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菩薩行方便境界神通變化經/02

佛說菩薩行方便境界神通變化經卷中编辑

宋天竺三藏法師求那跋陀羅譯

「文殊師利!如轉輪王小功德成有盡德聚,有貪、有瞋、有癡、有取、有結、有使,是轉輪王,一切無有作怨敵者。所以者何?文殊師利!是轉輪王無有諍惱。文殊師利!豈況如來轉大法輪,無量大智,功德莊嚴具足成就,得無斷大悲,遊行無漏法虛空中,七助菩提法寶成就,以不忘法,轉大法輪,外有諍訟諸怨敵怖,無有是處。文殊師利當知!若見此佛剎土外道出家,汝善男子當知,一切安住一道,所謂佛道。文殊師利!喻諸禽獸無力能住師子王前。如是文殊師利!諸外道出家無能便入如來境界,亦不能與如來諍論,大人師子,持於十力,得四無畏,在其前吼,無有是處,惟除如來之所加持。文殊師利!喻日宮出放光明網,一切螢火皆悉隱蔽,一切珍寶火光星宿悉無照明。如是文殊師利!無上如來大日宮出時,放大智光明,諸外道出家皆悉隱蔽,無有照明。文殊師利!喻勝鐵王隨其地分所出之處,一切諸鐵無有住者,以諸鐵聚不共相故。如是文殊師利!若有佛土有佛出世,當知一切諸外道等無出家行。何以故?不共相佛出於世故。文殊師利!喻如意寶王隨所出處,不生一切偽摩尼寶。如是文殊師利!如來大智寶所出處,當知是處不出外道。文殊師利!喻如寶性有出閻浮檀金之處,是處不出下賤銅等。如是文殊師利!若有世界有佛出世,是處不出一切外道。文殊師利!當知方便隨佛出處,不應出諸外道出家。文殊師利!汝今當知,如來受持不可思議方便境界,以是緣故,此佛剎土現諸一切外道出家。所以者何?一切外道上首,皆是住於不可思議解脫,從般若波羅蜜出,遊戲方便,亦不捨離念佛、法、僧,教化眾生到於彼岸,如來受持化眾生故。」

說是法時,八千天子依聲聞乘者,聞說一乘,發於無上正真道心;五百比丘得一乘燈三昧,千二百菩薩,得無生法忍。普此三千大千世界六種震動,天於空中雨天青、黃、赤、白蓮華,雨天末栴檀,於佛之前,百千天子,住虛空中,發聲唱呼,天衣空中而自迴轉。諸天作樂說如是言:「本未曾聞是經出世。世尊,令此經典久行於閻浮提,八百比丘、比丘尼,脫優多羅僧以奉上佛。」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方便境界不思議,文殊師利當知我;我精練時覺菩提,我又示現如此時,時節過咎我所無,常恒有於妙法時,眾生聞我法過度,眾生過患我所無。
   精練劫殘功德物,精練福田淨無垢;我精練時得菩提,是故知我無有濁。
   我已從久多億劫,成就無量佛智慧,如我得道命亦爾,於是中間無滅度。
   我方便現示滅度,有常想故示無常,我今示現於餘殘,我壽命等未來劫。
   我惟一乘一滅度,我差別乘不可得,作如是三說三乘,當知方便之境界。
   有懈怠心及小心,聞即生於驚怖畏,為是等故示三乘,惟有一乘無有二。
   我隨欲於法者說,入於佛道法事故,以是一乘演說三,然於此乘無傷損。
   如巧智度到彼岸,以是智示現於三,世尊亦爾知勝法,以是一乘演說三。
   等心調御諸眾生,我都無有於異想,我意喜敬於下乘,我則有於慳悋咎。
   紺琉璃寶眾寶上,隨其所在住止處,一切皆同作一色,而是紺色無差別。
   調御智寶亦如是,一切佛土普放光,一切眾生作一色,菩提心色無差別。
   猶如小火之所燒,漸漸增長成大焰,聲聞智焰亦如是,斯亦放佛功德光。
   須彌山王歸向者,以威德故同一色,歸依十力亦如是,柔忍者得菩提色。
   喻如一切眾蜂口,採拾種種眾淨妙,一切眾物共和合,皆悉作於一蜜相。
   知世讚世亦如是,示現作於三乘已,一切白淨和合已,作菩提想無異想。
   轉輪人王無憂惱,無有餘方怨敵故,我以法界普告勅,云何當有外道界?
   猶如日宮初出時,隱蔽螢火諸星宿,智慧宮出亦如是,蔽諸外道無明照。
   隨有勝鐵所住處,一切餘鐵無能行,若有國土如來行,是處無有外道行。
   隨有金玉所出處,是處不出生餘銅,若有剎土證菩提,是處不雜外道眾。
   意珠偽珠不和雜,過去未來亦不雜,佛寶外道亦如是,一剎土中常不雜。
   禪定神通忍自在,一切智門此外道,慧方便行智慧者,示現種種諸變化。
   聞於方便境界已,爾時佛子甚歡喜,生於慶樂喜無量,散華供養於調御,此地六種大震動,空中伎樂而鼓作,億天虛空中合掌,讚言善哉調御說。」

說此偈時,薩遮尼乾子與八十億諸尼乾俱,從南方次第遊行於諸國界,向優禪尼大城之所,百千大眾圍遶莊嚴唱叫喚呼。爾時旃茶鉢樹提王,遙見薩遮尼乾子來,於是薩遮,生愛樂心,生清淨心,與諸大臣內宮眷屬,國土人民,子息四兵,大王威德,大王神力,百千滿瓨以用莊嚴;鼓百千伎樂,擎幢幡寶蓋以為莊嚴,即出往迎薩遮尼乾。

爾時薩遮尼乾子,遙見旃茶鉢樹提王,柔軟愛語:「善來大王!汝國界中無有怨敵相逼切也,無有病患苦惱熱也。是國臣屬諸伎卒,惡不肖之人,守羅關稅,是等不亂壞國土不?大王!汝國沙門諸婆羅門安樂行不?大王!汝常安法治理國不?大王!不應害於眾生獵張魚捕逼諸眾生。何以故?大王當知!一切眾生皆悉愛命。是故大王!應受不殺,不應偷奪,於自國封應生知足,不應邪婬自足妻色,終不妄語真實而言,不應兩舌有異言說,不應惡口常柔軟語,不應綺語隨所念語,於他財封勿生貪心。大王!應當離於瞋恚,以慈莊嚴於身、口、意。大王!不應生於邪見,行聖正見。大王!汝今不應放逸,善觀無常。大王當知!壽命短促速至他世。大王!汝今應怖畏後世,應信業報。」

重說勝偈:

   「人主常應不放逸,護持境土不放逸;若放逸者墮惡道,若不放逸生善道。
   亦莫抂斷眾生命,一切眾生愛壽命;慧者不應害眾生,愛護眾生如己身。
   常應遠離於偷盜,常不應說於妄語,常應護持實言誓,大王當來生善趣。
   所說言語耳樂聞,不應說強麁惡語,常應愛語柔軟語,大王不應說兩舌,人主不應說綺語,有所言說隨順說;離於瞋恚過患惡,如大象王生善道。
   王不應行於邪婬,於他妻女離欲心,於自妻色常知足,汝當來生於善道。
   大王不應懷於見,當安住於妙善見;當修行於如是法,大王受天娛樂樂。
   持戒沙門婆羅門,及孝順供於父母,得遠離於惡道已,當受天中歡喜樂。」

是薩遮尼乾子,以此不放逸法,勸鉢樹提王已。爾時栴茶鉢樹提王,向薩遮尼乾子,說於愛軟安樂之語,自言:「不作如是之事,汝婆羅門可至我家。何以故?我今請汝及諸眷屬,欲設飯食。」

尼乾子言:「善哉,善哉!當如是作。何以故?大王!我來道遠飢乏所須,大王如是,如汝所請。」

爾時大王,在薩遮尼乾子眷屬後行,前入王宮,入已薩遮尼乾坐御座,餘諸尼乾隨次而坐。爾時彼王善心恭敬手自料理,薩遮尼乾及其眷屬,食充足已。

爾時此王如是思惟:「我今當少問是薩遮尼乾子,於如來所有信敬不?」王思是已,取小卑床,坐於薩遮尼乾子前,作如是言:「婆羅門!我欲少論,若聽許者,我當問汝,汝為我說。」

薩遮尼乾語大王言:「隨汝所欲自恣而問,我當善答悅可汝心。」

王聞聽已,問言:「婆羅門!世眾生中頗有眾生慧者明了無亂心智,然有過耶?」

薩遮答言:「實有,大王!」

王又問言:「婆羅門!此是誰也?」

薩遮答言:「跋沙婆羅門是。」

王又問言:「跋沙婆羅門有何過耶?」

薩遮答言:「跋沙婆羅門,善瞻星曆,善知節會,善學唱說,善知月蝕,善知地動,善知豐儉,善知世俗會,善學瞻相,然實邪婬愛他妻婦。大王!慧人不應行於邪婬。何以故?大王!行邪婬者,現世來世得大苦法,乃至天人之所呵責。」

如說偈言:

   「貪欲他婦女,不護惡境界;不足自妻色,世所有呵責。」

王言:「婆羅門!世眾生中復有眾生慧者明了無亂心智,然有過耶?」

薩遮答言:「實有,大王。」

王言:「誰是?」

薩遮答言:「此頗羅墮婆羅門是慧者明了知時非時,彼有過患。」

王又問言:「有何過耶?」

答言:「大王!此婆羅門多所睡眠。大王!慧者不應多於睡眠。何以故?大王!睡眠退失世出世法若智若斷。」

如說偈言:

   「若多樂睡眠,懈怠所覆蔽,睡眠放逸覆,凡夫退諸利。」

王復問言:「婆羅門!世眾生中復有眾生成就如是諸法然有過耶?」

薩遮答言:「實有,大王。」

王言:「誰是?」

答言:「大王,黑王子是。」

王又問言:「是黑王子有何過耶?」

答言:「大王!多於嫉妬。大王!慧者不應多於嫉妬。何以故?大王!若得成就於封邑,行於嫉妬,是人封邑不得堅牢,空手而死,死已便墮於餓鬼界。」

如說偈言:

   「嫉妬覆蔽心,彼人成封邑,彼有空手死,墮在餓鬼界。」

王又問言:「復有眾生成就如是上功德法,有過患耶?」

薩遮答言:「實有,大王!」

王言:「誰是?」

答言:「大王!此吉軍王子是。」

王又問言:「吉軍王子有何過耶?」

答言:「大王!是吉軍王子甚嬉殺生。大王!慧者不應好嬉殺生。何以故?殺生短壽,當墮地獄餓鬼畜生。」

如說偈言:

   「人王殺生者,少力及短命,命終墮地獄,是故不害生。」

王又問言:「婆羅門復有眾生慧者明了無亂心智,有過患耶?」

薩遮答言:「實有,大王!」

王言:「誰是?」

答言:「大王!此即無畏王子是也。」

王又問言:「無畏王子有何過耶?」

答言:「大王!多悲愍他。大王!慧者不應多悲愍他。何以故?大王!多悲愍他,若自在者,是國多賊,難可降伏,多有過患。」

如說偈言:

   「多悲愍於他,若人自在者,不能降伏是,不能執短己。」

王又問言:「頗眾生中復有眾生慧者慧讚,有過患耶?」

薩遮答言:「實有,大王。」王言:「誰是?」

答言:「大王!此天力王子是,慧者慧讚,然實有過。」

王言:「婆羅門!天力王子有何過耶?」

答言:「大王!天力王子飲酒放逸。大王!慧者不應多飲酒也。何以故?大王!酒多失念障礙上義,亦失於世及出世義。」

如說偈言:

   「常作放逸,一切王事,酒放逸蔽,退出世義。」

王又問言:「婆羅門!復有眾生慧者慧讚,有過患耶?」

薩遮答言:「實有,大王!」

王言:「誰是?」

答言:「大王!此天勳王子是,慧者慧讚,然有過患。」

王言:「婆羅門!天勳王子有何過患?」

答言:「大王!天勳王子長思慮過。大王!慧者不應有長思慮。何以故?大王!長思慮者妨廢失利,令重事起不得寂靜。是故,大王!大聰慧者不應長思。」

如說偈言:

   「若有長思慮,事失不吉利,以是善莊嚴,妨廢發意事。」

王又問言:「薩遮!復有眾生慧者慧讚,有過患耶?」

薩遮答言:「實有,大王!」

王言:「誰是?」

答言:「大王!此大軍王子是,慧者慧讚,然有過患。」

王又問言:「大軍王子有何過耶?」

答言:「大王!有大慳惡覆蔽之過,劫奪他財。大王!慧者不應有大慳惡。」

如說偈言:

   「若人主有慳,得封不知足,是所聚集財,至他世憂愁。」

王又問言:「薩遮!復有慧者慧讚,然有過患?」

薩遮答言:「實有,大王!」

王言:「誰是?」

答言:「大王!波斯匿王,慧者慧讚,然有過患。」

王言:「婆羅門!波斯匿王有何過患?」

答言:「大王!波斯匿王有多食過。大王!夫有慧者不應多食。何以故?大王!若有多食,懶怠身重所食難消。」

如說偈言:

   「人主多食,懶怠身重,又損覺知,顏狀不鮮。」

王又問言:「婆羅門!世眾生中復有慧者慧讚,然有過患?」

薩遮答言:「實有,大王!」

王言:「誰是?」

答言:「大王!汝是。世間慧者慧讚,汝亦有過。」

王言:「婆羅門!我有何過?」

答言:「大王!汝多暴虐惡性卒急麁獷無慈。大王!夫有慧者不應麁暴,若慧者麁暴,人不多附,乃至父母亦不適意,況餘眾生。大王!若聰慧者不應麁暴。大王!有慧之人應深長思。」

如說偈言:

   「若有麁暴,不長覺思,必有呵責,無人親附。」

爾時栴茶鉢樹提王,面聞自過,瞋恚忿惱,不適其意,不能忍耐。語薩遮尼乾子言:「汝應於是大眾之中呵責我耶?」以瞋恚故,勅令斬殺。

爾時薩遮驚怖,向王說如是言:「大王!不應作是卒暴,施我無畏,聽我所白。」

王言:「與汝無畏,汝欲何說?」

「大王!我亦有過,我王面前說王過惡,言多暴虐,惡性卒急,麁獷無慈,如實而說。大王!慧者不應於一切時說他實事。大王!慧者應當知時非時。何以故?大王!如實說他,多不適意,人不親附,無慧者呵。」

如說偈言:

「如實說人王,凡夫者所毀,是以智慧者,思量然後說。」

爾時此王歎言善說,復重問論:「婆羅門!世眾生中,頗有眾生慧者明了,無亂心智,無過咎耶?」

薩遮答言:「實有,大王!」

王言:「誰是?」

答言:「大王!此沙門瞿曇,是釋王種釋種出家,如我等所瞻,彼無過咎。其種貴故無有過咎,生於轉輪王種姓故,無有過咎。不生廝下種姓中故,無有過咎。釋種生故,無有過咎。色貌威德極端嚴故,無有過咎。相好莊嚴故,無有過咎。以是義故,無有過咎。是釋瞿曇若不出家,當作於大轉輪王,七寶成就:所謂輪寶、象寶、馬寶、摩尼寶、女寶、藏臣寶、主兵寶,千子具足勇健端正,能壞他眾,亦皆成就轉輪王相,於四天下統領自在。

正法之王,兵仗不用,正法治國。既出家已,苦行六年,日日食於一麻一米,坐菩提樹降伏魔眾。既降伏已,一念心慧,如所知,如所得,如所觸,如所覺,如所證,一切覺知,無有眾生與等等者,何況有勝。是沙門瞿曇無有等者,故無過咎。何以故?大王!是沙門瞿曇家種無等,端正威德無與等者,智慧威德無與等者,是故無過。」

如說偈言:

   「持於三十二相好,出生釋種人師子,是淨飯王之太子,世尊一切智無咎。」

薩遮尼乾子如是說已,鉢樹提王言:「大婆羅門!汝今當說,何等是如來三十二大丈夫相?」

婆羅門言:「我今當說。」

王言:「何謂也?」

「大王!是沙門瞿曇,善安跱立,足下平滿,輪輻圓足,手足柔軟,指長傭[月*韱],手足網鞔。是沙門瞿曇,足跟傭平,足骨鉤鎖。是沙門瞿曇,其[蹲-酋+(十/田/ㄙ)]鹿[蹲-酋+(十/田/ㄙ)]。是沙門瞿曇,其身端正。是沙門瞿曇,陰藏隱密。是沙門瞿曇,其毛一一右旋。是沙門瞿曇,毛悉上靡。是沙門瞿曇,其髮紺青。是沙門瞿曇,皮膚金色極上細軟。是沙門瞿曇,七處圓滿。是沙門瞿曇,身體傭滿。是沙門瞿曇,極好支節。是沙門瞿曇。身不逶迤。是沙門瞿曇,身極長廣。是沙門瞿曇,周身團圓如尼拘陀樹。是沙門瞿曇,身如師子王。是沙門瞿曇,具四十齒。是沙門瞿曇,其齒密緻。是沙門瞿曇,牙齒齊平。是沙門瞿曇,牙齒鮮白。是沙門瞿曇,得上勝味。是沙門瞿曇,其舌廣長。是沙門瞿曇,有梵音聲。是沙門瞿曇,眴則俱眴。是沙門瞿曇,其目紺青。是沙門瞿曇,白毫相具。是沙門瞿曇,其頂有髻。大王!是沙門瞿曇,具三十二大丈夫相,以是義故,無有過咎。」

如說偈言:

   「出生釋種頂有髻,其髮紺青而右旋,目如青蓮牛王眴,是故世尊無過咎。
   迦陵頻伽梵音聲,其舌長廣淨鮮薄,人中世尊齒齊密,含齒四十而白淨,一切世人及諸天,瞻覩其美皆歡喜。
   佛世尊舌遍覆面,是故眾生無與等,一切眾味悉和集,世尊舌相之所出,一切眾味作一味,是故世尊無過咎。
   如師子身頻婆脣,其肩端嚴廣滿好,世尊身如尼拘樹,周匝團圓善安住。
   世尊莊嚴身端直,人師子身極長廣,七處旋滿無與等,上妙金色善鮮淨。
   人師子毛而上靡,其體皮膚極細軟,其髻各各合螺成,是故眾生無與等。
   又師子跱不曲垂,陰藏隱密如馬王,髀傭圓滿鹿王[蹲-酋+(十/田/ㄙ)],其誰瞻視不歡喜。
   世尊手足有網曼,其指纖長赤銅爪,足跟傭平鉤鎖骨,足下平滿無高下。
   世尊手足莊柔軟,纖長指普有輪相,人尊足安而平跱,履行地時不傾動。
   無與等者如是相,世燈如是善莊嚴,處在大眾甚尊妙,猶如月王處眾星。
   是大丈夫色如是,世尊為世作燈明,何況其餘無漏法,以是法故自然覺。

「大王!是沙門瞿曇,其色尊妙,一切眾生無與等者,以是義故無有過咎。大王!是沙門瞿曇大慈力成,於諸眾生其心無礙,常行大慈無礙無著,自然普到一切世界入諸眾生。大王!如摩尼寶能清濁水,寶性淨故,能令一切濁水清淨。大王!沙門瞿曇亦復如是,內清淨故,能淨一切眾生結使濁污淤泥,是故無過。」

如說偈言:

   「慈心普遍世,三世諸世界;一切眾生心,一切智普慈。
   無處不普至,是慈無與等;普覆虛空界,一切智無過。
   善淨摩尼寶,能淨淤濁水;世尊淨諸有,淨眾生結垢。

「大王!是沙門瞿曇,成三十二大悲之行。何等三十二?見世眾生沒愚癡闇,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行於大悲。見世眾生在大無明[穀-禾+卵],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行於大悲。見世眾生墮在於大生死輪迴,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行於大悲。見世眾生常勤行於不善寂法,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行於大悲。見世眾生隨於大流順流而去,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墮於大山大苦逼切,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離於聖道墮於邪道,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閉大牢獄自然纏縛,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貪於色、聲、香、味、觸故無厭無滿,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是愛奴僕常繫屬他,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老死逼切羸劣困悴,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常病逼切,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為三火燒常觸燋熾,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

見世眾生下纏所纏增長生死,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心常驚怖,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貪嗜少味不見過患,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久眠放逸,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墮大飢餓常互相害,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常在衰損互相劫奪,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無明所盲常不明了,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共相鬪諍惱亂不息,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如芒草滋萁,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不淨交會離於清淨,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行於諸難離於無難,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多於疑惑著諸邪見,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

見世眾生如兜羅華依種種見,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想心見倒,無常常想,苦有樂想,不淨淨想,無我我想,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擔負重擔常受苦乏,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依止羸劣不堅牢想,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常在垢污,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繫縛欲有而心貪著,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利養覆蔽常求於利,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見世眾生墮在種種病苦,憂悲啼哭愁惱,眾苦大聚,是沙門瞿曇,於是眾生而起大悲。大王!此沙門瞿曇,成就如是三十二種大悲行故,是故無過。」

如說偈言:

   「無明愚癡大闇黑,見無明[穀-禾+卵]蔽眾生,見眾生趣生死獄,是故人尊生大悲。
   眾生常勤造眾行,正覺見眾生流漂;恒常隨順此流漂,十力常生大悲心。
   墜墮於極高大山,見眾生行於邪道,善安止於聖道中,安寂靜處無煩惱。
   諸邪見者所繫縛,愛怒境界無滿足,為生老死之所沒,是故十力有大悲。
   種種眾苦所逼切,見世三火燒熾然,驚怖畏之被鹿皮,以是緣故十力悲。
   眾生貪著嗜於味,放逸貪著於境界,見其墮於飢餓道,調御能救於怨害。
   見諸眾生互相害,為無明闇所覆蔽,猶如芒草蔓滋萁,以是緣故十力悲。
   婬欲所生諸繫縛,見諸眾生行難行,行於邪見稠林中,以是緣故十力悲。
   於不淨中有淨想,無常有常無我我,見諸眾生厭重擔,是故十力生於悲。
   見擔負於大重擔,凡夫常依止羸劣,常為諸結所污染,是故十力有大悲。
   見為利養所覆蔽,復次境界無厭足,墮於欲有之大海,是故十力有大悲。
   多於種種憂愁病,見諸眾生苦惱已,為是一切諸苦惱,是故十力有大悲。
   知於非有亦非無,彼常有於大悲心,一切眾生普遍心,是故一切智無過。

「大王!今復略說,是沙門瞿曇成就四念處,四正勤,四如意足,四禪,五根,五力,七助道法,八聖道分。成就具足,是故,大王!是沙門瞿曇,無有過咎。」

如說偈言:

   「常勤精進修念處,大覺善知於正斷,大仙禪定得自在,勝出眾生無過咎。
   調御世成諸神通,諸辯自在到彼岸,如來善知解脫呪,大覺善通達諸諦。
   於梵行處得自在,修於慈悲及喜捨,善安止住於定慧,是故常無眾過咎。
   大仙善知助菩提,如來善知八聖道,見眾生苦於聖道,究竟安止安樂渚。
   一切世界無眾生,有與世調齊等者,一切智成一切德,恒常不毀呰於他。

「大王!是沙門瞿曇,成就十力。」

王言:「大婆羅門!何等是名如來十力?」

「大王!是佛如來,是處如實知是處、非處如實知非處;去來現在,作業受業,住處因報如實而知;無量諸界種種世界如實知之;若諸餘人餘眾生等種種所解如實而知;若餘眾生餘人等根,勝非勝根如實而知;一切至道如實而知;若餘眾生餘人諸根諸力,助道諸禪解脫定次第定,一切結使污染白淨,隨各各處如實了知;念於無量種種宿命,若於一生若無量生,如其所行如其所說如實而知;天眼清淨過於人眼,見諸眾生種種生死,乃至生於善道惡道如實而知;諸漏盡無漏心解脫及慧解脫如實而知。大王!是名如來十力成就。具足力故,名持十力,名無降伏,是故無過。」

如說偈言:

   「是處非處,如實而知;實說大人,彼無有過,過去無障,彼有智慧,未來現在,知不失之。
   善知業報,知有因緣,如實不錯,世調御知。
   知於無量,種種諸界,善知諸界,世人無等。
   世種種解,無量諸佛,照世明知,如實不異。
   知於鈍根,亦知中根,又知熟根,到於彼岸。
   一切至道,如實而知;根力助道,神通解脫,污染白淨,各各了知。
   無有障礙,知見無礙,念於平等,無量稱實。
   自身及他,如實不異。
   天眼清淨,過於人眼,生死眾生,調御悉見。
   知諸漏盡,亦知解脫,無漏有異,亦悉知見。
   是人尊力,覺了自在,是一念有,心無分別。
   動發非發,自然而有,始初轉輪,無分別行。
   一心而知諸眾生思,及眾生心,無有二相。
   是故無過,佛得自在,一切善法,出諸德事。

「大王!是沙門瞿曇,成就四無畏。」

王又問言:「大婆羅門!何等如來四無畏也?」

「大王!是沙門瞿曇自言:『我得於正遍知。』若有沙門、諸婆羅門、魔梵及世言:『汝於諸法不正遍知,我不見是相,不見相故得安隱行,得無畏行。』自言:『我得最勝處行,在大眾中,正師子吼,能轉梵輪。沙門、婆羅門及餘諸世,無有能轉是正法者。』佛自誓言:『我諸漏盡。』若有說言:『汝漏未盡。』佛不見是相,不見相故,如來得於安樂之行,得無畏行,得勝處行,在大眾中,正師子吼,能轉梵輪。沙門、婆羅門及餘諸世,無有能轉是正法者。佛說障道法。若有說言:『親近是法無有障礙。』佛不見是相,不見相故得安樂行,得無畏行,得勝處行。在大眾中,正師子吼,轉於梵輪。沙門婆羅門及餘諸世,無有能轉是正法者。我說聖出道。若有說言:『親近是者不能出世。』佛不見是相,不見相故,得安樂行,得無畏行,得勝處行,在大眾中,正師子吼,能轉梵輪。沙門婆羅門及餘諸世,無有能轉是正法輪。大王!此是如來四無所畏,如來成就是四無畏,在大眾中,正師子吼,是故無過。」

如說偈言:

   「眾中師子吼,人調無所畏;更無與我等,況眾生有過。
   若我所覺法,是真實不虛,是正遍知見,鹿王師子吼。
   若有違逆者,不見有彼相;以不見相故,人調無所畏。
   我一切漏盡,我身是無漏,無有似等者,諸天及世人,有是障礙法,世調御所說;是真實空虛,無有可變異。
   我說出道法,自覺已演說;修行此法者,無有於障礙。
   大健知是已,如來得安樂;得於無畏樂,勝大丈夫行。
   轉於梵法輪,餘無有能轉;世間所不轉,惟除兩足尊。

佛說菩薩行方便經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