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曹子建集
作者:曹植 曹魏

魏曹植撰。案《魏志》植本傳:「景初中……撰錄植所著賦、頌、詩、銘、雜論凡百餘篇,副藏內外。」《隋書·經籍志》載《陳思王集》三十卷。《唐書·藝文志》作二十卷,然復曰又三十卷。蓋三十卷者,隋時舊本;二十卷者,爲後來合併重編,實無兩集。鄭樵作《通志·略》亦併載二本。焦竑作《國史經籍志》,遂合二本卷數爲一,稱植集爲五十卷,謬之甚矣。陳振孫《書錄解題》亦作二十卷,然振孫謂:「其閒頗有採取《御覽》、《書鈔》、《類聚》中所有者。」則捃摭而成,已非唐時二十卷之舊。《文獻通考》作十卷,又并非陳氏著錄之舊。此本目錄後有「嘉定六年癸酉」字,猶從宋寧宗時本翻雕,蓋卽《通考》所載也。凡賦四十四篇、詩七十四篇、雜文九十二篇,合計之得二百十篇,較《魏志》所稱百餘篇者,其數轉溢。

然殘篇斷句,錯出其閒,如《鷂雀》、《蝙蝠》二賦,均採自《藝文類聚》,《藝文類聚》之例,皆標「某人某文曰」云云,編是集者遂以「曰」字爲正文,連於賦之首句,殊爲失考。又《七哀》詩,晉人採以入樂,增減其詞以就音律,見《宋書·樂志》中,此不載其本詞,而載其入樂之本,亦爲舛謬。《棄婦篇》見《玉臺新詠》,亦見《太平御覽》;鏡銘八字,反覆顚倒,皆叶韻成文,實爲回文之祖,見《藝文類聚》,皆棄不載。而《善哉行》一篇,諸本皆作古辭,乃誤爲植作,不知其下所載當來日大難,卽當此篇也,使此爲植作,將自作之而自擬之乎?至於《王宋妻詩》,《藝文類聚》作魏文帝,邢凱《坦齋通編》據舊本《玉臺新詠》,稱爲植作,今本《玉臺新詠》又作王宋自賦之詩,則衆說異同,亦宜附載以備參考,乃竟遺漏,亦爲疎略,不得謂之善本。然唐以前舊本旣佚,後來刻植集者,率以是編爲祖,別無更古於斯者,錄而存之,亦不得已而思其次也。



PD-icon.svg 本曹魏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