剡源戴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

卷第九 剡源戴先生文集 卷第十
元 戴表元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十一

剡源戴先生文集卷之十

             四明戴表元帥初

 序

  富春孫氏族譜序

富春孫氏在東漢時有長官者死葬餘姚四明山中子孫從

而家焉然越千有餘年至宋之乾道淳熈間始有以學行著

又百餘年而遂為大族名卿望郎良守牧賢師儒萃扵其門

盛㢤顧世代愈深而譜牒不立夫世代愈深則恩踈而忘祖

譜牒不立則傳久而失宗有國子監進士堯字叔髙慨然以

為病家詢戸問旬纂月緝凡寝廟之所藏碑碣之所存父兄

姻故之所知心思耳目精力之所可得而及者蒐討略俻亦

旣可譜數世葢巳無復遺憾矣其心思耳目精力之所不得

而及雖孝子順孫無如之何一日偶得先世嘗爲浮屠氏之

教者數𥿄扵塵煤䑕蠧中自其譜以上扵是又得諱第居娶

男女生卒葬之歲月者數世而譜遂完嗚呼以孫氏之積必

待二千年之久然後始大而其子孫始克爲譜度東南士大

夫世家固少有能致此者若進士之純誠篤孝日夜恐墜失

其先緒殫勤盡瘁然後僅以成就皆余所愧嘆而不及者也

進士君作譜兼有書某男子長而能爲人子弟若父兄某女

子嫁而能爲人婦(⿱艹石)母與其有犯失也皆俻書之讀其譜者

𭄿戒生焉譜旣成其群從兄弟之賢而有力者又相與糾合

其族人使行爲一第以五行相生之義第爲二十字以傳永

久曰如此週而復始吾長㓜昭穆可以百世而不亂其族人

窮老廢疾孤寡不能自立婚嫁葬埋之不能舉者又皆爲條

畫以賙恤之孫氏之義風殆方興而未巳也餘姚他孫甚多

惟祖長官者自别其望曰冨春故曰冨春孫氏譜

  秣陵翁氏譜序

氏族之難言久矣世之賢而有知識者雖欲求之而不能得

不賢而無知識棄之而不求者固不論也葢古之所謂同姓

昭昭穆穆百世而宗不遷離鄕别土疏支别屬有慶弔或絶

而婚嫁不容以相通謂君唐與陶陳與胡之𩔖是巳而近世

自其近而可推者則巳不問嗚呼是孰使之然㢤余嘗見廬

陵歐陽公孩提之歲而喪其所天流離艱苦𭔃食他氏稍長

大𤼵憤問學即痛念宗緒之凋疎而為之訪求纂緝定次為

歐陽氏譜一編他日至謂人曰人而不知族姓𠩄自出者則

無以别扵禽獸葢深切齒扵此矣一時游從諸賢相與激𤼵

故眉山之譜祖味道而南豐公宗鄫子然亦臆度𠋣傍而言

之爾而此三族者其本末幸而猶(⿱艹石)可攷故言之而通自古

昔喪亂以來族愈大者散失愈深而混奪愈甚則雖有賢者

固無如之何也秣陵之翁有䕫者以譜示余閱之由其髙大

父通直公而上通扵楚國左臣絲牽䋲連可數者五十世又

由楚國左臣而上通之扵軒轅少典數千世之逺而可以一

日盡也嗟乎羙㢤間嘗問其故則澘然曰夔之生也㓜而孤

惟其不忍翁氏之宗将由我而忘焉而為此也且非我也獨

能之雖生之晚而凡翁氏之𩔰人靡不知也姻連中外有所

可知扵翁氏者靡不求也知之求之而靡不考也故是譜也

幸而備余扵是旣為傳錄其大略可備攷證者于家而有感

扵廬陵公之事因舉而賛之以成其志且以益廣其學云元

貞丙申歳季春旣望前進士剡源戴表元序

  李氏族譜後序

奉化江口李氏其先自閩來明至秉義復以盛徳者起家其

諸孫多羙而文皆能因縁科目以取貴顯當其盛時舉族幾

無布衣葢江南之取士有二途其一曰進士甲科其法以三

歳之秋舉于鄕于漕于國于監試用經義詩賦論䇿明歲春

再試儀曹中即進之大廷䇿之第為五甲而高下皆授之官

其二曰三舍法其法儀曹扵春試進士畢取去歳秋舉之見

遺而不忍棄者單試之經義詩賦中即升之成均曰外舍生

以經義詩賦論䇿月各一試而學官自考之曰私試歲終較

其優升内舍曰外優優成又取内舍生月考之歲終較其優

曰内優優成儀曹再歲取内舎生通試之為優平二等曰上

舍試内優成而再入優為上等上舍授官比進士第二人其

次一優一平為中等上舍其次二平為下等上舍與教授而

通名之曰釋褐外舍生之未升也儀曹又毎歲以經義詩賦

論䇿一試之亦分優平曰公試旣升而試如上舍法李氏之

興自族譜外有傳科錄别載子孫中諸科者名字有棣華集

載子孫中諸科之文以其法之細且煩得之宜艱而李氏扵

傳科也歲無虚籍扵棣華也月不停書如此垂七十年殆亦

可謂盛矣兵火以來髙堂列宇作為灰 -- 灰 塵傳科棣華之彷彿

不可復考考而舊譜亦再以燬廢扵是水口鎮通直公之子

明新以為懼日夜以所記憶精詢俻葺而譜得略完惟是漏

落者不能増加傳聞者且将就盡為之憮然不寜而徴言扵

余余家三世成均與李氏為硯席交知其事不為不熟且亦

自懼宗祚荒凉後有問閥閱曲折扵兒軰者卒無以對因以

履目睹之故備陳之附書譜後比之紀遊𫐠夢萬一或有

考焉(⿱艹石)夫李氏祖澤積累之源則有傳宗龜鑑建炎備禦録

江口橋記及諸墓碣去之百世不可磨也至大巳酉秋季旣

望剡源戴表元書

  臧氏家集序

吾州臧氏自鄱陽東遷以余𠩄知十數公皆鏘鏘然能用其

文辭氣𧨏行名儒林間而吏部公正子最著然其家單矣自

餘往往清純自持純甚者業醫聞其先人世精醫醫全活人

不可計故天報之以賢子孫云每鄕國大比(⿱艹石)試于禮官臧

氏昆弟子姓群然斕斑籍中葢亦可謂盛矣而鄱陽之族余

以遠未之聞焉丙申季春始識廷瑞於宣廷瑞鄱陽族之鏘

鏘然者也鄱陽距宣尤近其來宣者言其族之在其州猶其

在吾州者也扵是加嘆慕焉旣而廷瑞岀其世譜載其著者

爵位名字凡鄱陽與吾明之族皆備又附繫遺文人為一編

嗚呼冨㢤昔太史公旣廣覽奇書軼傳作成史記其辭偉矣

而自序家世舊文如劒論等𩔖亦不遺棄王仲淹稱其先人

銅川府君以上人人有述仁人孝子之扵其宗固如是乎廷

瑞之作視二公尤廣當學衰族散之久而極力從事扵此其

志為尤可尚也惜乎余陋不足以𤼵其事廷瑞嘗中童子科

當仕矣今猶強力而吾州之族國史公之後方以廉譽進為

於時天庶幾未忘臧氏也㢤

  褒中雜詠圖詩序

異時聞關陜多竒士其山川峭深風氣清厚懐珍負異而隱

者可以爲鄭子真逢時撫運而起者可以爲諸葛公皆無所

愧怍扵人世而惜強壮之年道里隔絶不得接識其人以爲

不慊迨扵混一車馬厩置可相徃來而老憊及之𠩄居又海

濵遐壌非進趨當世者所屑至以故常有齟齬窮陋之歎乃

不自意諸公憐其無營薦授之一秩得以職事受察扵今江

東廉訪僉事王公而因以講聞先大夫褒中先生之爲人先

生博學而通宏材而潜余也何足以知之而僉事公淵源文

雅猷爲器業川驅霆行春煦霜肅寛不容姦廣不劌物𮗚公

之施扵身逹扵吏民推其本扵家庭者可以得先生萬分之

一焉先生嘗著褒中雜詠(⿱艹石)于篇隱居之懐經濟之識陶冩

具備其在憲臺商左山魏中丞閻徐二承㫖之流皆爲之敘

述稱賛來江南高郎中趙學士復冩諸𦘕圖以相映𤼵余實

不揆輒亦附辭各題之下以致想像尊慕而併書所以然之

故于右方詩不云乎雖無老成人尚有典刑先生有焉大徳

九年歲在乙巳冬十二月望序

  旌表節婦徐夫人詩序

人之常情以物與人而人能守之不失則愛之也愈甚天之

與物扵人其何獨不然天之所與人之物莫貴重扵其身而

又與之以守其身之物曰禮義人受天之所與而能守禮義

不失其貴重之身者天亦不失其愛而常扶持之故孤婺寡

弱之家艱關勤苦百折能行人之所難行則生扵其門者爲

子必孝爲臣必忠而其人必康強壽考及見㓜穉之成而身

厚其報此天理之自然人事之必至如炊之食如種之穫可

坐而待其熟也浙東部使者拜䧏公之母太夫人徐氏生公

而寡太夫人秉不欺之節躬靡它之誓内謹祭饋外勤師資

朝咻暮祝動不違正迨公業成名立遂陪台垣儀憲府出藩

入從左侯右伯而太夫人魚軒綵衣委蛇就養金罌錦誥便

蕃受寵人以為康強夀考享禮義守身之報而取愛扵天者

豈不在兹乎已亥之夏有命即所居第旌表如式有司題其

門曰旌表節婦徐氏夫人之門轟轟乎義風熾乎當𡍼洸洸

乎頌聲流乎寰區扵是縉紳士大夫侈其事者咸作為歌詩

以播颺積善之慶且上以光孝治而下以勸禮俗余之昔也

受㕓扵公為民又甞登堂為客歆艶賛慕之日深矣謹顯誦

所間題辭其編首云

  賈母滑氏夫人詩序

古者内諱不出門外言不入閫婦人女子而以名字聞扵人

難矣世徳之衰始有婺居貞節之譽班班簡書間然宋共執

經蹈死左氏尚惜其無權巴清肥家䝉褒史遷不以為知禮

求諸婉娈執法從容名義嚴而有政慈而能㫁(⿱艹石)今賈母滑

夫人者近世鮮有往古亦無愧焉夫人居趙州柏鄕滑里嫁

同縣儒者賈府君年三十四生二男二女而府君沒扵時孩

㓜滿室舅姑耄衰夫人俯躬艱勞仰備珍養支傾補羸晨夜

靡息二老人者安其經營皆以髙年樂終及時招師資選婚

偶遂以餘力改厝先親之稾殯者四世賈氏綱紀資業倍振

扵府君存時大徳庚子歲扵是男廷瑞以承事郎來江浙為

中書行署都事年三十九數始孤之期三十有一年矣而甚

勤其官苞苴之謁不行氷檗之操日著緋衣象板魚軒錦書

出儀都寮入侍親膳誠宦游之羙家教之飭而造物者矜其

苦節報之以材賢而享其慶也嗟乎盛㦲南北縉紳韋布之

士交為歌詩以頌嘆美徳謂表元之舊也嘗為文學掌故俾

以古義𤼵題篇端謹為敘次本末如右

  東平杜氏祈岱宗事序

鬼神之事自孔氏以來難言之因其難言而世之人諉爲⿱⺾⿰氵亾

⿱⺾⿰氵亾吉善者無所恃悖逆者益無所憚不知古先聖王雖不日

謄其說以求人之震眩而初亦未嘗廢也故有占筮有盟詛

有𣩊禳禬禱之禮而人之愛厚其親者至有减年以相益移

禍以自損其事往往有時而信其為儒者又正言以非之曰

天之道豈若是瀆而甚者又擬人之近名而言之也嗚呼金

縢之書載武王病而周公為弟欲代其死使非仲尼存之扵

經則人亦豈信之㢤東平杜克仁客山隂其兄以檄出餘姚

俱病疫克仁念其家自嚴侯開東藩即有名宦之籍今兄弟

南來相依而生死不可知且父遠恐遺無窮憂則私禱岱宗

願損已十齡以延其兄幸萬有一得良愈即歸自家歩拜詣

祠下謝神旣而皆愈克仁如其言歩拜詣祠下謝神巫請其

故驚異之事遂漸聞扵人士大夫㝷各為詞章嗟歎以激摩

流俗之隆扵私而薄扵義者而示以諗扵余余扵岱宗之能

生死夀夭人其理不可知也然岱宗無神則巳岱宗有神不

以與杜氏兄弟而誰與而其事則孔氏之徒所難言後世以

為疑而古先聖王之所不廢者也遂為略書梗槩而歸其卷

杜氏云

  楊氏池堂讌集詩序

丙戌之春山隂徐天祐斯萬王沂孫聖與鄞戴表元帥𥘉台

陳方申夫番洪師中中行皆客于杭先是霅周密公謹與杭

楊承之人受有連依之居杭大受和武恭王諸孫其居之苑

禦多引外湖之泉以爲池泉流環廻斗折㳙㳙然縈穿逕間

松篁覆之禽魚飛逰雖在城市而具山溪之𮗚而流觴曲水

者諸泉之最著也公謹樂而安之久之大受昆弟捐其餘地

之西偏使自營别第以居公謹遂亦爲杭人杭人之有文者

仇遠仁近白珽廷玉屠約存博張模仲實孫晋康侯曹良史

之才朱棻文芳日從之遊及是公謹以三月五日将修蘭亭

故事合居游之士凡十有四人共讌于曲水客皆諾如約而

大雷雨作自朝達晝不止官途水尺行者病涉十四人之中

其六不至公謹望望然兾之起視曲水則旣漫爲壑恚而曰

余惟客缺是愧(⿱艹石)飲豈必曲水㢤乃揖其在者遷酒與殽近

集扵臨池之堂背堂有危樓翼然俯納衆碧大受又特具禮

領客陟之旣又復于初公謹大出所蓄古器物享客為好或

膝琴而絃或手矢而壷或目圖與書而口歌以呼醉醒荘諧

駢譁競狎各不知人世之有盛衰今古而窮逹壮老之歷乎

其身也酒半有作而嘆曰兹逰樂㦲其有思乎抑亦知夫兹

遊之𠩄由起乎葢夫兹逰者蘭亭之變蘭亭者鄭國風溱洧

之變也鄭之溱洧在當時小人知慚之而晋之蘭亭在後世

君子以為善也雖然人生而感樂哀之情猶天時之不能廢

扵寒暑其廢之有節而導之有故苟使變而不失正則歲時

樂遊以盡人事之適豈惟君子雖先王張弛之道其孰能廢

之方晋之未遷故都之氓處五方之中而習累世之盛男袿

女袂春遊而祓焉固其閻閭委巷之所通行也晋之旣遷名

士大夫僑居而露宿愁苦而嗟咨有願為盛時故都之氓不

可得矣故且駕言出遊以冩我憂而何擇扵禊之有吾𮗚蘭

亭一時臨流援筆之作率囁嚅喑黯如長沮荷蕢冥然而遠

懷其䏻言者不過逹生捐累如荘周翛翛然羡死灰 -- 灰 枯骼之

(⿱艹石)是者謂之樂乎非耶今吾人之集扵斯也宜又不得視

晋人而樂扵晋人何耶扵是坐中之壮者⿱⺾⿰氵亾然以思長者愀

然以悲向之嘆者欲幡然以辭旣而讙曰事適有所𭔃也今

日之事知飮酒而巳非歎所也且我何用遠知古人盍各為

辭以逹其志辭之逹志莫如詩公謹遂取十四韻析為之籌

使在者人探而賦之不至者授之所探而徵之得其韻為古

體詩若干言得其韻為近體詩(⿱艹石)干言群篇鼎成咸有倫理

是庻幾託晋賢之逹而返鄭風之變也巳矣因次第䏈為巨

編而命表元爲之序

  牡丹讌席詩序

人之扵交遊㑹合談讌之樂當其樂時不知其可慕也事去

而思之則始⿱⺾⿰氵亾然有追扳不及之嘆渡江兵休久名家文人

漸漸修還承平館閣故事而循王孫張功父使君以好客聞

天下當是時遇佳風日花時月夕功父必開玉照堂置酒樂

客其客廬陵楊廷秀山隂陸務𮗚浮梁姜堯章之徒以十數

至輒𭭕飮浩歌窮晝夜忘去明日醉中唱酬詩或樂府詞纍

纍傳都下都下人門抄戸誦以為盛事然或半旬十日不爾

則諸公嘲訝問故之書至矣嗟夫此非故家遺澤余所謂追

扳而不𫉬者耶大徳戊戌春功父諸孫之賢而文者國器甫

復㝷墜典自天目山致名本牡丹百餘歸第中以三月九日

大享客瓶罍設張屏筵絢輝衣冠之華詼諧之歡咸曰自多

事以來所未易有是樂也不可以無述扵是國器甫與永嘉

陳某等各探韻賦詩通得古律若干篇而命前進士剡源戴

表元序其卷端云

  八月十六日張園玩月詩序

斯人之居斯世雖學道不可以過勞扵是乎必有時節讌逰

詠歌之樂以節適其筋骸而凋娯其血氣其盡遊之樂非遠

之乎山林寛閑曠野之處則不暢固亦有因勞而求樂未樂

而反勞者矣幸而得其遊而可樂然四時之中值乎冬夏隆

寒毒暑則不可出可出而逰者惟春秋而春氣喧濁不如秋

清故自古騷人逸士以中秋玩月為四時樂遊之最大徳戊

戌歲八月十五夜望舒掩其明逰者闕焉乃以次夕合讌于

君子軒之圃圃主清河張模仲實其族焴如晦烈景忠客剡

源戴表元帥𥘉錢塘屠約存博龍泉陳康祖無逸㑹稽王潤

之徳玉戴錫祖禹嘉興顧文琛伯玉侍遊者仲實之子炬爁

如晦之子奎無逸之子繹曾是夕也雲河豁舒風露娟爽客

主諸人談謔荘詣嘯歌起止各盡其𧼈而圃在杭㕓闤闠中

略無囂聲深垣𥥆徑芳林逺榭居然令人有山谷意酒半有

歌退之贈張功曹長句者遂取其末章分韻賦詩以為樂夫

其逰足以散勞而不煩飮足以合𭭕而不亂氣清而能群樂

最而有文是豈非學道者之所許而騷人逸士之事也耶明

日聮其詩一編而謂表元之齒稍長扵諸客也命以為序云

  北山小序

大徳巳亥之春前清明二日余與顧伯玉約逰北山訪林以

道𮪍過陳無逸要之俱行以道之居去北山尚二里而逺至

巳日高舂留飮少憇以道遂導余三人者循冷泉穿玲瓏巖

緣三天竺出小陌復南入彌陀寺謁大山恢師初遊時自不

擬即歸謂幸可留得留為佳爾至是恢師一見以文墨故家

相厚諸客殊無去意行談坐歌俯仰自在惓劇夜向深纔就

枕席聞山雨洶洶聲牕戸揺動如卧楊瀾左蠡舟中也明日

飯巳恢師復留以道之子自其居載醴食來稍出就彌陀西

小精廬享之大醉客主将各散去因分韻賦詩記𭞹而属余

序其篇首無逸伯玉吳士余家近越扵恢師以道父子葢鄕

里云是日剡源戴表元帥初序

  遊雲門(⿱艹石)耶溪詩序

出稽山門東南三十里得陶山魁然一佳塢也扵時暮春湍

林  散坐索索有凉氣夜分尤甚卧者聞巖上虎聲詰朝

問人非虎也出山盡東六七里一溪清紘如帶車者云即(⿱艹石)

耶溪溪上有任公子釣臺敞恍無復人境乃知唐詩人夸詡

非虚語彼王謝軰懷章綬携導從而遊直以不能遽爾舎

故耶溪忽縈忽直山乍昻乍伏左右顧皆㑹人意稍轉登明

覺寺諸勝一一在眼中穿西望碧帷四懸雲門寺也𥘉遊陶

山小雨至(⿱艹石)耶尚隂暄近雲門天日始盡清朗遂投元上人

竹房飮酒酒酣𠋣顧况所題松樹酌葛翁丹井泉分韻詠詩

自永嘉陳用賔而下通十四人皆賦之詩成剡源戴表元序

之甲午歲三月十日序

  遊南岩詩序

余旣棄故業以文學SKchar至信州葢老而逺行意惻然不自𦕅

頗聞州之南有危岩空寛僧廬其中林泉溜清禽鳥往來幸

而一遊得以𤼵鬱積舒固滯然至官四閱月不能遂也乃季

秋二十有八日高舂約朋客出關駕輕舟西浮可七八里所

捨舟遵小徑益南坡壠高下起伏又三里所得岩形如剖SKchar

穣實懸綴飛層仰積横嶂旁豁崩湍欲窮未半倐湧居者縁

其餘隙礱坐床斵歩道曲㑹人意岩東有泉時時出一滴石

罅中地宜拒霜花扵時暄晴光彩穠澤可愛滿岩䥴來游人

名氏前漫後缺獨朱晦翁辛㓜安題蹤儼然數之適百二十

年歲月日與今游皆相同良爲竒事岩西攀磴上小窩無數

其一稍盤窈云古有得道老釋結坐於此平出轉南竦矗一

石峰相直次第刻成立梯者五卷其巔州城郭可俯眺余極

力及四梯不敢盡登而止所見巳不貲矣初約以昏歸抵岩

旣晡遂治宿具歌飮岩中夜向深氣倍凄峭非人境凌晨再

周遭按歷俱不忍去是遊之事取饌於漁因庖於樵假芼於

圃惟牢羶壷酒糜米燭蜜客有預携者懽縱之極他無比喻

垂歸忽自𥬇余也固習扵山居平生行吳楚間見(⿱艹石)不少而

獨爲此留連不能忘情何耶余旣不自持抑諸人者方英年

盛氣又多土居何爲亦(⿱艹石)是復憀憀乎於是分韻各賦詩一

篇同遊者大名王應夔景然先歸餘客鉛山虞舜臣舜民宋

如曾吾省上饒鄭仁則則榮曾道華華父徐如礪(⿱艹石)金王叔

太正輔叔謙自牧則榮之子義榮番易湯及翁及翁而余剡

源戴表元帥初是爲歲大徳壬寅良月朔日序

  陵陽牟氏夀席詩序

天下之樂有可以力得之者有不可以力而惟其所欲則得

之者可以力得之者富貴紛華燕私之奉皆是也不可以力

而惟其所欲則得之者家庭顔色起居飮食甘㫖之情是也

士大夫當鐘鳴𪔂食時豢養百爲纎息如意𫝑足以厚其親

而行須輿衛居仰安宅禮或有以煩馳暇或有以勞奪至扵

窮栖寥處杯漿爵酒臠鮮粒飡非心營手治則不能給可謂

艱薄巳甚然即而将之其𭭕忻暢悅反過扵備物之享何也

力在外可屈而情由中難量也陵陽牟先生自還㑹稽使者

節食貧茹辛卧苕溪上二十餘年夫人同郡鄧氏毗陵使君

之子冬官二卿秀巖李先生之外孫家世軒冕忘其貴奢相

與隱約産息煩衍更衣而燠倂釜而飽清風苦節與陶淵明

家伉儷翁稚相同人皆高其賢而嘆其約也丙申春先生年

七十其長子余同年弟成甫帥諸弟大設醴食私第爲二親

夀二親燕而樂之游從朋客甥孫中外聞而爲詩以歌吟頌

美者累十百人越三年歲巳亥春鄧夫人復七十成甫復帥

諸弟設醴食如前禮二親加樂焉扵是聞者相率爲詩以歌

吟誦羙而余⿺辶商預名其間咸以爲是事兵革以來衣冠閥閱

之所無有余重自惟念以牟鄧蜀大家先生父子又東南久

宦極今之豐宜不能親昔之儉而真情𭞹忻暢恱如是衆人

之歌吟頌美如是是吾徒所爲優游自得扵斯世者真不係

扵外物之去來由今而後聞風而作感義而起知人人孝徳

之易爲而明時禮俗之將成也遂率意爲辭表諸篇端而題

爲陵陽牟氏壽席詩序

  城東倡和小序

余少時學詩誦夫子之說曰可以興可以𮗚可以怨易知也

至於可以羣而難之有老先生教余汝他日當自解此非可

以言語悟也葢自弱冠出遊至于今閱歷三紀平生所過從

延接貴賤浮沉賢愚聚散無慮千數至是而始略知夫交之

難而尤未知羣之難也非羣之道難扵交而交之可致不如

羣之不可致也交之羣莫盛扵杭扵是歲在大徳戊戊嘉興

顧伯玉客扵杭城東杭之賢而文者皆與之游而屠存博白

廷玉以歲晏立春前一日過廬清談劇飲甚適旣少倦卽相

與循䦕坰歩江臯眺太白錢鏐之荒墟弔陶朱子胥之遺跡

意色蒼莾襟神飛踈退而存博遂先成古詩二韻六言五章

以紀其事旣而廷玉有和伯玉旣和又别爲詩而張仲實陳

無逸諸賢又皆和有和詩遂不可勝紀其氣如椒蘭之交襲

而郁也其音如簫鐘之迭居而不亂也其數如釣芥磁鐵之

不相違而相入也噫嘻羙哉其羣矣哉余也山野土木之人

無能預扵兹集而知舊憐其流離毎不踈外辱以小序見命

不敢固辭私心亦喜交道之有羣而詩學之少驗也而爲同

業者願之因附繋其頌嘆云明年仲春㢤生明剡源戴表元

  遊蘭亭詩序

蘭亭自右軍後一千年人無繼其遊者山川人情古今賢愚

不相遠葢豈無遊者而人不傳耳至元甲子之春扵是部使

者東平王公新蘭亭右軍之祠塾且再歲荒原廢墟粉堊翔

湧今使者河南狄公䄡帷踵臨敎治益洽當三月三日右軍

肖像適成王氏子孫之賢而文者曰子才拜薦牲酒祠下遂

詣曲水流杯序飮如永和脩禊故事當是時兩使者前後至

越以詞翰風流接士聲撼江浙東平公雖去越行部相望而

河南公欣禮之成縫衣峩冠彌巷滿谷山翁野叟奔走出覩

先是東平公即塾招明師選童稚之秀者以爲諸生至是命

之當席拱羣誦永和諸賢蘭亭詩音容諧同情禮清鬯凡在

飮者無不𭞹愜中飮有坐而歎曰美㢤遊乎自吾具耳目以

來所未始暏識也獨未知較永和諸賢時何如昔仲尼感逝

川羊公悲覘山後吾人一千年不能使人慨慕咨嗟嘆想如

吾人於永和否是未可知也旣又作而非之者曰子何以古

人爲㢤子不𮗚夫杯乎今夫杯油油然随風而行浮浮然乘

波而流盛醇駕輕(⿱艹石)(⿱艹石)沉前行旣遷而後至者亦莫能自

休焉今吾人之游扵世有以異扵杯之游扵水乎今人之不

能爲古人猶古人之不能爲今人也而何羡乎且人苦不自

知當永和諸賢徘徊几席間取快一時豈暇豫期後世事若

然者徒敗人意耳今日之事且極飮爲樂安知後來者不羡

從吾今日而不可得乎飮酣遂取右軍詩爲韻人探一韻韻

成一篇自河南公以下總得詩(⿱艹石)干篇而屬剡源戴表元爲

之序

  客樓東冬夜㑹合詩序

五官四體之扵人皆不能以無役役而有所𫉬則因而資之

以爲樂農之扵耕商之扵市百工之各扵其業當其衝風埃

觸霧潦艱難曲折窮心思之所营殫筋力之所獵而後能有

區區之贏餘或終朝莫息或窮年暫逸幸而值之則𭣣形神

散肌膚與妻孥姻黨𥬇談讌集以展平生之綢繆以補尋常

企𩓑之所不及豈徒(⿱艹石)是而巳人之能以功名志業致其大

欲扵世者雖賢愚臧否為人稱慕姍𥬇之不同而皆未有不

為而成者也况(⿱艹石)吾人之云云進無所榮扵時退無所佚扵

家疲其躬苦其心自兒童佔嗶學誦間關扵名實之得喪顚

頓扵事物之變遷其勤勞又有過扵農賈百工者矣而欲何

所成而何所資以爲樂耶扵是必有黙然而自喻者焉而不

必人之同之也雖不必人之同之而必有同之者焉何者四

海之廣也千萬人之衆也我爲迂人必亦有為迂者焉我為

獨人必有亦為獨者焉大徳戊戌之孟冬余客杭久且念歸

而方韶卿自婺至顧伯玉自秀至一夕不約而胥㑹于霅陳

無逸之邸四人者皆窮皆好迂行獨間𨵿顚頓而不悔而余

與韶卿老矣相顧尤不能為情因相留止宿無逸大出酒炙

饌具相飮飫左觴右奕前歌後笑至扵語洽氣酣感慨之極

則又各以古今名義相振激舂撞擺闔略無道途覊旅之感

意度相與驩甚夫由貧賤而得其求者樂止扵妻孥姻黨而

巳耳富貴而肆其欲者樂止扵多僮奴侈賔游美衣豐食則

亦足矣而豈復有賢扵吾四人相與者耶是果有與吾同不

悔扵徒勞者耶夜聿云半詩籌再探羣篇告成厥有序引是

月二十有三剡源戴表元序






剡源戴先生文集卷之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