我

志其墓以铭谨按郑氏丗为鄞令族太师尚书令魏郡忠定

王清之为宋丞相追赠四代皆太师鲁国公鲁国公长子曰

冲之国斈进士赠中大夫忠定之兄夫人之曽祖也娶边氏

封太硕人大夫生次申中大夫实谟阁待制赠正奉大夫娶

汪氏封宜人正奉生太原朝请大夫直秘阁王管建昌军仙

都𮗚娶汪氏封冝人实生夫人夫人讳  生数岁𡊮氏请

昏有成言及长而归之𡊮氏大族岁时庙有𥙊朔望承问有

礼虽易代不废夫人为冢妇不及事其先姑能帅娣姒以敬

宗事大德戊戌 月卒年二十九子璋早夭次瓘次珖女四

长适馀姚州同知赵孟贯馀未行葬在鄞县桃源郷之潘奥

某年月日也翰林师友前代遗老专志一原博极群艺贯通

精实不渉凡陋与之游者欿然各自知其不足夫人为之配

至使殁愈远而敬不衰其为徳可信矣夫昔宋在江南故越

多功臣丗家惟史氏最贵理宗入在藩邸史卫王弥远进郑

丞相授以经由是积恩礼义并史氏𡊮越公由治临安执经

十馀年门代甲乙相次今徴文献于越乃在𡊮氏

■郑丞相为之衰及再入相年益老益感边硕人不忍舎其

孙留之左右是时贾似道帅荆湖数要军用丞相格不下后

十年贾相用事遂摈不用家居二十馀年而卒无嗣独生夫

人翰林仕于朝四迁至待制长兼史事SKchar珖方向学夫人皆

不及见悲夫铭曰

翼翼维鄞晔其大门匪王若公民则不闻维时孙子不显车

服我其流流孰往而复居之恂恂着之循循蔚其成文夫人

来嫔嗟德实难民鲜克之肃肃夫人久甚匹之独啬于天而

不有年归喭无所    夫制其恒子厚于承气止复升

高丘是徴

    周夫人李氏墓志铭

番易周暾与其弟明之游京师也其族父集贤司直应极实

致之得为国子生时制书始命有司将以科举取士而贵游

不治进士业独𥋆兄弟出箧中所习程文数十篇示人皆惊

喜取读或就问学焉未几远方献异兽曰麒麟暾作赋千百

言上之中书省丞相大恱以属参知政事察罕使命以官是

时陈䇿进书献歌颂常数十人无所遇独暾见知时宰人人

羡道暾矣一夕暾感异梦旦而治归明曰兄姑留幸有以荣

吾亲明代兄归矣明至家其母果病见明问知其兄弟在京

师事为之喜而起后六日乃卒皇庆元年七月十九日也暾

闻讣且行亟来请曰呜呼痛哉未有以为荣而为戚(⿱艹石)此惟

先生辱为之铭用慰其地下而已子窃感而悲之为次第其

语云暾母李氏讳清丗居邑之沙堤其曽祖松善为生以资

显祖时荣父天骥以文斈名适周朴儒家也昔者周氏以明

经取高科者岁相望朴弱冠受尚书有能声及得内助事亲

理家益如志常遣暾明从师而无牵于爱䁥故能以卒业闻

子三人暾明其㓜禄女二人其婿程益徐璋斛田里之斗横

山其葬处也铭曰

有肃兮闺门子森森兮孔文案有馔兮尊有醴不少延兮谁

怨乐兹丘兮勿谖

    史夫人墓志铭

夫人姓虞氏讳惠正前承务郎四明史君璘卿之夫人是为

银青光禄大夫资政殿大斈士奉化郡公赠开府仪同三司

岩之冢妇金紫光禄大夫赠太师齐国文靖公弥忠之孙妇

赠太师渐之曽孙妇也夫人曽太父太师雍国忠肃公某在

相位时生第三子孝宗皇帝赐之名斻孙中奉大夫太府寺

丞不归居蜀居临安赐第无子以兄子为子讳曽中奉大夫

军器监丞赠令人生子一人曰绍雍三岁而夭及生夫人最

钟爱不幸监丞府君与史令人皆即丗舅氏取夫人鞠之以

适承务君生子曰晋伯咸伯生女曰婉伯适忠勇校尉温州

路同知瑞安州事阮申之婉伯适沿海上千户别里吉孙曰

公焘公熙公点公勲公杰公默孙女二夫人内外家皆宋丗

臣宋亡丗家多沦䘮夫人相夫子食享无遗阙延祐三年

人相夫子医言天台有灵草生至服之乃可矣会阮氏婿佐

州黄岩晋伯奉夫人以往服食逾年方不效乃还鄞延祐三

年六月巳酉卒葬之某处晋伯以承务君之命来求铭夫人

某大父再从女弟也不敢辞谨叙而铭之铭曰

夫人㓜孤舅氐焉赖及长而嫔遭时易代虽子贵宗弗与盛

会承夫鞠子实既瘁痗庶其晚康而身不待繄徳厚原何千

百载

   赵夫人岳氏墓志铭

夫人讳惟德徽州路绩溪县主簿岳君浚之女平江路儒学

正赵君橚之妻合州路儒学教授君辰孙之冡妇也岳望安

阳常州宜兴人赵本蜀故家今居杭学正故宋参知政事杨

公栋之曾外孙夫人故宋参知政事姚公希得之曽外孙是

以合二家之好焉夫人自大家嫔儒素甚宜其夫而得于舅

姑亲族敬焉至治二年从学正官平江归宁于宜兴病学正

以舟迎之至则夫人归矣道卒舟中学正不及见哀痛过笃

舅姑闻而怜之命橚曰予买地其以某年某月日还葬夫人

生以至元丁亥十二月二十四日卒以至治壬戌四月一日

子一人鲁儿方一岁铭曰

大家有子归儒宗材堪相配非不逢命也不淑先罹凶姢姢

玉雪秀所钟保此无憾宁幽宫




道园学古录卷之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