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章部十二 太平御覽
卷六百九十六.服章部十三
服章部十四 

编辑

《說文》曰:帶,紳也。男子鞶帶,婦人帶絲,象系珮之形。帶必有巾,故從巾。

《釋名》曰:帶,蒂也,著於身如物蒂也。

《易·訟卦》曰:或賜之鞶帶,終朝三褫之。鞶,命服之草帶上飾也。

《禮記·玉藻》曰:革帶博二寸。

漢書》曰:文帝遺匈奴黃金飾具帶一,黃金犀毗。

又班固《與竇將軍箋》云,復賜固犀毗金頭帶,此將軍所帶也。

《東觀漢記》曰:楊賜拜太常,詔賜自所服冠幘綬玉,兼革帶。

又曰:鄧遵破匈奴,上賜金剛鮮卑緄帶一具。

《典略》曰:文帝嘗賜劉楨廓落帶,其後師死,欲取之為象,因與啁楨云:「夫物因人而貴,故在賤者之所不御至尊之側。」楨答曰:「荊山之璞,耀元后之寶;隨侯之珠,燭眾女之好;南垠之金,登窈窕之首;鼲鼯之尾,綴侍臣之幘。此皆伏朽壞之下,潛污泥之中,而揚光欽簇之上,發彩疇昔之外。楨所帶無他妙飾,若實殊異,上可納也。」

《魏略》曰:疏勒王獻大秦赤石帶一枚。

又曰:漢陽嘉三年,疏勒王獻海西責石金帶。

《吳書》曰:陸遜破曹休於石亭,上脫御金校帶以賜遜,又親以帶之,為鈎絡帶。

《吳錄》曰:鈎絡者,鞍飾革帶也,世名為鈎絡帶。

《齊書》曰:張融形貌短醜,精神清徹。王敬則見融革帶寬,殆將至骼,謂曰:「革帶太急。」融曰:「既非步吏,急帶何為?」

《後周書》曰:隨文作相,李穆曰:「周德既衰,愚智共悉,天時若此,豈能違天?」乃遣使謁隨文帝,并上十三金帶,蓋天子服也,以微申其意。

《戰國策》曰:魯仲連謂田單曰:「將軍黃金橫帶,而馳乎淄澠之間,有生之樂,無死之心。」

《楚漢春秋》曰:北郭先生獻帶於淮陰侯,曰:「牛馬為人任用,力盡猶不置其革。」

吳時《外國傳》曰:大秦國人皆著褶、絡帶。

又曰:扶南人悉著鈎絡帶。

《穆天子傳》曰:天子北徵,舍於珠澤,獻白玉食,天子賜黃金之環三五,朱帶具飾三十。西徵至赤烏氏,先出自周宗,乃賜赤烏之人具帶五十。

《鄴中記》曰:石虎皇后女騎腰中著金環,參縷帶。

《述異記》曰:夏侯祖欣為兗州刺史,喪於官,沈僧榮代之。祖欣見形詣僧榮,沈床氏有一織成乏飾絡帶,夏侯曰:「此帶殊好,豈能見之與?」沈曰:「甚善。」夏侯曰:「卿直許,終不見關,必以為施,可命焚與沈。」沈對前燒,視此帶,己在夏腰矣。

應璩《新詩》曰:革帶繩為復,舄穿無底。

大帶编辑

《論語·衛靈公》曰:子張問行。子曰:「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貉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篤敬,雖州里行乎哉?」子張書諸紳。紳,大帶。

《詩·芄蘭》曰:容兮遂兮,垂帶悸兮。容儀可觀,珮玉遂遂然垂,其紳帶悸悸焉有節度。

又《野有死》曰:無感我兮,無使ζ也吠。

又《都人士》曰:彼都人士,垂帶而厲。彼君子女,卷髪如蠆。匪伊垂之,帶則有餘。匪伊卷之髪則有旟。旟,揚也。

又《鳴鳩》曰:淑人君子,其帶伊絲,其帶伊絲,其弁伊騏。騏,騏文也。弁,皮弁也。其帶伊絲,謂大帶也。大帶用素絲以雜色飾馬,騏當作琪,以玉為之。

《禮·玉藻》曰:凡侍於君,紳垂足如履齊。紳重則磬折,齊裳下緝。

又曰:紳長制:士三尺,有司二尺有五寸。子游曰:「三分帶下,紳居二焉,結三齊。

又曰:素帶終辟,大夫素帶垂辟,士練帶率下辟,居疏圊帶,弟子縞帶。素帶終辟,謂諸侯也。辟讀如裨冕之裨,謂以繒彩飾其側也。

编辑

《釋名》曰:上曰衣,下曰裳。裳,障也,以自障也。

《易·坤卦·六五》曰:黃裳元吉。《象》曰:黃裳元吉,文在中也。

又《易·系》曰:黃帝堯舜垂衣裳而天下治。

《尚書大傳》曰:舜曰:「精華己竭,褰裳去之。」

《詩·緇衣》曰:子惠思我,蹇裳涉洧。

又《雞鳴》曰:東方未明,顛倒衣裳。箋云:朦壺氏掌漏刻之節,東方未明而為己明也。

又《葛屨》曰:摻摻女手,摻摻猶縴縴也。可以縫裳。要之衤棘音戟之,好人服之。要,礻要;衤棘,領也。

又《七月》曰:載玄載黃,我朱孔陽,為公子裳。陽,明也。

又《鴻雁》曰:乃生男子,載衣之裳,載弄之璋。

《禮·玉藻》曰:衣正色,裳間色。

又《曲禮上》曰:諸母不漱裳。

《左傳》曰:華登以吳師救華氏。齊烏枝明曰:「用少莫如齊致死,齊致死莫如去備。彼多兵矣。請皆用劍從之。」華氏北,復即之。廚人濮以裳裹首,而荷以走,曰:「得華登矣。」遂敗華氏於新里。

《春秋演孔圖》曰:驅除名政,衣吾衣裳,坐吾曲床,濫長九州滅六王,至於沙丘亡。

《後漢書》曰:祭遵為人廉約,夫人裳不加緣。

《東觀漢記》曰:鮑宣妻桓氏女,字少君。宣嘗就少君父學,父奇其清苦,以女妻之,裝送甚盛。宣謂妻曰:「少君生富驕習美飾,而吾貧賤,不敢當。」妻乃悉歸侍御服飾,更著短布之裳。

《續漢書與服志》曰:樊噲常持鐵盾。聞項羽有意煞漢王,噲裂裳以裹盾,冠之入軍門,立漢王旁。

《管子》曰:桀之時,女樂三千人,無不服盾文繡衣裳者。

《鄧析子》曰:責疲者以舉千鈞,督跛者以及走兔,驅騏驥於廷,求猿猴於檻。斯逆理而求之,猶倒裳以索領也。

《晏子春秋》曰:景公飲酒,數日衣縠繡之裳,一衣而五彩具焉。

又曰:景公飲酒數日,去冠披裳,自鼓盆甕而己。

《淮南子》曰:楚欲攻宋。墨子聞之,自魯趨而往,十日十夜,足重繭而不休息,裂裳而裹之,至於郢,見楚王。

《風俗通》曰:禹入裸國,欣起而解裳。俗說禹治水,乃播入裸國。君子入俗,不改其恆,於是欣焉而解裳也。原其所以,當言皆裳。裸國,今吳即是也。被髪文身,裸以為飾,蓋正朔所不及也,猥見大聖之君,悅禹文德,欣然皆著衣裳矣。

郭子橫《洞冥記》曰:東方朔生三日而母死,鄰母得而養之。經歲,母忽失朔,累月暫歸。後復去家萬里,見一枯樹,脫白布裳掛樹,裳化為龍。

《嵇康集·目錄》曰:孫登字公和,於汲郡北山中為土窟,夏則編草為裳,冬則以髪自覆。

崔駰《達旨》曰:有事則褰裳,濡足。

劉梁《七舉》曰:黼黻之服,紗縠之裳。繁飾參差,微鮮若霜。

《古樂府·陌上桑》曰:秦氏有好女,自名為羅敷。緗綺為下裳,紫綺為上襦。

傅玄《裳銘》曰:上衣下裳,天地則也;服從其宜,君子德也。

《楚辭》曰:青雲衣兮白霓裳。

又曰:彩薜荔以為裳。

又曰:披彩裳之芬芳。

又曰:制芰荷以為衣兮,集芙蓉以為裳。

揚雄《反騷》曰:被芙蓉之朱裳。

编辑

《釋名》曰:裙,下裳也,連接裙幅也。緝,下橫縫緝,其下也。緣,裙之緣也。

又曰:裙,里衣也。古服裙不居外,皆有衣籠之。

揚雄《方言》曰:陳魏之間謂裙為帔,音披繞衿謂之裙。

《東觀漢記》曰:王良為司徒司直,妻布裙,徒跣曳柴。

《續漢書》曰:漢明德太后禿裙不緣。

又《五行志》曰:獻帝時女子好為長裙,而上甚短。

《魏略》曰:惇煌俗,婦人作裙,攣縮如羊腸,用布一匹,皇甫隆為太守,禁改之。

《魏志》曰:管寧恆著布裙。

《宋書》曰:羊欣字敬元,年二十,時王獻之為吳興太守,甚知愛之,欣嘗夏月著新絹裙晝寢。獻之入縣見之,書裙數幅而去,欣書本工。因此彌善。

《齊書》曰:魚復侯子響不道,帝以兵圍之。有司奏絕子響屬籍,賜為蛸氏。子響密作啟數紙,藏妃王氏{君巾}腰中,具自申明,云:「輕舫還闕而不得見,此苦之深,惟願矜之,無使竹帛,齊有反父之子,父有害子之名。」

《後魏書》曰:河間人齊與太武攻赫連昌,帝以微服入其城。齊固諫,不許,乃與數人從帝入城內。既覺,諸門悉閉,帝及齊等因入其宮中,得婦人裙,系之槊,帝乘而上,因此得拔,於齊有力焉。

《北齊書》曰:世祖為胡皇后造真珠裙,積所費不可勝計。後被火燒之。

《晉東宮舊事》曰:皇太子納妃,有絳紗復裙,絳碧結綾復裙,丹碧紗紋雙裙,紫碧紗紋雙裙,紫碧紗紋繡纓雙裙,紫碧紗縠雙裙,丹碧杯文雙裙。

《山陵故事》曰:梓宮有緗絳雙裙,無腰。

《晉宋舊事》曰:崇進皇太后為太皇太后,有絳碧絹雙裙,絳絹褥裙,緗絳紗復裙,白絹裙。

《四王起事》曰:惠帝還洛陽,得蘿骺車一乘,以單帛裙為幃。

《河東記》曰:西河無蠶桑,婦女著碧纈裙,上加細布裳。

《秦州記》曰:婦人著裙,制乃三十餘幅。

崔鴻《十六國春秋·後趙錄》曰:孟卓字君偉,少修苦之志,著單裙,十年不換。

《西京雜記》曰:趙飛燕為皇后,其女弟上織成↓裙。

《列女傳》曰:梁鴻妻孟光,布裙荊釵。

《汝南先賢傳》曰:戴良嫁五女,皆布裙,無緣裙四等。

《真人內傳》曰:南極夫人被錦,服青羽裙。

《俗說》曰:車武子婦大妒,夜恆出掩襲車。車後呼其婦兄顏熙夜宿共眠,取一絳裙掛著屏風上。其婦果來,拔刀徑上床,發欲刃床氏人。定看,乃是其兄,於是慚羞而退。

繁欽《定情詩》曰:何以合歡欣,紈素三條裙。

《近游賦》曰:著紫裙之裨蓰。

又曰:帽有四角之隆,裙有三條之煞。

编辑

《晉書》曰:王澄之荊州,送者傾城,澄脫衣,著犢鼻禈,上樹取鵲[B218]音寇旁若無人。

《晉記》曰:客詣劉伶,值其裸袒,因責伶。伶笑曰:「吾以天為屋,以屋為禈,諸君不當入,何怨乎?」

《宋書》曰:桂陽侯義融孫冕字茂德,性庸鄙,為郢州刺史,暑月露禈上廳事。

《齊書》曰:郁林王常裸袒,著紅縠緄。

《梁書》曰:周弘正善玄理,為當世所宗。藏法師於開善寺講說,門徒數百。弘正年少未知名,著紅禈錦絞髻,踞關而聽,眾卻曙之,弗譴也。既而乘閑進難,舉坐盡傾。法師疑非世人,覘知,相賞狎。弘正後為左民尚書,夏月著犢鼻禈,衣朱衣,為有司所奏彈。其放達如此。

又曰:吉士瞻,少時嘗於南蠻國中擲搏,無禈褰露,為儕輩所侮。及平魯休烈軍,得絹三萬匹,乃作百禈,其外并賜軍士,不以入室。

又曰:謝几卿性通脫,在省署夜著犢鼻禈,與門生登ト道,飲酒酣呼,為有司糾奏,坐免。

《西京雜記》曰:司馬相如初與卓文君至成都,遂相謀還成都賣酒,相如自著犢鼻禈滌器,以恥王孫也。

《世說》曰:范宣潔行廉約。韓伯字康伯,為豫章太守,遺百匹絹不授,減五十匹復不授。如是減半,遂至一匹,既終不授。韓後與范載,就車中裂二丈與范,云:「人寧可使婦無禈耶?」范笑而授之。

阮籍《大人先生傳》曰:群虱之處禈,逃於深縫,自以為吉宅。君子之處城中,何異虱處禈中乎?

《竹林七賢論》曰:諸阮皆儒學富財,惟阮咸好酒,家貧。俗七月七日曬衣,諸阮庭中并列糹弟錦,咸以長竿掛犢鼻布衤昆。人問之,曰:「未免能俗,聊復爾爾。」

《語林》曰:桓宣武性儉,著故禈,上馬不調,禈敗,五形遂露。

 服章部十二 ↑返回頂部 服章部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