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部一百一十五 太平御覽
卷四百七十五.人事部一百一十六
人事部一百一十七 

待士编辑

《毛詩》曰:《鹿鳴》,燕群臣嘉賓也。既飲食之,又實幣筐篚以將其厚意,然後忠臣嘉賓得盡其心矣。

《家語》曰:孔子喟然嘆曰:「向使銅鞮伯華無死,天下其定矣。」子路曰:「由願聞其人。」子曰:「其幼也,敏而好學;其壯也,有勇而不屈;其老也,有道而能下人。有此三者,以定天下,何難乎?」子路曰:「幼而好學,壯而有勇,則其可也。若夫有道,誰下哉?」子曰:「由,汝不知也。吾聞以衆攻寡,無不克也;以貴下賤,無不得也。昔者周公居冢宰之尊,制天下之政,猶下白屋白屋,草舍。之士,日見百七十人。斯豈以無道也?欲得士之用也?惡有有道而無下天下君子者乎!」

《戰國策》曰:管燕得罪齊王,謂其左右曰:「子孰能與我赴諸侯乎?」左右莫對。管燕漣然流涕曰:「悲夫,士何爲其易得而難用也!」田需對曰:「士三食不得厭,而君鵝鶩有餘食;下宮蹈羅紈,曳綺縠,而士不得以爲緣。且財者,君之所輕;死者,士之所重。君不肯以所輕與士,而責士以所重事君,非士易得而難用也。」

又曰:孟嘗君舍人有與君夫人相愛者,或以聞,孟嘗君曰:「睹貌相說者,人之情也。勿言!」君暮年,乃召愛夫人者而謂之曰:「子與文游久矣,大官未可得,小官公不欲,衛君與文布衣之交,請具車馬皮幣,願公以此從衛君游。」衛君欲約兵攻齊,是以謂衛君曰:「孟嘗君不知臣不肖,以臣欺君。今君約天下之兵攻齊,是足下欺孟嘗君也。願君勿以齊爲心!如不聽臣,臣血湔足下衿!」衛君乃止。

又曰:中山之君所傾蓋輿車而朝窮閭隘巷之士者七十家。

史記》曰:西伯敬老慈少,禮下賢者,日中不暇食以待士,伯夷、叔齊、太顛、閎夭、宜生之徒皆歸之。

又曰:齊宣王喜文學游說之士,自如鄒衍、淳于髡之徒七十六人,皆賜第、上大夫。是以齊稷下學士復盛。

又曰:帝召田橫,乃與其客二人乘傅詣雒陽。未至尸鄉厩置,橫謝使者,遂自刎。令客奉其頭,從使者奉之高帝,拜二客爲都尉,以王禮葬橫。二客穿其冢旁孔,自刎,下從之。海中五百人聞橫死,皆自殺。于是乃知田橫兄弟能待士也。

又曰:孟嘗君在薛,招致諸侯賓客,及亡人有罪者,皆歸孟嘗君。孟嘗君舍業厚遇之,以故傾天下之士。食客數千人,無貴賤一與之等。孟嘗君待客夜食,有人蔽火光。客怒,以飯不等,輟辭去。孟嘗起,自取其飯比之。客慚,自剄。

又曰:信陵君爲人,仁而下士。士無賢不肖,皆謙而禮交之,不敢以其富貴驕士。士以此,方數千里爭歸之。

又曰:鄒陽上書梁王曰:「蘇秦相燕,燕人惡之于王,王按劍而怒,食以駃是;白圭顯于中山,人惡之,魏文侯投以夜光之璧。何則?兩主二臣,剖心折肝相信,豈移于浮辭哉!」

又曰:周公曰:「我一沐三握髮,一飯三起以待士,猶恐失天下之賢人也。」

漢書》曰:司馬遷云:「愚以爲李陵素與士大夫絕甘分少,能得士死力,雖古名將不能過也。」

又曰:班伯爲定襄太守,至,請問耆老父母故人有舊恩者,酉杏滿座。嘗日爲供具,執子孫禮。

又曰:朱博好樂士大夫,爲郡守九卿,賓客滿門,欲仕宦者舉薦之,欲報仇怨者解劍以帶之。其趨事待士如是。博以此自立,然終用敗。

又曰:鄭當時爲太子舍人,每五日洗沐,常置驛馬長安諸郊,請謁賓客,夜以繼日。已具「游俠」部。

又曰:鄭當時遷大司馬,戒門下:「客至,無貴賤無留門者。」執賓主之禮,以其貴下人。

《東觀漢記》曰:竇固爲奉車都尉,與駙馬都尉耿秉等北征匈奴,遂滅西城,開通三十六國。在邊數年,羌胡親愛之。炙肉未熟,人人長跪前割,血流指間,進之於固。固輒爲敢,不穢賤也,是以親之如父。

謝承《後漢書》曰:皇甫嵩爲三公,以身起于汗馬,常折節下士也。

《魏書》曰:劉平結客刺備,備不知而待客甚厚,客以狀語之而去。是時人民饑饉,屯聚抄略。備外禦寇難,內豐財施,士之下者,必與同席而坐,同簋而食,無所簡擇。衆多歸焉。

《蜀志》曰:曹公還許,先主爲左將軍,禮之逾重,出同輿,坐同席。

又曰:董允嘗與尚書令費禕、中典軍胡濟等期游宴,嚴駕已辦,而郎中董恢詣允修敬。恢年少官微,見允停出,逡巡求去,允不許,曰:「本所以出者,欲與同好游談也。今君已自屈,方展闊,舍此之談,就彼之宴,非所謂也。」乃命解,禕等罷駕不行。其守正下士,凡此類也。

《吳志》曰:顧邵當之豫章,發在近路,會張景病。時送者百數,邵辭賓客曰:「張仲節有疾,若不能來別,恨不見之,暫還與訣,諸君少相待。」其留心下士,惟善所在,皆此類也。

王隱《晋書》曰:王渾,字玄沖。平吳後,據兩州,吳人新附,皆有畏懼之心。渾撫循羈旅,勞謙接納,坐無空席,門不停賓。于是江東諸士莫不敬愛。

《宋書》:羊欣嘗詣領軍將軍謝混,混拂席改服,然後見之。時混族子靈運在坐,退告族兄瞻曰:「將軍見羊欣,遂易衣改席。」欣由此益知名。

王智深露宋紀》曰:謝景仁嘗請高祖,高祖乃命召景仁弟述。述時爲豫州主簿,不從。高祖遂輟箸不食,須述至乃食,其見重如此。

《後魏書》曰:陵馥爲相州刺史,假長廣公。爲政清平,抑强扶弱。州中有德宿老名望素重者,以禮待之,詢之政事,責以方略。如此者十人,號曰「十善」。又簡取縣强門百餘人,以爲假子,誘接殷勤,賜以衣服,令各歸,爲耳目于外。于是發奸レ伏,事無不驗。百姓以爲神明。

又曰:賈思伯,性謙和,傾身禮士,雖在街途,停車下馬,接誘恂恂,曾無倦色。客有謂思伯曰:「公今貴重,寧能不驕?」伯曰:「衰至便驕,何常之有?」當時以爲雅言。

《唐書》:李勉禮賢下士,終始盡心。以名士李巡、張參爲判官,卒于幕,三歲之內,每遇宴飲,必設虛位于筵次,陳膳執酹,辭色凄惻,論者美之。

又曰:裴度以平賊報國爲己任。自德宗朝宰相歸私第,百官不敢及門。度以方討不庭,宰臣宜日接多士,冀有所得,因奏諸私家通賓客。上方屬意,遂許之。四方布衣盡得以策畫幹丞相,至今宰臣私接士,因度之請也。

又曰:楊炎樂賢下士,以汲引爲己任,天下士子趨向風從。

皇甫謐《逸士傳》曰:公儀潜,魯人也。少而厲行樂道,不事諸侯,與子思友。魯穆公聞其賢,因子思而致命,欲以爲相,謂子思曰:「公儀子必輔寡人,寡人將三分魯國而與之。」

《晋諸公贊》曰:張華博識多聞,無物不知,盧浮高朗經傅有美于華,起家爲太子舍人,病疽,截手,遂廢。朝廷重之,就以爲國子博士。

高閭《燕志》曰:李陵居長穀之東,先主與高游宴,往來每憩其家。陵與其妻王氏,每夜自賫酒饌而至。

《晏子春秋》曰:晏子之晋,至中牟睹弊冠衣裘,負芻息于途側。晏子問曰:「何者?」對曰:「我越石父也。不免饑凍,爲人臣僕。」晏子解左驂贖之,載以俱歸。

崔鴻《十六國春秋·後秦錄》曰:太尉文成公姚顯,字子章,興之弟也。清秀明發,文武兼才,爲令錄十餘年無秕政。機務之暇,賓客如,謙虛傅受,待士以布衣之禮,或昏夜靜處,與賢士談論政事。

王孫子《新書》曰:楚莊王攻宋,厨有臭肉,樽有敗酒,將軍子重諫曰:「今君厨有肉臭而不可食,樽有酒敗而不可飲,三軍之士皆饑色,欲以勝敵,不亦難乎!」

《說苑》曰:趙簡子游于西河而樂之,嘆曰:「安得賢士而與處焉?」舟人古乘對曰:「鴻鵠高飛遠翔,其所恃,六翮也。背上有毛,腹下有毳,無尺寸之數,去之滿把。飛不能爲之高。不知門下左右客千人者,亦有六翮之用乎?將盡毛毳。」《新序》同,而稱「晋平公」,又云「三千餘人」矣。

又曰:周公日見白屋之士,所下者凡七十一,而天下之士皆至。晏子所與同衣食者百人,而天下之士亦至。

又曰:周威王問于寧子曰:「取士有道乎?」對曰:「有。窮者達之,亡者存之,疾者起之,士則四方而至矣。故士存則國存,士亡則國亡。子胥怒而亡之,包胥怒而存之,胡可不貴乎!」

《俗說》曰:謝萬詣簡文,萬來無衣幘可前。簡文曰:「但前,不須衣幘。」即呼使入。萬著白綸巾、鵠{敝毛}裘,履板而前。既見,共談移日,大器之。

《漢雜事》曰:于定國謙遜下士。士雖貧,徒步往過,皆與均禮。

又曰:公孫弘爲丞相,起客館,開閣延賢人,與參謀議。身自食脫粟飯一器,盡以俸祿與故人賓客。

又曰:倪寬爲人,卑體下士,務在得人心。擇用仁孝,推誠與下,不求名譽。

《英雄記》曰:袁紹有姿貌威容,愛士養名。既累世台司,賓客所歸,加以傾心折節,莫不爭赴其庭,士無貴賤與之抗禮。

環濟《吳中記》曰:孟仁,少以敏達知名,從南陽李恭學。其母賢而有智,爲作大被。或問其故,母曰:「小兒無德,以致客學者多貧,故爲大被,庶可得氣類相接也。」

《黃石公記》曰:黃梁昔將用兵,人有饋一簞醪者,使投之于河,令將士迎而飲之。夫一簞醪不能味一河水,三軍思爲之死,非滋味及之也。

劉向《新序》曰:燕相得罪于君,將出亡,召門下諸大夫曰:「能從我出乎?」三問莫對,燕相曰:「士之不足養也。」有進者曰:「饑年惡歲,士糟糠不足,而君之犬馬有餘。隆冬冽寒,士短褐不完,而君之台觀帷兼錦綉自若。財者君之所輕,死者士之所重也。君不能施君之所輕,而求得士之所重,難焉!」

《鬻子》曰:吾不恐四海之士留于道路也,吾恐其留門庭,是以四海之士皆至。

《莊子》曰:子張見魯哀公,不禮,僕夫而去,曰:「臣聞君好士,故不遠千里以見君。君之禮士也,有似葉公子高之好龍:室雕文盡寫以龍,于是天龍下之,窺頭于牖,拖尾于堂,葉公見之,弃而還走,失其魂魄,五色無主,是葉公非不好龍也,好夫似龍而非龍也。今君非不好士也,好夫似士而非士者也。」《新序》同。

《呂氏春秋》曰:張儀將西游于秦,過東周。客有語之于昭文君者曰:「張儀,壯士也,將西游于秦,願君之禮貌之。」昭文君見謂之曰:「寡人國雖小,請與客共之。」張儀還,北面再拜。

《淮南子》曰:楚時子發好求伎道之士。士有求者無不養。楚有善爲偷者,往見曰:「臣,楚市偷也,願以伎該一卒。」該,備也。一卒,一人。後無幾何,齊興兵伐楚,于是市偷進請曰:「臣有薄伎,願爲君行之。」子發曰:「諾。」不問其辭而遣之。偷則夜出解齊將軍之帷而獻之。子發因使人歸之,曰:「卒有出采薪者,得將軍之帷,謹歸之于執事。」明夕復往取其枕,子發又使歸之。明夕復因取簪,又使歸之。于是齊師大駭,將軍與軍吏謀之曰:「今夕不去,楚軍恐取吾首。」即還師而去。故伎無細薄,在人君用之。

又曰:淮南王安養士數千人,其中高才八人。蘇非、李南、左吳、陳田、伍被、雷被、毛被、晋昌,號爲八公。

《燕丹子》曰:荊軻之燕,太子自禦虛左,荊軻援綏不讓。後日與軻之東宮,臨池而觀,軻拾瓦投蛙。太子令人奉盤金,軻用抵蛙,盡而復進。軻曰:「非爲太子愛金也,臂痛耳。」後共乘千里馬,軻曰:「聞千里馬肝美。」太子即殺馬進肝。暨樊將軍得罪于秦,秦求之急,乃來歸,太子爲置酒陽華之台。酒中,太子出美人能琴者,軻曰:「好手!」琴者即進之。軻曰:「但愛其手。」太子即斷其手,盛以玉盤奉之。太子常與軻等案而食,同床而寢。

《呂氏春秋》曰:勾踐苦會稽之耻,欲深得民心,以致必死于吳。有甘肥不足分,弗敢食;有酒流之江,與民同之。

《韓子》曰:吳起出,遇故人而止之食,故人曰:「諾!」故人至暮不來,吳起至暮不食而待之。

《孫子》曰:楚莊王攻宋,有酒投之水,有食饋之賢,行軍中之有饑色者加賜之。

 人事部一百一十五 ↑返回頂部 人事部一百一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