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部一百三十五 太平御覽
卷四百九十五.人事部一百三十六
人事部一百三十七 

諺上编辑

《說文》曰:諺,傅言也。俗言曰諺。

《禮記·大學》曰:故諺有之:「人莫知其子之惡,莫知其苗之碩。」此謂身不修不可以齊其家。

《左傳·隱公》曰:滕侯、薛侯來朝,爭長。公使羽父請于薛侯曰:「周諺有之:山有木,工則度之;賓有禮,主則擇之。周之宗盟,異姓爲後。寡人若朝於薛,不敢與諸任齒。」

又曰:虞叔有玉,虞公求旃。弗獻,既而悔之。曰:「周諺有之,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吾焉用此,其以賈禍也。」乃獻之。

又曰:楚子爲陳夏氏亂故,伐陳,殺夏徵舒,滅陳爲縣。申叔時使于齊,覆命不賀,王使讓之。對曰:「人有言曰:牽牛以蹊人之田,而奪之牛。牽牛以蹊者,信有罪矣;而奪之牛,罰已重矣。」

又曰:公孫歸父會楚子于宋。宋人使樂嬰齊告急于晋。晋侯欲救之。伯宗曰:「不可!古人有言曰:雖鞭之長,不及馬腹。天方授楚,未可與爭。雖晋之强,能違天乎?諺曰:高下在心,高下,猶屈申也。川澤納污,山藪藏疾,瑾瑜匿瑕。國君含垢,含,忍也。垢,耻也。天之道也。

又曰:韓厥曰:「古人有言曰:殺老牛莫之敢尸。而况君乎?」

又曰:梗陽人有獄,魏戊不能斷,以獄上。其大宗賂以女樂。魏子將受之。閻沒、女寬退朝,待于庭。饋入,召之。比置,三嘆。魏子曰:「吾聞諸諺曰:惟食忘憂。吾子置食之間三嘆,何也?」同辭而對曰:「食畢,願以小人之腹而爲君子之心,屬厭而已。」

又曰:晋侯假道于虞以伐虢,宮之奇諫曰:「虢,虞之表也。虢亡,虞必從之,諺所謂輔車相依,唇亡齒寒者,其虞虢之謂乎!」

《論語》曰:孔子曰:「周任有言曰:陳力就列,不能者止。」

《家語》:孔子曰:「里語云:相馬以車,相士以君。弗可廢也。」

《國語》曰:晋重耳過鄭,鄭文公無禮。叔詹曰:「若不禮,則殺之。諺曰:黍稷無成,不能爲榮。黍不能蕃蕪,稷不能蕃殖。所生不疑,維德之基。」公不聽。

又曰:景王將鑄無射,之大林。無射,鐘名也,其律中林鐘也。鐘成,伶人告和。景王謂泠州鳩曰:「鐘果和矣。」對曰:「未可知也。諺曰:衆心成城,衆口鑠金。」

《戰國策》曰:昔者萊莒好謀,陳蔡好詐,莒恃越而滅蔡,信晋而亡。語曰:「騏驥之衰也,駑馬先之;孟賁之倦也,女子勝之。」

又曰:莊辛謂楚王曰:「鄙諺雲,見兔而顧犬,未爲晚也;亡羊而補牢,未爲遲也。」

史記》曰:鄙諺曰:「寧爲鶏口,無爲牛後。」

又曰:李將軍悛悛如鄙人,口不能道辭,及死,知與不知,皆爲盡哀。彼其忠實心誠信于士大夫也?諺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此言雖小,可以諭大。

又曰:諺曰:「千金之子,不死于市」,非空言也。

又曰:樗里子,滑稽多智,號曰「智囊」。秦人諺云:「力則任鄙,知則樗里。」

又曰:司馬相如諫武帝:「故鄙諺曰:家累千金者,坐不垂堂。此言雖小,可以喻大。」

漢書》曰:季布爲任俠有名。楚人諺曰:「得黃金百斤,不如季布一諾。」

又曰:韋賢少子玄成,復以明經歷位至丞相,故鄒魯諺曰:「遺子黃金滿籝,不如一經。」

又曰:于定國决疑平法,罪疑從輕,加審慎之心。朝廷稱之曰:「張釋之爲廷尉,天下無冤人;于定國爲廷尉,人自以不冤。」

又曰:王莽篡立,後復上苻命者,莽盡誅之。時揚雄校書天祿閣,使者欲收雄。雄恐,乃從閣自投,幾死。京師爲之語曰:「惟寂惟寞,自投于閣;爰清爰靜,無作苻命。」

又曰:范增往說項梁曰:「夫秦滅六國,楚最無罪。自懷王入秦不反,楚人憐之至今,故南公稱:楚雖三戶,亡秦必楚。」

又曰:樓護,字君卿,與穀永俱爲五侯上客,長安號之曰:「穀子筆札,樓君卿唇舌。」

又曰:成帝時,王吉子駿爲京兆尹,試以政事。先是,京兆有趙廣漢、張敞、王尊、王章,至駿皆有能名,故京師稱曰:「前有張、趙,後有三王。」

又曰:匡衡好學,諸儒爲之語曰:「無說《詩》,匡鼎來;匡說《詩》解人頤。」

又曰:少府五鹿充宗貴幸,爲《梁丘易》。玄帝好之,欲考其異同,令與諸《易》家論。充宗辯口,諸儒莫能抗。有薦朱雲者,召入,攝齋登堂,抗首而請,音動左右。故諸儒爲之語曰:「五鹿岳岳,朱雲折其角。」

又曰:文帝從霸陵,欲馳下峻阪,袁盎攬轡。上曰:「將軍怯耶?」盎曰:「臣聞千金子不垂堂,百金子不倚衡。」服虔曰:惜身不倚衡也。如淳曰:衡,樓殿邊棚楯。

又曰:杜欽,字子夏,少好經書,家富而目偏盲,故不好爲吏。茂陵杜業與欽同姓字,俱以才能稱于京師,故衣冠謂欽爲「盲杜子夏」以相別。欽惡以疾見詆,爲小冠,高廣材二寸,由是京師更謂欽爲「小冠杜子夏」,而業爲「大冠杜子夏」。

又曰:劉輔諫成帝立趙後,曰:「里語云:腐木不以爲柱,卑人不可以爲主。」

又曰:蕭育少與陳咸、朱博爲友,著聞當世。往者有王陽、貢公,故長安語云:「蕭、朱結綬,王、貢彈冠」,言其相薦達也。育與博後有隙,不能終,世以友爲難。

又曰:成帝爲太子,及即位,以張禹《論語》爲師,以上難數對己問經,爲《論語章句》獻之。諸儒爲之語曰:「欲爲《論》,念張文。」由是學者多從張氏,餘家浸微。

又曰:諸葛豐,玄帝擢爲司棣校尉,刺舉無所避,京師語曰:「間何闊,逢諸葛。」

又曰:王吉少時居長安,其東家有棗樹臨吉庭中,吉婦取以啖之,吉知而去婦。東家聞而欲伐樹,鄰里止之,因請吉還婦,爲之語曰:「東家有樹,王陽婦去;東家棗完,去婦復還。」

《東觀漢記》曰:陳忠上疏稱:語曰:「迎新千里,送故不出門。」

又曰:更始在長安中,爲之語曰:「灶下養,中郎將;爛羊胄,騎都尉;爛羊頭,關內侯。」

又曰:楊震少好學,受《歐陽尚書》于太常桓鬱,經明博覽,無不窮究。諸儒爲之語曰:「關西孔子楊伯起」。

又曰:明德馬後,時上欲封諸舅,外間白太后,曰:「吾自念親屬皆無柱石之功,俗語曰:時無赭,澆黃土。」

又曰:黃香,字文疆。京師號曰:「天下無雙,江夏黃童。」

又曰:戴馮爲侍中,京師語曰:「說不窮,戴侍中。」

《續漢書》曰:皇甫規歸,安定,鄉人有以貨買雁門太守者,亦還家,書刺謁規,規臥不迎。有頃曰:「王苻在門。」規驚遽而起,屣履出迎。時人爲之語曰:「徒見二千石,不如一縫掖。」

又曰:荀爽,字慈明,幼而好學,耽思經書,慶吊不行,徵命不應。潁川爲之語曰:「荀氏八龍,慈明無雙。」

又曰:陳蕃,字仲舉。諫桓帝曰:鄙諺言「盜不過五女門」,以女貧家也。今後宮之女,豈不貧國乎!」

又曰:楊政,字子行,少好學。京師語曰:「說經鏗鏗楊子行。」

范曄《後漢書》曰:井丹,字太春。通五經,善談論,京師語曰:「五經紛綸井太春。」

又曰:李固遺黃瓊書曰:「自生人以來,平代少而亂俗多,必待堯、舜之君,此爲治終無時矣。常聞語曰:者易缺,皎皎者易污。《陽春》之曲,和者必寡。」

謝承《後漢書》曰:宋弘宴見,上令主坐屏風後。上謂弘曰:「諺言貴易交,富易妻,人情乎?」弘曰:「貧賤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上顧謂主曰:「事不諧矣。」

又曰:許慎,字叔重。性淳篤,少博學經籍,馬融常推敬之。時人爲之語曰「五經無雙許叔重」。

又曰:馬後履行節儉,事從簡約。馬廖慮以美業難終,上疏長樂宮,以勸成德政,長安語曰:「城中好高髻,四方且一尺;城中好廣眉,四方畫半額;城中好大袖,四方全匹帛。」斯言如戲,有切事實。

又曰:胡廣,字伯始。一爲司空。再作司徒。三在太尉。京師諺曰:「萬事不理,詣胡伯始。」

袁山松《後漢書》曰:桓帝時,京師稱曰:「李玄禮岩岩如玉山,陳仲舉軒軒如千里驥。」

又曰:桓帝時,南陽語曰:「朱公叔肅肅如松柏下風。」

又曰:公沙穆有六子,時人號曰:「公沙六龍,天下無雙。」

《蜀志》曰:馬良,字季常,襄陽宜城人。兄弟五人,幷有才名,鄉里爲之諺曰:「馬氏五常,白眉最良。」良眉中有白毛,故以稱之。

《晋書》曰:歐陽建,字堅石,世爲冀方碩族。雅有理思,才藻美贍,擅名北州。人爲之語曰:「渤海赫赫,歐陽堅石。」

又曰:王瑉,字季琰。少有才藝,善行書,名出其兄。時人爲之語曰:「法護非不佳,僧珍難爲兄。」僧珍,瑉小字也。

又曰:石苞,字仲容,渤海南皮人也。雅曠有智局,容儀偉麗,不修小節。故時人爲之語曰:「石仲容,姣無雙。」

又曰:衛。琅琊王澄有高名,少所推服,每聞言,輒嘆息絕倒。故時人爲之語曰:「衛談道,平子絕倒。」

又曰:阮瞻見司徒王戎,戎問曰:「聖人貴名教,老、莊明自然,其旨同異?」瞻曰:「將無同。」戎諮嗟良久,即命辟之。時人謂之「三語掾」。

又曰:劉惔,字真長,沛國相人也。祖弘,字終嘏,光祿勛。弘兄粹,字純嘏,侍中。弟潢,字沖嘏,吏部尚書,幷有名中朝。時人語曰:「洛中雅雅有仁蹬。」

又曰:劉與,字慶孫。俊朗有才局,與琨幷尚書郭奕之甥,名著當時。京師爲之語曰:「洛中奕奕,慶孫、越石。」

又曰:裴秀,少好學,有風操。時人語曰:「後進領袖有裴秀。」

又曰:荀闓,字道明,亦有名稱。京都爲之語曰:「洛中英英荀道明。」

又《羊祜傳》曰:王衍嘗詣祜陳事,辭甚俊辯。祜不然之,衍拂衣而起。祜顧謂賓客曰:「王夷甫方以盛名處大位,然敗俗傷化,必此人也。」步闡之役,祜以軍法將斬王戎,故戎、衍幷憾之,每言論多毀祜。時人爲之語曰:「二王當國,羊公無德。」

又《趙王倫傳》云:張林等諸黨皆登卿將,幷列大封。其餘同謀者咸超階越次,不可勝紀,至于奴卒厮役亦加以爵位。每朝會,貂蟬盈坐,時人爲之諺曰:「貂不足,狗尾續。」

又曰:王坦之,字文度。弱冠與郗超俱有重名,時人爲之語曰:「盛德絕倫郗嘉賓,江東獨步王文度。」嘉賓,超小字也。

《魏書》曰:夏侯淵爲將,赴急疾,常出敵不意。故軍中語曰:「典軍校尉夏侯淵,三日五百六十千。」

《魏略》曰:韓暨、韓宣爲大鴻臚,稱職。語曰:「大鴻臚,小鴻臚,前後履行相曷如。」

又曰:賈洪,字叔業。好學有才,特精于《春秋左傳》,與馮翊、敬危才學最高。故衆人爲之語曰:「州中曄曄賈叔業,辯論汹汹敬文通。」

又曰:成都王潁伐長沙王,募免奴爲軍,自稱四部司馬。市郭人素謬語奴爲尚,故里語曰:「三部司馬階下兵,四部司馬尚長明,欲知太平須石鱉鳴。」

又曰:太祖使盧洪、趙達撫軍,主刺舉,軍中語曰:「不畏曹公,但畏盧洪;曹公尚可,趙達殺我。」

《晋中興書》曰:褚齊,字季野。桓彝目之季野「皮里陽秋」。

又曰:薛兼、紀瞻、閔鴻、顧榮、賀循,同志友善,號曰「五俊」。

又曰:中宗渡江,王導群從,同心翼戴。時人語曰:「王與馬,共天下。」

又曰:杜預在內七年,損益不可勝數,朝野稱之,號曰:「杜武庫」,言無所不有。

《宋書》曰:顔竣,字士遜,爲吏部尚書。賓客喧訴,常歡笑答之。時人爲之語曰:「顔竣瞋而與人官,謝莊笑而不與人官。」

又曰:高祖壯士丁午,有氣力。時人語曰:「勿跋扈,付丁午。」

又曰:王玄謨禦下少恩,將士爲之語曰:「寧作年徒,不逐玄謨。」

《齊書》曰:長沙威王晃,代兄映爲寧朔將軍、淮南宣成二郡太守。初,沈攸之事起,晃便弓馬,多從武客,熏赫都街,時人爲之語曰:「煥煥蕭四傘。」

崔鴻《前秦錄》曰:梁讜,字伯言,博學有俊才,與弟熙俱以文藻清麗,見重一時。時人爲之語曰:「關東堂堂,二申兩房;未若二梁,瑰文綺章。」

崔鴻《前凉錄》曰:辛攀,字懷遠,隴西狄道人。父,尚書郎;兄鑒曠、弟寶迅,皆以才識知名。秦雄爲之語曰:「五龍一門,金友玉昆。」

《後魏書》曰:濟南王玄與從兄安豐王、中山王齊名。時人爲之語曰:「三王楚楚盡琳琅,未若濟南備圓方。」

又曰:靈太后幸左藏,賜諸臣。儀同、陳留公李崇,章武王融幷以所負多,顛僕于地,崇乃傷腰,融至損脚。時人爲之語曰:「陳留、章武,傷腰折股。貪人敗類,穢我明主矣。」

又曰:初,廣平人李波爲逋逃之藪,公私咸患。百姓爲之語曰:「李波小妹字雍容,褰裙逐馬如卷蓬,左射右射必叠雙。婦女尚如此,男子舟阝可逢!」刺史李安世設方略誘波及諸子侄三十餘人,斬于鄴市。

又曰:祖瑩與陳郡袁翻齊名秀出,時人爲之語曰:「京師楚楚袁與祖,洛中翩翩祖與袁。」

又曰:李謐,字永和。初師事小學博士孔。數年之後,還就謐請業。同門生爲之語曰:「青青成藍,藍謝青,師何常,在明經。」

《陳書》:張種少恬靜,居處雅正,不妄交游,傍無造請,時人爲之語曰:「宋稱敷、演,梁則卷、充。清處學尚,種有其風。」

《隋書》:崔亻キ與屯頓丘李若俱見稱重,時人爲之語曰:「京師灼灼,崔亻キ、李若。」齊亡,歸鄉里,仕郡爲功曹。

又曰:何妥少聰明,時蘭陵蕭春亦俊才,住青陽巷,妥住白楊頭。時人爲之語曰:「世有兩俊,白楊何妥,青陽蕭。」其見美如此。

 人事部一百三十五 ↑返回頂部 人事部一百三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