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注疏 (四庫全書本)

孟子注疏

  御製讀孟子滕文公章句下
  陳代欲甹小節以見諸侯而舉枉尺直尋之喻孟子闢之是也然所稱王良之事余不能無温公之疑焉獵與戰其不可以車行余既於詠御之詩論之矣北人言舟南人言馬必不能得其欵要章章甚明馳射之事自應屬北方射生手今即使北方射生善手操弓挾矢立之車中將見顛簸支屈不能命中吾恐其皆為嬖奚之終日而不獲一禽而謂南方之人能之乎且馳之者在御而射之者在人御者即範其馳驅而射者不中御者亦無如之何也御者範馳驅而射者即屢中無是理也且羿與由基世所謂善射者也使王良範馳驅以御皆一朝而獲十焉亦得謂之君子乎或曰古者禽獸多而疆界平故可以車獵何言之甚哉且恨御之道不傳而世無王良也若然今之南苑即所謂禽獸多而疆界平吾將試之其不可行立見矣嗚呼是果無王良乎是果無王良其事乎
  欽定四庫全書     經部八
  孟子注疏       四書類
  目錄
  孟子音義序  孟子題辭解
  孟子注疏原目
  卷一上
  梁惠王章句上
  卷一下
  梁惠王章句上
  卷二上
  梁惠王章句下
  卷二下
  梁惠王章句下
  卷三上
  公孫丑章句上
  卷三下
  公孫丑章句上
  卷四上
  公孫丑章句下
  卷四下
  公孫丑章句下
  卷五上
  滕文公章句上
  卷五下
  滕文公章句上
  卷六上
  滕文公章句下
  卷六下
  滕文公章句下
  卷七上
  離婁章句上
  卷七下
  離婁章句上
  卷八上
  離婁章句下
  卷八下
  離婁章句下
  卷九上
  萬章章句上
  巻九下
  萬章章句上
  卷十上
  萬章章句下
  卷十下
  萬章章句下
  卷十一上
  告子章句上
  巻十一下
  告子章句上
  卷十二上
  告子章句下
  巻十二下
  告子章句下
  卷十三上
  盡心章句上
  卷十三下
  盡心章句上
  卷十四上
  盡心章句下
  巻十四下
  盡心章句下
  等謹案孟子正義十四卷漢趙岐注舊本題宋孫奭撰䟽岐字邠卿京兆長陵人初名嘉字臺卿永興二年辟司空掾遷皮氏長延熹元年中常侍唐衡兄玹為京兆尹與岐夙隙岐避禍逃避四方乃自改名字後遇赦得出拜并州刺史又遭黨錮十餘嵗中平元年徴拜儀郎舉燉煌太守後遷太僕終太常事迹具後漢書本傳奭字宗古博平人太宗端拱中九經及第仁宗時官至兵部侍郎龍圖閣學士事迹具宋史本傳是註即岐避難北海時在孫賔家夾柱中所作漢儒註經多明訓詁名物惟此註箋釋文句乃似後世之口義與古學稍殊然孔安國馬融鄭元之註論語今載於何晏集解者體亦如是葢易書文皆最古非通其訓詁則不明詩禮語皆徴實非明其名物亦不解論語孟子詞㫖顯明惟闡其義理而止所謂言各有當也其中如謂宰予子貢有若縁孔子聖徳髙美而盛稱之孟子知其太過故貶謂之汚下之類紕繆殊甚以屈原憔悴為徴於色以𡩋戚扣角為發於聲之類亦比擬不倫然朱子作孟子集註或問於岐説不甚掊擊至於書中人名惟盆成括告子不従其學於孟子之説季孫子叔不従其二弟子之説餘皆従之書中字義惟折枝訓按摩之類不取其説餘亦多取之葢其説雖不及後末之精密而開闢荒蕪俾後來得循途而深造其功要不可冺也胡爌拾遺録據李善文選註引孟子曰墨子兼愛摩頂致於踵趙岐曰致至也知今本經文及注均與唐本不同今證以孫奭音義所音岐注亦多不相應語詳孟子音義條下葢已非舊本至於盡心下篇夫子之設科也註稱孟子曰夫我設教授之科云云則顯為予字今本乃作夫子又萬子曰句註稱萬子萬章也則顯為子字今本乃作為章是又註文未改而經文誤刋者矣其疏雖亦稱奭作而朱子語録則謂邵武士人假託蔡季通識其人今考宋史邢昺傳稱昺於咸平二年受詔與杜鎬舒雅孫奭李慕清崔偓佺等校定周禮儀禮公羊榖梁春秋傳孝經論語爾雅義疏不云有孟子正義涑水紀聞載奭所定著有論語孝經爾雅正義亦不云有孟子正義其不出奭手確然可信其疏皆敷衍語氣如鄉塾講章故朱子語録謂其全不似疏體不曽解出名物制度只繞纒趙岐之説至岐註好用古事為比疏多不得其根據如註謂非禮之禮若趙質取妻而長拜之非義之義若藉交報讐此誠不得其出典案藉交報讐似謂藉交游之力以報讐如朱亥郭解非有人姓藉名交也疑不能明謹附識於此至於單豹養其内而虎食其外事出荘子亦不能舉則弇陋太甚朱𢑴尊經義考摘其欲見西施者人輸金錢一文事詭稱史記今考註以尾生為不虞之譽以陳不瞻為求全之毁疏亦並稱史記尾生事實見荘子陳不瞻事實見説苑案説苑作陳不占蓋古字同音假借皆史記所無如斯之類益影撰無稽矣以久列學官姑仍舊本録之爾乾隆四十六年十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陸 費 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