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196

 居處部二十三 太平御覽
卷一百九十六.居處部二十四 苑囿
居處部二十五 

《風俗通》曰:苑,蘊也;言薪蒸所蘊積也。

又曰:囿者,畜魚鱉之處也。囿,猶有也。

《說文》曰:苑有園曰囿,一曰養禽獸曰囿。

《毛詩·文王·靈台》曰:王在靈囿,鹿攸伏。

《左傳·僖上》曰:齊侯與蔡姬乘舟于囿,蕩公,公懼變色,禁之不可。公怒,歸之未絕。蔡人嫁之。

又《成下》曰:十八年秋,築鹿囿,書,不時也。

又曰:冬,築郎囿。書,時也。季子欲速成,叔孫昭子曰:「焉用速成?其以剿民也。無囿猶可,無民其可得乎?」

又曰:鄭之有原圃,猶秦之有具囿。注:皆囿名也。

《毛萇詩注》曰:囿,所以養禽獸,天子百里,諸侯四十里。

《大戴禮》曰:正月,祭韭囿。

《周官》曰:囿人,掌囿游之獸禁。鄭玄注云:囿,游囿之離宮。小苑,游觀處也。禁者,其蕃衛也。囿游之獸,游牧之獸也。

史記》曰:漢二年,東略地,諸故秦苑囿園池,皆令民田之。

又《滑稽傳》曰:秦始皇欲大苑囿,東至函谷關,西至陳倉。優旃曰:「善。多縱禽獸于其中,寇從東方來,令獸觸之足矣。」始皇以故輟止。

又:蕭相國請曰:「上林中多空地,願令民得田苑中。」上大怒曰:「相國多受民財,乃爲民請吾苑。」乃下廷尉械系。數日,王衛尉侍,曰:「便于民而請,真宰相事。陛下距楚數歲,陳豨黥布反,上自擊之,當是時,相國守關中,搖足則關已西非陛下有也。相國不此時爲利,今乃利賈人之金乎?陛下何疑?」於是使持節赦出何,徒跣謝。上曰:「休矣!相國爲民請吾苑,吾不許,我不過爲桀紂主,而相國爲賢相耳。」

漢書》曰:武帝好微行,後南山下乃知帝微行數出也,然尚迫于太后,未敢遠出。丞相御史知旨,乃使右輔都尉僥循長楊以東,右內史發小民供待會。後乃私置更衣從宣曲以南一十二所,中休更衣,師古曰:宣曲,宮名,在昆明池西。投宿諸宮,長楊、五柞、倍楊、宣曲尤幸。于是上以爲道遠勞苦,又爲百姓所患,乃使太中大夫吾丘壽王待詔能用算者二人,舉籍阿城以南,以東,宜春以西,堤封頃畝,及其賈直,欲除以爲上林苑,屬之南山。又詔中尉、左右內史表屬縣草田欲以償。時東方朔在傍,進諫曰:「臣聞謙遜靜愨,天表之應,應之以福;驕溢靡麗,天表之應,應之以异。今陛下累郎台,恐其不高也;師古曰:郎者,堂下周屋也。弋獵之處,恐不廣也。如今不爲變,則三輔之地盡可以爲苑,何以勢、杜乎!奢侈起制,天爲之變。上林雖小,臣尚以爲大也。夫南山,天下之阻也,南有江淮,北有河渭,其地從、隴以東,商、雒以西,厥壤肥饒。漢興,去三河之地,止霸産以西,都涇、渭之南,此所謂天下陸海之地,秦之所以虜西戎,兼山東者也。其山出玉、石、金、銀、銅、鐵、豫章、檀、柘,异類之物,不可勝原,師古曰:原,本也。言說不能盡其根本也。此百工所取給,萬民所足仰也。又有亢稻梨栗,桑麻竹箭之饒,土宜姜芋,水多蛙魚,貧者得以人給家足,無饑寒之憂,故酆、鎬之間號爲土膏,其賈畝一金。今規以爲苑,絕陂池水澤之利,而取民膏腴之地,上乏國家之用,下奪農桑之業,弃成功,就敗事,損耗五穀,是其不可一也。且盛荊棘之林,而長養麋鹿,廣狐兔之苑,大虎狼之墟;又壞人冢墓,發人室廬,令幼弱懷土而思,耆老泣涕而悲,是其不可二也。斥而營之,垣而囿之,騎馳東西,車騖南北,又有深溝大渠,夫一日之樂,不足以危無堤之輿,蘇林曰:堤,限也。輿,乘輿也。不敢斥天子,故言輿也。張晏曰:一日之樂,謂田獵也。無堤之輿,謂天子富貴無堤限也。是其不可三也。故務苑囿之大,恤農時,非所以强國富人也。夫殷作九市之宮而諸侯叛,應劭曰:紂于宮中設九市。靈王起章華之台而楚民散,秦興阿房之殿而天下亂。糞土愚臣,忘生觸死,逆盛意,犯隆指,罪當萬死,不勝大願,願陳《泰階六符》,孟康曰:泰階,三台也。每台而二星,凡六星,符,六星之符,驗也。應劭曰:黃帝泰階六符,經曰:泰階者,天之三階也。上階爲天子,中階爲諸侯、公卿、大夫,下階爲庶人。上階上星爲男主,下星爲女主;中階上星爲諸侯,三公;下星爲卿大夫;下階上星爲元士,下星爲庶人。三階平則陰陽和,風雨時,社稷神祗,威護其宜,天下大安,是謂太平。三階不平,則五神乏祀,日有蝕之,水潤不浸,稼穡不成,冬雷夏霜,百姓不寧,故治道傾,天子行暴令,好興兵甲,修宮室,廣苑囿,則上階爲之奄奄。疏,闊也,以孝武皆有此事,故朔爲陳之。以觀天變,不可不省。」是日因奏《泰階》之事,上乃拜朔爲太中大夫、給事中,賜黃金百斤。然遂起上林苑。

又曰:武初建元三年,微行始出,北至池陽,西至黃山,南獵長楊,東游宜春。皆宮觀名。八九月中,侍中、常侍、武騎及待詔隴西、北地良家子能騎射者期諸殿門,故有期門之號,自此始也。旦入山下馳射鹿豕狐兔,手格熊羆,馳騖禾稼亢稻之地,民皆號呼駡詈也。

又曰:宣帝神爵三年,起樂游苑。《三輔黃圖》雲在杜陵。

又曰:元始元年,罷安定呼池苑以爲安民縣。

又曰:枚乘說吳王曰:「漢上林離宮,積聚玩好,圈守禽獸,不如長洲之苑。游曲台,臨上路,不如朝夕之池。」

又曰:房太子既冠就宮,爲立博望苑,以通賓客。

范曄《後漢書》曰:永初六年春正月庚申,詔越置長利、高望、如昌三苑,又令益州置萬歲苑,犍爲置漢平苑。

又曰:延熹二年初,造昆陽苑,置丞尉。

又曰:安帝永初元年,以廣成游獵地假與貧民。廣成,苑名。在汝州。

又曰:靈帝光和三年,作圭靈昆苑。畢圭苑有二,東圭周一千五百步,中有魚梁台;西苑周三千三百步,在洛陽宣平門外。

又曰:靈帝光和五年,始制置圃囿,以宦者爲令。

又曰:楊賜爲少府光祿勛,代劉郃爲司徒,帝欲造畢圭靈琨之苑,賜上疏諫曰:「竊聞使者幷出,規度城南人田,欲以爲苑。昔先王造苑囿,裁足以修容三驅之禮,薪萊芻牧,皆悉往焉。先帝之制,左補鴻池,右作上林,鴻池在洛陽東,上林在西。不奢不約,以合禮中。今猥規郊城之地,以爲苑囿,壞沃衍,廢田園,驅居人,畜禽獸,殆非所謂若保赤子之義。今城外苑已有五六,陽嘉元年起西苑,延熹三年造顯陽苑,《洛陽宮殿名》有平樂苑、上林苑,桓帝延熹元年置鴻德苑。可以逞情意,順四時也,宜惟夏禹卑宮,太宗露臺之義,以慰下人之勞。」書奏,帝意欲止,以問侍中任芝、中常侍樂松等,曰:「昔文王之囿百里,人以爲小;齊宣七十里,人以爲大。今與百姓共之,無害于政也。」帝悅,遂令築苑。

《漢官典職》曰:宮內苑聚土爲山,十里九阪,種奇樹,育麋鹿麂,鳥獸百種,激上河水,銅龍吐水,銅仙人銜杯,受水下注,天子乘輦,游獵苑中。

《漢舊儀》曰:上林苑中廣長三百里,置令、丞、左右尉,苑中養百獸。天子遇秋冬獵射苑中,取禽無數。其中離宮七十所,皆容千乘萬騎。

又曰:武帝時,使上林苑中官奴婢,及天下民貧資不滿五十萬徙置苑中,人日五錢,到元帝得七十億萬,以給軍擊西域。

《續漢書·獻帝紀》曰:昭寧元年,董卓住兵屯陽苑,使者就拜司空。

《續漢書·百官志》曰:上林苑令一人,六百石,主苑中禽獸。

《東觀漢記》曰:桓帝延熹元年,初置鴻德苑。

《漢記》曰:梁冀多規苑囿,西至弘農,東至滎陽,南入魯陽,北到河淇,周旗十里。

《崔鴻十六國春秋·後趙錄》曰:趙王八年春正月,立桑梓苑于襄國。

又《後燕錄》曰:慕容熙築龍騰苑,廣袤十餘里,役徒二萬人。又起景靈山苑,內基廣五百步,峰高十七丈。又起逍遙宮、甘露殿,連房數百,觀門相交;鑿天河渠引入宮。

《晋宮閣名》曰:洛陽有洪德苑、靈昆苑、平樂苑。

《河南十二境簿》曰:河南縣有鹿子苑,洛陽城西有桑梓苑。

《孟子》曰:齊宣王問孟子曰:「文王之囿方七十里,有諸?何其大也?」孟子曰:「猶以爲小也。」王曰:「寡人囿方四十里,民以爲大,何也?」曰:「文王之囿,芻蕘、雉兔者往焉。與民同之,民以爲小,宜矣。王之囿,殺麋鹿者如殺人之罪,是以四十里爲于國中也。民以爲大,不亦宜乎!」

《呂氏春秋》曰:昔先王之爲苑囿園池,足觀望勞形而已矣,非好侈,節乎性也。

陶季直《京都記》曰:覆舟山,周回二十里,有林名白水苑。

又曰:建康縣北,吳朝爲桂林苑。

《南朝宮苑記》曰:樂游苑,在覆舟山,南北連山築台觀,苑內起正陽、林光等殿。

又曰:桂林苑,在落星山之陽。《吳都賦》云「數軍實于桂林之苑」,即此也。

又曰:芳林苑,一名桃花園,本齊高帝舊宅,在廢東府城東邊秦淮大路北。齊王融作《曲水詩》序載「懷平浦乃卷芳林」,即此也。

又曰:南苑,在台城南鳳臺山。宋孝武以南苑地給張永,云「且給三百年,期訖更啓」,即此也。

《渚宮故事》云:湘東王于子城中造湘東苑,穿地構山,長數百丈,植蓮蒲,緣岸雜以奇木。其上有通波閣跨水爲之。南有芙蓉堂,東有禊飲堂,堂後有隱士亭。北有正武堂,堂前有射堋、馬埒。其西有鄉射堂,堂安行堋,可得移動。東南有連理,太清初生此連理,當時以爲湘東踐祚之瑞。北有映月亭、修竹堂、臨水齋。前有高山,山有洞石,潜行宛委二百餘步;山上有陽谷樓,極高峻,遠近皆見;北有臨風亭、明月樓、顔之推云「屢陪明月宴」,幷將軍扈義熙所造。

《三輔黃圖》曰:宮二、觀十四,在甘泉苑垣內。甘泉苑起仙人觀。

石虎《鄴中記》曰:鄴城西三里桑梓苑,有宮臨漳水,凡此諸宮皆夫人、侍婢。又幷有苑囿養獐鹿雉兔虎,數游宴其中。

《西京雜記》曰:廬陵王胥有勇力,恒于別囿學格熊羆,後遂能空手搏之。

又曰:樂游苑自生玫瑰樹,樹下多苜蓿。

又曰:文帝爲太子,立思賢苑以招賓。

又曰:梁孝王好宮室苑囿之樂,作曜華之宮,築兔園。園中有白室山,山上有膚寸石、落猿岩、栖龍岫。又有雁池,池間有鶴洲鳧渚。宮館相連,延亘數里;奇果异樹,瑰禽怪獸,靡不畢備。王與宮人賓客弋釣其中。

《韓子》曰:秦大饑,應侯請發五苑果棗栗以活民,王曰:「秦法,賞有功,誅有罪。今發五苑,是有功無功俱賞也。」

《禮稽命微》曰:外內之制,各得其所;四方之事,無有畜滯,則麒麟游囿,六畜繁多,天苑有德星應。

《白虎通》曰:苑囿所以在東方何?苑囿,養萬物者也,東方所以生也。

《戰國策》曰:張儀說韓王曰:「大王不助秦,鴻台之宮,樂林之苑,非韓之有也。」

《拾遺記》曰:黃帝爲養龍之囿。

《洞冥記》曰:北及玄阪,雲空同七十萬里,日月不至,其地自明,有紫河萬里,流沫千丈,中有寒荷,霜下方香茂也。北有潰陽之山。有兔如鼠能飛,毛色光如漆,以腦和丹食則不死。帝使放兔于昭祥苑,苑在甘泉宮西,周千里,萬國獻异物,皆集此中。

《三輔黃圖》曰:甘泉苑起仙人觀,緣山谷行至雲陽,三百八十里,入右扶風,周回五百四十里。

《兩京記》曰:東宮有九殿。禁苑在宮城之北,苑中有四面監,分掌宮中種植及修緝,又置苑總監都統,幷屬司農寺。

又曰:東都苑,隋曰會通苑,又改爲芳華。

又曰:神都苑,周回一百二十六里,東面七十里,南面三十九里,西面五十里,北面二十四里。

司馬相如《封禪文》曰:般般之獸,樂我君囿。

 居處部二十三 ↑返回頂部 居處部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