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教育

愛的教育
作者:愛德蒙多·德·亞米契斯
1886年10月
1924年
譯者:夏丏尊

作者序编辑

特將此書奉獻給九歲至十三歲的小學生們。

也可以用這樣的書名 : 一個義大利私立小學三年級學生寫的一學年之紀事。然而我說:一個三年級小學生,我不能斷定他就能寫成恰如此書所印的一般,他是本著自己的能力,慢慢的筆記在校內校外之見聞及思想於一冊而已。年中他的父親為之修改,仔細地未改變其思想,並盡可能保留兒子所說的這許多話。四年後,兒子入了中學,重讀此冊,並憑自己記憶力所保存的新鮮人物又添了許多材料。

親愛的孩子們,現在讀這書吧,我希望你們能夠滿意,而且由此得益。

譯者序编辑

這書給我以盧梭《愛彌兒》、斐斯泰洛齊《醉人之妻》以上的感動。我在四年前使得此書的日譯本,記得曾流了淚三日夜讀畢,就是後來在翻譯或隨便閱讀時,還深深的感受到刺激不覺眼睛濕潤。就不是悲哀的眼淚,而是慚愧和感激的眼淚。除了人的資格之外,我在家中早已是2子2女的父親,在教育界是執過11年教鞭的教師。平日為人為父為師的態度,讀了這書好像醜女見了美人,自己難堪起來,不覺得慚愧了流淚,書中敘述親子之愛、師生之情、朋友之誼、鄉國之感、社會之同情,都已經於理想的世界,雖是幻影,使人讀了覺到理想世界的情味,以為世間要如此才。於是不覺就感激了流淚。

這書一般被認為是有名的兒童讀物,但我以為不僅兒童應讀,實可作為普通的讀物。特別的應介紹與兒童有直接關係的父母、教師們,叫大家留些慚愧和感激之淚。

學校教育到了現在,真空虛極了。單從外形的制度上、方法上走馬燈似的更變迎合,而於教育的生命的某物從未聞有人培養顧及。好像掘池,有人說四方形好,有人又說圓形好,朝三暮四改個不休,而於池之所以為池的要素,水,反而無人注意。教育上的水是什麼? 就是情,就是愛。教育沒有了情愛,就成了無水的池,任你四方也罷,圓形也罷,總逃不了一個空虛。

因了這種種,早想把這書翻譯。多忙的結果,延至去年夏季,正想鼓興開譯,不幸我唯一的妹妹因難產亡了。於是心灰意懶的就仍然延擱起來。繼而,心念一轉,發了為紀念亡妹兒而譯這書的決心,這才偷閒執筆,在東方雜誌連載。中途因忙和病,又中斷了幾次,等全稿完成,已在亡妹周忌之後了。

這書原名考萊,在義大利語是心的意思。原書在1904年以百版,各國大概都有譯本,書名卻不一致。我所有的是日譯本和英譯本,英譯本雖仍作考萊,下又標一個義大利小學生的日記,日譯本改稱愛的學校(日譯本曾見兩種,一種名真心,忘其譯者無,我有的是三浦修吾氏譯,名愛的學校)。如用考來原名在中國不能表出內容,一個義大利小學生的日記似不及愛的學校來得簡單。但因書中所敘述的不單是學校,連社會及家庭的情形都有,所以又以己譯改名愛的教育。這書原是描寫情育的,原想用感情教育作書名,後來恐與法國佛羅貝爾的小說《感情教育》混同就棄置了。

譯文雖曾對照日英兩種譯本,勉求忠實,但以兒童讀物而論,書愧為能流利生動,很有需加以推敲的地方。可惜遺憾的很,在我現在實已無此功夫和能力。此次重排為單行本,除草草重讀一遍,把初版印刷誤植處改正外,只好靜待讀者批評了。

正文编辑

十月编辑

始業日

我們的先生

災難

格拉伯利亞的小孩

同窗朋友

俠義的行為

我的女先生

貧民窟

學校

少年愛國者

煙囪掃除人

萬靈節

十一月编辑

好友卡隆

賣炭者與紳士

弟弟的女先生

我的母親

朋友可萊蒂

校長先生

兵士

耐利的保護者

級長

少年偵探

貧民

本译文与其原文有分别的版权许可。译文版权状况仅适用于本版本。
原文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译文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46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7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韩国、两岸四地、马来西亚),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