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部三十一 太平御覽
卷六十七.地部三十二
地部三十三 

编辑

《廣雅》曰:沼,池也。

《說文》曰:隍,城池也,有水曰池,無水曰隍。

《詩》曰:東門之池,可以漚麻。

又曰:王在靈沼,于牣魚躍。沼,池也。牣,滿也。《箋》云:靈沼之水,魚盈滿其中,皆飛躍,言亦得其所也。

《韓詩外傳》曰:齊景公出弋昭華之池。

《傳》曰:齊伐楚,楚子使屈完對曰:「楚國方城以爲城,漢水以爲池,齊雖衆,無所用之。」

《史記封禪書》曰:秦始皇游海上,祠名山大川及八神仙人羨門之屬。八神:一曰天主,祠天齊,天池名,臨南郊山。

漢書》曰:昆明池,漢武帝元狩三年所穿也。初,漢欲求身毒國,爲昆明池夷所閉,昆明有滇池,方三百里,名曰滇河。漢將伐昆明以通身毒,使謫卒伐棘上林,象滇河作昆明池以習水戰,池周回四十里。漢武帝平昆明,以其地爲益州郡。其滇水原深廣,末反淺狹有似倒流,故曰滇河。潘岳《關中記》曰:昆明池,漢武帝習水戰也。中有靈沼神池,雲堯時理水訖,停船此池,蓋堯時已有污池,漢代因而深廣耳。曹毗《志怪》云:漢武鑿昆明池深極悉。是灰墨,無復土,舉朝不解,以問東方朔,朔曰:「臣愚不足以知之,可試問西域胡帝。」以朔不知難以校問,至後漢明帝時,外國道人入來洛陽,時有憶東方朔言者,乃試以武帝時灰墨問之。胡人云:經雲,天地大劫將盡則劫燒,此劫燒之餘。乃知朔言者是。

又曰:昭帝元始元年春三月,黃鵠下建昌宮太液池。

又曰:宣帝詔曰:池篽未禦幸者,蘇林曰:折竹以繩綿連若禁篽,使人不得往來也。假與貧民,郡國宮館勿復修治。

又曰:宣帝神爵元年詔曰:「金芝生于涵德殿銅池中。」

《魏志》曰:太祖還鄴,作玄武池以肄舟師。

《晋書》曰:山簡優游卒歲,惟酒是耽,諸習氏荊土豪族有佳園池,簡每出嬉游,多之池上,置酒輒醉,名之曰高陽池。時有童兒歌曰:「山公出何許?往至高陽池。日夕倒載歸,酩酊無所知。時時能騎馬,倒著白接離。舉鞭向葛疆,何如幷州兒。」疆家在幷州,簡愛將也。

又曰:荀勖久在中書,專管機事,失之甚怏怏。或有賀之者,勖曰:「奪我鳳凰池,諸君何賀我耶?」

《後魏書》曰:文明皇太后馮氏與高祖幸靈泉池,宴群臣,太后忻然歌,高祖亦和歌,歌者九十人。

《唐書》曰:蔣鎮爲諫議大夫,時戶部侍郎判度支韓滉上言,河中鹽池生瑞鹽,實土德之上瑞。上以秋霖稍多,水潦爲患,不宜生瑞,命鎮馳馹檢行之。鎮奏與滉同,仍上表賀,請宣付史館,幷請置神祠,錫其號寶應靈慶池。

又曰:文宗用鄭注言,即命左右神策軍差人淘曲江、昆明二池,仍許公卿士大夫之家于江頭立亭館,以時追賞。

《遁甲開山圖》榮氏解曰:降北有陽石山,中有神龍池,黃帝時,遣雲陽先生養龍于此,帝王歷代養龍之處,國有水旱不時,祀池請雨。

《晋宮閣名》曰:靈芝池,廣長百五十步,深二丈,有連樓飛觀,四出閣道、釣台,中有鳴鶴舟、指南舟。

袁山松《宜都記》曰:佷山縣東六十里有山名下魚城,四面絕崖,惟兩道可上,皆峻嶮,山上周回可二十里,有林池水,民田種于山上。昔永嘉亂,土人登此避賊,賊守之,經年食盡,取池魚擲下與之,示不窮,賊遂退散,因名此爲下魚城。

《辛氏三秦記》曰:昆明池通白鹿源,人釣魚,綸絕而去,夢于漢武,求去其鈎。明日戲于池,見大魚銜鈎,帝去其鈎而放之。間三日,帝復游池濱,得明珠一雙。武帝曰:「豈昔魚之報也?」

《湘州記》曰:湘南縣有架山,下有小池常涸竭,民齋戒往請,自然而滿,事訖還乾。

雷次宗《豫章記》曰:去洪井六七里有風雨池,山嶠水出,激著樹木,星散遠灑,如風雨焉。

《襄陽記》曰:峴山南有習鬱大魚池,依范蠡養魚法,當中築一釣台。將亡,敕其兒曰:「必葬我近魚池。」山季倫每臨此,輒大醉而歸。

《臨川記》曰:崇仁縣有鹽池,按《陳書》,司空黃法 ,字仲昭,崇仁縣巴山人也。侯景亂,法 于鄉里聚徒以助高祖有功,薨,墓在崇仁縣巴山鄉。故老相傳,法 有奇術,常欲變置咸池于家山之下,幅員六十餘畝,至今水味獨咸于他水,而湛然清潔,禽畜不敢觸之。

《西京雜記》曰:梁孝王好宮室苑囿之樂,作曜華之宮,築兔園,園中有靈山,山安膚寸石。又有雁池,池中鶴洲鳧渚,奇果异樹,瑰禽怪獸畢備,王日與宮人及賓客弋釣其中。

又曰:積草池中有珊瑚樹,高一丈二尺,一雲三柯上四百六十二條,是南越國王趙他所進,號爲烽火樹,至夜光景照焉。

《述征記》曰:廣陽門北有魏明帝流杯池。

《穆天子傳》曰:天子西征于玄池,天子三日休于玄池之上,天子乃樹之竹,種竹池邊。是曰竹林。

又曰:天子觴西王母于瑤池上,西王母爲天子謠。

《三輔故事》曰:漢武帝作昆明池,武帝崩後,于池中養魚以給諸陵祠,餘付長安市。池有二石人,如牽牛織女像。

又曰:未央宮西有食池,池中有台,王莽死于是也。

《廣州先賢傳》曰:丁密,字靖公,蒼梧人,遭父艱,哭泣三年,飛鳧一雙游密廬旁小池。

《郡國志》曰:晋州臨汾縣臭水池,下畜不飲,一名翻鑊池,即煮眉間赤頭處,鑊翻因成池。今水上猶有脂潤。

又曰:成都郡,秦惠王二十七年,使張儀築城以象咸陽,沃野千里,號曰陸海,有萬歲池,是築城取土處。

又曰:合浦海曲出珠,號曰珠池,又有夷人號越它邑,多采甲香爲業。

《呂氏春秋》曰:衛靈公天寒鑿池,宛春諫曰:「天寒。」公曰:「天寒乎?」宛春曰:「公衣狐裘,坐熊席,陬隅有灶,是以不寒。」

《淮南子》曰:陰氣極則下至黃泉,故不可鑿池穿井。

《世說》曰:晋明帝欲作池台,元帝不許之。時明帝爲太子,養武士,一夕中作池,比曉便成,即今謂太子池是也。

又曰:太原王國寶治宅,因浚池,忽見一物如酒杓形,長四尺許,飛去。

《水經注》曰:隴西神馬山有淵池,龍馬所生即是,水西流謂之馬池。

又曰:蔡州西,即蔡倫故宅傍有蔡子池。倫漢黃門郎,順帝之世,始搗故魚網爲紙,用代簡素,自其始也。

又曰:滇池中有神馬,家馬交之,則生駿駒,日行五百里。

《顧子》曰:與子華游于東池,子華曰:「水有四德,池爲一焉:沭浴群生,流澤萬世,仁也;揚清激濁,蕩滌塵穢,義也;弱而難勝,勇也;導江疏河,變盈流謙,智也。」顧子曰:「我得汝於池上矣。」

《方輿記》曰:興元府南鄭縣天池山上,有池方二十里,冬夏不竭,久飲之可愈痼疾,故號天池。

又曰:梅福池,一名風雨池,梅福種蓮池。福嘆曰:「生爲我酷,身爲桎梏,形爲我辱,智爲我毒。」于是弃南昌縣尉,去妻子,入洪崖山得道爲神仙,代代有人見,或在玉笥山逢之。今西山有梅君壇,南昌開元觀有梅君堂焉。

又曰:明月池在興道縣西北,中有一台,雲是漢高所營,《水經注》云:「形如偃月,故號明月池。」

又曰:七女池,昔有人無男而養七女,父亡,七女負土葬父,取土之處,今成一池,號曰七女池。今池邊又有七女冢。

编辑

《尚書大傳》曰:呂尚釣于磻溪,得魚,腹中有玉璜。

《春秋說題辭》曰:溪者,隱也,深虛繞山令得博也。宋均注曰:無水曰谷,有水曰溪。

《爾雅》曰:水注川曰溪。

《桓彝別傳》曰:彝字茂倫。明帝世,彝與當時英彥名德庾亮、溫嶠、羊曼等共集清溪池上,郭璞預焉,乃援筆屬詩以白四賢幷自序。

《武昌記》曰:樊山東有山溪,夏時凜凜,恒有寒氣,故謂之寒溪。

王韶之《始興記》曰:連水下流有斟溪,一日十溢十竭。

盛弘之《荊州記》曰:酈縣北五十里有菊溪,源出石澗,山有甘菊,村人食此水多壽。

又曰:零陵郡西有九渡溪,山獸從數十里往飲之,經越他水皆不飲,傍有半石坑,上石形極方峭,名爲仙人樓。

又曰:桂陽郡橫溪,溪水甚深,冬夏不乾,俗謂之貪泉也。郡西南五十里有萬歲山,有石窟出鍾乳,山上悉生靈壽木,下有一溪,名爲千秋水,其傍有居民,即號萬歲村。

《管子》曰:桓公北征北孤竹回,未至卑耳之溪,援弓而射,未敢發,謂左右曰:「見前人乎?」對曰:「不見」。公曰:「寡人見人長尺而人物具焉。」管仲曰:「臣聞霸王之君興,則登山神見。」公拜曰:「仲父之聖若此。」

《俗說》曰:郗僧施青溪中泠舟,一曲處輒作一篇詩。謝益壽見詩嘆曰:「青溪中曲,復何可窮?」

《水經注》曰:磻溪,即太公釣所也,石壁深高,幽泉邃密,林障秀阻,亦人罕交。東南隅有石室,蓋太公所居也;水次石平,即太公垂釣之處也。其水清冷神异,北流注于渭。

又曰:長陽溪源右穴中有神魚,大者二尺,小者一尺,居民釣魚,先陳所須多少,拜而請之,拜訖投釣,得魚過數者,水輒波涌,暴風卒起,樹木摧折。水側生异花,路人欲摘是者皆當先請,不得輒取。

又曰:白馬溪水出宜陽山,有大石,厥狀似馬,故溪澗以物色受名也。

又曰:向城有水二源,俱北流合爲一川,名天漿溪。

又曰:閩中有徐登者,女子化爲丈夫,與東陽趙昞幷善,越方時遭兵亂,相遇于溪,各矜其所能,登先禁溪水爲不流,昞次禁枯柳爲生荑,二人相視而笑。登年長,昞師事之。後登身故,昞東入章安,百姓未知,昞升茅屋,搘鼎而爨,主人驚怪,昞笑而不應,屋亦不損。又嘗臨水求渡,船人不許,昞乃張蓋坐中,長嘯呼風,亂流而濟。于是,百姓神服,從者如歸。

又曰:山陰縣西南四十里有二溪,東溪廣一丈九尺,冬暖夏冷;西溪廣三丈五尺,冬冷夏暖,二溪北出行三里,至徐村合成一溪,廣五丈餘,而溫凉不雜,蓋《山經》所謂苕水也。

又曰:朐䏰縣有龜溪,出靈龜,咸熙元年,獻龜于相府,言出此溪也。

《郡國志》曰:豫州吳房縣,吳王闔閭之弟夫概王朝楚,楚封之于堂溪。

又曰:王昭君,秭歸人也,有香溪,即昭君游處。

又曰:資陽縣有環溪百丈池,所謂溪流如環,池深百丈也。

又曰:陵陽山在石𥓏縣北三里,按《輿地志》,陵陽令竇子明于溪側釣魚,一日釣得白龍,子明憐而放之,後數年又釣得一白魚,割其腹,中乃有書,教子明燒煉食餌之術,三年後白龍來迎子明,遂得上升。其溪環繞山足,今有仙壇,醮祭不絕。

《信州圖經》曰:師溪水,源出黃孽山北面,在弋陽縣東南一百十里,昔有隱士胡超居此,衆人師之,故名師溪。

《越絕書》曰:薛燭對越王曰:「若耶之溪而出銅也,古歐冶子鑄劍之所。」故《戰國策》云:「涸若耶以取銅,破堇山而出錫。」

又《郡國志》曰:歐冶子鑄劍處,下有孤潭,深而清,有孤石聳出,潭上有大櫟樹,謝客兒與弟惠連作詩句,屢屢刻于樹上。

《吳興記》曰:前溪在縣南,東流入太湖,謂之風渚,夾溪悉生箭箬,後溪在市北,東出餘不亭,晋車騎將軍沈充作前溪歌曲,傳者以爲指此溪也。

裴氏《廣州記》曰:百管溪,周回丈餘,水極沸涌,如猛火煎油聲。

《臨海圖經》曰:銅溪,在縣西北五十里,其水黃色,狀似銅,故號銅溪也。

孫興公《天臺山賦》云:過靈溪而一濯是也。

《善歌錄》曰:武溪水,源出武山,東南流注于沅,故爲歌曰:「武溪深復深,飛鳥不能渡,游獸不能臨。」

又曰:下潦上霧,看飛鳥墮水中,即此也。

编辑

《周易略例》曰:隆墀永嘆,遠壑必盈。

《禮記》曰:大蠟之祭,辭曰:「土反其宅,水歸其壑。」

《山海經》曰:東海之水有大壑。

《列子》曰:渤海之東,不知幾億萬里,有大壑,實惟無底之穀,曰歸塘。

《莊子》曰:夫壑之爲物,注焉而不滿,取焉而不竭。

又曰:藏舟于壑,藏山于澤,謂之固矣。然而夜半有力者負之而走,昧者不知。

《孟子》曰:志士不忘在溝壑。

 地部三十一 ↑返回頂部 地部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