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霸部十二 太平御覽
卷一百二十九.偏霸部十三 南齊
偏霸部十四 

蕭道成编辑

蕭子顯《齊書》曰:太祖高皇帝諱道成,字紹伯,小字鬥將,漢相何二十四世孫也。何孫侍中彪,免官居東海蘭陵郡,于是爲蘭陵人。太祖以元嘉四年丁卯歲生,龍顙鍾聲,鱗文遍體。儒士雷次宗立學鶏籠山,年十三,受業治《禮記》及《左氏春秋》。襲爵晋興男,除江夏王大司馬參軍、員外侍郎、直閣中書舍人、右軍將軍。

尋陽王子房反,加輔國將軍,帥衆東討,一日破十二壘。轉冠軍將軍、持節、北討諸軍事,鎮淮陰。征還,遷督徐兗二州軍事、南兗州刺史。明帝嫌太祖非人臣相,民間流言,云:「蕭道成當爲天子」,帝愈以爲疑,遣鎮軍將軍吳喜以三千人北使,令喜留軍破釜,自將銀壺酒封賜。太祖戎服出門迎,即酌飲之。喜還,帝意乃悅。七年,征還京師,部下勸勿就征,太祖曰:「諸卿暗于見事。主上誅諸弟,太子稚弱,作萬歲後計,何關他族。惟應速發,事緩必見疑。今骨肉相害,自非靈長之運,禍難將興,方與卿等戮力。」及還京,拜散騎常侍、太子左衛率。時世祖以功當別封贛縣,太祖以一門二封,固辭不受。詔許之,加二百戶。

明帝崩,遺詔爲右衛將軍,領衛尉,加兵五百人。與尚書令袁粲、護軍褚淵、領軍劉π共掌機事,加侍中。江州刺史桂陽王休範反,出頓新亭以拒之,加使持節、平南將軍,給鼓吹一部。治新亭城壘未畢,賊前軍已至,太祖方解衣高臥,以安衆心。乃索白虎幡,登西垣,使寧朔將軍高道慶、羽林監陳顯達、員外郎王敬則浮舸與賊水戰,自新林至赤岸,大破之。賊平,振旅凱旋入,百姓緣道聚觀,曰:「全國家者此公也。」遷散騎常侍、中領軍、都督二兗徐青冀五州、鎮軍將軍、南兗州刺史,進爵爲公,增邑二千戶。與袁粲、褚淵、劉秉更日入直,號爲四貴。四年,加尚書左僕射。

太祖威名既重,蒼梧王深相猜忌,幾加大禍。陳太妃駡之曰:「蕭道成有功于國,今若害之,誰復爲汝著力者?」乃止。楊玉夫等殺蒼梧王,迎立順帝。太祖移鎮東府,進侍中、司空、錄尚書事,封竟陵郡公。進太尉、十二州諸軍事。

大明、太始以來,相承奢侈,百姓成俗。太祖輔政,罷禦府尚方諸飾玩。至是,又上表禁人間華僞,雜物不得以金銀爲薄,馬乘具不得金銀渡,不得織成綉裙衣,道路不得著錦履,不得用紅色爲幡蓋衣服,不得剪彩帛爲雜花,不得以七寶飾樂器,不得以金銀爲花獸,不得輒鑄金銅爲像。

又進假黃鉞、都督中外諸軍事、太傅,領揚州牧。劍履上殿,入朝不趨,贊拜不名。署左右長史、司馬、從事中郎、掾、屬各四人,太尉、錄尚書事、南徐州刺史如故。三月,進相國,總百揆,封十郡爲齊公,備九錫之禮,加璽紱遠游冠,位在諸侯王上。四月,進爵爲王。又命冕十有二旒,建天子旌旗,出警入蹕,樂舞八佾。辛卯,宋使兼太保淵、兼太尉僧虔奉璽紱,禪位。

建元元年四月甲午,即位于南郊,柴燎告天,升壇受禪。禮畢,即建康宮,大赦,改升明三年爲建元元年。封宋帝爲汝陰王。五月,汝陰王薨,追謚爲宋順帝。四年三月庚申,有疾,召司徒褚淵、左僕射王儉,曰:「吾遘疾彌留,至于危篤。公等奉太子如事吾,當令太子敦睦親戚,委任賢才,崇尚節儉,弘宣簡惠,則天下之理盡矣。」壬戌,崩于臨光殿,年五十六。謚曰太祖高皇帝。

上少有大量,博涉經史,善屬文。雖經綸夷險,不廢素業。後宮器物欄杆以銅爲飾者,改用鐵。內殿施黃紗帳,宮人著紫皮履。欲以身率下,移風變俗。每曰:「使我治國十年,當使金土同價。」四月庚寅,葬武進大安陵。

蕭賾编辑

蕭子顯《齊書》曰:世祖武皇帝諱賾,字宣遠,太祖長子也。小諱龍兒。生于建康清溪宅,其夜,陳孝後、劉昭後同夢龍據屋上,故以字上。初爲尋陽國侍郎,辟爲西曹書佐,出爲贛令、尚書庫部。桂陽王休範反,上遣軍襲尋陽,事平,除晋熙王諮議,遷司徒右長史、黃門郎、散騎常侍、江州刺史。征拜侍中、領軍將軍,給鼓吹一部。又加持節、都督京畿諸軍事、僕射、中軍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進爵爲公,給班劍二十人。齊國建,爲世子,加侍中、南豫州刺史,給油絡車、羽葆鼓吹。以石頭爲世子宮,置二率,坊省服章,一如東宮。進爲太子。及太祖即位,爲皇太子。

太祖崩,上即位。乙丑,稱先帝遺詔,以司徒褚淵錄尚書,左僕射王儉爲尚書令。丙申,立皇太子妃王氏。永明元年正月辛亥,南郊,大赦,改元。四年正月辛亥,藉田禮畢。甲寅,幸閱武堂勞酒小會。

十一年正月,皇太子長懋薨。甲午,立太孫昭業爲皇太孫。七月,上不豫,徙居延昌殿,始登階而屋鳴,咤甚,惡之。戊寅,大漸。詔曰:「始終大期,聖賢不免,吾行年六十,亦復何恨。但皇業艱難,萬機事重,不能無遺慮耳。太孫進德日茂,社稷有寄。子良善相毗輔,思弘治道。百辟庶條,各奉爾職,謹事太孫,勿有懈怠。知復何言。」又詔曰:「我識滅之後,身著夏衣畫天衣,純烏犀導路,器服悉不得用寶物及織成。常所服身刀長短二口鐵環者,隨我入梓宮。靈上勿以牲牢爲祭,祭惟設餅、茶飲、乾飯、酒脯而已。喪禮每存省約,不須煩民。百官六時入臨。又顯陽殿玉像諸佛及供養,具如別牒,可盡心禮拜供養。自今公私皆不得出家爲道,及起立塔寺,以宅爲精舍,幷嚴斷之。惟年六十,必有道心者,聽朝賢選序,已有別詔。」是日崩,年五十四。丙寅,葬景安陵。

帝剛毅有斷,爲治總大體,以富國爲先。頗不喜游宴、雕綺之事,言常恨之,未能頓遣。詔「凡諸游煩,宜從休息。自今遠近薦獻,務存節儉。珠玉玩好,傷工尤重,嚴加禁絕。」

蕭昭業==

蕭子顯《齊書》曰:郁林王昭業,字元尚,小名法身,文惠太子長子也。世祖即位,封南郡王。文惠太子薨,立爲皇太孫。即位,追尊文惠太子爲世宗文皇帝。

隆昌元年正月,大赦,改元。加太傅竟陵王子良殊禮。閏月丁卯,以鎮軍大將軍西昌侯鸞即本號、開府儀同三司。七月癸巳,太后令:「嗣主特鍾氣,爰表弱齡。自入纂鴻業,長惡滋甚。居喪無一日之哀,衰絰爲忻宴之服。昏酣長夜,萬機斯壅。社稷危殆,有過綴旒。鎮軍居正體道,國家是賴,伊、霍之舉,實寄淵謨,便可依舊典,以禮廢黜。中軍新安王,體自文皇,哲天秀,宜入嗣鴻業,永寧四海,外即以禮奉迎。」

昭業少美容止,好隸書,世祖敕皇孫手書不得妄出,以貴重之。進對音吐,甚有令譽。王侯五日一問訊,世祖常獨呼昭業至幄座,別加撫問,呼爲法身,重愛甚。文惠太子崩,昭業每臨哭,輒號兆不自勝,俄而還內,歡笑極樂。在世祖喪,泣竟,入後宮,常列胡伎二部入閣迎奏。爲南郡王時,文惠太子禁其起居,節其用度,昭業謂豫章王妃庾氏曰:「阿婆,佛法言有福德福生帝王之家。今日見作天子,便是大罪,左右主師,動見拘執,不如作市邊屠沽富兒百倍矣。」及即位,極意賞賜,動百數十萬。每見錢,曰:「昔時思汝,一個不得,今用汝未?」期年之間所出,諸庫儲錢數億垂盡。開主衣庫,與不逞群小,又給閹人竪子各數人,隨其所欲,恣意輦取,取諸寶器以相剖擊破碎之,以爲笑樂。好鬥鶏,密買鶏至數千價。世祖禦物甘草杖,宮人寸斷用之。毀世祖招婉殿以封賜閹人徐龍駒爲齋。龍駒尤親幸,爲後閣舍人,日夜在宮房內。昭業與文帝幸姬霍氏淫通,龍駒勸長留內,聲言度霍氏爲尼,以餘人代之。皇后亦淫亂,齋閣通夜洞開,內外淆雜,無復分別。

壬辰,使蕭鸞等率兵自尚書入雲龍門,戎服加朱衣于上。帝在壽昌殿,聞外有變,使閉內殿,諸閹人登興光樓望,報云:「見一人戎服,從數百人,在西鍾樓下。」須臾,蕭鸞領兵先入,帝走向愛姬徐氏房,拔劍自刺不中,以帛纏出,殺之,餘黨亦見誅。卒時年二十二,葬以王禮。

蕭昭文编辑

蕭子顯《齊書》曰:海陵恭王昭文字季尚,文惠太子第二子也。封臨汝公。郁林王即位,改封新安王。及郁林王廢,尚書令西昌侯鸞奉帝纂統。延興元年七月丁酉,即位。以尚書令、鎮軍大將軍西昌侯鸞錄尚書事、楊州刺史,封宣城郡公。十月,進爲太傅、楊州牧,加殊禮,進爵爲王,輔政,帝起居皆諮而後行。思食蒸魚菜,太官令以無錄公命,不與。辛亥,皇太后令曰:「嗣主幼沖,庶政多昧,且早膺疾,弗克負荷。太傅宣城公宜入承寶命,式寧宗祏。帝可降封海陵王。」

十一月,稱王有疾,數遣禦師占視,乃殞之。時年十五,謚曰恭王。

蕭鸞编辑

蕭子顯《齊書》曰:高宗明皇帝諱鸞,字景栖,始安貞王道生子也。少孤,太祖撫育,恩過諸子。宋世爲安吉令,有嚴能之名,遷寧朔將軍、淮南宣城二郡太守。太祖踐祚,遷侍中,封西昌侯。建武元年,持節、冠軍將軍、郢州刺史。世祖即位,轉度支尚書、侍中,領驍騎將軍。王子侯舊乘纏帷車,高宗獨乘下帷,儀從如素士。遷中領軍、左衛將軍、豫州刺史、尚書僕射,領右衛將軍。武帝遺詔爲侍中、尚書令,加鎮軍、中書監、開府儀同三司。海陵即位,爲使持節、都督揚、南徐二州諸軍事、揚州刺史,鎮東城,給兵五千人。錄尚書、假黃鉞、中外都督,加殊禮,進爵爲王。太后令廢海陵王,以上入纂大位,群臣三請,乃受命。

建武元年十月癸亥,即皇帝位,大赦,改元。戊子,立皇太子寶卷。賜天下爲父後者爵一級。二年十月丁卯,詔曰:「軌業去奢,事殷哲後,訓物以儉,理鏡前書。朕思所以遷淳改俗,反古移民。可罷東田,毀興光樓。」幷敕水衡量省禦乘。永太元年四月甲寅,改元,大赦。五月,以太子中庶子梁王爲雍州刺史。己酉,崩于正福殿,年四十七。

帝明審有吏才,持法無所借。大存儉約。罷世祖所起新林苑,以地還百姓。廢文帝所起太子東田,賣之。永明中,輿輦舟乘,剔去金銀還主衣庫。太官進食,有裹蒸,帝曰:「可四片破之,餘充晚食。」世祖掖庭中宮殿服禦,一無所改。

蕭寶卷编辑

蕭子顯《齊書》曰:東昏侯諱寶卷,字智臧,高宗第二子。建武元年,立爲皇太子。高宗崩,即位。

永元元年正月,大赦,改元。辛卯,南郊。詔二品清官以上應食祿者,有二親或祖父母年登七十,幷給見錢二千貫。二年八月甲申夜,宮內失火。十二月,雍州刺史梁王起義兵于襄陽。三年正月丙申,合朔,事畢,與宮人于閱武堂元會,皇后正位,帝戎服臨事。三月,南康王寶融即皇帝位于江陵,以太子左率李居士總督西討諸軍事,屯新亭。九月,義軍至南州,輔國將軍申曹軍二萬人于姑熟奔歸。丙辰,李居士與義軍戰于新亭,敗績。十月,冀青二州刺史桓和入衛,屯東宮;己卯,以衆降。光祿大夫張瑰先守石頭,弃城奔還。于是閉宮城自守。李居士以新亭降。軍築長圍守宮城。十二月,王珍國、侍中張訁叟等帥兵入殿廢帝。

帝在東宮,便好弄,不喜書學。及即位,性重澀少言,不與朝士接,惟親信閹人。日夜于後堂戲馬,五更方臥,至晡乃起。漸出游走,屏逐居民,從萬春門游東宮以東至于郊外,數十百里,皆空家靜室。巷陌懸幔爲高障,置仗防之,謂之屏除。夜出晨反,火光照天。拜愛姬潘氏爲貴妃。仍以金蓮帖地,使妃行于其上,曰此步步蓮花耶。每出,妃乘臥輿,帝騎馬從後。著織成褶,金薄帽,執七寶纏槊,戎服急裝,不變寒暑,淩冒雨雪,不避坑阱;馳騁渴乏,輒下馬解取腰間蠡器,酌水飲之,復上馬馳去。選無賴小兒善走者爲逐馬,左右百人,常以自隨。置射雉場二百九十六處,翳中帷帳及步障,皆夾緣以紅錦,金銀鏤弩牙,玳瑁帖箭。郊郭四民,樵蘇路絕,吉凶失時,輿疾弃尸,不得殯葬。後宮遭火之後,更起仙華、神仙、玉壽諸殿,刻畫雕彩,麝香塗壁,錦幔珠簾,窮極綺麗。

又信鬼神,崔惠景事時,拜蔣子文神爲假黃鋮、使持節、相國、太宰、大將軍、楊州牧、鐘山王,以至尊爲皇帝。迎神像及諸廟雜神皆入後宮,禱祀祈福。及聞兵入,趨出戶,閹人黃大刀傷其膝,僕地,曰:「奴反耶?」直後張齊斬首送梁王。宣德太后令依漢海昏侯故事,追封東昏侯。

唐秘書監虞世南《公子先生論》云:公子曰:「宋齊二代,廢王有五,幷驕淫狂暴,前後如一,或身被殺戮,或傾墜宗社,豈厥性頑凶,自貽非命,將天之所弃用傾代業者乎?」先生曰:「夫木之性直,匠者揉以爲輪;金之性剛,工人理以成器。豈人事也?惟上智下愚,特禀异氣;中庸之才,全由訓習。自宋、齊以來,東宮師傅,備員而已,貴賤禮隔,規獻無由,且多以位升,罕由德進。善乎哉!賈生之言:『昔者成王幼在繈褓之中,召公爲太保,周公爲太傅,太公爲太師。保則保其身體,傅則傅以德義,師則導之教訓,此三公之職也。又置三少曰少保、少傅、少師,是與太子晏者也。故乃孩提有識。三公、三少固明者孝仁禮義,以導習之,遂去邪人,不使見惡行。選天下之儒士,孝悌博聞有道術者,以翼衛之,使與太子居處。故太子生乃見正事,聞正言,行正道,左右前後皆正人也。習與正人居,不能無正,猶生長齊地不能不齊言;習與不正人居,猶生長楚地不能不楚言也。』秦使趙高傅胡亥,教之獄訟,所習者非斬劓人,則夷人之三族也。故胡亥今日即位,明日射人,有忠諫者謂之誹謗,深計者謂之妖言,視殺人如刈草菅然。豈胡亥之性惡哉?彼其導之者非其理也。故選左右禪教之,最急此五。君者禀凡庸之性,無周召之師,遠益友之箴規,狎不尚之近習,以斯下質,生而楚言,覆國忘身,理故然也。」

蕭寶融编辑

蕭子顯《齊書》曰:和帝諱寶融,字智昭,高宗第八子。建武元年,封隨郡王。永元元年,改封南康王,出爲荊雍寧益梁南北秦七州諸軍事、西中郎將、荊州刺史。蕭穎胄殺巴西、梓潼二郡太守劉山陽,奉王舉兵。以雍州刺史蕭衍爲使持節、都督諸軍事、左將軍。以蕭穎胄爲右將軍、督行諸軍事。夏侯亶自京師至江陵,稱宣德太后令:「南康王宜纂成國祚,光臨億兆,方俟清宮,未即大號,可且封十郡爲宣城王,加相國、荊州牧,又加黃鉞。」蕭穎胄爲左長史,進號鎮軍;蕭衍進號征東將軍。己巳,群僚上尊號。

中興元年正月乙巳,即皇帝位,大赦,改元。以相國左長史蕭穎胄爲尚書令、領軍將軍,蕭衍爲雍州刺史。十二月,建康平。皇太后令以蕭衍爲大司馬、錄尚書事、驃騎大將軍、楊州刺史,封建安郡公,依晋武陵王遵承制故事,百僚致敬。二年正月,皇太后臨朝,入居內殿。以大司馬蕭衍爲都督中外諸軍事,殊禮,進位相國,總百揆,楊州牧,封十郡爲梁公,備九錫之禮,加遠游冠,位在諸王上。二月,進梁公爵爲王,增封十郡,建天子旌旗,出警入蹕。三月景辰,遜位于梁。丁卯,梁奉帝爲巴陵王,徙姑熟。戊辰,薨,年十五。追爲和帝,葬恭陵。

史臣曰:夏以桀亡,殷因紂滅,郊天改朔,理無延世。而皇符所集,重興西楚,神器暫來,雖有冥數,徽名大號,斯爲幸矣。

 偏霸部十二 ↑返回頂部 偏霸部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