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家藏集 (四庫全書本)

家藏集 巻一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六
  家藏集       别集類五
  提要
  等謹案家藏集七十七巻明吳寛撰寛字原博號匏菴長洲人成化壬辰㑹試殿試皆第一人官至掌詹事府事禮部尚書諡文定事蹟具明史夲傳集為寛手自訂輯李東陽王鏊二序皆稱詩三十巻雜文四十巻縂為七十巻今此夲詩目相同而文集實多七巻又附以補遺文六篇後序亦稱寛子中書舍人奭蒐閲笥稿得詩三十巻文四十七巻與前序頗不合疑七十巻以上乃寛原編而其後七巻則出奭等所附益也寛學有根柢為當時館閣鉅手平生最好蘇學字法亦酷肖東坡縑素流傳收藏家珍如拱璧其文章和平恬雅有鳴鸞佩玉之風詩筆更深厚醲郁追蹤作者葢成𢎞之際正文體極盛之時有楊士竒等以導其波瀾有李東陽等以為之推挽而寛之才雄氣逸更足以籠罩一時明代中葉以還吳中文士未有能過之者至其作史彬墓表稱以力田拓業代為税長而不載其有従建文君出亡之事後人因據以正致身録諸書之訛是尤可以資考訂矣乾隆四十三年三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  陸 費 墀






  家藏集原序
  匏翁家藏集七十巻吳文定公所著而手自編輯者也為詩三十巻不分體製以年月先後為序文四十巻則分體彚載而先後亦隱然寓乎其間葢惟輯其所可識而散佚于世者弗與也公之沒其子中書舍人奭刻梓于家既免喪上京師以屬其諸従兄數月報詩巻成又數月報文巻成奭持以告予請序首簡予覽之悵然歎曰言之成章者為文文之成聲者則為詩詩與文同謂之言亦各有體而不相亂若典謨訓誥誓命爻彖之為文風雅頌賦比興之為詩變於後世則凡序記書疏箴銘論賛之屬皆文也辭賦歌行吟謡之屬皆詩也是其去古雖逺而為體固存彼才之弗逮者麄淺跼滯欲進而不能强其或過之不失之竒巧則失之詰屈不失之詭誕則汗漫錯亂而無所歸于是作者雖多而文之體益微矣然言發于心而為行之表必其中有所養而後能言葢文之有體猶行之有節也若徒為文字之美而行不掩焉則其言不過偶合而幸中文以古名者固若是乎哉公以經學為程試既而徧讀左傳遷史韓桞歐蘇諸家之文欲盡棄其舊業及為部使所迫取甲科官史局文名滿天下老居臺閣弗究厥施而終始于所謂文者故其為詩深厚醲郁脱去凡近而古意獨存其為文典而不俗鬯而不汎約之理義以成一家之言由是觀之則其識見之真正行履之端恪情趣之冲泊無累者不待挹其容儀聆其議論而後可知也其文之傳世固不可少哉昔人謂一代數人一人數篇其澌盡冺滅者弗論今求之成帙之間非世所選者亦難乎其為觀矣知言君子執體裁而求之公之文其有取之無窮而讀之不厭者乎然則其散佚者尚博而求之以盡白於天下無徒曰家藏云爾正徳三年冬十月朔光禄大夫柱國少師兼太子太師吏部尚書華葢殿大學士知制誥同知經筵事國史摠裁長沙李東陽序
  文章不難于竒麗難于醇難于典則雖然醇與則可能也醇而不俚則而能暢殆有非力所至而至者焉其必由所飬乎是難能也故禮部尚書兼翰林院學士文定吳公官禁近前後三十餘年文章傳布中外海内宗之公既卒其子中書舍人奭刻其所謂家藏集者授予請序余不自揆竊嘗評公之文矣擺脱尖新力追古作豐之千言不見其有餘約之數語不見其不足其為詩寄興閒逺不為浮艶之語用事精切不見斧鑿之痕自謂得公之深也兹復何言乎獨念公生頗好蘓學其于長公每若數數然者及其自著乃獨異焉紆餘有歐之態老成有韓之格信其學力之至自得者深乎其所飬可知已明興作者代起獨楊文貞公為之最為其醇且則也公之文視文貞吾未知所先後位亦顯矣使獲當路扵時其功業豈少哉議者至今惜焉而公之所以自托于不朽者固自有在又何待于外者與余獲従公乆每以道義相劘切其于序有不得辤然公此集自當信今傳後云家藏者公之謙也詩諸體凡三十卷序記碑銘雜著四十巻搃之為七十巻正徳己巳冬十月之望光禄大夫柱國少傅兼太子太傅戸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知制誥經筵官國史搃裁王鏊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