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序部十五 太平御覽
卷三十一.時序部十六
時序部十七 

五月五日编辑

《大戴禮》曰:五月五日,畜蘭爲沐。

謝承《後漢書》曰:陳臨爲蒼梧太守,推誠而理,導人以孝悌。臨征去後,本郡以五月五日祠臨東城門上,令小童潔服舞之。

又:《禮儀志》曰:五月五日,朱索五色桃印爲門戶飾,以止惡氣也。

沈約《宋書》曰:元徽五年五月五日,皇太后賜帝玉柄毛扇,帝嫌其毛柄不華,因此欲加鴆害。

《宋略》曰:王鎮惡以五月五日生,家人欲弃之。其祖猛曰:「昔孟嘗君以此日生,卒得相齊,此兒必興吾宗,以鎮惡爲名。」

《唐書》曰:崔信明以五月五日正中時生,有异雀數頭,身形甚小,五色皆備,集于庭樹,鼓翼齊鳴,其聲清亮。隋太史良使至青州,遇而占之曰:「五月爲火,火爲離,離爲文采,日正中,文之盛也。又有雀五色,奮翼而鳴,此兒必文藻煥爛,聲名播于天下。雀形既小,祿位殆不高矣。」及長,博聞强記,下筆成章。鄉人高孝基有知人鑒,每謂人曰:「崔信明才學富贍,雖名冠一時,但恨其位不達耳。」

《孝子傳》曰:紀邁五月五日生,其母弃之,村人紀淳妻養之。年六歲,本父母雲,汝是我兒,邁涕泣,傭所得,輒上母。

《續齊諧記》曰:屈原五月五日投汨羅而死,楚人哀之,每至此日,竹筒貯米投水祭之。漢建武中,長沙歐回,見人自稱三閭大夫,謂回曰:「嘗見祭甚善,但常患蛟龍所竊。今若有惠,可以練樹葉塞其上,以五彩絲約之,此二物蛟龍所憚也。」回依言,後乃復見感之。今人五日作粽子,帶五色絲及練葉,皆是汨羅之遺風也。

《西京雜記》曰:王鳳以五月五日生,其父母欲不舉。其叔曰:「昔田嬰敕其母勿舉田文,文後爲孟嘗君。以古事推之,非不祥。」遂舉之。

《鄴中記》曰:幷州俗以介子推五月五日燒死,世人爲其忌,故不舉火食,非也。北方五月五日自作飲食祠神,及作五色縷,五色辛盤相問遺,不爲介子推也。

《荊楚歲時記》曰:五月五日,西人幷蹋百草,今人又有鬥百草之戲。

又曰:五月五日競渡,俗爲屈原投汨羅日,傷其死所,幷命舟楫以拯之,舸舟取其輕利,謂之飛鳧。一自以爲水軍,一自以爲水馬。州將及土人悉臨水而觀之。

又曰:是月俗忌蓋屋及曝薦席。《風俗通》云:五月蓋屋,令人頭禿。又《异苑》云:新野庾實家嘗以五月暴席,忽有一小兒死于席下,俄失所在,其後實女子遂亡。相傳彌以爲忌此條通五月之事,今附于此。

又曰:五月五日,荊楚人幷蹋百草,將艾以爲人懸門戶上,以禳毒氣。故《師曠占》曰:「歲病,則艾草先生也。」

《風土記》曰:仲夏端五,端,初也。俗重此日與夏至同。先節一日,又以菇葉裹粘米,以栗棗灰汁煮令熟,節日啖。煮肥龜令極熟,去骨加鹽豉麻蓼,名曰菹龜。粘米一名粳,一曰角黍,蓋取陰尚陽包裹末之象也。龜表肉裏,陽內陰外之形,所以贊時也。

《抱樸子》曰:或問辟五兵之道。答以五月五日作赤靈符著心前。

又曰:蟾蜍萬歲者,頭上有角,頷下丹書八字再重,五月五日中時取之,陰乾百日,以其足畫地,即爲流水。

《風俗通》曰:五月五日,以五彩絲系臂者,辟兵及鬼,令人不病溫。

又曰:亦因屈原,一名長命縷,一名續命縷,一名辟兵繒,一名朱索。又有條達等織組雜物,以相贈遺。《孝經援神契》云:仲夏始出婦人染練,或有作務。《玉燭寶典》云:此節備擬甚多,其尚矣。又曰:日月星辰鳥獸之狀文綉金縷帖畫,貢獻所尊,古詩云:繞臂雙條達是也。

又曰:五月五日,集五色繒辟兵。餘問服君,服君曰:「青赤白黑以爲四方,黃爲中央,襞方綴于胸前,以示婦人蠶功也。織麥庪懸于門,以示農工成。轉聲以襞爲辟兵耳。」按麥肙音涓,麥莖也。

《養生要集》曰:術味苦,小溫,生漢中南鄭山谷,五月五日采之。

《琴操》曰:介子綏割腓股以啖重耳。重耳復國,子綏獨無所得。綏甚怨恨,乃作龍蛇之歌以感之,終不肯出,文公令燔山求之,子綏抱木而燒死。文公令民五月五日不得發火。

《玉燭寶典》曰:五月五日,采艾懸于戶上,以攘毒氣。按《荊楚歲時記》云:「宗則,字文度,常以五月五日未鶏時采艾,見似人處攬而取之,用灸有驗。是日競渡,采雜藥。」

《夏小正》曰:此月畜藥,以蠲除毒氣也。

《异苑》曰:五月五日,剪鴝鵒舌,以能學人語。

又曰:田文母嬖,五月五日生文,父敕令勿舉之,後母私舉,文長成童,以實告之,文遂啓父曰:「不舉五日子何?」父云:「生及戶,損父。」文曰:「壽命于天,豈壽命于戶?若壽命于戶,何不高其戶,誰能至其戶耶?」父知賢,爲嗣。齊封爲孟嘗君。

《世說》曰:胡廣本姓黃,五月五日生,父母惡之,置瓮中投于江,胡翁聞瓮中有兒啼,往取之,養爲子,遂七登三司。

《會稽典錄》曰:女子曹娥者,會稽上虞人,父能弦歌爲巫。漢安帝二年五月五日,于縣江溯濤迎波,沉溺死,不得尸。娥年十四,沿江號哭,晝夜不絕聲七月,遂投江而死。

習鑿齒《與褚常侍書》曰:想往日與足下及江州,五月五日共澡浴戲處,追尋宿眷,仿佛玉儀,心實悲矣。

《國史補》曰:揚州舊貢江心鏡,五月五日揚子江中所鑄也。或言中有百煉者,六七十煉則已易破難成,往往有自鳴者。

酈道元注《水經》曰:如深水有异魚。按正光元年五月五日,天氣清爽,聞池中槍槍。若鉦鼓聲,池水驚而沸,須臾雷電晦冥,有五色蛇,自池上屬於天,久之乃滅,波上水定,惟見一魚在,其一變爲龍。

伏日编辑

《曆忌釋》曰:伏者,何也?金氣伏藏之日也。四時代謝,皆以相生。立春木代水,水生木;立夏火代木,木生火;立冬水代金,金生水。至于立秋以金代火,金畏火,故至庚日必伏。庚者,金也。《陰陽書》曰:候夏至後第三庚爲初伏,第四庚爲中伏,立秋後初庚爲後伏,謂之三伏。曹植謂之三詢也。

史記》曰:張子房始見下邳圯上老人與一編書,曰:「讀是爲王者師,後十三年濟北殿穀城山下黃石,即我也。」良後從高帝過濟北,果見穀城下黃石,良取寶而祠之。留侯死,幷黃石葬之。每上冢,伏臘祠黃石。

又曰:秦穆公始爲伏祠。

漢書》曰:東方朔爲郎,伏日詔賜諸郎肉,朔獨拔劍割肉,謂其同官曰:「當早歸,請受賜。」即懷肉而去。上問朔曰:「賜肉不待詔而去,何也?」上令自責。朔曰:「受賜不待詔,何無禮也;拔劍割肉,一何壯也;割之不多,又何廉也;歸遺細君,又何仁也。」上笑曰:「令生自責而反自譽。」復賜酒一卮,肉百斤,遺細君。

又曰:楊惲《報孫會宗書》曰:「田家作苦,歲時伏臘,烹羊炮羔,鬥酒自勞。」去聲。

《漢官儀》曰:伏日萬鬼所行,故伏。漢魏日有飲食之會。故《漢書》楊惲《閑居》曰:「養羊沽酤,供伏臘之費。」

《典略》曰:大駕都許,使光祿大夫劉松北鎮。袁紹軍與紹子弟日共宴飲,常以三伏之際,晝夜酣飲極醉,至于無知,雲以避一時之暑。故河朔有避暑飲。

《荊楚歲時記》曰:六月伏日幷作湯餅,名爲辟惡。

陆翽《鄴中記》曰:石季龍于冰井臺藏冰,三伏之月,以冰賜大臣。

宋王玄謨《壽陽記》曰:明義井,三伏之日,炎暑赫曦,男女行來,其氣短急,望見義井,則喜不可言。未至而憂,既至而樂,號爲歡樂井。

《世說》曰:郤嘉賓三伏之日詣謝公,炎暑熏赫,復當風交扇,猶沾汗流離。謝著故絹衣,食熱白粥,晏然無异。郤謂謝公曰:「非君,幾不堪此。」

崔實《四民月令》曰:初伏,薦麥瓜于祖禰也。

《風俗通》曰:漢中、巴蜀自擇伏日。俗說漢中、巴蜀、廣漢土地溫暑,草木蚤生晚枯,氣异中國,夷狄畜之。故令自擇伏日也。謹案《漢書高帝分四都之衆,用良平之策,還定三秦,席捲天下。蓋君子所因者本也,論功定封,加以金帛,重復寵异,令自擇伏日,不同于風俗也。

《書儀》曰:六月三日伏日。昔賈誼在湘南,六月三庚日,有鵩鳥來,時以南方毒惡,以助太陽銷爍萬物,故損人,因避之。

稽含《困熱賦序》曰:三伏之節始奏,商秋之辰未期,餘下俚貧生,居室卑陋,狹巷不來清風,短廡不足增蔭。嘆彼夏屋之士,體逸高廊,幷天而寒暑殊,同世而憂樂异矣。

程曉詩曰:平生三伏時,道路無行車,閉門避暑臥,出入不相過。今世褦襶子,觸熱到人家,主人聞客來,顰蹙柰此何。搖扇臂中疼,流汗正滂沱。傳戒諸高明,熱行宜見呵。

晋潘岳《懷縣詩》曰:南陸迎修景,朱明送末垂。初伏啓新節,隆暑亦赫曦。

七月七日编辑

《漢武帝故事》曰:景帝嘗夢高祖謂己曰:王美人生子可名爲彘。以乙酉年七月七日旦,生武帝于猗蘭殿。謹按《洞冥記》漢武帝未生之時,景帝夢一赤彘從雲中直下如林木蔽戶牖,望閣上有丹霞蓊鬱,既而乃改崇芳閣爲猗蘭殿,後王夫人生武帝也。

又曰:七月七日,上于承華殿齋,其日忽有鳥從西方來集殿前。上問東方朔。朔曰:「此西王母欲來也。」有頃,西王母至,有二青鳥如鳳,夾侍王母旁也。

又曰:王母遣謂帝曰:「七月七日,我當暫來。」帝至日掃宮內,燃九華之燈。

又曰:《漢武帝內傳》曰:帝登尋真之台齋,至七月七日夜,忽見天西南如白雲起,鬱鬱直來趨宮。有頃,西王母至,乘紫雲之輦。

又曰:七月七日,乃掃除宮掖之內,張雲錦之帷,燃九光微燈。夜二唱後,西王母駕九色之斑龍上殿。

又曰:七月七日,西王母降,武帝戴太真晨纓之冠,履玄瓊鳳文之舄。

宋卜子《楊園苑疏》曰:太液池西,有武帝曝衣閣,常至七月七日宮女出,登樓曝衣。

《晋書》曰:魏武帝辟高祖。以漢祚將終,不欲屈節于曹氏,辭以風痹不能起居。魏武遣親信令史微服于高祖門下樹蔭下息,時七月七日,高祖方曝書,令史竊知,還具以告。乃重遣辟之,敕行者曰:若復不動,便可收之。高祖懼而應命。

《後魏書》曰:太祖道武皇帝諱珪,七月七日生于參合陂。

又曰:任城王澄爲雍州,功縗在身,故以七月七日集文武騎射。張普惠,字洪賑,爲錄事參軍,奏記請停。

《列仙傳》曰:陶安公者,六安鑄冶師也。一朝火散,冶上紫色沖天,安公伏冶下求哀,須臾,朱雀止冶上,曰:「安公冶與天通,七月七日迎汝以赤龍。」至日龍來,安公騎之東南而去,邑中數萬人預共送之,皆與辭訣。

又曰:王子喬,周靈王太子晋也。好吹笙作鳳鳴。游伊洛之間,浮丘公接以上嵩高山。二十餘年後,于山中謂桓良曰:「告我家,七月七日待我緱氏山頭。」是日,果乘白鶴駐山嶺,望之不得到,舉手謝時人,數日而去。

又曰:吳蔡經去家時已老,及還更少壯,頭髮皆黑。語家中,言七月七日王君當來,可作數百斛酒飲之。至期日,王方平果來,乘羽車,駕五龍,聞金鼓簫管人馬之聲。

《荊楚歲時記》曰:七夕,婦人結彩縷,穿七孔針,或以金銀瑜石爲針,宋孝武七夕詩曰,迎風披采縷,阿月貫玄針。陳瓜果于中庭以乞巧。有喜子網于瓜上,以爲符應。

周處《風土記》曰:七月初七日,其夜灑掃中庭。然則中庭乞願,其舊俗乎?

又曰:魏時人或問董勛云:「七月七日爲良日,飲食不同于古,何也?」勛云:「七月黍熟,七日爲陽數,故以糜爲珍。今北人惟設湯餅,無復有糜矣。」

又曰:陸雲與兄平原書曰:機爲平原相。「一日按視曹公器物,書刀五枚硫璃筆一枝,景初二年七月七日,劉婕妤雲,見此使人恨然。案魏武帝于漢爲相,不得有婕妤。又景初是魏明帝年號。如此,則文帝物也,與曹公器玩同處,故致舛雜矣。」

《日緯書》曰:牽牛星,荊州呼爲河鼓,主關梁;織女星主瓜果。嘗見道書云:牽牛娶織女,取天帝錢二萬備禮,久而不還,被驅在營室是也。言雖不經,有是爲征也。

《西京雜記》曰:戚夫人侍兒賈佩蘭云:「在宮時見戚夫人侍高祖,至七月七日,臨百子池作于滇樂畢,以五色縷相羈,謂爲連愛。」

又曰:漢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針于開襟樓,俱以習俗也。

《輿地志》曰:齊武帝起層城觀,七月七日,宮人多登之穿針,世謂之穿針樓。

《淮南子》曰:七月七日午時,取生瓜葉七枚,直入北堂中向南立以拭面,靨即當滅矣。

又《萬畢術》曰:七月七日采守宮陰乾之,合以井華水和塗女身有文章,即以丹塗之,不去者不淫,去者有奸。

晋周處《風土記》曰:七月初七日,其夜灑掃于庭,露施几筵,設酒酺時果,散香粉于筵上,以祈河鼓、《爾雅》曰:河鼓謂之牽牛。織女。言此二星辰當會,守夜者咸懷私願,鹹雲,見天漢中有弈弈白氣,有光耀五色,以此爲征應。見者便拜,而願乞富乞壽,無子乞子,惟得乞一,不得兼求,三年乃得言之,頗有受其祚者。

梁吳均《齊諧記》曰:桂陽城武丁有仙道,忽謂其弟曰:「七月七日,織女何事渡河?」答曰:「暫詣牽牛。」世人至今雲,織女嫁牽牛也。

《韋氏月錄》曰:《龍魚河圖》云:七月七日,取赤小豆,男吞一七,女吞二七,令人畢歲無病。

又曰:七月七日曬曝,革裘無蟲。

又曰:合烏鶏藥:是七月七日取烏鶏血和三月三日桃花末塗面及遍身,三二日肌白如玉。此是太平公主法,曾試有效。

《世說》曰:郝隆七月七日見鄰人皆曝曬衣服,隆乃仰,出腹臥,云:「曬書」。

崔寔《四民月令》曰:七月七日作麹合藍丸及蜀漆丸,暴經書及衣裳,習俗然也。

又曰:世傳竇後少小頭禿,不爲家人所齒,遇七夕,人皆看織女,獨不許後出,乃有神光照室,爲後之瑞。

《竹林七賢論》曰:阮咸,字仲容,籍兄子也。諸阮俱世儒學,善居室,內足于財,惟籍一巷,尚道業,好酒而貧。舊俗七月七日法當曝衣,諸阮庭中爛然,莫非綈錦。咸時總角,乃竪長竿,標大布犢鼻褌于庭中,曰:「未能免俗,聊復共爾。」

《酉陽雜俎》曰:魏僕射收臨代,七月登舜山徘徊顧眺,謂主簿崔撫曰:「吾所經多矣,于山川沃壤,襟帶形勝,天下名州不能過此,惟未審東陽何如?」撫對曰:「青得古名,齊得舊號,二處山川形勢相似,曾聽所論,不能逾越。」公遂命筆爲詩。

《雜异書》曰:時有女子尚幼,七夕見家人出庭望候天門開,獨在室中不出,曰:「若合當見者,雖暗室中亦應見之。」至夜深,忽見天上門開,雲氣赫弈,因求富。及長嫁而富,既寡,家累钜萬。有賈客貨其絹百匹去,而船覆溺,資貨皆沒。其女子偶開後房,見絹在其中,但濕耳。後賈客歸而自首。女子曰:「絹歸矣。」驗之而信。亦出《夷堅錄》亦是開元以後事。

《國史補》曰:興元元年七月七日,斬僞官喬林,將臨刑,曰:「林以七月七日生,亦以此日死,豈非命也夫!」

古詩曰: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纖纖擢素手,軋軋弄機杼。終日不成章,涕泣零如雨。河漢清且淺,相去復幾許。盈盈一水間,脉脉不得語。

晋潘尼《七月七日侍皇太子宴玄圃園詩》云:商風初授,辰火玄流。朱明送夏,少昊迎秋。嘉木花園,芳草被疇。于時我後,以豫以游。

宋孝武《七夕詩》曰:開庭鏡天路,餘光不可臨。沿風披弱縷,迎曜貫玄針,薄藝誠無取,時務聊可尋。

宋謝惠連《咏牛女詩》曰:落日隱檐楹,升月照簾櫳。團團滿葉露,淅淅振條風。蝶夢恒栩栩,終年闕相從。遐川阻昵愛,修渚曠清容。弄杼不成藻,聳轡騖前踪。昔離秋已雨,今聚夕無雙。傾河易回斡,款情難久悰。沃若靈駕旋,寂寞雲幄空。留情顧華寢,遙心逐奔龍。

宋顔延之《織女贈牽牛詩》曰:婺女麗經星,嫦娥栖飛月。慚無一媛靈,托身侍天闕。閭殊闔未央,銀河豈沐發。漢陰不夕悵,長河爲誰越?有促宴歸期,萬頃凉風發。非怨杼柚勞,但念芳菲歇。

宋謝莊《七夕咏牛女應詔詩》曰:輟機起春暮,停箱動秋襟。琥車照漢右,芝駕肅河陰。珠殿釭未暗,瑤庭露已深。夜清豈掩抑,弦徽無久臨。

蘇彥《七月七日咏織女詩》曰:火流凉風至,少昊協素藏。織女思北征,牽牛嘆南陽。時來嘉慶集,整駕巾玉箱。瓊佩垂藻蕤,霧裙結雲裳。金翠耀華輜,軿軒散流芳。釋轡紫微庭,解襟碧琳堂。忻燕未及究,晨輝照扶桑。仙童唱道情,盤螭起騰驤。悵悵一宵促,遲遲別日長。

梁簡文帝《七夕穿針欹疑詩》曰:憐從帳裏出,想見夜窗開。針欹疑月暗,縷散恨風來。

梁劉孝儀《咏織女詩》曰:金鈿已照耀,白日未蹉跎。欲待黃昏至,含嬌渡淺河。

梁庾肩吾《七夕詩》曰:玉匣卷懸衣,針縷開夜扉。姮娥隨月落,織女逐星移。離前看促夜,別後對空機。寄語雕淩鵲,填河未可飛。

隋庾信《七夕賦》曰:兔月先上,羊燈次安。睹牛星之曜景,視織女之闌干。于是秦娥麗妾,趙艶佳人,窈窕名燕,逶迤姓秦。娥麗裝而半故,憐晚飾之全新。此時幷舍房櫳,共往庭中,縷條緊而貫中,針鼻細而穿空。

隋王愼《七夕詩》曰:天河橫欲曉,鳳駕儼應飛。落日移妝鏡,浮雲動別衣。歡逐今宵盡,愁隨還路歸。猶將宿昔泪,更上去年機。

張文恭《七夕詩》曰:鳳律驚秋氣,龍梭靜夜機。星橋百枝動,雲路七香飛。映月回雕扇,淩霜曳綺衣。含情向華幄,流態入重闈。歡餘夕漏盡,怨結曉驂歸。誰念分河漢,還意兩心違。

 時序部十五 ↑返回頂部 時序部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