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明史 卷一

  御製讀明史
  幾餘何所樂書史案頭横稽古徴文獻詮時騐治平百年民物盛一代紀綱呈撫卷増乾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還垂殷鑒明













  御製題明神宗本紀
  偶閲神宗本紀見其為皇太子時方六嵗穆宗嘗馳馬宫中諫曰陛下天下主獨騎而騁寜無銜橛憂穆宗喜下馬勞之云云不禁廢書而歎而笑以為必無其事葢笑作史者之無識歎明之亾已兆其㡬扵此也夫宫中非馳馬地六嵗童其見斷不及是而亦不能為此通文數語也必乳媪中涓信口説項作史者遂紀耳食炫以為竒夫豈幼而徇齊之比㢤且洪武以馬上定天下永樂亦以馬上取天下神宗獨非其後嗣乎㤀祖宗之勤勞諫父皇之習馬為穆宗者當撻而訓之又何至下馬而勞之㢤吾故以為必無其事如果有之則眀之亾本亾于神宗之惰政而先㡬已早兆扵其六嵗之時矣




  御製讀熊廷弼傳
  眀之曉軍事者當以熊廷弼為巨擘讀其陛辭一䟽㡬𣣔落淚而以此盡忠為國之人首被刑典彼其自壊長城棄祖宗基業而不頋者尚得謂之有人心具天良者乎夫廷弼自田間召還日馳二百里待之何殷来之何速及入朝勅印不付亦弗前席引問若無事然是誠何心㢤及姚宗文騰謗扵朝劉國縉掣肘扵外羣小黨伐議論繁滋致志士扼腕無能為而明社因之以亡其誰之過歟夫天唘騃童受制宦豎固不足論若葉向髙尚為忠厚老臣徒以庇其門生王化貞而亦有憾扵熊廷弼吁師生門户之害人家國如此之甚豈不可畏㢤且軍事豈迂闊庸流所當横議者横議已不可又加之以曲直不分門戸是庇而其君復不辨其是非示之彰癉因循引長顛覆隨之此固
  天SKchar有眀抑以其季世之君有以自取也夫廷弼豈非與我
  祖宗開創時作難者然各為其君理應竭力盡心數百年論定之後予且嘉之而憐其屈死然則彼時之為彼君者謂曰無人心而䘮天良亦非苛論而已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