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用部十二 太平御覽
卷七百一十一.服用部十三
服用部十四 

编辑

《東宮舊事》曰:皇太子初拜,有馬齒呈事箱四枚。

《漢武帝內傳》曰:帝崩時遺詔,以雜道書四十卷置棺中。至延康二年,河東功曹李及入上黨抱犢山,彩藥於岩室中,得此書,盛以金箱,卷後題日月,是武帝時河東太守張純以箱及書奏上之。武帝時左右見之,涕泣曰:「此是帝崩時殯殮物。」宣帝愴然,以書付茂陵,安合如故。

晉陸雲《與兄機書》曰:一日行曹公器物,有書箱五枚。想兄識彥高,書箱甚似之。

巾箱编辑

《漢武內傳》曰:武帝見西王母巾箱中有一卷書,王母曰:「此《五岳貞形圖》,昨青城諸仙就我求,今當付之。」

《宋書》曰:元凶劭殺逆,南陽公主見女巫嚴道育云:「天神當賜符應。」時主夕臥,見流光相隨,狀若螢火,遂入巾箱,化為雙珠,圓青可愛,因是巫蠱而敗。

《齊書》曰:衡陽王鈞常手自細書寫五經,部為一卷,置於巾箱中,以備遺忘。侍讀賀問曰:「殿下家自有墳索,復何須蠅頭細書,別藏巾箱中?」答曰:「巾箱中有五經,於檢閱易,且一更手寫,則永不忘。」諸王聞而爭效為,巾箱五經自此始也。

《世說》曰:威法濟者,義興人。其兒年二十得病,經年,有神來語,言:「床席不淨,神何處得坐?」曰:「有漆巾箱甚淨,神何不入中?」因內新果於箱中,覺有聲,以箱蓋覆之。於是便聞箱中動搖,即以衣傅之,可五升米重,而病愈。

《異苑》曰:晉孝武太元末,每聞手巾箱中有鼓吹鞞角之音。帝是歲崩,天下大亂。

编辑

《說文》曰:簞,笥,飯及衣之器也。

《尚書》曰:惟衣裳在笥。

《論語》曰:一簞食,一瓢飲。簞,笥也。

《東觀漢記》曰:上問弟五倫:「卿為市掾,人有遺卿母一笥餅,卿從外來見之,奪磨扔,探口中餅出之。」倫對曰:「實無此,眾人以臣愚蔽,故為生此語。」

《東觀漢記》曰:上聞王郎將軍至,復驚去,馮異進笥麥飯,兔肩。

《續漢書》曰:世祖微時,系南鳴市獄,市吏以一笥飯與之。

《吳越春秋》曰:越以文笥七枚獻吳王。

《西京雜記》曰:宣帝以虎魄笥盛身毒寶鏡。

《風俗通》曰:孝靈帝建寧中,京師長者皆以葦辟方笥為妝具。時有識者竊言:「葦方笥,郡國獻篋也。今珍用,天下皆當有罪讞於理官也。」後黨錮皆讞廷尉,卻墅悉入方葦笥中,斯為驗矣。

張衡《綬笥銘》曰:南陽太守鮑德有詔所賜先公綬笥,傳世用之,更治笥。平子為德主簿,故為之銘也。

编辑

《說文》作極,曰:笈,驢上負也。

《風俗記》曰:笈,學士所以負書,箱如冠藉箱也。

謝承《後漢書》曰:徐稚字孺子,公車五徵,皆不降志。其有喪,負笈弗︴行五里也。

又曰:袁閎字夏甫,汝南人也。博覽群書,常負笈尋師,變易姓名。

又曰:高弘字伯武,河內山陽人。為琅琊相,到官,自負笈,單步入界,聽彩風俗。

又曰:蘇章字士成,北海人,負笈追師,不遠萬里。

又曰:方諸字聖明,負笈到三輔,無朮不覽。

又曰:郎宗負笈賣卜給食,諸公表上博士徵宗,宗負笈遁去。

《李固傳》曰:固父為三公,而固步行負笈,千里從師。

《拾遺錄》曰:漢惠帝時有仙人韓稚,東至沈離國,遇其人洞室負笈,而問其年几何。

《漢武內傳》曰:上元夫人語武帝曰:「阿母令以瓊笈妙蘊發紫台之文賜汝。」

火籠编辑

《方言》曰:南楚江沔之間籠謂之,或謂之{奴},陳楚宋魏之間謂之庸君,今薰籠是也。

《齊書》曰:卞彬性飲酒,火籠什物多諸詭異,自稱卞田居。

又曰:范述曾為永嘉太守,有善政,徵為游擊將軍,郡故舊送錢二十餘萬,一無所授,惟得白桐木火籠朴十餘枚而己。

《梁書》曰:臨賀王正德為吳郡太守,正德自謂應居儲嫡,心常怏怏。後奔魏,初去之始為詩一絕,內火籠,曰:「楨屈曲盡,蘭麝氣氳銷。欲知懷炭日,正是履冰朝。」

《修復山林故事》曰:當梓宮中有象牙火籠。

《東宮舊事》曰:太子納妃,有漆畫手巾薰籠二、條大被薰籠三。

《西京雜記》曰:漢制:天子以象牙為籠;上皆散花文,後宮則五色綾文。

劉向《別錄》曰:淮南王有《薰籠賦》。

齊謝《詠竹火籠詩》曰:庭雪亂如花,井水粲成玉。因炎入豹袖,懷溫奉芳蓐。體密用宜通,文斜性非曲。

梁范靜妻沈詠《五彩竹火籠詩》曰:可憐潤霜雪,縴剖后毫分。織作回風莒,制為縈綺文。含芳出珠被,耀綠接緗裙。徒嗟今麗飾,豈念昔凌雲?

 服用部十二 ↑返回頂部 服用部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