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羣芳譜/卷015

卷十四 廣羣芳譜
卷十五
卷十六

御定佩文齋廣羣芳譜卷十五

 蔬譜

生菜编辑

|原|生菜,一名白苣,一名石苣。

|增|

|陸機詩疏|青州謂之芭。

|原|似萵苣而葉色白,斷之有白汁。正、二月下種,四月開黃花如苦蕒,結子亦同。八月、十月可再種,以糞水頻澆則肥大,諺云,生菜不離園,宜生食,又,生挼鹽、醋拌食,故名生菜。色紫者名紫苣,一云紫苣和土作器,火煆如銅。

|集藻|

|詩散句|

|增|

|唐。杜甫|脆添生菜美,陰益食單凉。

|別錄|

|原|

|種植|作畦下種如菠薐法,先用水浸種一日,於濕地上襯布置子,以盆合之,候芽出,種畦中。宜肥地。

苦菜编辑

|原|苦菜,一名苦苣,一名苦蕒,一名褊苣,一名游冬,博雅云:游冬,苦菜也。埤雅云:此草凌冬不凋,故名。一名天香菜。

|增|

|爾雅|荼,苦菜。|疏|一名荼草,一名選。

|陸機詩疏|生山田及澤中,得霜甜脆而美。

|本草|春初生苗,有赤莖、白莖二種。葉似花蘿蔔葉,上葉抱莖,梢菜似鸛嘴,每葉分叉,攛挺如穿葉狀。

|原|葉狹而綠帶碧。莖空,斷之有白汁。花黃,如初綻野菊花,春夏皆旋開。一花結子一叢,如同蒿子,花罷則萼斂,子上有白毛茸茸,隨風飄揚,落處即生。今處處有之,但在北方者至冬而凋,在南方者冬夏常青,為少異耳。味苦,寒,無毒。夏天宜食,能益心和血通氣。主治腸澼渴熱,中疾惡瘡,霍亂後胃氣煩逆。忌與蜜同食,作肉痔。脾胃虛寒人,不可多食。

|彙考|

|原|

|詩。𨚍風|誰謂荼苦,其甘如薺。

|唐風|采苦采苦,首陽之下。

|大雅|堇荼如飴。

|禮記。月令|孟夏之月,苦菜秀。

|增|

|禮記。內則|濡豚包苦實蓼。|疏|言濡豚之時,包裹豚肉,以苦菜殺其惡氣,又實之以蓼。

|水經注|若城東得苦菜夏浦,浦東有苦菜夏,江逕其北,故浦有苦菜之名焉。

|顏氏家訓|詩云:誰謂荼苦。爾雅、毛傳並以荼,苦菜也。又禮云:苦菜秀。案,易統通卦驗玄圖曰:苦菜生於寒秋,更冬歷春,得夏乃成。今中原苦菜則如此也,一名游冬,葉似苦苣而細,摘斷有白汁,花黃似菊。江南別有苦菜,葉似酸漿,其花或紫或白,子大如珠,熟時或赤或黑,此菜可以釋勞,案,郭璞註爾雅,此乃蘵黃蒢也,今河北謂之龍葵。梁世講禮者,以此當苦菜,既無宿根,至春子方生耳,亦大誤也。又,高誘注呂氏春秋曰:榮而不實曰英。苦菜當言英,益知非龍葵也。

|兼明書|《月令》孟夏,苦菜秀。孔穎達曰:菜似馬薤而花白,其味極苦。明曰:按,夏小正,四月王萯秀,月令用小正為本,改王萯為苦菜也。詩豳風,四月秀葽。鄭康成疑葽為王萯。今驗四月秀者,野人呼為苦葽,春初,取煮去苦味,和米粉作餅食之。四月中,莖如蓬艾,花如牛蒡花,四月秋氣生,故苦葽秀,則一歲物成,自苦葽殆。月令所書皆應時之物,其言苦菜即苦葽也。穎達所見,別是一物,不可引以解此。

|真珠船|唐景龍二年,郿縣民王上賓家有苦蕒菜,高三尺餘,上廣尺餘,厚二分。

|集藻|

|七言律詩|

|原|

|明。黃正色|
 但得菜根俱可啖,況於苦蕒亦奇逢,初嘗不解回甘味,慣醉方知醒酒功,茹素無緣葷未斷,禪宗有約障難空,北窻入夏稀盤餖,莫厭頻頻餉阿儂。
 盤餐落落對瓜畦,杜撰人間苦蕒虀,嫩綠浮羹蓴讓滑,微酸入口舌應迷,野人生計誰云薄,藿食家風未是低,為報青蠅莫相點,欲隨芹曝獻金閨。

|詩散句|

|原|

|唐。杜甫|苦苣刺如針。

菾菜编辑

|原|菾菜,一名莙薘菜。苗高三四尺,莖若蒴𧃔,有細稜,夏潤冬枯。葉青白色,似白菘菜葉而短,莖亦相類但差小耳。正、二月下種,宿根亦自生。四月開細白花,結實狀如茱萸毬而輕虛,土黃色,內有細子。根白色。味甘、苦,大寒,滑,無毒。開胃,通心膈,利五臟,理脾氣,去頭風,補中下氣。宜婦人。冷氣人不可多食,動氣。患腹冷人食之,必破腹。十月以後宜於暖處窖藏。

|別錄|

|原|

|製用|醋浸,揩面去粉滓,潤澤有光。莙薘莖燒灰,淋汁洗衣,色如白玉。

蕹菜编辑

|原|蕹菜,蕹與壅同。此菜惟以壅成,故謂之蕹。幹柔如蔓,中空。葉似菠薐及鏨頭,開白花,堪茹。南人編葦為筏,作小孔,浮水上,種子於水中,長成莖葉皆出葦孔中,隨水上下,南方之奇蔬也。陸種者宜濕地,畏霜雪,九月藏土窖中,三四月取出,壅以糞土,節節生芽,一本可成一畦。生嶺南,今江夏、金陵多蒔之。

|別錄|

|增|

|南方草木狀|野葛有大毒,以蕹菜汁滴其苗,當時萎死。世傳魏武能噉野葛至一尺,云先食此菜。

|北戶錄|蕹菜,葉如柳,三月生。陳藏器云:主解胡蔓草毒。胡蔓草即野葛也。

|原|

|製用|味短,須猪肉同煮,俟肉色紫乃堪食。

蕓薹菜编辑

|增|

|本草|蕓薹菜,塞外有雲臺戍,始種此菜,故名。一名寒菜,一名胡菜,一名薹菜,一名薹芥,一名油菜。

|原|單莖圓肥,淡青色,葉附莖上,形如白菜。嫩時可炒食,既老,莖端開花如蘿蔔花,結角,中有子。

|增|

|本草|九月、十月下種,生葉,冬、春採薹心為茹,三月則老不可食。開小黃花,四瓣,子灰赤色,炒過榨油黃色,燃燈甚明。

|原|味溫,無毒。主風游丹腫,乳癰。煮食,主腰腳痺,破癥瘕結血。多食損陽氣,發瘡、口齒痛,又生腹中諸蟲。

|集藻|

|七言絶句|

|增|

|宋。范成大。田家雜興|桑下春蔬綠滿畦,菘心青嫩芥薹肥,溪頭選擇店頭賣,日暮裹鹽沽酒歸。

|詩散句|

|增|

|宋。楊萬里|薹菘正自有風味,杯盤底用專腴豐。

|別錄|

|原|

|製用|曬薹菜。以春分後摘薹菜花,不拘多少,沸湯焯過,控乾,少用鹽拌勻,良久,曬乾,以紙袋收貯。臨用湯浸,油、鹽、薑、醋拌食。

蔊菜编辑

|增|

|本草|蔊菜,一名𦹫音罩菜,一名辣米菜。生南方,田園小草也。冬月布地叢生,長二三寸,柔梗細葉。三月開細花,黃色,結細角,長一二分,角內有細子。味極辛辣,沙地生者尤伶仃。

|彙考|

|增|

|山家清供|考亭先生每飲後,則以蔊莁供。一出於盱江分於逢陽,一生於嚴灘石上,公所供盖建陽種,集有蔊詩可考。山谷縣孫崿,以沙卧蔊,食其苗云。

|集藻|

|七言古詩|

|增|

|宋。楊萬里。羅仲憲送蔊菜謝以長句|學琴自有譜,相鶴自有經,蔬經我繙盡,不見蔊菜名,金華詩札初相識,玉友尊前每相憶,坐令芥蓀姜子牙,一見風流俱避席,取士取名多失真,向來許靖亦誤人,君不見鄭花不得半山句,却參魯直稱門生。

|五言律詩|

|增|

|宋。朱子。次韻公濟惠蔊|靈草生何許,風泉古澗旁,褰裳勤采擷,枝筯嚏芳香,冷入玄根閟,春歸翠穎長,遙知拈起處,全體露真常。

|五言絶句|

|增|

|宋。朱子。蔊菜|小草有真性,托根寒澗幽,懦夫曾一嘬,感憤不能休。

|七言絶句|

|增|

|宋。楊萬里|虀臼文辭粲受辛,子牙為祖芥為孫,勸君莫謁獨醒客,只謁高陽社裏人。

巢菜编辑

|增|

|四川志|巢菜,州縣俱出,葉似槐而小,其子如小豆。夏時種以糞田,其苗可食。

|集藻|

|五言古詩|

|增|

|宋。蘇軾。元修菜并引|
 菜之美者,有吾鄉之巢,故人巢元修嗜之,余亦嗜之。元修云:使孔北海見,當復云吾家菜耶,因謂之元修菜。余去鄉十有五年,思而不可得,元修適自蜀來,見余於黃,乃作是詩,使歸致其子,而種之東坡之下云。
 彼美君家菜,鋪田綠茸茸,豆莢圓且小,槐芽細而豐,種之秋雨餘,擢秀繁霜中,欲花而未萼,一一如青蟲,是時青裙女,採擷何匆匆,烝之復湘之,香色蔚其饛,點酒下鹽豉,縷橙芼薑蔥,那知雞與豚,但恐放筯空,春盡苗葉老,耕翻煙雨叢,潤隨甘澤化,暖作青泥融,始終不我負,力與糞壤同,我老忘家舍,楚音變兒童,此物獨嫵媚,終年繫余胸,君歸致其子,囊盛勿函封,張騫移苜蓿,適用如葵菘,馬援載薏苡,羅生等蒿蓬,懸知東坡下,塉鹵化千鍾,長使齊安民,指此說兩翁。

|七言絶句|

|原|

|宋。陸游。巢菜|昏昏霧雨暗衡茅,兒女隨宜治酒殽,便覺此身如在蜀,一盤籠餅是豌巢。

|巢菜竝序|
 蜀蔬有兩巢,大巢,豌豆之不實者;小巢,生稻畦中,東坡所賦元修菜是也,吳中絶多,名漂搖草,一名野蠶豆,但人不知取食耳。予小舟過梅市得之,始以作羹,風味宛然在醴泉蟇頤時也。
 冷落無人佐客庖,庾郎三九困飢嘲,此行忽似蟇津路,自候風爐煮小巢。

编辑

|原|薇,字說云:微賤所食,因謂之薇。一名野豌豆,一名大巢菜。《本草》項氏曰:巢菜有大、小二種,大者即薇,乃野豌豆之不實者;小者即東坡所謂元修菜也。

|增|

|爾雅|薇,垂水。|註|生于水邊。|疏|草生于水濱而枝葉垂于水者曰薇。

|說文|薇,似藿。

|陸璣詩疏|薇,山菜也。今官園種之以供宗廟祭祀。

|通志|薇,生水旁,葉如萍。

|原|生麥田及原隰中。本草云:非水草也。莖葉氣味皆似豌豆,其藿作蔬,入羹皆宜。

|彙考|

|原|

|詩。召南|陟彼南山,言采其薇。

|小雅|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
 山有蕨薇。

|增|

|史記。伯夷傳|武王已平殷亂,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齊恥之,義不食周粟,隱于首陽山,采薇而食之。作歌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農虞夏忽焉沒兮,我安適歸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

|三秦記|夷、齊食薇三年,顏色不異,武王誡之,不食而死。

|集藻|

|文散句|

|增|

|楚。屈原。天問|驚女采薇,鹿何祐。

|五言古詩|

|原|

|唐。白居易。續古詩|朝采山上薇,暮采山上薇,歲晏薇亦盡,飢來何所為,坐飲白石水,手把青松枝,擊節獨長歌,其聲清且悲,櫪馬非不肥,所苦長縶維,豢豕非不飽,所憂竟為犧,行行歌此曲,以慰常苦飢。

|詩散句|

|原|

|唐。杜甫|繫書無浪語,愁寂故山薇。

|增|

|李頻|家住東臯下,好採舊山薇。

|原|

|明。馮琦|圖南吾豈敢,願托北山薇。

|增|

|唐。張九齡|採薇南山岑。

|杜甫|山中疾採薇。

|許渾|白雲空長越山薇。

编辑

|原|蕨,一名虌。爾雅云:蕨,虌。註云:廣雅云紫藄,非也。江西謂之虌。陸璣詩疏云:山菜也。周、秦曰蕨,齊、魯曰虌。埤雅云:狀如大雀拳足,又如其足之蹷也,故謂之蕨。俗云,初生亦類鱉腳,故曰虌也。

|增|

|齊民要術|二月中,高八九寸,老有葉,瀹為茹,滑美如葵。三月中,其端散為三枝,枝有數葉,葉似青蒿,長麄堅長,不可食用。

|原|處處山中有之。二三月生芽,拳曲,狀如小兒拳,長則展,寬如鳳尾。高三四尺,莖嫩時無葉,採取以灰湯煮去涎滑,曬乾作蔬,味甘滑,肉煮甚美,薑醋拌食亦佳,荒年可救饑。根紫色,皮內有白粉,搗爛,洗澄取粉,名蕨粉,可蒸食,亦可盪皮作線,色淡紫,味滑美。陸璣謂可供祭祀,故周詩采之。

|增|

|爾雅翼|蕨,紫色而肥,野人今歲焚山,則來歲蕨菜繁生。其舊生蕨之處,蕨葉老硬敷披,人誌之,謂之蕨基。

|原|氣味甘,寒,滑,無毒。去暴熱,利水道,令人睡。焙為末,米飲下二錢,治腸風熱毒。根燒灰油調,傅蛇、蠨傷。

|彙考|

|原|

|詩。召南|陟彼南山,言采其蕨。

|增|

|晉書。文苑傳|張翰為大司馬東曹掾謂同郡顧榮曰:吾本山林間人,無望于時,子善以明防前,以智慮後。榮執其手,愴然曰:吾亦與子採南山蕨,飲三江水耳。

|洞冥記|帝起俯月臺眺月,亦曰眺蟾臺,酌雲菹酒,菹以玄草、黑蕨、金蒲、甜蓼。

|搜神後記|太尉郗鑒,字道徽,鎮丹徒。曾出獵,時二月中,蕨始生。有一甲士折食一莖,即覺欲吐,因歸,乃成心腹疼痛。經半年許,忽大吐,吐出一赤蛇,長尺餘,尚活動搖,乃挂著屋簷前,汁稍稍出,蛇漸焦,小經一宿,視之,乃是一莖蕨,猶昔之所食,病遂除差。

|清異志|王鯨逢賣蕨姥,黃衣破結,有饑色,憫之,乃以千錢買蕨,姥謝而去。及歸,蒸於烏頭甑,盡成金釵,盖姥非常人也。

|窮幽記|猿啼之地,蕨乃多有,每一聲遽出萬莖。

|本草|蕨,根如紫草,多生山間。人作茹食之,四皓食之而壽,夷、齊食之而夭,固非良物。

|集藻|

|五言古詩|

|增|

|宋。朱子。次韻公濟惠蕨|西山採蕨人,蓬首尚傾國,懷哉遠莫致,引脰氣已塞,頃筐忽堕前,此意豈易得,良遇不可遲,枯笻有餘力。

|七言律詩|

|增|

|宋。朱松。次韻李堯端見嘲食蕨|真人官府未夤緣,且向龍山作散仙,春入燒痕催採蕨,雨翻泥隴憶歸田,蔬腸我若枵蟬腹,詩格君如擊鶻拳,筯下萬錢謀更鄙,諸公飽煞大官羶。

|方岳。采蕨|野燒初肥紫玉圓,枯松瀑布煮春煙,偃王妙處原無骨,鈎弋生來已作拳,早韭不甘同臭味,秋蓴雖滑帶腥涎,食經豈為兒曹設,弱腳寒中恐未然。

|詩散句|

|增|

|唐。李白|昔在南陽城,唯飡獨山蕨。

|原|

|杜甫|食蕨不願餘,茅茨眼中見。

|增|

|杜甫|
 秋風吹几杖,不厭北山蕨。
 石間採蕨女,鬻菜輸官曹。

|宋。謝靈運|野蕨漸紫苞。

|唐。張九齡|採蕨南山岑。

|李白|
 初拳幾枝蕨。
 石壁老野蕨。

|杜甫|石暄蕨芽紫。

|王維|
 繞籬生野蕨。
 采蕨輕軒冕。

|白居易|飢捉采蕨筐。

|李賀|紫蕨生石雲。

|鄭谷|山蕨止春飢。

|宋。梅堯臣|蕨肥巖向日。

|唐。杜甫|今日東湖採蕨薇。

|白居易|蕨芽已作小兒拳。

|宋。陸游|山童新採蕨芽肥。

|楊萬里|食蕨食臂莫食拳。

|金。元好問|中林春雨蕨芽肥。

|元。郭鈺|紫芽初長粉如脂。

|別錄|

|原|

|製用|嫩蕨,沸湯煠熟,曬乾。用時以滾湯浸軟,料物拌食,任調葷素。

|增|

|齊民要術|食經曰:藏蕨法,先洗蕨,肥著器中,蕨一行,鹽一行,薄粥沃之。一法,以薄灰淹之一宿,出,蟹眼湯瀹之,出熇,內糟中,可至蕨時。

附錄 迷蕨编辑

|增|

|爾雅|藄,月爾。|注|即紫藄也,似蕨可食。

|本草|李時珍曰:紫藄,似蕨,有花而味苦,謂之迷蕨,初生亦可食。三蒼謂之紫蕨。

附錄 水蕨编辑

|增|

|本草|水蕨,似蕨,生水中。呂氏春秋云:菜之美者,有雲夢之䔇。即此菜也。

编辑

|原|薺,一名護生草。本草云:薺生濟濟,故謂之薺。釋家取其莖作挑燈杖,可避蚊蛾,謂之護生草。野生,有大、小數種。小薺,花、葉、莖扁,味美。最細者名沙薺。大薺,科、葉皆大,而味不及小薺。莖硬有毛者名菥蓂,爾雅云:菥蓂,大薺。疏云:又名薎菥,一名太蕺,一名馬辛。味欠佳。冬至後生苗,二三月起莖五六寸,開細白花,結莢如小萍,有三角,莢內細子名蒫,爾雅云:蒫,薺實。疏云:薺,子味甘,人取其葉作葅及羹。四月收。師曠所謂,歲欲豐,甘草先生,即此。

|增|

|野菜譜|江薺,生臘月,生熟皆可食,花時不可食,但可作虀用。倒灌薺,生旱田,采之熟食,亦可作虀。蒿柴薺,其葉可食,其稭可燃。掃帚薺,春采,熟食。碎米薺。三月采,皆可作虀。

|彙考|

|增|

|詩。𨚍風|誰謂荼苦,其甘如薺。

|禮記。月令|孟夏之月,靡草死。|注|靡草,薺、葶藶之屬。

|周禮。地官|以土會之法,辨五地之物生。四曰墳衍,其動物宜介物,其植物宜莢物。|注|莢物,薺莢、王棘之屬。

|淮南子|薺,夌冬生而夏死。

|春秋繁露|薺以美,冬,水氣也,薺,甘味也,乘於水氣,故美者甘勝寒也。薺之言濟,所以濟大水也。

|抱朴子|薺、夌、大蒜,仲夏而枯。

|明皇雜錄|高力士逐於巫山,山谷多薺而人不之食。因為詩寄意云,兩京作斤賣,五溪無人採,夷夏雖有殊,氣味終不改。

|集藻|

|尺牘|

|原|

|宋。蘇軾。與徐十二|今日食薺極美,念君卧病,麫、酒、醋皆不可近,惟有天然之珍,雖不甘於五味,而有味外之美。《本草》薺,和肝氣,明目。凡人夜則血歸於肝,肝為宿血之臟,過三更不睡,則朝旦面色黃燥,意思荒浪,以血不得歸故也。若肝氣和,則血脈通流,津液暢潤,瘡疥於何有。君今患瘡,故宜食薺。其法:取薺一二升許,淨擇,入淘了米三合,冷水三升,生薑不去皮搥兩指大,同入釜中,澆生油一蜆殼當於羹面上,不得觸,觸則生油氣,不可食,不得入鹽、醋。君若知此味,則陸海八珍皆可鄙厭也,天生此物,以為幽人山居之祿,輙以奉傳,不可忽也。

|賦|

|增|

|晉。夏侯湛。薺賦|寒冬之日,余登乎城,跬步乎北園,覩眾草之萎悴,覽林果之零殘,悲纖條之槁摧,慜枯葉之飄殫,見芳薺之時生,被畦疇而獨繁,鑚重氷而挺茂,蒙嚴霜以發鮮,舍盛陽而弗萌,在太陰而斯育,永安性於猛寒,差無寧乎暖燠,齊精氣於𣢸冬,均貞固乎松竹。

|文賦散句|

|增|

|楚。屈原。九章|荼薺不同畝兮。

|原|

|齊。卞伯玉。薺賦|終風掃於暮節,霜露交於杪秋,有凄凄之綠薺,方滋繁於中疇。

|四言古詩|

|原|

|明。陳繼儒|十畝之郊,菜葉薺花,抱甕灌之,樂哉農家。

|五言古詩|

|原|

|宋。陸游。食薺十韻|舍東種早韭,生計似庾郎,舍西種小果,戲學蠶叢鄉,惟薺天所賜,青青被陵岡,珍美屏鹽酪,耿介凌雪霜,采擷無闕日,烹餁有祕方,候火地爐暖,加糝沙鉢香,尚嫌雜筍蕨,而况汙膏粱,炊秔及鬻䴵,得此生輝光,吾饞實易足,捫腹喜欲狂,一掃萬錢食,終老稽山旁。

|五言律詩|

|增|

|宋。徐似道|萋萋牆根薺,采掇盈一襜,破白半浮糝,殺青微下鹽,長貧歎亦苦,積悟覺尤甘,緬想拔葵老,吾今已傷廉。

|七言律詩|

|增|

|宋。陸游。食薺糝甚美盖蜀人所謂東坡羹也|薺糝芳甘妙絶倫,啜來恍若在峨岷,蓴羹下豉知難敵,牛乳抨酥亦未珍,異味頗思修淨供,祕方當惜授廚人,午窓自撫膨脝腹,好住煙村莫厭貧。

|七言絶句|

|原|

|宋。陸游。食薺|
 小著鹽醯和滋味,微加薑桂助精神,風爐歙鉢窮家活,妙訣何曾𡧓授人。
 日日思歸飽蕨薇,春來薺美忽忘歸,傳誇真欲嫌荼苦,自笑何時得瓠肥。
 采采珍蔬不待畦,中原正味壓蓴絲,挑根擇葉無虛日,直到開花如雪時。

|詩散句|

|增|

|唐。白居易|滿庭田地濕,薺葉生牆根。

|宋。陳與義|薄飯不能羹,牆陰老春薺。

|程俱|薺花雖未繁,著地爛於纈。

|金。李獻能|曉雪沒寒薺,無物充朝饑。

|宋。司馬光|後檐數戶地荒穢,不翦欲令生薺花。

|原|

|蘇軾|時遶麥田求野薺,強為僧舍煮山羹。

|增|

|劉克莊|薺花滿地無人見,惟有山蜂度短牆。

|唐。孟郊|食薺腸亦苦。

|朱慶餘|迎寒薺葉稠。

|宋。王安石|薰風洲渚薺花繁。

|陸游|寒薺繞牆甘若飴。

|金。段繼昌|凍隴蘇來白薺添。

|別錄|

|原|

|製用|清明,日未出,採薺莖,候乾,夏作燈杖,蚊、蛾不敢近。

编辑

原作藋。按,本草作藜,原譜以藜為地葵,又以為王彗,皆誤也,今正之。

|原|藜,一名萊,一名紅心灰藋,一名臙脂菜,一名鶴頂草,一名落藜。生不擇地,處處有之,即灰藋之紅心者。莖、葉稍大,嫩時亦可食,故昔人謂藜藿與膏粱不同。老則莖可為杖。氣味甘,平,微毒。殺蟲,煎湯洗蟲瘡、潄齒䘌。搗爛,塗諸蟲傷。

|彙考|

|增|

|詩。小雅|北山有萊。|疏|萊,草名,其葉可食。今兖州人烝以為茹,謂之萊烝。

|晉書。山濤傳|魏帝以濤母老,贈藜杖一枚。

|淮南子|藜藿之生,蝡蝡然日加數寸,不可以為櫨棟楩柟。

|笠澤叢書|讀古聖人書,每涵咀義味,獨坐日昃,案上一杯藜藿,如五鼎太牢饋於左右。

|詢蒭錄|古稱藜即灰莧,老可為杖,盖藜杖也。

|集藻|

|文散句|

|增|

|漢。司馬遷。自序|糲粱之食,藜藿之羹。

|王褒。聖主得賢臣頌|羹藜含糗者,不足與論太牢之滋味。

|五言絶句|

|增|

|明。李東陽。詠藜|藜新尚可蒸,藜老亦堪煮,明年幸強健,拄杖看秋雨。

|詩散句|

|增|

|晉。陶潛|敝襟不掩肘,藜羹常乏斟。

|原|

|唐。杜甫|
 吾安藜不糝,汝貴玉為琛。
 試問甘藜藿,未𡧓羨輕肥。

|增|

|韓愈|
 藜羹尚如此,肉食安可嘗。
 三年國子師,腸肚集藜莧。
 童穉頻書札,盤飡詎糝藜。

|宋。蘇軾|寄語故山友,慎無厭藜羹。

|陳克|顧我從來貧到骨,經營藜藿亦艱辛。

|蘇軾|藜羹對書史。

|陸游|藜羹自美何待糝。

|別錄|

|原|

|製用|嫩時採葉,滾水煠熟,香油拌為茹,頗益人,能滌腸胃。加蒜亦可啖。煠出曬乾,可備冬月之用。其苗既老,可束為帚,直榦之麤而長者可為拄杖。

附錄 蔏藋编辑

|增|

|爾雅|拜,蔏藋。|注|蔏藋亦似藜。|疏|此亦似藜而葉大者,名拜,一名蔏藋。

附錄 灰藋编辑

|原|灰藋,一名灰滌菜,一名金鎖天,今訛為灰條菜。處處原野有之。四月生苗,莖有紫紅線稜。葉尖有刻缺,面青背白。莖心、嫩葉皆有細白灰如沙。為蔬亦佳。氣味甘,平,無毒。治惡瘡,蟲咬,面䵟等疾。忌,著肉作瘡。五月漸老,高者數尺。七八月開細白花,結實成簇如毬,中有細子,蒸曝取仁,可炊飯及磨粉食。救荒本草云:結子成穗者味甘,散者味苦,生牆下、樹下者忌用,白者謂之蛇灰,有毒。

编辑

|原|蓴,一作蒓。一名茆,詩傳云:茆,鳧葵也。又,陸璣疏云:茆與荇菜相似,江東人謂之蓴菜。一名錦帶,一名水葵,陸璣疏云:江東或謂之水葵。一名露葵,詳見顏氏家訓。一名馬蹄草,一名缺盆草。

|增|

|毛詩音義|干寶云:茆,今之𪁗蹗草,江東有之。鄭小同云:或名水戾,一云今之浮菜,即豬蓴也。

|原|生南方湖澤中,最易生,種以水淺深為候,水深則莖肥而葉少,水淺則莖瘦而葉多。其性逐水而滑,惟吳越人喜食之。葉如荇菜而差圓,形似馬蹄。莖紫色,大如筯,柔滑可羹。夏月開黃花,結實青紫色,大如棠梨,中有細子。三四月嫩莖未葉,細如釵股,黃赤色,名穉蓴,穉,小也。又名雉尾蓴,體軟味甜。五月葉稍舒長者名絲蓴。細莖如絲也。九月萌在泥中,漸麤硬,名瑰蓴,或作葵蓴。十月、十一月名猪蓴,謂可喂猪也。又名龜蓴,酉陽雜俎云:江東謂之蓴龜。味苦體澀,不堪食,取汁作羹,猶勝他菜。味甘,寒,無毒。治消渴熱痺,厚腸胃,安下焦,逐水,解百藥毒竝蠱氣。

|彙考|

|原|

|詩。魯頌|思樂泮水,薄采其茆。

|增|

|晉書。陸機傳|機入洛,嘗詣侍中王濟,濟指羊酪謂機曰:卿吳中何以敵此。答云:千里蓴羹,未下鹽豉。時人稱為名對。

|原|

|晉書。文苑傳|張翰,有清才,善屬文,齊王冏辟為大司馬東曹掾。因見秋風起,思吳中菰菜、蓴羹、鱸魚膾,曰:人生貴適志,何能羈宦數千里外以要名爵乎,遂命駕而歸。

|增|

|南史。沈顗傳|顗素不事家產,逢齊末兵荒,與家人并日而食。或有饋其粱肉者,閉門不受,惟採蓴、荇根供食,以樵採自資,怡怡然恒不改其樂。

|孝義傳|陶子鏘,母嗜蓴,母沒後,恒以供奠。梁武義師初至,此年冬,營蓴不得,子鏘痛恨慟哭,遂長斷蓴味。

|岳陽風土記|岳陽雖水鄉,絶難得蓴菜,惟臨湘東蓴湖間有之。

|顏氏家訓|梁世有蔡朗,父諱純,既不涉學,遂呼蓴為露葵,面牆之徒,逓相倣傚。承聖中,遣一士大夫聘齊,齊主客郎李恕問梁使曰:江南有露葵否。荅曰:露葵是蓴,水鄉所出,卿今食者綠葵菜耳。

|幽明錄|河東常有醜奴,將一小兒湖邊拔蒲,暮宿空田舍中。時日向暝,見一少女子,姿容極美,乘小船載蓴逕前投醜奴舍寄住,因卧,覺有臊氣,女已知人意,便求出戶,變而為獺。

|寓簡|齊高帝設蓴膾,崔祖思曰:此味故為南北所推。

|墨莊漫錄|杜子美祭房相國,九月用茶藕蓴鯽之奠。蓴生於春,至秋則不可食,不知何謂。而晉張翰亦以秋風動而思菰菜、蓴羹、鱸鱠,鱸固秋物,而蓴不可曉也。

|陸游詩注|蓴菜最宜鹽豉,所謂未下鹽豉者,言下鹽豉則非羊酪可敵,盖盛言蓴羹之美耳。

|因話錄|千里蓴羹,未下鹽豉。世多以淡煮蓴羹,未用鹽與豉相調和,非也。盖末字悞書為未,末下乃地名,此二處產此物耳,其地今屬江干。

|花史|蕭山湘湖產絲蓴最美。

|四川志|綿竹縣武都山上出白蓴菜,甚美。

|集藻|

|記|

|增|

|明。袁宏道。湘湖記|蕭山櫻桃、𩿤鳥、蓴菜皆知名,而蓴尤美。蓴採自西湖,浸湘湖一宿,然後佳,若浸他湖便無味,浸處亦無多地,方圓僅得數十丈許。其根如荇,其葉微類初出水荷錢,其枝丫如珊瑚而細,又如鹿角菜,其凍如冰、如白膠附枝葉間,清液泠泠欲滴,其味香粹滑柔,略如魚髓、蟹脂而清輕遠勝,半日而味變,一日而味盡,比之荔枝尤覺嬌脆矣。其品可以寵蓮嬖藕,無得當者,惟花中之蘭,果中之楊梅可異類作配耳,惜乎此物東不踰紹,西不過錢塘江,不能遠去,以故世無知者。余往仕吳,問吳人,張翰蓴作何狀,吳人無以對,果若爾,季鷹棄官不為折本矣。然蓴以春暮生,入夏數日而盡,秋風鱸魚將無非是,抑千里湖中別有一種蓴耶。

|雜著|

|增|

|明。李流芳。題西湖卧遊冊|辛亥四月在西湖,值蓴菜方盛,時以采擷作羹,飽噉,有蓴羹歌。長不能載,大意謂西湖蓴菜,自吾友數人而外,無能知其味者,袁石公盛稱湘湖蓴羹,不知湘湖無蓴,皆從西湖采去。又謂非湘湖水浸不佳,不知蓴初摘時必浸之,經宿乃愈肥,凡泉水、湖水皆可,不必湘湖也,然西湖人竟無知之者。圖中人舟縱橫,皆蕭山賣菜翁也,可與吾歌竝存,以發好事者一笑。

|原|

|張七澤|蓴菜生松江華亭谷,郡志載之甚詳,吾家步兵所為,寄思於秋風者也,然武林西湖亦有之。袁中郎狀其味之美,云:香脆滑柔,略如魚髓、蟹脂,而輕清遠勝,其品無得當者,惟花中之蘭,果中之楊梅,可以異類作配。余謂花中之蘭是矣,果中楊梅豈堪敵蓴,何不以荔枝易之。中郎又謂,問吳人無知者。盖蓴惟出於吾郡,所產既少,又其味易變,不能遠致故耳。

|五言律詩|

|增|

|明。鄒斯盛。太湖采蓴并引|
 辛酉秋,汎太湖,見紫蓴雜出蘋荇間,詢諸旁人,不識也,衍棹求之得數里許,太湖向無蓴,采自余始,因賦詩紀之。
 春暖氷芽茁,秋深味更清,有花開水底,是葉貼湖平,野客分雲種,山廚帶露烹,橘黃霜白後,對酒奈何情。
 風靜綠生煙,煙中蕩小船,香絲縈手滑,清供得秋鮮,荇葉分圓缺,鱸魚相後先,誰云是千里,采采自今年。

|七言律詩|

|增|

|宋。楊萬里。詠蓴|鮫人直下白龍潭,割得龍公滑碧髯,曉起相傳蘂珠闕,夜來失却水晶簾,一杯淡煮宜醒酒,千里何須下豉鹽,可是士衡殺風景,却將羶膩比清纖。

|徐似道。蓴羹|堆盤縷縷又秋風,客俎虀鹽一洗空,羹膾疑居舵樓底,杯螯如堕酒船中,蓴羹本是詩人事,尊俎那容俗子同,不日挽君來快問,請分一箸供涪翁。

|五言絶句|

|增|

|明。高啓。蓴菜|紫絲浮半滑,波上老秋風,憶共香菰薦,吳江葉艇中。

|七言絶句|

|增|

|宋。張孝祥|我夢扁舟震澤風,蓴羹晚筯落盤空,那知嶺表炎蒸地,也有青絲滿碧籠。

|方岳。蓴羹|煙雨中間幾白鷗,藕花菱葉小亭幽,紫蓴共煮香涎滑,吐出新詩字字秋。

|徐似道|千里蓴絲未下鹽,北遊誰復話江南,可憐一筯秋風味,錯被旁人舌本參。

|明。陸樹聲|陸瑁湖邊水慢流,洛陽城外問漁舟,鱸魚正美蓴絲熟,不到秋風已倦游。

|徐茂吳|
 波心未吐心如結,水葉初齊葉尚含,脂自凝膚柔繞指,轉教風味憶江南。
 鮫杼紛紛散作絲,龍涎宛宛滑流匙,詩人采茆元從水,莫悞嘉蔬喚露葵。
 平湖倒影南山綠,中𣾀三潭靈怪潛,蕩槳忽驚雲霧氣,驪龍頷下割龍髯。
 誰握氷絲摘露叢,水晶簾展玉璁瓏,魚鬚細細龍油滑,道是鮫人織錦宮。
 兔絲自是難勝織,試比蓴絲總不任,聞說西陵蘇小小,當年戲采結同心。
 蓴絲不似藕絲輕,傍腕纏綿入手縈,漫詠東人空杼軸,西湖經緯自縱橫。

|沈明臣。西湖采蓴曲|西湖蓴菜勝東吳,三月春波綠滿湖,新樣越羅裁窄袖,著來人說似羅敷。

|詩散句|

|原|

|唐。杜甫|豉化蓴絲熟,刀鳴膾縷飛。

|嚴維|江南季春天,蓴菜細如弦。

|增|

|宋。司馬光|蓴羹紫絲滑,鱸膾雪花肥。

|陸游|勿言蓴菜老,檥棹醉湘湖。

|唐。皮日休|雨來蓴菜流船滑,春後鱸魚墜釣肥。

|宋。陸游|
 石帆山路頻回首,箭茁蓴絲正滿盤。
 秋來便有欣然處,新種蓴絲已滿塘。

|文天祥|賴有蒓風堪斫膾,便無花月亦飛觴。

|元。謝宗可|氷縠冷纏青縷滑,翠鈿細綴玉絲香。

|原|

|唐。杜甫|
 君思千里蓴。
 絲繁煮細蓴。

|增|

|杜甫|羹煮秋蓴滑。

|白居易|蓴絲滑且柔。

|賀知章|鏡湖蓴菜亂如絲。

|羅隱|盤擎紫線蓴初熟。

|皮日休|買得蓴絲待陸機。

|宋。黃庭堅|醉煮白魚羹紫蓴。

|明。陳繼儒|蓴絲翠滴蓴氷紫。

|詞|

|增|

|宋。王易簡。摸魚兒|
 怪鮫宮,水晶簾捲,氷痕初斷香縷,柔波蕩槳人難到,三十六陂煙雨,春又去,伴點點荷錢,隱約吳中路,相思日暮,恨洛浦娉婷,芳鈿翠翦,奩影照凄楚。
 功名夢,消得西風一度,高人今在何許,鱸香菰冷斜陽裏,多少天涯意緒,誰記取,但枯豉紅鹽,溜玉凝秋筯,尊前起舞,算惟有淵明,黃花歲晚,此興共千古。

|又|
 遇湘臯,碧龍驚起,氷涎猶護髯影,春洲未有菱歌伴,獨占暮煙千頃,呼短艇,試翦取纖條,玉溜青絲瑩,樽前細認,似水面新荷,波心半卷,點點翠鈿淨。
 凄涼味,酪乳那堪比竝,吳鹽一箸秋冷,當時不為鱸魚去,聊爾動渠歸興,還記省,是幾度西風,幾處吹愁醒,鷗昏鷺暝,謾換得霜痕,蕭蕭兩鬢,羞與共秋鏡。

|唐玨。摸魚兒|
 漸滄浪,凍痕銷盡,瓊絲初漾明鏡,鮫人夜翦龍涎滑,織就水晶簾冷,鳧葉淨,最好似,嫩荷半捲浮晴影,玉流翠凝,早枯豉融香,紅鹽和雪,醉齒嚼清瑩。
 功名夢,曾被秋風喚醒,故人應動高興,悠然世味渾如水,千里舊懷誰省,空對景,奈回首,姑蘇臺畔愁波暝,煙寒夜靜,但只有芳洲,蘋花與老,何日泛歸艇。

|別錄|

|增|

|爾雅翼|今吳人嗜蓴菜,鱸魚盖魚之美者,復因水菜以芼之,兩物相宜,獨為珍味。

|原|

|製用|內景經云:四月食蓴菜鯽魚羹,開胃。

|禁忌|

|雞跖集|
 蓴入七八月不可食,中有蝸蟲故也。至十月,氷凍蟲死,雖老猶可食。
 蓴性雖冷,熱食及多食擁氣,損人胃及齒,令人顏色惡,損毛髮。和醋食,令人骨痿,發痔,關節急,嗜睡。《腳氣論》中冷人食,此誤人極深。

编辑

|原|芹,古作蘄,本草作𧁲,從屮,從𣂷,諧聲也,後省作芹。楚有蘄州、蘄縣,俱音淇。羅願云:地多產芹,故字從芹。蘄亦音芹,徐鍇註說文,蘄字,从屮,[單斤],諸書無[單斤]字,據此,則蘄字亦當从𣂷,作𧁲字也。一名水英,一名楚葵。爾雅云:芹,楚葵。注云:今水中芹菜。有水芹,旱芹。水芹生江湖陂澤之涯,旱芹生平地,有赤、白二種。爾雅翼云:白芹,舒、蘄多有之,土人呼為白芷。二月生苗,其葉對節而生,似芎藭。其莖有節稜而中空,其氣芬芳。五月開細白花,如蛇床花。蘇恭云:白芹取根,赤芹莖、葉竝堪作葅。味甘,無毒。止血養精,益氣,止煩,去伏熱,殺藥毒,令人肥健。置酒醬香美,和醋食,滋人,但損齒。又有一種,馬芹,爾雅謂之茭,又名牛蘄,若野茴香,葉細銳,可食,亦芹類也。本草李時珍云:一名胡芹,一名野茴香,以其氣味、子形微似也。金光明經謂之葉婆你,與芹同類而異種。一種黃花者,毛芹也,有毒,殺人。此旱芹之一種。

|彙考|

|增|

|詩。小雅|觱沸檻泉,言采其芹。|箋|芹,菜也,可以為葅,亦所用待君子也。我使采其水中芹者,尚潔清也。

|魯頌|思樂泮水,薄采其芹。

|周禮。天官|加豆之實,芹菹、兔醢。

|原|

|呂氏春秋|菜之美者,雲夢之芹。

|列子|昔人有美戎菽、甘枲、莖芹、萍子者,對鄉豪稱之。鄉豪取而嘗之,蜇於口,慘於腹,眾哂而怨之,其人大慚。

|四時寶鏡|東晉李鄂,立春日命以蘆菔、芹菜為菜盤,相餽貺。

|增|

|龍城錄|魏左相,忠言讜論,贊襄萬機,誠社稷臣。有日退朝,太宗笑謂侍臣曰:此羊鼻公不知遺何好而能動其情。侍臣曰:魏徵好嗜醋芹,每食之,欣然稱快,此見其真態也。明日召賜食,有醋芹三盃,公見之欣喜翼然,食未竟而芹已盡。太宗笑曰:卿謂無所好,今朕見之矣。公拜謝曰:君無為故無所好,臣執作從事,獨僻此收斂物。太宗默而感之,公退,太宗仰睨而三歎之。

|二老堂詩話|蜀人縷鳩為膾,配以芹菜。或為詩云:本欲將芹補,那知弄巧成。

|爾雅翼|釋菜,以菜為摯,即采水中三品之水草以薦之。采菽詩次章,采檻泉中之水芹,微物也,而古人不以微薄廢禮,猶愈於無禮也,今釋奠先聖猶用之。

|昌平山水記|芹城,在州東三十里。有橋,橋下有水,出芹。

|山家清供|芹,二月三月作英時采之,入湯,取出以苦酒研子,入鹽與茴香漬之,可作葅,惟瀹而羹之,既清而馨,猶碧澗然,故杜甫有香芹碧澗羹之句。

|集藻|

|四言古詩|

|原|

|明。陳繼儒|春水漸寬,青青者芹,君且留此,彈余素琴。

|五言律詩|

|增|

|宋。朱子。次韻公濟惠芹|晚食寧論肉,知君薄世榮,瓊田何日種,玉本一時生,白鶴今休誤,青泥舊得名,收單還炙背,北闕儻關情。

|五言絶句|

|增|

|明。高啓。芹|飯煮憶青泥,羹炊思碧澗,無路獻君門,對案增三歎。

|詩散句|

|原|

|唐。杜甫|獻芹則小小,薦藻明區區。

|韓愈|食芹雖云美,獻御固已癡。

|杜甫|風吹青井芹。

|增|

|白居易|飯稻茹芹英。

|元。倪瓚|香芹渾滿澗。

|原|

|唐。杜甫|飯煮青泥坊底芹。

|增|

|杜甫|
 美芹由來知野人。
 盤剝白鴉烏觜芹。

|溫庭筠|潔白芹芽入燕泥。

|宋。陸游|盤蔬臨水采芹芽。

|詞|

|增|

|宋。高觀國。生查子|
 野香春吐芽,泥濕隨飛燕,碧澗一杯羹,夜照無人翦。
 玉釵和露香,鵞管隨香軟,野意重殷勤,持以君王獻。

|別錄|

|原|

|禁忌|三月、八月二時,龍帶精入芹菜中。人誤食之為病,面青手青,腹滿如妊,痛不可忍。服硬餳三四升,日三,吐出蜥蜴便瘥。一說,亦虺蛇、蜥蜴之毒耳,非龍也,春夏之交,遺精於此,且蛇喜食芹,尤為可證。

附錄 紫芹编辑

|增|

|本草|紫芹,一名蜀芹,亦名楚葵,一名苔菜,一名水萄菜。

|原|紫芹,即赤芹。生陰崖陂池近水石邊,狀類赤芍藥。葉深綠,背甚赤,莖似蕎麥,花紅可喜,結實亦似粃蕎麥。味苦澀,其汁可以煮雌、制汞、伏砂、擒黃,號起貧草。他方頗少,太行、王屋諸山最多。

紫菜编辑

|增|

|魏王花木志|吳郡邊海諸山,悉生紫菜。

|吳都賦注|紫菜,生海水中,正青,附石生,取乾之則紫色,臨海常獻之。

|集藻|

|增|

|宋。黃庭堅。綠菜贊|蔡蒙之下,彼江一曲,有茹生之,可以為䔩,蛙蠙之衣,采采盈掬,吉蠲洗澤,不溷沙礫,芼以辛鹹,宜酒宜餗,在吳則紫,在蜀則綠,其臭味同,遠故不錄,誰其發之,班我旨蓄,維女博士,史君炎玉。

龍鬚菜编辑

|增|

|盛京志|龍鬚菜,生於東南海邊石上,叢生,狀如柳根,長者至尺餘,白色。以醋浸食,亦佳蔬也。土人呼為麒麟菜,出金州海邊。

鹿角菜编辑

|增|

|南越志|猴葵,色赤,生石上,南越謂之鹿角。

|盛京志|鹿角菜,生東南海中,大如鐵線,分丫如鹿角,紫黃色。乾之為海錯,水洗醋拌則如新味,金州海邊有之。


御定佩文齋廣群芳譜卷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