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部四 太平御覽
卷九百五十六.木部五
木部六 

编辑

《毛詩》曰:《東門之枌》,疾亂也。幽公荒滛,男女棄其舊業,亟會於道路,歌舞於市井爾。東門之枌,枌,白榆也。宛丘之栩,子仲之子,婆娑其下。

又《山有樞》曰:山有樞,隰有榆。

《毛詩義疏》曰:駮馬,梓榆也。駮犖,呂角切。遙視似駮馬。

《周禮·秋官》曰:烜氏四時變國火,春取榆柳之火。

《禮記·內則》曰:菫、荁、枌、榆、免、薨、滫、髓以滑之。榆曰白枌。

《春秋元命苞》曰:三月榆莢落。

《春秋運斗樞》曰:玉衡星散為榆。

《爾雅》曰:蓲,荎。音歐、迭。郭璞曰:《詩》云:「山有樞」,今之刺榆。無枯,其實荑。枯,榆也。生山中。葉圓而厚。剝皮,合漬之,其味辛香,所謂蕪荑也。

《說文》曰:榆,白枌也。梗,山枌榆,有刺,莢,可以為蕪荑。

史記》曰:凡望雲氣,平望在榆上下,千餘二千里也。

漢書》曰:高祖禱豐枌榆社。張晏曰:枌榆社,在豐東北三十里。或曰:枌榆,鄉名也,高祖里社也。

又《天文志》曰:成帝河平元年,旱傷麥,民食榆皮。

又《循吏傳》曰:龔遂為渤海太守,勸民務農桑,令口種榆一樹。

《魏志》曰:鄭澤為魏郡太守,百姓乏材木,乃課種榆為籬。

《後魏書》曰:太祖道武皇帝諱珪,七月七日生三合陂北。明年有榆生於埋胎處,遂成林。

又曰:桓帝曾中蠱,歐吐之地,乃生榆木。

《趙書》曰:從幽州大道滹沱造浮橋,植行榆五十里,置行宮。

《管子》曰:五沃之土,其榆條長。

《莊子》曰:鵲上高城之垝,而巢於高榆之顛,城壞巢折,凌風而起。故君子之居世也,得時則義行,失時則鵲起。

《淮南萬畢術》曰:八月榆檽,音而。令人不飢。注曰:以美酒漬榆檽,曝乾,以清粱米、紫莧實,蒸,令相合。欲不食者,三指撮酒以服之,即不飢耳。

《韓詩外傳》曰:楚莊王將伐晉,曰:「敢諫者死!」孫叔敖進諫曰:「臣園中有榆,榆上有蟬。蟬方奮翼悲鳴,飲清露,不知螳蜋之在後,曲頸欲食之;螳蜋方欲食蟬,不知黃雀在後,舉頭而欲啄之;黃雀食螳蜋,不知童子挾彈在榆下欲彈之;童子方彈黃雀,不知在前有深坑,後有掘株也。」楚乃息伐。

桓譚《新論》曰:劉子駿信方士虛言,為神仙可學。余見其庭下大榆樹,久而剝折,指謂曰:「彼樹無情,然猶朽蠹,人雖欲愛養,何能使之不衰?」

《愽物志》曰:食枌榆,則眠不欲覺。

《晉宮闕名》曰:華林園,榆十九株。

《雜五行書》曰:舍北種榆九株,蠶大得。

《廣志》曰:有姑榆,有郎榆。郎榆無莢,材又任車用,至善。青蠡者出渤海東,先以供官。

《石虎鄴中記》曰:襄國鄴路,千里之中,夾道種榆。盛暑之月,人行其下。

《鄒子》曰:春取榆柳之火。

《范子計然》曰:蕪荑出地,赤心者善。

《汜勝之書》曰:種禾無期,因地為時。三月榆莢雨時,高地強土可種禾。

崔寔《四民月令》曰:二月榆莢成者,收乾以為醬。隨節早晚,勿失其適。

《夢書》曰:榆為人君,德至仁也。夢採榆葉,受賜恩也;夢居樹上,得貴官也;夢其葉滋茂,福祿存也。

《古樂府詩》曰:天上何所有?歷歷種白榆。

應璩《與龐惠恭書》曰:見所上利民之術,殖濟南之榆,栽漢中之漆。

嵇康《養生論》曰:豆令人重,榆令人暝,愚智所知也。

编辑

《易緯》曰:桐枝濡毳,而又空中,難成易傷,須成氣而後華。

《尚書·禹貢》曰:嶧陽孤桐。嶧山之陽,特生桐,中為琴瑟。

《毛詩·卷阿》曰:梧桐生矣,于彼高崗。梧桐,柔木也。

又《定之方中》曰:樹之榛栗,椅桐梓漆,爰伐琴瑟。

《詩義疏》曰:梓實桐皮曰椅,今民云梧桐也。有青桐、白桐、赤桐。白桐宜琴瑟,今雲南{左牛右羊}牱人績以為布。

《禮記·月令》曰:清明之日,桐始華。《周書》曰:不始華,歲有大寒。

《禮斗威儀》曰:君乘火而王,其政平,梧桐為常生。

《爾雅》曰:櫬,梧也。今梧桐。榮,桐木。即梧桐。

《後漢書》曰:蔡邕泰山行見爨桐,聞爆聲,曰:「此良木也!取而為琴。」

《齊書》曰:豫章王於邸{左玄無上點右邑}起山,列種桐竹,號為桐山。武帝幸之,置酒為樂。

《管子》曰:五沃之土,其木宜桐。

《莊子》曰:外乎子之神,勞乎子之精,倚樹而吟,據梧而瞑。神不休於性分之內則外矣,精不正於自足之極則勞矣。故行則倚樹而吟,坐則據梧而瞑。言有情者之自困。

又曰:鵷鶵發南海而飛到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竹實不食。

又曰:空門來風,桐乳致巢。司馬彪注曰:門戶空,風喜投之;桐子似乳,着葉而生,烏喜巢之。

《孟子》曰:今有場師,舍其梧檟,養其樲音二棘,則為賤場師矣。弃大取小。

《呂氏春秋》曰:成王與唐叔虞燕居,援桐葉以為圭,曰:「以此封汝。」虞喜,以告周公。周公請封虞,成王曰:「余與虞戲也。」周公曰:「臣聞之,天子無戲言。」於是遂封叔虞於晉。

《淮南子》曰:智有所不足,故桐不可以為弩。

又曰:夫以巨斧擊桐薪,不待利時良日而後破之;加巨斧桐薪之上,而無人力之奉,雖順招搖挾刑德,招搖,斗杓也。刑,十二辰;德,十日也。而弗能破者,以其無勢也。

《淮南萬畢術》曰:桐木成云。取十石瓦甖,滿中水,置桐甖中,蓋之,三四日,氣如雲作。

董仲舒《請雨書》曰:秋以桐魚九枚。

《風俗通》曰:梧桐生於嶧山陽巖石之上,採東南孫枝為琴,聲甚清雅。

《遁甲經》曰:梧桐不生,則九州異。梧桐以知日月正閏,生十二葉,一邊有六葉。從下數,一葉為一月,至上十二葉。有閏,十三葉小餘者,視之,則知閏何月也。不生,則九州各異君,天下不同也。

《王逸子》曰:木有扶桑、梧桐、松柏,皆受氣淳矣,異於群類者也。

《秦記》曰:初,長安謠云:「鳳凰鳳凰,止阿房。」符堅遂於阿房城植桐數萬株,以待之。其是,慕容沖入阿房城而止焉。沖,小字鳳凰。

《廣志》曰:梧桐有白者。剽國有白桐木,其葉有白毳。取其毳,淹漬緝績,織以為布。

《遊名山志》曰:吹臺有高桐,皆百圍。嶧陽孤桐,方此為劣。

《鄒山記》曰:鄒山,古之嶧山,魯穆公改為鄒。今鄒山嶧陽猶多桐樹。

《齊地記》曰:城北十五里,有梧臺,即梧宮也。

《論衡》曰:李子長為政,欲知囚情,以梧桐為之象囚形,乃鑿地為塪,臥木囚其中,曰:「罪若正,木囚不動;若有冤,木囚動。出人之精誠着木人也。」

《華陽國志》曰:益州有梧桐木,其華綵如絲,人績以為布,名曰:華布。

沈懷遠《南越志》曰:青桐華頗似木綿,而輝重過之。

《晉宮閣名》曰:華林園,青、白、桐三株。

伏侯《古今注》曰:昭帝元鳳三年,馮翊人獻桐枝,長六尺九,枝枝一葉。

《異苑》曰:晉武帝世,吳郡臨平岸崩,出一石皷,打之無聲。以問張華,華云:「可取蜀中桐材,刻作魚形,扣之則鳴矣。」於是如言,音聞數十里。

又曰:句章吳平門前,忽生一株青桐樹,上有謠歌之聲。平惡而斫殺。平隨軍北征,首尾三載,死桐欻自還立於故根之上。又聞樹巔空中歌曰:「死樹今更青,吳平尋當歸。適聞殺此樹,已復有光輝。」平尋歸,如鬼謠。

祖台之《志恠》曰:騫保至檀丘塢上北樓宿,暮皷二中,有人着黃練單衣、白帢,將人持炬火上樓。保懼,藏壁中。須臾,有二婢上,使婢迎一女子上,與白帢人入帳中宿。未明,白帢人輙先去。如是四五宿。後向晨,白帢人才去,保因入帳中,持女子問:「向去者誰?」答曰:「桐侯郎,道東桐樹廟。」是至暮鼓二中,桐郎來,保乃斫取之,縛着樓柱。明日視之,形如人,長三尺餘。檻送詣丞相,渡江未半,風浪起。桐郎得投入水,風波乃息。

《齊民要術》曰:梧桐,山石間生者,為樂器則鳴。

《瑞應圖》曰:王者任用賢良,則梧桐生於東廂。

桓譚《新論》曰:神農、黃帝,削桐為琴。

任昉《述異記》曰:梧桐園,在吳夫差舊國也。一名琴川。梧園宮,在句容縣。傳雲吳王別館,有楸梧成林焉,其梧子可食。《古樂府》云:「梧宮秋,吳王愁是也。」

崔琦《七蠲》曰:爰有梧桐,生于玄谿。傳根朽壤,託險生危。

枚乘《七發》曰:龍門之桐,高百尺而無枝,中鬱結而輪菌,根扶踈以分離。

魏明帝《猛虎行》曰:雙桐生空井,枝葉自相如。通泉溉其根,玄雨潤其柯。綠葉何蓩蓩,青條視曲阿。

張協《七命》曰:寒山之桐,出自大冥。含黃鍾以吐榦,據蒼岑而孤生。

《古詩》曰:井梧棲靈風。

楊柳上编辑

《易大過》九二曰:「枯楊生稊,老夫得其女妻。」

焦贛《易林·豫之晉》曰:鵲巢柳樹,鳩奪其處。任力劣薄,天命不祐。

《毛詩·采薇》:昔我徃矣,楊柳依依。楊柳,蒲柳也。

又曰:《東門之楊》刺時也。婚姻失時,男女多違,親迎女猶有不至者也。東門之楊,其葉{左牛右羊}{左牛右羊}。{左牛右羊}{左牛右羊}然,盛貌。

又《南山有臺》曰:南山有桑,北山有楊。樂只君子,邦家之光。

又《小弁》曰:菀彼柳斯,鳴蜩{左口右彗}{左口右彗}。柳木茂盛則多蟬。

又曰:《菀柳》,刺幽王也。暴虐無親,而刑罰不中。有菀者柳,不尚息焉?有菀然柳葉茂盛之柳,行路之人豈有不庶幾欲就之止息。

又《東方未明》曰:折柳樊圃。柳,弱脆之木;樊,藩也。折以藩圃,無益也。

《毛詩疏義》曰:「楊之水,不流束蒲。」蒲柳之木二種,一種皮正青,一種皮紅白,可為箭竿。

《左傳》曰:「董澤之蒲。」今人以為其萑可為矣。

又曰:樹杞,杞柳也。生水旁,樹如柳,葉粗而白,木理微赤。今人以為車轂。今其水旁,魯國泰山、汶水邊路,純杞柳也。

《大戴禮》曰:正月柳梯。梯者,發葉也。

《爾雅》曰:檉,河柳。郭璞注曰:河旁赤莖小楊也。旄,澤柳生澤中者。楊,蒲柳。《詩》云:楊柳依依。《傳》曰:董澤之蒲也。

漢書》曰:上林苑中,大柳樹斷卧地,一朝起,生枝葉。有蟲食其葉,為字曰:「公孫病已立。」眭孟以為:木,下民之像,當有廢故之家孫氏從民間受命為天子者。及昭帝崩,無嗣,大臣迎立昌邑王。王即位,淫亂失道,霍光廢之,更立昭帝兄衛太子之孫為宣帝。帝本名病已。

《晉書》曰:王恭,字孝伯,美姿容,人多恱之。或目之曰:「濯濯如春月柳。」

又曰:嵇康性絕巧,而好鍛。宅中有一柳樹,甚茂,乃激水圜之。每夏月,居其下以鍛。東平呂安服康高致,每一相思,輙千里命駕。

又曰:太康末,京洛為《折楊柳》之歌,其曲始有兵革苦辛之嘆,終以禽獲斬截之事。是時三楊貴盛,而被族滅,太后廢黜,幽死宮中,《折楊柳》之應也。

又《桓溫傳》曰:溫自江陵北伐,行經金城,見少為琅邪時所種柳,皆已十圍,慨然曰:「木猶如此,人何以堪攀枝執條!」泫然流涕。

《南史·隱逸傳》曰:陶潛,字淵明,有高趣。宅邊有五柳樹,故嘗着《五柳先生傳》。

《晉中興書》曰:陶侃明識過人。武昌道上,通種楊柳,人有竊之殖于家。侃見識之,問:「何盜官所種?」于時以為神。

沈約《宋書》曰:蕭惠開為少府,不得志。寺內齋前草香,惠開悉鏟除,列種白楊。人謂之曰:「白楊丘墓間所植,奈何於庭院種之?」荅曰:「人生不得志,與死人何異!」其年,惠開暴卒。

《齊書》曰:王敬則初為散軰使魏,於此館種楊柳。後員外郎虞長曜北使還,敬則問:「我昔種楊柳樹,今大小?」長曜曰:「虜中以為甘棠。」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五十六

 木部四 ↑返回頂部 木部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