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川文集/卷10

 卷九 樊川文集
卷十
卷十一 
本作品收錄於:《四庫全書

上宣州崔大夫書编辑

某再拜。閣下以德行文章,有位於明時,如望江、漢,見其去之沓天,洸汪澶漫,不知其所為終始也。復自開幕府已來,辟取當時之名士,禮接待遇,各盡其意。後進絜絜以節義自持者,無不願受閣下廻首一顧,舒氣快意,自以滿足。今藩鎮之貴,土地兵甲,生殺與奪,在一出口,終日矜高,與門下後進之士,搉得失去就於分寸銖黍間,多是其人也。獨閣下不自矜高,不設壍壘,曲垂情意,以盡待士之禮。然知後進絜絜以節業自持者,願受閣下廻首一顧,舒氣快意,自以滿足。此固然也,非敢苟佞其辭以取媚也。不知閣下俯仰延遇之去就,幣帛筐篚之多少,飲食獻酬之和樂,各用何道?閑夜永日,三五相聚,危言峻論,知與不知,莫不願盡心於閣下,壽考福祿,祝之無窮。某雖不肖,則亦千百間其一人數也。

《鹿鳴》,宴羣臣詩,曰:「既飲食之,復實幣帛筐篚,以將其厚意,然後忠臣嘉賓得盡其心矣。」《吉日》詩曰:「宣王能慎微接下,無不盡心以奉其上焉。」自古雖尊為天子,未有不用此而能得多士盡心也,未有不得多士之盡心而得樹功立業流於歌詩也,況於諸侯哉!夫子曰:「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司馬遷曰:「自古富貴,其名磨滅不可勝紀。」靜言思之,令人感動激發,當寐而寤,在饑而飽。伏希閣下濬之益深,築之益高,緘鐍之益固,使天下之人,異日捧閣下之德,不替今日,則為宰相長育人材,興起教化,國朝房、杜、姚、宋,不足過也。

某也於流輩無所知識,承風望光,徒有輸心效節之志。今謹錄雜詩一卷獻上,非敢用此求知,蓋欲導其志,無以為先也。往年應進士舉,曾投獻筆語,亦蒙亟稱於時。今十五年矣,於頑懜中為之,不知久於其事,能不稍工,不敢再錄新述,恐煩尊重,無任惶懼。謹再拜。

上池州李使君書编辑

景業足下。僕與足下齒同而道不同,足下性俊達堅明,心正而氣和,飾以溫慎,故處世顯明無罪悔;僕之所稟,闊略疎易,輕微而忽小。然其天與其心,知邪柔利己,偷苟讒諂,可以進取,知之而不能行之。非不能行之,抑復見惡之,不能忍一同坐,與之交語。故有知之者,有怒之者,怒不附己者,怒不恬言柔舌道其盛美者,怒守直道而違己者。知之者,皆齒少氣銳,讀書以賢才自許,但見古人行事,直當如此,未得官職,不覩形勢,絜絜少輩之徒也。怒僕者足以裂僕之腸,折僕之脛;知僕者不能持一飯與僕,僕之不死已幸,況為刺史,聚骨肉妻子,衣食有餘,乃大幸也,敢望其他?然與足下之所受性,固不得伍列齊立,亦抵足下疆壠畦畔間耳。故足下憐僕之厚,僕仰足下之多。在京城間,家事人事,終日促束,不得日出所懷以自曉,自然不敢以輩流間期足下也。

去歲乞假,自江、漢間歸京,乃知足下出官之由,勇於為義,向者僕之期足下之心,果為不繆,私自喜賀。足下果不負天所付與、僕所期向,二者所以為喜,且自賀也,幸甚,幸甚。夫子曰:「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復曰:「不試,故藝。」聖人尚以少賤不試,乃能多能有藝,況他人哉?僕與足下,年未三十為諸侯幕府吏,未四十為天子廷臣,不為甚賤,不為不試矣。今者齒各甚壯,為刺史各得小郡,俱處僻左。幸天下無事,人安穀熟,無兵期軍須、逋負諍訴之勤,足以為學,自強自勉於未聞未見之間。僕不足道,雖能為學,亦無所益。如足下之才之時,真可惜也。向者所謂俊達堅明,心正而氣和,飾以溫慎,此才之可惜也。年四十為刺史,得僻左小郡,有衣食,無為吏之苦,此時之可惜也。僕以為天資足下有異日名聲,跡業光于前後,正在今日,可不勉之。

僕常念生百代之下,未必為不幸,何者?以其書具而事多也。今之言者必曰:「使聖人微旨不傳,乃鄭玄輩為注解之罪。」僕觀其所解釋,明白完具,雖聖人復生,必挈置數子坐於游、夏之位。若使玄輩解釋不足為師,安得聖人復生,如周公、夫子親授微旨,然後為學。是則聖人不生,終不為學;假使聖人復生,即亦隨而猾之矣。此則不學之徒,好出大言,欺亂常人耳。自漢已降,其有國者,成敗興廢,事業蹤跡,一二億萬,青黃白黑,據實控有,皆可圖畫。考其來由,裁其短長,十得四五,足以應當時之務矣。不似古人窮天鑿玄,躡於無蹤,算於忽微,然後能為學也。故曰:生百代之下,未必為不幸也。

夫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此乃隨所見聞,能不亡失而思念至也。楚王問萍實,對曰:「吾往年聞童謠而知之。」此乃以童子為師耳。參之於上古,復酌於見聞,乃能為聖人也。諸葛孔明曰:「諸公讀書,乃欲為博士耳。」此蓋滯於所見,不知適變,名為腐儒,亦學者之一病。

僕自元和已來,以至今日,其所見聞名公才人之所論討,典刑制度,征伐叛亂,考其當時,參於前古,能不忘失而思念,亦可以為一家事業矣。但隨見隨忘,隨聞隨廢,輕目重耳之過,此亦學者之一病也。如足下天與之性,萬萬與僕相遠。僕自知頑滯,不能苦心為學,假使能學之,亦不能出而施之,懇懇欲成足下之美,異日既受足下之教於一官一局,而無過失而已。自古未有不學而能垂名於後代者,足下勉之。

大江之南,夏候鬱濕,易生百疾。足下氣俊,胸臆間不以悁忿是非貯之,邪氣不能侵,慎防是晚多食,大醉繼飲,其他無所道。某再拜。

投知己書编辑

夫子曰:「不怨天,不尤人,下學而上達,知我者其天乎?」復曰:「知我者《春秋》,罪我者亦以《春秋》。」此聖人操心,不顧世人之是非也。柱厲叔事莒敖公,莒敖公不知,及莒敖公有難,柱厲叔死之。不知我則已,反以死報之,蓋怨不知之深也。豫讓謂趙襄子曰:「智伯以國士待我,我以國士報之。」此乃烈士義夫,有才感其知,不顧其生也。行無堅明之異,才無尺寸之用,泛泛然求知於人,知則不能有所報,不知則怒,此乃眾人之心也。聖賢義烈之士,既不可到,小生有異於眾人者,審己切也。審己之行,審己之才,皆不出眾人,亦不求知於人,已或有知之者,則藏縮退避,唯恐知之深,蓋自度無可以為報效也。或有因緣他事,不得已求知於人者,苟不知,未嘗退有懟言怨色,形於妻子之前,此乃比於眾人,唯審己求知也。

大和二年,小生應進士舉。當其時,先進之士以小生行可與進,業可與修,喧而譽之,爭為知己者不啻二十人。小生邇來十年江湖間,時時以家事一抵京師,事已即返。嘗所謂喧而譽之為知己者,多已顯貴,未嘗一到其門。何者?自十年來,行不益進,業不益修,中夜忖量,自愧於心,欲持何說復於知己之前為進拜之資乎!默默藏縮,苟免寒饑為幸耳。

昨李巡官至,忽傳閣下旨意,似知姓名,或欲異日必錄在門下。閣下為世之偉人鉅德,小生一獲進謁,一陪讌享,則亦榮矣,況欲異日終置之於榻席之上,齒於數子之列乎?無攀緣絲髮之因,出特達倜儻之知,小生自度,宜為何才可以塞閣下之求,宜為何道可以報閣下之德。是以自承命已來,審己愈切,撫心獨驚,忽忽思之,而不自知其然也。

若蒙待之以眾人之地,求之以眾人之才,責之以眾人之報,亦庶幾異日受約束指顧於簿書之間,知無不為,為不及私,亦或能提筆伸紙,作詠歌以發盛德,止此而已。其他望於古人,責不以及,非小生之所堪任。伏恐閣下聽聞之過,求取之異,敢不特自發明,導說其衷,一開閣下視聽。其他感激發憤,懷愧思德,臨紙汗發,不知所裁。某恐懼再拜。

答莊充書编辑

某白莊先輩足下。凡為文以意為主,氣為輔,以辭彩章句為之兵衛,未有主強盛而輔不飄逸者,兵衛不華赫而莊整者。四者高下圓折,步驟隨主所指,如鳥隨鳳,魚隨龍,師眾隨湯、武,騰天潛泉,橫裂天下,無不如意。苟意不先立,止以文彩辭句,繞前捧後,是言愈多而理愈亂,如入闤闠,紛然莫知其誰,暮散而已。是以意全勝者,辭愈樸而文愈高;意不勝者,辭愈華而文愈鄙。是意能遣辭,辭不能成意,大抵為文之旨如此。

觀足下所為文百餘篇,實先意氣而後辭句,慕古而尚仁義者,苟為之不已,資以學問,則古作者不為難到。今以某無可取,欲命以為序,承當厚意,惕息不安。復觀自古序其文者,皆後世宗師其人而為之,《詩》、《書》、《春秋左氏》以降,百家之說,皆是也。古者其身不遇於世,寄志於言,求言遇於後世也。自兩漢已來,富貴者千百,自今觀之,聲勢光明,孰若馬遷、相如、賈誼、劉向、揚雄之徒。斯人也,豈求知於當世哉!故親見揚子雲著書,欲取覆醬瓿,雄當其時,亦未嘗自有誇目。況今與足下並生今世,欲序足下未已之文,此固不可也。苟有志,古人不難到,勉之而已。某再拜。

上河陽李尚書書编辑

伏以三城所治,兵精地要,北鎖太行,東塞黎陽,左京河南,指為重輕。自艱難已來,儒生成名立功者,蓋寡於前代,是以壯健不學之徒,不知儒術,不識大體,取求微效,終敗大事,不可一二悉數。伏以尚書有才名德望,知經義儒術,加以儉克,好立功名。今橫據要津,重兵在手,朝廷搢紳之士,屈指延頸,佇觀政能。況聖主掀擢豪俊,考校古今,退朝之後,急於觀書,已築七關,取隴城,緝為郡縣。今親誅虜,收其土田,取其良馬,為耕戰之具,西復涼州,東取河朔,平一天下,不使不貢不覲之徒敢自專擅?此實聖主之心,事業已彰,臣下明明,無不知之。

伏自尚書樹立,鍛鍊教訓,揀拔法術,尺寸取於古人。若受指顧,必立大功,使天下後學之徒,知成功立事,非大儒知今古成敗者不能為之。復使儒生舒展胸臆,得以誨導壯健不學之徒,指蹤而使之,令其心服,正在今日。

某多病早衰,志在耕釣,得一二郡,資其退休,以活骨肉。亦能作為歌詩,以稱道盛德,其餘息心,亦已久矣。下情日增,瞻仰戀德之切。某恐懼再拜。

上鹽鐵裴侍郎書编辑

伏以鹽鐵重務,根本在於江淮。今諸監院頗不得人,皆以權勢干求,固難悉議停替.其於利病,豈無中策?某自池州、睦州,實見其弊。蓋以江淮自廢留後已來,凡有寃人,無處告訴,每州皆有土豪,百姓情願把鹽每年納利,名曰「土鹽商」。如此之流,兩稅之外,州縣不敢差役。自罷江淮留後已來,破散將盡,以監院多是誅求,一年之中,追呼無已,至有身行不在,須得父母妻兒錮身驅將,得錢即放,不二年內,盡恐逃亡。

今譬於常州百姓,有屈身在蘇州,歸家未得,便可以蘇州下狀論理披訴。至如睦州百姓食臨平監鹽,其土鹽商被臨平監追呼求取,直是睦州刺史亦與作主不得,非裹四千里粮直入城役使,即須破散奔走,更無他圖。其間搜求胥徒,針抽縷取,千計百校,唯恐不多,除非吞聲,別無赴訴。今有明長吏在上,旁縣百里,尚敢公為不法,況諸監院皆是以貨得之,恣為奸欺,人無語路。況土鹽商皆是州縣大戶,言之根本,實可痛心。比初停罷留後,眾皆以為除煩去冗,不知其弊及於疲羸,即是所利者至微,所害者至大。

今若蒙侍郎改革前非,於南省郎吏中擇一清慎,依前使為江淮留後,減其胥吏,不必一如向前多置人數。即自嶺南至於汴宋,凡有寃人,有可控告,奸贓之輩,動而有畏,數十州土鹽商免至破滅。除江淮之大殘,為侍郎之陰德,以某愚見,莫過於斯。若問於鹽鐵吏,即不欲江淮別有留後,若有留後,其間百事,自能申狀諮呈,安得貨財,表裏計會,分其權力,言之可知。伏惟俯察愚衷,不賜罪責。某再拜。

與汴州從事書编辑

汴州境內,最弊最苦,是牽船夫。大寒虐暑,窮人奔走,斃踣不少。某數年前赴官入京,至襄邑縣,見縣令李式甚年少,有吏才,條疏牽夫,甚有道理,云:「某當縣萬戶已來,都置一板簿,每年輪檢自差,欲有使來,先行文帖,尅期令至,不揀貧富,職掌一切均同。計一年之中,一縣人戶不著兩度夫役。如有遠戶不能來者,即任納錢與於近河雇人,對面分付價直,不令所有欺隱。一縣之內,稍似蘇息。蓋以承前但有使來,即出帖差夫,所由得帖,富豪者終年閑坐,貧下者終日牽船。今即自以板簿在手,輪轉差遣,雖有黠吏,不能用情。」

某每任刺史,應是役夫及竹木瓦磚工巧之類,並自置板簿,若要使役,即自檢自差,不下文帖付縣。若下縣後,縣令付案,案司出帖,分付里正,一鄉只要兩夫,事在一鄉徧着,赤帖懷中藏却,巡門掠斂一徧,貧者即被差來。若籍在手中,巡次差遣,不由里胥典正,無因更能用情。以此知襄邑李式之能,可以惠及夫役,更有良術,即不敢知。

以某愚見,且可救急,因襄邑李生之績效,知先輩思報幕府之深誠,不覺亦及拙政,以為證明,豈敢自述。今為治,患於差役不平,《詩》云:「或栖遲偃仰,或王事鞅掌。」此蓋不平之故,長史不置簿籍一一自檢,即奸胥貪冒求取,此最為甚。某恐懼再拜。

 卷九 ↑返回頂部 卷十一